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 你在说什么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8本章字数:6058字

    第133章你在说什么啊

    从红妖月没有看美月,直接走到美月身边拉起美月的手飞一样的就带走了她。

    火灵见此情景,连忙也跟了上去。

    大杯州澈的兵队已经往山上来了,从红妖月到底要带着美月去哪里?

    “放开,你这个人渣。”美月用力挣脱着,但是从红妖月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抓住美月的手站在自己黑压压的兵队前。

    大杯州澈离从红妖月越来越近,看到美月站在从红妖月身边,自己马上上前了几步。回想那天自己带兵来到雪竹山,也是这副情景,可最终没能带走美月。

    “从红妖月,今天我一定会带走美月。”大杯州澈难过得看了看美月,转而镇定的对从红妖月说。

    “那你就试试,上。”从红妖月下了命令。

    “给我上。”大杯州澈也下了命令,双方开始厮杀起来。

    美月被挤到一旁,看着这种景象,美月竟然没有害怕。看着混乱的军队,她反而觉得自己活得更真实了。

    战场上,大杯州澈那么英勇,他是来就自己的,为什么自己现在除了对他存有愧疚没有别的感情了呢。那张和自己暗恋的男生近乎一样的脸,那么熟悉,却因为种种原因变得陌生,没有期待。

    转而看着从红妖月,美月就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如果没猜错,从红妖月带自己来到战场就是为了让大杯州澈分心,好让自己的军队不费力气让他们惨败。

    都到了这个地步,从红妖月还是在利用自己,对自己丝毫没有人情,又何来爱情?

    此时此刻,火灵在军队中边厮杀边寻找着美月,他满脸的汗水。美月看见了他,但是她没有喊她,她怕如果自己喊了他,火灵就会受伤。双方的兵力不相上下,接下来就完全靠运气了。

    从红妖月和大杯州澈脱离军队,在房顶上打了起来。从红妖月恨不得把大杯州澈撕得粉碎,而大杯州澈亦是如此,自己因为从红妖月担心了美月多少个晚上,几乎是彻夜难眠。也因为这样,大杯州澈已经几十天没有看见过美月了。

    大杯州宫中,竹熙和南宫大杯州辰坐在院子里下着棋。

    “不行,朕还是要派人去看看澈儿的军队到底怎么样了?”南宫大杯州辰正准备起身,被竹熙叫住了。

    “皇上,你不必担心,我安排了人手帮助澈儿,相信她一定会凯旋归来的。”竹熙不紧不慢的说着。

    “熙儿,你…”南宫大杯州辰疑惑的问,“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要是说了,澈儿可能就会放松戒备,倒时候是输是赢就不好说了。”竹熙喝了一口茶,显得很轻松。

    “熙儿,你真是我的好爱妃。”南宫大杯州辰很开心,走到竹熙身边,开心的抱了抱竹熙。

    竹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到底竹熙安排了什么人混在军队中,为什么对这场战争自己那么有把握可以战胜从红妖月。

    战争还在继续着,从红妖月经过几周的修养,元气完全恢复了。大杯州澈看到美月在混乱中不知所措,很想去就她。

    于是大杯州澈欲飞到美月身边,只是从红妖月看到了这一切,嘴角上扬,说:“想去救南宫美月,不可能。”

    两人又继续打斗起来,看起来从红妖月的胜算比较大。

    就在这时,从红妖月不知怎么了?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猛的摇了摇头。庆幸的是没有手伤。

    在大杯州澈的军队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至始至终她的眼神都没有离开过从红妖月,连从红妖月的那一阵眩晕,她看得一清二楚。

    没错,那个人正是红姬,竹熙的手下,一直是她的得力助手。看来这个人物真的不简单,这么混乱的战场她竟然没有受一点伤。

    火灵脱离人群终于找到了一旁欲哭无泪的美月,她抱着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刚刚的坚强也灰飞烟灭了。

    “快走,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火灵拉起美月的手说道。

    “放开,我不要走,跟你离开又要受从红妖月的折磨吗?”美月哭着问火灵。

    火灵愣了,自己就这么不值得美月信任吗?在她眼里自己到底算什么?

