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章 活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8本章字数:8941字

    好熟悉的声音,一定是从红妖月,他总算是回来了,美月脑子里只想着从红妖月回来就好了,早已忘记了自己眼睛里还留着眼泪,泪痕还留在脸颊上。她立刻转过身,跑到从红妖月面前,说:“你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去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南宫美月就扑在从红妖月的身上,抱住从红妖月。从红妖月吃惊了一下,他感到美月的话带着一种撒娇并且着急担心自己的感觉,怪难受的。美月此时也突然意识自己这莫名的举动,赶紧松开手,推开从红妖月。

    为了打破这尴尬且极其安静的场面,从红妖月故意走到南宫美月面前说:“怎么了,还担心我不见了是吗?”

    美月死不承认的说:“才没有呢,你也太自恋了吧,我是怕你一个人逃出结界。”美月胡编乱造了一番。

    “还不是担心我呢?”从红妖月发出怪异的笑声。

    “笑吧笑吧,笑死你算了。”美月靠近从红妖月说。

    “南宫美月,你这个大笨蛋。”也不知道为什么,从红妖月突然从嘴巴里冒出这样一句换来,还真是奇了怪了。

    美月感觉到像是又回到了校园时代,和同班同学打打闹闹,相互嘲讽的时代。开始觉得在结界中又有点生机。顺手朝着从红妖月拍去。或许,困在结界中互不说话,两眼对望的场景太不适合他们,还不如在这之中相互打闹来的开心快乐呢。制造点愉快的气氛,何乐而不为呢?

    美月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口,感觉不到疼痛,像是个顽皮的孩子似的,只顾着自己开心,别的什么也不顾了。从红妖月呢,似乎放下了平日里严肃并且一丝不苟的态度,卸下外表的冷酷,把内心孩童般的天真在此时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知道在哪一刻,南宫美月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从红妖月听闻后面没有声音,转过去一看,人怎么也没有了,就往地上一看,南宫美月已经倒在地上了。从红妖月走过去,半跪在地上,问美月:“唉,在地上干什么,别用这招来欺骗我,我可不上你的当啊。”说完就起身往前走,没有一点回头看看南宫美月的意愿。

    美月哪里是在装啊,刚刚愈合的伤口被这不小心的一摔,再次裂开了,痛的她牙痒痒。

    从红妖月的鼻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灵敏,比警犬的鼻子还灵呢,貌似,从红妖月闻到一股血腥味,又回到了南宫美月旁边,之前,从红妖月还以为出现什么猛兽之类的东西,要把南宫美月给吃了呢。结果呢,到了那里,什么猛兽都没出现,就连其他小动物的影子都没看见。

    然而,美月手上流动着的鲜血在这时变得很显眼。一下子就吸引了从红妖月的注意力。“你受伤了?”从红妖月惊奇的问美月。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的血是白流的,是假的吗?”美月说。

    “受伤了,嘴巴还那么硬。”从红妖月便扶着美月边唠叨着。

    从红妖月把美月扶到了一块大石头旁边,让美月靠着石头先休息一下。从附近找了点水递给美月喝。美月放心的喝了下去。“你这身上,哎,怎么到处都是伤啊。”从红妖月念道。

    南宫美月心里那个火大啊,这不是明摆着明知故问吗,美月故意提高声音说:“还不都是你害的,这不是随了你的心意吗!”从红妖月更加糊涂了,满脸疑惑的看着南宫美月。

    “难道不是你吗,当着我的面,亲口跟你的手下们说,要好好教训我一下,你还想装糊涂吗!从红妖月,你比小人还要阴险残忍。”美月开始发泄心中的怨气。

    “我当时是这样说,但是我只是单纯的想让他们稍稍教训你一下,没想到他们竟然这样对你,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惩罚他们。”从红妖月为自己辩解。

    美月不听从红妖月的解释,与其不听,还不如干脆说是无视了。任凭从红妖月说的再好听,美月也不想相信他了,从红妖月,真的让美月一次又一次的伤心。两个人开始抓住某一个点,激烈的争吵着。

    美月转回到刚刚的话题说:“回去,算了吧,现在,我们连出口都没有找到,还想要回去,谈何容易啊。”

