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9章 亲自出马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19本章字数:8560字

    第159章亲自出马

    “这个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们,我就是那个神仙,”紫云仙人直接奔向了主题,他知道他们想要知道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真的是这样吗?那个时候,我还不相信老一辈人说的话,现在得到了紫云仙人的答案了,我完完全全的相信了,真是没有想到凡间还有神仙,”一个巫族小伙子说道。

    “你们只想知道这些吗?”紫云仙人有点奇怪,难道他们不想知道自己的事迹,却只是想确定下凡间是不是真的有神仙。

    “不是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想要知道,可以见到神仙,我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紫云仙人,你为什么会来到凡间,而不是在天上的神界呢?”刚才那个小伙子说道。

    紫云仙人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因为凡间有难,我离开了神界,就再也没有回到神界,只能留在了凡间,”紫云仙人有点感慨。

    他叹息着,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叹息?他不是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错码?为什么还会叹息呢?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是不想让这些人为他叹息,怀疑他的身份,才会这样的,可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不相信他的,因为他们都听说过紫云仙人的名字,怎么会去怀疑?

    “紫云仙人,神仙下凡了不是可以回到神界,应该是来去自如的不是吗?为什么你来到了凡间就不可以回到神界了?”南宫美月突然问道。

    在她所认为的神仙里面,都是来去自如的,可以随时随地瞬间移动,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可是眼前的这个神仙却说因为他来到了凡间,就不能回去神界了。

    电视里面好像都不是这样的,南宫美月也没有看过真正的神仙,都是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他们很自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鲜紫云仙人说的那样,出了神界就不可以回去。

    这个问题让南宫美月产生了怀疑,到底眼前的这个神仙是真的神仙还是假的神仙呢?可是看过去,他又不像是在说谎,突然他想到了被神界打入凡间的神仙,因为他们违反了天鬼,难道说紫云仙人也是因为这样吗?

    “说起来我都觉得惭愧,当初,凡间妖魔鬼怪作怪,不知道死了多少老百姓,我实在看不下去,向神界的高层神仙求救,希望他们可以下凡来帮助老百姓,”紫云仙人说道。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可是神界的人说,那都是老百姓自己招惹出来的妖魔鬼怪,他们现实是自食其果,和神界有什么关系?可是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就私自下凡来了,却没想到,神界说我违反了天规,永远不可以回到神界,从此我就在凡间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紫云仙人的表情有点无奈,可是每一次想到这件事情,他都是对神界的其他人恨之入骨,他们是自私的,如果他们可以和自己一样,来到凡间,就不会死那么多无辜百姓。

    “紫云珠”心法

    听到紫云仙人这样说,对于紫云仙人的遭遇,他们是同情,也是感激,同情他放弃了做一个神仙的权利,最后经历生老病死,到死都没有人知道,他们同样。

    他们感激紫云仙人,他放弃了神仙的地位,来到了凡间帮助老百姓,老百姓一定感激他,可是却没有人真正的看过他。

    “原来是这样,紫云仙人,你真的很伟大,你一个号神仙,只是你很不值得,为了老百姓放弃了神仙,结果却落得了终身孤苦伶仃,我向老百姓感谢你,”神游子说完连忙跪在了地上。

    其他的人跟着神游子向紫云仙人下跪,这是他们对紫云仙人真诚的感激,代表所有老百姓感谢他,紫云仙人法子内心的感动。

    “你们都起来吧!放弃了神仙的地位,我一点也不在乎,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只想看到天下太平,你们也不要房在心上,”紫云仙人说道。

    “紫云仙人,其实很早的时候,我也听我的师傅说过,凡间出现了很多的妖魔鬼怪,不知道死了多少无辜老百姓,是一个神仙救了他们,所以我很相信紫云仙人,你是一个号神仙。”

    神游子和紫云仙人说道,紫云仙人感觉很欣慰,虽然没有人看到过他,但是他的事迹,他真正的存在过,却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对呀1我也停说过,紫云仙人,冒昧的问你一件事情,当初你来到凡间的时候,带来的宝物是不是就是“紫云珠”?”巫族族长问道。

    “就是“紫云珠”,它本来只是一颗普通的小珠子,我从神界下凡之后,它就一直在我的身体里面,我所有的仙气都集聚在了它的身上,所有才会成为“紫云珠”,它是紫云仙人的东西,我一时也想不起别的名字,就喊它“紫云珠”了,”紫云仙人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紫云仙人,你还有没有未完成的心愿,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帮主你完成你的心愿,就当是替老百姓们报答您的,”神游子说道。

