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章 国家大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0本章字数:7634字

    第164章国家大事

    白胡须的老大臣抚摸着他的胡须,看着他们说道:“虽然说这个计划对于我们来说比较安全,但是我们还是要切记一点,一定不要让人看到这些都是谁贴的,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老大臣,你想的真是周到,这是一定要小心的,当然,我想在场的这些大臣当然是不会亲自去贴,当然是要自己府上的下人去,你们说不是?”他放佛有点讽刺老大臣的话。

    应该说是怀疑,他觉得这个长辈在否认他们的智商,当然不会自己亲自去铁,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自己去呢?

    其实老大臣并不是这样的意思,更没有否认过他们的智商,他们没有听出来,他的话中有话,更何况,他还没有说清楚,就被打断了。

    就正如他说的一样,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倒大街上贴东西?要是让人看到了,传出去了那就多丢人。

    满城风雨。

    其实他并不是这样的意思,他只是希望大家要多加小心,一定不要让人知道谁谁这样做的,不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是为主人办事的下人,都是一样。

    刚才老大臣的话还没有说完,当他说完了那一段,因为口渴喝了一口水,正要开口的时候,就被人制止的,幸好,没有人怀疑他说的话里面的意思。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花都还没有说完,等我说完了,你在接上去也没有什么问题,不是吗?”老大臣好像有点生气了。

    那个人没有说话,他也知道是自己刚才嘴快,现在也没有话可以说了,被揭穿了,而其他人,在刚才的时候,他们也看出来了,老大臣正要开口就被阻止了。

    “您接着说,刚才真是对不住了,都怪我太多嘴了,”那个人连忙道歉,他不想招惹大家的白眼,他这样的行为就是不尊敬老人家。

    “我想要说的是,不管你们是花钱顾人去做,还是要你们府上的下人去做,都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任何人看到是谁做的,到时候我们都难逃一劫,”老大臣严肃的说道。

    “为什么要这样?难道我们府上的下人会出卖我们吗?”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只是想到了表面的安全,却没有想过之后遇到的麻烦。

    “如果有人看到是你们府上的,等到皇上问起来,别人一定会为了保全自己说出来,后果怎么样,我想我也不用多说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说的也是,看样子,我们真的要小心了,还有一点我也想说,一定要让办事的人保密,如果可以的话,就在天亮之前把事情做好,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只要我们不说,我们府上的人不说,没有人发现,我们就不用担心了,”一个大臣说道。

    “我正是这个意思,现在大家都明白了吗?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大家千万要小心,绝对不可以出一点差错,否则,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大祸临头了。”

    老大臣意味深长的说道,在场的人也相信这件事情一旦暴露,大家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不管在什么强狂下,都要保持若无其事,不要让人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

    出了在这里的所有人,就连他们府上的人,都是一样的下场,谁都不会拿着这件事情来开玩笑,更何况,他们这样做都是为了大杯州振,更是为了整个大杯州罗姆王朝。

    “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吧!记住,千万要小心,”白胡须的老大臣说道,接着一个个的站起身来,向老大臣做出告别的手势,准备离开。

    “那我们这就先告辞了,一定尽快安排好这件事情,做到天衣无缝,请老大臣放心,我们一定会小心谨慎,不会出一点意外。”

    “我看我们就明天开始,你们说怎么样?”一个大臣说道,他好像很迫不及待,其他人想了想,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当然是越快越好。

    早一点进行,早一点见效,说不定竹熙就可以早一点离开大杯州罗姆王朝,“那就明天吧!大家可千万要小心,该嘱咐的嘱咐好,该保密的保密好,好了,都回去吧1”

    老大臣看着他们点了点头,和各位大臣告别,一直看到他们已经走远了,这才慢慢慢悠悠的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也要开始安排一下明天的事情。

