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 让她进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7本章字数:7981字

    第111章让她进来!

    “你是来报名学习的吗?现在过了报名的时间,恐怕是晚了!”这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学生兵问道。

    兰凤人看着眼前的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学生,青涩的脸上涣发着知识的光彩,但在他的眼睛里,已有了军人的威毅,兰凤人笑着道:“我一是来报名的,我是来参观一下的。”

    “哦,你是来参观的啊?哪你为什么不来军校学习呢?”这时,从那学生的背后,又忽然蹦出来一个扎着两根粗大辫子的女孩子问道。小女孩只有十六七岁,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看她穿着白色的医护服,应当是俦山军校医护院的学生。

    “我来看看,并不一定要学习啊!”兰凤人感觉这个小女孩很天真,笑着答道。

    “呵呵,那为什么别人都来学习你不来呢?”小女孩打破沙锅问到底。

    “……”兰凤人感觉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来推脱,忍不住用手摸着自己的鼻子,低着头故意不看那女孩天真的眼睛。

    “你管人家学不学呢?总是喜欢问东问西的,你挡着人家的路了,快让人家上山吧!死丫头”那个男生帮兰凤人解了围。

    “你再问我死丫头你看我揍你不!”小女孩子捏着两只粉嫩的拳头,追着男孩打。

    兰凤人看着两个渐渐远去的身影,想到了自己的姐姐,自从自己上了俦山寨,这么多年来,自己总共没有回去看她超过五次,最后一次看她时,她已经怀孕了,现在小孩应当也四五岁了吧?

    兰凤人沿着那条碎石铺就的小路,来到了俦山主峰上,把自己从南阳那里随手带来的一个军官证明交到门口的守卫面前(兰凤人没有军衔),然后就走进了俦山寨内,刚进大门,就听到训练的简短的口号声和整齐的步伐声。

    经过这么多年的改建,俦山主寨的大操场上被剪前整整齐齐,一队队的学生们正迈着整齐的步伐在操场上来会练走姿,而在操场院的右面,是训练场,沙袋、马桩、铁丝网等等各式各样的训练项目都有,而与大门正对面原来的点将台,现在换成了一面迎风招展的人面军旗帜,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包括十三峰的十三个分校一起,举行隆重的升旗仪式。

    绕过旗帜,兰凤人来到种满了冬青的学院内,原来,这里本是山寨无敌占领军的宿舍,后来推dao重建成现在的四排一百二十间学生宿舍。而在宿舍的后面,与教学区相隔的,是那间俦山寨的会议室,经过修整后,现在成为了学校的图书馆。

    兰凤人沿着校区一点点的看去,虽然与多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但一些学院里刻意保留的痕迹,还是让兰凤人回忆到了从前的点点滴滴,他抚mo着这些痕迹,有种经尽苍桑的感觉。

    “喂,你是干什么的?谁让你动哪些东西的?!”这时,一个凶巴巴的声音问道。

    兰凤人转过头来,看到了一个曾让他悔恨不已的人——柱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兰凤人的第一个问道,惊讶,仅仅只有惊讶吗?

    “你管我怎么会在这里干嘛?我问你,谁让你动那些东西的?你不知道这是我们族人军的历史迹痕吗?你以为老子每天刷洗不幸苦吗?”兰凤人这些年来的变化的确太大了,以前俊秀的容貌在经过了岁月与战争的洗礼后,变得威武、神俊,胡子也长了出来,显得成熟多了,变化最大的还是他的眼睛,以前的时候,兰凤人眼睛有如灵动一般,现在,他的眼睛变成了平静得如一泫死水,波澜不惊。所以,柱子根本就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人就是族人军的最高统帅,更认不出他就是当年那个在茶店里被自己拉着要脱衣服的人。

    “哦?哪么说你现在就是负责清洁了?”兰凤人笑问道。

    “他妈的,谁让你管的?老子怎么说也是俦山军事学院清洁队的队长,手下也有一二百人!”柱子忙辩驳道。

    “呵呵,听说你结婚了,你老婆呢?她现在做什么?”兰凤人的脸上还是笑密密的,但心里却在问起这句话时痛了一下。

    “你打听老子的婆娘干什么?你今天给我把这片地方给我刷干净了,不然老子揍死你!”柱子说着,把自己手里的抹布、扫把、水桶全部塞到兰凤人的手里,然后用那种‘你敢不服就揍你丫的’的眼神看着兰凤人。

    兰凤人耸耸肩膀,好像自己每次见到这家伙总能被他找机会敲一顿,无所谓地提起水桶,把抹布刷洗干净,仔细地擦起那些痕迹来。

    柱子见眼着的这个人没有反抗自己的‘权威’,顿时把扎好的架势收了起来,痞笑着道:“喂,哪来的?”

