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章 巫族已经灭亡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9本章字数:8606字

    第153章巫族已经灭亡

    南宫美月再次催促了。

    所有人都在催促着巫族族长,要他说出那个人是谁,神游子就坐在一边看着,他想,这个应该和他没有关系,只要等结果就可以了。

    巫族族长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乱糟糟,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如果他说出来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是不是以后两个家族的战争是不会停止的?

    如果他说出来了,那他真的会有愧疚感,老族长很疼爱竹熙,如果巫族的人伤害她,老族长在九泉之下也不会高兴,可是如果不说出真相,怎么和死去的族人们交代?还有怎么对得起老族长辛苦建立的家族?

    肯定的答案

    巫族族长感觉真的很为难,到底是要承认还是不承认,他也不知道,如果说他不说出真相的话,那么族人们们的真的很冤,在九泉之下都不会安心。

    如果承认了,他又会觉得很对不起死去的老族长,他在九泉之下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巫族族长感觉被夹在了中间真的很无奈。

    他没有说话,他也知道,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南宫美月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也知道在大杯州罗姆王朝,还有巫族的人存在,就散他不承认,南宫美月也不可能不承认的。

    她一样会揭穿的,她才不会傻的让自己一直背负着叛徒的罪名,神游子和其他族再次催促他说出真相。

    终于,他说话了,“大杯州皇宫的皇后就是巫族的人,她叫竹熙,”他刚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是一脸惊讶,除了南宫美月。

    她没有惊讶的表情,在她的脸上出现的反倒是高兴的表情,她感觉很欣慰,只要巫族族长说出来了,她的罪名就已经没有了一般了。

    神游子也被巫族族长的话给吓到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大杯州皇宫居然还会有巫族的人,最奇怪的是,大杯州皇宫的皇后会是巫族老族长把她当成亲孙女一样疼爱的人。

    这个世界果然是世事难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当你知道答案的事时候,却怎么都意想不到,那是一个意外,没有人预料到的意外。

    如果那一次不是巫族族长带着其他的人到大杯州罗姆王朝说要找出内奸的时候,他们可能到现在都不会知道竹熙会成了大杯州罗姆王朝的皇后。

    如果这样说的话,当初如果没有南宫美月在大杯州罗姆王朝的话,被带走的人是不是就会是竹熙?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巫族族长好像突然就明白了很多,他也开始相信南宫美月的话,她说的话也许都是真的,回头想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巫族族长在心里面想到,如果南宫美月真的是巫族叛徒,那么,她说这一切都是竹熙做的,是不是真的就是竹熙做的?

    在大杯州罗姆王朝除了南宫美月就只有竹熙是巫族的人了,对于竹熙的来历,巫族所有的人都是很清楚的,而南宫美月的来历,她到底是谁这里的人都不知道。

    就连她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大杯州罗姆王朝?为什么她要偷走“紫云珠”?这些疑问有谁真正知道答案?

    这些都不是奇怪很重要的,最重要的,如果这些真的都是南宫美月做的,巫族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把他大杯州皇宫带走?更何况,竹熙又是怎么将她关押起来的?

    一个拥有“紫云珠”和神仗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让人给关起来?难道要说她是呗人陷害,才被人抓起来的吗?虽然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问题并不在于这里,巫族族长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大杯州皇宫的空旷的广场上的时候,当巫族的人和竹熙说道关于巫族的事情的时候,在她的脸上没有一点不同的表情。

    不仅仅是这样,他还发现就连大杯州罗姆王朝的皇帝大杯州振都好像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应该是不知道他的手下在不久前把一个家族给灭亡了。

    想到这里,巫族族长就明白了很多,他还想到,那天在大杯州皇宫的时候,竹熙的行为举止,她将南宫美月交到了巫族人手上的时候,就恨不得马上把巫族的人送出皇宫。

    “她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好像真的在隐瞒着什么,她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大杯州振一定不知道她的来历。

    想了这些,巫族族长总算是相信南宫美月说的话都是真的了,这一切也许真的就是竹熙做的,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这样做又可以得到?

