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9章 笔墨纸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8本章字数:8465字

    第129章笔墨纸砚

    此时的他虽然不放心,但是他为了能够把这一次的出击行动顺利地完成,他还是就这样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这里。这样的夜,太安静,安静地需要一点点不一样的东西,来把这个世界唤醒。

    突然间,平静的夜空突然传来了一声微乎其微的口哨声,从红妖月此时把手向前轻轻的比划,一瞬间,从他的背后涌出了好多黑衣人,那些黑衣人又再一次的隐入夜色中,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从红妖月自己就独自一个人站在墙角下,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讯号。

    可是突然之间,有一个人悄悄的站在了从红妖月旁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一边说,从红妖月一边也点了点头。说完,那人也迅速的消失了,从红妖月看着天上的月亮:“该来的终归是都要来的。让一切都结束吧。”

    天快要亮了,一切都在按照计划中进行中。可是突然间,天空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口哨声。不好,出事了,当时的从红妖月脑子里就只有这一个想法。从红妖月犹豫了一下,也匆匆的吹了几下口哨,回应着他们。原来,布置任务的那些人遇到了困难,有一个已经被抓走了,已经碰触到了危险的极限。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向从红妖月求助。从红妖月叫他们先别慌,他去救那个被抓走的人。其实,从红妖月心里很清楚,他本来可以不用去救那个人。因为那个人的嘴巴里已经藏好了毒药,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他就会咬破那个毒药的表皮,就这样饮药自尽。

    可是,毕竟都是自己手把手提携上来的人,从红妖月怎么可能会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他们。想完,从红妖月轻轻一纵,很快的就穿过屋顶,找到那个关押犯人的地方。他早就已经对这个皇宫了如指掌,他把上面的瓦片掀开,偷偷的往里张望。只看见,那个人,已经被掀开了面具,衣服已经被撕碎了,身上伤痕累累,没有一寸好肉。说实话,从红妖月看到的时候,也暗暗的吃了一惊。是个人,都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从红妖月的耳边传来了一阵阵的鞭子声,那一声声就这样传进了从红妖月的耳朵里,仿佛也抽在了他的心里。从红妖月也很感动,看到自己的手下对自己这么的忠心,从红妖月更加下定了救他的决心。

    他突然向下面投掷了一个什么东西,顿时烟雾四起,底下的人顿时慌了神,开始四处乱叫,乱跑。从红妖月就趁着这个慌乱,把他拉了出来,可是就在这时,那个人突然抓住从红妖月,想要把他拖住。

    从红妖月这时才意识到,这里是一个圈套,是一个陷阱。慌乱之中,从红妖月杀了那个人。他的气愤难以克制,南宫大杯州辰这个畜生,居然在他的身边安插了暗线。幸好,从红妖月并没有对自己的手下透露过多的细节。

    从红妖月迅速的逃离开这个房间,在他的身后,一群拿着火把的人追着他跑。没有办法,从红妖月只能快速的躲进了旁边的草丛里。看着那些追他的人在他眼前跑过,从红妖月陷进了沉思。这个陷阱突然让从红妖月意识到,可能他的计划已经暴露了。但是他又转念一想,如果南宫大杯州辰那个混蛋真的知道了,也不会用这么一个小小的陷阱来试探他,试探着来抓他。

    这时候只能赌一把了,从红妖月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朝着天空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然后起身,淡淡的离去。

    另一个方面,从红妖月的手下们已经开始了收尾的工作。可是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一个个就这样倒下了。在他们都还没意识的时候,就这样永远的走了。从红妖月在约定的地方等了很久,心里越来越奇怪,怎么那么久了,他们怎么都还没有回来。

    难道?难道又出了什么意外吗?想到这个,从红妖月再也坐不住了,他要起身去找他们。终于,在天亮的那一刻,从红妖月看见了,他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那一具具的尸体。他被震惊了,怎么能这样?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杀掉了他的手下们。

    看来,这次的计划显然不能成功,从红妖月的手下们竟然都遭到了南宫大杯州辰这个王八蛋的暗算,眼看着计划的落空,从红妖月的心开始变得沉重,自己计划了那么精密的计划,都被大杯州宸所破坏,看来,这个大杯州宸还真不是个什么好对付的家伙。