    他叫来了几个下人,和他们把要做的事情都说了一下,差不多的时间,他想那些大臣应该都回到了府上了,就写下了一张告示,要下人送到了每一个府上。

    之后,所有人都按照老大臣的告示写下了很多分,交代了下人以后,就去休息了,什么时候才是最好的时间?就是在天亮之前。

    果然在天还没有亮之前,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大街小巷几乎满满的都是告示,等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有一些老百姓就早早的起来了,看到了外面的告示,只是没有看到一个贴告示的人。

    也不知道这些告示是谁贴出来的,更不知道又是谁要这样中伤大杯州皇后,说她是一个魔红妖女,他们都不知道大杯州罗姆王朝发生了什么事情。

    更何况,他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大杯州罗姆王朝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也就没有必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又不可以改变什么。

    等到天已经完全的亮了,几乎每一个老百姓都看到了那些告示,他们的想法不一样,说法更是不一样,甚至还有很多人坐在了一起讨论告示的内容。

    这些就究竟是为了什么,大杯州罗姆王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要闹到了贴告示这一步,让全大杯州的老百姓知道。

    在一个小屋子里面,坐着一群人,男女老小都有,屋子里面挤满了人,还有一个小学堂,今天正好不用上课,那里也满满的都是人,他们讨论的都是同一个问题,关于告示。

    “你们说这大杯州皇宫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吗?还要让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知道,这是做什么?”一个男人说道。

    “谁知道呢?你看看,还说皇后是魔红妖女,皇后怎么就成魔红妖女了,我想啊!一定是皇宫的哪个妃子写的,嫉妒皇上宠爱皇后,冷落了她,”一个女人看完了告示说道。

    “我看也很像是这样,不然为什么要这样中伤皇后呢?你们说是不是?真是最毒妇人心,”一个大着肚子的人也凑合着说道,好像她也经历过一样,才会这么肯定,就连口气都是有一点生气。

    “我说万大娘,是不是又想起往事了?不然你怎么情绪会这么激动?”一个男人笑着和她说道,他白了男人一眼,说道:“去去去,谁说我激动了,我这说的很有可能是实话,”在场的人笑了笑。

    “我看不像是皇宫的妃子写的,皇上宠爱皇后,这不是很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更何况,如果不宠爱皇后,怎么会让她做皇后?”一个教书先生说道,果然是教书的,思维都不一样。

    “就是说,还是丁先生聪明,看他说的多有道理,哪里像你们两个女人,就只有你们想的出这样的事情,”一个老人说了笑了笑,那两个女的也不好意思说话。

    “不管这是谁写的,这和我们又没有关系,我们也只是普通老百姓,就算知道了大杯州皇宫出了什么大事情,我们也没有权利干涉,更没有本事去改变,知道的多少都无所谓。”

    一个男人很不屑的说道,不要说国家大事,就连他自己家中的事情,他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所有他的存在基本是没有正视的,已经完全都当他是透明的了。

    看着没有人理会他,他又接着说道:“不是我说你们这一群人,你们就算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可以改变吗?你们改变的了吗?我看你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去想那些事情,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比较好,不要浪费时间,时间很宝贵,大杯州皇宫的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轮不到我们这些老百姓。”

    他一脸说了一大串话,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说道:“你如果不关心自己的国家,你更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既然你没有兴趣,那就离开之类,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

    一个男子厉声和他说道,说完了还白了他一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他有什么资格说那些话,真是让人生气。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他确实是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既然都有人妖他走了,那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他连忙站起身来,看了看其他人,他们正看着他,然后迅速的跑了出去。

    “这都什么人?自己家里面的事情不闻不问,还在这里大言不惭,想想都觉得可笑,好了,他走了,我们继续说,”男子说道。

    “我看他还是把自己的家务事处理好倒是真的,都这么大岁数的人,还要妻子养着他,哄着他,真以为自己是一块宝,也不会觉得可耻,我呸!”老人家说道。

    似乎这里的人都他的意见都不是一般的大,他的年龄看上去也确实不小了,居然还在家里无所事事,什么都靠着他的妻子,这样的男人,真应该死掉,活着只会拖累别人。

    直到那个男子走远了,关于他的话题也终于停止了,接下来回到了正题,关于这个告诉的怎么一回事。

    “你们看看,这上面还写,自从魔红妖女出现以后,当今皇上从此对国家大事不闻不问,整日陪伴着皇后,皇上对老百姓的关心和少了,对兄弟的感情也变的淡了,皇后已经掌握了大权,她诡计多端,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教书先生一边念着告示上的字,一边在脑子里面想着这个场景,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危机。

