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章 你要知道,我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0本章字数:7174字

    第161章你要知道,我爱你

    更何况,她还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皇后。

    大杯州振并不需要担心太多,可是巫族人却是相反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把竹熙从大杯州皇宫带走,他们所担心的也是比这个更为严重的。

    “你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话又说回来,我们只不过是去邀请竹熙来杨银山做客,她怎么会想到之后我们会对她做什么呢?”一个族人说道。

    “这样的问题你们已经重复好几次了,虽说竹熙是巫族的人,可是我发现你们却对她了解并不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你们好像一点也不知道,也或许只知道一丁点。”

    南宫美月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她似乎很怀疑眼前的这些巫族人到底是不是和竹熙一样都是巫族人,还说什么从小就认识,可是他们怎么对她却一点也不了解,至少还没有她了解竹熙。

    听到南宫美月这样说,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也知道南宫美月说的没有错,他们对于竹熙确实是不了解,不只是了解一点点,而是一丁点都不了解。

    除了知道小就认识竹熙以外,他们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了,如果他们真的了解竹熙的为人,那么,巫族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不会怀疑到竹熙的身上。

    反而是怀疑到一个和巫族没有一丁点关系的人身上,他们甚至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南宫美月,也没有听说过南宫美月的名字。

    突然竹熙告诉他们,说南宫美月才是背叛巫族的人,不仅如此,她还偷走了老族长带来巫族的“紫云珠”,他们还是相信了竹熙,带走了南宫美月。

    “就算竹熙真的会答应你们来杨银山,但是杨银山以后不一定会有好日子过,你们要清楚一点,“紫云珠”是竹熙偷走的,巫族存在一天,她就会担惊受怕一天,她会害怕哪一天会有人说出真相,而她一个人不是巫族的对手。”

    南宫美月的话很有道理,她说到了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她想她就算不用再说之后的事情了,这些人也应该可以猜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竹熙会害怕哪一天有人说出真相,巫族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是她做的,一定会下通缉令,所以她很有可能再次指使人来灭了巫族,这样就不会有知道事情的真相,也不会担心有人说出真相吗?”巫族族长好像变得聪明了。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们一定要考虑清楚,如今的巫族不比当年老族长在的时候,那一次巫族被灭亡,死去的已经是巫族的精英将士了,现在剩下的只能说是小兵小卒,如果你们觉得有把握对付来者,你们可以冒险。”

    神游子喝了一口茶谁说道,虽然这话说出来好像有点狠,但也是实话。

    让人信服的说辞

    南宫美月的说法疏忽得到了一些巫族人的认同,他们觉得南宫美月说的很有道理,就连神游子也很赞同她说的话,她是想的比较多,好的坏的都已经想好了。

    她只是说出了这么一点意见,其实她还有更多的话要说,只是还没有说出来,她需要巫族的所有人认同她的话,她才会觉得有必要在继续说下去。

    在一旁沉默的神游子也开口了,:他笑着说道:“南宫美月虽然刚踏入修行道不久,但是对于一些比较严重的事情她还是看的比较开的,至少总要比你们这些人想的更要多一些。”

    他一边守着一边看向了巫族的所有人,他希望他们可以和南宫美月有着共同的想法,现在他们是在同一条阵线上的,都是为了巫族好,为了还给死去的族人一个公道。

    南宫美月和他们的对手也是一样的,都是竹熙,现今的大杯州皇宫的皇后,要对付她真的不是那么容易,他们的计划是要恨秘密的进行。

    不仅仅是要秘密的进行,而且还一定要由效果,这个效果会是什么样的,就要看他们是进行什么样的计划,而不是说什么办法都可以很简单的对付竹熙。

    南宫美月回给了神游子一个笑容,接着和巫族人说道:“你们也许只是看到了鼻尖简单的一面,单纯的认为她一定hui9和你们回来杨银山,这个我也可以保证,她不是没有可能不和你们回来,但是之后她会对你们做出什么事情,我们谁都不知道。”

    南宫美月说的没有错,他们根本就是不了解竹熙,即使她和巫族人回到了杨银山又能怎么样?她会就这样算了吗?她会扶手认罪,承认她的嘴型吗?