    红姬见大杯州澈已经有点支撑不下去了,默默的在一旁念起了咒语。按竹熙的方法,红姬马上就把咒语运用的很自如了。

    在大杯州澈力不从心的时候,竹熙集中了注意力,然后伸出手掌,就在那一瞬间,从红妖月进入了幻境。

    美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脑海中到处是从红妖月的身影,然后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从红妖月。误入结界

    从红妖月朦朦胧胧得看着躺在身边的女子,他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是南宫美月。看着这个结界,他没有感到惊讶,也没有慌张。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仔细研究了这个结界。

    从红妖月回想自己刚刚在屋顶上的时候,正在和大杯州澈打得火热,他根本没有时间来陷害自己。而且据从红妖月对大杯州澈的了解,他虽然是自己的敌人但是几乎从不暗着来。所以他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他对结界的研究似乎并没有那么透彻,自己竟然没有办法第一时间逃出去。

    难道是那个军队中的女子,虽然自己没有看得非常清楚,但是在他的印象中的确是有这么一个画面。

    如果真的是那个人,那她又是谁呢?难道是大杯州澈安排的?没想到他真的和自己玩儿阴的。

    可是这么想的话,南宫美月怎么会和自己在一起,大杯州澈不会这么没打算。背后策划者一定另有其人,这个一定到出去之后才能弄清楚,先想办法打开这个结界再说吧。

    这个结界比较诡异,不像平常那么容易捉摸透,而因为那天和大杯州澈交火,所以元气大伤,恐怕自己今天没办法走出这个结界。

    结界外,大杯州澈一脸的惊讶。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敌人竟然消失在战场上。难道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或者是结界中。

    就算从红妖月进入了结界中,大杯州澈也没有想过美月也会掉入其中。那个时候,美月和火灵刚刚遇到,可是美月当时就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跑到了从红妖月落下来的地方。

    大杯州澈当然不明白美月为什么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他已经有多日未见到美月,这些日子发生过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清楚,也没有一点信息上的来往。

    可是火灵都把这些看在眼里,就在美月愣在那儿然后毫不犹豫的冲到从红妖月那儿的时候,他什么都明白了,美月是爱上从红妖月了。看着美月从自己身边跑开,他没有办法止她,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美月离开。

    而火灵也对这一切感到意外,就在从红妖月和美月先后落入结界中的时候火灵恨不得自己也冲进结界中,可是没时间了,如果当时自己和美月同时冲过去,或许可能性会大一点。

    “不知道美月和主上怎么样了。”火灵一直在房间中找资料,他希望赶快救出美月和主上。

    大杯州澈命令下属撤兵离开雪竹山,自己没有却没有离开。

    眼看着天快黑了,大杯州澈的贴身侍卫也也一直坐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的主上。

    或许大杯州澈是想等美月出来,但是他还是没办法接受自己第二次让美月离开自己的身边。到底美月怎么样了?

    “王爷,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他的侍卫走到大杯州澈身边轻轻对他说,他知道王爷一定很担心美月姑娘,但是雪竹山上的温度越来越低了。

    “你先回去。”大杯州澈看都没有看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王爷,请求你回去吧。”侍卫单膝跪地,恳求大杯州澈和自己回宫。

    “我说了你先回去,你没听见吗?”大杯州澈显然是真心想要等美月的,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侍卫看着大杯州澈,只好默默离开。

    雪竹山上空气越来越稀薄,越来越冷。大杯州澈已经冻得没有知觉了,堂堂一个王爷为了一个女子,这着实让人感动。

    “这一次,我不想再轻易丢下你。”大杯州澈看着眼前的空地,说着。

    结界中,从红妖月坐在一旁看着南宫美月,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或许两个人可以一起想出办法从这里出去。可是又有一种感觉,担心她醒来之后不能面对她。

    毕竟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里,自己要面对这样一个自己折磨过,又纠结过的女子真的有点无地自容。

    “我怎么会这么想。呵…”从红妖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会这么可笑,可是眉宇间还是有一丝担忧。

    美月还没有醒过来,可能是刚进入结界,受不了那种强烈的冲击。她毕竟是女生,不像男生,适应力这么强。

    从红妖月很想早点出了这个结界,找到陷害自己的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所以从红妖月走近昏迷的美月,很想叫醒美月然后想办法一起出去。但是由于上次地牢的事情,从红妖月实在不知道用一个什么方式来和她“打招呼”。

    他坐在美月身边,刚想拍拍她的肩膀。美月就动了一下手臂,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从红妖月尴尬的伸了伸自己的手,然后站了起来。

    美月睁开双眼,看着自己身处这么一个奇幻的环境,当时就懵了。

    她转过身,没顾着看从红妖月,说:“这什么地方?”

