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 这都是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7本章字数:7547字

    第121章这都是回忆

    那她一定是解开他的了,一定也看到了自己结实的胸膛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想入非非呢。

    “啊呀——”刘云喊了一声,他挂彩了,因为她被睡觉不老实的南宫闭月的手打在了脸上,力道十足,要不是青眼看着她喝了这么多的酒,一定会以为她是借机报复的。

    刘云看着南宫闭月睡熟了,才放心的离开,走到院子就,就看到了很多侍卫在巡逻。

    “主子——”所有人立刻齐齐的跪下,喊道。

    “都起来吧,刘腾、樊纲和张三网何在?”刘云问道。

    立刻有三个人上前,府身说道:“张腾、樊纲、张三网再此。”

    “你们随我来,其他人早就做自己的事情。”刘云说完,就带着人到了屋子里的外间,看了看熟睡的南宫闭月,说话声也不敢放大,生怕吵醒了她。

    “太子——大人让我们为太子效命,太子有何吩咐?”那个叫张腾的人说道。

    “恩,我问你们,骆将军可有义子?好像姓吴。”刘云问道。

    “这,我们在边疆都呆了很多年了,从未听说过骆将军有义子,您说的是之前在赵家招亲大赛上的那个吴风吧,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不过他拿的腰牌确实是骆将军的。”说话的又是张腾,他是这三个人的头。

    “张三网,你就派人暗中会军营查一下,最好就以赵家的身份去查,我要知道有关他的所有一切。”刘云吩咐道。

    “是——”

    “还有,可有可疑人出现?”刘云没忘记南宫闭月说过,他的身份,东方峰和蓝正东很可能已经知道了。

    “没有。”

    刘云放松了不少,看来蓝正东和东方峰还没有准备采取行动,不过,对于赵老爷子赶走赵媚儿和众位夫人的事情,他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于何家和其他三家不和的消息,他早就查清楚了,本来以为只是误传,现在估计可以坐实了。

    那是上百年前的事情了,雍岚镇的原名还不叫这个,有四个结拜兄弟到这里做生意,而他们就是赵家、何家、蓝家和东方家的创始人。

    他们四家分别经营衣食住行,赵家是做布料衣服生意的,何是开美食饭馆的,而蓝家是开酒楼住店,东方家主要做运货和送人的生意的,四人约定各自不能跨界经营别人的生意,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何家当家人不满只开饭馆,开了住店的酒楼,于是和蓝家闹翻了,后其他两家为了遵守当年的约定,只能与何家绝交

    后来蓝当家突然死在了何府的门前,死状及其不雅,要知道当时的蓝当家可是文武全才,他的妻子发誓要为他报仇,而且已经认定是何家记恨所为,他的妻子就对所有的子孙下令,对于何家的事,能打压的就绝不放过,不管何家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帮忙,而且与别的两家一致约定,谁家都不能与何家和好,如若违背,就要找到另外两家的追杀,最重要的是蓝玄宝剑下的蓝玄令会追杀那个当家人的妻儿老小,知道结束。

    所以赵老爷子才会和女儿断绝父女关系,还让她们连夜出城的吧。不知道他准备一个人怎么面对呢。

    “樊纲,我命你带上三十个高手,要我们自己的人,立刻出城追何天他们一行人,带他们回边疆的军营,好生保护。”刘云说道。

    “是,属下领命。”樊纲说完,立刻马不停蹄的出发了。

    “张腾,你安排一下,立刻到赵府,带赵老爷子和赵夫人到这里,有人会对他们不利,蓝玄令的效果你知道吧,该拍多少人,你自己定。”刘云吩咐道。

    “是,属下遵命。”张腾下去了。

    刘云在心理默念,“希望一切都来的急。”他在心理问自己,倘若他一早就证实了何家和别家的那些传言,是不是还会配合南宫闭月让何天去参加赵媚儿的招亲比赛,他的答案,是肯定的,他可以尽全力保护他们,但是关乎打牌南宫闭月的时候,就另当别论了,她想做的事情,他都要为她坐到,不管是什么事情。

