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 前进基础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8本章字数:15005字

    “真是败类主子教出这种败类手下,让人作呕,地牢领头了不起啊,想当年我还是社团部长呢,”美月在心里咒骂道,“等我出去一定要你好看,混蛋。”

    没过一会儿,那个杀千刀的领头就派他手下拿着钥匙来开门了,“快去快回。”

    “马上回来。”美月向茅房走去,她想如果去大门方向的茅房,他们必定起疑心。于是她就换了一个方向,庆幸的是这边没有侍卫。

    地牢的一股腐烂的味道,实在难闻,她捂着鼻子一直往里走。两边都是牢房,不知道这里曾关过多少人,想到心里就起毛。难道从红妖月曾经有这么多人要关么?美月实在想不通,这样一个只知道谈情说爱的男人会建造这么恐怖的地牢,真能折磨人,自己差点被他虐死。

    不知道走了多久,美月也没找到地牢的出口,她担心侍卫会来找她,于是就加快了步伐,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如果被抓到就说自己迷路了。

    就在不远处,美月发现了一扇有些异样的门,或许是地牢的出口,又或者里面都是从红妖月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总之美月被这扇生满铁锈,布满蜘蛛网的门吸引住了。

    不管怎样,一定要试着打开这扇门,不管是炸药还是黄金,管他呢,反正迟早都会有下一件让自己惊叹的大事发生的。

    美月小心翼翼的走近那扇门,生怕有什么机关被自己碰触到。根据以往挖古墓盗宝藏的经验,美月显得特别专业。

    仔细看眼前的这扇破旧的门,她一时不知道从何下手,也没有工具来帮助自己。于是美月就耐心得研究起了这门。

    “这既然是古代的门,构造应该没有现代这么简约。”她思索着,把整扇门都看了一遍。突然想到以前学长教过自己的一个屡试不爽的办法,自己一直没机会用,今天应该可以派上用处。

    美月贴近门,轻轻敲了敲,仔细听了听门的心脏。然后伸出手在门的四周按了按,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她继续用尽力气把门都敲了一边,发现这只是一扇普通的门,可越是简单就越会把人弄混淆,让人难以捉摸。

    结果美月轻而易举的打开这扇门,只是眼前的这一幕让美月感觉心力交瘁。

    在自己面前的竟然还是一座门,她简直是快疯掉了,看来今天要和门杠上了。

    这是一扇带着机关的门,上面装着几个类似船舵的机关。美月这下子无奈了,眼看侍卫们就要找上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没办法,美月只能碰碰运气了,自己的运气虽然背,但是总不至于回回都这么惨吧。

    无奈之下,她试了自己的生日数字,等到转到最后一圈的时候只听见砰一声门自己弹开了。

    美月发誓这次她真的人品爆发了,前世的人品都积累在这一刻了。

    她愣在那里,心想应该不会还有一道门吧,如果有她就立马转头就走,因为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她从自己的牢里出来已经有好一会了,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在找她。

    她颤抖着手打开让自己崩溃让自己心烦的门,“吱…”,美月就顺手打开了,眼前的这幅景象让她又失望又好奇。

    从红妖月在美月看来是个极爱干净的男人,可是这天他竟然来了地牢,也不知道什么风把他刮到这个肮脏恶心的地方来了。

    “主上好,”各个小妖们见到从红妖月来了地牢颇为惊讶,连忙低头问好。

    “主上今天…是有什么要事要办么?”地牢的头儿赶忙跟在从红妖月屁股后头想套近乎。

    “人呢?”从红妖月一脸严肃得问侍卫头儿。

    “奥,人,人去如厕了。”头儿回答。

    “多久了?”从红妖月问。

    “有一会儿了,估计是吃太多了。”头儿愣愣的回答。

    “一群蠢货。”就凭从红妖月对美月这几天的了解,他猜到美月准不是简简单单的上厕所而已。

    “是,”头儿还没反应过来。

    “还不快去找。”从红妖月愤怒得呵斥下属。

    “是,”侍卫们都慌了,连忙拿好装备,就向地牢深处前进。

    从红妖月怒视着这群让自己愤恨的废物,看了看美月的牢房,然后皱着眉头镇定的跟在下属们后面,仿佛想起了什么,于是大步向前走去。

    大杯州宫中,早已准备好一批大兵准备向雪竹山进攻。

    “澈儿,自己小心,从红妖月这个人诡计多端。”南宫大杯州辰拍着大杯州澈的肩膀说。

    “知道了,皇兄,放心吧。”大杯州澈朝他的皇兄微微笑了笑。

    “千万要带回南宫美月,不然公主就麻烦了。”竹熙向大杯州澈交代着。

    “皇嫂,臣弟明白。”

    这是大杯州澈走出雪晶宫的第一次作战,虽然还没有做好万分准备,但还是为了救南宫美月,他完全有战胜从红妖月的信心。

    南宫美月停下脚步,眼前的东西让她感到很是好奇。两个类似于罗盘一样的大圆盘贴在墙壁上,这个大圆盘一大一小,仔细观察,可以看到罗盘周围的小齿轮。时不时的发出吱吱的响声。

    令南宫美月感到奇怪的是,这两个罗盘竟然会自动转动着,没有类似于链条一样的连接物,怎么会自动转动呢,这是令人费解。难不成,这就是什么秘密机关吗?

