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 升级前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9本章字数:7997字

    第147章升级前奏

    然后在七星连珠,或者其他的特殊的星空,借用宝物的威力才可以出穿越回去。

    说到宝物,才想到了“紫云珠”,它可以帮助自己回到现在吗?南宫美月在心里想到,“紫云珠”的威力无限,她想是应该可以这样做的。

    南宫美月很清楚的知道,她无法忘记从红妖月,虽然只是灵魂穿越过来了,但是灵魂也是有灵性的,有感情的,它也会动情,会伤心,会难过,会无助。

    她想只有回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一切就应该结束了,她回告诉自己,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因为现实中没有巫族的存在。

    没有什么大杯州罗姆王朝,没有巫族后裔的名号,没有和从红妖月的前世爱恋,没有对人下毒手的机会,没有南宫美月,就等于没有了所有的一切,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了任何关系,她可以当是看过了一场电视剧,也可以当成是一个很长得梦。

    只有回到了现在,她才能过的比现在更好,电视剧结束了就换台,梦结束了就行了,正常的生活仍然在继续。

    这儿时候的南宫美月,脑海中德想法一个接着一个,唯有回到二十一世纪是占有最多的,她想要回到现在,回到她的学校,回到她的朋友身边。

    她突然开始想念他同学,想念喜欢自己的学长林元珠,想念暗恋她,对她好的朋友,还有她一直觉得很了不起的历史老师,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好不好。

    突然失踪这么多天,他们有没有想过自己,有谁知道她穿越了?有谁可以来解救她,为什么这不是梦?这样的话就可以醒过来多好。

    南宫美月的心里很痛苦,她想要回家,她不想再到这里多待一分钟,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对于她来都是一种折磨,折磨她的灵魂,折磨她的心,她想要离开。

    这里不属于她,她应该回到现实中来,这里的一切都不应该和她有关系,她只是一个不小心迷了路的路人,为什么要她承受这么多?为什么要她知道这么多?

    突如其来的真相让南宫美月很难去接受,不,应该说,她根本就接受不了,她不小心穿越到了这里,不小心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她得到的只是痛苦。

    她想要回到二十一世纪,只是那些她所知道的宝物只有“紫云珠”,除了“紫云珠”,她还不知道有其他什么宝物的存在。

    “紫云珠”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像一棵大树一样,她没有能够将这棵大树拔出来的力气,只能任由它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不停的成长。

    从一个小小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到最后的结果,记得听老辈人说过,“吃西瓜的时候不可以把自己籽也吃下去,不然的话,肚子里面会长出一棵西瓜树来”。

    想到这话,南宫美月情不自禁的笑了笑,吃西瓜籽会长西瓜树,那么,吸了“紫云珠”又会出现什么呢?

    南宫美月傻傻的笑着,可以想象她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西瓜籽”的笑话,只是她用来讨好自己的一个小方法,想让自己心情可以好一些。

    只是这样的笑话对于这个时候的她来说一点也不会觉得可笑,反而觉得是一种无趣,记得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这样的话却是一个笑话。

    小时候,在吃西瓜的时候,忘记了吐出西瓜籽,然后有人会说,“你肚子里面会有西瓜树了,”她会被这句话给吓的哭了,如果真的有了西瓜树,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长大之后,同样是吃西瓜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把西瓜籽也一起吃掉,这个时候,老一辈的就会说,这个时候她不会再害怕了,她会笑着回道:“这个怎么可能?”

    这句话她几乎在每年南宫天吃西瓜的时候,都会听到,小时候会哭,长大了会笑,就算是有的时候想到了都会情不自禁的笑出来,那是发自内心的。

    她也习惯在不高兴的时候,回想这句话,情不自禁的笑着,那是真实的。

    而这个时候的南宫美月,心情确实是糟透了,一如往常的她想到了这句话,虽然嘴边挂起了笑容,但却不再是法子内心的,她的心现在很痛,而她的笑只是一种习惯。

    南宫美月想要回家了,她不愿意在留在这里了,发自内心的想要离开这里,她知道,只有离开了这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因该结束了。

    无论南宫美月有多么的想要回到自己的家,回到她原本应该生活的地方,但是前提都是要由一件稀有宝物,在七星连珠或者其他的异样星空,借用这一件稀有宝物,才能回到现在的二十一世纪。