    从红妖月决定还是先离开皇宫,回到雪竹山再作打算。

    正当从红妖月起身飞出围墙是,脚却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然后,稀里糊涂陷入一片更加黑暗的地方。

    从红妖月在这一片黑暗中出摸索着,他用手触摸着周围的东西,弄了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掉进了大杯州宸设好的陷阱里,要是不赶快出去,等到大杯州皇宫里人发现了,从红妖月就有危险了。

    外面的世界一片安静,陷阱里有点潮湿,阴冷冷的,在这里,中有股奇怪的气味,大概是在里面呆的时间有些许的长,从红妖月感到身体慢慢没有力气,呼吸也越来越弱。从红妖月要是在这个时候像他那些手下一样一一倒下了,那他就不能救回镜湖下面的织璃。

    从红妖月现在满脑子都是织璃的身影,为了织璃,从红妖月坚强的挺住,想尽办法出去。可是事到如今,他的手下们都被大杯州宸给杀光了,还有谁能来救他呢,身体机能在逐渐下降,从红妖月还在犹豫是否用法力,但使用法力会消耗更多体力,这次的消耗体力很有可能会让他自己有生命危险。

    经过几番的思想斗争,从红妖月最终决定还是要试一试。他深吸一口气,左手握紧拳头,右手张开,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只看见一道微弱的光在黑暗中出现了片刻的时间,随即消失了,这让从红妖月很不解,看来,从红妖月已经无能为力了。难不成他要在这里等着被南宫大杯州辰的人来抓吗?

    被困在陷阱里的从红妖月像是一只小羔羊,静静等待着主人的宰杀。陷入绝望的从红妖月还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他抬着头,企图有人来救他。

    又是一声短促的口哨声,这是从红妖月和他手下的一个暗号,现在从红妖月正用这个口号来找人求救,不过要知道希望渺茫。这声口哨的结果无非就两种,第一,手下们人会来救他;第二,这只是一种无用功,或是招来南宫大杯州辰的人过来。

    过了一会儿,从红妖月听闻外面传来稀稀疏疏的脚步声,那颗心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会不会是大杯州宸的人,或许于是救自己的手下?忐忑不安的从红妖月在陷阱中来回走着。

    声音逐渐靠近他,最后在他这里停下来。

    “快看,这里有个人!”有个人似乎发现了困在下面的从红妖月。那个人正招呼着随行的同伴们过来看看。

    其中一人从大老远的地方举着一个火把,迅速往这里赶,这个是有,在陷阱的外面,已经围着一圈的人,他们对下面黑乎乎的一片既好奇又恐惧,没有人敢下去看个明白。从红妖月在下面没有出声,伺机观察上面那些是什么人。

    直到那个拿火把的人过来,外面那圈人开始叽里咕噜议论起来。“快过来,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火把一下子照亮了从红妖月所在的地方,此时的从红妖月被赤裸裸的暴露在火把的光亮下。

    “是从红妖月!”其中有一人说。其他人都在怀疑他的话。“我们先去禀报皇上,你们几个人留下来好好看守。”

    动作很迅速,说完话后就立刻散开,留下几个小喽啰在看住从红妖月。难道从红妖月是注定要败在南宫大杯州辰的手下吗?他不甘心。

    突然,外面又来兵器相互撞击的声音。有个穿红衣的人躲避了刚才的厮打,探下头,说:“主上,是我,我来救你出去。”

    从红妖月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火灵。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自己竟能绝处逢生,从红妖月还真是没有白白培养这个手下。对付这几个小喽啰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从红妖月很快被火灵救回到地面上,现在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赶在大杯州宸的人来之前离开这里。

    路上,火灵跟从红妖月讲了他是如何得到消息,前来救从红妖月的经过。从红妖月听后,对火灵更是赞赏,决定回去后好好奖赏火灵。

    在即将离开皇宫之时,从红妖月不是很想走,似乎想要做点什么,火灵看出了从红妖月的心思,对他说:“主上,我去帮您传达。”

