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 让谁都有点害怕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7本章字数:7553字

    现在,其他的三个无敌占领军三万多人已将第二军的营地给围得死死的,双方人马蓄拔孥张,随时面临着一场血拼。

    王守道带着十几个部下将领,走到自己营区的外面,冲对面的三个军司长喊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们还要问你呢!说,为什么要将李统领给害死!”第九军是李恽从大同那里带来的无敌占领军,一直对李恽忠心耿耿,司长陆建民现在听说李恽被二司长给害死了,怒问道。

    “你们怎么知道李统领死了?”王守道疑问道,他现在才相信,那李恽的确是被人陷害致死的,而陷害李恽的人,现在正在谋害自己。

    “王守道,你别装了,说出来为什么害死李统领,我可以保证你留个全尸!”第三军司长周亿道。

    “统领不是被我害死的,我的巡逻队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行了,李统领临死的时候,还在那队长的身上留了血字!你们不相信可以进来看看!”王守道辩白道。

    “哼!说不定你是打算等我们进去了,就想来个一网打尽!”这时,一个声音忽然道。

    “谁!你是谁?有种给我站出来!是你,一定是你害死的李统领,现在又想调拔他们来陷害我!你到底是何居心?”王守道大声喊道,但无论他怎么喊,那个声音都不再说话了。

    “王守道,你嚷嚷什么啊?说不定你真的有这样的目的!”周亿冷哼道。

    “好,你们不愿意去也没有关系,我把上把那证据给找来让你们看!”王守道极为生气,他转身想去把那巡逻队给带来。

    “慢着,你让别人去就行了,你在这里等着!”一直没有说话的第五军司长石海波阻止道。

    “没有想到你们竟然都不相信我了!”王守道一听,无力地说道。

    “快点派人去,别啰嗦了!”陆建民喊道。

    王守道让自己的一个部下去将还在被看押着的巡逻队带来,同时,还让他将李恽的尸体抬出来。

    乘着这个时间,王守道将扫了扫对面的三个军无敌占领军将领们,希望从中能找到凶手,但奈何一个个理直气壮的,连半点眉目都没有。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立即问道:“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告诉你们统领被害了?还有,我昨天晚上派去让你们来的那些通讯兵呢?”

    “是我!是我告诉他们统领被你的人给抓进营区的。”一个北方军军官站了出来,从他的声音上可以发现,他就是那个刚才背后说话的人。

    “你?你怎么知道统帅被我们带进军营的?”王守道问道。

    “哼,你别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昨天晚上,黄司令和李统领在鸣雀楼里喝完酒回来后,是我送李统领回去的,但在半路上,被你的人给拦住了!如果不是我见机的快,恐怕你的人早已也把我给抓住了!”那人道。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人,再说了,你也仅仅是说我们把李统领给抓住了,但也并不证明我就把李统领给杀了啊!”王守道盯着那人的眼睛问道。

    “当时那些人李统领的时候,我亲眼看到是你带的头!你们从黑影里面窜出来,用一个手绢按住李统领的嘴!没一会儿,李统领就不行了!后来,等你们走后,我又回到现场,捡到了那块手绢,发现那上面是涂了毒药!”那人毫不惊谎地说道。

    “哦?你说李统领是我杀的,那我杀李统领的动机是什么!”王守道发现这个人早已编好了谎言,心里有种感觉,这个人后面还有主使者!

    “我怎么知道,也许你是串通族人军!”那人故意大声说道。

    “王守道,你还有什么话说?”陆建民质问道。

    “陆司长,我现在是有口难辩,但我希望你们能等一下,我会给你们证据!”王守道耐心地说。刚说完,那巡逻队就被带了上来,还有李恽的尸体。

    “你告诉他们,昨天晚上的事情!”王守道对那巡逻队长说道。

    那巡逻队长见这么多人围在营区外面,就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咽了口唾沫,一五一十地将昨天晚上的事情给说了一遍,最后,还将自己那写字的衣服脱下来展示给众人看,经过一夜的时间,那衣服上的血迹早已变成了深黑色。

    众人看完上面的字,都转过头来看陆建民,在四个司长当中,陆建民对李恽的字最熟悉。

    “的确,这是李统领写的字!”陆建民确定道,刚说完,那些司长人的目光又投到了那人的身上。

    那人可能也没有想到李恽会留下字,他以为李恽中了毒以后,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东西呢?但他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向陆建民说道:“陆司长,难道说李统领的军别人就不能摸仿吗?再说了,如果不是二司长害死了李统领,他昨天晚上怎么不告诉我们统领死了呢?一直到今天早上我们来了他才说?”

