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章 狠言相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8本章字数:8078字

    但是当他想到南宫美月,他的嘴角就这样悄悄的翘了起来,他们之间的那些故事可以说是很惊心动魄。南宫美月总是用她那种行动方式在一点点的改变它,改变他对这个世界的想法。说实在的,南宫美月很像是一个小女孩,就这样把他的心一点点归于最初的状态。说实话,他的内心有一点点被这个女人打扰到了,她在一点点的敲打他的心。想到这里,从红妖月不禁甩了甩头,用手敲了敲头,好像是要把脑子里那些奇怪的想法都驱赶走。可是没有办法,脑子里的想法可以祛除掉,可是心里呢?想来此时的从红妖月肯定没有想到这一点,心里的那些感觉是没有办法赶走的。从红妖月现在最关心的应该是怎么样反击,怎么样才能得到紫云珠。此时,火灵又冲了进来:“主上,月圆之夜好像又要快了,怎么办,怎么办?镜湖又要加重一层了。”从红妖月一听,心里更是一颤,好像是被万个小虫踩过一样。想起织漓在镜湖里受的那些痛苦,他的心里仿佛就是在泣血一样。他真的怕,真的好怕,怕织漓就这样被永远封在镜湖了,永远都出不来了。“又是月圆之夜,又是月圆之夜,为什么月圆之夜就不能迟点来.”从红妖月就这样一直在自言自语,不知不觉就这样握紧了拳头。他又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掩饰着自己的慌乱,火灵也只能在旁边干着急,不停的来回搓手,在等待着从红妖月的命令。

    此时,从红妖月,大手一挥,回头对火灵说:“别怕,我一定会在下次月圆之夜,一定要把南宫美月身体里的紫云珠拿出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看好南宫美月,别再让她跑了,别再让她再2靠近那个小屋子一步。”火灵一听到,就立马跑了出去。从红妖月再也呆不下去了,也跑了出去。他来到了镜湖前,看着镜湖里的织漓,眼角就这样渗出了泪。他悄悄的对织漓说:“等我把你救出来,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真的。我永远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这么久了。”镜湖里的织漓好像也哭了,那闪着光的好像就是她无言的泪。

    从红妖月呆了一会,离开了镜湖,擦开了眼角的那滴泪。他回到了他的书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要先出击,他要保住他的织漓,保住他心里的那份爱。他开始筹划,开始准备,开始给自己信心。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房间的蜡烛点了又点。月已过中天,从红妖月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他的心里已经放着一个缜密的计划,一个能把大杯州澈王国打败的计划。他快速的召集了他的手下们,告诉他们应该注意的每一个细节。他的心里现在装的满满的都是报复大杯州澈,报复他的王国。

    交代了一切应该交代的东西,他让自己的手下散去,各自去布置他布下的天罗地网。做完这些事情,从红妖月大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头顶上的汗。就这个时候,一支小小的箭就这样射进了他的房间里。从红妖月起身,叹了口气,取下箭口的那张小纸条:大杯州澈,开始在山脚驻扎兵力。从红妖月的心又是一紧,真快,就这短短的几天,他就这么快的赶来了,可见这南宫美月在他心里的位置是有多重。想到这里,从红妖月的心酸酸的,好像吃到了一口酸梅,难受死了。他又甩了甩他的头,赶紧的驱散掉这些奇怪的想法。

    他快快的写下了这几个字,就把箭又朝着一个反方向射了出去。终于,他可以休息了一下了。他的心里想着最近发生的那些趣事,轻轻的,就着外面的微风,他睡着了,不知道他梦到了是什么,嘴角挂起了笑。可是没过多久,火灵就冲了进来,吓得从红妖月从梦中惊醒了:“火急火燎的又是怎么了?”“主上。。。。。他们来报说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主上一声令下了.”火灵喘着喘着就把这些全说完了。从红妖月淡淡的一笑,一切具备,只欠东风。看我怎么打败你的这支军队,怎么让你的颜面扫地,怎么救你的南宫美月。

