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章 这可不是一般的湖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8本章字数:6414字

    这可不是一般的湖面

    短暂的离别。

    结界虽然已经被打破了,但是事情似乎没有完全结束。

    竹熙皇后左顾右盼得在自己的花园里等着谁,眼神里满是焦急。还不时得在在院子里踱来踱去,从未见过她这么躁动的样子。

    “主子,主子,奴婢来了。”终于,大门外,红姬喘着气小跑过来。

    “你到底去哪儿了,真是等得本宫心里乱糟糟的。”竹熙焦急的说。

    “奴婢该死,刚刚顾着去打探…主子之前让我留意的事情了。”红姬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嗯,我刚刚得知消息,他们已经逃出结界了。”竹熙神情紧张的说。

    “什么?怎么会?这…”红姬惊讶的思索起来。

    按道理,自己的结界设计的已经很完美无缺了,一般情况下没有自己解开结界,其他人很难破解结界的。

    “好了,事不宜迟,你现在赶快去雪竹山,我怕到时候美月被从红妖月带走。”

    “主子,可是主上,我要是暴露了身份那该怎么办?”红姬担心竹熙的计划毁在自己手里。

    “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到时候大杯州澈问起来就说你是我我派去保护他们的,相信他们也不会怀疑。”

    “嗯,我知道了主子,那我现在就去支开从红妖月。”红姬转身欲离开。

    “等等。”竹熙叫住她。

    “主子,还有什么要吩咐的。”红姬回头看着竹熙。

    “这件事千万不可马虎,还有你可以去镜湖,但是千万不要伤害到镜湖里的织璃。”竹熙似乎心里都安排好了,就等红姬去完成。

    “奴婢知道了,奴婢会小心的。”说完红姬就离开了。

    此时大杯州澈、美月还有从红妖月、火灵都在雪竹上上。

    “美月,我们回宫吧,”大杯州澈深情的看着美月,只等美月一个回答。

    而美月没有立马回答,只是看着大杯州澈。

    她不想辜负面前这个对自己如此深情的男人,也不舍得就这么离开自己爱的人。那一瞬间,美月觉得自己真的很该死,罪恶感全涌了上来。

    想到从红妖月曾经对自己做过的混帐事情,就觉得很委屈。一个女孩子被如此折磨,怎么可能会再次选择跟那个男人走。

    火灵似乎看出了美月的心思,他很想让美月跟着大杯州澈离开这里,但是自己的主上都没说话。即使火灵不舍得美月离开,但是他不确定美月在这里不会受苦。

    “你别想带走南宫美月。”从红妖月虽然法力受损,但是还在逞强。

    没等大杯州澈开口,美月就说话了,“混蛋从红妖月,你有什么资格把我留在这里,你难道折磨我还折磨的不够么?”

    “美月…”大杯州澈知道那段时间她在从红妖月手里受委屈了,微微皱了皱眉。

    “你…真是善变的女人。”从红妖月对着美月,愤愤的说道。

    从红妖月没想到,在结界里还和自己齐心合力的伙伴突然之间又跑到别人怀里了,心里很气愤。

    “总之你们别想离开,”从红妖月说这话时候,就像是一个吃不到糖果的小孩子。

    “从红妖月,你太猖狂了,你没有任何权利留美月在这里,之前的仇怨我还没跟你报呢?”大杯州澈见从红妖月不妨他们俩走,就像再次交手比一场。

    “大杯州澈,是你们大杯州朝对不起我的,你竟然还敢对我说这种野蛮的话。”从红妖月刚想动手,被火灵阻止了。

    “主上,现在不宜动手,”火灵见从红妖月有点失控,可能是被大杯州澈气的,只好对自己的主上有些失礼了。

    “走开,”从红妖月命令火灵。

    “主上,”火灵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够了…”美月见这几个男人让自己心烦意乱的,于是就很抓狂的说道。

    他们俩看着美月,不知道怎么了,竟然都乖乖安静下来。

    “都别吵了,大杯州澈,我们走吧。”美月突然想明白了,自己在这里待着也只能自讨苦吃。而且在这里有诸多不便,看着火灵每天都来给自己送饭就觉得不好意思。

    更重要的是,美月只要看到从红妖月为了织璃不顾一切的样子,自己仿佛心都碎掉一样。

    从红妖月现在依旧不知道自己和美月的关系,美月觉得自己承受不了怎么多。怪自己懦弱也好,还是无能也好,总之美月想暂时躲一躲。

    在结界中的那几天,让美月对从红妖月又多了一些爱恋,几乎满脑子都是他,不管怎么摆脱都没用。

    “南宫美月,你不能走。”从红妖月对美月吼着。

    美月听他这么说,虽然心里激起了千层浪,但是表面依旧无动于衷。

    从红妖月也好奇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不想让美月离开,那一刻,他的脑子里想得不只是美月的存在可以救织璃出来,还有一些别的情绪,是不舍得。