    “总会有办法出去的,办法只是我们还没有想到而已。”从红妖月安慰美月,同时也安慰着自己。

    “现在,你的伤口还在流血,先处理一下要紧。”从红妖月说。算他还是有点良心,美月心里想着。

    从红妖月对着美月的身体,施展着法术,或许是在结界中的缘故,从红妖月的法力似乎没有之前的那么强大,原本稍稍施加的法力后,伤口就会好的,这次,只是轻微的愈合。由此看来,想要出去,还真的是有点困难啊。

    从红妖月开始慢慢感到情况不是很好,与他之前所想的并不一样,这该怎么办呢。从红妖月的眉头开始紧皱着,要是一直被困在结界中,那封印在镜湖里的织璃怎么办,一想到这里,从红妖月便默默告诉自己,催着自己,一定,并且必须要想出办法离开结界,回到雪竹山。

    梦里有你

    自从美月和从红妖月进入了这个结界,不止只有美月一个人心里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其实一旁看似不愿真情流露的从红妖月也感到有一丝其妙的感觉。

    由于平常美月吃的比较多,所以在没有一点食物的结界中的难免会感到饥饿。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着。

    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瞬间通红,然后低下头来,感到难为情。

    “你饿了?”从红妖月呆呆得看着美月,问了一句。

    “还好。”要让自己承认自己肚子很饿,那怎么好意思。

    美月撅了撅嘴巴,有点逞强,继续趴在自己的腿上。

    “饿了就饿了,装什么?”从红妖月很欠揍得说了一句。

    “我就是没有很饿嘛,管你屁事。”美月瞪了一眼从红妖月,生气的说道。

    “呵…死鸭子嘴硬,”从红妖月不屑的说,“不过,你要是真饿了的话,我到时有一个办法。”

    美月抬头看见从红妖月诡异的对自己笑着,觉得他真是一脸的痞子相,可是又不得不承认他长得真的很完美。也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斯的缘故,总之,在美月心里他已经铭记了他。

    “我不信相信你这个禽兽一样的人。”她想起从红妖月对自己下的毒手,就不想看见他的脸。可是又那么希望天天能见到他。

    “你不信吗?那你就饿着吧。”从红妖月一副不想给予理睬的样子走到了结界的另一角。

    美月开始有点后悔,但是从红妖月也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一定是在骗自己。

    “后悔了吗?你求我,我就答应给你吃的。”从红妖月仍然不放弃诱惑美月,似乎真的有可以吃的东西给她。

    “那你倒是拿出来给我瞧瞧,哼,骗子。”美月努力让自己不相信从红妖月,硬着嘴让从红妖月拿出食物给自己看。

    “你等着,我给拿出来给你看。”说完,从红妖月就转过身去,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

    接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美月睁着大眼睛扑闪扑闪着黑睫毛,看着从红妖月手中拿着鸡腿、包子、还有苹果。

    她顿时傻了眼,怎么可能他有这些诱人的食物呢?到底哪儿来的?

    “看到了吧,哼,后悔么?”从红妖月满脸的得意,笑着看着欲哭无泪的美月。

    美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从红妖月果然厉害,在结界中都能变出吃的。

    “算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求我一次,我就给你吃。”从红妖月还是不愿放弃这个被人求的大好机会。

    “我不要,我不饿。”美月好像宁愿饿死都不愿意屈服于这个在自己眼里和痞子一样的妖孽男,即使自己已经不可理喻的爱上他了。

    “你不饿是吗?好,那我吃了。”从红妖月愣是在美月眼前大口大口的撕咬着鸡腿,看得美月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我快吃完了,不多咯,你要吃就快点拿去吃吧,也不用求我了。”从红妖月就像是良心发现一样,同情得看着美月。

    听到从红妖月说的这番话,她咬了咬嘴,很想开口说话,但是真的拉不下脸来。

    从红妖月见此情景,就很认真的说:“没事,你吃吧,我吃饱了。”

    美月看从红妖月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缓缓伸出了手说:“谢谢。”

    终于有吃的了,美月心里开心极了,没饿过的人一定不知道美月现在的状态已经到了胃都纠结在一起了。

    正当她接过那个大包子的时候,它突然消失了。美月愣在那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从红妖月看着自己没头没脑的哈哈大笑起来。

