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 手持宝物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9本章字数:8126字

    第144章手持宝物

    神奇的记忆转轮!

    竹熙并不知道从红妖月和南宫美月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阻拦南宫美月的决定。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胡言乱语到底对南宫美月有没有作用,但是当她看着南宫美月的时候,她两眼发直的看着自己,她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感觉很混乱,真不知道运气有没有那么好。

    竹熙之所以会想出这样的谎话,而且还是对于从红妖月和南宫美月的关系并不完全知晓的情况下,她能想出这样的谎言来,都是从那一次她道从红妖月和南宫美月被困在了结界中,在结界中的时间也有那么长,也只有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两个人在结界。

    俗话说“日久生情,”对于他们两个人应该也不会例外,虽然两个人之前发生过一些事情,就说那一次从红妖月逼着南宫美月,要她“紫云珠”救出被封印在镜湖里面的织璃。

    两个没有一点感情的人,被困在同一个地方,还是那么长得时间,就算没有感觉也会对对方有一些好感,竹熙就是利用这一点去揣摩南宫美月的心里,更何况南宫美月现在确实对从红妖月有所好感。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一天,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从结界出来,北溟澈一直都在结界打开的地方等着南宫美月,结果南宫美月却没有怎么看他,似乎不知道还有他的存在,就凭借这一点,竹熙大胆的猜测,南宫美月喜欢从红妖月,虽然她并不知道从红妖月是不是同样也喜欢南宫美月啊。

    南宫美月并不知道竹熙对于她和从红妖月的事情了解多少,她心想,她和从红妖月的事情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竹熙又是怎么知道哪一些的呢?她认为竹熙是在欺骗他,故意编造假话来欺骗他,这样的话,南宫美月就不会带她去巫族,目的就是为了知道他和从红妖月的前世。

    南宫美月假装没有兴趣知道竹熙想要说的事情是什么,对竹熙冷冷的说道:“竹熙,你真的好狡猾,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撒谎骗人,我和从红妖月的前世?我和他三蹦子碰不到一块去,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前世?”

    竹熙一听南宫美月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说出实话,既然都已经骗了,那就骗到底,为了保住自己一命,只要有一丝丝的逃跑希望,她都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

    她的谎言仍然在继续着。

    “谁说你们三辈子遇不到一块去的?你们前世是一对很恩爱的恋人,可惜到最后你们还是没能再到一起,哎!真是可惜了,”竹熙一边说着一边唉声叹气,就当是在为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的悲惨爱情感到惋惜。

    南宫美月知道竹熙说的话不是真的,她没有选择相信,她倒是想要看看,竹熙到底还想耍出什么花样,还想把她和从红妖月的故事编造的成什么样子,她猜想,竹熙一定会把她

    和从红妖月的故事编造的很好,过程美丽,让人羡慕,嫉妒,结局却是悲惨的,令人感到惋惜。

    南宫美月在心里笑了笑,她有点佩服竹熙的想象力了。

    竹熙看到南宫美月一点也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有点着急了,她表情严肃的看着南宫美月,说道:“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是在说谎骗你吗?你和从红妖月,前世确实是一对恋人,总有一天你会相信我说的不会是骗人的。”

    竹熙尽可能的把自己的情绪和表情太哦正到最好的样子,认真的看则会南宫美月,告诉他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和从红妖月前世真的是一对恋人,现在你们都已经失去了前世的记忆,也许还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些,也许一点都不知道。”

    竹熙丝毫没有很紧张的表情,也没有露出半点可以让南宫美月发现他在撒谎的可能。

    她想他的谎话南宫美月是没有办法知道的,她是一边想着怎么去撒谎,一边想着怎么为自己圆谎,才不会让南宫美月想的太多,她在心里就已经计划好了。

    如果南宫美月这个时候不愿意相信她,总有那么一天会相信她今天所说的都是真实的,至于哪一天会是哪一天,还有多久会是它所说的那一天,那都是未知数,眼前,她只想着这个办法可以让他逃离杨银山,脱离巫族。

    她得谎话都是假的,但是也有真的,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前世的记忆,在记忆转轮已经记录了他们前世所有的记录,当然要除了那一段空白记忆以外,南宫美月的记忆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些,就连脑海中所记得的画面都不清晰。

    一个和从红妖月差不多身高,差不多体型,差不多面貌的男子,一个和自己差不多身高,差不多体型,差不多面貌的女子,脑海总得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和语气也如同她和从红妖月,还有地方,既陌生又熟悉,却始终想不起来那是一个什么地方,他们两个人又是怎么出现在那个地方。