    他想紫云仙人一定会有心愿是没有完成的,他也是法子内心的想要帮助紫云仙人,不为别的,就为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说到心愿,我确实有一个心愿没有了解,不过不用你们所有人帮忙,只要南宫美月愿意接受就可以了,”紫云仙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南宫美月。

    南宫美月看到了石像两手之间的一张如同白纸一样薄的东西,心里面似乎有了一点什么,紫云仙人的心愿应该就是那张白纸。

    果然不出南宫美月所料,紫云仙人的心愿就是把那张白纸交到南宫美月手里,这就是他的心愿,那张白纸上面记下得是关于“紫云珠”的,“紫云珠”的主人是南宫美月,所有只有南宫美月可以帮紫云仙人完成他的心愿。

    南宫美月看着石像手中的白纸,她心想那只不过是一张白纸而已,紫云仙人会是什么心愿要她帮忙完成。

    她向紫云仙人说道:“紫云前辈,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我都会义无反顾的接受,尽我所有的力去帮你完成你的心愿。”

    听到南宫美月这样说,紫云仙人心里面舒坦多了,他看着南宫美月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手中的这张白纸是“紫云珠”的心法,你是“紫云珠”的主人,我想要你更加了解“紫云珠”,只是这么简单而已。”

    南宫美月看着石像手中的白纸,慢慢的靠近石像,在石像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她吧双手上举,石像手中的白纸刚好和她的双手一样的高度,石像将手中的白纸交到了南宫美月的手中。

    南宫美月结果了白纸,再看看石像,虽然两手之间已经没有东西,但是姿势却是和刚才一样的,没有变化,再看看手中的东西,在最顶部写着“紫云珠心法”五个很大的黑体字。

    南宫美月拿着“紫云珠”心法,向紫云仙人鞠了一个躬,就当是感谢他赐予她的东西,她想这个心法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很好的礼物。

    “紫云前辈,这个就是“紫云珠”心法吗?”南宫美月一边看着手中的心法,一边问着紫云仙人,她只是有点不相信,一张白纸可以存下了所有的心法。

    “正是“紫云珠”心法,你一定觉得这个心法太简单了,其实这些不是重要的,最为重要的还是你要领悟其中的几句话,只有那样,你才会和“紫云珠”更加的有默契,更好控制它,”紫云仙人一眼就看出了南宫美月的心法,她当然会好奇一张白纸记录所有心法。

    南宫美月拿着手中的心法看了好几遍,其实上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话,紫云仙人说的没有错,其实那几句话就是重点,只要可以做到了,“紫云珠”才会变得更加强大,相同的,她也会变得强大起来。

    “紫云前辈,我似乎看懂了这些话的意思,我想我可以做的很好,一定不会让紫云仙人失望,”南宫美月回了紫云仙人一个肯定的答案。

    得到了“紫云珠”心法,紫云仙人说他们应该离开了,可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紫云仙人急着要他们离开这里。

    “紫云仙人,为什么这么着急要我们离开?难道这里有危险吗?我想不会吧!”巫族族长笑着说道,其他的人也不明白紫云仙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在临死之前刻下了这个石像,什么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在世的时候,没有人发现过的存在,我以为放心不下得就是“紫云珠”的心法和“紫云珠”,现在好了,“紫云珠”已经有了新主人,它的主人也得到了心法,我想是时候消失彻底了,”紫云仙人说道。

    “紫云仙人,我不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神游子好奇的说道,不知道紫云仙人到底在想些什么,让人看不明白他现在的做法是为了什么。

    “我在紫云林里面布下了机关,在我亲眼看到我的愿望实现了,半个消失之后,整个紫云林都会消失不见,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如果你们没有在半个消失之内离开的话,你们就永远也出不去,即使法力再高的人也不会发现这里,更救不了你们。”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南宫美月突然问道,对于紫云仙人的做法,她是充满了疑问,为什么紫云仙人要这样做。

    “我在凡间几百年,从来都没有人发现过我的存在,如今我死了,我更不希望有人发现这里,而你们之所以会发现这里,都是因为“紫云珠”的关系,我不希望还会有人在来打扰我,我想安静的在这里。”

    紫云仙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很忧伤,不过说的也是,他在这里一世,从来都没有人发现,就算死了,有人知道他曾经存在过又能怎样?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死在这里,不想再被人打扰,更何况他的心愿也已经完成了,对于人世间的一切,他没有任何的留恋。

    当紫云仙人说到他在这里不想呗人打扰的时候,南宫美月想到了幻术高人,记得他也说过和紫云仙人刚才所说过的同样的话,难道在他们的眼中,这个世间不值得让人留恋吗?