    “走。”从红妖月带着火灵从书房走了出去。

    外面的站着的都是从红妖月的死士,在冷冽的月光下,手中的刀都在闪着光。今夜,月光好冷,好像它能一点点的渗进人的血液里。“今天是个杀人的好日子。我们要做的,我想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相信你们,相信你们能把我交代的事情都完成了。你们是我最好的手下,不仅是你们的身手,更是你的忠心,让我更加放心。懂吗?”“好!”下面传来一声整齐的呼喊。就这样,在月光的照射下,一群黑衣人就这样散去。从红妖月看着天上那轮快满的月,心里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心:这一战,只许胜,不能败。织漓,你等我,等我把你从这个该死的镜湖里救出来。

    想完,从红妖月也隐进了这浓浓的黑夜里,着手他自己的宏伟大计去了。

    这一夜,注定无眠,又是一个让人难以入睡的晚上。

    火灵走出自己的房间,天气忽晴忽暗的。

    他眉头紧皱,担心从红妖月出事,心里总是怪怪的,说不出的压抑。

    “不知道主上,怎么样了。”他看着天空自言自语着。

    从红妖月离开前再三嘱咐火灵看紧美月。在从红妖月心里,美月就是一个倔强顽固常给自己惹麻烦的家伙。

    本来从红妖月完全可以带着火灵与自己同去的,可是放心不下地牢里的美月,若是他再出点什么事,麻烦就大了。

    火灵吩咐下人为美月准备了换洗的衣服以及餐点,然后独自去了地牢。

    南宫美月遇上大杯州澈是福,遇上火灵又何尝不是福气。火灵几乎天天都为美月带去漂亮的衣服已经她爱吃的东西。除了住的差,其余的根本就是公主待遇。

    而这一切,从红妖月都看在眼里,他其实都知道,只是装作看不到罢了。这样看来从红妖月本心不坏,只是倔强,有时候太冲动。他又怎么会不希望一切太平呢,只是迫不得已。

    地牢的侍卫们对于这一切都看得明明白白,只是好奇既然都想对他好,为什么还把她关在地牢。

    “干脆住自己的大宅子好了,又不差房子。”一个侍卫嘀咕着。

    “你傻吗?要是她又跑了怎么办?在这里我们还能看着。”领头拍了一下自己的下属说道。

    美月在地牢里除了发发呆之外,现在有别的事情做了。火灵拿来了一副刺绣,让美月无聊的时候可以刺刺绣。

    “火灵,你来啦,我好饿哦…”只要火灵一来,美月就很开心。他来了就意味着有人陪她聊天了;可以吃到好吃的糕点;可以出去玩。

    “这么想我啊,”见美月心情那么好,火灵开起了玩笑。

    “嘁…谁会想你。”美月连忙走近火灵,抢过的爱心餐点,开始吃起来。

    “你一定要这么霸道么,一点都不像女孩子。”火灵看见她一副鲁莽的样子,嗔怪她。

    “不然怎么样,等你拿给我吃要什么时候。”美月大口大口喝起了燕麦粥。

    “大杯州澈一定是被你的外表骗了才会喜欢上你的。”火灵说笑。

    突然提到大杯州澈,美月愣了一下,自己好久都没看见大杯州澈了,总觉得他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这种感觉真的不太好受。

    “怎么了,不对胃口么?”火灵见美月没有喝粥,及问她。

    “不会啊,很好喝的呢。”美月笑着对他说。

    “嗯,还有那个脆皮糕,你尝尝,那可是属于我的糕点。”火灵装出一副傲慢的样子。

    “咦?你喜欢吃的不一定是我喜欢吃的哦…”美月调皮的说道。

    “那你尝尝,说实话,好不好吃。”火灵连忙拿了一块,放到美月嘴边。

    美月刚想咬住它,火灵却连忙放到自己嘴里,让美月措手不及。

    “哈哈…”火灵见自己美月中计,开心的笑了。

    “幼稚的男人。”美月斜着眼睛说了这句话。

    和火灵接触的这段日子,没有让这个花痴南宫美月爱上他,只是喜欢他。觉得他认真的时候像哥哥,幼稚的时又像弟弟。虽然他长得很帅,在现代当个模特不成问题,可是爱就是这么奇怪,不是和每个人都能有爱情的,美月非常清楚这一点。