    从红妖月看了看美月,平静的说:“结界中。”

    听到从红妖月说了这句话,美月这才明白自己和从红妖月关在一个地方。顿时就觉得很尴尬,于是坐着就不说话了。

    他们俩就坐在那儿静静的坐了好久,终于从红妖月开了口:“我们要想办法出去。”

    美月没有说话,看到从红妖月和自己待在那么小的一个空间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明明就恨他,可是就自己当时就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犹豫不决跑向从红妖月。

    想到从红妖月自己这么残忍,更何况她还深爱着织璃。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傻,竟然蠢到为了那么一个冷血男人。

    从红妖月和美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合作打开这个结界两人就干坐着。

    大杯州宫中,红姬早已在竹熙的书房等候多时,只是不见竹熙。

    其实竹熙正在安慰大发雷霆的南宫大杯州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派了这么多军队,做了这么多预算…啊?你们说说。”南宫大杯州辰在大殿里走来走去,怒骂那些将军。

    “皇上请息怒,臣已经尽力了。”大臣们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尽力,尽力个屁。人呢,南宫美月的人呢?”他继续指着他的大臣骂骂咧咧。

    “臣罪该万死。”

    “死,你们死了有什么用?”

    大臣们一声不吭,不敢说话。

    “说啊,你们说南宫美月到底被弄到哪儿去了?”南宫大杯州辰继续追问。

    “皇上,臣也觉得诡异,当时南宫美月就和从红妖月突然消失了。我们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狡辩,你们就是一群废物,无能!”南宫大杯州辰没见到美月的人影,就一直骂着。

    大臣们就打死了不开口,生怕得罪皇上。

    “对了,王爷呢。”南宫大杯州辰好不容易在一旁竹熙的安慰下消了一点气,然后突然想到没有见到大杯州澈。

    “回皇上,王爷还在雪竹山上。”

    “什么?澈儿还在雪竹山上,你们怎么搞的。”南宫大杯州辰又开始教训他的那群“废物”大臣。

    “王爷他怎么说都不愿意回来。”大臣解释着。

    “真是气死我了,人没带回来倒是少了一个人!昂?你们…”南宫大杯州辰喘着粗气,指着他们吼。

    “皇上,恕臣无理,王爷他怎么劝都不肯回来。”大臣再次解释。

    “好,你们现在都给我出去,我不想看见你们,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把人都给我找回来,否则斩立决。”南宫大杯州辰下了死令。

    “臣告退。”南宫大杯州辰坐在龙椅上开始喝茶。

    “皇上,消消气吧。”竹熙轻轻拍着南宫大杯州辰,对他说。

    “消气,我怎么消气,眼看着月儿就要撑不下去了,我…你说我能不着急吗?”南宫大杯州辰看着熙儿难过的说。

    “熙儿懂,所以,皇上你早点睡吧,明天我们再想办法,都深夜了。”竹熙扶着南宫大杯州辰走进了卧室。

    “嗯,也只能这样了,”南宫大杯州辰叹了一口气。

    竹熙服侍皇上睡着之后,自己一个人小心的离开大殿来到自己的秘密书房。

    “主子,您来了。”红姬看到竹熙忙起来看着竹熙。

    “嗯,事情进展的如何?”竹熙坐下来拿着一杯茶不紧不慢的问红姬。

    “我已将从红妖月打入结界中,一切都在我们掌握之中。”红姬信心十足的说着。

    “好,做得好。”竹熙夸着红姬。

    “只是,有一件事情,我比较意外。”红姬微微皱了皱眉头。

    “哦?什么事?”竹熙一定都不担心。

    “南宫美月也闯入了结界。”红姬担心竹熙会怪罪自己,所以严肃的说了事情的意外。

    “南宫美月也闯入了结界?”竹熙有点惊讶。

    “是的,主子。”