    终成美满

    张腾带人奉命到赵府要把赵老爷子和赵夫人带到何府,等到去了的时候,只见赵府大门紧闭,几人瞧着路上没有什么人,找了赵府侧面的小巷子,翻墙而入,

    由于赵府人太大,所以几人在赵府绑架了一个丫鬟,然后让她带路。

    张腾等人到了赵老爷的院子,就听到了里面有人说话,立即跑进去,看到几人拿到驾着赵老爷和夫人的脖子,头上是三尺白绫,一人的手里还端着酒壶和酒杯,想来就是毒酒。

    “什么人?”蓝衣服带头的人说道,不是比人,正是蓝正科。

    “我等奉我家主子的命,前来带他们两个走,识相的劝你不要拦着。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居然也敢出来杀人。”张腾说道。

    “这话应该我说才是,看看这是什么,蓝玄令也是你能阻止的?不想活了是吧?”蓝正科说道,瞬间几个蓝衣服的人拔剑与张腾等人相像。

    张腾也是火爆脾气,“给我吧人抢走。”一声令下,几个人打了起来,蓝正科自然是没有料到张腾等人真的敢动手,也就没人还能顾得上赵老爷等人了。

    张腾等人都不是盖的,他们不仅是勇士,更加是征战沙场多年的猛将,而且他们早就知道对手是蓝家人,这次来的人比对方多了十几个,蓝正科在厉害,也是寡不敌众,张腾等打起来得心应手,对付蓝家人自然是绰绰有余。

    “还敢说什么蓝玄令,回去告诉你家主人,我看直接改叫无用令得了,哈哈哈。”张腾几人本打算乘胜追击,把几人回去,但是蓝家人虽然吃了败仗,但是也不会被俘,蓝正科负伤,和几个人在其他人的掩护下逃走了,别人都被当场活捉了。

    “赵老爷,赵夫人,我家主人预料到您有难,所以特地让我等带您二位离开以确保您的安全。”张腾说道。

    “你家主人是谁?”赵老爷子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不会再不明情况下就随意喝别人离开,他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束手就擒的,

    “这个,我们现在不方便说,但是我们既然救你,就一定不会伤害你,请你放心和我们走吧。我家主子已经派人去保护赵小姐和众位夫人了,相信你们很快就可以想见了。

    张腾说完,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谁知赵老爷子并不想就这么和他走,因为他有自己的想法。

    “大侠,我赵某人也不是刚出来混,很多事情真的是生不由己。我老了,走不了了,刚才蓝家人已经答应我,只要我死了,就放过蓝家的其他人,所以,我不能走,请您带我的夫人走吧,还有我在这里谢谢你加主人了,下辈子做牛做马定当结草衔环,报答他的恩情。”赵老爷说的很明显,他不想走,想要用自己的生命保住蓝家其他人的生命。

    “我不走,老爷,既然我已经留下,就没有打算活着离开,妹妹她们不知道祖宗遗训,可是我知道,我不怕死,我怕的是老爷在黄泉路上没人照顾和陪伴,我陪了您最久的时间了,最大的遗憾是这辈子不能给您生个一男半女的,这辈子能和您死在一起也算是无怨了,希望下辈子能给您生个孩子。”赵夫人出生大家,骨气也是有的。

    “哎,你——何必呢?我老了,可是你还——走吧。”赵老爷推了赵夫人一把,想让她离开。

    “不,我觉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了。”

    “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明明都可以保命的,为什么非要死,难道活着不好吗?”张腾真是对这么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人不理解,要知道多少次在战场上就是求生的精神让他们死里逃生的。

    “只有我死了,这件事情才能结束,不然她们永远都会招到蓝玄令的追杀,永远都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赵老爷子说完,不等别人反应,就立刻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老爷,老爷——”赵夫人喊了两句,然后又说道:“咱俩一起走吧,路上有个作伴的,也不孤单了。”说着把另一杯酒也喝了。

    张腾等人想要阻止也是无从下手,眼睁睁的就看着两人这么去了。

    “张大哥,怎么办?”一个人问张腾。

    “抬回去,爷让我们带人回去,就算是尸体也要带回去,不过说不定还有救。”张腾吩咐道。

    “是——立刻把她们两个抬回去,把这些人押走。”那个人又对着别人说道。

    张腾回到何府的时候,刘云像是有先见之明一样,让大夫在屋里等这里。

    “主子,他们两个都喝了毒酒,还有微弱的气息,不知道能不能救活。”张腾说道,然后把人放在了榻上。

    李大夫立刻上前去,替他们把脉,翻眼皮,查看半天,摇摇头,他这次可没有落枕,是真的没救了。

    “这,末将有罪,没有安全把人来回来。”张腾跪下,刚刚出任务回来的屋子里和院子所有人也跟着跪下,重复张腾的话,几个大男人一起说话,可想气势有壮观,南宫闭月自然也被吵醒来了,睁开朦胧的双眼,从内屋里面出来,看到这么多人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状况,发生什么事情了。”南宫闭月问道。