    在巫族族长的心里面,现在堆积了一大堆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关系竹熙的,也是为了证明南宫美月没有说谎。

    只是巫族族长真的感到很为难,他想,如果真的是竹熙做的,巫族的人应该怎么办?到底是要将她按照巫族的规矩来进行处决,还是给月她其他的惩罚?

    毕竟她是老族长最疼爱的人,如果真的处决了他,他会感觉心里面很不安宁,会有内疚感,恐怕等他死了他都觉得米有脸面去向老族长交代。

    相信老族长在九泉之下,他还是想看到两种场面,一种是巫族可以合他在世的时候,成为一个很强大很神秘的家族。

    还有一种场景就是他想看到竹熙过的很好,记得老族长说过,他说竹熙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她的身世真的很可怜,巫族的族人要多帮忙照顾下她。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老族长才会那么的疼爱她,甚至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的孙女,族人们其实对她也是不错的,可是谁都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背叛巫族?

    不管当初老族长对她有多好,可是如今她背叛了巫族这都是事实,她很狡猾,还找出了一个人来坐她的替死鬼。

    巫族族长将那天在大杯州皇宫那一天从头到尾的经过都会想了一次,在整个过程中,竹熙都是处于紧张的状态,她的紧张,很明显的是在隐瞒着什么,怕大杯州振或者其他的任何知道。

    如果按照这样说来的话,那么,竹熙在大杯州皇宫,真的有很多人并不知道她的身世,也许她做过很多事情都是不为人知的。

    “她到底在隐瞒着什么?难道真的是她派人来把巫族给灭亡了吗?“紫云珠”应该也是她偷走的,看样子南宫美月说的真的没有错,”巫族族长在心里面想着。

    巫族族长想的一点也没有错,竹熙虽然在大杯州皇宫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成为了整个大杯州罗姆王朝的皇后,但是在别名皇宫,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来历。

    也很有可能她给大杯州皇宫的人编造了一个故事,那是一个和她身世来历有关的故事,故事一定很凄凉,那别民政真是很疼爱她,

    竹熙对别名皇宫的人隐瞒了很多事情,除了关于巫族的事情,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都是大杯州振所不知道的。

    她的皇后做的很好,就连皇帝都对她疼爱有加,都说皇帝有了新妃子就不会理财皇后,可是她却步一样,不管大杯州振有了多少个新妃子,都是每一天陪在她身边。

    也不知道它用了什么法术,让大杯州振对她形影不离,而他们却残骸了多少妃子的青春,从进入皇宫到送出皇宫。

    都是因为得不到皇帝的宠爱,只有独守空房,浪费了多少清楚,而这样下去,他们又不可以回家,唯有死了才会被大杯州振下令将她的尸体带回她的老家。

    说不定竹熙又在大杯州振身上下了什么咒语,才会让皇帝对她如此死心塌地,难道说竹熙真的就有那么好,还是皇帝真的迷恋了她不放。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相信皇帝是不会进行选妃的,虽然说这都是皇帝必须做进行的选妃仪式,如果他真的对那些妃子没有什么好感,也不会浪费时间再那里挑三拣四。

    而妃子被他选中了以后,就连纳妃的仪式都没有进行,如果说皇帝大杯州振真的不想有妃子,他完全可以拒绝这一批的选妃,换了下一批,他还可以换一批。

    这样下去的话,只要他不听的换,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给他安排选妃,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在他的心里面,其实还是渴望有妃子的,可是却步知道为什么即使他选妃了却还对别人不闻不问,难道这一切不是竹熙做的吗?