    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巫族的人没有想到利害的地方,他们总是喜欢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也许是因为他们是一群善良的人,从来没有想过去怀疑谁的真心,怀疑谁有阴谋。

    正是因为这样,竹熙才会如此的对待他们,巫族族长好像明白了南宫美月话中有话,他确实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他现在明白了,事情真的没有他想打呢么简单。

    即使竹熙来了又怎么样?“紫云珠”的事情一天没有结果,她就不会有一天的安心,更有可能处心积虑的杀害巫族人,巫族人已经不多了,他们经不起这样的折磨。

    “我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竹熙不会轻易的放过还存活着的巫族人,就是因为她怕事情被揭穿,她会死在我们手中,她才会防备我们,是这样吗?”巫族族长问道南宫美月。

    南宫美月回答道:“竹熙也是一个巫族人,巫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当然也会惦记在自己的心上,不管这一切是不是她做的,我相信她这一点良心还是有的,她不会对巫族的事情不闻不问,更何况,这件事情都是她一手操控的,她怎么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南宫美月有条有理的说着,他看了看那些巫族人,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我想这个时候,她一定是对你们提心吊胆,她怕事情被揭穿,如归一旦让她知道了杨银山还有巫族人的存在,后果是怎么样的,我想我也不必再多说了。”

    神游子听了南宫美月的话,连忙点头说好,他和很看好南宫美月,她现在就有这么好的分析能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好的更多。

    他看着南宫美月,夸着说道:“你很聪明,我很看好你,”说完他朝着南宫美月做出了一个笑脸,南宫美月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你们说的也有道理,说不定我们把竹熙带到了这里,她会担心我们队她做什么,很有可能用心灵感应呼叫救兵,更有可能再一次派人来杨银山,,铲平这里。”

    巫族族长总算是明白了他们的用意,这样看来,这个计划是绝对不可行的,还是要想想其他的办法。

    “对!就是这个意思,设问巫族还经得起这样的伤害吗?我想是不可以的,我们也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面,不是吗?”南宫美月说道。

    “是的!这个计划不要了,我们再想想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这个计划太冒险了,我们可不敢轻易的去尝试,一尝试可就是整个巫族人的生命,赌不起。”

    巫族族长很清楚现在巫族的实力,他们并不是大杯州皇宫的对手,他们也不敢轻易和竹熙玩计量,相信她想到的也许不止是这么一点点的结果。

    也许更有可能比这个结果更要让人难以接受,只是一时之间他们也想不出来其他的办法,无奈之下,他们只有选择了等待。

    等待不是为了逃避这个事实,只是为了可以想出更好的计划,可以轻而易举抓到竹熙,绳之以法的最好方法。

    只是这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需要的不止是时间和精力,更需要的是有充足的脑细胞,不是说想要抓到竹熙就可以抓到竹熙。

    她是一个小人,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她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举动,想出什么花招来折磨人,只能说她的计量不是这些人所能猜透的。

    “我看也只能这样了,还是想象其他的办法,刚才的计划实在是不可行的,谁也不敢拿着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我们先冷静冷静,好好的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神游子说道。

    “求实我很担心一件事情,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南宫美月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什么事情?是不是和竹熙有关的?”巫族族长看着南宫美月,从她的眼神中他看出来南宫美月想要说的就是竹熙。

    南宫美月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即使大杯州振曾经亲耳听到过你们说出了竹熙的真实身份,让大杯州振知道了她是巫族人,但是很有可能巫大杯州振现在已经忘记了。”

    南宫美月的话让在场的人有点不太明白,这话怎么说的?按个时候,大杯州振的的确确就是听到了这话,怎么能说他很有可能就忘记了?难道说大杯州振有健忘症?

    可是不管怎么说,即使大杯州振真的有健忘症,那他也不会忘记这么严重的事情,竹熙从来都没有向他透露过自己的的身世,突然之间,他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他深爱的女人的身份,心里一定是十分的惊讶!他应该是认定竹熙是有意要欺骗他的,怎么会忘记?

    “这话怎么说?那个时候,我们说出了竹熙是巫族人的时候,大杯州振脸上的表情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相信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竹熙是个巫族人,竹熙欺骗了他。”

    巫族族长一边说着一边笑着,他感觉南宫美月说的这话并不是正经事,就像是一个玩笑话,他觉得他没有必要去当真,只要随便听听就可以了。

    “你们未必想的太多了,如果大杯州振真的记得竹熙欺骗了他,他一定会把竹熙打入冷宫,不像你们说的那样,因为他胆小怕事就会把竹熙留在身边,如果他真的胆小怕事,他一定会更加的防备竹熙,怎么会继续把她留在身边?”南宫美月有点哭笑不得。

    “说的也是,我看那大杯州振也不像是胆小怕事之人,如果他真的是,那他怎么还会放心把竹熙留在身边?更何况,他怎么会去百般宠爱一个欺骗他的人?”一个族人说道。

    “我也这样觉得,大杯州振是个好皇帝,我听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一些老百姓说过一些关于大杯州振的事情,他一直都是一个好皇帝,爱国爱民,一直到出现了一个不知来历的皇后,这一切都变了,皇帝都不上朝了,整天整夜的陪着那个皇后,而那个皇后就像是皇帝,她主使整个大杯州皇宫的一切,就连大杯州振都很挺她的话。”

    一个个子矮小的巫族人说道,他比较喜欢闲逛,经常会到大杯州罗姆王朝那一带闲逛,自然知道的事情也就更多了,所有他说的话几乎是没有人会怀疑。

    “那这样说来,现在竹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现在只是确定竹熙不是什么好人,大杯州罗姆王朝有了她,大杯州振很快就要臭名远扬,想的都觉得可笑。”

    巫族族长笑着说道,对于现在竹熙的情况,他们并不之知情,也没有想过要去知道多少,只是不甘心就这样看着她过的好,否则的话,死去的族人怎么可以安心?

