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章 如何抉择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8本章字数:15062字

    但是,火灵一来,红姬的脸色马上就变的慌张起来。脸色变得愈加苍白,怎么办,从红妖月的帮手来了,要是现在不赶紧逃跑,等到他们两联起手来,自己的小命更加不保了。

    于是,敏捷的从腰间拿出两颗烟雾弹,快速的投到从红妖月的面前,顿时,从红妖月眼前一片迷茫,都是雾气蒙蒙的小颗粒,什么也看不清楚。从红妖月和火灵本能地用手扇了扇,等到烟雾逐渐消散开来时,红姬早就已经不再镜湖了,溜得无影无踪。

    从红妖月在原地叹了一口气,气自己真不该这么容易就放走这个破坏镜湖的人,真应该替织璃好好收拾这个家伙。从红妖月怎么感觉自己后面还站了一个人,回头一看,还真有人,是火灵,奇怪,他这家伙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火灵,你怎么会过来?”从红妖月一副领导的架势。

    火灵自觉的跪在地上,双手恭敬的搭着,说:“回主上的话,属下是担心主上的安慰,所以才赶过来看看。”

    从红妖月看着火灵,眼珠子来回的转着,似乎再次想到了什么,但又没有说什么,火灵偷偷看了看从红妖月两眼,也不明白主上是什么意思。只见从红妖月迈出脚,向前走了一两步。火灵也不知道怎么办,心里还在犹豫着,是要跟在主上后面呢还是继续保持现在的姿势,跪在地上。

    从红妖月好像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火灵说:“火灵,南宫美月呢,她现在人在哪里?”

    火灵预感到自己会受到惩罚,低着头说:“回主上的话,南宫美月还在原来的地方。”

    “那,大杯州澈呢?”从红妖月紧跟着火灵的话说。“也在那里。”

    刚等火灵说完,从红妖月就上前,一把揪住火灵的衣服,很是气愤,火灵看到从红妖月紧锁的眉头,知道主上一定很生气,也不敢再继续说点什么。从红妖月又松开了手,说:“快跟我回去看看!”

    火灵和从红妖月再次从镜湖飞回到雪竹山。从红妖月飞在前面,火灵跟在后面,从红妖月还时不时地催促着火灵,让他快点跟上。没多久,他们主仆两到了雪竹山山顶。眼前什么人也没看见,地上躺着几具尸体,这不是从红妖月的手下吗?怎么现在一个个都这样了。

    火灵连忙上前,蹲在躺在地上的人旁边看了看,脖子上都有刀剑划过的痕迹,伤口虽然很小,但刺中的都是要害,南宫美月和大杯州澈都不见了,这下,事情就更麻烦了。

    从红妖月眼前有个躺在地上的手下,似乎还没有死,还有一丝气息,他的指头在微微的抬动着。这被观察细微的从红妖月看见了,从红妖月快步上前,呈下蹲的姿势在这个手下旁边,问道:“是谁干的?快说!”

    那人留着最后一口气说:“是…是…大杯州…大杯州….”话还没说完,头就已经撇到了一边,微微弯曲的手指也伸展开来。能够坚持到现在,也算是不容易了。从红妖月的心里有所想法,把手下放在地上后,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对火灵说:“火灵,你先把这些人都安葬好,其他的事情等到回去再说。”从红妖月摇摇头,心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多意外呢,难不成真的是天意吗?

    火灵找了一块雪竹山上的空地,挖了几个深深的坑,把这些手下们一个个拖到里面,然后再把刚刚剥开的土重新填回上去,覆盖在尸体上。这样弄了大概半个时辰,算是完工了,这些死掉的手下,毕竟是在自己身边跟随了好久的,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感情的,火灵临走前深深的鞠了一个躬。一个转身,离开了这里。

    刚回到山下,从红妖月就急着召见火灵。火灵都还没有喘口气呢,又得要赶到从红妖月的房间,接受从红妖月的命令。

    火灵推开门,见到从红妖月站在前面,背对着火灵,从红妖月的双手放在腰后。听到火灵进来,从红妖月转到他前面说:“火灵,知不知道你自己干了什么!”火灵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也不敢看着直视着从红妖月。

    “你竟然这么疏忽,放走了南宫美月和大杯州澈。”从红妖月激动的说,“难道你不知道南宫美月对我有多重要吗,紫云珠还在她身上,现在她逃走了,织璃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火灵听后,心中还是感到很委屈,自己这么忠心,这样做还不是担心主上的安全,怕他出事吗,有些事情并不能两全,所以他选择了放弃南宫美月,去救自己的主上。不过,火灵没有把心中所想的全都说出来,火灵知道,从红妖月正在气头上,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说了还找骂,还不如紧闭嘴巴,什么都不说。

    “不过,看在你平日里这么为我尽心尽力的份上,这次我就饶过你,但是,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你没有不服气吧。”从红妖月说着这话,中间藏着给自己下台阶的感觉。火灵沉默,低着头。“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先下去吧。”从红妖月打发着火灵离开房间。

    火灵在自己的房间呆了三天后,就受到从红妖月的吩咐,被带到离镜湖附近不远的地方。火灵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从红妖月会派自己到那个地方去,那地方几乎没有人去,周围除了树还是树,伤透脑经也不明白主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就这样,火灵被带到了那个地方,负责送他上去的手下们还真是听话,送他上去后,就回去了,火灵一个人被孤零零的扔在这里,还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火灵四处走了走,周围的植物生长的乱起八糟,因为没人来打理,这块区域都杂草丛生,既然来这里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还不如把这里清理清理。