    见美月还没反应过来,从红妖月笑得更厉害了,索性蹲在地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美月这才明白从红妖月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在骗自己,他在耍美月。

    见从红妖月如此欺骗自己,美月是真的饿了,所以才会伸出手和从红妖月拿吃的,哪里知道他…

    没等从红妖月停住笑声,美月就开始伤心的哭起来,越哭越响,越哭越伤心。鼻子一阵一阵的酸,心里一阵一阵的发寒。

    “哭什么,这本来就是幻境啊,哪里知道你会这么傻,这结界中哪来吃的。”从红妖月的声音越说越轻,好像预感到美月是真的伤心了。

    美月只是哭,旁若无人得哭,看也不看从红妖月。从红妖月可能是有点慌了,自己还真没看一个女孩子这么撕心裂肺的哭过。

    “你别哭了,我们马上可以出去了。”从红妖月蹲到美月身边说。

    即使现在从红妖月安慰了美月,他也不会懂美月的心思。

    回想过往,美月觉得自己的命运真的很悲惨,出来眼泪,她不能再用任何言语来形容了,自己现在虽然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但是人家对自己真的没有一点意思,她真的不明白自己和从红妖月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真的好想飞去曾经,好好看看他们俩的过往。

    “你别哭了,真的好吵。”从红妖月有点受不了美月没完没了的哭声了。

    美月不听,反而哭得更加大声了。

    无奈,从红妖月说:“你想怎么样?你到底要怎样?”

    美月还是沉默,从红妖月看着她的脸说:“我知道你很饿,我有一个好办法,真的,不骗你。”

    这样依旧没有效果,从红妖月继续说:“你好好睡一觉,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可能是哭累了,美月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得倒在了从红妖月的肩膀上。从红妖月也累了,他又何尝不饿呢。刚刚自己捉弄美月也是为了让他们俩能快点度过结界中的日子,赶快出去。

    从红妖月看到美月熟睡的脸庞,竟然有点不知所措,第一次发现自己讨厌的南宫美月长得那么可爱动人。

    他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思考着逃出结界的办法,想着想着自己竟然也睡着了。

    梦里,从红妖月看见自己牵着美月的手,在竹林中走着,然后自己突然收到消息,马上有要事要做,于是只能留下美月一个人。美月流着眼泪看着从红妖月离开…

    怎么会做这种梦?从红妖月迅速睁开眼睛,感到不可思议。刚想站起来,发现美月还靠着自己正在熟睡。

    从红妖月越来越糊涂了,自己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明明这么讨厌身边这个女人,生活中有她就算了,为什么连梦里都有她。

    可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画面让自己心里很不舒服,就像是做了对不起织璃的事情。

    突然,美月扭了一下脖子,从红妖月这个大男人竟然差点吓到,生怕吵醒她。

    从红妖月几乎全身都麻木了,但是为了不吵醒熟睡的美月,从红妖月竟然不敢动弹一下。

    不知不觉,过了很久,在美月熟睡的时候。从红妖月就静静的看着她,发现她长得那么熟悉,那么似曾相识,但是怎么可能呢?

    “呵呵…一定是我待在结界里太久,想太多了。”从红妖月心里想着,突然就傻傻得笑了。

    可是看见美月睡得甜甜的样子,仿佛世界都安静了。

    自己总是忍不住想偷看熟睡的美月的脸庞,不知道她哪里好,可就是那么的特别。从红妖月自己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可理喻了。

    不知不觉,从红妖月就抬起了手,本想轻轻的抚摸一下美月的脸的,可是就在这时美月醒过来了,他连忙缩回手,摸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美月见自己靠在从红妖月的肩膀上,也吓得连忙坐好,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眼神尴尬的转个不停,就像是倒了大霉一样。

    “你醒啦?”从红妖月见气氛凝滞,于是问美月。

    “是啊,你难道没看到么?”美月才没有因为从红妖月的肩膀让自己靠而感谢他。

    “你…算了,不和你计较。”从红妖月伸出手来想对美月出手,见美月瞪着眼睛看自己,从红妖月就不想和她闹了。

    自己毕竟欺负她这么久了,而且从红妖月的内心竟然怀疑自己那时候对美月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又觉得自己很好笑,怎么会这么想,美月救不了织璃就是她的错。