    而且,这个地方又与其他地方有很大不同,要比之前带过的地牢稍微高档许多,用现代的话来描述,就像是个从事科技的科研基地。生活在当代的美月虽然常常听教授们见过,但自己还是从未去过这个地方。

    来到这个古代版的科研基地,可要认真研究一番,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淘到什么宝贝呢,回到现代的学校,又能给给自己的专业课程加分呢。抱着这种心理,美月四处寻找,搜寻着,好似一只电子狗。

    美月没有在记忆转轮前驻足很久,她是走到了旁边,看看别的东西。此时此刻,南宫美月心里还是害怕的,因为她刚刚偷偷逃走的时候,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后面追着她,她只能不回头的往前跑,就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个地方。

    周围是石壁围成的,左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水池,好奇的南宫美月走过去,蹲下身,大大的眼睛盯着小水池看着。里面的水是漩涡状态的,而且水的颜色是黑色的,像是现代工厂里的污水,或者,是什么有毒的化工水。

    南宫美月试图想把手伸到里面去,但是,她犹豫了,又缩回了手指,脑袋向周围转了一圈,从旁边不远的地方拿了一块小石头,扔了下去。

    小石子顺着漩涡旋转着,两三秒的功夫,小石子就被卷下去,不见踪影了。南宫美月去找来树叶和食指做实验,结果都是一样,都被漩涡吸了进去。

    最后,南宫美月还是鼓起勇气尝试一下,她勇敢地伸出来手,浸到漩涡以外的黑水里,然后随即拔出来,看看没有什么事情,就又把手伸到了漩涡里,一股强大的力量似乎要把南宫美月带到漩涡里面去,美月使劲把手拨出来,好不容易摆脱了训漩涡的困扰,美月,再也不想尝试了。

    起身见周围没有什么特别的,再次回到原来的地方——大罗盘。“咦?怎么会有一排按钮呢?”南宫美月自言自语道。

    有三个像是古埃及皇室的用的东西,按钮做工很精细,材料是铜制的,上面还有几个绿色的铜锈斑点,看来是有点历史的。南宫美月自觉地拿手朝自己背后掏去,大概是习惯性动作,往常都是看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历史文物,她都会从背后拿出相机,咔嚓咔嚓的用相机记录下来。

    按钮这种东西可不能乱按,你说万一要是弄了什么,时空颠倒,天象巨变,到时候就麻烦了。看到这个转盘,不禁让美月想到电视剧里的穿越篇,就像是一口枯井,到了什么七星连珠之日,找到合适的方位,就能穿过类似于时光隧道一样的东西,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这会儿,南宫美月呆在这个地方有一会儿功夫了。

    从红妖月这时站在镜湖边,看着镜湖的冰厚厚一层,内心多了几许惆怅,我的织璃什么时候能出来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样分离的痛苦。从红妖月轻声的说道。

    从红妖月的话被躲在暗处的火灵全都听到了。虽然火灵自身没有经历过生死离别,也没有遇到自己爱的人,但跟随从红妖月这么多年以来,火灵明白从红妖月对织璃的感情,火灵也希望主上能够早点就出织璃。

    其实,火灵只是出来透透气,看看的。刚刚还在地牢里的美月怎么人就没有了,火灵认为是主上悄悄放走了南宫美月,说不定又是什么计谋呢,火灵也就没有再向主上禀明。

    刚巧路过镜湖,就听到了主上的内心独白。火灵走的时候衣服勾到了一旁的树枝,发出了一点琐碎的声音。一向小心谨慎的从红妖月听闻此声音,警觉的动了动耳朵,握起拳头,随时准备攻击。

    “谁,还不快出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火灵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转过身,走到从红妖月面前。“会主上的话,刚刚属下碰巧经过。”

    “你都听到了什么?”从红妖月显得有些紧张。

    “这个……这个……”

    要面子,当自己的心里话被别人听到,是有些害怕,像是被人赤裸裸的看穿一样。于是已使用法术,将火灵打到在地上。

    “这是给你一个教训,不要随便偷听别人讲话,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从红妖月抖了抖袍子,转身离开。

    火灵缓缓爬起来,拍拍自己的衣服,叹了口气。

    哪知道从红妖月又回来了,火灵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我问你,南宫美月现在怎么样了?听手下说你去看过她了?”

    “是,主上,南宫美月对您还有利用价值,不能让她在地牢里白白饿死。”

    “火灵,做的很好!不愧是我的忠心下属。”从红妖月笑着说,“那南宫美月这丫头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回复法力?”

    火灵奇怪的看着从红妖月,主上不是把南宫美月给放走了吗,怎么还这么问。

    “火灵,怎么不说话了,快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否则的话…….”

    “回主上,南宫美月不是被你给放了吗?”

    “被我放了?不可能,我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从红妖月很确定。

    “那南宫美月去哪里了?”火灵自念着。

    从红妖月转了下眼珠,“不好,南宫美月要是逃走了,事情就麻烦了,不行,决不能让南宫美月走出雪竹山!”

    “火灵,吩咐下去,立即搜寻南宫美月,给我活捉回来!”

    见火灵还愣在那里,“还杵在这干嘛,赶紧找人!”