    南宫美月开始相信竹熙的话了,他很迷惑,也很好奇,竹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的?对于竹熙的身份,南宫美月除了知道它是巫族的族人,大杯州罗姆王朝的皇宫,其他的她一概都不知道。

    竹熙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难道她也和自己一样吗?不小心转动了记忆转轮,然后看到记忆转轮里面所有的画面。

    可是回头想想,这个可能应该不大,几乎也没有那个可能,记忆转轮不是受人控制的,更不是所有人去转动它就会出现什么记忆画面,他想不到这些都会是竹熙她编造出来的。

    记忆转轮虽然和普通的转轮没有什么区别,它的形状和车轮一样,圆形的轮子,只不过这一个轮子要比普通的轮子要大上好多倍,同样的要由人控制才会让轮子转动起来,所有的轮子都是人为转动它的,就连记忆转轮也不是例外。

    普通的轮子是不管任何人都可以将它转动起来,致使它可以随着人们的控制而朝着不同的方向而转动,当人们停止手动的操作,转动的轮子就随之慢慢的停止转动,记忆转轮却不是这样的。

    记忆转轮虽然也同样需要人为的去转动,但是可以转动它的却不能事所有人,能够将记忆转动的人只有记忆转轮里面有着冠以他的记忆存在。

    如果记忆转轮里面并没有这个人的记忆,那么无论别人怎么努力的想要去转动它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那个人可以当场发生一段能够令记忆转轮所认为刻骨铭心的记忆,记忆转轮随之就会记下,再来转动记忆转轮的时候,记忆转轮就会出现它所记忆的画面。

    不管你是否记得那一段记忆,记忆转轮依然保存着最初的记忆,没有人可以删除或者改变记忆转轮中德任何一个片段和记忆记录的时间。

    记忆转轮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就连南宫美月都已经忘记了它所在的具体位置,那一次发现了也是无意,不小心才发现的,至于竹熙,她到底知道不知道有记忆转轮的存在,南宫美月也不清楚,这个当然只有竹熙自己知道,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记忆转轮的存在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的历史了,自从大杯州罗姆王朝觉建立以来,所有人都是在皇宫里面生活,只有普通的老百姓才住在大杯州皇宫的宫墙外,记忆转轮就一直存在,只是它的来历却让人无从得知。

    更为奇怪的是,有的时候,有一些想要想要利用记忆转轮帮他找回失去的记忆的时候,明明知道记忆转轮的具体位置,也曾经在那个地方看到过,但是当他到了那个地方的时候,放眼望去,却不见了记忆转轮的踪影,当你再不需要它的时候,却又可以看到它在另一个地方已经出现了。

    它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轮子,不是不会滚动,只是在它滚动的时候,不让会任何人发现它的踪影,没有人可以控制整个记忆转轮,几乎咩有人会很容易的就方向了它的踪影,也许并咩有多少人知道有它的村子啊,当然,除了普通的老百姓,江湖中人知道的也是不多。

    记忆转轮的来历没有人知道,但是却又很多人想要去知道,很多时候,记忆转轮的去处没有人知道,所以才会想着怎么才能找出记忆转轮的真正来历,这样一来,也就不会担心它总是会平白无故的失踪不见踪影。

    想要知道它的真正来历,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对于有的人来说,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又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确实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有传言说,记忆转轮是一件神武,在这个世界,一定有一个地方,在那里也一定藏着很多神秘的东西,记忆转轮也是其中一样神物。

    也有传言说,记忆转轮每一次平白无故的不见了,一定是为了避开那些让它觉得很烦的人,它才会回避,当它感应到你不再需要它的时候,它又会出现,在你平日会发现它的地方再次出现,它是一样很有灵性的神物,它和人一样,会有感受,会有警惕。

    当然,这些也都只是传言而已,各种各样的传言,谁也不知道哪一种传言才是真实可信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可以证实所偶传言的真实性,但是总有那么一天,关于江湖流传的所有传言都会一一被打开,

    谎言信以为真

    不管竹熙说的话是胡编乱造还是很有根据,都不像是假的。

    最主要的就是,她确实说中了一点,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前世是一对恋人,这个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任凭怎么去改变都是不可能改变的了事实,就因如此,南宫美月不在怀疑竹熙说的话,并且接受了竹熙说的一定都会是实话的事实。