    说干就干,火灵用法力将其中的树木弄倒,接着的,慢慢把这些树根搬到一旁,堆成一堆,周边的杂草能除掉的都给他拔掉。做了那么多,是有点累了,这地方连个房间都没有,晚上睡哪里呢,看到自己刚才看下来的树根,干脆的,就造个简易的小木屋也行。法力加上力气,小木屋形成了。

    火灵没有感觉到饿,只是很累,很累,他躺在小屋里面,一会儿就睡着了,睡得很沉很沉,呼噜声在屋外都能听到。

    那天晚上,雪竹山上的天气突变,一下子就下起了一阵大雨,噼里啪啦的声音打在树叶上,像是在砸什么东西。雨还没下多久,又停了,紧接着的是一场大雪,这场雪下的可不是一般的大,下的特别奇怪。雪花一朵一朵大的可怕,火灵盖的小木屋没多久就该上厚厚的一层‘棉被’。

    镜湖的湖面上,也盖上了一层雪。晚上过的特别漫长,雪竹山上的雪下个没完没了,山下的从红妖月以及还有一些人根本一点都不知道山上的情况,包括睡得很沉的火灵也不知道。

    第二天的太阳总算是爬上了山头,从红妖月虽然把火灵扔在了山上,但还是暗中派人监督着他,注意他的一举一动。还真有情况,一个手下跑到从红妖月面前。

    “启禀主上,山上有情况。”

    “怎么回事儿。”

    “昨晚好像下了一场很大学,现在山上一片空白,厚厚的一层雪呢,还有冰。”

    从红妖月立即想到了镜湖,织璃会不会有危险。从红妖月放下手中端着,正准备喝的茶水,带着四五个手下,前往雪竹山上。

    从红妖月跑到镜湖前面,湖面上厚厚的冰结在那里,镜湖里的保护膜会不会被压破,从红妖月用法力将其镜湖湖面上的冰慢慢化解,湖面上开始冒出热气,是雪水在蒸发,镜湖是安全了,从红妖月再观察了封印在里面的织璃,也安然无恙,才放心。不知不觉想起了火灵也在附近,怎么就见不到人呢,让手下们四处寻找。

    眼前的一堆雪吸引到他的注意,他讲雪打算,露出一件小木屋,好奇的走过去,发现火灵就躺在里面,让手下把火灵叫醒后,好好说了他一顿,就带着他下山了。晚上也不知怎么的,让火灵去他房间,跟他喝酒。

    火灵走到从红妖月房间,站在从红妖月后面,从红妖月说:“火灵,坐下吧,这是命令。”火灵这才坐了下来。

    从红妖月拿了一只酒杯放在火灵面前,撩了一把酒壶,给火灵还有自己盛上慢慢一小杯酒,举起杯子,试图要与火灵干杯,火灵也意思的碰了一下,主仆两人一饮而尽,再次满上,再继续喝酒。

    从红妖月今晚连续喝了好几杯,都是烈酒,似乎有点醉了。在身边的火灵一直听到从红妖月嘴里念着南宫美月的名字,还说着一些火灵听不懂的话,看来,主上不单单只是想着紫云珠的事,还有南宫美月。难道他也喜欢上了南宫美月?

    入侵者的威胁

    红姬带着伤艰难的回到了宫中,她怎么也没想到从红妖月在被自己所设计的结界中关了这么多天,竟然这么快就可以恢复的这么好。

    竹熙皇后一直在等着红姬回来报告情况,见红姬还没有回来,心都悬起来了。先不说少了一个得力助手,甚至还会揭穿自己的计谋。

    “难道真的落在从红妖月手里了?”竹熙做了最坏的打算,要是事情真发展得那么不顺利,自己就去求情。

    让红姬去雪竹山这件事情还好解释,设结界的事情就不好隐瞒了。

    “主子,主子,奴婢…奴婢…回来了。”就在竹熙正在发愁的时候,红姬突然闯进了门。

    “你…红姬,你怎么…”竹熙看到红姬捂着左肩跪在了大堂了,吓了一跳。

    “没事,只是轻伤。”红姬看着自己的伤处又看看竹熙,笑了笑回答。

    “哦…那就好,对了,怎么样了,事情还顺利么?”竹熙赶紧询问状况。

    “嗯,奴婢确实按照把从红妖月支开了,只是…”红姬显得有点疑惑,话卡在喉咙没有说出来。

    “怎么了?你说,别扭扭捏捏的,快说。”竹熙见红姬吞吞吐吐的,似乎怒了。

    “是,奴婢和从红妖月交手,他的法力竟然没有减弱,反而更强了,按理说在结界中他的法力不该…”红姬满脸的疑惑。

    “不该是这么盛气南宫人的是么?”竹熙转身看着桌子上的那杯杏仁茶说道。

    “是的,主子。”红姬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竹熙心事重重的样子让红姬心也很不快。

    “主子,没事的话,奴婢就先告退了。”

    “等等,大杯州澈和南宫美月都回宫了么?”竹熙叫住打算离开的红姬。

    “嗯,按道理他们应该回来了。”

    “好,你继续帮我盯紧他们,有什么重要的事你一定要及时来报告。”

    “奴婢知道,奴婢现在就去。”红姬抱着受伤的胳膊就这么告退了。

    大杯州宫城门外,美月和大杯州澈正乘车马车飞驰而来。

    “美月,我们马上就到了。”大杯州澈兴奋得看着从红妖月说。

    “嗯。”美月微微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看起来并没有很开心。

    大杯州澈似乎察觉到了这点,问美月:“你难道,不开心么?”