    从红妖月拍拍火灵的肩,简单的说了句,快去快回。

    火灵飞回皇宫,留到大杯州宸的房间,在墙壁上刻下了几句狠言,小心离开了。那时的大杯州宸正在梦乡中呢。随后,火灵带着从红妖月脱险于皇宫。

    偶遇从红妖月

    从红妖月回到雪竹山上,下令要闭关一个段时间,在他休息调养期间,所有的事情都交给火灵来处理。从红妖月信得过火灵,依照火灵的能力,一定能够占时代替他处理好。

    看来,从红妖月在南宫大杯州辰所设下的陷阱里,法力消耗了不少,不然也不会下这番命令。在火灵护送从红妖月回来的路上,从红妖月一直在想,南宫大杯州辰究竟用了什么法力或是某种药品,竟仍让从红妖月高深的法力也能起到作用。必须要像个更加周密的办法来对付南宫大杯州辰,替织璃报仇。

    从红妖月在雪竹山上的一间秘密房间里,静心调养着。这个秘密房间离镜湖有点距离,所以在此期间,他很少去镜湖看看织璃。中午的时候,火灵就会亲自送饭给从红妖月,不过,从红妖月让火灵把饭菜放在门口。

    由于之前从红妖月在派人大杯州皇宫布置的时候,遭到了奸细的出卖,最后导致从红妖月自己侥幸脱险,这件事情,从红妖月一直耿耿于怀,算是一次教训吧,从红妖月是绝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回到雪竹山后,就连饭菜,他也让做菜的人先自己品尝,再让火灵品尝,最后才把所谓安全的饭菜端到他面前。这种程序,与现代的质量检查有的一拼。

    火灵送完饭,就会立刻离开。否则又会让从红妖月生气。这点火灵在上次教训后学乖了。在上次,火灵就是送完饭多问了从红妖月一句关于南宫美月的事,从红妖月就嫌他多久,还惩罚他去做一些粗活。要知道,从红妖月的手下们,规矩很多,处罚很严,每个手下都不敢违抗从红妖月的命令,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雪竹山的生活比往常更安静了,南宫美月在地牢里不吵也不闹,从红妖月独自一人在秘密小屋修炼,也不出来。雪竹山上,虽是都可看见火灵忙碌的身影。火灵也算是个尽心尽力的人,替从红妖月看管着雪竹山。

    一天,从红妖月突然在火灵送饭的时候叫他进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火灵提着心走进房间。“主上,您有何吩咐?”

    “这段时间,我在尽心修炼,从现在开始,你要每天给我汇报一下关于南宫大杯州辰行动,还有跟他可疑的人。”

    “是,主上!”火灵退下准备离开,正当火灵看门离开时,从红妖月再次叫住了火灵,“还有,你要加强对手下的训练,等到我一出来,就要马上执行我们的计划了。”

    “是,主上!”

    火灵接到命令后,立刻执行。火灵先是派了一组人马去大杯州皇宫观察、监视南宫大杯州辰的一举一动,然后又叫来所有的手下,开始分批练习。每个小组的训练方式都是不同的,针对不同的作战模式,改变自己的作战方法。

    远远地,就可以听到南宫大杯州辰的那些手下们在空地练习的喊叫声,像是虽是战死的将军一样。

    火灵自己每天都在练习,到了送饭时间,就会进到秘密屋子里,口头阐述一遍手下们练习的情况以及大杯州皇宫里的动静。

    这种模式在雪竹山上有些许时间了,火灵有些着急了,主上从红妖月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出来,万一大杯州皇宫里的人出来攻打,就凭火灵以及手下们的这些力量,怎么可能击败南宫大杯州辰。

    某天晚上,从红妖月告诉一个火灵一个重大的消息,从红妖月即将出关,马上就可以和南宫大杯州辰进行一场生死决斗了。第二天,从红妖月早早的出来了,从红妖月换了一身战袍,这身战袍更为霸气,看来他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中午的时候,从红妖月命令火灵带着手下去看望一下大杯州皇宫给南宫大杯州辰。大部队人马进入大杯州皇宫,从红妖月走进皇宫大殿,还真是豪华,与雪竹山上的宫殿完全不同,这里都是金色的,看的出来南宫大杯州辰是花了不少人力以及财力建设这个宫殿。