    南宫美月没有说话,她看着竹熙,在等着竹熙接下来会说什么。

    竹熙看到南宫美月已经对自己毫无戒备,看样子她已经相信了自己说的话不是随便编造的,暗暗的在心里窃喜,偷笑南宫美月的愚蠢,也夸自己聪明,要不是那天看到从红妖月和南宫美月两个人的眼神,那里敢冒险编造出这样的谎话来,最主要还是自己运气好。

    “你知道的东西还真狗多的,好吧!算你运气好,说吧!我看你能说出什么故事来,”南宫美月淡淡的笑着说道。

    南宫美月似乎已经忘记了她再一次找竹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把他带回巫族,为自己洗脱罪名,让他接受巫族的处决。

    可是当她听到南宫竹熙提到她和从红妖月的事情的时候,她把她找竹熙的目的忘记了,还满心期待的等着竹熙帮她解开她心中的谜团,让她知道前世她和从红妖月到底是怎么在一起,又是怎么分离的。

    也许她还可能知道记忆转轮之中那一段空白的记忆,她在等着竹熙开口,可是竹熙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的话,半天半天愣在那里不动。

    竹熙之所有没有说话,只是在犹豫和思考怎么应付南宫美月的问话,她口中所说的从红妖月与南宫美月的前世只是她随口编造,要她怎么继续再往下编。

    竹熙的心里一团糟,她不知道从红妖月与南宫美月到底有没有过前世,本想只是随便找个理由想糊弄她,让南宫美月她知道,他和从红妖月有过前世,以为这样她就会相信。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真的有过前世,否否则的话,南宫美月也没有兴趣再浪费时间继续听她讲故事,这儿时候,她不知道应该怪自己胡编乱造还是怪自己运气太好,随口说说有可能真的就让她给说中了。

    竹熙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她不知道这个谎言要怎么继续往下编造才会让南宫美月相信,并且不会有一点点的怀疑她,可是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根本就想不出要怎么去应付南宫美月,她得心里突然之间就乱成了一团糟。

    南宫美月见她半天没有说话,有点不耐烦了,说道:“编不出结局的故事还是不要胡乱想象,害人害己。”

    竹熙心里乱糟糟的,有一些紧张,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她看向南宫美月,她得眼神里面仍然充满了期待,她在等待着她想要的答案。

    竹熙想到了织璃,织璃是她的妹妹,自从被封印在镜湖开始,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南宫美月也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至今,织璃仍然还在镜湖中央,南宫美月除了知道那一次从红妖月要她利用“紫云珠”解除镜湖的封印以外,她什么都不知道。

    竹熙的脑子突然变得很灵活,既然南宫美月不知道织璃这个人,也不知道织璃是否村子啊,更何况织璃和从红妖月本来就是一对恋人,就用织璃来圆满这个谎言,这一点也不过分。

    心想,就算她利用了织璃去伤害南宫美月,也没有人会知道,南宫美月也不可能会那么傻乎乎的去找从红妖月问清楚,或者去砸破镜湖找出织璃,这个办法真的很不错。

    于是,她对南宫美月编造了一个故事,故事的里面有她,有从红妖月,还有织璃。

    故事是这样的。

    前世的时候,“雪晶宫”和大杯州罗姆王朝是相互对立的两个家族,有一天,大杯州罗姆王朝和“雪晶宫”为了争夺一个宝物,就发生了冲突,两个家族大打出手,大杯州皇宫的将士众多,而“雪晶宫”的宫人却少之甚少。

    那个时候“雪晶宫”刚刚建立,从红妖月为了让“雪晶宫”变得更强大,才会和大杯州罗姆王朝争夺宝物,因为那个宝物,它可以在任何时候,都保护着它所占据着的每一个地方,就连一直苍蝇都没有办法靠近。

    大战过后,从红妖月身负重伤,逃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深山林里面,就是在那里他遇到了南宫美月,南宫美月每天都很用心的照顾他,在从红妖月重伤好了以后,和南宫美月在深山林里面生活。

    那时候的南宫美月道行还算很高,她帮助从红妖月恢复法力,两个人互相交流各种法术和咒语,在一起生活久了,两个人渐渐有了感情。

    突然有一天,“雪晶宫”再次遇难,有个宫人拖着重伤四处寻找从红妖月,总算在那里找到了从红妖月,并向他汇报了“雪晶宫”的现状。

    自从从红妖月离开“雪晶宫”以后,整个“雪晶宫”就乱的一团糟,大杯州罗姆王朝总是不断有人会来挑战,“雪晶宫”没有了一宫之主,也就没有了斗志,到最后,伤的伤,逃得逃,只要几个对从红妖月忠心不二的宫人还留守阵地,保住了“雪晶宫”。