    “对了,今天能带我出去玩儿么?”美月问他,她已经习惯了。

    “嗯,让我想想,刚刚你是不是说我幼稚了?”火灵淘气得问美月。

    “是啊,你幼稚,你幼稚。”美月戳着火灵的肩膀说着,突然火灵抓着美月的手,然后很深情得看着美月,把美月着实下了一跳。

    “美月…”火灵认真得说,“你….我…我们出去玩吧,哈哈啊哈哈…”

    “你这个混蛋,就知道吓我,混蛋…混蛋…”美月对火灵又打又嚷的。

    “走吧,走吧,再不走,从红妖月要回来了。”火灵拉着美月就出了地牢。

    两个侍卫又在嘀咕了:“真是,把这里都当这姑娘的娘家了。”

    “就是,把我们当什么了,帮他看女人的吗?”

    火灵带着美月走到了自己的屋前,让美月等自己一下。

    说完,美月就自己玩起来了。

    她深呼吸了一下,闭上眼睛,可以感受到一股花草的清香,飘到南宫美月的鼻子中。大自然的美丽是人类无法抗拒的,因为它无时无刻都在变幻之中。一只蝴蝶一不小心飞了进来,停留在院子的的兰花上。

    美月不想让蝴蝶飞走,就小心翼翼的靠近蝴蝶,那蝴蝶有着一对蓝色的翅膀,蝴蝶的触角很特别,是蓝色的,南宫美月从来就没有见过,她好奇的看着。

    突然之间,蝴蝶飞了出去,美月不由自主的追出去,蝴蝶像是自由的孩子,一到外面的世界,就跑的无影无踪。南宫美月四处追寻着,就是没有找到那只蝴蝶,美月在草地上奔跑着,似乎也像是一只小蝴蝶。

    “美月,美月,你在哪儿,”火灵走出房间找不到美月着急了。

    火灵来到院子外的半山腰中,看见那个傻美月正在追一只蝴蝶,于是站在那里笑了起来。

    “她怎么能这么可爱,哈哈哈哈…”火灵远远得看着她,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她不是自己的女人,但是远远看着她就已经很满足。

    “嘿,你这只大红鸟,发什么愣啊。快来帮我捉蝴蝶啊。”美月看见火灵就连忙喊他。

    “来了,”火灵答应着,然后就飞了过去。

    说来也怪,美月出来玩的时候天气就很好,不会阴阳怪气的。

    “看,它在那儿,你快捉住它。”美月叫着跳着。她自己也被自己这天真的样子吓到了。

    她在想怎么自己竟然变得这么幼稚呢?但仔细想想还真的有道理。

    在这个地方,没电没网络的,也没有新潮的衣服。自己只能做这些看起来只有几岁孩子会做的事。

    “捉到了,捉到了,快看美月。”火灵惊喜的叫着美月,他也惊讶自己怎么会落魄到这种地步。

    自从认识美月之后,自己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今天从红妖月还问他:“你最近心情好像很好。”

    是的,是美月的落落大方还有干净纯粹让他心情很好。

    “哇哦…真的很美哎…”美月看着瓶子里的蓝蝴蝶惊叹道,“都是人类,让这些美丽的物种都消失的差不多了。”

    “啊?你什么意思。”火灵听着莫名其妙的话问美月。

    “没什么,给我吧。”美月拿过瓶子好好的观察着蝴蝶,就像她在学校里研究古物一样。

    看完蝴蝶,美月打开盖子,做出来一个让火灵好奇的动作。

    “好不容易捉到的,你怎么就放了呢?”火灵好奇的问。

    “当然要放了,要不然这个物种就会越来越少。”美月解释着。

    “你说蝴蝶这个物种会消失?怎么会呢?”火灵看了看四周,继续说,“这个蝴蝶漫山遍野都是。”