    从红妖月心想着要是有一天,打败了南宫大杯州辰,把这宫殿占为己有,就出织璃,自己做皇上,织璃做皇后,然后住在里面,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天下。

    南宫大杯州辰故意让从红妖月等人在大殿等候,等到从红妖月到了大殿,南宫大杯州辰才优哉游哉的走出来,后面跟着他的是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面纱,一种神秘感,让人充满好奇和遐想,但这似乎对从红妖月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从红妖月是个钟情的人,心心念念都是织璃。

    “从红妖月,你怎么有空过来,是不是上次还没玩够,要再来一次吗?”南宫大杯州辰冷笑道。

    “身为一国之主,你竟然如此这般阴险,还真不愧是一国之主。”从红妖月讽刺南宫大杯州辰。

    “这是我的底盘,你难道不怕我还有陷阱吗?”

    “怕,我从红妖月有什么好怕你南宫大杯州辰的,真是个笑话!”

    从红妖月挺直身子,说:“今天我就来这里,就是再次跟你下战书的,你要是还是个皇上的话,就跟我来一场光明的决斗,别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好,有种,今天我就先放你回去,到时候我会应战,一定奉陪到底!”

    听到南宫大杯州辰这番讲话,从红妖月点了下头,带着手下离开,南宫大杯州辰也算说到做到,没有派人拦住他们。

    从红妖月带头走在前面,火灵跟在从红妖月后面,一群手下又紧跟在他们两的后面。大杯州皇朝不是一般的大,离开皇宫,还要一直走,绕过一座又一座的房屋。今天像是大杯州皇宫的一日游,从红妖月带着火灵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是不是看到那些宫女们端着盘子紧紧出出,紧张又忙碌。

    听到一旁有人在讲话中的声音,从红妖月放慢脚步,虽然不会上去插社,但好奇心是挡不住的。一个宫女好像得罪了一妃子,那妃子很是生气,对宫女又是骂又是扭的,看着宫女被主子折磨的样子,火灵庆幸自己跟对了主子,虽然有时候会惹从红妖月不高兴,但那都是过眼云烟,一下就没事了。

    大杯州皇宫的妃子还真是特别,处罚下人的方法太有趣了。斗得火灵还有从红妖月暗自发笑。受罚的宫女头上,顶着一个名贵的花瓶,妃子让宫女顶着头上的花瓶跪在地上,不能让花瓶掉下来,不然就有更严厉的惩罚。

    宫女自然是害怕的不行,跪在地上一直在瑟瑟发抖,花瓶本来就重,再加上她哆嗦着身子,不掉下都难。“砰——”的一声,花瓶被摔在地上,碎片到处都是,那妃子真不温柔,一脚踢开了宫女,命令下人把她拖到别处,进行惩罚。宫女哭着求饶,没有一点作用。

    大杯州皇宫里的人也只能如此了,跟在南宫大杯州辰身边的女人也跟他一样,都是那么令人恶心。想着想着,从红妖月继续向前走。绕过小花园,之间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当那女人离从红妖月很近的时候,一直盯着从红妖月看,看的从红妖月都有点害怕了。

    那个女人就是皇后竹熙,刚才在大殿之上,竹熙蒙着面纱,看的都是朦朦胧胧的,也没看清从红妖月的脸,这次,她算是看的清清楚楚了,从红妖月的出现,让竹熙的心颤抖了一下,完全忘记了她的丈夫是南宫大杯州辰。在竹熙的眼里,从红妖月一直这么的重要,从红妖月那坚挺的鼻梁,有神的双眼,透着点小邪恶,还有那饱满的嘴唇,都深深吸引着她。

    从红妖月有点迷惑,为什么这个女人要一直盯着自己,难不成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贴着,很搞笑吗。从红妖月跟火灵对视了一下。火灵之前是不知道这女人的身份,但之前从红妖月下令观察大杯州皇宫的时候,火灵基本对里面的人有个一知半解。

