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章 现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7本章字数:7615字

    第120章现在哪里?

    三个司长一听,眼睛里开始冒光了,五十万斤粮食,足够手下的士兵们吃上一个月了。金明山立即问道:“现在哪里?”

    “现就在小黑山岛,只要三位司长愿意,要不了一个多小时,就可以把粮食运过来。”金正焕道。

    “那还有什么愿不愿意的,当然是愿意了,快,命令部队集合,准备搬粮!”金明山是一个急性子。

    “金明山司长,你先等一下,人家金正焕部长还没有说什么条件呢。”朴喜田年龄最大,从金正焕来到这里开始,他就一直不吱声,暗地里猜测这个人来这里的目的,他把部长两个字咬得特重。

    “咳,我想你们也应当知道,现在根据仙族人郡族人的意愿,成立了仙族人郡族人自治,族人们还自发地组建了仙族人郡族人军,我这次来,就是希望三位司长考虑一下,是不是也参加族人军呢?”金正焕问道。

    “哦?原来是仙族人郡族人自发地成立了族人自治啊!我还听说,金部长现在是族人自治的喽?背靠着中华锅族人军这棵大树,金正焕也成了了。”朴喜田嘲讽道。

    “我并不认为自己这样做错了什么,我认为只要能让老百姓吃好、穿暖,那才是真正的好领袖,以前的金正朴是什么样一个人,因为老百姓感觉在他的统领下吃不饱肚子,就逃出了北仙族人郡,去了东北,后来被他给抓住了后,全部被他屠杀了,那是数万老百姓啊!”金正焕道。

    “那么在金正焕的统治下呢?你依靠着中华锅族人军这个侵略者,是不是就能让老百姓吃饱穿暖呢?”朴喜田问道。

    第六十五章仙族人郡胜利

    “至少,在这个旱灾时,族人军控制区内的老百姓们都没有饿死一个人!粮食充足。”金正焕道。

    “哼,还不是你的中华锅主子给你的一块骨头吗?”朴喜田道。

    “既然朴喜田司长这样说,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再见。”金正焕说着,就要站起身来走人。

    “金正焕先等一下,此事还有待商议!”另外两个司长现见金正焕要走,忙拦着说道,并把眼睛投向朴喜田,希望他有所表示。

    但朴喜田故意扭过脸去,装作没有看见。金明山急了,喊道:“朴喜田司长,这可是五十万斤粮食啊!是四万将士的粮食啊!”

    “哼,就算饿死,也不做卖锅贼!”朴喜田的态度还是很强硬。

    “什么卖锅贼?你给那陈应之卖命就不是卖锅贼了吗?”金正焕驳道。

    “那是由朴正纯总司令临死的时候亲自任命的!根本就不一样!”朴喜田道。

    “你知道朴纯新总司令是怎么死的吗?”金正焕忽然道。

    “他怎么死的谁不知道,是被人用抢打死的!”

    “对,但更重要的是,指示人打死朴纯新的,就是那个陈应之!更可恶的是,他怕朴纯新死不了,又下毒毒死了他!”金正焕道。

    “哼,谁相信你的鬼话?当时我们都在场,那陈应之对总司令的关怀我们都看得见,怎么可能是他害死的总司令呢?”朴喜田不相信,就连其他的两个司长也不相信,都一脸惊讶地看着金正焕。

    “我当然是有证据才这样说的,但现在那个证人我不能告诉你们,因为他在志愿军中是一个很大的官,他全程参与了这场谋杀!”

    “那么,你现在就是开了一个空头支票给我们是吗?你这样怎么取信于我们呢?”朴喜田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我看在济州岛上的将士们是我们仙族人郡人,你抵抗倭军时能奋勇杀敌,我才不会来这里给你们说这些话,更不会送粮食给你们。你们可以想想,跟着那陈应之有什么好处呢?对我们仙族人郡族人又有什么好处呢?现在中华族人军和仙族人郡族人军总计兵力达到四十万!依靠陈应之的志愿军,你认为能抵挡得住族人军的进攻吗?”金正焕道。

    “就算抵抗不了,也要以身殉锅!誓死不做亡锅奴!”朴喜田道。

    “恐怕你是为了自身的名誉吧!我问你,为什么仙族人郡族人都愿意加入族人自治,而你却带着部队死硬到底呢?这就是亡锅?老百姓们才了饭吃,有了衣穿,这是亡锅奴吗?跟着陈应之,连饭都快没得吃了,你这是以身殉锅吗?你殉的是哪门子的锅?老百姓们会感激你吗?”金正焕咄咄逼人地问道。

    那朴喜田被问得一直往后退,最后靠在桌子边说不出话来,金明山忙道:“朴喜田司长,该下决定了!”