    “赵老爷和赵夫人和毒酒了,大夫说没救了。”刘云说着,然后站起身走过去,帮她把衣服被压皱了的真理了一下。

    “那就是喝了毒酒,还没死?”南宫闭月问道。

    “是——”左求回答,还是去晚了。

    “末将无能——”张腾说道。

    “那个这位大哥,你去茅房拿点那个东西过来吧,我有个个办法可以试一试,也许有用。”南宫闭月对张腾说道。

    “茅房,那个东西,什么东西?”张腾不知道去茅房能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就是,嘘嘘的和大便,记得要快点,用大碗,在拿个勺子过来。”南宫不想说的太直接,但是可见人家并不明白。

    张腾看了刘云一眼,刘云点点头,然后他领着人都出去了,很快他们就拿着东西进来了。也真是为难她们几个了,只见他们用布遮着鼻子,但是脸上还是路出痛苦的表情,而南宫闭月也问道了味道不是一般的臭,应该是天然发酵过的。

    南宫闭月捏住鼻子躲得的远远的,刘云为了不失主子风范,抬袖掩鼻,面露难色,坐在原位。

    “夫人,东西拿来了——”张腾把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说道,其实他也想捂鼻子,但是他觉的自己的手也很臭啊。

    “这个,你们谁去喂给他们两个吃下去,只要他们吐了,就会把毒吐出来就没事了。”如果说刚才南宫闭月让他们去拿便便是让他们受惊的话,这句话真是要把他们给雷死了,还敢不敢说点更恶心人的。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想去,就算不是让他们吃,但是光看着都恶心。,何当家说要事离开了,张腾说自己太臭了,不能影响主子的嗅觉就跑出去洗澡了,剩下两个小喽啰说要给张腾打水,于是只剩下南宫闭月和刘云。

    最后,还是见惯生死的大夫去了,他说:“其实,我以前也听过这么个方法,但是一直没有尝试了,因为没人让我试,今天他俩就是我试验品了,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大夫一咬牙,一闭眼就端起来,喂到了赵老爷子的嘴里。

    南宫闭月早就躲起来了,她怕以后吃不下饭,刘云跟着她跑了。

    这个方法果然有效,赵老爷和赵夫人很快就将东西吐了出来,幽幽转醒。

    几人都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总算是救回了两条命,南宫闭月也放松了一口气,刘云已经事情的始末毒告诉她了,她感觉着上几辈的的事情真是害人不浅,居然让晚辈要背着这些负担过日子。

    “你说,要不让赵老爷和赵夫人也躲起来,就说他们已经死了,然后让蓝家和东方家不要在追杀他们了,然后让他们偷偷的和赵小姐她们会和好不好?我们努力让他们释怀,要是他们可以放得下那些无聊的祖训,我们在把是告诉他们。你决定怎么样?”南宫闭月说道。

    “我觉的行的通。我现在就派人约他们出来谈。”刘云说道。

    晚上过后,南宫闭月和刘云早早就在八角楼的包间坐着等人,这里有绝对保密的洽谈室。

    蓝正东和东方峰依约而至,就连东方红玉都跟着来了。三人都是孤身前来,没有带一个侍卫和丫鬟。

    “你们来了——”南宫闭月立刻站起来,刘云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坐下,不用激动。

    “现在可以叫你一声毕业吗?”东方峰打趣道。

    “呵呵,当然,当然,我不是要故意骗你们的,我这么说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毕竟当时刚见面也不熟,不过,现在我们大家都是好朋友了,叫我毕业、阿漾、南宫、小淳……都可以,想怎么叫都行,额,呵呵——”南宫闭月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尴尬无比。

    大结局

    “坐吧,既然是朋友,就不用这么紧张,有话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把赵老爷交个我,不然什么都免谈。”蓝正东说道,完全不留情面。