    他怕自己看不到美月,没有人让她折磨自己会很失落…总之美月不在,他会觉得少了什么似的。

    “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你凭什么?凭什么?”美月突然就火大了,到底为什么面前这个禽兽可以这么嚣张,这么无耻。又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傻,要去知道从红妖月和自己的事情,现在想来自己真的很傻很傻。

    “我…总之你还没有…”从红妖月的嘴巴突然之间就好像被堵住一样,说不了话。

    “美月,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从红妖月护着美月打算离开。

    “不准走。”从红妖月仍然没有放弃,只是在美月眼里如此鲁莽。

    从红妖月的军队马上拔出剑挡在了美月和大杯州澈的面前,看来没有从红妖月的允许,美月和大杯州澈是别想离开了。

    “从红妖月,你能不能像个君子,看来今天不与你打一场你是不会认输的。”大杯州澈欲拔剑和从红妖月对抗。

    “大杯州澈,那天被你军队中的人暗算,这笔账还没有和你算呢。”从红妖月突然想起自己被结界困住的原因。

    大杯州澈有点犹豫,这件事虽然一直没有查出是谁做的,但是和大杯州宫中的人一定脱不了干系,只是到底是谁,他还没有头绪,自己这几天一直呆在雪竹山上,宫中的事情自己已有很久没有管理了。

    “你别再脱离话题了,就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吧?怎么了,你不敢么?”大杯州澈故意激起从红妖月的怒气,好让自己好美月早点离开这里。

    “哼,你休想在狡辩,这件事我会找时间和你们算账的。来吧…”从红妖月不顾火灵的阻挡,欲冲上前去…

    “住手,你们闹够了没?”美月立马喊着他们,不顾一切的挡在了大杯州澈面前。

    从红妖月差点打中美月,美月闭上眼睛,那一刻,她甚至希望从红妖月置自己于死地,死在从红妖月手里,一了百了。

    “南宫美月,你疯了吗?”从红妖月怒吼着美月,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刚刚要是真的杀了美月该怎么办?

    “你怎么不杀了我?”美月睁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满脸惊讶的从红妖月。

    “美月,你怎么那么傻,刚…”大杯州澈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他以为美月是想救自己才挡在自己面前的。

    殊不知,美月是因为从红妖月才这样做的。

    “南宫美月,你这个疯子。”从红妖月不能理解她的这种行为。

    “对,我是疯了,我为什么要一意孤行抛弃团队,一个人去陵墓。为什么在遇见你那天就杀了自己,我疯了,我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来,在学校乖乖的跟着学长多好,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美月忍不住哭了起来,自己在这里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她多想回到学校。

    “美月,你在说什么?”大杯州澈对于美月说的话有点莫名其妙。

    从红妖月看着泪流满面说着傻话的美月,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旁的火灵也好奇美月的说的话,什么学校,学长的。

    大家都以为美月是受了太多委屈才哭成这样的。他们怎么会知道,面前这个女子与他们隔着几十个世纪,那里的世界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怎么会了解她内心的孤独与创伤。

    美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大杯州澈怒视着从红妖月,觉得这一切都是他照成的。他一定是做了美月不可原谅的额错失,才会让一个女子那么悲痛。

    从红妖月与大杯州澈互相仇视着,火灵在一旁不知如何处理这一切。

    就在他们沉默的时候,红姬已经在路上。

    此时最着急的人除了红姬,当然就是竹熙皇后了。这几天为了忙这件事,她已经好久没有没有好好陪皇上了,她担心皇上到时候问起自己来,她该怎么回答。

    “皇后娘娘,奴婢给您送杏仁茶来了。”皇后的丫鬟说道。

    “放着吧,”竹熙冷冷得说,又想到了什么事似的,说,“最近皇上都在干些什么事?”