    “我们一定要相处一个办法,绝对不可以让竹熙这样逍遥法外,我看大杯州振和快就要成为一个昏君了,也差不多,大杯州罗姆王朝也要彻底的完蛋了,”又是个讽刺的华语。

    “我想朱旭一定用了什么办法,让大杯州振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否则的话,也不是现在这样的结果,她也不会继续和从前一样得到大杯州振的重宠幸,”南宫美月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竹熙是一个聪明的人,相信她会这样做,像南宫美月说的那样,竹熙收买了大杯州振的记忆,那一天在大杯州罗姆王朝所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不记得。

    宝剑出鞘

    “那这样说的话,我们就更不好下手了不是吗?有了大杯州振的支持,我们还要更加的小心才是,还是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做,”巫族族长和其他人说道。

    大杯州皇宫中,竹熙正在自己的寝宫里面休息,大杯州振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原本这个时候,大杯州振都是陪伴在竹熙身边的,可是现在却没有看到他的影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皇后娘娘,皇上看你来了,”一个奴婢从黄狗的寝宫门口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小婢女,她走到竹熙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

    皇后听到皇上要来,懒洋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婢女端着洗刷用品在她面前,她拿来来随意弄了一下,靠在了床背上。

    后面的两个婢女拿来了衣服和首饰给她穿上,之后就坐在了镜子面前,帮她化妆戴上首饰,几分钟过后,就听到了寝宫门外有脚步声。

    那么书序的脚步声,就是没有看到人影也知道是大杯州振来了,竹熙连忙要给她化妆的婢女抓紧时间,干脆就草草了事。

    婢女也不敢不听她的话,就随便给她整理了一下,过后,她站起身来,准备迎接大杯州振,刚好站起身来,大杯州振就到了寝宫的门口。

    大杯州振出现在皇后的寝宫门口,看着竹熙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是真的很喜欢竹熙,发自内心的喜欢她,

    婢女们看到大杯州振来了,连忙向大杯州振鞠躬行礼,大杯州振向那几个婢女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出去,她们再次向大杯州振行礼,然后就退出了竹熙的寝宫。

    寝宫里面,就剩下了竹熙和大杯州振两个人,大杯州振似乎有惊喜要给竹熙一样,他一只手放在前面,一只手藏在身后,还想拿着什么东西一样。

    她走到竹熙面前,面带笑容的说道:“皇后,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竹熙一脸迷惑的看着大杯州振,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还请皇上明示。”

    大杯州振要她猜猜,可是竹熙猜不歘来大杯州振所说的日子是什么日子,她左思右想,都没有想明白,只会摇头。

    别民政有点失望了,不过也没有关系,金泰呢的日子并没有那么重要,或许对于他来说是重要的,是值得纪念的,可是对于竹熙来说,就不是这样的。

    不然的话,她又怎么会忘记呢?大杯州振想竹熙一定是忘记了,今天是她进宫当上皇后的第上个月了,上个月钱,他们也是在今天的日子遇见,才会一直到现在。

    既然竹熙已经不记得了,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更何况,一个月的纪念日,他都没有提醒过她,更何况的三个月,她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他也不想和竹熙玩捉迷藏了,想想她是不会记得的,他搂着竹熙,一只手从他的身后伸了出来,举到了竹熙的眼前。

    大杯州振的手中拿着一把宝剑,在这个时候,他拿出宝剑来是为了什么?今天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为什么会拿出宝剑?

    大杯州振手中拿着的不是普通的宝剑,是太上皇留下来给他的,这把宝剑代替了所有的一切,看到了宝剑的人就一定要下跪,向着宝剑磕头,因为宝剑所取代的就是天子。

    宝剑是不可以轻易拿出来的,更何况是皇上拿出来,摆在了皇后的面前,这意味着什么?宝剑拔出,要么就是想要杀了那个人,要么就是要把这把宝剑赐予他,给他所有的权利,也不知道他这样是代表什么?