    “前线!”兰凤人简捷地答道。

    “他妈老子吧!你以为前线是干嘛的?哪是要死人的地方,看你的手上没有一点握抢的茧子,还前线呢!”柱子的回答倒也准确,兰凤人的确有很多年没有握抢了,倒是很多时候拿笔签命令。

    “……”兰凤人不理柱子,闷头苦擦。

    “听你小子刚才问我老婆,你以前和她哪个过?”柱子好奇地问道。

    “混蛋!你老婆她什么时候做过哪种事情?!”兰凤人听,气极了,把手里的抹皮往柱子的脸上一丢,叱问道。

    “唉哟,我老婆你比我还心疼,你以为你是谁啊?”柱子也火了,冲上来就要打兰凤人。

    兰凤人将柱子的手往墙壁上一按,狠心问道:“二妮呢?你把二妮怎么样了?”

    那柱子见兰凤人的脸色不善,再加上按着自己的手上的力道很强,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会两下子,急忙哀求道:“哎哟,大哥,小弟有眼无珠,求你放了我吧,那二妮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求你了,大哥。”

    “我问你二妮现在哪里?你把她怎么样了?”兰凤人没有松手,继续问道。

    “我能把她怎么样?她现在日子过得比我都好,上瘾了还有泡儿抽,闲了不有人侍候着,神仙着呢!”柱子道。

    “哪你刚才为什么问我那样的问题?你就那么不相信你老婆?”兰凤人的手不由自主地松了点。

    “我以为你也嫖过她,见你那么关心她,就问一下嘛。”柱子苦着脸道。

    “什么?你让她做娼妓?!”兰凤人真的想把这个人给一拳打死。

    “这有什么关系,有泡吸,还有男人侍候着,有什么不好?再说了,她是我老婆,关你什么事?你比我还关心?”柱子被兰凤人的按得手掌开始冰凉起来。

    “是你逼的吗?”兰凤人问道。

    “我不逼你能上得了她?当初我可是先骗着让她抽了两个泡才上瘾的,要不然她哪有现在这么轻松?靠躺在床上就能赚钱?”柱子一直以为这个人是二妮的嫖客之一。

    “走,现在就去带我找她!”兰凤人用力地捏着柱子的手,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消息

    根据柱子的交待,兰凤人知道二妮现就在南阳,因为族人军禁开妓院,所以二妮现在做了一个暗娼。

    至于二妮为什么沦落到这种情况,是因为那柱子在娶了二妮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感觉没意思了,每天二妮在他面前总是说要多做点事情,学点技术怎么着的,柱子有点烦了,在有一次二妮被烫伤了手时,柱子就让她抽了几口大烟来止痛,谁知从那以后二妮竟然也上了瘾,柱子在二妮上瘾了以后,就不再给她大烟抽,并要求二妮自己来赚钱。

    二妮的茶馆早就被柱子给卖了,哪来的钱抽大烟?在有一天晚上,柱子带了一个男人回来,命令二妮陪这男人睡觉,二妮死活不同意,被柱子一棒子给打昏了。那男人就乘二妮昏了后,迷奸了二妮。

    第二天早上,二妮醒来后,发现被人迷奸了,她哭着就要去寻死,被柱子死死地按在床上,又逼着她吃了一个烟泡,并说这烟泡是那个男人留下的,还留了十元钱给二妮。

    从此以后,柱子就隔三差五的带些男人回来要求二妮陪着睡觉,二妮稍有反抗,就被柱子死捶乱打。渐渐的,二妮在大烟泡的引诱下和柱子的抠打下,做了一名暗娼。

    兰凤人听完柱子的话,拳头用力地砸在那个柱子天天要擦的墙壁上,墙一下子破了一个洞,而兰凤人的手上也一下子流出血来

    柱子被兰凤人这一拳给惊呆了,一来是因为这个人激动得有点不正常,二来是因为这个墙壁是族人军初期时建造的房子里,剩下的唯一一间,平日里学院的学生像神一样敬着,现在竟然被眼前这个人给打出个洞来!柱子想跑了,但没有想到,他刚一起身,就又被兰凤人一拳给打倒在地了。柱子想喊救命,却担心如果自己喊出来的话,眼前这个人肯定会一拳打死自己!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二妮是我柱子的老婆,你发什么疯?”柱子拼了,自己毫无缘由的被这个人揍了一顿,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二妮是柱子的老婆,二妮已经嫁给了柱子,为什么还要这样呢?为什么?我为什么还要管别人的家事?为什么我的心里这么痛?”兰凤人听到柱子说二妮是他的老婆,感觉自己的胸口如被重捶狠狠地打了一下,一下子胸口闷着一股气,怎么也吐不出来,在他的脑海里,却不间断地想着这样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能对她好点?”半晌,兰凤人再憋出来几个字。