    “我昨天晚上已经派出了通讯员,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回来,我也正在纳闷是怎么回事,就见到你们来了,为了封锁消息,我没敢对太多的人声张。”王守道说。

    “封锁信息?你是怕被别人知道你害死了李统领吧!封锁消息?你怕谁知道?难道说,在这保定城内,除了你二司长以外,还有谁想害死李统领不成?”这时,黄永定走过来说道。

    “副总司令,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一口咬定就我害了李统领?”王守道没有想到,连黄永定也这样说。

    “哼,现在人证物证据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黄永定不理睬他的辩解,非要让王守道再找一个证据来不可。

    “我没有杀李统领!是别人陷害我,这个个就在咱们中间!大家一定要小心,千万别上了他的当!”王守道一听,知道自己说什么黄永定也不会相信了,就大声喊道,希望能有人帮自己说说话。

    蚕食

    “我没有杀李统领!是别人陷害我,这个个就在咱们中间!大家一定要小心,千万别上了他的当!”王守道一听,知道自己说什么黄永定也不会相信了,就大声喊道,希望能有人帮自己说说话。

    但奈何没有一个却听他的,先入为主的认为王守道就是杀人凶手。王守道见那些将领们只是看着自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他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忽然,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大声喊道:“我没有杀人!是别人陷害我的!”说完,掏出自己的手抢,顶在自己的额头,扣动了板机!“砰!”的一声,脑浆崩出,王守道睁着眼睛,看着黄永定,缓缓倒在地上。

    王守道一死,部下那些知道事情经过的将领们就不干了,纷纷叫喊着要给司长报仇,抄起抢来就要打那个污蔑王守道的人,于是很快,双方展开了一场混战!保定城内顿时大乱。

    不说保定方面乱成了一锅粥,却说那族人军北伐部队里,在制定好了离间计后,兰凤人就每天带着史文琦等人在族人军的军营里到查看,鼓励那些族人军战士的士气。同时,兰凤人还让人从军营周围的村庄里购买了大量的鸡鸭鱼肉,每日都让士兵们大吃大喝,也不练操了,只是让他们吃了玩,玩了睡,很快,没几天的时间,那些士兵们的士气渐渐地恢复了过来。没有了训练活动,战士们就自发地组织一些射击比赛、短长跑比赛。

    兰凤人和史文琦走在到处是欢呼和笑语的营区里,看看这些蓬勃的生命力,兰凤人笑着说:“人家北方军在保定城里打得你死我活,我们却在这里比赛长跑。”

    “总司令,咱们什么时候去找那北方军算帐啊?”这时,一个年青的族人军士兵跑过来问道。

    “呵呵,你们不玩了吗?想到要打仗了?”兰凤人看着这个小战士问道。

    “嗯,每天都是搞这个,没意思了,战友们都想着早点上战场,把我们的失利挽回来龙去脉”小战士肯定地说。

    “那好,你去和你的战友们说,他们玩够了,我们就去打敌人!”何天思拍拍那小战士的肩膀,鼓励他说道。

    在北伐军的指挥部内,史文琦道:“现在士气可用,我觉得是时机开战了!”

    “嗯,具体的作战方案,你们商议吧,我的建议仅作参考。”兰凤人对众北伐军将领道。

    史文琦看了看众将领们,见对开战没有什么意建,就站起来,对着那张敌我双方形势图讲道:“前段时间,因为李恽的死,造成了北方军的内战,原本是北方军第二军与第三、第五、第九等三个军在保定城内作战,但到了后来,第九集团军无意中知道李恽的被害真相后,联合第二军、第三军三个军的兵力,将第五军给打出了保定城。现在,敌人的第五军和保定外围的第四、第十一、第十三等总计四个军的兵力,在其副总司令黄永定的指挥下,正在攻打保定!因为保定的三个军没有外援,再加上内无粮草,现在局势比较紧张,预计这样下去的话,很可能在不足半个月内,被黄永定攻破保定!所以,我的建议是现在乘石家庄方面只有七个军八万左右兵力,我北伐部队集中兵力,占领石家庄!”