    虽然巫族族长开始怀疑竹熙,相信南宫美月的话了,但是他还是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结果来认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在场的人还在等着他说话,巫族族长也已经说出了在大杯州罗姆王朝,有巫族的人存在,并且还说出了整个大杯州罗姆王朝,就只有竹熙一个人是巫族的人的事实。

    巫族族长虽然说出了真话,但是这一切都是要等一个肯定的结果来证实他说的话没有假的,不过话说会俩,在大杯州罗姆王朝,确实就只有一个巫族人的存在,那就是竹熙。

    突然有人也想到那天在大杯州罗姆王朝的时候,竹熙的表情,虽然他并不认识竹熙,但是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来,他应该就是那个巫族人。

    之所以能够那么容易的认出她来,是因为那一天,在场的所有人,大家的表情都是很自然的,只有她的表情是恨紧张,很害怕额。

    她在害怕什么?又砸紧张什么?那个时候还真的没有人摘掉,不过现在想起来,才知道一点点,那个时候南宫美月是昏迷的,如果没有说错的话,她是在害怕南宫美月醒了会揭穿她。

    可能就是这样,她才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将巫族的人送出皇宫,难道它是真的真害怕吗?关键时刻,他不想隐瞒任何自己的想法,他也想要快一点找出杀害巫族人的真凶。

    看样子,这个真凶很有可能就是竹熙,于是他说道:“族长,你还记得吗?那天我去大杯州皇宫带走南宫美月的时候,那个皇后的表情,又是害怕又是紧张的,你看出来了吗?”

    他问出了这样的话,只是他以为巫族族长可能还没有记得那天的事情,只是稍微的提醒一下,巫族族长听了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在场的其他几个人,他们应该都是那天到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人,他们一个跟着一个个的一轮起来,说竹熙皇后这样的表情,那样的申神情。

    最后他们都确定了那一天,竹熙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她好像在担心真什么,还有她那不安的眼神,总是四处张望,她应该是在防备着什么,并不是在期盼着谁来。

    “紫云珠”失窃案

    大家都记得那天的场景,竹熙的眼神,很明显的可以让人看出来她在害怕什么,巫族族长和其他人给了神游子一个肯定的眼神。

    神游子想了想说道:“你们可以把当天你们从进入皇宫到出皇宫的全部过程告诉我吗?我想我可以给你们分析分析。”

    巫族族长点了点头但应,就一边回想那天的和事情,一边指手画脚的和神游子说了起来,从他妈呢气势汹涌的进入皇宫到皇上和皇后亲自送他们出宫的过程都告诉了神游子。

    就连每一次和竹熙对话时候,她的眼神和表情,还有她的话语都很仔细的告诉了神游子,也许从其他的事情上并看不出来什么,却在竹熙的行为举止中看的出来。

    “你们说那个时候南宫美月是昏迷的?而竹熙和大杯州振却急着要将你们送出宫?”神游子问道。

    “老先生,确实是这样的,而且我还记得当时看到竹熙拉着大杯州振到了一旁,不知道她在大杯州振耳边说了什么,之后,就有人说皇太后身体不舒服,然后大杯州振的弟弟听到以后就赶紧去看皇太后,就那个时候,竹熙和大杯州振就把我们送出皇宫了。”

    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很高大的男子,这件事情,刚才巫族族长都没有提到过,可能是因为他没有看到,而这个人他却观察的很仔细,当时在大杯州皇宫,每一个人他都很仔细的在观察,哪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对呀!老先生,我也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很有可能大杯州振的弟弟是想要救出南宫美月,结果还是没有机会救她出来,”另外一个族人跟着说道。

    他也竹熙到了大杯州振弟弟的举动,发现他有好几次想要冲过来把南宫美月带走,可是都没有机会,谁知道后来听到皇太后身体不舒服就走了。

    南宫美月听到皇太后身体不舒服,说道:“皇太后身体不舒服很有可能是竹熙故意偏他的,我在皇宫里面呆了也有一些时间,从来都没有黄头后不舒服的时候,她的身体可是很好的。”