    “她这样不是很好吗?活得多快活?”柱子在确认这个人不会杀了自己以后,忍不住还嘴道。

    “哪你为什么还要强迫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兰凤人又问道,心里,却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什么叫做强迫呢?我这也不是为了她好吗?你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多滋润,每日里除了打牌就是抽泡,晚上时往床上一躺,钱就自然来了!”柱子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知道我现在想怎么样吗?我想把你给杀了,却又感觉自己没有那个权利。”兰凤人显得很无奈。

    “我说这位兄弟,至于吗?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帮你找个十个八个出来,再说了,我看你一表人才,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上我老婆呢?要不,我免费让她陪你几晚?”柱子拉拢道,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命。

    兰凤人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对柱子说:“你走吧,以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了!”柱子一听,如逢大赦,“哎!”了一声,马上就不顾一切地跑了。

    兰凤人心里面很乱,他也很想把二妮给救出来,但他的耳旁总是响起柱子说的:“二妮现在过得很好,过得很好”,他又感觉到无力了。兰凤人坐在那个墙壁旁边,如一尊石像般,动也不动,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但在他的心里,却翻江倒海般地不知所措。兰凤人努力平愎自己的心情,他深深地呼吸,每一次呼气时,都将自己体内的气息力争全部排出,而每次吸气时,却又缓满而不多。终于,在一个小时后,何天思的心情完全平静了下来。他缓缓站起身,向老和尚最喜欢待的图书馆里走去。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这里是学院禁地,外来人不得入内!”刚要走进会议室,门口的哨兵就挡道。

    “哦,对不起,我是来找大师的”兰凤人忙道。

    “你找校长?有没有事先预约?”那哨兵问道。

    “咳,那你能不能帮我传报一下,就说一个姓何的找他?”兰凤人只好这样说。

    “好吧,你等一下。”那哨兵对另一个使了个眼色,转身向图书馆内走去。

    兰凤人装作没有看到,他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座改建没两年的图书馆上,随着族人军的控制区的增大,做为族人军发源地,更做为族人军曾经最高领导人的会议室和休息室,这图书馆在扩大翻新的同时,还尽量保持着原有的风貌,只是进进出出的学生,表示出这个房子现在另有用途。

    “阿弥陀佛!你终于回来了!”老和尚听到一个姓何的来找他,因为早已经知道前线的战局初定,兰凤人回到南阳,所以和老尚一猜就是兰凤人找他。

    “大师!”兰凤人忙鞠了一个礼。

    “没有想到堂堂的族人军总司令,却被自己的士兵给拒之门外!”老和尚答道。

    兰凤人看了一眼那一脸恐慌的哨兵,安慰道:“这是应该的,俦山上的图书馆不仅仅是我们的军校图书馆,还有着许多我们族人军的机密文件,现在还不能为敌人所知。再说了,你又不认识我,你这样做是对的!”

    那哨兵见兰凤人非但没有怪罪自己,反而如此和颜悦色地安慰自己,一时间感动得说不话来。兰凤人拍了拍哨兵的肩膀,笑了笑,与老和尚一起进了图书馆。

    “大师,我这次回来,一来是为了看看你,二来,也是为了建都的事情与你商议一下。”坐在图书馆内老和尚的办公桌前,兰凤人道。

    “建都?你觉得现在是时候吗?再说了,我觉得适合建都的两个地方都在别人的控制之中,现在谈论还是有点早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部下们认为,现在我们的军政官员太多,如果没有一个固定的中心作为总部,会缺乏向心力。”兰凤人当然知道那老和尚说的适合建都在哪里。

    “那你觉得南阳如何?这里是族人军的发源地,群众基础很好,如果做为我们现在的总部,还是可以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不知道大师还有什么要指点学生的吗?”兰凤人谦肯地问道。

    “既然打算做为临时的总部,就不需要太多的建设,再说了,我们不是要与民以休养生息吗?我看在南阳建立一个首脑机关就行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建立起一个独立的监察机构,从一开始就杜绝一些人的贪念。”老和尚严肃地说道。

    “现在我族人军两边作战,内部的政治人员贫乏,虽然我们在南阳地区开起了政治学院,但我们的高层官员安排却很难,如果说打仗,我们族人军倒有许多将领可用,但说起为政,却很难了。”兰凤人苦恼道。

    “我们也可以从从前那些里面挑选出来一些人,做为我们的官员。”老和尚轻笑道。

    “不是我不想起用这些人,而是我发现这些人很多都有贪念,如果起用他们,我担心他们会把我们本来还算清洁的族人军官员也给污染了!”

