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章 在场的人吃了一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0本章字数:7242字

    第165章在场的人吃了一惊

    说完,他就把告示丢到了一边,和他们说起了其他的事情,都是谈一些关于自己家中的事情,今年田里面种了什么,最近家里还好吗,都是聊着一些家常事。

    就在他们聊的正带劲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很多哭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了门口,看到了那些哭泣的人,他们好像明白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次,他们终于相信了当今皇帝的改变都是因为那个魔红妖女,皇后娘娘。

    在外面,有一行人,大概有几十个人,他们穿得很少,有的手中抱着小孩,小孩好像已经死去了,还有的手中拿着一些破烂袋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们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那个地方好像是一个臣子的府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他们的两旁,围着很多人看着,他们都不知道这些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看到他们如此的伤心欲绝,谁也不敢上前去多问一句,生怕提起了别人的伤心事,他们就在两旁这样看着。

    终于,有一个男子,他看上去很强壮,他找到了一个状态比较良好的人,走上前去和他对话,想要了解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人不想知道这些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对这件事情充满了好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很肯定的相信,这一件事情可以证明告示上的意思。

    本来没有人会有这样的想法,他们选择了静观其变,等待着告示上面的真相发生,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出现了这么一群人。

    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又为什么会出现这里,他们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又是去哪里,虽然知道在那个方向有一个大臣的家,没有人会想到他们是去找那位大臣。

    更没有人知道,帮助他们的人不是当今皇上,而是一个大杯州臣子,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和几个大臣在一起商讨的白胡须的老大臣。

    “小哥,你等一下,我想问问,你们这都是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个的这么哀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男子拦住了一个人的去路,向他问道。

    “我们村庄因为一次大雨涨水,虽然那一次的大水对我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可是就在昨天,又是接连几天的大雨,以前堆积的泥浆一涌而出,几乎淹没了一大半的村庄,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那位男子说道。

    话说泥浆淹没一个村庄,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眼前的这些人就是证明事实的证人,更何况这个世界无奇不有。

    泥浆虽然不是什么大东西,对任何东西都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加上大雨倾盆的大水,那些泥浆顺着水流易用而发,可以想象那是多大的威力。

    “不会吧!那么这样说来,你们昨天一个晚上都是在街头过夜的吗?”男人问道,他似乎很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事实。

    “是的!我们是收到大杯州大臣的邀请,才来到这里的,我比他们要幸运,我只是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你看他们,亲人都不知奥已经死去了几个了,”男子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面充满了哀伤,虽然他是一个孤家寡人,他是幸运的,但是他可以感受到村人们的痛楚。

    男人朝着其他的人看去,他们不是哭泣就是抚摸着手中的东西,或者是抱着孩子抽噎着,谁也想不到,天意弄人,总是要让世间发生这么多的灾难。

    “你们收到哪位大臣的邀请,可不可以告诉我?”男人向男子问道,他想只要知道这个大臣是谁,他们就可以知道一个大概事情的经过。

    “是黄大人,我们这就是在去往他府上,大哥,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黄大人为我们准备好了粮食,正等着我们过去,我这就先走了,”男子说道。

    “小哥,等等,我想问问你们,难道你们村子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当今皇上没有去看望你们,或者给你们发放粮食和衣物吗?”他还是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问?难道皇上会关心我们这些灾民吗?在上一次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皇上都没有出现过,就连皇上是什么样子,我们都不知道。”男子的情绪好像变得激动起来了,似乎听到有人提到皇上,他就觉得很生气。

    “那这么说来,一直照顾你们的都是黄大人,是吗?”男人问道,他很不相信眼前这名男子说的话,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皇上,皇上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他们。

    “就是这样的,一直以来都是黄大人在为我们操劳,送这送那的,我们还有人到大杯州皇宫找过皇上,可是皇上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们一面,”男子一边回想当是的情景一边说道。

    “你们还去找过皇上,皇上不愿意见你们,这不应该啊!你是不是记错了?”男人华裔他在撒谎,应该说是不相信皇上会这样做,皇上在他们心目中是很值得尊敬的,他是爱民如子的好皇帝,怎么会对自己子民置之不理,这根本就是不会发生的事情。