    神游子听了问道:“你确定这是真的吗?”南宫美月肯定的点了点头,并说道:“我敢肯定这是真的,皇太后每天都会在皇宫里面到处赏花,心情都从来没有不好过。身体也很好。”

    巫族族长听了说道:“那样说来的话,大杯州振的弟弟可能是真的上当了,才会相信皇太后身体不舒服的话,说不定就是空悲伤一场。”

    神游子笑着说道:“看的出啦,大杯州振的弟弟对你有点意思,”南宫美月也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大杯州振的弟弟确实对她有意思,可是她只对从红妖月有意思。

    听了这些人的话,神游子给出了一个结论,一个可以完完全全说服他们的结论,也可以证明这一切都是竹熙做的,而竹熙一定对大杯州振隐藏了不少的秘密。

    “以你们刚才所说的,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这一切事情和竹熙是一定脱不了关系的,你们都肯定她当时的表情是既紧张又害怕。”

    “而那个时候南宫美月又刚好是昏迷的,即使她知道什么都没有办法说出来,很明显,她知道南宫美月知道她的很多事情,于是她会害怕南宫美月会揭穿她,才会千方百计的要把大杯州振的弟弟骗走,就趁机将你们送出皇宫,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计划,真是完美。”

    神游子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他的胡须,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这样的推断也不是没有道理,是属于完全正确的,这样的推理没有一点掺杂物,而且还让所有的人心服口服。

    “对!我也想一定就是如老先生说的这样,如果那天南宫美月不是昏迷的,那么她也不可能会这么顺利的将我们打发走。”

    巫族族长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南宫美月,神游子的推理几乎让所有人都相信了这一切都是和南宫美月没有关系的。

    说道这里,大家心里面总算有一点底了,南宫美月,她是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的人,现在所有的嫌疑都在竹熙的身上。

    虽然说这些都已经算是证实所有的事情都和南宫美月没有关系,就连巫族族长也相信了,但是他还想要得到进一步的确认。

    他和神游子说道:“巫族被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人灭亡,我想这一切是竹熙可以做到的,可是好像大杯州振却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们还记得那天大杯州振的表情,他可是一脸的无辜看着竹熙。”

    “我也发现了,他连我们为什么去找竹熙都不知道,还有,我们说到竹熙是巫族的人的时候,大杯州振脸上的表情,还真的不知道竹熙到底对他隐瞒了多少事情?”一个族人说道。

    “我看那大杯州振也真是无辜,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我们说道巫族被灭亡,宝贝被人盗走,他都是一副很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的出来,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看那个巫族皇后可肯定背着大杯州皇帝做了不少事情,那个皇帝也真够愚蠢的,连自己的皇后在外面做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只能说他是一个失败的皇帝。”一个族人笑着说道。

    所有人都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大杯州皇宫的皇帝和皇后,也不能说是大杯州振愚蠢,只能说他是太宠爱他的皇后了,加上一万个信任,一百二十个放心。

    事情总算有了一点头绪,只是巫族族长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居然都会是竹熙做出来的,她也是巫族的人,为什么她会这样做?

    他们还在不断的讨论者大杯州皇宫的皇帝和皇后,神游子却抚摸着胡须,眯着眼睛在那里笑着,这个笑话也确实让他觉得有点可笑,可能还不是一点点得可笑。

    到底是皇帝太愚蠢还是皇后太狡猾,现在好像已经有了定论,皇后是聪明的,她的计划都是没有人可以想到的,而皇帝是愚蠢的,皇后的话他是说什么相信什么。

    他是毫无保留的信任着皇后,如果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有了答案,大杯州振还会这样宠爱竹熙吗?