    “不可能——”南宫闭月说道,她不能见死不救。“他们已经死了。”

    “如果死了,你们就没有筹码了,我想你们也得不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了。”蓝正东说道,他有筹码,什么都不怕。

    “你真是食古不化,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要为了故去的人,难为活着的人,何况,并不能说明那件事情就是当年的和何家做的啊,一切不都是猜测吗?”南宫闭月反驳道,她想要为赵老爷子一家人争取活着的机会。

    “我想你还有更加想要的,我们可以拿东西和你做交易。”刘云是明白人,直接说道。、

    “好,爽快,我已经知道你们来雍岚镇的目的就是我们四大家族的冰窟而来,我蓝家和东方家的都可以给你,我们要换的东西就是等你登基称帝在位年间,不可以对雍岚镇的四大家族有任何的干涉,而且却确保他们的安全。

    刘云知道蓝家和东方家一直想要脱离刘家统治的天下,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

    “我要你用太子妃南宫闭月的性命发誓,用你的帝位做担保,用南宫闭月对你生生世世的爱做赌注,我就和你换。”蓝正东真的是个很角色,他已经从很多微妙的地方观察出来刘云对南宫闭月的爱已经深入骨髓了。

    “好,我刘用……发誓……”刘云的话说完,蓝正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南宫闭月的表情却有点凝重,能这么轻易的用她的生命和爱情做誓言,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蓝当家可以提第二件交易想要的东西了。”刘云说道。

    “好,我要你取消和我娘子的游湖之旅。”蓝正的话一出,所有人的嘴巴就变成了大大的O字形,居然就用两人的约会换的他祖先的也遗训,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这么不想要遵守遗训,又为什么非要杀死找家人呢。

    “我会和你们一起昭告天下说赵老爷和赵夫人已死,而且,赵家的所有财产都要入我蓝家的帐下,给我母亲和父亲一个交代,让他们永远离开雍岚镇,不许再回来,否者,杀无赦。”蓝正东说着,笑里藏刀。

    “成交——”刘云和蓝正东击掌,又和东方峰击掌。

    几人达成协议,居然也坐下来和和睦睦的吃了一顿饭,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五味俱全,说不清的酸甜苦辣。

    最后,南宫闭月还是没忍住,问道:“为什么这么容易就和我们达成第二笔交易?”

    “这个,我已经很逆了,不想我的孩子也继续背负着这个负担过日子,就到此为止吧。”蓝正东说道。

    “那你为什么非要杀赵老爷?”南宫闭月问道。

    “他们不是没死吗?拿本来就是假死的药,我也不想枉杀无辜,所以想等他们假死之后就送他们出城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拿你们是怎么知道他们还没死的?”蓝正东不解了,问道。

    “这个,那个,哦——呵呵呵,我突然想起了,家里养的猫咪还没喂,院子里种的花还没浇水,睡醒的被子还没叠,所以我先走了。”南宫闭月一溜烟就不见了,刘云和几人道别了就走了。

    “刘云,这件事情不许告诉别人知道吗?不然,我就不和好了。”南宫闭月威胁到。

    “你什么时候和我和好过了,整天给我使脸色,叫别人都大哥大哥的,就整天连名带姓的叫我,我可是你夫君,心里想着你,念着你,就对你好,可是你呢?”刘云不理她,说道。

    “那,现在,之前、以后就好了,反正你不许说。”南宫闭月说着,连都红了。

    赵媚儿等人本来就走了不远的路,其实她们根本就不想离开家,这里是她们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就算是侍卫非要送他们走,但是她们都留在原地磨时间,谁知道居然传来了赵老爷和找服人呢自杀的消息,她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一别就是阴阳两隔。

    一行人再也不管什么父女断绝关系和被赶出家门的话,统统快马加鞭的赶回雍岚镇,在赶回二十多里地的时候,居然和前来的护送赵老爷子的人的相遇了,赵家人相见无语泪千行,只要活着,就好,不是吗?

    何天看着感动,在赵老爷子马车后面的一个马车处,居然看到了何当家,忍不住跑过去,问道:“爹,你怎么也来了?”

