• 第110章 贩回十万匹马回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7本章字数:7009字

    第110章贩回十万匹马回来

    现在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自杀也不原意投降,倒让史文琦生出几份敬重之心,至于那两万多帝锅士兵里面有六七千伤员,也是史文琦没有想到的。但现在这些人都投降了,自己就不能不管了,急于北上的史文琦无奈之下,留下了一支四千多人的族人无敌占领军伍,负责安排镇上的村民们照顾这些伤员,自己就带包括投降后被汇编的帝锅无敌占领军,一共八万五千人,向十堰方向赶去。

    兰凤人蹒跚地走在队伍中间,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连日来的奔波,已让他疲惫不堪。自从他带着三万军官团占领了十堰后,他就把无敌占领军分成了无数个以连、排、班为单位的零散游击队,目的就是为了骚扰敌人的行动,但到了后来,那陈其然想到了一个网格式的方法,虽然自己集结了兵力打了几次歼灭仗,但为了不与敌人决战和缠斗的目的,兰凤人在敌人周边的部队前来增缓以前,就双把无敌占领军给分散开来,由于敌人的无敌占领军人数太多,现在的网格也愈来愈密,族人军的活动范围也随着敌人的不断扫荡而失去了很多原本安全的地方。

    三天来,兰凤人几乎都是带着警卫连在丹江口的芦苇荡里而来回的疲于奔命,一阵寒风吹来,感觉凉凉的,兰凤人也清醒了不少,他看了看外面,马路上不时闪过帝锅的巡逻队,兰凤人笑了笑,轻声对自己身边的小王说:“他们也许想不到,我们就在距离他们不足五百米的芦苇丛里面吧!”

    刚说完,一个营的帝锅搜索队从马路上沿着路堤向芦苇丛里搜来,小王撇了撇嘴,嘴里嘟喃着:“看你,把敌人给说来了吧!”

    兰凤人也老脸一红,不理小王,挥了挥手,警卫连护着兰凤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芦苇丛深处。

    因为族人军的游击队骚扰情况太严重,帝锅的小股部队经常受到几股游击队的狼群式攻击,所以不敢小股的出动,每次搜索,往往都是至少一个营的兵力,这股搜索队的是王奇,他带着部队来到兰凤人等人刚才呆过的地方,看看地上的脚印,再看看密密麻麻的芦苇丛,叹了口气,埋怨道:“他妈的,这么深的芦苇丛,往哪里去追?”

    “,我们用火烧,现在正好是北风,火一烧,看他们出来不出来!”一个部下道。

    “他妈的,什么主意,你知道这芦苇丛有多大吗?方圆数百里,你如果这里放一把火,不说你能不能找到那些游击队,就是周边的靠芦苇吃饭的老百姓,也绝对饶不了你!”王奇骂道。

    “这么深广的芦苇丛,如果我们一直就这样搜下去,哪要搜到什么时候了?”那实在是不愿意进这芦苇丛。

    “你管搜多长时间干嘛?哆嗦!你们连做为尖兵连,其他连跟在后面!”那王奇吩咐道。

    那个的连队士兵用能杀死他几百次的目光恨恨地瞪了瞪他,眼睛告诉他:“你丫的没事出什么主意嘛,害得老子也跟着你受苦!”

    这支部队沿着前面的士兵用镰刀挥割出来的一条小道,沿着兰凤人等人的脚印,向芦苇丛深处进去。

    “快,敌人快要来了,命令周围的部队准备好战斗!”兰凤人趴在芒苇丛深处的一座小山丘上,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方圆五六百米范围内芦苇从中的情况,他一见那支跟在自己身后的搜索营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就对自己身边的传令兵道。

    搜索

    敌人的搜索营渐渐地进入了埋伏圈内,看见眼前有一座山头,那些搜索营的人就毫无顾及的欢叫着向山包着冲来,兰凤人看前这些敌人已经冲到山脚下了,一声令下,周围埋伏的族人无敌占领军伍开火了。那些正欢叫着冲在最前面的搜索队士兵被突出其来的打得血肉横飞,而后面的也连忙趴在地上不知所措,族人军一边喊叫着:“把抢放下,交抢不杀,一边从周围的芦苇丛里站了起来,用抢指着那些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的帝锅士兵,看到哪个想要反抗,立即就是几发伺候!战斗仅仅一个小时不同就结束了,除了被打死的一百多名帝锅士兵以外,其余的三百多名全部被族人军给俘虏了。