    火灵贴在从红妖月耳边小声地说:“这个就是大杯州皇宫的皇后,竹熙。”

    原来是大杯州皇宫的皇后啊,从红妖月虽然恨南宫大杯州辰,但对女人还是有不同的态度的。只见从红妖月恭敬的问候了竹熙,微笑示意。

    竹熙见从红妖月对着她笑,心里是开心的不得了,脱口而出一句:“从红妖月,你还记得我?”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从红妖月更加感觉到奇怪了,皇后认识我?不愧是南宫大杯州辰的枕边人。

    就这样简洁的招呼,竹熙皇后和从红妖月擦肩而过,没有过多的谈话。虽然竹熙皇后长得很漂亮,身段也不错,可怎么比的上在镜湖的织璃呢。竹熙在从红妖月走后,还是远远张望着从红妖月的身影,即便是从红妖月已经走远了。

    从红妖月他们最后在宫女太监的带领下走出了皇宫。今天还算是顺利,从红妖月回到雪竹山后大摆宴席,作为对手下们的犒劳。希望每个人都能尽力,打赢南宫大杯州辰的军队,此外,还在宴席上放话,要是谁在这过程中表现有佳,会得到从红妖月特别的奖励。

    那晚的宴席上,大家喝的很豪爽,真是个开心的夜晚。各种把酒联欢,火灵也喝得很尽兴,跟手下们打成一片。

    在皇宫的一个房间里,有个人一直在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这个人就是竹熙。竹熙先是怨自己没有再大殿上认出从红妖月,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竹熙一留神就会暴露自己,说不定还惹来麻烦,南宫大杯州辰会起疑心。

    但上天又给了竹熙一次与从红妖月见面的机会,竹熙心想,这不会就是老天的可以安排吧,心里的那个他今天竟然能和自己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竹熙对从红妖月的感情一直被暗藏在心里,就连每天睡在竹熙旁边的南宫大杯州辰丝毫没有察觉。

    今晚应该是个不眠之夜,竹熙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大杯州宫的混乱

    大杯州宫中现在已经乱得可以了。

    大杯州澈和南宫大杯州辰两兄弟正在闹心得想着怎么应对从红妖月的宣,而这边竹熙已经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对从红妖月的爱恋了。

    竹熙身为堂堂大杯州朝的皇后,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便觉得要是每天盯着从红妖月会有失身份。况且被南宫大杯州辰知道自己对从红妖月有意思的话,自己的地位一定不保。

    想到这里,竹熙便开始忧心忡忡。到底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一举两得呢?

    无奈之下,她想到了一个办法,找来自己的手下红姬来帮忙。

    “传红姬来见我。”竹熙命令自己的奴婢找来红姬。

    “主子找我吗?”红姬来了,低头弯腰,直奔主题。

    “你知道你是我最信任的手下,所以我要你帮我办一件事。”竹熙表情严肃,但是又带着微笑。

    “主上请说,我一定尽力照办。”红姬一副为了竹熙不顾生死的样子让竹熙很开心。

    “嗯,果然是我竹熙的人,哈哈哈…”竹熙笑了,随后带红姬来到自己的秘密书房。

    “主上,今日找我似乎不是公事…”红姬很聪明,看看竹熙的眼神就明白了。

    “真是不用我提醒就知道,嗯…我就直接和你说吧。”竹熙诡异的看着红姬,悄悄趴近红姬的耳边说:“我要你帮我盯紧一个人,大杯州澈。”

    红姬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笑了:“主上不是说笑的吧?”