    火灵带着一大帮人搜寻雪竹山的各个角落,没有见到南宫美月的人影。从红妖月决定亲自寻找。

    最后,从红妖月在通向地牢的密室里找到了南宫美月。

    “原来你在躲在这里。说,为什么要来这里!”从红妖月很生气。

    南宫美月心想,从红妖月把自己关在地牢里这么久,又让自己受了这么多折磨,现在好不容易溜出来,离开了地牢,却又要被从红妖月抓回去,这可怎么办。

    从红妖月走上前靠近了南宫美月一步,说:“你这人,还真是有两下子,地牢都被你逃出来了,看来我不能小看你,要好好照顾你才是。”好好照顾,从红妖月明显是要南宫美月好看,当从红妖月说出这句话时,美月并没有任何害怕的表现,反而是昂首挺胸的,指着从红妖月的鼻子。

    “恶男从红妖月,我不会被你轻易打到的,即便我没有法力,我要和你抗争到底!”

    哈哈哈,哈哈哈,从红妖月大笑两声。现在南宫美月既然找到那就安心多了,趁此机会,好好修理修理这个顽劣丫头。

    “看你现在的样子,在牢里一定受了不少苦吧?”从红妖月假惺惺的说。

    “哼!还不是拜你从红妖月所赐。真有脸说!”美月瞪着从红妖月,像是要把从红妖月活生生吃了似的。

    “不想继续过这种日子也可以,有个办法,看你是否够有诚意?”

    从红妖月的话貌似对南宫美月没有一定用处。处于尴尬的从红妖月开口说:“南宫美月,只要你肯将紫云珠交出来,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我才不会上你当呢,给你也可以,不过没有咒语,紫云珠是不会显现它的法力的,你坚持要的话给你好了。”美月说。

    “你……你……”

    南宫美月大胆的说:“你让开,我要出去!”

    从红妖月最终被美月激怒了,他小小施展了法力,试图不让美月出去。美月到处躲避,由于没有法力,南宫美月只好随即应变。“你这样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别用你的法力,空手对付我啊!”美月大叫到。

    “好啊!”

    两人在密室里四处打闹着,之前空空如野的地方一下子变得有生气起来。从红妖月处于优势,美月尽可能的躲避。看到旁边的地上有几颗小石子,干脆的捡起来往从红妖月的方向扔去。在打斗中,南宫美月一个不小心,手碰到了个按钮,顿时罗盘加快了转动的速度,密室开始微微晃动。

    从红妖月没有站稳,一时还没找到支撑点,也按住了那个按钮,从红妖月和南宫美月脑子里出现了前世的影像,但只是停留了五秒,忽闪而过,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南宫美月!”从红妖月怒斥在自己看来天真又愚蠢的女子,恨不得让她立马消失在自己眼前。

    “我…”美月手撑着墙壁,紧皱着眉头,表情让人疑惑,猜测不透。

    “主上,有情况!”火灵急匆匆地跑进来对从红妖月说。

    “快说!”

    火灵贴在从红妖月耳边说了一会儿,只见从红妖月的脸色变得不好,看来真的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情况。“南宫美月,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我说到做到!”

    “哼,来得可真是时候。”听到火灵提到“大杯州澈”这个人,他顿时就火了。

    “走,快走!”从红妖月带着火灵离开密室,留下美月一人。

    从红妖月顾不得再收拾闯入密室的南宫美月,带人匆匆走出了地牢。

    雪竹山下,密密麻麻的士兵等候着大杯州澈法令攻到从红妖月的宝地。

    看到这幅景象,从红妖月全身炙热,恨不得在这一瞬间就烧死这帮眼中钉。特别是在从红妖月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

    “从红妖月,南宫美月在哪儿,快交出人来,否则我放不过你。”看到大杯州澈一副要吃了自己的样子,从红妖月仰天笑了起来。

    “不放过我?这句话也轮的到你和我说?”他看见大杯州澈的样子,简直恨透了,眼神充满着怒火。

    “美月到底在哪儿,你快说。”大杯州澈才不管他说什么,来到雪竹山只有一件事就是带美月回去。

    “大杯州澈,现在知道失去至爱的滋味了吗?我让你死一万次都不会解我心头之恨的。”从红妖月咬牙切齿的说。

    “我知道你恨我,但是这与美月无关,你放了她或许还有机会救织璃。”不管大杯州澈说什么,从红妖月都一副坚定的样子,一点都没动摇的意思。

    “人在我手里,我不放你又能如何。”从红妖月嚣张得扬起嘴角对他说。

    “从红妖月,快点放人,别得寸进尺吃不了兜着走,”大杯州澈显然也动怒了。

    “你能拿我怎么样。”从红妖月依旧淡定,面对大杯州澈没有一丝惧怕,甚至觉得时机到了。

    大杯州澈大喊:“进攻。”下面的士兵们就向山上杀来了。

    从红妖月的部下也不甘示弱,在火灵的指挥下,胜算显得特别大。可是从红妖月的人没有大杯州澈的人马多,恐怕…

    美月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被关在密室里,刚刚闪过的记忆让她有点害怕,难道自己身体又出了什么状况吗?自己难道真的只是简单穿越而已?