    但是除了“紫云珠”以外,她已经想不到其他的稀有宝物了,只要知道哪里有哪一件稀有宝物,她就可以回到现在,同样的,那一件宝物是不会跟随她离开这里。

    其实南宫美月已经有了将“紫云珠”移出体外的能力,只能说她还没有完全领悟所有的咒语,所以她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已经有多少,也一直以为“紫云珠”只要进入了人体就不可能会才有移出体外的那一天。

    不管怎么样,南宫美月都已经决定好了,她要找到除了“紫云珠”以外的宝物,而这一切消息,只要老族长的朋友神游子才知道,只是要从哪里才可以知道神游子的下落。

    时空穿越的秘密

    南宫美月无法使将自己身体里面的“紫云珠”拿出来,没有办法使用“紫云珠”,借用它的那的威力在异样的星空中发挥作用,让她回到二十一世纪,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她只好寻找其他的方法。

    只要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只要能够找到可以帮她回到现在的宝物,多辛苦都可以,只要可以离开这里,她一秒钟都不想再待下去,对于她来说,这里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只会让她感觉痛苦。

    她只想要要早一点离开这里,这个地方不属于她,可是她又应该到哪里去寻找其他的宝物?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下手找。

    她已经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她咩有把竹熙带到杨银山,交给巫族的人处决,她忘记了她是为了什么而成了代罪羔羊,还差一点就送了命,当乐替死鬼。

    反而还感谢竹熙告诉了她所有的事情,却不知道这些都是她编造出来的,为了能够让自己逃离,随意还变乱造出来的谎话,却没想到南宫美月没有一点怀疑的完全相信了。

    南宫美月沉默,没有说话,她在想着应该怎么去寻找宝物,对于这里的所有,她一点都不了解,她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山,有什么城,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她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为什么要把她当成了巫族的后裔,还要对她进行残酷的行刑,幸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真的是命不该绝,连老天都不让她死。

    竹熙为她编造的谎言没有被识破而感到高兴,接下来,南宫美月会怎么对她?好歹她也真心劝告她那些话,不管南宫美月会不会听,她只要是真心为她好久可以了。

    虽然说不知道南宫美月和从红妖月前世是怎么样的,但是她可以看出来,南宫美月是真的喜欢上了从红妖月,为了自己妹妹的幸福,她只能够尽能力的去劝说南宫美月,

    也不知道南宫美月会不会听从自己的劝告,有时候,很多人都说“忠言逆耳”在她认为是好言相劝,真心的希望南宫美月不会再受到伤害,可是南宫美月未必就是这样认为的。

    南宫美月正在想着可以再哪里找到宝物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大杯州皇宫,皇宫一定有不少的宝贝,这个是肯定的,也许全国各地的宝物都在大杯州皇宫藏宝阁里面。

    因为皇朝中德大臣会在去往各个不同的地方巡视和调查的时候,在那里的老百姓为了感谢在朝的大臣前来看望或者给他们帮助,会献上各种各样的东西,什么奇珍异宝都有。

    大臣们回到皇宫,为了可以讨得皇上的欢心,或者其他的原因,总之就是为了得到皇上的肯定和中用,他们就会把一些稀奇古怪,有着什么传说和特效的东西送给皇上。

    好东西都是献给皇帝的,普普通通的东西他们会留给自己,或者是捐赠给一些穷苦的老百姓,以表示皇上对他们的关心爱戴。

    就因为别名王朝中有着这样的好大臣,大杯州罗姆王朝才会如此的兴盛,皇上大杯州振爱国爱民,臣子各个都是为整个大杯州着想,为皇上尽忠,为老百姓请命。

    只要是可以给予老百姓的,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付出和给予,只要是他们可以做到的,为民请命是每一个为皇帝尽忠的好大臣所做的,而且还是必须做到的。

    大杯州罗姆王朝一项都是很兴旺的,那里的老百姓也是非常的爱戴大杯州皇帝大杯州振,在朝中的所有大臣也是很尽心尽力的为大杯州振尽忠,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兴旺都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会如此的兴旺。

    那个时候的大杯州罗姆王朝,没有战争,天下太平,皇帝也是每一天都会去早朝,大臣们也同样是每一天都会向皇上启奏每一件他们所要说禀报的事情。

    现在的大杯州罗姆王朝已经有所改变了,不再像以往的那样,什么都是恨正常的进行着,这一切都是从竹熙进了皇宫开始就改变了,只是仍然还有一些没有改变过。

    南宫美月想到了皇宫,这个确实没有想错,在她能知道和了解的范围内,只有皇宫里面,才可能会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以外,其他地地方在哪里可以找到她一点也不知道。

    南宫美月满心期待的想着可以快一点回到现在,也不知道现在的她生活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变化,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念她,如果有想念,那会是又多少的想念。

    她在紧张的期待着,她想如果她突然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这么久都没有见到自己,会不会都以为自己死了?