    “没有,只是…一下子还没有缓过来。”美月解释道。

    “嗯,我待会儿会派人到御膳房给你准备一些滋补的参汤,很快就会好的。”大杯州澈关心的说道。

    美月显然对这一切有些不适应,自己离开雪竹山,还没能来得及习惯,即使那里是监狱。自己喜欢的人现在也不是大杯州澈了,但唯一一点值得开心的是,美月不用看见从红妖月就想起难过事了。

    事情现在的发展对大杯州澈来说或许很顺利,但是对大杯州朝的发展以及美月的未来就未必了。

    多年前,南宫大杯州辰为了保护大杯州朝,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想要铲平巫族。

    那年巫族死伤无数,巫族的人都对南宫大杯州辰都恨之入骨,而且巫族的紫云珠也消失了,他们一直以为是南宫大杯州辰暗藏着这颗神珠。

    南宫大杯州辰一直以为,巫族不会死灰复燃。他的想法太过简单了,要知道巫族在这片土地上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恐怕当初确实是南宫大杯州辰犯了大错。

    大杯州澈把美月送回了她曾住过的芳草院。其实大杯州澈一直想让美月住的离自己近一点,这样就能好好保护她,更何况美月现在住的芳草院只是普通等级的人的住宅。

    “美月,你真的不要换院子么?”大杯州澈再一次问美月。

    “嗯,真的不用,这里很好。”美月笑着对大杯州澈说,“不用担心我,你看我在结界中那么多天都没有死…”

    大杯州澈连忙捂住她的嘴,说:“别说死,不存在这个字。”

    美月一惊,睁着大眼睛看着大杯州澈,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泪光。

    “嗯,没有这个字。”待大杯州澈放下他的手后,美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他对死为什么这么敏感,但是应该和他的皇室背景有关,又或许是他的妹妹大杯州月还在病床上躺着。

    “好了,你早点休息,我现在还有点事,我会派人来保护你的,回屋吧。”说完大杯州澈就离开了。

    美月目送大杯州澈离开后,也回到了芳草院中。

    她见院子里依旧花香弥漫,鸟鸣清脆,心情突然就变得愉悦了。

    她推开门,见屋子里摆设依旧和当初自己住进来的时候近乎一样,她脸上堆满了笑容。

    “美月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就在美月沉浸在感动与喜悦当中时,一个熟悉温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小芸?你…”美月转身看见她的朋友,激动得差点掉眼泪。

    “是我,是小芸。”小芸跑过来和美月拥抱在一起。

    “我好想你。”美月哭了。

    “我也是,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日子,我有多难过。”

    在美月心里,小芸已经是她的好朋友了。小芸是美月来到大杯州朝接触最多的一个女子,而且美月也看得出小芸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两人看了看对方,然后破涕为笑。

    “好了,好了,快坐下。”美月笑着对小芸说。

    “没事,没事,奴婢坐在就好了。”小芸摆摆手说。

    “你别奴婢奴婢的,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介意什么?唉,别和我讲皇宫里的规矩,在我这里没有这些,人人平等。”美月调皮的说着。

    “我….这…”小芸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快坐。”美月命令小芸坐在自己身边。

    小芸尴尬得坐了下来,两人都笑了。

    “这屋子你经常打扫么?真干净。”美月环顾四周,问小芸。

    “嗯,王爷交代奴婢一定要每天都来打扫这个房间。”

    “王爷让你做的?”

    “是的,美月小姐,王爷很关心你哦,你一切用品都帮你准备着。”

    “呵呵…”美月不好意思的笑了。

    她没想到大杯州澈竟然这么用心,自己在皇宫里的大小事都帮自己安排好。虽然感动,但是光只有感动又怎么够呢?

    “美月小姐,你在想什么?”小芸见美月发着呆于是问。

    “哦,没事,”美月笑了笑,然后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额,小芸啊,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我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好饿哦。”

    “好好好…我马上去,哈哈哈哈…”小芸见美月一副委屈的表情马上乐了,然后转身就去了厨房。

    “嗯,谢谢你。”美月笑着说。

    看着小芸离开,美月的神情又马上紧张了。

    她总觉得心里很不安,心好像悬着一样,说不出的心情,总之很闷。

    于是她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赏起花来。

    大杯州澈回到宫中,就立马去看了自己疼爱的妹妹大杯州月。自己几天未见月儿,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可是糟糕的事情马上就要降临了,他或许还没有察觉的。

    大杯州宫外的那片土地上,巫族的势力正在崛起。

    那些还没有被灭亡的巫族成员,正在策划着该如何进攻大杯州宫,巫族的领头黑骑正策划着这一切。

    他没有直接就派巫族的人闯入皇宫,而是派了几个身边的几个侍卫进了大杯州宫中。

    这天红姬正在跟踪大杯州澈,见大杯州澈往芳草院的方向走去,自己便也跟着去了。

    就在红姬走到一棵树旁隐身起来之后,她看见一个神情自然,但是行程奇怪的的陌生人也在大杯州澈身后小心的走着。

    “这个人是…”红姬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啊,她感到疑惑,这个皇宫里除了竹熙皇后敢派人跟着大杯州澈还会有谁呢?