    “奴婢不知,奴婢多日没见过皇上了。”丫鬟答道。

    “嗯,退下吧。”竹熙说道。

    看来要找个时间好好和皇上聊聊了,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皇后的地位恐怕就不保了。

    危险的镜湖

    只见眼前突然闪过一个人影,从红妖月顿时感到很奇怪,莫名之中感觉这个人跟他有点关系,虽然,这个人影在从红妖月眼前停留的时间连一秒都不到,但是,从红妖月就是能感觉到这个人有点古怪,也不知什么原因,从红妖月就联想到了之前与大杯州澈短兵相接时蹊跷的场景。

    雪竹山现在这么乱,什么人都有,不行,这是我的地盘,哪一个敢没有我的允许,在这儿撒野,从红妖月心里想着。这个神神秘秘的人,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从红妖月做了一个手势,跟着前面的那个人影飞来出去。在空中两个人一下子变成了两个点,消失在远处的山头。

    现在,留在山上的是大杯州澈、南宫美月、火灵,以及火灵的手下们。大家都看的莫名其妙,尤其是那些手下们,各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搞不清状况。大杯州澈和南宫美月还在相互对视着,只是表情很奇怪。火灵呢,看着远处主上消失的地方,想跟过去看看,了解一下情况,但是,要是自己离开了,这里又将如何处理,大杯州澈要是有不好的举动,整个雪竹山不是有一场浩劫了吗。火灵还在纠结中。

    “大杯州澈,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火灵从手下手中猛地一下拔出剑,恶狠狠的指着大杯州澈,对准大杯州澈的咽喉,锋利的剑头离大杯州澈的咽喉只差两三厘米。

    南宫美月看到这场景,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现在,估计就连口水也不敢下咽了吧。僵硬的扭动脖子,看着火灵。火灵这么严肃、认真、带点邪恶,杀气的一面,美月还真没见到过,今天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也难怪南宫美月会有这种反应。

    相反的是,再看看大杯州澈,他的表情没有南宫美月想像中的紧张以及软弱无能。而是和刚刚一样,不过,要比刚刚的更显轻松一些。南宫美月期待着大杯州澈接下来的表现呢。

    “哈,哈哈,哈哈哈……”大杯州澈放声大笑道,后面几声笑,南宫美月听着有点假。

    “嗯?!”火灵的剑离大杯州澈的咽喉越来越近了,美月看着都要着急死了,他大杯州澈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啊,都什么时候了,还笑,搞什么鬼都不知道。于是,情急之下,美月摇晃了一下大杯州澈的手臂,拉扯着大杯州澈的衣服说:“大杯州澈,你在干什么啊,到底想干嘛啊?”

    “快说,刚刚这个人是不是你派的?”火灵提高了声音的响度。

    大杯州澈自己都感到奇怪,一时间也没想明白这是谁,怎么知道这是不是皇宫里派来的人,不过,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的派的,自己前几天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过,几乎是与皇宫是隔绝的,没有半点联系。

    “关我什么事,我人在这里,怎么知道是谁?”大杯州澈还是一副轻松的表情,很自然的笑着说,丝毫没有被火灵手中的剑所恐吓到。

    “还不说实话,我的剑可是不长眼睛的!”火灵顺势向大杯州澈靠近了一步。

    “火灵,大杯州澈真的不知道,他不是一直都在山上吗?”美月突然间上前一步,开口说出了那么一句,替大杯州澈解释道。美月心想,要是再不替大杯州澈说话,依照火灵目前的这种脾气和态度,他手中的剑有极大的可能会刺向大杯州澈的咽喉,到时候,大杯州澈就会倒在南宫美月眼前,是亲眼死在美月的眼前啊,她可不想看到这种场面。不!是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火灵听到南宫美月说了这话,心似乎软了,相信了美月的话,南宫美月应该不会欺骗自己的。然后,放下手中的剑,说:“大杯州澈,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在另外一边,从红妖月还在追赶着前面的那个人,从红妖月心想,先去会会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至于大杯州澈嘛,等他处理好眼前的,再去解决大杯州澈这个难缠的人。那个人一直往镜湖的方向飞去,从红妖月一想到前面就是镜湖,而且,最重要的是镜湖下面还有织璃在那里,从红妖月不敢想象接下要发生的事情。

    织璃,刚刚一联想到织璃,从红妖月就越显得紧张,飞得更快了,距离前面人越发近,在他前面的人,好熟悉,再仔细回想一下,之前有见过的,从红妖月再次确认了一下,就是之前混在大杯州澈的军队中,那个有特殊法力的人,至于她的详细背景,从红妖月就不清楚了。

    前面那个人似乎感觉到从红妖月在向她靠近,然后也是突然地一回头,看了看从红妖月,立刻转头回去,加快了飞行的速度。从红妖月奇怪的看着前面的这个人,对她更加怀疑,不放心了。