    “我要想办法出去。”美月听到火灵刚才说大杯州澈来了,她不想他为了自己出事,于是冷静思索着该怎么从这个密室出去。

    她回头看了看那个让自己好奇的记忆转轮,感到不可思议,刚刚那个脑海中的画面是什么,是前世记忆还是这几天生活在梦魇里的幻境。

    美月很想去碰触记忆转轮,但是看到刚从红妖月的表情,她不禁感到恐惧。究竟这到底是什么机关,为什么从红妖月会发这么大的火,巴不得吃了自己。

    虽然自己很想知道,但是现在救自己救大杯州澈比较重要,于是美月罢手,走到那扇诡异的门前,开始寻找走出去的办法。

    雪竹山上,从红妖月和大杯州澈的士兵正在火热开打。从红妖月瞬间飞到大杯州澈面前,微笑着说:“就让我为织璃所付出的痛苦报仇吧。”

    “从红妖月,你到底想对美月怎么样,你恨我就冲着我来,把一个弱女子关起来算什么君子。”大杯州澈没有畏惧从红妖月,他只想就出美月,那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子。

    “冲你来?你有什么资格。”他冷笑一声,“这么卑鄙的家族应该尽早灭亡,你们兄弟几个加起来都不会让我解恨。”

    从红妖月想起当年,心里瞬间悲凉。那年南宫大杯州辰命令自己的弟弟带着大批队伍扬言要灭了巫族这个邪恶的种族。

    “澈儿,巫族的力量不容小看,我们要是再不铲除这个种族,恐怕以后就没有我们大杯州的立足之地了。”南宫大杯州辰看到巫族的势力越来越大,很担心自己的王朝会不保。

    “可是,巫族现在和我们还是和平交流的,这样是不是…”大杯州澈觉得这样不妥。

    “这个王朝能保留到现在容易吗,巫族要是攻打我们,怎么办?怎么可以轻易毁在我的手里。”对于一个地域辽阔的有着大好河山的皇朝来说,如果本朝的领土权被夺走那将会面临多大的灾难,南宫大杯州辰唯恐自己的天下被夺走,所以每天都在想怎么灭亡巫族。

    “皇兄,我知道,可是这无缘无故的…”大杯州澈还是希望皇帝收回命令。

    “可是什么,要是那天真的来临,你是死是活都不能保证,马上出兵。”南宫大杯州辰一声令下,大杯州澈不知道如何是好。面对慈父一般的皇兄,他不知道如何拒绝,几乎没有一次不是言听计从的,虽然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规划,可是总是得不到施展。

    于是那年大杯州澈只好带着人马攻打了巫族圣地,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戏。

    “要不是你们两兄弟,巫族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织璃怎么会被封在镜湖内。”从红妖月说道织璃显得很心碎,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爱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去所以显得特别的珍贵。

    “那都是过去了,我们大杯州也是为了让自己的皇朝立足。”大杯州澈认真的和从红妖月解释,他一定不知道此时的从红妖月已经失去了所谓的人性了。

    从红妖月此刻满脑子的就想着报仇,他要杀了大杯州澈,让南宫大杯州辰的一个一个亲人都离开他,让他痛不欲生。

    大杯州澈见从红妖月眼神充满着怒火,心想,他一定是走火入魔。

    以自己现在的功力更本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从红妖月拨出自己的宝剑刺向大杯州澈。

    幸好大杯州澈机灵,左闪右闪,算是躲过了从红妖月。可从红妖月的武功在雪竹山有很大的进展,大杯州澈也不在话下。

    “乘人之危,这样算什么君子,”大杯州澈被从红妖月弄得恼羞成怒,几次都差点被从红妖月打中。

    “在你伤害织璃之后我就不是什么君子了,哼,跟你们这种小人一起,还有什么君子不君子。”从红妖月与大杯州澈依旧在地势陡峭的雪竹山上打斗。

    织璃是巫族的人,那天大杯州澈连夜带兵进巫族圣地。巫族弟子根本毫无防备,死的死伤的伤,几乎全军覆没。

    织璃也遭到他们的人毒害,身受重伤。从红妖月抱着她,想不出一点办法。想保住性命,唯有将她封印在镜湖之中。

    从红妖月如果不舍得,织璃就会死。可是如果封印在镜湖之中,不能见到她和死有什么区别。

    可是放在镜湖或许有一天还能救出织璃,如果就这样眼睁睁看织璃死去,从红妖月一定会痛恨自己一辈子的。

    趁自己心爱的女人身体还有余温,从红妖月就抱起她将她封印在湖中。

    从那以后开始,从红妖月就住在着雪竹山上,每天去镜湖看看湖面是否平静。他要在雪竹山看守她,直到自己有能力救出她为止。

    美月还在密室里,想尽了办法,终于找到走出密室的办法。其实这扇门还有一个机关,可能是为了里面的人不小心把自己关在里面设置的吧,美月也没管那么多。

    门开了,美月来不及高兴,立马冲出密室。凭着记忆寻找自己曾走过的道路,在黑暗之中,她只是希望大杯州澈不要死。

    她担心大杯州澈不是从红妖月的对手,担心为了自己送出去他年轻珍贵的性命。

    “大杯州澈,你等我,我马上来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美月一路念着这句话,脑子里全是大杯州澈的影子。

    终于,美月走出了地牢的大门。眼前豁然开朗,可是当美月再往外走的时候,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只见密密麻麻的兵队在交战,她开始寻找着大杯州澈。如果没猜错,从红妖月一定在和大杯州澈打斗。

    美月很想大声叫大杯州澈,可是自己现在的身份,被邀约的人看到就麻烦了。

    她小心的在树丛边躲着,小心的趴下山坡。

    终于,他看见大杯州澈穿着一身黄色军袍和从红妖月打斗。美月感觉好幸福,很久没有一个男生为了自己可以连性命都不顾,看着他英姿飒爽的样子,美月不禁鼻子一酸,差点没掉眼泪。