    于是红姬继续跟着那个陌生男子,就快到了芳草院时,那个男子突然停住了。红姬见他呼着气,然后伸出双手将自己隐身掉了。

    “天呐,”红姬惊叹道。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怎么他也会隐身术。这个法术除了巫族的人会以外,她想不到还有那个部落还会这一招。

    难道,他真的是巫族的人?如果是这样,那大事就不妙了。

    红姬吓得脸色发青,顾不得跟踪大杯州澈了。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去了竹熙那里,她要马上报告自己看到的这一切,不然,竹熙皇后可能会有危险。

    “主子,主子,奴婢有要事报告…我…”红姬喘着气对竹熙说道。

    “什么事?快说,别疙疙瘩瘩的。”竹熙见红姬一副落魄的样子有点生气。

    “巫族的人,他们进了皇宫了。”红姬紧张的说。

    “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竹熙扶着梨花木椅子,惊讶的看着红姬,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

    “巫族的人进了皇宫,奴婢亲眼所见。”红姬再次说道。

    “怎么会?他们想干嘛?”竹熙慌了,她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

    “主子,你没事吧,现在我们要怎么办?”红姬开始担心,要是竹熙出事了,自己也会出事。“

    “我会想办法的。”竹熙坐了下来,神情的严肃看起来非常可怕。

    谣言是否可信

    竹熙坐在椅子上,手紧紧地抓住椅子的扶手,没想到巫族的人还没有被灭完,这真是个巨大的‘惊喜’。还以为当年的事情就会这样过去,无声无息,不知不觉的,除了自己和红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哎,世事难料啊,竹熙抓住椅子的手在小心的抖动着。

    “红姬,你,你先下去吧,有事情我会立刻召你过来的。”竹熙低沉的说。

    “是,皇后。奴婢这就退下。”红姬轻声关上门告退。

    竹熙皇后从椅子上站起来,拖着脚走到床边,仰躺在床上,睁着她大大双眼,整个人呈大字型,完全没有皇后端庄优雅的形象。都这个时候了,竹熙哪里还顾得到这些表面的东西,眼看着自己的计谋就要被拆穿,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全部都会消失,竹熙从来没有这样失落过,绝望过。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竹熙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赶紧从床上起来,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仪表,端正的坐在床边,本来她是想坐到椅子上的,但时间不够充裕,会把她的紧张更加暴露出来。如竹熙所想的一样,皇上南宫大杯州辰进来了,见到竹熙在房间内,开门就冲着竹熙笑了笑。

    竹熙立马变了另外一副表情,满脸笑容的看着南宫大杯州辰。竹熙的情绪转换的还挺快,前一秒还那么紧张,担心着,现在又是满面春风的姿态,实在太佩服她的演技了。

    南宫大杯州辰走到竹熙旁边,贴着竹熙的身子坐下后,单手搂着竹熙的肩,竹熙把头自然的靠在南宫大杯州辰肩上,南宫大杯州辰享受着这种感觉,而竹熙虽然靠在南宫大杯州辰肩上,但是脑子里想的全是有关于巫族的事情,哪还有心思和南宫大杯州辰谈情说爱呢。

    “熙儿,今天怎么都不说话呀?”南宫大杯州辰把嘴轻轻碰了一下竹熙的额头,温柔的说。

    竹熙似乎走神了,没有回答南宫大杯州辰的话,南宫大杯州辰再次问了一遍:“熙儿,不开心吗?”他还摇摇竹熙的身子。竹熙回过神来,略带结巴的说:“皇上,熙儿今天身体不大舒服,有点累了。”

    “不舒服啊?要不要传太医来看看。”南宫大杯州辰说完,就打算叫御医前来替竹熙看病,竹熙见大杯州澈如此紧张的神色,赶紧把南宫大杯州辰拦下来,说:“皇上不必紧张,熙儿的身体自己知道的,只是今天有点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皇上不用担心的。”南宫大杯州辰仔细看看竹熙的脸色也不算差,就打消了叫御医的念头,然后把竹熙小心的扶着,躺在床上,好像很怕竹熙伤着碰着。

    竹熙被大杯州澈放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后,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干脆就闭上眼睛,至于南宫大杯州辰吗,就先不管他了,反正自己现在是在休息,南宫大杯州辰也不好把她叫醒,再做些别的事情。可能是太累了的缘故,竹熙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梦里,竹熙看见了一大群巫族的人杀入皇宫,直奔竹熙的房间冲去,然后把她一把揪出来,巫族的人个个都盯着她,眼睛里充满了对竹熙的仇恨,一张张可怕的嘴脸,像是要把竹熙生吞活剥了似的,竹熙非常害怕,眼泪遍布了整张脸,被他们围在中间直打哆嗦,眼看着自己被困在中间,无法逃脱,巫族的人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竹熙大叫起来,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周围是明亮着的,才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竹熙的额头上,手心都是冷汗,被她这么一叫,睡在身旁的南宫大杯州辰也醒了。南宫大杯州辰侧身看着竹熙,问她:“熙儿,怎么了,做恶梦了吗?”竹熙看到身旁的南宫大杯州辰,一下子扑到了南宫大杯州辰的怀里,紧紧地搂住南宫大杯州辰的脖子。

    南宫大杯州辰见到竹熙如此激动的动作,顺势搂着竹熙,安慰着她。“熙儿,别怕,别怕,有我在你身边,不用害怕,放松放松。”