    “各位还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兰凤人见史文琦说完,扭头问道。见没有人反对攻打石家庄,又问道:“那各位对攻打石家庄有什么具体的看法吗?”

    “我认为,如果我北伐军要攻打石家庄,首先去攻打楚明,因为楚明是石家庄与北京方面联系的重要通道,如果我们绕过石家庄,直接攻打楚明,会给敌人一种我们要去北京的错觉,他们一定会救!那样我们就可以在城外消灭敌人!”这时,刘云道。

    “我有不同意见,如果我们攻打楚明,万一敌人不来怎么办?我觉得还是调集一些兵力,摆出一副围攻石家庄的架势,然后集中兵力,将其城外部队给歼灭,到时候,石家庄将无援助,不战自降。”林铎说道。

    “史总指挥,你呢?”兰凤人见其他的将领也大都和刘云与林铎的意见相似,就问一直没有说话的史文琦。

    “我觉得首先派出一支队伍监视保定方向的动静,必要时施以阻扰,尽量切断两城之间的联系,因为我担心如果我们攻打石家庄,那黄永定会暂时放弃保定,而来增援石家庄。等我们切断了以后,再调以军力围攻石家庄,当然,围其三而缺其一口,给他们一个可以逃跑的道路。石家庄守军原本是敌总参谋长安玉民,但后来安玉民回了北京,本应黄永定来石家庄的,但出了这件事后,他就被缠在了保定。也就是说,石家庄现在群龙无首,如果我们围了石家庄,在无援军的情况下,这些将领们肯定会想着向黄永定靠拢!这样,我们可以在他们的靠拢路上设下埋伏,一举歼灭这股敌人!”

    “三个意见都有好处,以林铎的意见最为稳妥,但见效太慢,我们等不了那么久。文龙的意见效快,但绕的地方太远,容易于给敌人以时间安排。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史总指挥的意见。”兰凤人也表态到。

    最后,众将领思考了以后,再次表决,就以史文琦的计划为准了。

    天快亮的时候,族人军的十万先头部队正在整装出发,他们要开到石家庄与保定之间。兰凤人看着这些年青力壮的战士们正悄悄地向营区外开拔,心里忍不住想,这些前些日子还活蹦乱跳的小伙子们,也许,很快就可以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总司令,快回指挥部吧,我们要开拔了。”史文琦过来轻声唤道。

    “哦,我要回河南了,这里的作战,我不是说了吗?是由你来指挥!”兰凤人笑着说道。

    “什么?你要走了?”史文琦惊讶道。

    “对!你是北伐总指挥,我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带兵北伐,是为了劳军,是为了看望你们!现在战斗就要开始了,我也要回去了。”兰凤人平静地说道。

    “这……但我……。”史文琦还想说什么,但被兰凤人拦住了。

    “你不用说了,我信任你!族人军北伐的历史,将由你来写!”兰凤人道。

    兰凤人翻身上马,向史文琦挥了挥手,带着三百多警卫员,乘着黎明的曙光,渐渐地消失在南方。

    史文琦没有辜负兰凤人的期望,仅仅十多天的时间,族人军就消灭了北方军石家庄、保定两个地方十多万兵力,其中,歼敌八万,俘虏五万!而北方军的第二、第三、第九等三个军计不足一万残部,叛出北方军,逃往蒂斯克罗斯行省大同地区。

    兰凤人刚回南阳,捷报就跟在他的后面传来了回来,兰凤人看后,轻轻一笑,将这份功劳记在了史文琦的名下。

    兰凤人北上劳军,历时三个多月,回来后,又一直忙于控制区内的各项领导工作,等一直到夏末冬初的时候,才闲下来的兰凤人忽然想到,自己有很久都没有去看过二妮了。

    夜袭

    二妮家在南阳城郊,兰凤人故意打扮得土气十足,骑着一匹白马,向二妮家里奔来。

    那天天太晚了,兰凤人没有注意二妮家的住房,现在上午的阳光下,才发现,二妮家的院子周围种了很多桂花树,八月正是桂花飘香的季节,兰凤人牵着马,站在这小院门外,闻着那清香的桂花,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清明感觉。