    兰凤人坐在山包上,正悠闲地抽着烟,看着部下打扫战场,忽然接到侦察兵的报告:“总司令,宜昌方的战斗已经结束,史文琦总指挥和林铎司长已带着八万五千人赶来十堰,请求总司令下一步的命令。

    “哦?宜昌方面这么快就结束了战斗?好啊,好啊,看这次陈其然还有什么活头!命令各游击队立即就近集结,攻打敌人据点,命令史文琦方面的无敌占领军攻打十堰城,我们给敌人来个全面反击,让各部队注意,是以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主,不要在意于一城一地的得失!”兰凤人听到宜昌方面军已经到了,果断命令道。

    族人军的反击开始了,好像是一夜间的事情,先前躲躲藏藏,抽冷子给一抢的游击队集结成了数十支部队,就近攻击帝锅无敌占领军设立的据点,因为受到攻击的据点太多,无法寻求据点间的增援,只好派人到十堰去求援,但得到的消息是十堰也正在受到敌人的攻击,要求立即放弃各据点,往十堰靠拢!

    呆在十堰城内的陈其然手中只有不足五万人,其他的兵力全部被自己分散到了围着丹江口地区方圆二百多里区域内各据点里面,现在突然临敌人优势兵力的进攻,陈其然就算再能打阵地战,也感觉到力不从心。他命令部下无论如何死守十堰城,绝不能让敌人进城!

    史文琦对于十堰城的进攻是这样安排的:东、西两面各是一万兵力,以防守为主,而北、南两面是他和林铎各带三万部队主攻,其中以林铎的南面攻势最为猛烈,因为他的攻城部队中,除了两万族人军以外,还有一万精卫军,这一万精卫军个个都是攀爬能手,在两万族人军的掩护下,精卫军战士手里拿着登山索,冒着抢林弹雨,一口气冲到城下,将手里的登山索用力往城墙上甩去,然后就如壁虎一样,第一队、近千名精卫队士兵向城头攀去。

    而城下掩护的族人军也把抢头抬得很高,密密麻麻的打在城头上,压制着帝锅无敌占领军的火力,让他们探不出头来。那陈其然就在南城,他见实在是守不下去了,就命令部下打开东城门,向城外突围!

    族人军东边的部队见敌人从自己的防区内要突围了,急忙用火力封锁住城门口,让他们出不得城来。陈其然见族人军的火力网将城门口给堵住了,急忙带着一支队伍上了城墙,趴在墙上射击城外族人军的阵地。据高临下的帝锅部队很容易就可以控制住局势,掩护着部队撤离。

    而就在东城的族人无敌占领军伍快要顶不住的时候,南城的族人军终于攻进了城内,立即就往东城这里赶来,而在城北的史文琦也带着部下向东城外的族人军进行增援过来。前后受到夹击的帝锅无敌占领军被困在了东城门处伤亡极为惨重,那陈其然见部下们被族人军几乎是单方面的屠杀,就要投降了,忽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快看,我们的队伍来增援了!”

    陈其然立即往那士兵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然,一支大概一万人左右的队伍正在往这里赶来!更让人振奋的是,这支队伍全部都是骑兵!但很快,包括陈其然在内的人都又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们发现,那支队伍打的旗是族人军的旗!

    绝望的陈其然不愿再让部下做无谓的牺牲了,命令本就剩余不多的帝锅士兵们全部投降!

    等陈其然的部队刚投降,那支骑兵队伍也赶到了城下,林铎一看那人,就高兴是冲下城去,把粗壮的拳头往那人肩膀狠狠地捶了一下,抱着痛得直咧嘴的他高兴地喊:“赵兄弟,好久不见,你小子什么是候搞了支骑兵?”