    不过更说不定的是,竹熙很有可能在大杯州振的身上下了咒语,就算真的有了所有事情都揭晓的一天,他还有可能和现在一样,百分百的信任着竹熙。

    对于巫族族长来说,现在的结果只是给了他一半的答案,只是说这件事情和竹熙是有着很大关系的。

    但是他还有一点很不明白,巫族被灭亡是竹熙做的,那“紫云珠”却不是在竹熙的手上,而是在南宫美月那里,这一点又要怎么证明?

    巫族族长要打开这个谜团,就只有问神游子,他想神游子是可以有办法证明他想要知道的答案的。

    “老先生,虽然说巫族被灭亡都是竹熙一手策划的,但是“紫云珠”被盗走是在巫族灭亡之前发生的,这又该如何证明?”巫族族长问道。

    “很明显是竹熙偷走了“紫云珠”,然后潜逃到了大杯州罗姆王朝,她也会担心巫族有人到处找“紫云珠”,总有那么一天会发现是她做的,于是就先下手为强,没了巫族,就等于没有人会知道这都是她做的。”神游子一边给巫族族长分析一边喝着茶。

    他把茶杯放了下来,接着说道:“只是她没有想到,就算灭了一个巫族营地,却还有另外一个,而另外一个巫族营地的人同样会调查这件事情,你一定还有其他的疑问对吗?”

    神游子说完,看着巫族族长笑了笑,巫族族长听到了神游子的问话,他确实还有疑问,连忙点头。

    “你还是很奇怪为什么是竹熙派人灭了巫族,“紫云珠”却不是在她那里,而是在南宫美月这里,对吗?”神游子笑着问道。

    “老先生,你真是聪明,就连我这点心思都让你给看出来了,没错,我就是奇怪这个问题,席文安老先生可以给我分析分析,”巫族族长恭敬的说道。

    “当然可以给你分析,只是在这个问题分析之前,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大杯州罗姆王朝的来攻打巫族的那天,有没有说过什么?或者提出什么要求?”神游子问道。

    举例分析

    当神游子这样问他们的时候,本来是没有人说话的,可是却有人记得了那天小邀和他提起的事情,虽然他没有机会完全的说出整个事情的过程,但是他却记得一些比较重要的。

    “我记得小邀说过,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人来巫族的时候,还下了挑战书,还要巫族的人交出“紫云珠”,如果不交出“紫云珠”就要和巫族一决高下,而那个时候“紫云珠”已经不见了”。

    一个矮个子的巫族人说道,在他所记得的事情里面,这件事情,他是绝对没有记错的,小邀确实也告诉过他这件事情。

    虽然小邀和他提过的事情都是比较重要的,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大堆,但是这件事情,他是记得很清楚的。

    等他说完,神游子看向了所有人,问道:“只一点很明显的可以而证明,大杯州罗姆王朝就是冲着“紫云珠”而来的,而他们为什么会知道巫族才有“紫云珠”,那很有可能就是大杯州皇后告诉他们的,找到这样的理由去巫族闹事。”

    “老先生,我想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人一定是知道了巫族有“紫云珠”,仗着他们强大的是视力就以为我们会交出“紫云珠”,这应该和竹熙是没有关系的,”巫族族长说道。

    他真的一点也不相信这些都会是竹熙做的,巫族人对她都那么好,她证明会这样做,巫族族长很难接受这个事实,还在帮竹熙找理由。

    “那么,族长,我想问问你,大杯州罗姆王朝和巫族是不是一直都没有过什么来往?从开始到现在,是不是都没有和大杯州晚茶有过来往?”神游子问道。

    他想他找到不到更好的理由说服巫族族长,要他认清楚这个事实,没有办法,他只好这样一步步的艰难的探查下去。

    “对的,巫族自从建立以来,一直到那一个巫族根据地被大杯州罗姆王朝给没完,那还是第一次发挥省冲突,也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第一次进入巫族的境内,往常从无来往,”巫族族长书说道。

    “那这样就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了大杯州罗姆王朝,说巫族得到一个江湖传言的“紫云珠”宝物,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巫族有个“紫云珠”?”神游子向巫族族长问道。

