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章 竟然敢这么嚣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0本章字数:7021字

    第167章竟然敢这么嚣张

    这样的话虽然是想问,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不想让黄大人以为他的话中有什么中伤皇后的意思,显然他并不知道黄大人也是很反对皇后的。

    在黄大人的府上过了一会儿,其他的几位大人也陆陆续续的来到了他的府上,他们来的目的,也和黄大人一样,都是为了帮助这些灾民。

    在灾民没有到来之前,黄大人邀请了那些灾民来他的府上,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向其他的大臣发去了一封信,相信的内容也在信中说到了。

    那几位大臣就是那一天在黄大人府上讨论对付竹熙皇后的几位大臣,如今的他们已经是在同一条床上的人了,大家的目的也都是一样的,他们很顺利的完成了一个计划。

    那个计划完成的很完美,没有人知道那都是谁贴出去的告示,他们府上的下人也都是对这件事情守口如瓶,没有人会拿着这件事情去开玩笑。

    如果这件事情传言出去是谁做的,那么他们一个个的都要死,其实他们可以逃走,但是他们不会逃走,更不会这样做。

    这几位大臣都是好人,虽然说贴出告示的都是他们府上的下人,但是这几位大人并没有把他们当成是下人一样开袋,不会对他们招来唤去,都吧他们都城了一家人。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府上的下人更是对他们感激不尽,不要说保守这个秘密了,哪怕是一辈子为他们做牛做马他们都是心甘情愿,因为他们都是好主人。

    紫爱民们到了黄大人的府上,那几位大臣也算好了差不多的时间过来了,正是老百姓再议论纷纷的时候,他们走进了黄大人的府上。

    在黄大人面前了解了一下大概的情况,才知道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不要说他们对皇上失望了,就连这几位大臣也是一样。

    不止是这样,他们还要每天笑脸盈盈的和皇后说话,听皇后的命令,这对于他们来说,要和皇后假友好的行为,让他们觉得恶心。

    如果不是因为皇后是魔红妖女,他们也犯不着这样百般讨好,更不用用尽心思去想出什么计划,对于他们来说,如今最重要的还是要保护好整个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一切。

    黄大人想向这些灾民说明了几位大臣的来意,因为他的府上凡间已经不够多了,才要几位大臣前来帮忙,希望灾民们愿意。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就暂时分开住一段时间,我会尽快安排好你们的新住处,”黄大人和他们说了相信强狂,然后就征求大家的意思。

    “黄大人,还有各位达人,谢谢你们!无论你们把我们安排在哪里,我们都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你们的恩德让我们感激不尽,”老村长一边含泪说着一边扑通就轨在了地上。

    其他人也跟着老村长向几位大人下跪,也是眼泪汪汪的,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大杯州罗姆王朝,出了皇上,还有这几位大人也会记得他们,会关心他们,他们既感动,又感激。

    “都起来吧!我们也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子民,是当今皇上的臣子,我们有义务关心你们,照顾你们,快!都起来,”黄大人走上前去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两只手朝着两遍伸出,可是这些灾民还是不愿意起来,因为村长没有起来,他们也是不会起来的。

    “黄大人,我们感谢你,你是我们的再生父母,还有这几位大臣,谢谢你们的帮助,谢谢谢!请接受我们为你们磕三个头,我们感谢你们!”

    老村长说完了就要磕头,黄大人和其他大臣连忙走上去将他们一个个的从地上拉了起来,说道:“我们可受不起,我们是平等的,不用说那些话,”他们也没有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黄大人和其他大臣商量了一下,已经把灾民都分配好了,有一些留在了黄大人的府上,其余的和另外几位大臣走了。

    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黄大人要开始四处打听新的可发展村庄,可以早日让灾民搬过去,毕竟让他们留在大人府是不太方便的。

    谁知道哪一天皇上或者皇后突然来他们府上,看到了这些灾民,到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恐怕怎么说都是多余的,皇上也许好应付一些,可是皇后,却不是那么容易容对付的。

    好人,虽然他们都做了,可是罪人他们却不敢做,虽然说灾民们已经有了衣食住行的地方,但是那也不是长久的,每一个结果,那几位大臣都已经想过了。

    如果这件事情让皇上和皇后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更不知道竹熙会在皇上面前说点什么,现在的皇上不必当初的皇上,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

    如果没有那一次皇宫的事情,即使皇上和皇后突然来到他们府上也米有关系,可是就是因为有了那件事情,加上皇后说的那些话,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碰到了,会是什么场面。

    什么样的场面他们不敢去想象,更何况只要是偶竹熙皇后的场面,他们更不愿意去想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新尽快的给灾民找到新的地方,相信他们也不好意思在他们府上坐太久。