    他们都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艰苦经历,在那个时候,却没有人陪伴在他们的身边,他们之所以会觉得世间没有让他们留恋,那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他们所想看到的,他们的心愿也一一实现了,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再留恋。

    “原来是这样,紫云仙人,那我们这就离开这里,”巫族族长说道。

    他是一个怕死的人,这个时候,只有他想着赶紧离开这里,至于神游子,南宫美月,他们却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可以感受到紫云仙人的无奈,还有他曾经的凄凉情景。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也许会一直留在这里,可是巫族族长现在所关心的不是这些,他关心的是他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因为没有在半个小时之内离开。

    巫族的族人却没有说话,他们当然是跟随巫族族长的。

    再回巫族

    紫云仙人的心愿已经完成了,见证了所有他想要看到的一切,而他布置的机关在他的愿望达成了以后,会在半个消失以后,整个紫云林就会消失不见。

    不管是他在世的时候,还是他已经死去的时候,都不会再由人知道这里有过他的存在,有过他们想要得到的“紫云珠。”

    南宫美月帮他实现了他的愿望,他看好南宫美月,相信她不会让自己失望,会好好的使用“紫云珠,”他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你们赶紧离开之类吧!时间已经不多了,再不赶紧离开,他们就永远出不去紫云林了,”紫云仙人叹息着说道。

    神游子朝着石像点了点头,鞠了一个躬,带着其他的人妖走出密室,紫云仙人笑了笑,看着他们离开密室。

    他们走出了密室,只有南宫美月一个人在密室中,她也要跟着神游子他们一起离开这里,当他们走出了密室的时候,南宫美月跟着停下了脚步。

    她回过头来,看着紫云仙人,恭恭敬敬的向他鞠了一个躬,很有礼貌的说道:“紫云仙人,谢谢你的“紫云珠”,也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愿意将“紫云珠”心法传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送给我东西。”

    紫云仙人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密室里面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看样子半个消失很快就要到了,她再看看石像,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舍不得。

    也许是因为她同情紫云仙人的遭遇,也许是因为紫云仙人将他的东西都传给了她,她对紫云仙人心存感激,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南宫美月跟随着神游子,巫族族长,还有其他的人走出了密室,他们担心半个消失可能马上就到了,不想被困在这里,于是都加快了脚步。

    他们很快就走出了紫云林,在紫云林的路口,他们坐上了马车,看着眼前的紫云林,他们也想知道这篇美丽的山林要怎么样的消失不见。

    当他们都已经坐上了马车,看着紫云林的变化的时候,紫云仙人的声音又在空中响了起来,原来他还是有事情没有说完。

    “南宫美月,我相信你可以做的很好,我也相信“紫云珠”不会看错人,我会看好你的,”紫云仙人在空中留下了几句话,还没有等南宫美月答应,就已经笑死了。

    紫云仙人已经死去了,他的石像也已经倒塌了,整个山林里面的花草都瞬间枯萎,没有一丝丝生气,整个山林就变得和死灰一样,没有了原有的绿色。

    接着紫云林里面变成了灰色,原本有着的紫色都变得没有了颜色,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就像是衣服黑白画面,画面让人看的很凄凉,这不也正式紫云仙人的经历吗?

    终于,紫云林里面一切都变了,突然,在他们眼前的紫云林,已经完完全全不见了,却没有看到任何被毁灭的痕迹,这应该就是紫云仙人自己设下的。

    等到紫云林消失了以后,他们正要离开的时候,半个小时刚好到了,他们的眼前和周围已经成了一个空旷的草地,刚才他们所看到的都是不存在的。

    这里是紫云林,这里的一切都和紫云林有关系,而如今紫云林没有了,也就意味着这里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值是一块空旷的草坪。

    离开了紫云林,他们打算回去巫族,好像这几天在紫云林的生活并没有在自己家中的家常便饭好吃。

    好像在这里,他们经理了很多,终于要离开了,却又有点不舍得,只是有的地方不是可以一直常待下去,就说这个紫云林,如果他们不离开,那么,他们会和刚才所以看到的紫云林一样,在紫云仙人的掌控下,从此消失不见。

    看到紫云林消失不见,他们也想是到了该走的时候,朝着眼前空荡荡的地方,鞠了三个躬,就当是对紫云仙人最后的告别,不知道里面的石像和紫颜色的美丽景象还有没有。

    到底是整个紫云林真的消失了,还是紫云仙人把整个紫云林隐藏起来了,想想刚才他说的话,如果他们没有在半个消失之内走出紫云林,就会被永远的封锁在紫云林里面。

    这样说来的话,紫云仙人并不是把紫云林毁灭了,而是把紫云林隐藏了起来,没有人可以发现它的存在,紫云仙人从此不会再被打扰,紫云林从此也在人世间消失。

    南宫美月心想紫云仙人的事迹真的很凄凉,可是紫云仙人却不曾后悔,如果换成她的话,她会不会和紫云仙人一样的伟大,为了帮助和他毫无关系的老百姓,放弃了神仙的地位,心甘情愿的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经历生老病死。