    “你以为我稀罕,你以为就你最高尚是吗?”美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脾气看起来不小。

    “不要给你面子你自己不要。”从红妖月也来气了。

    “这种地方,就我们俩,我要什么面子,要不是你,我会来着鬼地方么?”美月大吼着,大概是醒来见自己还在结界中非常暴躁。

    “南宫美月,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从红妖月骂着美月。

    美月没有说话,只是对从红妖月一副怨恨的样子,巴不得掐着他的脖子说:“都是你,都是你,贱人从红妖月,妖孽从红妖月,混蛋从红妖月。”

    但是她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讲出来,万一从红妖月这样的禽兽把自己关在结界中,自己先逃出结界,拿自己岂不是惨了。

    于是两个人坐着不说话,许久,美月让步了。

    “嘿,我们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出去?”

    “你现在知道来求我了,哼哼…”从红妖月一副得意的样子。

    “哼,别自以为是了,人家只是随便问问。”美月转了个头回答。

    这俩人,有事没事就开始吵,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还想不想出去了。

    从红妖月的心思

    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还被困在结界之中,无法走出来。结界外面的世界与他们似乎都隔绝了。结界之外,雪竹山上,大杯州澈一个人还在那里傻乎乎的等着,他等着南宫美月出来。但情况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简单。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雪竹山上的温度低的可怜,现在,雪竹山上,只留下了大杯州澈一人,他的手下们都被他自己打发回宫去了。即使穿着盔甲的大杯州澈也难以抵挡雪竹山上的寒气。

    风呼呼的吹着,周围树枝在左右摇晃着,时不时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大杯州澈冻的瑟瑟发抖,但他还是坚持着,坚持的等着美月。大杯州澈的牙齿开始不听使唤的上下打架。虽然是黑夜,大杯州澈冻的发白的嘴唇还是隐约可以看见。

    只见他开始伸出手,双手相互揉搓着,试着用摩擦的方法使自己的身体暖和起来,并且,他还时不时的用嘴对着自己的手呵气。这样的动作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好像没有多大的作用,大杯州澈又有了新的办法。

    也许做点运动能够热身吧。大杯州澈绕着一个小圈小跑着,一个人,在黑乎乎的地方独自跑着,不知道的人看着是有点奇怪的,幸运的是现在周围没有人在看着他。后来,大杯州澈脱下自己的盔甲,拿起手中的剑,在这块并不明亮的地方挥舞着剑。

    这种方法也不错,至少在这种寒冷的情况下可以御寒取暖。大杯州澈目前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南宫美月。也不知道南宫美月什么时候能够出来,大杯州澈就连接下去的事情都想好了,要是南宫美月现在出现在他面前,大杯州澈一定会立刻带美月进皇宫,先好生招待她一番,给她想要的一切,然后,再让美月施法利用紫云珠救治皇妹月儿的病。等到皇妹病好后,他就和美月……

    想到这里,大杯州澈似乎有了更大的力气,这次,他挥舞的比刚刚更有力量了,每一剑刺去,都像是要了对方的要害,相信他的假想敌应该是那可恨的从红妖月吧。

    时间过去都那么久了,怎么还没等到南宫美月呢。大杯州澈有些心烦了,狂躁的大叫了一声。但是,大杯州澈一想到之前本来可以和美月一起的,但是最后还是没能和南宫美月一起,抛下美月一人,独自会大杯州皇宫的事情。这次,大杯州澈不会再主动放弃了,为了南宫美月,雪竹山上的这点寒冷算得了什么呢,熬一熬就过去了。

    大杯州澈从周围找了一些干树枝和一些落叶,简单的铺了一下,然后躺在上面,盔甲盖在身上,在简易的床上,小眯了一会儿。身为皇宫里的王爷,大杯州澈算是个能屈能伸的男子汉,要是换成别的皇子皇孙,他们住惯了绫罗绸缎制成的床铺,过关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要是让他们躺在这干树枝上睡觉,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或许,大杯州澈才是南宫美月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吧。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升起,红红的太阳就在大杯州澈眼前,当他看到太阳,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像是在预示着大杯州澈,一切都还有希望,都还来的及。此时此刻,雪竹山上的温度已经逐渐恢复正常了,大杯州澈也不感觉到冷了,他穿上盔甲,四处走动着。

    突然看到远处有一只大红鸟向他飞来,大杯州澈迅速的拔出要上的剑,向大红鸟刺去。听见大红鸟长叫了一声后,一个瞬间就变成人形。对大杯州澈说:“大杯州澈,你怎么还在这里,是不想活了吗?”