    过了好一会儿,竹熙松开了手,被噩梦缠绕的竹熙真是痛苦,还好有南宫大杯州辰在身边,不然这个漫漫长夜,不知道该如何度过了。竹熙躺在大杯州澈的手臂上,安心的闭上眼睛,继续睡觉,这回,竹熙怎么也睡不着了,一闭眼,全是巫族那些凶神恶煞的面孔,虽然很害怕,但她还是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怕身旁的南宫大杯州辰会怀疑她。

    一直在装睡的竹熙等听到南宫大杯州辰低沉的呼噜声后,才安心的睁开眼睛。然后,悄悄的翻开被子,小心的起身,走下床,南宫大杯州辰丝毫没有发现竹熙的动静。竹熙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自己身上,走出房门,站在门外,看着天上挂着的月亮。

    深夜的屋外还真是宁静,听得到虫子稀稀疏疏的叫声,竹熙想到了当年在巫族的日子,而后脑子里又出现了巫族人前来皇宫的场景。不行,一定要想出办法,竹熙给自己强烈的暗示,要是没有办法,她一定会被折磨疯的。

    就这样,竹熙站在外面,吹着冷风一阵子后,看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平静了许多,然后嘴角微微抬动了一下,转身走进房间,关上了门。只见竹熙脱去刚才披在身上的衣服,接着,回到床上,盖上被子,继续睡觉。仔细想想,竹熙应该是想到了办法,不然她也不会回到床上,安心的入睡。

    第二天早上,竹熙和南宫大杯州辰一起睡醒了,起来后,竹熙服侍着南宫大杯州辰穿上龙袍,戴好龙帽,目送南宫大杯州辰走出竹熙的寝宫,看着南宫大杯州辰去上早朝,见他一步步远去的背影,竹熙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一杯茶的功夫,红姬就被竹熙召见到房间里来。“娘娘,急着召奴婢进来有什么吩咐?”红姬问。“红姬,还记得你之前说的事情吗?”红姬想了想,说:“是巫族没有被灭绝的人要进入皇宫的事……”竹熙上前捂住红姬的嘴,让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红姬自觉的闭上嘴巴,然后起身,关上了房间里的窗,四处看了看后,关上大门,听后皇后的吩咐。

    竹熙看到红姬小心谨慎的举动,对她是更加的放心,说:“红姬,我现在要跟你讲件重要的事,仔细听好了。”红姬点点头,竹熙还是很小心的,隔墙有耳,她贴到红姬的耳边,叽里咕噜的说完后,红姬听明白了。

    原来,竹熙是让红姬去到处散播谣言,让大家认为美月才是那个背叛巫族的人。红姬先是拉了一个宫女过来,跟她说,南宫美月就是当年背叛巫族的人,现在南宫美月就在皇宫里,让她当心一点,不要被美月给谋害了。那个宫女又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另外的宫女,这样,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宫里的太监、宫女们都在到处议论这件事情。这回,隐藏在皇宫里的巫族的人应该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此外,竹熙还让红姬把这件事情散布到宫外,这下,满城都飘荡着美月背叛巫族的事情。据竹熙皇后的观察,皇上南宫大杯州辰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要不然,南宫大杯州辰怎么会没有一点反应呢。

    翌日的早上,竹熙故意让南宫大杯州辰把她带到早朝上去,竹熙想看看那些大臣们对这件事情是什么反应。南宫大杯州辰开口说:“大臣们有什么事情要禀告吗,无事就退朝了。”下面的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议论纷纷,那些大臣们也不知道该不该讲,在下面讨论了好久。

    皇上南宫大杯州辰看着有些不耐烦了,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还有没有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一旁的竹熙皇后端庄的坐在那里,期待大臣们的‘表现’。

    终于,有位大臣勇敢的站出来,双手握着手中的笏说:“启禀皇上,老臣有话要说。”南宫大杯州辰说:“快说快说,别扭扭捏捏的。”大臣不紧不慢的说:“不知皇上是否听说这个传言,外面都在议论着南宫美月就是那个背叛巫族的人。”南宫大杯州辰一脸好奇,说:“有这种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然后转过头,看着竹熙皇后说:“皇后,你听说过这件事情吗?”竹熙假装无辜的看着南宫大杯州辰说:“臣妾,不知道有这件事情。”

    南宫大杯州辰又叫来身边的太监说:“你知道这件事情吗?”那个太监吞吞吐吐,想说又没有说出口,南宫大杯州辰重重的说:“快说,不然就把你拖出去给斩了!”太监紧张的说:“在宫中有这件事情,不过不太确定,所以就,所以就没有告诉皇上您啊。”

    “你……”南宫大杯州辰很生气。太监还算机灵,跪在地上求着皇上,嘴里不停地念着: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南宫大杯州辰摆摆手,让太监退到一旁。他看见旁边还站着大杯州澈,便问他:“澈儿,你知道这件事吗?”