    “会的,呵呵…”美月笑着说,“就算它不会消失,这一只她也是有生命的。”

    “好吧,你这个善良的孩子。”火灵摸了摸她的脑袋说。

    “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再这里了。”美月今天有点奇怪,以往她总是吵着要出来玩,今天怎么会突然说想回去了呢。

    “没事吧,这里不好吗?”火灵问美月。

    “不会啊,我最喜欢和火灵哥哥出来玩了。”美月矫情的说着。

    “真是的,矜持一点好吗?”火灵看到美月装矫情的样子,点了一下她的头说。

    “好吧,我淑女一点,走吧,回去吧。”美月抓起火灵的手说。

    他们优哉游哉的逛回了地牢,美月貌似没有那么讨厌地牢了。因为最近让她感觉地牢只是她睡觉的地方,不是没日没夜的住处。

    “你走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好。”美月朝火灵笑了笑。

    “嗯?你今天很奇怪哦…”火灵皱起眉头问美月。

    “不会啊,只是雪竹山上没什么好玩的,要不以后你带我去别的地方玩。”美月诡异的笑着。

    “你做梦吧,快进去,有事吩咐侍卫。”火灵不舍得的关上了铁门。

    “走吧,别看了,你难道舍不得我么?哈哈哈…”美月捉弄着火灵,害的火灵这个大男人都不好意思了。

    “才不是呢,我走了。”火灵马上离开了地牢。

    美月看见火灵走了,马上就平静下来。

    “火灵,对不起,”美月显得异常严肃。然后,她悄悄打开了火灵没关上的门。

    是的,她要离开地牢,但是不是逃走。她要去密室,要去弄清楚自己的之前每弄明白的事情。

    “你干嘛?”刚出了自己的监狱,美月就被侍卫看见了。

    “我上厕所你也要管,火灵都不敢管我,你敢管我试试。”美月瞪着大眼对侍卫说。

    侍卫吓得不敢再说话,退到了一边。

    美月小心翼翼得向密室走去,虽然她去过一次,但是犹豫密室的路有点绕,所以自己的记忆有点混乱。

    周围黑乎乎的,可她鼓住了勇气,所以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大步的向前走着。

    “就是这个方向,”美月站在密室的方向做出了抉择。

    是这扇门么?美月有点疑惑,自己怎么那么糊涂,连门都记不住了。

    密室之谜

    美月责怪自己脑子糊涂,想“做贼”都没有资格。

    终于,她来到那扇门前。她确定就是她上次来过的地方,然后试图用上次的老办法打开。

    奇怪的是,这次竟然没有成功。

    “怎么会?”她有点害怕,难道从红妖月这个狡猾的家伙重新设置过了吗?不会的,那天他明明就先离开的,除非他又回来过。

    美月很无奈,眼看着侍卫起了起了疑心马上就会找来。她只有用蠢办法开这个锁,她找来一块铁片,以及自己刺绣的针,摸索着打开了第一扇门。

    “还是现代的小偷聪明。”美月偷笑着,真是防得住君子,防不住小人啊。

    美月如愿打开了梦,然后面对第二扇门,她依旧用自己生日为密码,转开了机关。

    没错,她成功的进入了密室,悬着的心稍稍可以平静一下了。

    她悄悄得走进密室,这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复古的摆设,看起来静谧不可打破,可是今天她不得打破这沉寂,因为美月的好奇心,因为在美月眼里只有真相可以救自己。

    所以今天她才有点异常,本来她哪会亲自对火灵说自己要回来,真是求之不得呢,巴不得不要回来。这一切都是美月自己安排好了的,庆幸的是以往小心谨慎的火灵放下了对美月的戒备,没有考虑到这些问题。

    美月内心虽有点愧疚,但是她也无奈,因为她好奇心特大,要出去的心情也非常强烈。

    记忆转轮就静置在墙边,她站在它面前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伸出双手…就在这个时候,自己身体突然有种变重的了的感觉,可是自己明明就有种想飘的欲望,这是怎么回事?