    “没有哪个人不会起贪念的,主要还是看制度的完善与否,是否真正地执行了,如果只打雷不下雨,渐渐的也就姑息了这种念头的形成!”老和尚一针见血地说道。

    “谢谢大师,大师的意思我明白了,制度,是一个的最基本要求,完善与否、是否执行到位,都要看这个是否真正的做到有法必依,有责必究的程度。”兰凤人谢道。

    两个人又是谈到半夜,第二天一大早,兰凤人就回了南阳。

    南阳因为最早施行土地改革,所以变化也最大,老百姓们吃饱了肚子,口袋里面有了钱,也就自然想到上街去买点东西,南阳城里的大小街巷都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当然了,这里也滋养着一些小偷与流氓,只是因为族人军的保安工作做得比较到位,这些人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大摇大摆地生活在阳光下,甚至是官商勾结。兰凤人一身得体的黑衣儒衫,显得格外的醒目。他在城里的街道漫无目的游逛,只是为了感受这种喧闹的气氛与和睦的阳光。路边的欢快的小摊贩与在大街上玩耍追逐的小孩子们,都让兰凤人感觉到这就是族人们所追求的最基本、理想的生活,没有了战争,没有了苛捐杂税,人人只要勤劳,都能有口饭吃,有衣穿,这,就是他们的理想锅。

    “喂,干什么的?”忽然,一个站在那里还不住摇晃的身影挡住了兰凤人,将他从这种和谐的氛围中拉了出来。

    “……”兰凤人一看这种人就是街上的小混混,不想予以理睬。

    “喂!问你呢!”小混混旁边的一个伙伴道。

    兰凤人看了一眼这两个人,没有说什么,转身想离开。“他妈的!你以为老子叫住你是干什么的?得罪了我们老大!你知道不?”说完,第一个小混混把兰凤人一把拉进一个小巷子里,早已等在那里的几个人用一把木棒往兰凤人的头上一敲,兰凤人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兰凤人是被一盆冷水给泼醒的,等他睁开眼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旧的房子里,周围站着几个手持棍棒的混混。

    “你们老大是谁?”兰凤人脑袋还是很痛,昏昏沉沉地,他皱着眉头问道。

    “我们老大?嘿嘿,等一下你就见到了。”一个混混把手里的棍子用力地往兰凤人的身上招呼,兰凤人想挣扎着爬起来,却被其他的混混一脚踹倒在地,几个混混一拥而上,棍子如雨点般地落在兰凤人的身上。

    “住手!别把他给打死了!”就在兰凤人又快要昏过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制止了。

    兰凤人渐渐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柱子。兰凤人苦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你不知道你那天差点把我给吓死吗?我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有仇必报!”柱子的声音显得格外的狰狞。

    “你知道吗?你在让我对你渐渐地绝望!”兰凤人轻声道。

    “狗屁!你又能怎么着我?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现在老子的手里,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你能把我怎么样?”柱子问道。

    “你打算杀了我吗?”兰凤人问道,他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死活,就算自己死了,周宗武、史文琦他们还是会把事业给发展下去,他只是好奇。

    “嘿嘿,怎么?你怕了?没关系,我们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只是见你这家伙衣着光鲜,家里嘛,应当有点钱,快点给你家人写封信,让他们送一万元来,不然的话,嘿嘿!恐怕有些人就会成了肉棍!”柱子狞笑道。

    “我很看不起你,我就不明白,当初那二妮是怎么就嫁给你的!”兰凤人道。

    “他妈的,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就二妮那婊子,她嫁不嫁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柱子一听,火来了。

    “我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了?”兰凤人忽然问道。

    “一天一夜了,嘿嘿,你的家人恐怕正在找你这个白痴。”柱子笑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过不了两个小时,你这个房子就会被包围起来!”兰凤人坐了起来,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小子,别那么张狂!在南阳城里,我和无敌占领军里也有些关系,你能奈何得了我?”柱子狠狠地说道。