    “天儿,这是不想看见爹吗?准备带着媳妇儿就这么走了,不管爹了,爹着可怜,连儿媳妇儿茶都喝不上。”和当家假装生伤心的样子,惹的大家哈哈笑。

    然后在队伍的最后面,就看到南宫闭月和刘云从马车里出来了,“主子,小姐,你们也来了。”能在这个时刻,见一下自己的好友兼知己,真的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我们要走了,来和你道个别,此后一别,想见之日遥遥无期,以后用空到国京来玩儿,吃喝都算我的。”南宫闭月说道。

    “好,等我们找到老落脚的地方,就通知你们,欢迎你们前来玩儿。”何天说道。然后就给刘云和何天跪下,感谢她们的救命之恩和对他们的帮助,所有人见状,也都贵下,他们都知道刘云等人不是普通人,一定是皇族。

    南宫闭月等人快马加鞭,又调用官府的人,还有百姓,将大冰块用湿布盖起来,在晚上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大冰块全都运到了边疆,骆将军等将领全都带人来迎接,可谓壮观,再也没有人敢小看南宫闭月了。

    南宫闭月把自己准备好的作战计划都告诉的刘云,一早,让他领军去和对方打仗,然后后续的事情就由她负责。

    两军交战,已经对侍很久的场面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刘云待两者五万人马和对方叫嚣,但是迟迟不开战,越来越接近中午,烈日爬上头顶,每个人都在受着煎熬,直到正中午过后的半个时辰,南宫闭月想着所有人几乎都受不了了,一定是又饿有累又热又渴。

    然后就吩咐张腾等人推着一车有一车的冰块推上了战场,给自己的士兵吃,所有人都像是天降甘霖,感动的想哭,南宫闭月抱着一大块给了马上的刘云,“拿着,凉快点,这是馒头,吃点。”

    “谢谢——”刘云感动,也开心,但是他不敢放松,他不确定南宫闭月的这个办法是否可行,也不知道敌人是不是会上当。

    南宫闭月看着对方士兵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他们出汗冒热气却没有水喝的场景,也为他们可怜,可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让受一点点的罪,这种战役就永远停止的那一天。

    “时机好像差不多了。”南宫闭月说道,然后用眼神示意附近的人小声一点,但是也不能太过明显。

    只见刘云从马上跳下,一个巴掌就删在了南宫闭月的脸上。

    南宫闭月便哭了,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心狠,我不过见对方士兵也必定是累了、渴了,想要给他们一点冰块降降暑,他们也是人啊,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为什么非要打个你死我话的,我们就不会坐下来好好的谈谈,和平相处吗。我不管,冰块是我带回来的,我就是要给他们。”

    “我看谁敢,我一定杀了他。”刘云喊道,经过他们的对话,,所有人都安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尤其是对方的将士,多么希望这个善良可爱的姑娘可以说服刘云啊。

    ……

    两人一直争吵了将近小半柱香,南宫闭月无奈,吼道:“我是太子妃,你要是敢不给他们冰,我就休了你,嫁给别人。”

    南宫闭月的话一出,大家都觉的她真是有魄力,和离的倒是听过,女子休夫还是头一回听说。

    “你,你,你,好,我给,来人,给对方送过去,每人不能多,这可是前金也买不到的,多难的。”刘云的的话一说出口,对方将士感激涕零,只是低南宫闭月,因为他们都鄙视刘云是个怕老婆的太子,想着将来他登基后也是南宫闭月做主了。

    敌军就连主将都跟着抱起来凉快的冰块,简直就是奢侈啊,和做梦一样。

    南宫闭月静静的等待着好戏的上演,她不过是在给敌军的冰块里加了一点点的作料——巴豆,研成粉末洒在上面。

    很快,敌军都纷纷拉肚子,缴械投降了,南宫闭月露出了很内疚的表情,心理默默祈祷:“上帝啊,原谅我吧,我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

    就这样,敌军溃不成军,被打败了,最后投降退兵了,签了退兵书,南宫闭月的是事迹传遍了国家的每一个角落,她的这一举动,维护了边疆安定上百年。

    南宫闭月跟着刘云回到了国京,多年后刘云登基称帝,南宫闭月就是皇后,而且是皇宫里唯一的皇后。宫里那些想要对南宫闭月不利和伤害过南宫闭月的人,都被刘云给铲除了。

    只要有空,她就会去找雍岚镇赵东方红玉她们玩儿,还有隐居的何天他们,这是她这个当皇后的一年当中最开心的事情了,多年过后,每当回忆起这些,都是她人生中最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