    她突然想起,自己体内有紫云珠,难道是它起作用了。可是为什么它会在这个时间点起作用?这记忆转轮和自己有什么不寻常的关系吗?

    美月抱着很大的好奇心,毫不犹豫的转动了记忆转轮。

    紫云珠的力量越来越强,导致美月的身体离地浮了起来。一阵强烈的紫光照亮了这个神秘的房间。

    转轮转动的瞬间,美月的脑海里有两个人闪过,一男一女。背影非常熟悉,只是模模糊糊,不知道是谁。

    她闭上眼睛,很想仔细把那两个人看看清楚,为什么会如此熟悉。美月觉得这种感觉不止在这个密室里出现过,好像在自己的梦里也有过。

    可是为什么美月看到这两个人,心里会隐隐作痛。这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美月摸着记忆转轮希望它还能带给自己更多的场景。

    “紫云珠,求你帮帮我,求你帮帮解开这个谜团。”无奈美月只求助身体里的紫云珠帮忙,就算希望渺茫她也不会轻易放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美月的真诚,还是别的原因,紫灵珠再次散发强光,美月隐隐约约感觉到画面更加清晰了。

    当画面中的女人转过身来,美月吓得全是麻木,那个紫衣女子不就是南宫美月,不就是站在密室里的自己吗?怎么会呢?画面里的美月竟然和那个男人抱在一起,是恋人吗?不然为什么这么亲密。他又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让美月感到不可思议,她扶了扶墙壁,希望画面里的男人谁都不认识,又或者他是自己现在喜欢的男人大杯州澈。是的,一定是这样的。美月安慰自己,也欺骗着自己。

    如果是大杯州澈,她现在为什么会有一种强烈的痛楚。

    为了解开那个谜,美月只好再次转动记忆转轮,不管怎么样,美月既然知道了这一切和自己有关,她就不会置之不理。

    可是事情的结果,美月却不能保证自己是否能承受。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勇敢的找出了那个记忆。

    画面中,自己正在和那穿着白袍的男人拥抱,然后亲吻着。从美月的表情看出,她很幸福,她也很爱他。

    男子牵起她的手转身向自己的画面走来,越走越近。知道美月看清楚他的脸。

    可是就在这时,美月扶着转轮,倒地而坐。她看见了什么,会什么会承受如此大的打击,这不像是勇敢的美月,除非…

    “怎么可以是他,为什么是他?”美月坐在地上摇着头,拼命不去想。可事实就是如此,没错,画面中的男人就是把自己关在地牢里,南宫辱了自己的男人从红妖月。

    美月一千一万个不愿意让记忆中的男人变成从红妖月,无论如何她都受不了是从红妖月,她再次感叹命运,为何总是开玩笑,为什么总是过不去,自己的毅力已经用完,自己已经撑不住了。

    要知道,从红妖月为了织璃可以这样折磨南宫美月,可以不管她死活,不管她名节。为了织璃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可正是这样一个男人竟然是曾经和自己是恋人,太可笑了。

    美月坐在密室里,流起了眼泪。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是不是前世造了不可原谅的孽。

    “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哈哈哈…”美月笑了起来,她还是觉得可笑,从穿越到这里的那一刻,美月就恨着的男人竟然就是自己的爱着人。

    她檫干眼泪,扶着墙面站了起来。她突然回过神来,不能再继续呆着密室里了,她不能让从红妖月发现,不能让火灵知道自己闯入了禁地。

    美月再看了一眼记忆转轮,她没有虽然很讨厌那个让自己痛苦的记忆,但是她并没有后悔自己来到这密室。

    出了密室,美月的精神有点恍恍惚惚的。

    从红妖月知道这个密室里的秘密么?他是不是知道才会如此反对自己进密室?可是如果他知道,他又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绝情,难道他就是这种冷血的人,不讲情分的男人。