    看到红姬认真的表情,才发现她没有在开玩笑。

    “她怎么会…”竹熙眨了眨眼睛感到不可思议,但是没有想太多。

    “主子,我要不要想办法把美月…”红姬揣测着竹熙的心情。

    “哎?不用,这样其实更好,到时候我自有办法。”竹熙笑着说道。

    难道她又有什么鬼主意了么?总是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从红妖月和美月还在结界中,现在他们的命运真的掌握在竹熙的手中了。

    二人世界

    与外面的世界有所不同,处于结界中的从红妖月和南宫美月似乎感到一种扑朔迷离的感觉。南宫美月也不知道自己被困在里面多少天了,不过,估计着应该有三四天的样子,因为南宫美月发现,她身上的伤已经开始慢慢结痂了。

    在结界的世界中,只有从红妖月和南宫美月两个人,世界显得很安静,很孤寂。他们两个沉默了好久都没有开口和对方说话。来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美月还以为是穿过什么时空隧道,要回到现代去了呢,真是白高兴一场,如今困在这结界中,该如何是好?

    最后,南宫美月还是开口了,喊了一声从红妖月的名字,说什么好呢,是心有灵犀还是什么,从红妖月这个时候正好开口叫美月的名字。两个人对视着,看着对方,尴尬的笑了笑,南宫美月本能的把头转向了另一侧。

    从红妖月看到美月这一举动说:“南宫美月,你还会害羞啊?”

    听到这话的南宫美月有点点生气,嘟囔着嘴,翻着眼睛,想:我怎么就不能害羞了,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咬着嘴唇说:“从红妖月,你想怎么样啊,我就不能害羞啊,想死啊你。”

    “呦呦呦,还恼羞成怒了是吧,一点都不温柔,没有女孩子的样子。”从红妖月得瑟的说道。

    “恶男,从红妖月,你可别太过分了啊,我不像个女孩子,难不成你比较像吗?”南宫美月反驳从红妖月说。

    美月的火气是逐渐增大,她没有继续和从红妖月说话,只是独自一人一直往前走,一直走。美月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在这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结界中。话又说回来,美月知道,在这里,不会有另外的人出现,对美月产生威胁,至于从红妖月嘛,美月这时也不想管从红妖月了。

    带着身上的伤口,美月一步一步的拖着脚行走着,周围都是一样的色彩,不管美月花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都走不出去这个结界,已经被困在这里好几天了,美月开始有点担心,开始害怕。

    看看周围,南宫美月似乎有种绝望的感觉,她太累了,不想再走动了,越走越没希望,还不如坐在原地呢。在被困在结界的日子里,美月的脑子一片空白,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她都来不及去思考。

    这几天,从红妖月都会远远的跟在南宫美月后面,这个时候,南宫美月看看远处,已经没有从红妖月的影子了,难道他迷路了,找不到我了?还是从红妖月已经一个人走出了结界?美月脑子里充盈着各种奇怪的念头,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她都有。

    着急的南宫美月跺着脚,双手相互搓着,一直盯着远处看,此时的她希望从红妖月立刻出现在她眼前,抚平她那颗焦躁不安的心。一个人在结界的感觉,美月觉得像是世上最孤独的人,所有的人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就连不懂人语的小动物也没有了,世界没有了生气,人类似乎到了灭绝的最后一刻。

    这种场景,美月做梦都没有遇到过。想起自己在现代的生活,简直和现在就是鲜明的对比啊,想起妈妈大清早的把自己叫醒,眼睛都还没睁开呢,就被妈妈拉到菜场,陪着她买菜,菜场的喧闹声,还有一股股海鲜混着蔬菜的怪味道,这才熏醒了睡梦中的南宫美月。

    南宫美月的妈妈,好亲切的人,自从穿越到大杯州罗姆王朝,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的身影,唯独留在南宫美月记忆里的就是妈妈的影子,还有和妈妈发生的某些事情。南宫美月很是后悔,当初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应该带上妈妈的,这样,她也不用在这里受欺负了,也不用在伤心难过的时候找不到人哭诉。至少,妈妈会对自己真心的好。

    想着想着,南宫美月的的眼眶开始泛红,晶莹的泪水像个不乖巧的孩子,活泼的跑了出来,顺着肌肤的纹理,逐渐向下滑落。“妈,我真的好想你啊。”美月怎么就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然后,听见后面有人说了一句:“南宫美月,你在说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