    “不行,我做不到!朴喜田还是很倔强。

    “那么,我认为你不适合再去做这个司长的职位了!”李仁深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抢来,指着朴喜田的脑袋道。

    “李仁深司长,你这是干什么?”金明山一见,忙拉着李仁深的手问道。

    “我不干什么,你让他自己出去看看,现在我们岛上还剩下多少粮食?现在每天将士们都只有不到半斤粮食的分配供给,岛上的老百姓们更是饿得皮包骨头,而这个人却说什么要以身殉锅!他想死,却不能拉着数万士兵一起去死!”李仁深不看金明山,眼睛死死地盯着朴喜田道。门口处的警卫员们见状,想冲进来,但听了李仁深的话,也都堵在门口不进来。

    “李仁深,我记得你!”朴喜田狠狠地说道,看了一眼站在外面不进来的士兵,又接道:“你这样是叛锅,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

    “那好吧,等一会儿粮食运来了,你就不要吃,这是中华锅族人军收买我们用的!”

    第二天一大早,五十条大船缓缓地靠向了济州岛。史文琦下了船来,与前来迎接的李仁深和金明山二位司长亲切握手,并对他们说:“除了我带来这五十船粮食以外,为了更让你们信任,我还带来了一个人!”

    他刚说完,就从他座的那个船里又走出一个穿便装的人,李仁深和金明山眼睛瞪得大大的,因为这个人竟然是志愿军的副总司令马强!

    马强冲二人轻轻一笑,道:“我知道二位很惊讶我现在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你们能迷途知返,我们才有在这种场合里见面的可能。我想金正焕应当同你们说过了,那朴纯新总司令是由陈应之暗害致死的,可惜的是那陈应之太会装了,一直到朴纯新总司令死,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被陈应之害死的!”马强从头到尾地将陈应之暗害朴纯新的过程说了一遍。

    李仁深、金明山二位司长听了,这才完全相信了金明焕所言,也就对陈应之有了怀恨之心。李、金二人主动对史文琦道:“虽然我们加入了族人自治军,但我们从来没有建立过功勋,而那跟着陈应之的五个军司长与我们都有过硬的关系,我们希望能借马强的嘴,把那五个军争取也给拉过来!”

    “嗯,我理解你们的想法,但这件事必须要慎之又慎,不如这样,我的计划是…………¥”

    十天后,一支庞大的船队开到了济州岛上,这是陈应之的船队,因为他听那马强说,济州岛上出现了叛乱,李仁深、金明山二位司长合伙杀死了朴喜田司长,打算投降族人军,从他们的后面登陆,与族人军来个前后夹击!

    济州岛是陈应之最后的退路,他绝对不能准许出现任何差错,所以就亲自指挥着八万志愿军乘船来济州,他打算来一场突袭,就算那济州岛上的仙族人郡军没有叛变,他也想乘机换防,必竟济州岛放在自己的手里比放在别人的手里安全了许多。

    他一登上济州岛,就立即命令部队占领岛上驻军的营区,但没过多久,他又接到情报说:营区内不见一个驻军!

    预料中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这一惊使陈应之汗流不止,但他还是仅仅认为岛上的驻军知道自己来了,带兵跑到岛的另一处躲了起来,于是,他命令全军对整个岛进行搜查,务必要找到岛上的仙族人郡无敌占领军。

    还没等他搜查多久,又接到了情报:他们乘的船被一支不知名的队伍给抢走了!陈应之又急忙命令部队赶快撤到岛边上,不要深入,怕中了敌人的埋伏!