    竹熙皇后让红姬尽量拖住从红妖月的时间,让南宫美月能够离开雪竹山,不要再阻碍她的计划了,根据之前的详细调查,要想拖住从红妖月,只能智取,不能硬碰。

    凭红姬现在的功力,恐怕还不是从红妖月的对手,要怎么办呢,唯一的方法就是掐住从红妖月的要害,那就是被封印在镜湖里的织璃。

    很快,红姬就来到了镜湖前,她并没有立刻在镜湖前停下来,而是在镜湖上绕着转了三圈,她也有点担心从红妖月会全力对付她,到时候想要离开这里都有点困难了。“前面的!赶紧给我停下来,快离开镜湖,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到时候连尸体都找不到!”从红妖月狠狠的说。

    红姬听着从红妖月这话,觉得从红妖月的情绪很激动,不能激怒他,稍微意思下就可以了,这样,自己的使命也就完成了,竹熙皇后也不会责怪她。红姬停了下来,站在镜湖旁边,看着从红妖月。

    从红妖月就站在红姬的对面,眼前这个女子真是不简单,从红妖月心里还在盘算着,她到底来这干什么,目的又是什么呢。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从红妖月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我是谁?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镜湖下面的人,不是吗?!”红姬话中有话,弄得很神秘。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从红妖月这下话中没有多少底气。按照目前的情况猜测,这个人好像很了解自己的一切,这下,就有点危险了,说不定,自己的法力还没她高呢。镜湖会有危险的,镜湖里的织璃就更不用说了。

    从红妖月直接向红姬冲过去,红姬与从红妖月开始交手了,过了几招后,红姬担心自己的法力不够,会有危险,接下来的几招都是躲着从红妖月的,两人在镜湖旁边来回移动着,变换着位置。红姬感到从红妖月身上有股强大的力量,在向她一步步逼近,感觉到自己快抵不住了,灵机一动,想到了自己就在镜湖旁,从红妖月最牵挂的织璃就被封印在里面。

    红姬转移方向,朝镜湖飞去,试图用自己的法力假装触碰镜湖的湖面。从红妖月见到红姬向镜湖的湖面飞去,一想到之前的南宫美月差点破坏了镜湖的封印,织璃差点就永远无法出来的场景,从红妖月以最快的速度,挡在红姬前面,又把红姬必到了镜湖边上,这才松了口气。

    “别想破坏镜湖,别怪我不客气!”从红妖月暴躁得说。

    红姬在从红妖月面前自然没有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因为她知道,只要在镜湖上面动一点手脚,从红妖月都会很紧张,她想利用这个弱点,拖住从红妖月赶回到南宫美月身边的时间,好让皇后的计划按正常的时间进行。

    好像是体力消耗的有点多,红姬感到自己有点喘,就在旁边站着,企图休息一下,从红妖月始终站在她前面。从红妖月似乎看出了红姬的一丝疲倦,向红姬快速靠近,红姬再次使劲,从从红妖月的手臂下划过,飞到离镜湖湖面很近的地方,停在那里。

    从红妖月没有想到,红姬竟然躲开了他,看到她离镜湖很近,心里很害怕,但是,以从红妖月最快的速度上前阻住红姬破坏镜湖,那也不及红姬一个动作破坏镜湖来的快。从红妖月开口说:“你别乱动,这可不是一般的湖面,里面藏着人,自然也藏着机关,自己可要想清楚了。”从红妖月愿意赌一把,这是他目前最后的筹码了。

    红姬听到从红妖月的话,犹豫了一下,要是真的有机关,自己一定会有危险,不能冒这个危险。“要想我相信你,可以,先后退到一米之外。”从红妖月为了让红姬相信,也为了织璃的安全以及镜湖,听从了红姬的话,后退到红姬所说的地方。红姬也遵守约定,飞到镜湖的另外一端。他们两个继续在镜湖边僵持着,红姬拖着从红妖月的时间。

    火灵在和手下们商量着,大杯州澈和南宫美月也在原地等着,不知道什么情况,谁也不能离开,况且,这里还有雪竹山上的人在呢,大杯州澈和南宫美月要想离开,也没有那么容易。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

    火灵开始担心着主上,主上刚从结界中出来,消耗量不少体力,现在去了那么久,会不会有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火灵觉得要是主上遇到了困难,身为他的得力助手,这个关键时刻不去帮助他,实在对不起主上对他的大恩大德。想到这里,火灵没有顾得上处理大杯州澈,化身为红鸟想他们的方向飞去。

    忘不掉的人

    火灵飞向镜湖,他一次次的加快速度,他担心着主上会遇到麻烦,不管怎么样,火灵会用尽全力,去帮助主上,忠心护主的。

    来到了镜湖,火灵看见主上还有之前那个人都在镜湖边上,现在,他们两僵持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