    “我不会走的,除非我找到南宫美月!”大杯州澈斩钉截铁的说。

    火灵一听到南宫美月的名字,那颗心顿时变得柔软了,没有了刚才那样的坚定。是啊,美月也跟着主上一起掉进了结界中,不知道他们两现在怎么样了,出来没呢。火灵心里盘算着。“你,是要在这继续等南宫美月的意思吗?”火灵问。

    “当然,见不到南宫美月,我是不会走的!”

    “好吧。”看来大杯州澈对南宫美月是真心的,有这样一个愿意等她的人,愿意为她牺牲一切的人,这就够了,我也就放心了,火灵真心的替南宫美月感到高兴,虽然带着点小伤感,但只要南宫美月幸福,火灵就满足了,这就是火灵最大的愿望。

    火灵没有和大杯州澈继续打斗,他转身后,摇身一变,化成一只大红鸟,消失在天边。大杯州澈卸下防备,继续在原地等着美月。

    其实吧,大杯州澈心里藏着一丝的害怕,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一起掉进结界,这对大杯州澈造成的威胁还是挺大的,从红妖月毕竟算是大杯州澈的情敌。

    大杯州澈的情敌,从红妖月。在结界中与南宫美月相处的二人世界里,越发感觉自己不对劲。这种不对劲不是肉体上的不对,而是精神上的。之前对于南宫美月都是一种冷淡并且不太理睬的态度,但是这几天亲密的相处下来,发现自己对南宫美月确实另外有种别样的好感,加上最近脑子里回想起的和南宫美月在密室里看到的时光转轮里的片段,这种好感更加明显了。

    像是早上的时候,美月很早就醒了,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原来是被饿醒的,看到离自己身旁不远的从红妖月静静的躺在那里睡着,南宫美月还真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如果这个时候从红妖月突然醒来,而且是被美月的肚子的叫声吵醒时,南宫美月一定会羞愧到不行,她会立刻把头埋在地底下,埋得越深越好。

    不过庆幸的是,这种尴尬的场面并没有发生,结界中,什么也没有,但是美月眼前却迷糊的看到了远处似乎有黄黄的点状物,南宫美月好奇的上前走去。

    “好奇怪的东西啊,怎么长这样啊。”美月说着,这东西的形状像个小娃娃,但颜色是类似橙子的橘黄色。“难道…难道…是传说中的人生果?”南宫美月自言自语道。这种东西不是应该出现在西游记里,或者是那些神话故事里吗,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真是太……

    美月太高手臂,伸手摘了一个,摸着这东西都有点瑟瑟发抖,更别说要吃下它了。这怪异的果子在美月的手中握了好久,南宫美月还是没有勇气咬下它。每当美月准备塞到嘴巴里,她的脑子里都浮现出一个个小娃娃的头,弄得她像是再吃小孩子一样。

    犹豫了老半天,美月咬下了她的第一口,还真是个奇怪的人,她是从侧面开始咬的,也许,那样的话,会让她觉得不是那么的害怕。看南宫美月那样子,看来果子并不难吃。咬着咬着,美月幻想起了现代小的时候再农村生活的日子,幻想中的奶奶还没有去世,幻想中的妈妈把她安置在奶奶家生活。

    上午的时候,奶奶就会到田地里干活,小美月就会蹦跳着跟在奶奶后面,提着小竹篮在田间四处走着,闹着。到了下午,奶奶还是在地里忙活着,小美月是耐不住寂寞的,拉着邻居家的小孩跑到别的地方。那个时候,奶奶就会对南宫美月说,你慢点跑,别走太远,早点回来。小美月就会调皮的吐吐舌头,然后牵着小伙伴的手来到他们所谓的目的地。