    “那次出来接应我们的是皇上的贴身太监,他说皇后意思,这样的小事情不应该去打扰皇上,更何况,村民都好手好脚的,何必要浪费皇上的时间,”男子说道。

    皇上贴身太监怎么会替皇后传话,这是怎么一回事,男人听了以后在心里面想到。

    杯州振的变化

    在他们聊的正是带劲的时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条路上,出现了很多人,他们都是灾民,来自同一个地方,因为一场不可防备的灾难,让他们流离失所。

    看到眼前的这些人,他们似乎感觉到可以在这些灾民的身上知道他们想要的答案,可是看到他们这样的悲惨庆幸,他们却不忍心去问他们。

    最后还是有人忍不住想要知道真相,这才鼓足勇气上前拦住了一个小男子的去路,想要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些消息。

    这个男子也很配合,对于他的问题,他毫无保留的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在场的人也都很入神的听着他们的对话,谁都很想要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男人和那个男子说的正是带劲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大声的喊道:“孩子,你不要死,不要死啊!”听到了哭声,他们连忙回过去看过去,原来是一个妇人在哭泣。

    前面的人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哭声,也停下了脚步走过来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谁知道等到他们走到那个妇人身边的时候,那个妇人却哭得更加厉害。

    “怎么了?刘大娘,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男子关心的问道那名哭泣的死去活来的妇人,那名妇人却没有说话,只会抱着手中的孩子不停的哭泣。

    即使妇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是从她的行为举止中却可以看出一个所以然来,她为什么就只会抱着手中的孩子哭泣,想必一定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

    妇人哈斯还是咩有理由任何人,仍然抱着孩子哭个不停,刚才那个男子看着妇人的样子,似乎很是担心。

    其实他们只是普通的村民关系,可是在这个村子里面,他们相亲相爱的就像是一家人,从来都不会有你我之分,无论是谁有困难,他们都会版面刚,为对方担心。

    看着妇人抱着孩子哭个不停,男人将妇人扶起来,另外一个旁人从妇人的手中将孩子抱了过去,妇人很不舍得她的孩子,生怕她的孩子不会回到她的手中。

    她站起身来就要从那个人手中抱回她的孩子,可是始终没有夺回她的孩子,那个人抱着孩子站到了一旁,他将几个手指放在了孩子的鼻子下面,却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气息,这才明白过来,妇人为什么会抱着孩子一直哭泣,原来是她的孩子已经死去了。

    这个孩子出生不到一个月,还是一个婴儿,却在这一次的天灾中受寒受冻,他已经有两天没有吃过东西,对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来说,他是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存活的。

    “刘大娘,节哀顺变,这也都是天意,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谁都咩有想到,只希望这个孩子在天堂过的幸福,不要和我们现在一样。”

    男人一边将孩子递到王大娘的手中一边哀伤的说道,谁都可以想象的出来,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到过,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死去了。

    这是一个多门让人感觉痛心的消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这短短的两天时间,就会死去了一个小生命,命运仿佛在和每一个人开玩笑,它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死。

    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老天决定的,谁也不知道老天爷会在什么时候将谁的生命给收回去,就像是这个孩子一样,没有人预料到了他会突然的死去。

    旁人也劝说着要那位大娘不要在伤心难过,人总是要死的,只是这个婴儿太无辜了,他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才一个月不到,就急匆匆的走了。

    刘大娘心里已经是痛彻心扉了,恨不得可以陪着孩子一起去死,可是她有太多的放不下的,她还有自己的丈夫,还有她的父母,她不可以这么自私的一个人离开,留下他们在世上难过,她想她做不到,只是她心痛死去了这个孩子。

    看着眼前这一切,很多人都感触很深,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这位大娘,人死了就不会复生了,即使再怎么难过都是一样的,孩子都是不会活过来的。

    “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刘大娘,你一定要好好的或者,可不要让孩子白白的送了性命,如果不是他跟着我们,也不会遭到这样的下场,你可要振作一点,好好的活吸取。”

    其他人好心的劝说着六部娘,不洗碗看到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情来,如果真的喊出了什么事情,那又是一条命。

    刘大娘抱着孩子,慢慢的将情绪稳定下来,想象村民们说的没有错,她应该好好的活下去,不要让自己的孩子白白的死去了。

    她勇敢的站了起来,和他们走到了一起,查去了眼中的泪水,和他们一起朝着黄大人的府上的方向走去。

    那位男子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禁心里面一阵疼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生命是如此脆弱的东西,可是,在他的心里面,他对大杯州振,也就是当今皇上,不禁的产生了一点恨意。