    如今“雪晶宫”大势已去,已经没有多少了,大杯州罗姆王朝仍然无休止的向他们挑战,势必要搞垮整个“雪晶宫”,这一次真的撑不住了,所有人都逃了,来报信的也是其中一个。

    “宫主,你快回去看看吧!否则的话,我们整个“雪晶宫”就要彻底完蛋了,”来报信的宫人哭着说道,说完,闭上眼睛就死去了。

    “雪晶宫”是从红妖月一手建立的,他不会容许“雪晶宫”就这样没有了,无论如何,绝对不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从红妖月告诉南宫美月,他只是回去“雪晶宫”看看,等事情处理好了,就带她一起回到“雪晶宫”。

    南宫美月虽然很舍不得,但是她不会那么自私,为了自己而牺牲“雪晶宫”的所有人,置他们于不顾,她答应从红妖月,会一直等他,等到他来接自己去“雪晶宫”。

    从红妖月的法术已经有很大的进步,对于大杯州罗姆王朝,他可以说完全不用把他们放在眼里,从红妖月将那个来报信的宫人尸体埋葬了,点了三根香,弯腰鞠躬,他这一辈子都是在为“雪晶宫”效劳,如今却得到如此下场,从红妖月心里难免有一些难受,并夹杂着愧疚感。

    从红妖月回到了“雪晶宫”,很快就击败了大杯州罗姆王朝派来的人,大杯州振见从红妖月突然变得如此难敌,便没有在派人去“雪晶宫”,那等于是送死,从红妖月为了给死去的族人报仇,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到了大杯州皇宫外,朝着皇宫里面喊道:

    “要是再不交出宝物,休怪我无情,灭了你们整个大杯州罗姆王朝,就当为我死去的族人报仇。”

    皇宫的守门护卫连忙跑到大杯州振的大殿上向他汇报,大杯州振心里一惊,不知该如何是好,恰好这个时候大杯州振的妹妹被明月出现了。

    她制止了从红妖月,没有让他对黄宏任何一个人下毒手,那一次离开皇宫之后,从红妖月没有再出现在大杯州罗姆王朝的范围内,没有人知道他为大杯州月是怎么组织他的决定。

    原来那一次大杯州月去说了大杯州振,并却说他交出了从红妖月想要得到的宝物,那个宝物对大杯州罗姆王朝没有任何作用,既然“雪晶宫”那么需要那件宝物,就当做好人,拱手相让,这样的话,一来可以避免大杯州罗姆王朝和“雪晶宫”之间的战斗,二来从红妖月也不会在来大杯州罗姆王朝闹事。

    还拿着大杯州老百姓的生命来威胁人,说不定,只要把宝物交给药物,大杯州罗姆王朝和“雪晶宫”日后很有可能会友好相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宝物,两方死伤也不会有那么惨重,不是吗?

    大杯州月把宝物带来的严重性和大杯州振分析了一下,还有把宝物交出去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大杯州振想想妹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且从来只要是大杯州月向他提出来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

    他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不对她好,对谁好呢?更何况她这次想的也很周到,都是为了大局着想,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故事编到这里,竹熙停了下来,没有再往下说,她想看看南宫美月对于这个故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样她更能确定这个故事有没有必要换过一个剧情,或者换过一种更能令南宫美月会信以为真的故事。

    也不知道南宫美月到底有没有相信,不过看过去,她确实是恨认真的在听竹熙讲故事,她在脑海里面想象着每一幅画面,都是竹熙编造出来的假画面,竹熙在心底偷着乐。

    背叛

    竹熙仍然在计划着怎么去应付南宫美月的时候,南宫美月斜着脑袋看了看她一眼,她没有说话,南宫美月刚开始怀疑的心态又出现了,冷冷的哼了一声,对竹熙说道:“怎么?编不下去了吗?”

    南宫美月虽然嘴上这样的怀疑她,但是在心里她还是很希望竹熙说道都是真的,她很希望她和从红妖月有个前世,至少让她知道他们曾经真的相爱过,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又分离?