    “大杯州澈,你真傻,才认识我两天,你就跑到雪竹山来救人。”躲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互相厮杀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现在露面,只会是大杯州澈的累赘。如果不出现,他就没办法救自己出去,那这一趟大杯州澈就白来了。

    正当北南宫美月纠结的时候,自己的脚突然一滑,就这么从半山腰上掉下来了,幸好这座山不高。

    “啊…”美月一声惨叫,让从红妖月和大杯州澈都停了下来。

    “美月,你怎么样?小心从红妖月。”大杯州澈美月从山上滑下来,先是一惊,然后连忙想过去救他。

    可是被从红妖月挡住了,“想这么轻易带走她,没那么容易。”从红妖月一把拉过美月,冷笑着对大杯州澈说。

    “放开她。”大杯州澈见自己的喜欢的女人被从红妖月抓着,心里一阵不爽。

    “你很喜欢她么?这还是小意思,你给我的痛,我以后会加倍还给你的。”

    “你这个妖孽男,对我如此残忍,我会报仇的。”美月很恼火,再一次陷入从红妖月的魔爪。

    “就凭你?算了吧,就连你面前的这位皇子也没办法救你。”

    “从红妖月你这禽兽不如的家伙,看剑。”大杯州澈看见美月恼火的样子很是心疼。

    从红妖月和大杯州澈又打了起来,飞来飞去的看得美月眼花缭乱,自己被从红妖月捆子在一边。

    美月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慢慢的割开了藤蔓,只是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

    从红妖月见到大杯州澈站在他面前,怒火比之前更大了。恨不得立刻杀了他。现在,可以看到从红妖月的眼睛里正燃烧着一把火。大杯州澈就算看到了那把火,他也一动不动的站着从红妖月面前,一副临危不惧的样子,真像个英雄。

    周围的都被从红妖月和大杯州澈的气场所包围,在外面的平地上,从红妖月和大杯州澈被一群从红妖月的手下包围在里面,南宫美月也不知什么时候跟出来,躲在从红妖月的那群手下之中,悄悄注视着他们两个。

    天空黑压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刀剑无眼,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生死决斗即将上演,南宫美月一点也不想看到这种场面,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但怎么也做不到。

    要是在现代,南宫美月都是舒服地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剧里的精彩的打斗场景,现在要亲自面对一场决斗,还真是有点惊心动魄。

    一想到大杯州澈平时虽然有点坏坏的,但他对南宫美月还是很好的,现在,南宫美月心里一直担心着大杯州澈,从红妖月这个恶男太阴险了,就连美月一个弱女子都要折磨,更何况大杯州澈呢。怎么办呢,现在法力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南宫美月越想越慌。

    该来的总要去面对,大杯州澈首先出了手。大杯州澈也不示弱,拨出自己的剑,向从红妖月刺去。锃亮的剑从大杯州澈腰间拔出,闪到了周围人的眼,天色越来越暗,光亮的剑在空中画出的弧线特别漂亮。

    南宫美月在旁边看的很揪心,时时刻刻担心着大杯州澈的安全。一开始,大杯州澈处于优势,专心的对付从红妖月,手中剑与他自己配合的很好,剑招更是稀奇古怪,略显流畅。看的从红妖月是眼花缭乱,来不及招架,南宫美月算是稍许安心点。

    美月看看周围那些人,都看的傻了眼,又不敢上前去帮助从红妖月,只能傻愣愣的站在旁边。美月轻声的说:“不要小看大杯州澈,他可是有真本事的,你们主上看来不是他的对手。”南宫美月沉浸在自己的假想之中……

    被周围的一声吼给振到了。

    “呀!不好,大杯州澈怎么了,还有…从红妖月……”南宫美月不禁叫出了声。原来,从红妖月开始反击了,大杯州澈由上风变成了下风。大杯州澈的剑法似乎被从红妖月一一识破,之间从红妖月在空中稍稍挥挥手,就用法力挡住了刺向他的剑。

    眼看着大杯州澈就要被从红妖月打倒了,从红妖月对大杯州澈一招比一招狠,这样下去大杯州澈会没命的。南宫美月心想:要是大杯州澈现在死在她面前,她一定不能接受。这个南宫美月喜欢的人,决不能死!

    最后,南宫美月还是决定最后试试她的法力,就算不能成功,她也要试一试。但如果大杯州澈被从红妖月打死了,她南宫美月会想尽办法替大杯州澈报仇的。

    美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专心默念咒语,等待咒语的实现。一遍之后,没有什么反应,美月再次尝试,这次,她默念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消失已久的法力总算灵验了,天空出突然出现一道紫色的亮光,美月睁开眼看着,说:“我的法力终于有了,大杯州澈,我来救你了。”

    说完,就冲到从红妖月前面。从红妖月见到刚才天空中的紫色亮光,他已经猜到美月已经恢复了法力,看来要想杀死大杯州澈是没有希望的,从红妖月在这个时候打消了这念头。

    在南宫美月的帮助下,大杯州澈全身而退。南宫美月和大杯州澈已经走了好几百米,但美月还是不放心,此时的大杯州澈好像受了伤,一直捂着胸口。

    美月想,既然自己已经恢复了法力,暂时不用怕从红妖月,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先把大杯州澈安全送回大杯州罗姆王朝,还有就是为大杯州澈处理伤口。