    如果不是他不关心这些老百姓,也就不会有这么多无辜的生命踩死,但是他们也是感激黄大人的,一直以来,都是黄大人将他们照顾的无微不至,他们需要什么黄大人就会送来什么,他已经成了这些老百姓心里面的神,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小哥,你刚才说你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皇上,一直都是黄大人在为你们村子的事情操劳,是这样吗?”男人再次问道男子,他需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男子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的,如果当今皇上爱民如子,那么,他一定会关系我们村子的情况,我们还有村干部到找过皇上,结果却让人给轰了出来,”男子说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们还到找过皇上?怎么会这样呢?皇上应该是关心你们的,怎么会把你们从皇宫里面轰了出来,你在开玩笑吧!”男人似乎有点不相信。

    在他们的印象中,当今皇上绝对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至少在这里的老百姓的心里面,大杯州振是一个好皇帝,更相信他对每一个老百姓都是一样,怎么会那样对待他们?

    男人有点想不明白,他觉得他在撒谎,可是想想他们为什么要撒谎?事情都成了今天个样子,他们撒谎又有什么意义?更何况如果皇上真的关心他们,那么他们怎么需要到黄大人的府上,而每一次向他们伸出援手的是黄大人,却不是皇上、

    男人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男子就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很奇怪,以前,我们村子里面只要发生了一点困难,村干部派人到皇宫找皇上,皇上都是很愿意接待我们。”

    然后他又想了想,接着说道:“不仅仅是这样,皇上还会亲自带人送东西到我们村子,那个时候,我们全村的人都说皇上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可是现在却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了,他不仅不再关心我们,就连态度和以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男子的话让男人想到了很多事情,都是和大杯州振有关系,大杯州振对待他们就像和这里的人一样,很早的时候,对在蛇蝎老百姓是特别的关心,他们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很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为什么这一切都改变了?这些老百姓并不知道,他们只知道那些告示好像可以让他们知道一些什么,只是不确定是不是,而这些灾民,他们一点也不知道。

    “我们这些村民对当今皇上现在的行为真的很心寒,为什么他会变得这样?已经不再关心我们这些老百姓,更何况,我们也不是想要得到他什么,只是希望他可以伸出援手帮帮我们,难道这也有错码?更加让人觉得离谱的是,大杯州皇宫的人居然是把我们轰出来的。”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叹息,他一直不愿意接受大杯州振那天在皇宫对待他们的行为,究竟是什么让大杯州振变成了这个样子,男子没有说话了,他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

    “小哥,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去吧!太晚了到黄大人府上可不好,”男人看了看那些远去的背影,他们的声音已经模模糊糊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他们快要走远了。

    “那大哥,我这就先走了,希望他们,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男子恭恭敬敬的说道,男人没有在阻拦,向他点了点头,双方各自告别,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刚才在那个地方,不只有男人一个人在和那名男子对话,还有很多人在一旁看着,只是他们没有说话,把一切都交给了那个男人。

    他们之所以要再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也只有一个原因,他们想要知道更多关于大杯州振的事情,这也可以说是一种揭晓告示中所要表达的意思方法。

    示中的真相

    看到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天色也开始渐渐的变得暗淡,看样子很快就要下雨了,这个时候还是中午,天就已经暗淡了。

    看着天色的变化,很快大雨就要下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朝着自己家中的方向走去,还要刚忙回到家中收好晒在外面的东西。

    至于告示的问题,在他们的心里面似乎有了一点底,男人回到家中,想起了刚才和那名男子的对话,突然想到了教书先生说的话。

    他说告示中的意思,无非是要告诉他们,当今皇上已经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在他们眼中的好皇帝,不仅仅是这样,他还玩这些人,近期有没有收到过皇帝的关心。

    不是说一定会在有什么困难的时候,大杯州振才会出手相助,以往的大杯州振,就算没有什么事情,也会经常在民间走动,他会巡视民情,可是现在的大杯州振不会了。

    没有人会相信大杯州振的变化都是因为皇后的原因,更多的也许是大杯州振自己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朝廷政事太繁忙了,所有才没有时间来关心老百姓,这是谁说的?

    他们无数次的帮着大杯州振找借口,找理由,就是不愿意相信大杯州振的变化是因为一个女人,大杯州振是一个好皇帝,他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不关心自己的江山?不关心自己的子民?