    南宫美月在那次不小心掉下来之后,只有灵魂才穿越过来了,而她的肉体仍然还在二十一世纪穿越的那个地方,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她的肉体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而灵南宫美月穿越到了这里以后,刚好碰上了一个和自己长得比较相像的人,她和南宫美月的肉体一样,躺在一个地方纹丝不动。

    到底是别人的肉体还是南宫美月自己的肉体,南宫美月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自己的灵魂控制不住的朝着那个肉体靠近,然后俯身上去,就成了现在的南宫美月。

    其实那个身体就是南宫美月前世的,也就是说,她现在还是和前世一样,是同一个人,现在的一切都是和前世息息相关,毫无差异的,唯一不相同的就是名字。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南宫美月怎么可能会再一个陌生的身体里面待的那么舒服,总会有一些排斥反应,但是这些都没有发生,“紫云珠”同样也不会进入一个排斥它的身体。

    而南宫美月现在的身体就是她自己的,“紫云珠”才会看不受控制的自己进入了她的身体,南宫美月的身体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那是因为在她掉下来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时空隧道,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幸运的穿越过来。

    南宫美月虽然刚开始只是灵魂穿越过来了,身体却还是留在了原地,但是因为身体在遇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也掉了下来。

    在掉下来的半途中,因为时空隧道的原因,遇上了南宫美月的前世灵力,她的灵力太强大,才将前世的身体和南宫美月原本的身体合而为一。

    但是因为南宫美月穿越过来的地方是一个充满邪恶和斗争的地方,平凡的身体是不可能在这里残留,而南宫美月的前世却可以在这里适应,因为就成了现在的身体,让南宫美月回到了自己前世的身体中。

    虽然经过了一个轮回,但是南宫美月的身体却毫无损伤,她的灵魂感应到了属于自己的身体,于是就不由自主的进入她的身体。

    这些都是南宫美月不知道的,在时空隧道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存在,只是一种很轻飘飘的感觉,那时候,她就明白了,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灵魂了。

    才知道她穿越了,奇怪的是,穿越过来的并不是整个人,只是一个灵魂而已,当她降落到了现在的时代,她的灵魂不由自主的不听使唤的朝着她不认识的走去。

    她没有办法阻止灵魂的前进,只能任由它摆布,直到灵魂俯身上了一个身体,这才可以会听她的使唤,她才知道原来没有身体的灵魂是无法控制的。

    灵魂没有身体其实也不是真的无法控制,只是南宫美月没有领悟其中的技巧,击昏即使没有了身体,只要潜意识够坚定,灵魂还是会很服从你的去向和举动。

    灵魂找到了身体,成为了一个正常的人,南宫美月虽然已经开始习惯用别人的身体,但是她却步知道这个身体其实就是她的。

    前世她和从红妖月在一起真是真的,虽然从红妖月背叛了她,爱上了别人,但是很早的时候,她还和从红妖月在一起,从红妖月曾经答应过她,如果这辈子他们不可以在一起,那就下辈子一定要再一起,南宫美月一直都记得这句话。

    一直到她自焚身亡以后,不知道怎么就成为了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而她之所以可以回到现在,是因为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催促着她来到这里,才会在那一天掉下来,并且穿越到了这里。

    记忆转轮让她虽然让她想起了一些过去,但是却没有让她记得她和从红妖月前世有一个什么样的约定,或许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了一个轮回的约定。

    这样说来的话,南宫美月来到这里,其实还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就会突然的穿越,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只有安排。

    她来到了这里,也许是为了完成前世未了的心愿,来让从红妖月实现他的承诺,让时间证明,他们才是应该在一起的,南宫美月的到来,都是有原因的,也是上天安排,命中注定的,怎么都不可能可以逃掉得注定。