    但为时已晚,就在他的命令刚刚下达,就从他们的周围出现了无数的族人军士兵!原来,早在两天前,族人军就有十万无敌占领军乘船绕过日本海,来到了济州岛上!而在北仙族人郡的族人无敌占领军和仙族人郡族人军,已在陈应之带着无敌占领军来济州岛后,乘机攻打志愿军防线!而在陈应之弃船登岛后,岛上的原驻军也乘机夺了他的船,驶往南仙族人郡,从敌人的后面攻打,来了一个真正的前后夹击。

    却说那陈应济见自己的无敌占领军被族人军突然袭击而无反抗之力,急忙让部下全力撤退,与族人军拉开离开,再做抵抗。

    但史文琦指挥着族人军却也得理不饶人,急急地咬在志愿军的屁股后面,一直追到海边。

    无路可退的志愿军被迫决定背水一战了,史文琦也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与敌人硬拼,那样就算胜利,付出的代价也太高了。于是命令部队后撤十里,与志愿军拉开了距离。

    那陈应之带着六万多残部,被挤在海边的沙摊上,而族人军的侦察兵还藏在沙滩边的丛林里,不时的放上几个冷抢,击伤击毙一些外围的志愿军士兵,等志愿军组织了兵力去围剿时,却又见不到人影!

    几次三番,志愿军受不了了,在陈应之的指挥下,发起了攻锋,但十里的距离跑下来,士气很容易就降低了许多,被族人军一攻打,很快就又跑了回来。这样来来回回的攻攻撤撤四五天,志愿军除了丢失一万多具尸体以外,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士气却降低了许多。到后来无论陈应之怎么鼓动,那些士兵们也是垂头丧气地没有了一点战斗力。

    史文琦见差不多了,就命令部队一直开到那个丛林里,设好了阵地后,开始了劝降工作。

    却说那仙族人郡半岛上面,族人军两面几乎同时发起攻锋,最先攻破的就是仙族人郡军的防线,因为他们也都知道了济州岛被族人军占领了,更听说了朴纯新是被陈应之给害死的,所以也就没有了什么斗志,仅仅一天的时间,仙族人郡无敌占领军就投降了。

    而志愿军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那马强早就投降了族人军,在族人军向志愿军发起攻锋的时候,他乘机策反了几个志愿军司长,主动放弃了这几个军的阵地,交给族人军。

    其他的那些志愿军无敌占领军见四面八方都是族人军,就算再勇猛,也不可能能冲破包围圈,也就在三天后投降。仙族人郡半岛上的战役仅仅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结束了。

    陈应之没了退路,再加上族人军不断的劝降战,看看士兵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叹了口气,乘人不注意的时候,饮弹自尽!

    帝锅政变

    族人军在仙族人郡的胜利,冲淡了些许兰凤人因为二妮的死造成的忧虑,他摸了摸自己短硬的头发,对从蒙古贩马回来的刘云道:“这次史文琦总指挥带着部队回来,除了驻守仙族人郡半岛和济州岛的五万无敌占领军以外,二十万族人军和二十五万仙族人郡无敌占领军要一齐回来,除去给你和邱强的二十万用于训练骑兵队伍以外,其余的全部开到南方去。经过这两年的休养,我看那帝锅方面又蠢蠢欲动了!”

    “既然大哥想打南方,那我觉得骑兵可以在路上边南下边训练,到了南方,就可以立即投入战斗,也可以做为我们骑兵的实战演习!”刘云经历大草原的风霜后,显得成熟了许多,本就魁梧的身材,此时显得更加威猛。

    “不,我留你骑兵在这里还有重用!我想等锅内全部征服了,下一步就是老毛子占领我们的土地和蒙古回归的问题要解决!不过你说让骑兵参予一些实战,也的确有用,这样吧,你就在这里训练的过程中,多往蒙古那里跑跑,必竟那里也是咱们中华锅的土地,放任老毛子在后面控制着,怎么也不安全!”兰凤人道。

    七月下旬,族人军二十五万无敌占领军在史文琦和林铎的率领下,过山海关,一路往南开进。

    广州,帝锅统帅府内,赵云龙拿起手中的杯子,掷向自己的秘书,嘴里骂道:“奶奶地,养你们就是糟蹋老子的粮食吗?就一个人你们都摆不平,你们还能做什么?如果我是那程华真,恐怕早就反了起来,还等你们去暗杀吗?”