    南宫美月扶着大杯州澈在路上走着,南宫美月身子弱小,扶着大杯州澈没一会儿功夫,就累得气喘吁吁,但美月还是咬咬牙硬撑下去,要是不走,万一从红妖月过来,那就麻烦了。不过幸运的是,南宫美月已经带大杯州澈下来山,好不容易,在另一片荒山野岭处找到了一件茅草屋。

    也许是在地牢里呆过的原因,美月迅速的将周围的一切整理干净,地上七零八落的稻草干几下功夫就铺好了,大杯州澈靠在稻草上,无力的支撑着自己。

    “大杯州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美月关切的问。

    大杯州澈虚弱的说:“我…….我……有点闷。”

    “我看我还是先用法力给你疗伤吧。”

    “那怎么行,要是从红妖月出现的话,你就会有危险,还怎么逃得了他的魔抓,好不容易出来,又要回去。不行,绝对不行。”大杯州澈用最后的力气说完了话,然后慢慢闭上眼睛,侧着头晕了过去。

    “大杯州澈!大杯州澈!你醒醒。”南宫美月慌张的叫着大杯州澈的名字。她真的害怕会永远失去他。

    南宫美月把大杯州澈端正的扶好坐正,然后,美月又开始默念咒语,企图利用紫云珠的法力将大杯州澈救醒。其实,南宫美月心里还是担心她的法力时有时无,趁着现在法力还在,就用来救治大杯州澈的伤,为了自己所喜欢的人,牺牲点法力又算得了什么。

    紫色的光环在大杯州澈身体周围转着,美月的嘴巴里跟着念叨着。几秒钟之后,紫色光环消失了,南宫美月消耗法力过度,疲惫的倒在一旁。但还没看到大杯州澈苏醒,美月怎么能放心,她就一直盯着大杯州澈。

    大杯州澈咳嗽了两声,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累到在一旁的南宫美月一直看着自己,摸着南宫美月的脸说:“我没事了,你还好吧。”“没事,没事就好。”美月的回答很简单,紧跟着微微抬起了嘴角,“我有点累,先睡一会儿。”

    大杯州澈看到美月,很是心疼,这丫头,为了我,这是太傻了。大杯州澈虽然得到南宫美月法力的救助伤势好了许多,但还是有点难受,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把南宫美月安放在稻草堆上,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在美月身上,然后离开了茅屋。

    大杯州澈去河边洗了把脸,清理了自己的伤口,然后到附近摘了点野果回到茅屋。这时已经是晚上了,估计从红妖月是会不出来找他们,姑且可以在这里留宿一晚。大杯州澈怕美月着凉,再次出去拿了一捆树枝,腾出一块空间,准备生火。

    就这样,在一间茅屋里,在火堆旁,有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大杯州澈一整晚坐在南宫美月旁边,小心照顾着,看着火不旺了,又继续生火,直到第二天天亮。美月只是太累了,好久都没这么舒服地睡过了。

    南宫美月醒来后,拿开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准备起身。一旁的大杯州澈听到动静也醒过来,把美月扶起来。两人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的问候了对方是否没事,然后对视着笑了。

    “美月,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不是很安全。”大杯州澈警觉地说。

    美月犹豫不决,从红妖月一定会派人去寻找她和大杯州澈的下落,说不定现在就被从红妖月的手下给盯上了呢,不是得想个办法,让大杯州澈安全回到南宫大杯州辰那边。

    美月说:“我仔细先过了,我们还是分头行动的好,你就绕旁边的小路回到你皇兄身边,我呢,走另外一条路,这样就不容易被抓住。”

    “不行,绝对不行,要是你被从红妖月抓走了,那怎么办,要死一起死。”大杯州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这句话。

    南宫美月听到先是迟疑了一下,她还是开心的笑了,也许这样就够了,她南宫美月算是欣慰了,“你就听我的,抓紧时间逃走,不然两个都走不了,之前所做的都白费了。”美月说完就拉着大杯州澈往外走。

    两个人是背对着离开的,美月走的很慢,一直没有回头。估算着大杯州澈离自己很远了,美月才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大杯州澈已经消失的背影。

    美月没有继续往前走,她还是原路返回,回到刚才那个茅屋里,迟早是要面对从红妖月的,不如就在这等着他,耗着点时间让大杯州澈顺利回去。美月重新清理了茅屋,干脆就在里面坐着。

    几个时辰后,不出南宫美月所料,从红妖月果然派人过来了。来者正是火灵。

    “主上有令,立刻带走南宫美月!”火灵说话很干脆,让美月感到陌生,美月知道这也不能怪火灵,一切都是从红妖月的错,都是从红妖月。

    手下们架着南宫美月往雪竹山上赶。从红妖月已在大厅里等着。“南宫美月,你看,又回来了吧?!你是逃不出去的。”从红妖月说。

    “恶男从红妖月,要杀要剐随便你,我南宫美月才不怕死呢。”

    “都是你破坏了我的好事,要不是你,大杯州澈早已死在我的手下。既然我抓到了你,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从红妖月奸诈的说道。“来人,快把这个人给我关到地牢里,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进去看她!”