    大杯州澈很激动,说:“皇兄,我绝对不相信这件事情,一定是谣言,请皇兄好好想想,一定是有人想陷害她。”

    如何抉择

    皇宫里因为美月的到来,变得有点不寻常。

    自从红姬对宫里宫外宣称南宫美月就是背叛巫族的人之后,美月的命运又即将被改变。

    但是美月现在的心情已经平缓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大杯州澈,她没有那么害怕。大杯州澈相信美月不是巫族的背叛者,他会保护美月,不让她受伤。

    宫中已经传遍了美月的谣言,所以这几天美月不方便出门,只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幸好小芸无时不刻的陪在她身边。

    这天,大杯州澈因为放心不下美月,一个人跑到芳草院来看美月。

    他轻轻敲了敲门,生怕打扰到想要安静的美月。

    小芸开了门,料到是大杯州澈,于是尊敬的叫了声:“王爷。”

    “嗯,美月呢?”大杯州澈问小芸。

    “小姐,她在床上休息,您...”小芸生怕大杯州澈吵醒她,有点支支吾吾的。

    “哦…没事,我只是想看看她好不好。”这几天出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怕美月承受不住。

    “我会好好照顾小姐的,王爷你放心吧。”小芸小声的说着。

    “辛苦你了,我…我想看看美月。”大杯州澈知道小芸怕自己吵醒美月,但是他还是很想看看美月。

    “那,王爷你进来吧。”小芸不好意思得笑了笑,她又何尝不知道大杯州澈有多爱美月呢?

    他小声的走到美月的床边,轻轻的半蹲下来看着侧身熟睡的美月,时间都仿佛停止了。只是,美月的眼角为什么挂着一行泪水呢?她是不是真的害怕谣言,是不是只想安安静静生活?难道做了什么梦吗?

    大杯州澈心里有点伤感,为什么这么一个脆弱的女子,命运总是捉弄她,为什么让她连睡着的时候都这么伤心。

    突然美月的脑袋微微侧了一下,大杯州澈吓得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以为是自己喘息的声音。直到美月又安静的熟睡去,他才敢用嘴呼吸。

    他拿出手帕,小心的站了起来,然后走近美月,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珠。

    不知道是不是美月太敏感,还是大杯州澈的呼吸的声音惊醒到美月了。她突然睁开眼睛,一脸把抓住大杯州澈的手,错愕的看着大杯州澈。大杯州澈镇定的看着美月,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才会让美月对外界如此敏感,让大杯州澈不敢对她温柔。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美月脸上转而变得平静。终于她开口了:“你不必对我这么好。”

    大杯州澈愣了,为什么美月会这么问自己?她,到底怎么了?

    “美月,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问我?”大杯州澈惊讶的问道。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美月似乎没有听到他在讲话,眼睛眨都不眨得看着大杯州澈问。

    “没有为什么啊,我就是想对你好。”大杯州澈说。

    “那以后,你不要对我那么好,行吗?”美月眼里满是渴望。

    “为什么?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这样我很害怕。”

    “没事,你别多想。”美月转过头去,掉下一滴眼泪。她在想,自己爱的人不爱自己,自己不爱的人偏偏要对自己那么好。为什么这一切都不是她自己希望的这样的呢?

    “我还是会对你那么好,我还是会保护你,因为,我喜欢你,美月。”大杯州澈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真诚。

    美月没有说话,为什么们这个男人这么傻,他为什么不问问自己现在还爱不爱他。这么做对他是不是太不公平了。现在宫中到处是谣言,自己已经够麻烦他了,现在还要拖累他。

    “刚刚把你吵醒了,你好好休息,其他事不用你担心,我会料理的,睡吧。”大杯州澈见美月不想说话,就离开了芳草院。

    美月待大杯州澈走出房间后才转过头来看着大门,眼睛里噙着泪水。

    巫族的人一向是让人捉摸不透,行踪诡秘的。那天红姬见到的那个巫族人,现在已经不见踪影了,想必在被红姬发现之前他们就已经探看过皇宫中的情况了,真的太恐怖了,如果真是这样,那皇宫里的一切都把握在他们手里了,这样,大杯州宫就会很危险。

    可是谁也阻挡不了巫族人向大杯州宫前进的脚步,他们这个奇幻的部落正预谋着一场为了报仇的战争。

    精明的竹熙早已派人在皇宫外探看情况,她不得不随时准备好对付巫族的人,这关乎到她的命运,甚至可能连命都不保住了。

    红姬急匆匆的来到竹熙的秘密花园,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主子,事情不妙,巫族的人已经打算要进攻皇宫了。”

    “还有什么消息么?他们有多少人?”竹熙没有惊讶,她知道这一切迟早要发生的。

    “暂时没有,人数也还不确定,但是巫族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巫族了,想必已经更强大了。”红姬担心的说。

    “好,你现在马上去盯紧大杯州澈和南宫美月,尽量别让他们出宫,我现在马上要去找皇上。”竹熙吩咐道。

    “是,主子,奴婢马上去。”说完红姬就离开了竹熙的花园。

    竹熙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妆容,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摆着一脸不服输的样子说:“我不会让任何人得逞的。”

    她来到皇上的大殿里,见皇上正在批阅奏折。

    “皇上,皇上。”竹熙娇滴滴的喊着。

    “熙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皇上见竹熙来了,连忙放下笔,走到竹熙身边。

    “皇上,臣妾有事要说。”

    “什么事?你说来听听。”皇上好奇的问。

    “皇上是否还记得那年你想铲平巫族,可是你一定没想到,巫族竟然又死灰复燃了,他们正打算向皇宫进攻,准备报仇呢。”竹熙气儿都来不及喘。

    “什么?怎么会?熙儿,你确定这事情是真的吗?这可不能乱讲啊。”南宫大杯州辰显然受了惊吓。

    “皇上,臣妾怎么敢犯欺君之罪呢?臣妾说的句句属实。”竹熙紧张的看着皇上。

    “真有这事,快,朕要派军队马上去攻打巫族。”南宫大杯州辰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再次灭掉巫族。