    南宫美月慢慢的习惯这个身体的存在,不再只有轻飘飘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这个身体原本就是她的,但是她也没有介意过。

    在她的潜在意识里面,只有自己的灵魂才是和她一起穿越过来的,其他的什么都不是属于自己的,如果哪一天真的要回到二十一世纪,她一定要甩开这个身体,只带着自己的灵魂回去。

    爱情幻境

    南宫美月依旧还是那么痛苦,她无法接受从红妖月和织璃在一起的事实,她也痛恨自己没有放弃从红妖月的勇气,虽然她知道这里的一切都不会影响她真正的自己。

    而南宫美月这个名字,只是她穿越过来的名字,她的真名不是这个,所以她很清楚的知道,这里的一切都不应该和她有什么关系,她迟早是要回到二十一世纪。

    这里的一切迟早会和她断绝关系,可是不管她怎么想,怎么安慰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内心深处的痛楚,她的内心多么的渴望能够得到从红妖月,和他永远在一起。

    她的内心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从红妖月只属于她一个人,无论她怎么想,她都是痛苦的,她不知道要怎么去接受,她想要去改变这一切,但是却无能为力。

    只是无论她怎么奢望怎么想要去改变,从红妖月和织璃在一起的事实都是无法去改变的,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再去想,她现在只想要回到原本属于她的地方,回到二十一世纪。

    只要她回去了,所有的一切也都到此结束,无论以后这里是什么样子,无论从红妖月最后黑谁在一起,无论这里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都和她没有关系。

    “紫云珠”要怎么才能从她的身体里面出来,现在对于她来说,这个问世非常的严峻,“紫云珠”是属于这里的,她不可能把“紫云珠”带走,也很有可能因为“紫云珠”的原因,她无法进入穿越时空的隧道,无法回到现在。

    这个问题对于南宫美月来说,真的不是一般的令他感觉烦恼,她一直都想要把“紫云珠”移出体外,“紫云珠”带给她的灾难太多了,现在摆在眼前的又是一个问题。

    “紫云珠”只要在她的身体里面,她就没有办法回到现在,可是她找不出拿出“紫云珠”的办法,其实她可以不用回到现在,只要有“紫云珠”在她手里,就不会有任何的申明安全,当然,在这之前,她一定要会控制和使用“紫云珠”。

    只有控制好了“紫云珠,”懂得怎么对它使用不同的咒语,产生不同的作用,才可以保住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一旦有人谢落了“紫云珠”的下落,她就可能面临很多麻烦。

    但是南宫美月却不是这样以为的,“紫云珠”虽然说是很多人都想要得到的,对于别人来说,这也许会让他们爱不释手,无论如何都是不愿意交出来的。

    但是对于南宫美月却不是这样,她一心想要摆脱“紫云珠”,没有了“紫云珠”她就没有了烦恼,没有不安,也可以不用担心无法穿越不回现在。

    “紫云珠”对于她来说就可以说是一个累赘,妨碍了她做所有的事情,她所有的心愿都不可以按照她的想法实现。

    她盘坐在那里,紧闭双眼,让心情变得很安静,在心中默默的念着咒语,想要把“紫云珠”逼出来。

    可是“紫云珠”的定力太强大,南宫美月无论怎么赶都没有办法让它移动一点点,看的出来,它在南宫美月的身体里面待的很舒服,从没有想要出来的意思。

    既然“紫云珠”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离开南宫美月的身体,没办法,她只好继续寻找其他的方法,用其他的方式来帮助她回到二十一世纪,只是要从哪里开始找她没有一点头绪。

    她想到了刚穿越到这里的那一天,她依然很清楚的记得是从哪里穿越到这里的,她心想,也许只要找到穿越到这里的地方,就很有可能同样的可以穿越回去。

    她没有再去想那么多,只想着可以快一点回到二十一世纪,也没有再去想找其他的宝物,决定先去找到她穿越到这里的地方,只要找到了那里就有回去的希望。

    南宫美月现在一心只想着回到现在,忘记这里的所有的事情,从此以后就不会再为这里的任何人和事伤心,她要离开这个伤心地。

    南宫美月起身就要离开这个山顶,她忘记了这里不止她一个人,还有竹熙在这里,是它硬拉着竹熙来到了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名。