    “这一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总之,我是真的无法相信这都是竹熙做的,她不会这样的,”巫族族长好像非常信任竹熙,可能因为老族长的原因。

    他相信老族长也不会看错人,更不会对一个不该对她好的人好,但是这一切都不应该和老族长对竹熙的疼爱有关系,老族长已经不在了,而竹熙也离开了巫族,投奔了大杯州罗姆王朝。

    根据神游子的判断,这一切的都是竹熙做的,南宫美月她真的米有说谎,但是也只有神游子才相信她,而巫族的所有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南宫美月她曾经说过的话。

    对于南宫美月来说,只有巫族人相信她才是最有用,最可以帮她洗脱罪名的方法,而神游子相信,巫族的人却不相信,按根本也是不行的。

    神游子他只是看在南宫美月的面子上菜愿意答应巫族的族长,愿意帮他们找出真正杀害巫族人的幕后黑手。

    而他为什么会愿意给南宫美月面子?完全是因为他和巫族的老族长有交情,而“紫云珠”的事情也是他告诉巫族的老族长,还是他带着老族长到把“紫云珠”取来,带回了巫族。

    而如今,巫族的老族长却不明不白的被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人给杀害,连凶手是谁他都不知道,也许是“紫云珠”和南宫美月有缘分,就会自己主动的和南宫美月结合,在南宫美月的身体里面。

    他愿意帮助南宫美月,根本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更何况,他也不想巫族的老族长死的不明不白,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在场,不知道到底巫族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大杯州罗姆王朝为什么要对巫族下这么狠毒的杀手,他们两个家族可是从来都没有过来往,却偏偏在“紫云珠”被人盗走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如果换成了是其他的家族,神游子也许并不会这么奇怪,但是却是大杯州罗姆王朝,这个确实让人有点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从神游子知道老族长已经死去,巫族已经灭亡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找出凶手,还给巫族死去的一个公道,让老族长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心。

    可是事情好像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原本以为只要知道了是哪个家族的人杀害了巫族的人,事情就可以有所转机,可以从中知道这些到底是谁做的。

    可是当巫族有人告诉他说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人杀害巫族的人的时候,巫族的族长却好像开始怀疑自己人了,他觉得很不太可能是他们做的。

    当神游子问到在大杯州罗姆王朝有没有巫族的人或者是又巫族的仇人存在的时候,同样的有人暗示说了是竹熙,老族长当亲孙女一样的疼爱的竹熙。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证明了这一点,就是南宫美月她也很清楚这件事情,可是在那一次巫族有人把她从大杯州皇宫带到养杨银山巫族圣地进行处决的时候。

    南宫美月吧所有的事情经过都告诉了巫族的人,可是他们却偏偏不相信,因为“紫云珠”在她身上的关系,她就被完全认定为了背叛巫族的人,是她派人杀害巫族的族人。

    但是在巫族的人现在来看,南宫美月这个人,他们似乎好像都没有看到过,那个时候,在大杯州皇宫,竹熙告诉巫族的来人。

    她说南宫美月才是巫族的叛徒,并且还说是她偷走了“紫云珠”,而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好几个巫族的人认出了,南宫美月根本就不是巫族的人。

    可是竹熙却因为她有神仗的原因,咬定了她就是巫族要找的人,然而,也有人说,南宫美月很有可能是埋伏在巫族附近的人。

    她看到了巫族的巫族已经死了,整个巫族已经没有了头领,乱成了一团,说她就是趁机在那个时候偷走了“紫云珠”,还挑拨大杯州罗姆王朝向巫族发起进攻。

    应该是说那群巫族人太愚蠢,还是说竹熙她太聪明,她的话居然让在场的人都相信了,南宫美月又处于昏迷状态,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在去往巫族的路上,她才慢慢的情形过来,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巫族人的手里,听着巫族人说着巫族发生的事情,她才知道她是呗人陷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