    南宫美月现在对从红妖月已经有了一丝丝的好感,他会对从红妖月有思念之情,有的时候,她还会幻想着从红妖月会突然就出现在她的眼前,给它惊喜,但是,这些都只是她得一厢情愿罢了。

    从红妖月对她有没有感觉,她不知道,和从红妖月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她看的合出来是一个很腼腆的人,即使真的对自己有好感,也不会很轻易的说出来。

    竹熙听南宫美月这么一问,也知道再不讲出后面的故事,是没有办法让南宫美月对自己完全信任,她尽可能的想象出后面的故事,尽可能的可以让南宫美月完全的相信她说的是真的,接着,她编出之后的故事。

    大杯州月却说大杯州振交出了从红妖月想要得到的宝物,为了那一件宝物,双方曾经多次教授,伤亡惨重。

    从红妖月在一次重伤失踪后,“雪晶宫”再次收到袭击,宫内的忠实宫人留着最后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从红妖月,从红妖月不会让“雪晶宫”就这样毁灭,而且还是他的对手大杯州罗姆王朝,他们的势力很是强大。

    毕竟是一个王朝,一个皇宫,从红妖月如果再坐以待毙,那么“雪晶宫”就彻底完蛋了,为了两方的友好设想,为了不再让大杯州的老百姓收到牵连,大杯州月却说大杯州振把宝物交给了从红妖月,平息了这一场战争,从此再没有针锋相对过。

    大杯州月奉了大杯州振的旨意手持宝物到“雪晶宫”,把宝物亲自交到了从红妖月的手中,并且很有诚意的派给了“雪晶宫”一批将士,从此他们就成了“雪晶宫”的人,就当是对“雪晶宫”死去的那些人一个交代,从红妖月也很乐意的接受了,于是他们就冰释前嫌。

    大杯州月奉旨去“雪晶宫”送宝物的时候,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去得,陪同前往的是它的一个好朋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从红妖月现在的爱人,织璃,她是竹熙的妹妹,同样也是巫族的人。

    虽然说不是同一个父母生下来的,但是是在巫族一起长大,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织璃比竹熙要小几岁,在巫族的时候,竹熙对织璃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竹熙也很喜欢织璃,感觉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又比自己要小好几岁,就想要织璃做她得妹妹。

    织璃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在巫族,只有她们两个人是比较聊得来,竹熙又对自己那么关心和照顾,一直以来,她也很想自己有个对她好的长辈,既然竹熙已经提出来了,也就不好拒绝。

    这样正好也算是了了自己的心愿,于是就恨乐意的点头答应,从此,织璃和竹熙两个人,无论是在巫族,还是在其他地方,他们都是以姐妹相称,两个人感情一直也是很好的。

    两个人不是亲生的姐妹,却如同亲生姐妹一般,竹熙把织璃当成了自己亲妹妹一样去对待,织璃也把竹熙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姐姐去尊重。

    当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有人问起,他们都是回答说自己是姐妹,亲生的姐妹,渐渐的,所有人都吧他们当成了真正的亲姐妹,他们的关系一直也相处的很好,说是亲姐妹的话,一点也不过分。

    那一天,大杯州月是织璃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认识的,两个人很有缘分,总是会很巧合的相遇,织璃总是想要身边可以有多一些能关心她得朋友,或者是普通的好朋友,而在巫族,除了竹熙是她得姐姐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是真心的把她当成朋友。

    大杯州月因为长期生活在皇宫里面,对于外界的事物解除的一点也不多,但是她总是喜欢偷偷的潜出皇宫逛街或者做一些其他让她觉得更有意思的事情。

    在街头可以看到她认为感情兴趣好奇的事物,也可以吃刀在皇宫里面吃不到的普通消磁,自从认识了织璃以后,两个人经常相约不同的地方,渐渐的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会相互诉说自己的苦恼,应该算的上自己朋友。

    那天大杯州月刚走出皇宫不远,碰巧织璃想要去找她,两个人在路上遇到,大杯州月向她说明了事情的缘由,并提出要织璃陪同她一起前往“雪晶宫”办妥这件事情,织璃毫不犹豫的答应,两个人并一同前往。

    到了“雪晶宫”,见到了从红妖月,大杯州月将宝物交到了从红妖月的手中,从红妖月拿着大杯州月递给他的宝物,放在手里面滚动着看了看,然后对着手中的宝物念了一句咒语,顺便整个“雪晶宫”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如同山洞一般颜色的宫殿,加上还有一些让人看过去很不顺眼的摆设瞬间变得好看起来,整个宫殿突然就下雪了,但是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冷意。

    雪花洒落在“雪晶宫”的每一个角落,没有落下一处地方,待到雪花没有再飘落的时候,整个“雪晶宫”变得雪白雪白,晶莹剔透,成了真正的“雪晶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