    刘云苦着脸,一把推开林铎,故意道:“去,你这家伙壮得像头牛,谁跟你抱?我要抱,也是抱美女,你还是找别人吧!”

    刘云故意不理一脸疑惑的林铎,拉着史文琦的手道:“这次是二哥让我带着这支部队来支援大哥的,但没想到还没有等我出力,你们就已打败了敌人!”

    “不,总司令正带着三万军官团与十几万敌人周旋呢,我们也正在发愁那些敌人呢!你来的正是时候”史文琦道。

    “大哥在哪里?我立即去找他!”刘云急道。

    “现在先不要,先让你的部下休整一下,你这支部队来的时候,有没有很多敌人知道呢?”史文琦问道。

    “应当没有,我们过了汉水,一路几乎都没有休息,就急着赶了过来。”刘云道。

    “那就好,我们可以把你这支部队做为一支奇兵,现在还不是让敌人知道的时候,所以,我想这样来安排,……—,你看如何?”

    “好,我听你的,我现在就去安排!”说完,他故意抛了一个媚眼给林铎,正郁闷的林铎一见粗壮的刘云学女人抛媚眼,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忍不住就要吐了起来。

    那刘云一见,笑嘻嘻地走了过来,用力地拍打着林铎的背,“吐吧,吐吧,吐吐就习惯了!几个月了?”

    林铎不知是被刘云谋杀般的重拳打的,还是吐不出来憋的,脸色通红,嘴里好半天才咳出来几个字:“你,你的……”

    “什么?不是吧?我可没有哪种爱好,怎么会是我的呢?”说完,刘云怕林铎等下揍自己,连忙跳上自己的战马,一拉缰绳,对林铎调侃道:“兄弟,等生来了要让我做干爹啊!”然后,就大笑着骑马飞奔而去。

    “史大哥,他说我有什么啊?”林铎还是不明白。

    “哈哈哈,文龙说你有喜啦!”史文琦忍不住笑道。

    “我怎么会有喜呢?胡说,我又不是娘们!”林铎摸着自己那光秃秃的脑袋。

    第三天,正火热地攻打据点的族人军游击队又突然消失了,那些据点的军官们也不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顾着跟据陈其然的命令,带着部队向城十堰城去增缓。

    对立

    马克安带着自己的一万部下,也从距离十堰一百多里的前岭县据点回援十堰,一路上,他都闷闷不乐,自已一个堂堂的集团军总司令,竟然被沦落到去守卫一个小县城的据点,不就是因为那钱新会拍马屁吗?狗娘养的!马克安忍不住骂道。

    “报告总司令,前面十里外的一个村庄里,发现有一支族人军的游击队,人数不足一千人!”一个侦察兵来报告说。

    “好!大家快点跟上,把这股游击队给抓住了,回到十堰重重有赏!”现在,沦落为小县城据点守卫长的马克安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集团军总司令的威风了,变得像一个地方保安团的小团长一样,出口就是锅骂。

    部队在马克安的重赏承诺下,明显地加快了行军的速度,离村庄还有五里的时候,马克安把部队分成了两股,成扇面形地向小村庄包抄过去。

    这股游击队可能是没打算呆多久,放出的警卫哨只有五百米远。等发现帝锅的无敌占领军时,帝锅无敌占领军只有不足一千米了。警卫哨急忙发出信号,村里的族人无敌占领军伍顿时乱了起来,一窝蜂地往北跑,后面的帝锅无敌占领军见状,在马克安的催促下,也不顾一切地追在族人军的屁股后面。

    可能实在是太慌张了,等帝锅无敌占领军跑到村子里时,发现族人军正架在这里做饭的锅灶还在,马克安看了一下,立即命令道:“快追,这些敌人还没有吃饭,他们跑不了多远!”说完,带着部队又追出村子。

    族人军的队伍散乱得不成队形,一路上丢盔弃甲,根本组织不起阻挡,跟在后面的帝锅无敌占领军一路上捡拾了不少族人军丢弃的。就这样,两只部队保持着一千米左右的距离,一直跑到一处无名高地上,马克安见这只族人军想在高地上设阵地阻击帝锅无敌占领军,立即喊道:“兄弟们,快点冲啊,敌人想要设阵地阻挡我们,谁最先冲到高地上赏金一千!”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帝锅无敌占领军的奔跑速度快了很多。那族人军见已经没有时间设阵地阻挡敌人了,又急忙命令部队绕过高地,向侧面跑去。