    想着想着去,美月又掉下了眼泪。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爱情的美月总算尝到了一点爱情的痛苦滋味,竟然让自己伤得那么痛。

    一路上,美月都没有感觉的地牢的黑暗阴森,只是纯粹感到无助。自己也需要别人疼别人爱,为什么就成了牺牲品在这里等着别人来决定自己的生死。

    是不是太可悲太可怜了。想起从红妖月的样子,自己心里就愈来愈痛。

    自己曾经爱着的男人是从红妖月就算了,为什么从红妖月现在爱着的是别人,就算爱别人那也没有关系。美月可以不爱他啊,可是为什么还要用自己来救他现在深爱的女人的性命呢?会不会太残酷,太不公平了。

    美月从地牢深处流着泪走出来,侍卫们都觉得很好奇,静静得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个侍卫打开铁门,对她说:“你…进去吧?”

    美月没有理他,茫然的走进地牢,然后无力的靠墙坐下,抱着脑袋就开始哭泣。

    她恨从红妖月,给他带来无尽的泪水,恨他让自己如此心痛。

    “禽兽从红妖月,你给我滚出来。”美月在地牢里发泄着情绪,再也不惧怕任何东西了。

    她很想当面问问从红妖月,到底自己哪里惹到他了,为什么要把自己虐成这个样子,她快受不了了。

    沉沦了一会,美月好多了。

    “我还会找机会出去弄明白这件事情的。”美月不甘心就这么一了了之。

    天渐渐黑下来了,如果火灵还在雪竹山的话,这个时间点他马上就会出现在地牢里。

    美月有点累,在地牢里打起了瞌睡。

    醒来发现火灵坐在自己的身边,她一惊,又马上镇定下来。

    “你醒了吗?醒了就吃饭吧。”火灵几乎成了美月的丫鬟,不辞辛苦得来送饭,看着美月吃完之后陪她聊会儿天。

    “在你眼里,从红妖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吃完饭,美月就假装不经意的问了火灵。

    火灵感到好奇,以为她再也不想提起这个人了。自己也努力想让美月忘记不美好的记忆。

    “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火灵问美月。

    “没事,就想着他为什么会这么过分。”美月解释着。

    “嗯…我之前说了,他没你想得这么坏!”火灵斩钉截铁的回答。

    可在美月看来,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所以美月反问道:“他就是一个混蛋,为什么你这么庇护他?”

    “我知道,那件事…你别想了,你好好休息吧。”火灵说道那件事,就显得很不高兴,他也觉得那天从红妖月有点不可理喻,可是在火灵眼里,从红妖月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他只是痴情,只是冲动。

    火灵走出铁门,直接飞出了地牢。留下美月在地牢里暗自神伤。

    美月讨厌火灵说从红妖月是好人。但是越是这样想,美月越难过。

    她似乎有点担心自己,怕自己会因为他是她曾经爱过的人而再次爱上他,这样美月就毁了。

    如果爱上从红妖月,美月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又让自己少了更多。

    因为从红妖月爱的是织璃,不是自己这个可怜的南宫美月。

    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抬头叹了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再次夺眶。

    天色渐渐晚了,不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总之美月做好了防备,努力不让自己受伤。

    晚上,一群人都在伺机而动,在黑暗的角落里等待什么。在静默无声的黑夜里,一双幽深的眼睛正在窥视着什么。突然间,那双眼睛又随即隐进了这个浓浓的夜色里。从红妖月在等待,等待皇宫里的人给他一个暗号。

    没错,他的打算就是偷袭皇宫,在这个南宫大杯州辰的后院给他烧个火起来。虽然从红妖月也不是很放心,但他还是把南宫美月和织璃交给了火灵。毕竟此时只有火灵是他身边最信任的人,山下的大杯州澈步步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