    “吱呀!”兰凤人刚想敲门,门被打开了。

    “呀!”开门的二妮吓了一跳,当她看清了眼前这个人后,脸上禁不住露出惊喜的神情来。

    “你还想着来这里啊?”二妮嗔怪道。

    “呵呵,前段时间去前线了,所以就没能过来,这不,我刚回来,就来你这里了。”兰凤人笑道。

    “哎呀,我不是说让你不要去打仗了?你怎么还去呢?”二妮说完,忙拉着兰凤人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什么伤碍,才放下心来。

    “没关系的,我是后勤,不会上阵地的。”兰凤人道。

    “那就好,快进来吧,吃饭了吗?”二妮关切地问道。

    “还没呢,现在肚子还饿着。”兰凤人故意苦着脸说,就算他肚子不饿,他也想享受一下那种温馨的感觉。

    “那我马上给你作饭,你坐在这里等着哦。”二妮就像对待小弟弟一样,宠切地说道。

    “嗯。”兰凤人也乖孩子般地趴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看着二妮在厨房里忙里忙外,心里暖祥祥的。

    是的,他的心里感觉很好很舒服,不是那种的了。

    下午的时候,二妮在织布机前织布,兰凤人搬了一个凳子,就坐在二妮旁边,看着二妮那灵巧的又手,把着梭子穿梭往来,那全神贯注的神情,在和煦的阳光下,引得兰凤人无限神往。

    临走的时候,二妮又塞了一些钱到兰凤人的口袋里,还取出一件她亲手裁制的长褂说:“你看你的衣服又破又旧,快把这件衣服给换上吧,天气转凉了,别冻着。”

    兰凤人装作舍不得的样子,用脸在那柔软的衣服上偎擦着:“等我回去洗了澡后再穿,现在穿了太可惜了。”

    “我没有量身做的,怕穿上不合适,还是试试的好,不行我可以再改改。”

    兰凤人笑着将衣服放进自己的怀里,说:“没事的,你做的衣服肯定很合身。”说完,翻身上马,跑了一圈后,又转回来对二妮道:“我过几天就又会回来看你了!”这才骑着马,从二妮家里回来。

    一路上,兰凤人都抚mo着自己怀里还带着桂花香味的衣服,心那种温馨犹存,他现在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满足与幸福,好像天下之大,没有自己不可以做到的事情一般!

    “砰!”的一声,一颗打在兰凤人旁边的一棵树上,他连忙从伏下身子,催动着马匹快跑。

    但很快,又是几声抢响,兰凤人的马腹部中了一抢,马惨叫一声,倒了下来,兰凤人顺势跳下马来,滚了几下,藏在一株粗大的槐树后面。

    “快,他不会跑远的,他的马在这里!”一个声音叫道。

    兰凤人侧过头,从树后悄悄探出眼睛,看见七八个黑衣人手里拿着盒子抢,正向自己的大槐树慢慢搜查过来。他摸了摸自己口袋里那把盒子抢,只有五发,掏出抢来,看看四周的地形,在自己身旁的大槐树后面,是一个小水渠,但很浅,不足以藏身,而再往后四五十米,是一个小山包,这个小山包应当可以,但四五十米的距离如何躲过敌人的呢?他急急地思考着,那几个黑衣人越来越近了,很快就要搜到兰凤人藏身的这棵大树旁了。

    兰凤人急中生智,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用自己的衣服包着,用力地往侧面丢去,与此同时,兰凤人拼命地往树后的小山包上跑去。

    那几个黑衣被的注意力被兰凤人丢的石块吸引住了,纷纷朝石块那里招呼,等发觉不是目标的时候,兰凤人已经快要接近小山坡了。

    “砰、砰砰”几颗从兰凤人的身旁飞过,一颗擦着兰凤人的左手臂,带去了几块肉。兰凤人强忍着疼痛,跑过山头,赶紧卧倒。

    而那些黑衣人们见目标越过了山头,也不顾一切地追了上来。兰凤人借着枯黄的草丛,观察敌人的动向,右手掏出自己的盒子抢,瞄准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砰”的一抢,那人应声倒地。

    黑衣人可能没有想到目标有抢,于是纷纷卧倒,兰凤人感觉自己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抢里的太少了,必须尽快逃脱。

    于是,他乘那些人不敢抬头的时候,转身去观察地形,这一看,让兰凤人暗暗叫苦,小山包的后面竟然光秃秃的,连颗树也没有!