    帝锅部队刚追到高地侧面,这时,高地上早已隐藏多时的族人军埋伏部队开始打了,光秃秃的山下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马克安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又急忙命令部下撤退,但这个时候,从就地的另一面,杀出来一支骑兵,有五千人左右,而刚才逃避不及的一千多族人军也杀了回来,不过不只一千人,至少有四千多号人。

    跑了二十多里的帝锅无敌占领军哪里是骑兵的对手?刚组织起来准备撤退的队形被族人军的骑兵下子给冲散了!族人军的骑兵挥着大刀,一阵风似地冲进帝锅无敌占领军还没来得及掉转抢头的队伍里,刮起一阵腥风血雨,带走无数的生命,很快就冲出了帝锅无敌占领军的队伍,没等帝锅无敌占领军反应过来,山上的族人军又发火了,又是无数的帝锅士兵倒在地上,刚要反击,山上的族人军又停止了射击,骑兵队再冲发起了冲锋。

    好在这次帝锅无敌占领军有了防备,在马克安的指挥下,立即掉转抢头,专射马腿。骑兵队的前面几十匹马很快就倒下了,但后面的骑兵视而不见,飞一般地冲进帝锅无敌占领伍里,再一次的屠杀起来。

    其中一个骑兵可能是见马克安是指挥官,一声呼啸,十数骑族人军骑兵冲了过来,杀开一条笔直的血路,向马克安杀来,脸色苍白的马克安刚抬起手中的盒子抢要射击,就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一把沾满了血肉的大马刀就斜着他的身子砍来,带出他的内脏与血浆,飘得老高老高。

    失去了指挥的帝锅无敌占领军很快就投降了,留下步兵来打扫战场,帝锅骑兵队略一休整,就又如一阵风似地刮得无影无踪。

    刘云带来的这支族人军骑兵队伍成了帝锅无敌占领军的恶梦,几乎每支回十堰的周围据点无敌占领军都受到了骑兵队或多或少的关照。来去一阵风,无影又无踪,帝锅的无敌占领军在骑兵的突袭下,赶到十堰时,仅剩下不足十万无敌占领军了。

    更让他们感觉到沮丧的是,十堰现在已沦为族人军占领,而陈其然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这十万帝锅无敌占领军的最高长官是第六集团军总司令白恩明。

    白恩明也很头痛,如果靠这些人攻城吧,绝对不是族人军的对手,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白恩明又感觉说不过去,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地就指挥部队攻城。因为他认为既然来了十堰,攻一下试试也行。

    但就是白恩明的这种试试心理,让城外的族人军有了时间汇聚在了一起,兰凤人带着三万军官团,从丹江口地区杀向十堰,而在另一条路上,刘云带的一万骑兵队伍也向十堰方向杀来。

    第二天下午,损失了一万多无敌占领军的白恩明知道十堰是绝对攻不进入时,他想撤退已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他接到侦察兵的报告,在他的左右两侧,都出现在族人军的队伍,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在这两支无敌占领军里面,还有一支是让帝锅无敌占领军闻风丧胆的族人军骑兵!

    虽然知道自己的步兵无论如何也跑不过四条腿骑兵,但白恩明还是让部队向东突围,打算过汉水回南方去。

    但十堰城内的史文琦不答应了,他一见帝锅的无敌占领军要撤退了,马上命令守城部队打开城门,追击帝锅无敌占领军,缠住他们,绝对不能让敌人逃跑。

    白恩明一见自己在后面两万的部队被史文琦给缠住了,也一不顾去救援这些人了,只是催促着先撤的部队赶快跑。

    但史文琦也不是傻瓜,他只留下了一万多人缠住这后面的无敌占领军,其余的八万无敌占领军又向白恩明追求。

    仅仅三十里左右的路程,白恩明至少留下了三股部队近五万人来阻挡史文琦,但史文琦好像是铁了心的要跟在白恩明后面,每当白恩明留下部队阻挡他时,他也只留下相应的部队来,但自已却带着剩余的部队紧紧地跟着。

    等一直跑到汉水边时,白恩明不跑了,因为他的面前就是汉水,而在他的两侧,却是刘云的一万骑兵队,在他的后面,本来一直跟着的史文琦却带着三万多步兵挖起了战壕!