    “族人军里面怎么会收到了你这样的死老鼠?”兰凤人有点生气了,生气自己的眼光,也生气招兵时的筛选人员。

    “碰“的一声,房子的窗户、大门被刹那间全部打碎了,无数的抢管从外面伸了进来,指向柱子等人,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又从屋门那里钻进来几十个手持盒子抢的族人军最精锐部队,扑向柱子等人,将他们一下子扑倒,死死地按在地上。这时,又从屋门处跑进来十几个身穿白衣的医护人员,手忙脚乱地帮兰凤人止血治疗。

    张波从外面也走了进来,焦急地讯问兰凤人的伤势如何,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除了焦急,还有恐慌,如兰凤人在南阳出了什么事,不说别人,就算是自己都不能饶恕自己,兰凤人在族人军的心目中,就如一面旗帜,这是无与伦比的。昨天下午的时候,本来兰凤人要来南阳警卫军驻地视察的,但等了几个小时都没有见他来,问兰凤人的警卫员,回答说早已去了警卫军驻地,但兰凤人想自己一个人走走,所以没有带警卫员,感觉到出事的张波急忙调集几乎所有的南阳地区警卫力量,满城查找,也所幸有人见到了兰凤人被几个混混抓走,才找到了这里。

    “张哥,我是柱子啊,张哥!”柱子一见张波进来,忙叫喊道,这几年来,张波对柱子极为照顾,安排的工作也很是轻松,就连自己调防南阳,也把柱子给调了过来让他进军校内工作,柱子子虽然不知道张波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但本能地还是把张波做为自己的靠山,背着张波做一些坏事。

    张波没吱声,听到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后,松了口气,转身走到柱子的面前,用脚睬在柱子的脸上,狠声说道:“你死定了!”

    “张哥,求你了,救我一命啊!”柱子在张波的脚下,已感觉到被自己抓住的这个人大有来头,忙哀求道。

    “能救你的人,就只有一个,不过他被你打了一顿!”张波淡淡地说道。

    “啊?”柱子吓得昏了过去。

    “张波,把他们关一段时间,放了吧!”兰凤人被医护人员包扎了一下伤口,轻声道。

    张波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看了看柱子,又看了看兰凤人,不知道为什么兰凤人对这个柱子那么好,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兰凤人。

    “你们在我家里干什么?”一个女人在院子里问道。

    再见

    兰凤人一听这个声音,就想到了是谁,他刻意压制住自己的心情波动,对张波说:“让她进来!”

    不一会儿,张波就领着二妮走了进来,好多年没有见了,二妮与以前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本来秀丽的脸庞现在显得成熟、风骚,原本明媚的眼睛现在变得历尽苍桑般的漠然,从她的身上,虽然看不到太多岁月的痕迹,但俏瘦的身体和不时的呵欠表明,这个女人在吸食大烟!

    “你是二妮吗?”兰凤人忽然不敢肯定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自己曾经为之心痛的女孩。

    走进屋来,二妮一见十几把抢指着自己,就吓得脸色苍白,听兰凤人这样一问,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兰凤人,二妮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当年在自己茶馆喝茶的这个人:“你,是你?”

    兰凤人苦苦一笑,自己与柱子打交道的时间最长,柱子都没有认出来自己,没有想到二妮一眼就认出来自己了。

    “是我。”兰凤人淡淡地说道。

    “你把我丈夫押起来干嘛?”二妮问道,但从她的口气里,对柱子却没有太多的关心。

    “他犯了法,所以才被抓了起来!”兰凤人淡淡地说道。

    “要关多久啊?”二妮还是很淡漠地问道。

    “不知道。”兰凤人也很淡漠,他的心里现在很乱,就如自己一直朝拜的神像,忽然间揭去了那层神密的面纱,露出了那斑驳的表情。神像,被一刹那间打碎了。

    “你现在过得还好吗?”二妮忽然问道,声音显得很温柔。

    “我……”兰凤人感觉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没有想到经过了这么多年,眼前的这个沦落风尘的女子还记得自己。

    二妮焉然一笑,就如兰凤人在那个茶馆里见到的一样,俏皮,艳丽,兰凤人一下子看呆了。

    “你现在变了,变得比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更加成熟,更有男人味了,你有孩子了吧?”二妮脸也有点红,不知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从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眼睛里总是闪现出他的容貌,记忆,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忘,相反的,就如一坛老酒,随着埋下的年月久远,也愈发的清香、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