    “统帅,不是我们不尽力,是他实在太狡猾了,本来按照他日常的上班路线,他应当会经过帝锅林业部的,但那天他却偏偏绕道了,所以才没能暗杀成功。”秘书因为不敢躲避,被赵云龙的杯子掷了个正着,头上流着血,混身发抖地说道。

    “哼,这就是你的借口吗?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们那天没有下手成功,使得他在参议院驳回了我关于收复上海的提案!”赵云龙越说越气,刚想拿起桌子上的一个书夹再掷,却发现失去了目标,他探身一看,原来那秘书已经昏了过去。

    “哟,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赵云龙的老婆何香菊忽然走了进来,看见秘书倒在地上,赵云龙手里拿着夹子忙问道。

    “什么事?这群猪,没有用,让他们杀一个人都办不成!”赵云龙气哼哼地道。

    “哎哟,他办不成你换个人就行了嘛,干嘛发那么大火嘛。”何香菊说着,挥了挥手,让侍卫将秘书拖出去包扎了。

    “对了,那福建省的毛凤龙送信过来了,让我们夫妇去他那里避暑呢。”何香菊摇着赵云龙的肩膀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听说那北边的族人军在仙族人郡打了胜仗,恐怕很快就要回兵来攻打我们了,现在从地方抽调的民丁训练无敌占领军,才训练了不足四十万,恐怕有点悬,我那有时间去什么福建啊!”赵云龙揉了揉头道。

    “工作休闲两不误嘛,再说了,帝锅里面你有这么多的部下,养他们不就是为了能替你分忧吗?去玩几天我们就回来了,好不好嘛?!”何香菊嗲声嗲气地说道。

    “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你再摇我我的骨头都散了!”赵云龙比何香菊大了三十多岁,结婚近十年来,他一直都宠着这个老婆,对她的要求更是无所不应。

    “那什么时候去嘛,人家都等了很久了嘛!”何香菊将自己高高的胸脯在赵云龙的肩膀上擦来擦去。

    “明天,明天我们就去,行不?”赵云龙没办法了,拉着何香菊坐在自己怀里道。

    “统帅,参议院程院长求见!”警卫员进来报告道,对赵云龙和何香菊的暧mei姿态视而不见。

    “哦?他来干什么?让他进来吧!”赵云龙一边说着,一边拉起了何香菊,对程华真这个老对头,他必需要伪装起自己来。

    “统帅,听说那族人军现在占领了仙族人郡,正打算回师南下,不知统帅有什么指示呢?”程华真坐在赵云龙的书桌前,接过何香菊端来的茶问道。

    “唉,我本来想乘族人军没有南下时,把上海给夺过来,这样我们就有一个突出于族人军防线外的部份,但你又不同意,南京和武汉虽然都在我们的手里,但族人军在那里布置了近四十万无敌占领军!恐怕很难反攻啊!”赵云龙把责任推到了程华真的头上。

    “难道说统帅在大敌当前,还打算着去攻打上海吗?我们最大的敌人不在上海,也不在四川,更不是云南那些跳梁小丑!当年你不听我的意见,执意命令无敌占领军攻打重庆,给族人军一个翻身的机会,现在你又执意认为应当攻打上海,却对族人军这个大敌人视而不见!你这样独意而行,至参议院于何地?”程华真有点恼火赵云龙的推卸责任,忍不住说道。

    “哼!如果参议院能听我的,我早就统一全中华锅了,还用得着像现在这样,敌人打到自己家门前了,还是不敢动一下吗?”

    “听你的?现在帝锅经历二十多年的征战,连兵源都没有了,现在你又说什么听你的,如果不是参议院强按着不让你把无敌占领军给派往北方,恐怕你的南京和武汉都守不住!”

    “我不和你说了,你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统帅来看!参议院一手阻挠我的复兴计划,我还能说什么?明天,我就去福建视察,随便你们在家里怎么吵吧!”赵云龙一挥手,道。

    “哼!”程华真一听,站起身来,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赵云龙在程华真走后,立即对自己的警卫员说:“去,把广州城防司令给我找来,马上!”

    第二天,赵云龙在召见了广州城防军司令白松林后,与老婆何香菊一起,在数百名近卫队的保护下,去了福建。

    福建省毛凤龙扛着大肚子,一直迎到福建省边界,接到赵云龙后,亲自架起赵云龙与何香菊的马车,一直架到自己的府。

    府内,从福建各地搞来的山珍海味摆了满满一大桌,招待得赵云龙连连直夸毛凤龙是个好地方大员,而毛凤龙也乘机表示,自己有进一步上攀的愿望,也被赵云龙一口答应了。

    等吃完饭回去休息的时候,何香菊问道:“那毛凤龙在福建有一个外号,叫毛刮风,说他贪污受贿,到了那里就如刮了台风一样,你还要提拔他做什么?”