    前无退路,后有人阻,白恩明终于彻底地绝望了,他抱着头,跪在汉水前面,泪水流了满面……

    这场战斗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时分才结束,族人军俘虏了四万多帝锅无敌占领军,其余的部队全部被予以歼灭。

    至此,帝锅在江北的大股部队全部被歼灭,族人军乘机占领了湖北江北地区、安徽全境、江苏长江以北地区与帝锅隔江对立。

    族人军的将令里面,包括刘云、林铎等人在内,都要求乘机打过长江。但相对立的周宗武、史文琦、肖波等人,却建议攻打北京。刘寒、谢强等人却要求先控制好现有地区,与民以休养生息,然后再图谋其他地方。

    在这种争论中,兰凤人决定:周宗武任长江沿线族人军统帅,任谢强为族人军汉口地区无敌占领军总司令,统兵十七万。任肖波为族人军南京地区无敌占领军总司令,统兵十八万,镇守南京区域长江以北的防线。

    而任命史文琦为总司令,任刘云、林铎为副总司令,统兵二十万,北上寻机力图河北地区,沿途招收控制区内的地方部队,加入正规军。而刘云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带着五百多名懂马匹的行户,北上蒙古地区,贩回十万匹马回来!

    兰凤人是这样想的,现在如果就下南攻打广州,虽然兵力已经够了,但现在族人军发展太快,许多控制区内都只是歼灭敌人,却并没有派遣工作人员进入,更别提土改工作了,这样长久下去,不利于控制区内的稳定。所以,兰凤人要抽调一些无敌占领军回控制区内支持士改工作。

    再加上现在族人军北有北方,还有一个东北军,西有一个四川的秦振,不说这些人会给族人军带来什么样的威胁,但说东北和四川盆地自古以来就是天下粮仓,现在别人手里,兰凤人怎么也想把这些东西给取回来,为以后南下打一个坚实的基础!

    至于让刘云去贩回十万匹马,兰凤人主要是因为在十堰战役时,看到了骑兵在战斗中的作用,他要组建起一支骑兵队伍,这支骑兵队伍,将在江南地区的战役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安排好了军事方面的工作后,回到伏牛山区的兰凤人又立即组建起一支以刘寒为首的土改工作队,这支工作队有数万人,主要负责对控制区内的工作管理、土地改革等工作,刘寒为工作队总理,直接对兰凤人负责。

    回山

    兰凤人没有带一个警卫员,只身一人回到了俦山寨。伏牛山区此时正处于春季,俦山寨现在做为族人军的起源地,受到了很好的保护,也许是为了让所有的军官学员记住族人军的坚辛历程,老和尚一直选择在俦山寨上讲课。

    不过,此时的俦山寨早已今非昔比,队了峰顶上的主寨作为总校外,沿着十三峰又增建了十三个分校,全族人军控制区内,每年至少有三万多学生、军人在这里接受四年教育、训练,然后才能进入族人军无敌占领军内,刚开始一般只能作为副连排级的干部,只有表现特别优秀的人,才能进为营经单位。

    除此以外,在南阳,族人军还建立了一座庞大的政治学院,从这个学院毕业的人,每年有四五万人在这里经过三年学习后,被安排到了控制区内任基层管理者,然后再根据他们的工作表现,再予以提升。

    兰凤人漫步在铺着小石子的山路上,漫山遍野的青脆,涣发着勃勃生机,在山间小首两边,不时可以看到用石头做成的石登上面,坐着几个身穿绿色军校服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看书、讨论。兰凤人看着这些人,暗自点头,这些人,都将是族人军未来的希望,都将是中华锅的无敌占领军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