    “按这样说来,大杯州罗姆王朝都是因为皇后的出现就开始走向危机了,我想这告示就是要我们齐心协力对付皇后,”教书先生的妻子说道。

    有说法

    大杯州罗姆王朝的老百姓成群结伴的坐在一起讨论关于那张告示是怎么回事,他们只能随便猜想,却没有真正知道原因的,为什么要贴出这张告示?这张告示是谁贴得?

    在这里,只有教书线色很难过比较有远见,他似乎可以看出来告示上面的话要说明什么无非就是要老百姓知道,大杯州皇宫出现了一个魔红妖女,而这个魔红妖女不是别人,却是当今的皇后。

    “我看这件事情没有你们说的那么简单,你们再仔细看看这张告示上面的话,再好好想想最近women这些老百姓过的日子怎么样?当今皇上有没有关心过我们,”教书线色很难过说道。

    他一边和他们说着,一边在说道“当今皇上”这几个字的时候,他双手握拳,这是每个人对当今皇上的尊敬,也是一种心里和仰望高高在上的皇帝。

    他们拿着告示也看了看,可是却看不出来,到底告示要说明什么,虽然这一点他们并不清楚,但是刚才教书先生他似乎已经说出了这个告示上面所要表达的意思。

    他说要这些人想想现在当今皇上有没有对他们关心过,从他的这句话中,就知道很明显的知道这个告示上面的意思。

    他们想了想,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得到当今皇上的关心和问候了,记得以前,当今皇上大杯州振总是会很关心他们的生活起居,会让臣子送来一些义务和音量给贫穷老百姓。

    不仅仅是这样,他还会关心他们有没有过的很好,对待每一个老百姓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那个时候的皇帝在他们的心目中就像是一个神。

    可是现在想想,这些都已经没有了,皇上不再关心他们,也没有再送来衣物和音量,也没有关心过他们过的好不好,没有问他们需要什么,缺少什么,然后就派人送来什么。

    现在的皇上似乎已经变了一个人,他好像已经忘记了他还有这些品迷平民老百姓,他现在没一天都在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去询问。

    他们想了想教书先生的话,再想想他说的事情,总算明白了告示上面说的是什么,也知道了那张告示是要表达什么,无非是要让老百姓知道这一切事情的改变都是因为大杯州皇宫出现了一个魔红妖女,她已经把大杯州振给控制了。

    但是因为她是魔红妖女,所有没有人拿她有办法,如今的皇帝对她温顺的就像是一个下人,只要她说的话,大杯州振从来都不会拒绝一次,更不会有一点不愿意的态度。

    “我发现皇上对我们已经冷漠了,不再和以前一样,会关心我们的饮食起居,更不会关系我们,这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妇人说道。

    “我也发现了,我都好久没有看到皇上了,以前,他总是会派人来给我们送东西,现在都不会了,这其中有什么事情吗?”又是一个妇人。

    好像关心皇帝的就是他们两个,也许这就是女人好奇男人为什么会突然改变的正常心理,并不是因为他是皇帝,才会这样关注他。

    更何况,这个皇帝曾经对所有大杯州老百姓都是关心的无微不至,从来都不会让他们觉得有困难,皇上就像是他们的守护神。

    大杯州罗姆王朝是一个很富有的大资本国家,那个时候的大杯州振不仅仅只是对自己国家的人伸出援手,在他们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会很快站出来,给予他们帮助。