    这话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可是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他们相信还是不相信,那个事实就在那里摆着,无论你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

    男人为大杯州振找了很多理由,可是当他想到那个男子和他说到去大杯州皇宫找大杯州振的时候,居然会被人给轰了出来,大杯州振怎么会这样做?他无法相信。

    可是男子也没有必要撒这样的谎,还有一直以来对他们关心的无微不至的不是大杯州振,而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忠实大臣,黄大人,不仅如此,黄大人还邀请他们到府上暂住。

    也许黄大人正在用心的给他们安培居住的问题,只是现在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去,这才出此下策让他们到他的府上暂住,不过应该不会住上多久。

    想到这些,男人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的心情,为什么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一国之君会变得这样?到底是不是真的和皇后有关系?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谜语。

    这是告示,是一个复杂的谜语,谁都猜不到这个谜语的答案,更想不出这个谜语的意思代表着什么,他们需要用上多长的时间去了解真相?

    虽然那次他们在一起讨论这个告示问题的时候,有人说这件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因为是大杯州皇宫的事情,无论他们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他们这些平民老百姓都是无能为力的。

    这个是没有说错的,但是如果他们团结一致,愿意帮助大杯州皇宫,那也许还是有一点用处的,只是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以前,谁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第二天,又是那么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他们的话题还是没有变化,仍然是为了那一张告示,唯一多出了一件事情,就是昨天所看到的灾民。

    他们所发生的事情,好像让他们相信了大杯州振的改变也许真的是因为那个皇后,也就是告示上面所说的魔红妖女,可是谁又知道,那个魔红妖女是不是真的对大杯州振做了什么。

    “我想教书先生说的没有错,当今皇上对我们的关心是越来越少了,难道真的都是因为那个皇后吗?”一个女人说道。

    “我看也是,只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一个女流之辈怎么可以掌控整个天下?这也许不会是真的,是假象,捏们相信吗?”又是一个女人。

    “这些我们并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去顶了,当今皇上对我们不闻不问绝对不是因为政事太繁忙的原因,难道以前他就没有政事吗?”老人家说道。

    “你们听我说,昨天你们也听到了,那些灾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皇上,不仅仅是这样,他们去皇宫找大杯州振,却没有想到被人轰了出来,”昨天和男子对话的男人说道。

    在这件事情里面,他知道的一定是比这些人要知道的多的多,因为昨天是他和灾民说话,并且是恨认真的听着男子的每一次回答。

    “昨天我也听到了,所以我们更应该觉得奇怪,皇上会这样做马?他不是爱民日子吗?即使他真的要改变了,也不是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让我们很难接受,”男人说道。

    “我看,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昨天那些灾民的情形大家也都看到了,如果是以前的话,当今皇上一定会出面,为什么接手的却是黄大人,更离谱的就是他们去找皇上,却被人给轰了出来,这样的事情要怎么解释?”男人的情绪有一些激动。

    谁都没有想到过,他们眼中的好皇帝居然会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皇后吗?

    “我昨天好像还听到那男子说是皇上的太监传达皇后的意思,不仅如此,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侮辱他们,我相信这一定不会是皇上的意思,”教书先生说道。

    “我也是这样觉得,皇后的意思为什么是皇上的贴身太监来传达?不应该是皇后自己的贴身丫头来传达吗?看样子,这皇后真的不是什么好人,”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想那个时候,皇上一定和皇后在一起,只是就算轰他们出来,也不应该说一些侮辱人的话,这根本就是皇后的意思,和皇上没有任何关系,”女人说道。

    “我想那个男子一定没有说谎,你们看看这告示上面写的,再想想男子说的话,就会知道一个大概了,他没有说谎,我们也不应该否认,”教书先生拿着告示说道。

    “当今皇上不务正业,几乎每一天都不再上朝,不关心国家大事,没日没夜的陪伴着皇后,而皇后已经掌握了整个朝廷大权,皇上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这让我们大杯州子民应该怎么办?”这是告示上面的内容。

    “这个皇后果然很不简单,可是我们又能怎么做?我们只是平民老百姓,我们可以为皇上做点什么?为大杯州罗姆王朝做出什么奉献?”男人有点无奈的说道。

    遇到这样的事情,确实让人觉得无奈,他们只是平民老百姓,他们可以做什么?他们想不出一个对策。

    过了一会儿,教书先生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他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儿,从屋里面拿出了一个黄色手帕包着的东西,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看,这是什么?”教书先生将黄色的手帕悬了起来,在他们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金灿灿的令牌,上面写着四个字“御前状元,”在场的人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