    小时候贪玩吧,小美月和她的小伙伴手拉手来到一棵果树下,眼看着树上的果子,那嘴巴馋的呀。小美月慢吞吞的爬上树,好不容易上去了,又因为人太小,手不够长,无法摘到果子,只好拿着一根小树枝,拼命的把果子打下来,之后就能看到两个小孩坐在树下吃着果子的身影。

    从红妖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这里,见到南宫美月,很急切的对她说:“你怎么到处乱跑,万一有什么事,那怎么办?”美月听到这话就懵了,从红妖月不是很讨厌自己,怎么还说这种话,美月想着自己不就是饿了,出来找点东西吃吗,从红妖月他有必要这样激动吗,越想越气,美月惊醒后,原来是一场梦。

    奇怪的是,从红妖月似乎知道美月的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南宫美月如此关心,多多少少有点爱上了南宫美月。不可能的,怎么会,自己明明爱的人织璃,是织璃,从红妖月在心里一直强调着,但是,脑子里出现的人都是南宫美月。

    到了晚上深夜的时候,美月再次进入睡眠状态,从红妖月不敢翻动身子,就怕一个转身就打破了南宫美月的美梦。微微天光下,从红妖月还没有睡着,周围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从红妖月的目光很自觉的就放在了美月身上。看着美月瘦弱的身子,精致的五官,这个时候,从红妖月觉得南宫美月还是个挺好看的姑娘,长得还算标志,甚至比织璃还要再美几分。想着想着,脑子里就假象着和南宫美月未来的日子。

    南宫美月身体的一个抽搐,才让从红妖月从假想中清醒。自己的爱人是织璃,是织璃。她现在被封印在镜湖里,自己怎么能背叛她呢,绝对不行,苦想着各种办法打消这个念头。

    珠联璧合

    日子又过了一天,美月和从红妖月除了吵吵小架之外就是睡觉了,当然还在不时的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出去,能吃上饭…什么时候才能找出自己和从红妖月的感情之谜。

    而从红妖月,一心想着出去的办法,只是结界的坚固强大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恐怕一个人摧毁不了这个结界,难道要让美月帮自己?

    “南宫美月,南宫美月,哎…别睡了。”从红妖月拍了拍正在坐着美食梦的美月。

    “干嘛啊,烦死了,我好饿,没力气讲话。”美月无力的说道。

    “不想饿死就快点起来。”从红妖月严肃的说道。

    美月睁开眼睛,看了看从红妖月这张让自己羡慕嫉妒恨的英俊脸庞,然后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你要干嘛,我好累哦…”美月伸了伸懒腰说。

    “活命啊,干嘛,你清醒点,南宫美月。”从红妖月一把拉起美月。

    “你轻点,一定要这么鲁莽么?”美月的手被从红妖月抓得生疼,她一怒之下就甩开了从红妖月的手。

    “你,”从红妖月不知道美月哪来的怒气,竟然这样看着自己。

    而美月也惊讶了,自己到底哪里来的力气,怎么这么轻而易举的甩开了从红妖月的手呢。

    从红妖月连忙放下严肃的脸,转而笑着对美月说:“看来,你有的是力气啊。”

    “没有。”美月不好意思的转过身,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了,我叫你起来不是不让你睡觉,我是想和你商量商量走出这个结界的问题。”

    “哦,是这样啊,那…讨论啊。”美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从红妖月,话虽这么说,但是美月早就想出去了,甚至有点后悔当初竟然跑过去和从红妖月一起进了这个结界。

    结界中的日子不是每个人都能熬过的,从红妖月能不吃不喝得在这当中度过,是因为他自身的内功强大。而美月这个本该是凡人的女子则是因为体内的紫云珠,它的作用不可小看。

    “我想知道你现在所知道的咒语有多少?”从红妖月问美月。

    “我,现在知道的咒语就…”美月挠挠脑袋,有点不知所云。

    从红妖月看她这个样子,有点生气,皱了皱眉头,开始沉思起来。

    其实那天和大杯州澈交手的时候,从红妖月就知道自己体内有些受伤了,所以如果真的要从这里出去,必须得需要美月身上的紫云珠以及美月自身的聪慧程度。

    可是依照美月现在对法力看似一无所知的状态,从红妖月不免有些担心。从红妖月也不是没想过火灵来救自己的,可是连自己这个主上都没有想出办法,火灵他能想出来的几率就更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