    她想紫云仙人是真的很伟大,如今她得到了紫云仙人的“紫云珠”,她想要和紫云仙人一样,为老百姓着想,一定不会只看重自己的地位和利益。

    紫云仙人已经不知去向,紫云林也从此消失不见了,妖魔鬼怪也都在紫云仙人在世的时候被消灭,如今紫云仙人已经不子在了,不知道那些妖魔鬼怪会不会再次复出。

    南宫美月想到这里,突然就觉得压力很大,现在的它什么都不会,只是懂得一点点的咒语,虽然还是可以控制“紫云珠”,但是如果妖魔鬼怪真的再次出现,她应该怎么办?

    南宫美月想这个时候,那些妖魔鬼怪应该不会出现,紫云仙人已经死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听到过哪个地方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应该不会在出现了。

    但是这样的想法也许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去想的,不管会不会出现,她想她都应该要把自己提高,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如果哪一天妖魔鬼怪真的出现了,她想她还是可以对付几下,虽然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也许是不够的。

    所有她要开始和江湖上的一些高人来往,以后遇到什么不可以解决的困难,至少有人帮忙,她决定了,离开巫族的队伍,从此和神游子一起云游四海。

    一来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二来可以认识神游子认识的一切友人,相信神游子认识的高人觉得不少,她认为她这样的想法很不错,只是不知道神游子愿不愿意帮她实现这个想法。

    离开了紫云林,一行人决定回去巫族,到杨银山在坐下来讨论其他的事情,当然,是关于巫族的事情,他们需要一个公道,替死去的巫族人逃回一个公道。

    告别了紫云林,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出一个计划,可以让竹熙回到巫族的计划,这样一来,他们也不用亲自到大杯州皇宫去捉拿竹熙。

    大杯州罗姆王朝是一个大家族,也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就算是要把竹熙怎么样,也不知道要花多少心思,如果强行进攻大杯州罗姆王朝的,那受到伤害的就是巫族这一方。

    巫族在野经历不起什么风吹雨打了,他们已经面临过一次灭亡了,剩下的仅仅只有杨银山的这些人,已经没有其他的巫族根据地了。

    如果这一次巫族又被灭亡,那么,从此以后,江湖上就再也没有巫族的名字,没有人会记得有巫族的存在,因为,巫族已经不存在了。

    巫族族长不敢冒这个险,相信在巫族,也没有人会愿意冒这么大的险所以他们不会很直接的就找到大杯州罗姆王朝。

    再说了,就算他们可以轻易而居的将竹熙带出皇宫,可是大杯州那里却不是那么好惹的,大杯州振很爱竹熙,一天没有看到他就感觉很不习惯。

    更何况,巫族人如果将竹熙带走了,大杯州振一定会彻查此事,绝对不会放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这也是他们所顾忌到的。

    就是因为他们想到的地方太多了,所以,不可以直接的进攻大杯州望海潮,那等于就是去了送死,他们只有做出一个计划,按照计划慢慢进行。

    就算按照计划来进行,把竹熙带出皇宫,再带到巫族处决,有了计划,他们的时间久要变得更长,很有可能他们要百般讨好竹熙,才会将她骗出皇宫。

    事情也许只是想的那么容易,但是要做起来却是没有那么简单的,为今之计,他们只有等待,等待是唯一的办法,他们相信竹熙是回来找他们的。

    毕竟,她也是巫族人,巫族除了这么大的事情,她难道会一点也不关心吗?总应该来巫族看看,但是也都只是他们自己这样想的。

    这都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他们以为竹熙因为是巫族人,她就应该关心和了解巫族发生的事情,总有那么一天,她会来巫族的。

    只要她会来巫族,那个时候就是他们将她关押起来的最好时间,可是谁又知道那一天要等上多久,如果不是因为大杯州罗姆王朝戒备森严,皇帝大杯州振对竹熙他恩爱有加的话,他们也就不用和现在一样,要做出什么计划,然后在一步步的进行。

    为了抓到竹熙,他们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可是最可行的却还是在巫族等待着她,相信她会来巫族的,这是他们唯一的办法,也是最靠谱的办法。