    “皇上,你先不必着急。据臣妾所知,他们此次攻打皇宫报仇的主要目的是紫云珠,那年你派人打巫族的时候,他们的紫云珠也不见,他们一直以为是偷紫云珠的人让你找到巫族的,也一直认为怀有紫云珠的人背叛了他们。”竹熙一字一句解释着,说的头头是道。

    “所以,熙儿你的意思是…”皇上疑惑的问竹熙,但又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所以,我们只要把南宫美月交给巫族就一定没事了。”竹熙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南宫美月她还要救治月儿呢,这…”皇上有点顾忌。

    “月儿的病都拖了这么久了,也不见她有什么办法来救治。况且,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延缓月儿的生命了,相信不久之后就可治好她。”竹熙说着,看了看皇上犹豫的样子,又说,“巫族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我们要是和他们硬碰硬,非死即伤,而且宫中的兵队上次去雪竹山还没有完全恢复兵力,所以…”

    “熙儿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南宫大杯州辰还是有点犹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皇上,你还在担心什么?看看是否臣妾能帮你分担。”

    “澈儿已经彻底爱上了南宫美月,那天大臣们说美月是是背叛巫族的人,他怎么也不相信,还求我不要相信谣言…我怕他…”大杯州澈担心的说。

    “原来如此,你是在担心澈儿…可是事关大杯州朝的生死,皇上你难道还会在乎澈儿的儿女之情吗?”竹熙再一次劝说皇上。

    “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这件事你去安排。”皇上叹了一口气。

    “臣妾明白,臣妾这就去安排。”竹熙转身,然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竹熙的速度惊人,她连忙派人去芳草院带美月。

    “开门,快开门。”几个侍卫闯进芳草院,鲁莽的敲着大门。

    “来了。”小芸连忙跑去开门,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南宫美月呢。”侍卫张望着屋子,大声说道。

    “你们找小姐什么事情?”小芸惊讶的问,这些人看起来非善。

    侍卫们直接走进房间,看见美月正在梳妆打扮,于是直接走到美月身边说:“南宫美月,跟我们走吧。”

    “你们有事吗?”美月镇定的梳着头发问他们。

    “别废话,走。”他们二话不说就带走了美月。

    小芸吓得连忙去找大杯州澈,现在只有他能救美月了。

    大杯州澈得知消息,火速赶到南宫大杯州辰那里,想要问个清楚。

    “皇兄,美月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抓他。”

    “南宫美月是巫族的背叛者,这件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大杯州澈端起茶合理一口说道。

    “无凭无据的,怎么就能断定她就是叛徒呢。”大杯州澈着急的说。

    “巫族要打进来了,你能保证皇宫的安全吗?”大杯州澈怒了,大声吼道。

    大杯州澈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边是自己的皇朝,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纠结的两兄弟

    大杯州澈气着走回到自己的宫中,他觉得自己的皇兄怎么变得如此陌生,就算南宫美月是他们谣言所说的巫族的叛徒,但皇兄怎么能够不听自己的解释,再怎么样,也要经过仔细调查,再做定夺吧,想到这里,大杯州澈愈发感到生气,火大。

    大杯州澈生气的走进屋时,门也忘了关上,下人得到通知,说是王爷回来了,就从厨房端了一杯茶,捧着走进屋。“王爷,请喝茶。”声音温柔的像是涓涓的流水。哪里知道,大杯州澈对着她大吼一声:“出去,都给我出去!”吓得那个下人自觉的跪在地上,大概是手里的东西没有送到,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那下人竟然往枪口上撞,哆哆嗦嗦的捧着茶水给大杯州澈。

    只见大杯州澈右手一挥,把下人手中端着的茶一瞬间推开,听到“砰——”的一声,杯子清脆的翻倒在地上,自然的,里面的水也流了出来,弯弯曲曲的痕迹,一直延展到门槛附近。“哎呀。”下人轻声的说,说完后,便弯下身子,紧张的捡起地上的杯子碎片。“不是叫你出去吗,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吧,走!走!走!”大杯州澈这次的声音比上次更大声了。那下人算是死心了,还没捡完地上的碎片,跌跌撞撞的退下了。

    下人拿着盘子走出王爷的房间,终于忍不住哭了,留着眼泪边走边哭。路过的小李子看见了,特地转头回去,拉住那个宫女,问她:“小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小李子是小月在王爷府上关系较好的朋友,在小月刚进宫的时候,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负,小李子就会像大哥哥一样,过去帮助她,所以小月一直很感谢小李子,有什么好事坏事都跟他讲。

    看看,小李子见小月哭了,就关心的上前问她。小月没有回到小李子的话,只是擦着眼泪。小李子见现在小月什么也不想讲,干脆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吧。拍拍小月的肩膀,然后反方向走开,小李子走的很慢很慢,时不时还回头看看小月娇小的背影。

    在大杯州澈宅子里的后院,是下人们洗菜、做饭的地方,那边有一条河,虽然那条河是用来清洗蔬菜以及洗衣服的,由于是流动的河水,所以到现在还是那么清澈。宫女小月把碎杯子处理好后,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走到河水边,过了不久,又坐下来,抓起身旁的小石子,两眼无神,木讷的往河中间用力扔石子。