    “你觉得我是像在开玩笑么?”竹熙反问道。

    “既然主上这么要求了,我一定照做。”红姬答应着竹熙。

    “好,哈哈哈…从今天开始,这就是你的任务,你每天必须到这个书房来报告他一天的行程,你只要按我做的,我一定给你丰厚的赏金。”竹熙承诺着。

    “谢谢主上,红姬一定全力协助主上。”说完她就小心谨慎,动作又麻利的俩开了竹熙皇后的秘密书房,生怕别人发现。

    竹熙端起一杯红茶,闭上眼睛闻了闻,然后喝了一口,微微笑了。

    “从前不能得到你,现在,我想看你如何在我手中迷失你自己。”竹熙自言自语着,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她为什么会如此对从红妖月着迷,又如此想要算计她,他们又有什么恩怨。

    从红妖月在大杯州宫中做出来让大杯州澈如此愤恨的事情,气得大杯州皇帝牙痒痒,可是又没有想到处理这件事的办法。

    说道从红妖月,最恨他的人应该也是他最恨的人,大杯州澈。

    他应该是这次事件中最累的人。每天就在自己的大殿计划着这么和从红妖月对战,怎么救自己妹妹,怎么救自己爱着的女人。

    他的月儿还在映月宫中久病不起,距离她出事的那天已经几个月了。担心之余,他勉强找到了能维持她脆弱的办法。

    而美月,自己现在还没有办法去解救她,等到从红妖月投降之后,那天他就可以带她回来了。

    黑夜将至,宫中安静了许多,可是谁又敢确定这不是暴风雨的前奏呢?

    宫中的灯火逐渐熄灭,但是大杯州澈的殿中还是通明的。他在自己的书桌上画着作战路线,随时打算作战。

    “美月,我该怎么办?你在的话一定就不是这种情况。你在的话,这些都是小事。”大杯州澈叹了一口气,终于感觉到累了,坐在椅子上思念起美月来。

    “王爷,要用点心么?”下人走到他身边关心的问。

    “你怎么还在?不用了,退下吧。”他一整晚都没有歇着,一直在自己的书房呆着,竟然忘了自己还有下人,突然感到惊讶。

    “可是王爷,你一个晚上就喝了几杯茶,真的…不会饿吗?”他的贴身侍卫看着他憔悴的面容实在看不下去了。

    “嗯,不用,我没胃口,”他闭着眼睛说道,“对了,明早帮我准备些笔墨纸砚。”

    “嗯,奴才遵命。”无奈,下人只好退下了。看着大杯州澈每天皱着眉头比皇上还累的样子,他实在心疼,轻轻离开,然后摇了摇头为他关上了门。

    大杯州澈的大殿外,窜出一个黑影,在大杯州澈的窗外小心翼翼的偷起来。

    黑影看到大杯州澈正从书房走出来,于是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知道他拉开窗帘休息。

    红姬不知道皇后让自己跟踪王爷的目的,但是发现王爷的生活竟然是那么的无聊。不免感到遗憾,于是就飞一般的离开了王爷府。

    第二天一早,大杯州澈就醒了。看到早点已经准备好了,匆匆洗漱了一下就吃早点。

    不知道他今天有什么要事,他离开殿中径直去了草药房。

    “御医,我要的配方都准备好了吗?”大杯州澈问一个上了年纪的御医。

    “回王爷的话,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您来。”老御医示意大杯州澈到屋内去。

    “嗯,都齐了,这是都是我要的材料。”他掂了掂草药的重量,又闻了闻它的气味,点点头说道。

    “那王爷,我们准备开始吧。”老御医拿起所有的材料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只见草药房的下人们,忙着切草药,煎药…

    大杯州澈在房中巡视起来,说:“一定要按照我的方法来准备,不能有任何一点差错。”

    下人们谨慎的准备着药材,不敢有一点差错。

    “王爷,你去休息吧,这儿我会照顾好的。”老御医对他说。

    “没事,我等着给月儿喂药,我要亲眼看着她喝下去。”大杯州澈端起一杯茶认真的回答。

    红姬在草药房附近转起了圈,装作是在扫地,其实眼珠子早已经进入了药房。希望今天盯出点花样才好。

    没过多久,大杯州澈带着一批下人走出了药房。

    “他又要去哪儿?这一大早的,真不让人省心。”红姬嘀咕着,于是又去换了装继续跟着大杯州澈一群人。

    映月宫外站着许多侍卫已经丫鬟。大杯州澈神情严肃的走进映月宫中,众人齐呼:“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