    就算是其他的国家,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因为他们解决不了,大杯州振也会帮助他们,如果实在是无能为力,大杯州振会向其他国家求助。

    当然,每一个家族都是互相帮助的,更何况大杯州罗姆王朝是一个大家族,如果他向其他的家族求救,他们一定不会拒绝,因为他们也总是需要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帮忙。

    那个时候的大杯州振,是所有老百姓心目中的神,他们尊敬他,仰望他,感激他,对他充满了期望,因为他总是在困难时候出现。

    他们对大杯州振如此尊敬和爱戴,是从一个灾难中开始的,那一次,有一个村庄发生洪水,所有的桥梁都被大水冲垮了,大水淹没了村庄,也不知道有多少老百姓遇难。

    那一次,大杯州振知道了以后,他带着一群人马来到了那个村庄,并且安全的将他们转移到了其他的村庄,幸运的是没有人受伤,现在的哲理,也有一些灾民。

    这些人更是感激大杯州振,等到大水停下了以后,有些村民就回去了以前的村庄,他们在那里生活了很多年,不舍得离开,那个时候,桥俩也都已经修好了。

    自从那次灾难过后,大杯州振的及时出现,保住了多少包百姓的生命,再也没有发生过大水了,那里的老百姓更是对大杯州振感激不尽。

    大杯州振还给他们送去了很多衣服和和银两,更让他们对大杯州振是无限的感激,可是现在的大杯州振,到底是怎么了?似乎真的很久没有看到他了。

    “我看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也只猜测,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意思,如果当今皇帝对我们的关心少了,很多都变了,那就是因为这个皇后,”教书先生说道。

    “我看也是这个意思,无非是要告诉我们,大杯州皇宫的皇后是个魔红妖女,现在掌控国家大权的已经不是当今皇上,而是当今皇后,你们说是不是,”一个老人家说道。

    都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世面也比年轻人要多的多,只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对的,这个谁也没有办法去证明。

    “难道告示上面说皇后是魔红妖女,我们就应该相信皇后是魔红妖女吗?真是有点象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中伤皇后,难道皇后和他们有仇,”一个男子说道。

    说道有仇,突然让所有人好像清醒了过来一样,“这个也是说不准的,不然的话,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贴出这样的告示,要这样中伤皇后。”

    “我看就像我们两个说的那样,一定是大杯州皇宫里面的哪个妃子因为嫉妒皇后娘娘被皇上宠爱,才会这样中伤她,”第一次开口说话的女的看着另外一个女的。

    就在前不久,他们两个人就已经认定了这张告示是皇宫里面的妃子贴出来的,就是因为嫉妒皇后得到皇上的宠爱,而皇上却忽视了她们的存在,对皇后产生了恨意。

    “就是就是,你们也不仔细想想,出了皇宫里面的妃子,还有谁会这么没有公德心,更何况,在皇宫里面,妃子争风吃醋的又不是一个两个,那样的人可多的去了,”另一个女的说道。

    “就是说,她们为了得到皇上,什么手段不会玩,更何况得到宠爱的是皇后,自古以来,都是皇帝宠幸妃子,皇后是呗冷落的,真是想不明白这些妃子怎么回事。”

    “我也是这样说,就你们这些男人会想到那些没有用的,不可能的事情上面去,要我说啊,就是那些妃子做出来的,不相信的话,等着瞧,总有一天你们会相信我们说的没有错。”

    另外一个女的跟着点头答应了一下,到底是要他们相信她们说的话是真的,在这里,就只有她们两个妇人的想法是一样的,无论别人怎么说都改变不了她们的想法。

    他们已经认定了这都是皇宫里面的妃子贴出来的告示,就是因为嫉妒皇后,他们得不到皇上的宠爱才会这样做,不过话说回来,在皇宫里面,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那些妃子们为了得到皇上的宠爱,勾心斗角,在皇上和皇太后的面前假装是恨友好的姐妹,互相关心,互相帮忙,在背地里面,不知道这个妃子对那个妃子做过什么,按个妃子又对这个妃子做过什么。