    竹熙看到了大杯州振手中的宝剑,不禁的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大杯州振为什么想要杀她。

    大杯州振慢慢的把宝剑从剑桥里面拔了出来,宝剑金光闪闪的在他们的眼前闪烁,大杯州振再看看竹熙,脸上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似乎有些哀伤。

    他会有这样的表情不是因为他想要杀了竹熙,只是曾经他的父皇和他说过,如果拔出了这把宝剑,就不可以再拔出第二次。

    第一次拔出这把宝剑的时候,拔剑的人很多的力气,宝剑第一次出鞘会金光闪闪,之后,宝剑可以轻而易举的被拔出来,宝剑不会再锋利,宝剑报审也不会再金光闪闪。

    可是今天,为什么大杯州振要在竹熙的面前拔出这把宝剑,他到底是在想什么?原来,他是想要将这把宝剑赠送给竹熙。

    竹熙惊异的眼光看着大杯州振,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她以为是她犯了错,犯了一个不可以被大杯州振原谅的错误,可是她却想不起来,她到底做错过什么。

    “皇上,你…你这是…要…干什么?”竹熙看着大杯州振,结结巴巴的说出了这句话,她靠在大杯州振的怀里,身体却是在发抖。

    “皇后,别怕,我只是让你看看这把宝剑,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想要看看这把宝剑是什么样子,在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我就当是送给你的礼物,让你看看这把宝剑。”

    大杯州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宝剑上下来回的抚摸,看着竹熙他笑了笑,然后就是沉默,竹熙看到大杯州振这样的举动,她有些害怕。

    她迅速的离开了大杯州振的怀里,下跪到了大杯州振的面前,哭丧着脸说道:“皇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何要赐我死罪?就算是要我死,也应该让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皇后,你这是做什么?谁说要赐你死罪?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死?赶快起来,快,”大杯州振被竹熙的举动给吓到了,他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一边扶起竹熙一边安抚她,竹熙再看着大杯州振手中的宝剑,心里面还是有一点点恐惧,想起刚才大杯州振的表情,知道自己在大杯州振心中的重要,总算心里安宁了一些。

    她知道大杯州振是不会舍得杀了她的,即使朝中有人说她是妖妃,不应该留在大杯州皇宫,就像当初对待南宫美月一样的对待她,大杯州振也不会答应的。

    “皇后,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把宝剑你一直都想看,今天是我们在一起上个月的纪念日,我就圆了你这个心愿,让你开开眼界,谁知道竟然把你吓成了那样。”

    大杯州振一边说着一边发笑,竹熙总算是明白了大杯州振的用心,原来都是为了让她开心,她不禁的笑了,再次扑向了大杯州振的怀抱。

    “皇上,我知道你是想要我开心,可是你难道忘记了吗?这把宝剑只可以拔出来一次,你就这样浪费了,宝剑都不是宝剑了,”竹熙一边撒娇一样一边责备着大杯州振,可是在她的心里面,其实是很高兴的,至少她感觉到了大杯州振对她的真心。

    “没有关系,只要可以让皇后开心,这些都不是问题,更何况,又有谁知道这把宝剑被我拔出来过呢?难道你会昭告天下吗?”大杯州振并不子在乎这些规矩,他只想要竹熙开心。

    “谢谢皇上的疼爱,我真的很感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你了,”竹熙有点含蓄,她突然觉得自己离开了巫族,来到了大杯州振的身边,是她这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事情。

    “说什么呢?我不需要你报答我什么,我只想要你可以每天都能够陪伴在我的身边,我发现我的身边没有了你,放佛就只有黑暗了,”大杯州振说道。

    他说的话很深情,一定投入了不少的感情,他说的话也是真心的,接着他在竹熙的额头上面亲吻了一下。

    “皇上,我当然会每天都陪伴在你的身边,你要知道,我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我不想要你离开我,我需要你的保护,”竹熙说道。

    此时的两个人,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感情交流,大杯州振拿着宝剑和竹熙说道:“这把宝剑我就送给你了,以后无论你在哪里,只要是在大杯州罗姆王朝,我大杯州振的范围,你可以随心所欲,只要拿出这把宝剑,没有人可以阻拦你的去路,他们还要向宝剑下跪。”

    大杯州振一边说着一边把宝剑交到了竹熙的手中,竹熙接过宝剑,谢了恩,靠在大杯州振的怀里面笑着。

    虽然竹熙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皇后,她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她可以和大杯州振一样,指使大杯州罗姆王朝里面的任何一个人,但是不是因为她是皇后,就不会有遇到烦恼的时候。

    有很多地方的人,他们来到大杯州罗姆王朝的时候,要见到皇上,或许因为一些原因和皇帝发生了争执,就算是皇上本人也没有办法解决,更不要说一个皇后了。

    在朝廷中的文武百官就更不用说了,如果连皇上皇后都不能解决的事情,他们又怎么做得了主,可是太上皇传下来的宝剑就不一样了。

    不管他们遇到什么样的人,只要看到太上皇的宝剑,他们都会变得凡事好商量,太上皇是皇上的父亲,也就是他们的长辈,如今已经不在人世,留下来的却只有这么一把宝剑。

    他们看到了宝剑,就如同看到了太上皇,他们知道怎么做。

    宝剑的由来……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