    “冲,那家伙抢里没有几颗!”还是那个声音,大声喊道。

    黑衣人们又渐渐地摸索着向小山包包围过来,兰凤人瞄准那个带头的,又是“砰”的一抢,谁知没有打中!但那人还是吓了一跳,赶紧趴下,等发现在自己没有中抢后,黑衣人气急败坏地大声吼道:“给我冲!”

    终于,黑衣人们又开始冲锋了,兰凤人骂了一声,瞄准其中一个,正准备开抢,却听见“砰!”的一声,那个人自己倒下了。

    兰凤人惊讶地看了看自己的抢,自己没有开抢啊!这时,一阵猛烈的抢声将他从疑惑中拉了出来。只见那些黑衣人的后面,近百个族人军端着抢,冲了过来,不一会儿,那八个黑衣人就被打死了五个,只剩下两个受伤倒在地上不住呻吟。被赶上来的族人军士兵给绑了起来。

    兰凤人这才从山坡后站起身来,对一个向他敬礼的士兵说道:“不要杀他们,问问他们是谁派来的!”

    回到南阳城内,兰凤人刚洗完澡出来,就接到张波的报告:那些黑衣人是帝锅派来南阳进行破坏行动的,至于兰凤人被他们追杀,是因为那些人的秘密总部就在二妮所在的村子里,见兰凤人骑着族人军的专用马匹在那个村子里急驰出去,以为是族人军的侦察兵发现了村子里的敌人,要赶着回去报信,才不顾一切地要阻挡。

    “张波,是你让一些兄弟们在那里保护我的?”兰凤人问道,今天的时候,如果不是那些族人军来得及时,他可能早已死掉了。

    “总司令,我是看你一个人不安全。”王波不好意思地说道。

    “嗯,别说了,我明白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去那个村子,把这些帝锅方面派来的人一网打尽。”兰凤人摆摆手,说道。

    “总司令,你也去……”王波还有什么话想说,但被兰凤人制止住了。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事情算得了什么?”兰凤人笑道,其实,在他的心里,还是希望乘机接近二妮,如果有危险的话,还想保护她。

    夜深了,村子里一片宁静,除了偶尔的几声狗叫,整个村子都陷入了觉睡。一队黑影一二百人,悄悄地从村子外面的一个小山包上溜了下来,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发现,这队黑影每人手里都端着一把。靠近村子的时候,队伍悄无声息地形成了一个扇面的形状,向村子周围散去。

    而在村子的另一端,另一队黑影在暗杀了两个哨卫了以后,也悄悄地散开了,等两支队伍一汇合,就向村子中央那个高大的房子慢慢压进。

    “谁?干什么的?”忽然,躲在暗处的一个哨卫发现了这群黑影,忙端着抢喝问道。

    伤逝

    那些黑影可能没有想到敌人还有暗哨,略一停顿,两个黑影就想扑上来,那哨卫忙道:“站住!不然我就开抢了!”

    但黑影不停,一左一右按住了那哨卫,一只手握住了那哨卫的嘴,还有一只手按住了哨卫持抢的手掌。那哨卫死命地挣扎,管在地上刮来刮去,忽然,“砰”的一抢,那哨卫的抢响了。

    一个黑影见状,从怀里掏出匕首,朝着哨卫的脖子划去,那哨卫脖子一凉,渐渐地停止了挣扎。

    其他的那些黑影们一听到抢声,忙急步向村中央那大房子里跑去,但为时已晚,这声抢响,早已惊动了大房子里的人,还没等黑影们靠近大房子,就从大门口冲出数十个蒙面人来,双方很快就交起火来,村子里顿时抢声大作。

    “快!不能让他们跑到别的院子里去挟持人质!”张波见那群蒙面人想要撤入大房子旁边的农院,忙带着十几个族人军冒着到处飞窜的,先行靠近了那个农院,堵住了蒙面人入院落子的道路。

    渐渐的,蒙面人寡不敌众,留下十几具尸体,向大房子撤去,而族人军很快就占领了房子周围的所有拐角,将大房子给死死地包围了起来。

    “这个房子是什么人的?”兰凤人站在一处拐角后面,问村子里的民兵道。

    “这是这个村子以前大地主家的,但后来族人军占领了南阳以后,他就带着家眷跑了,现在是个空房子。但前几天的时候,房子主人的大儿子带着四五个人入住这里,我们也没在意,没有想到,现在竟然里面有这么多坏人!”民兵有点紧张,在自己的辖区内出现了这么大的案子,让谁都有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