    在皇宫里面,他们就是这样勾心斗角的生活着,谁也不希望谁得到还手,都是要自己得到才高兴,因为在皇宫,得到了皇上的宠爱就等于得到了一切权利和地位。

    如果得到皇上的宠爱,不要说那些大臣了,就连皇后都要让他们几分,万一他们在皇上面前说皇后的不是,皇后也很有可能因为她的话被皇帝打入冷宫。

    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是太多了,为了得到权利和地位,那些妃子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去伤害去中伤被宠爱的妃子,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们也许会做出更不近人情的事情来。

    “如果按照你们这样说的话,那么,这一切也许真的会是她们做的,但是我还是劝你们一句,在事情没有知道真相之前,谁都不要对外张扬,否则我们一定躲不过杀身之祸。”

    老人家和他们说道,在场的人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也没有再多说,只是那两个妇人说的话,也没有人放在心上。

    都说妇人之见不可信,这在哪里都是一样,教书先生说道:“我看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你们的话可以暂时先放在一边,我们在探讨别的。”

    其实这张告示只要认真看久可以一目了然它其中的含义。

    落难的村民

    其实就和教书先生说的一样,这张告示很明显的告诉他们,当今皇帝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皇后,也就是告示上面所说的魔红妖女。

    可是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定义这张告示,他们不知道这张告示上面的意思,他们只是平民老百姓,怎么会知道大杯州皇宫里面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他们除了用猜的方法,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办法,可是教书先生说的话到底还是有一些道理,只是在事实没有证明之前,谁都不敢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哪怕有再多的想法,也不敢随口而出,而教书先生还是那句话,“我想这件事情一定和这个皇后有关系,当今皇上为什么变的对我们不闻不问,这一定是皇后造成的。”

    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勇气,就一口咬定了这都是皇后造成的,虽然不是很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在教书先生的心里面,他已经完完全全肯定了这个答案的真实性。

    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不想去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和否认,更何况他是实话实说,至于别人相不相信,他一点也不子在乎,都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子民,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好。

    “我看你是多想了,这怎么会和皇后有关系呢?难道说还手没有一点主见吗?皇后只是一个女流之辈,她有什么资格为皇上的决定而决定,更何况,皇上的变化不一定和她有关系,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胡思乱想了,”老人家说道。

    谁都不会怀疑一个女流之辈有多大的能耐,怎么可以控制的了当今皇帝?就只有那些没有思想的人才会想的出来,不然还有谁会这样想?

    “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些国家大事,无论发生的多么严重,我们都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只是平民老百姓,怎么可以改变的了什么?”一个妇人说道。

    在这里呆了这么就,他们的哈退都是关于这张告示的,可是最后,谁都没有一个肯定的结果,唯一保留的想法就是两个妇人的想法,认为这一切都是皇宫里面的妃子做的。

    在事情没有证明以前,谁也不会把这个想法说出去,不过老人家说的也对,这都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大事情,就算要解决也轮不到他们这些老百姓,他们没有那个能力解决。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想了想教书先生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很有可能因为皇上过度的宠爱皇后,所有有很多事情他都是听从皇后的决定,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想先生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皇上对我们不闻不问也许是因为太忙了,还有他的一些决定,之所有听从皇后的,都是因为他太在乎皇后了,才会听她的,”一个男子说道。

    “我想也是,这应该就是他爱皇后的原因,才会什么都听从她的安排,对她的话是言听计从,我觉得这没有什么,贴出这张告示的人,我感觉他们好无聊,不,应该说是无知。”

    他们已经确定了皇上是没有错的,都是因为太矮皇后,可是就不知道,就因为太矮皇后,听皇后的话,就有人说皇后是魔红妖女,这队皇后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就当你们说的没有错,皇上是太忙了,他听从皇后的话是出于真心的宠爱她,那我真应该说这个贴出告示的人很无知,”教书先生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