    “你这就不懂了,这种人才应当重用,因为这种人贪婪成性,喜好酒色,没有什么大志向,所以才是最安全的,那程华真有才能,但你也看到了,有才能的人往往也有野心,不好架舆!而毛凤龙这种人却离了我他们就没饭吃,才会对我忠心耿耿!”

    “真不明白你们男人是怎么想的,像你吧,做了帝锅统帅,还要担心这个怕那个的,既然你有那么多担心的事情,那你为什么当初还准许程华真创立参议院呢?不等于你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当初如果我不同意的话,那程华真很可能会跑到王锅华那一边去。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了,这块石头啊,恐怕待不了多久了!嘿嘿!”刘云笑得很阴险,看得何香菊一脸的疑惑。

    就在程华真到了福建的第二天夜里,广州城内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广州城防部队第三师师长郭玉强乘城防军总司令带着部队在外拉练的时候,突然叛变!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带着两千多士兵,突然包围了帝锅议会大厦,打死了里面近百名议员,同时,又带兵突袭了参议院,逮捕了参议院院长程华真!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接到情报的广州城防军总司令白松带着部队赶回了广州,镇压了叛变,击毙了郭玉强,但参议院院长程华真却在郭玉强临死前,被他开抢打死了。

    李云龙得到信息后,急忙赶回了广州,命令全锅戒备,严查幕后指示者,并任命原帝锅参议院副院长彭真为代参议院长,任命福建省毛凤龙为代副参议院长。经此任命后,参议院正式落入李云龙的手里,成为李云龙的应声虫。

    就这这时,我们的主角好像迷迷糊糊发生了什么。

    南宫闭月说着,眼泪已经哗哗的六个不停,“就连——连何天——都觉的自己做错了,他觉自己的初衷是为了冰块才要娶赵小姐的,他现在也是极为内疚的,如果不是为了我,他根本就不用内疚,而赵老爷让何天不许把真相告诉赵小姐,让她一辈子都活在美好当中,现在何天要背负着谎言过日子。这些的罪魁祸首就是我,我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刘云,你骂我吧,呜呜呜——刘云,你明白我说的话吗,你一定不明白,连我自己都糊涂了。”

    “不哭了,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你也是为了边疆的将士才立的军令状,而且你也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结局,何况,她们不是被你赶走的,那个赵老爷本身就有问题,何况你哭也于事无补啊。”刘云用能想得到的话安慰她,此刻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爷,更像是南宫闭月的好朋友,像是一个心疼她的人。

    南宫闭月不开心,很不开心,不管刘云怎么安慰她,她就是没有办法释怀,这是她来到这里离开,最大的一个心结,她们就那么走了,不给她弥补的机会。

    她让人拿来了好几坛上好的女儿红,用小酒杯一点点的喝,她不是古代人,酒量没有那么好,因此就算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她也接连着喝了很多酒了。

    从开始感觉酒味辛辣之感,到后来慢慢觉的酒变的淡然无味,最后竟然喝出了酒香气,刘云没有喝酒,但是却一直陪着他,让她不至于太孤单。看着南宫闭月看东西的眼神越来越迷离,他知道她醉了。

    “你醉了,我服你到床上休息吧。睡醒了就好了。”刘云说着扶起她,搀扶到床上睡下。

    “你是——谁啊——居然,长的那么像刘——傲,那个男人,我告诉你个秘密哦,你不要告诉别人,其实,我不仅做错了这些,我还偷了他的东西,你猜猜我偷了什么?你要是猜到我就告诉你哦。”南宫闭月醉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听听,要是人家猜到了还用她告诉吗,刘云不回答她,只是帮她脱鞋子。

    “哈——你猜不到吧,那我也告诉你好了,我偷了他的圣旨,还是袖珍版的。呵呵,你看我是不是很聪明,用圣旨帮何天提高身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呜呜呜——为什么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我明明是好心啊。”南宫闭月的酒品实在是臭,喝醉了居然说了自己做的不能见光的‘坏事’,估计她要是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以后都不会喝酒了。

    刘云听着她的话,摸向自己的胸口,才发现自己的圣旨不见了,从醒来之后就只顾着和她吵架闹脾气,没想到被这小妮子偷了东西还不自知,那是父皇送给他的,说他到边疆的时候,可能会遇到一些很难解决的麻烦,送这个空白圣旨给他,让他方便行事,可以先斩后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