    火灵押着南宫美月再次进了地牢。

    地牢的日子还是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只有阳光升起的时候才会有点光亮。

    大杯州澈虽然来救过自己了,但是自己下场依旧是那么悲催。

    “大杯州澈,我好想你。”此时的美月依旧没有人可以依靠了,唯有他还记得自己,还会拼了性命来保护自己。

    “从红妖月,从红妖月…”美月嘴里念着这个自己恨到牙痒痒的男人,又不知道该想什么办法来对付他。

    离开现代已经快一周了,这些天每天过得都是轰轰烈烈的。美月原本已经接受了自己在这里的生活,穿越就穿越了,至少也找到了自己能够喜欢的人,还是王爷,已经挺不错了。

    南宫美月回想和学长出来寻找神杖的那天,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今天或许不是这幅模样了。美月冷笑着,已经把自己看得一无所有了。

    大杯州宫中的那位痴情的男子此刻正思念着美月。他坐在自己的花园护栏上,看着天边一轮皎洁的明月,不知道她是否还好。

    想起今天在雪竹上发生的那一幕,他很恨自己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今天美月不顾一切得救了自己,他愈加无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让他一直心动的女生。在他眼里,她是一个勇敢而且善良单纯又调皮可爱的女子,虽然瘦瘦小小,但就是很有魅力。

    现在她在地牢里,自己在皇宫中,完全两个世界,他不禁担心起来,担心她会不会吃不好,睡不好,被大杯州澈虐待。

    他心里盘算着,到底怎么样才可以就出美月。见识了从红妖月今天的功力,再次出兵一定还会惨不可睹。他心里越想越烦,自己活到现在还没有如此纠结过,他觉得这种纠结是很值得的。

    庆幸美月身上有紫云珠,至少在关键时刻还能救自己。

    “美月,等着我,我很快会来救你的。”然后他看着月亮露出了一个安慰自己的笑容。“王爷,天气凉,早点进屋休息吧”他的手下看到他整天发着呆,很担心他,拿着袍子为他披上。

    大杯州澈下了栏杆,对下人说,“今天的月亮是不是很漂亮。”

    “是的,王爷,今天十五了,”下人回答。

    “嗯…我记得。”然后大杯州澈皱起了眉头,十五,意味着自己妹妹的病如果在不救就会有危险。一个是妹妹,一个是自己刚爱上的女子,都等着自己去救。

    他看看前方,加快了步伐。

    地牢虽然又黑又冷,也挡不住美月的困意。可能今天用了法力,全是都觉得没有力气。身上也都是伤,从半山腰摔下来虽然没出什么大事。一定弄得紫一块青一块了,碰到就痛。

    因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所以美月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放弃自己想要的。眼泪也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流出来。

    “南宫美月,你要加油,会出去的。”美月安慰着自己,然后流出一滴眼泪,就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睡着了。

    天没亮,美月就被冻醒了。想到昨晚做得梦,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然后紧紧抱住自己。

    梦里,大杯州澈来了,但是他没有救自己,眼睁睁看着自己再次被从红妖月带走,被从红妖月南宫辱,被他…

    美月简直不敢想象,她安慰着自己:“没事的,只是梦,只是梦而已。”

    她捂着脑袋,想忘掉昨晚的梦,最好自己什么都不要想起,之前的记忆最好也不要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想起来铁门碰撞的声音。

    只见地牢的侍卫端着两个面包似的早餐和一碗粥递过来。美月好饿,看了看面前的早餐想起了从前学校附近一家面包店,自己常去那家店,好久没吃了。

    她咬了一口所谓的早点,想象着自己咬的就是那家面包店的面包,香甜柔软。

    学长还经常帮自己买那儿的咖啡,然后两个人就坐在图书楼前研究起历史。那种日子多让人怀念,越是这样想,她就觉得自己愈来愈呆不下去了,一分一秒都不想在这里。

    吃好早餐,美月又无事可做了,早知道,刚刚慢点吃了,至少还能忍耐一会。

    开锁声又响了,每次开锁声一响,美月内心就会很激动,她总想着哪一天那禽兽放了自己,她一直抱着这个希望,即使希望渺茫。

    难道是火灵来送好吃的了,不对啊,经过昨天的事情,从红妖月一定叮嘱过他了,现在怎么可能突然来给自己送饭。

    只有一个可能…没错,门开了,走进来的是美月痛恨得想要大卸他八块的妖孽男从红妖月。

    美月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得看着他,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示自己对面前这个男人的愤恨了。

    “地牢的滋味好受么?”从红妖月淡淡的说了一句。

    美月看了他好久,终于说了一句:“人渣。”

    “人渣,哼…”从红妖月笑着说,“是你让我错失给织璃报仇的机会,是你打开了密室的门,破坏了我的想要永久封存的密室。”

    “对,就是我,想你这种心怀不轨,哦…对了,你是没心没肺,自私贪婪不顾别人感受的禽兽。”美月听到从红妖月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本想不理他就是了,看见这张妖孽般的面孔自己还是开了口。

    “你这个泼妇,毁了我的计划,还顶嘴。”

    “是你毁了我,是你不择手段。”

    “大杯州澈,大杯州澈…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真是为他感到不值,落在我手里也是活该。”