    可是只是他们这样想的,谁都以为竹熙真的会在乎巫族,可是,在竹熙的心里面,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已经完完全全忘记了巫族的存在。

    她几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巫族人,忘记了她是在巫族长大的,更没有想过要回到巫族,她现在是大杯州皇宫的皇后,她有着所有的权利,巫族在她的眼里已经什么都不是。

    她不会顾念旧情,她是一个自私的人,巫族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是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她从来都不觉得她应该关心。

    巫族族长和巫族的其他人却还是把竹熙想的那么好,他们似乎忘记了,“紫云珠”被盗走,巫族被灭亡都是竹熙一手策划的,却还是那么相信她。

    他们都以为竹熙真的会出现,可是谁又知道竹熙一点也不在乎这个巫族,她要的是权利,还有地位,巫族这个地方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个破烂地方,来这里就是对她的人格侮辱。

    “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竹熙她并不知道杨银山这里还有一个巫族的根据地,”巫族族长突然说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好像真的是这样,她还在巫族的时候,老族长带着一些巫族的人在另外一个地方生活,自从老族长死去以后,我们也没有再见到过竹熙,”一个巫族人说道。

    “那么说来的话,她怎么会来杨银山找我们?我们又怎么等着她出现?看样子,我们还是要亲自出马了,”巫族族长拿着茶杯说道。

    杨银山中的谈话

    “却是是这样的,看样子,竹熙她是真的不知道杨银山的存在,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巫族一个族人说道。

    “我看还是派人去请竹熙过阿里杨银山,我们可以趁机在那个时候将她抓起来,这样不是省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吗?”一一个小伙子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这什么想法?你这不是摆明了要让大杯州振知道是我们把竹熙给带走的吗?到时候,不是竹熙被我们处决,是我们被大杯州振处决,”巫族族长有点生气的说道。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不敢在说话,他只是把事情想得简单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却没有想到他的话会让族长有这么大的反应。

    其他人还在讨论者怎么让竹熙找到这里,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突然又说道:“我觉得我说的办法什么不可以,你们记得那一次我们去大杯州皇宫的时候吗?竹熙的表情,我看,那大杯州振一定不知道他是巫族的人,我们去将她带到杨银山,难道她会告诉大杯州振她是巫族的人吗?”

    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我想她一定不会让大杯州振知道她和巫族的人有来往,如果她让大杯州振知道了,那么,那一次我们到大杯州皇宫为什么带走南宫美月的事情,大杯州振一定会想,我想,然后会在暗地里面派人去查竹熙。”

    其他人想了想,回想那一天在大杯州皇宫的时候,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如果真的要按照他说的那样做,也不一定不可以成功的抓到竹熙。

    “但是我记得竹熙是巫族人的事情,大杯州振已经知道了,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大杯州振一定是派人直接灭了杨银山,”巫族族长说道。

    其实那一天,巫族人到大杯州皇宫的那一天,不小心说出了竹熙的身份,大杯州振也听到了,也就是说,大杯州振是真的知道了竹熙也是巫族人。

    而巫族被灭亡的时候,竹熙却装作一点也不知道,还把所有的嘴型都推到了南宫美月的身上,之后大杯州振也怀疑过竹熙。

    可是竹熙太聪明,她察觉到了大杯州振对她的态度,她心想一定是因为巫族有人说出她身份的时候,如今大杯州振已经知道了她真实的身份,而她却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大杯州振这件事情。

    她想大杯州振对自己这样的态度一定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于是就对大杯州振施展了法术,让他忘记了巫族人来过大杯州皇宫的所有事情。

    大杯州振忘记了皇宫里面来过巫族人,忘记了巫族人当着他的面前说竹熙也是一个巫族人,应该把巫族的事情放在心上。

    忘记了巫族人带走了他妹妹的救命恩人,还为他妹妹治病疗伤的南宫美月,还忘记了他和竹熙为了让巫族人赶紧离开,设局把他的弟弟骗走。

    说皇太后身体不舒服,而孝顺的北溟澈相信了护卫的话,结果皇太后是安然无恙,如同往日一样的赏花吃点心。

    他还忘记了他口口声声告诉在场的所有文武百官,说南宫美月是魔红妖女,不应该让她留在大杯州皇宫。

    他忘记了他和竹熙趁着北溟澈听信护卫的话,去看望皇太后的时候,迅速的将巫族人送出了皇宫,所以,大杯州振已经忘记了一切,只要是哪天在大杯州皇宫发生的时候。

    那一天,在大杯州皇宫发生的事情,他和竹熙所说的话,还有竹熙的真实身份,他统统都忘记了,忘的一干二净,即使在无数次的提醒他,他也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