    可是现在她都忘记了,她只想着要快一点离开,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竹熙已经完完全全被她给忽略。

    这对于竹熙来说是一种仁慈,假如南宫美月没有成功的穿越回去,依然还是留在了这个点,“紫云珠”仍然还在她的身上,那么她的麻烦就不是现在这么一点。

    假如她没有成功的穿越回去,那以后她的生活将可能有着无数的麻烦,想要得到“紫云珠”的人不是只有几个人那么少,而是只要是知道“紫云珠”存在的人都会想方设法的去得到“紫云珠”。

    以南宫美月现在的实力,也许或者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也有可能在他们的道行之上,只是她还没有完全的领悟到那些咒语中的奥妙和作用。

    如果有一天她掌握了这些咒语和和作用,那么江湖上的那些人很有可能就不是她的对手,至少现在她不是别人的对手。

    南宫美月忘记了竹熙的存在,一个人朝着山顶下走去,她的心情很糟糕,就连走路都变得没有精神,她一个人在前面走下山去,把竹熙忘却在山上。

    竹熙看着南宫美月越走越远,确定自己已经处于安全的情况下,这才送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喘着粗气说道:“哎呀!还好我聪明,总算躲过这一劫了。”

    竹熙一点也不会为自己编造的谎言而感到内疚,她不会因为看到南宫美月现在这么痛苦的表情而感觉自己是一个坏人,伤害了一个不该伤害的人。

    她也不会内疚要南宫美月做了自己的替死鬼,只是没有对她有过任何的感激。

    竹熙看着南宫美月离开,直到没有再看到她的身影,只有依稀的背影还在遥远的地方晃动着,总算安全逃离了,竹熙跟着安心的下了山。

    南宫美月已经不知道去向了哪里,当竹熙来到了山脚下就没有看到过南宫美月的影子,他到了皇宫门口,口中念叨了一句咒语,就消失在了皇宫的大门口。

    竹熙惊讶为什么在南宫美月面前怎么都无法施展法术,不过她很肯定的一点就是,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南宫美月身上的“紫云珠”脱不了关系,

    竹熙口念咒语就瞬间移动了,从皇宫的大门口不见了,很快就出现在了皇帝大杯州振的寝宫里面,听下人们说皇帝大杯州振没有见到她,到处在派人到处找她。

    其他的下人都一个个的提心吊胆,生怕大杯州振判他们死罪,说他们没有照顾好竹熙皇后,幸好她及时回来了,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大杯州振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竹熙,情绪想的非常的几张,忙跑到竹熙面前问这问那,这样那样的,竹熙都只是笑笑,大杯州振问她到哪里,她也是随便编造了一个谎言就这样敷衍了大杯州振,而大杯州振也是从来都不会怀疑竹熙,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会让他深信不疑。

    南宫美月已经不太记得她是从哪里穿越过来的,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些,虽然不是很清晰的记得,但是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会迷路就可以了。

    南宫美月独自来到了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叫什么地方来着,她放佛看到了从红妖月,他正在前面向自己招手,示意要她过去。

    看到从红妖月向自己招手,南宫美月的脚步突然就加快了,朝着从红妖月飞奔过去,可是无论她跑得多么的快,始终没有到达从红妖月的眼前,从红妖月仍然在朝着自己招手,嘴边还挂着笑容。

    终于到了一个悬崖边缘的时候,看到前面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南宫美月这才马上停了下来,如果在晚一点停住脚步,那她已经是在悬崖下面了,是死是活也不会知道。

    因为它不知道这个悬崖有多深,也不知道悬崖下面是什么,庆幸她能够及时的反应过来,否则的话,后果严重,也许幸运的存活在悬崖下面,也许悬崖下面就是她的葬身之处。

    南宫美月停住了脚步,拍了拍心脏,幸好是有惊无险,没事没事,她慢慢的向身后退去,生怕一步小心紧张过度,直接栽到了县衙下面去了。

    南宫美月松了松口气,抬起头的时候,从红妖月的身影还是在她眼前晃动,他还在朝着自己招手,只是她不在南宫美月的悬崖边上,而是在南宫美月对面的悬崖边上。

    南宫美月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在重新看过去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还是和刚才所看到的一样,她想甩掉这样的感觉,却在每一次回头都看到从红妖月在看着自己,向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