    “什么,你说什么,他在哪儿。”美月一听到大杯州澈,马上神情紧张起来,担心他出事。

    “哼,你们这对苦命鸳鸯,我今天就是要让他心爱的女人毁在我手里。”看到美月和大杯州澈的这么彼此紧张,从红妖月更是气愤。气愤自己的织璃没有被救出来,气愤自己的努力都白费。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从红妖月疯了一般对美月吼着,然后一步一步靠经南宫美月。

    “不要靠近我,滚出去。”美月看出他对自己心存不轨,一步一步退到了墙角,全是发抖,脑子里突然浮现了昨晚做得那个梦。

    “我会让大杯州澈痛不欲生的,”从红妖月一字一顿的说着,美月看得出此时从红妖月已经没了人性,完全疯了。

    不伦美月如何吼叫,从红妖月都无动于衷,只是一步一步靠近她,从红妖月知道她逃不了的。

    “快滚,滚…”美月没有力气再怒骂他,她被从红妖月死死的抓住瘦弱的肩膀,拜托不了这张让自己恨到骨子里的。

    失去人性的从红妖月禽兽般的撕开美月的衣服,然后强占了她。美月挣扎着掉下了眼泪,说不出的痛苦都表露在眼泪之中。

    那一刻,美月如果手里有刀,她一定会杀了他。

    突然从红妖月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泪眼模糊的美月愣了一会。然后,走到铁门边站住。原本以为他会回头,但是倔强的从红妖月似乎不愿意承认自己刚刚犯下的错,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美月抓着自己的衣服开始哭了起来,她觉得自己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了。想到刚那让自己战栗的一幕,她好像一头撞向地牢的墙,一死了之。

    终于美月受不了了,在地牢里又吼又叫,抓着自己的头发狠狠的哭了起来。

    “为什么生来上帝就对我不公,现在为什么要我到这个鬼地方来受苦。”她留着眼泪笑到。

    现在自己还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从来没受到过这种屈辱。

    美月含着眼泪,看着面前的墙,想一死了之。

    但是想到大杯州澈,她突然觉得这样对不起他。如果他爱我,那么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他知道,不然就被从红妖月得逞了。

    最后,她还是强忍着泪水,忍受着巨大的屈辱。

    从红妖月回到了自己的大宅子里,还没有回过神,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想到自己刚刚对南宫美月做的事,他不禁摇了摇头。

    但是一想到这可以让大杯州澈痛不欲生,他就觉得心里很爽快,他要看着大杯州澈堕落,看着南宫大杯州辰和他的大杯州朝一起沉沦。

    “哈哈哈哈…”从红妖月一想到这里,从红妖月苦笑起来,或许他本不想这样,但是现实让他变得残忍。

    “主上,你的药。”火灵送来一碗汤药,放到桌上。

    其实那天和大杯州澈交战的时候,他受了一点伤,只有火灵看出来了。

    从红妖月倔强的性格让人捉摸不透,跟随着从红妖月多年的火灵有时候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放着,”从红妖月没有看药一眼,看着墙上他画的织璃开始思念起她来。

    “主上,你打算把美月怎么样?”火灵似乎很担心他的主子会对美月做出什么不堪的事情。

    “你下去吧,我想静一静。”从红妖月逃避了火灵的话。

    “主上,你这样关着她也不是办法。”

    “这事儿轮不到你管,你下去吧。”

    火灵无奈,虽然自己有点担心那个单纯的女子,但是毕竟这是自己跟随了十多年的主子,他只好退了下去。

    “等等,你送一套衣服去给她。”从红妖月嘱咐火灵。

    “好。”火灵这才发现大事不好了,美月她…

    火灵神情怪异,不知道是心里是什么滋味。

    火灵和从红妖月似乎有点不愉快。

    “主上,那我去准备衣服。”火灵忍住没有发脾气,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从红妖月的房间。

    “嗯,”从红妖月也因为这件事,一直都很不愉快,他也难以想想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火灵让自己的下人准备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和一些糕点。

    “去派人到工坊里找几件做工简约不简单额衣服。”火灵吩咐下人。

    “好的,主子。”火灵的奴婢回答。

    没过多久,他的丫鬟拿了一套淡紫色的服装递给火灵看。

    “可以的,再去拿几样简单的配饰。”

    “好的。”

    火灵带着这些“装备”,去了地牢。

    他看见美月抱着自己坐在墙角,很是心疼,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美月,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火灵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对美月说。

    美月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儿。

    “不要这样,”火灵皱了皱眉,走近美月,蹲下来看着美月说。

    “我知道,是我们主上,对不起。”

    美月依旧不说话,表情木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事实。

    “走,不要在这里。”美月突然抬起头对火灵说。

    “好,我马上走。”火灵顿了顿,又说:“但是你必须听我的话,你一定要换好衣服,然后吃掉这些点心。”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我是就是仍由你们摆布的吗?”美月含着眼泪反问火灵。

    “你不要这么想,马上就可以出去的。”火灵安慰着美月,其实他也很无奈,虽然很心疼眼前的这位女子,但是又改变不了从红妖月是救过自己,自己又跟随多年的主子。

    他知道这几天,从红妖月没有就出织璃,心里很愤恨,所以才会把气出在她身上,真的对不起他。

    “美月,来,我们换上衣服。”此时的火灵就像是美月的大哥一样,照顾着她。

    看到美月无动于衷,火灵只好当起了他的丫鬟,帮她脱掉撕破的衣服,然后小心的换上干净的衣服。

    美月没有反抗,她已经无力反抗。只是留着眼泪,她知道火灵不会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