    也许,石子落到水中扑通扑通的声音能让小月的心情不是那么的糟糕,小月小不明白,王爷平时对下人们都很好,对她自己也没有什么偏见,这次,这次为什么会发如此大的火,难道小月做错了什么吗。单纯的小月一直想不通,自己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凶过,就连亲生父母也没有,这回真是被吓傻了。

    小李子不知怎么回事,好像事先知道小月要来河边似的,远远的看见小月坐在河边。手里拿着一篮子水果走过去。轻拍了小月的肩膀说:“小月,看风景呢?”小李子想说点别的,分散小月的注意力。

    “才不是呢。”小月娇滴滴的声音像是没长大的的孩子。“那是为什么不开心啊,跟我说说呗,我会帮你的,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小月当然相信小李子,之前小李子为小月自己做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今天,王爷,王爷对我发了很大的火。”小月委屈的的说。

    “嗯?怎么会呢,王爷平时对下人都是很好的,你是不是犯什么错了?”

    “没有,我就听说王爷回来了,然后端着茶过去给他喝,哪知道,哪知道王爷他把茶打翻在地上,还很凶的跟我讲话,我从来没有见过王爷现在这个样子……”说着说着,小月就又哭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脸蛋就不好看了。”小李子边说着边替小月擦去脸上的眼泪。“看,我给你拿了什么,你最爱吃的苹果。”小李子像变魔术一样,从小月背后‘变’出一个苹果,放在小月手中,小月笑了,咬着苹果。

    此时,说来也巧,小芸拿点小点心,经过这里,看见这两人坐在一起,还以为干什么呢,就打算走过去看看什么情况,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小月受了委屈,小李子见小芸平时对他们也还不错,就多问了小芸一句:“小芸姑娘,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小芸想了想说:“王爷出门的时候还高高兴兴的,回来就这样了,大概是和皇上发生争执了吧,不然王爷是不会打发脾气的。你先好好陪着小月,我要先过去送东西了。”小芸说完,端着盘子走了。小芸似乎刚刚忘了说什么,转过头,又多说了一句:“对了,王爷现在还在气头上,你们自己最好小心一点,不要去惹他不高兴,知道吗?”小李子点点头说:“嗯,谢谢你,小芸姑娘。”

    不过这几天,大杯州澈都不怎么和皇兄南宫大杯州辰说话,两个人保持着类似冷战的状态,南宫大杯州辰身为皇上,自然不肯轻易向大杯州澈妥协,其实,他一直等着大杯州澈开口说话,兄弟俩之前那么好,怎么能够因为这件事情就从此不再说话了呢。

    某天晚上,南宫大杯州辰跟身边的竹熙皇后在不经意之前提到这件事情,南宫大杯州辰想问问竹熙皇后的意见。南宫大杯州辰的话语中,带着让竹熙去开导开导大杯州澈的意思。聪明的竹熙已经从南宫大杯州辰的表情中看出点所以然来,答应了南宫大杯州辰的要求。

    竹熙很勤快,第二天就带着竹熙,往大杯州澈住的地方赶去。大杯州澈住的地方,竹熙皇后都是很少去的,一般来说,竹熙只在南宫大杯州辰的房间,后花园里穿梭,至于大杯州澈吗,都是他自己到皇后宫中拜见的。

    大杯州澈宅子里下人禀报,说竹熙皇后已经向这里走过来。大杯州澈一脸奇怪的表情,竹熙皇后怎么有兴致来他这里转转,以往都不怎么来的,今天算是稀客吧。竹熙皇后走的挺快的,下人们已经在门口迎接了,大杯州澈还是一个懂礼数的人,毕竟是在皇室长大。大杯州澈恭敬的上前迎接竹熙,把皇后招待进屋,端上各种小点心,还有美容养颜的花茶,但愿竹熙皇后不会嫌弃才好。

    竹熙喝了一口茶,轻声的说:“澈儿,最近还好吧?”竹熙说话有点迷迷糊糊,大杯州澈回应她的只是随意一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都是自家人。不要跟你皇兄怄气了,南宫美月这个女子,真的不太好,你最好离她远一点,你皇兄不会害你的,你还不相信我们吗?”

    大杯州澈听到竹熙皇后这话,算是明白了,原来,竹熙是南宫大杯州辰派过来当说客的,不过,这也难怪,谁让皇兄跟她感情怎么好呢。大杯州澈想到竹熙皇后特意过来看自己,也不好说出什么反驳的话,保持着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姿态,听着竹熙皇后的劝告。大杯州澈表面是一副乖乖听从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不太高兴的。

    一番所谓的‘促膝长谈’后,见时间不早了,竹熙皇后起身带着红姬离开。类似于洗脑的思想工作在今天完成了,至于效果,那就不敢肯定了。到了晚上,竹熙还不忘把自己今天去大杯州澈那里的事情告诉南宫大杯州辰。竹熙真懂南宫大杯州辰的心思,南宫大杯州辰刚想问竹熙今天有没有去劝说大杯州澈,没想到最后还是竹熙先说出了口。

    “熙儿,你觉得澈儿是怎么个态度?”南宫大杯州辰盯着竹熙看,希望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仔细的竹熙白天在与大杯州澈交谈的时候一直细心观察着大杯州澈的神态,竹熙看的出来,虽然大杯州澈表面上是唯唯诺诺的,但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反抗的意思。竹熙也跟南宫大杯州辰坦白说了,大杯州澈并没有完全跟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