    其他几位大臣也开始帮助黄大人为灾民找新住处,已经找了快半个月了,都没有一点消息,虽然时间有一点长,但是他们仍然没有放弃,还在派人每天到处打听和寻找。

    灾民们和大人的想法是一样的,虽然说这几位大人对他们很是不错,可是在他们府上还真的有一点不习惯,毕竟他们生活的地方是农村,突然换了一个新的环境,让他们有点不太适应。

    放开住处不说,就连吃的东西都和他们在农村吃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他们吃的都是一些普通菜,而在这里,虽然菜是一样的,可是味道却是不一样的。

    如果他们离开了这里,相信这里的生活他们会想起。

    针锋相对

    眼看一个月就快要到了,黄大人和往常一样,在客堂里面喝着茶,他一直在等消息,在等一个新住处的消息。

    可是这个消息让他等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过了一会儿,总算有消息了,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大人,遇到麻烦的事情了,”一个人从外面冲冲忙忙的跑了进来,他一边跑着一边说道,走向了黄大人。

    黄大人看到他慌慌张张的样子,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走上前去迎接他,也不只奥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大人拦住了他的去路,拉着他的衣服,眼睛里面充满了疑问,闻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没有关心。”

    “我们找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只是…只是…恐怕我们得不到手,”那个下人低着头回答道,似乎这件事情都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是什么事情?你慢慢说,我看看有没有办法,”黄大人说道,他一点也不在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点也不会恐惧所发生的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

    “我们找到了一个好地方,可是有人要和我们争抢,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这才回来找你的。”

    “那个人是谁?现在带我去看看,依我在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地位,还是没有人敢和我争抢什么东西,”这是黄大人第一次这样说话。

    不过他说的也是事实,他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大臣,他的地位不是谁都可以得到的,无论是在当今皇帝大杯州振的心里面还是在这些大杯州老百姓的心里面,他的地位是高高在上的。

    他从来都不会拿着自己的身份去制止任何人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这一次他没有不这样做了,他一向都是把自己的身份看的和普通人一样。

    可是这一次他不一样了,如果遇到的也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哪一位大臣,那么,他一定可以很顺利的将那个地方抢夺回来,但是如果不是,那他也只有另外想办法。

    其实谁都是看中钱财的,如果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什么都没有,说不定也是为了得到钱财才会和黄大人抢夺一个地方的话,他可以给钱给他,就当是买了他的东西。

    黄大人从来不会用金钱去收买任何人,更不会用自己的身份去压制任何人的所做的任何行为,但是这一次他不会这样做,他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他自己,都是为了哪一些灾民。

    黄大人跟着那个人一起前往那个地方,没有太长的路,那个地方似乎离晃啊人的府上有一点的距离,但是却不是很远。

    在一个大村庄的门口,他们停下了脚步,远远的看去,就可以而看到再一个房屋面前,有一群人围在了那里,在仔细的看过去,那些人都是黄大人府上的,只有几个是不认识的。

    “黄大人,就是他们,”男子指着那一群人给黄大人看,黄大人朝着他指过去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上前走向了他们。

    他们两个人走向了那一群人,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停下了脚步,黄大人看着那个人说道:“你就是想要和我争夺这块地的人?”

    “怎么说是我想要和你争抢这个地方的?这里明明是我先发现的,是这群人想要和我抢夺,”那个男人还不客气的回道。

    “谁说是你先发现的,明明是我们先找到的,你长着自己家里有钱,就说要把这个地方买下来,居然还赖我们,,”说话的是黄大人府上的一个人。

    这个地方确实是黄大人府上的人先发现的,不仅仅是这样,他们还一直在这里等着黄大人来查看这个地方怎么样,在考虑要不要占为己有。

    “看看你那一副小人样,这明明是我发现的额,说话要由良心,”男子反倒是觉得他很委屈,是别人在说谎,为了占有他的地方。

    这个男子是一个大臣家中的少爷,他因为家里面有钱,经常在外面无事生非,就是因为他的家里面有钱,无论他做了什么,只要丢给别人一点钱,事情就可以摆平。

    可是他并不知道,他父亲的官职没有眼前的这个白胡须老人的官职大,他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家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三代元老,他反倒是很嚣张。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愿意把这个地方给我?”黄大人想要好好的和他商量,用最好的方法大臣协议,谁都不会对谁不利。

    “无论如何都不会给,这个地方是无价的,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卖给你这个老头子,”男人对老大臣出言不逊,他一点也不会担心自己会闯祸,反正家里有钱。

    在他认为,额米有什么事情是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更何况他还是大杯州大臣家中的少爷,又有谁敢对他怎么样,

    无论怎么样,他都是不愿意把这个地方让出来给黄大人,不仅仅是这样,他还对黄大人说话一点也不尊重,即使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但是对老人家最起码的尊重他都没有。

    他一点也不愿意妥协,黄大人也看出来了他不愿意和自己达成协议,心里想到,也许真的要用钱来摆平这件事情了,暂时还没有想要动用自己的身份去恐吓这名男子。

    “我看要不这样,你出个价钱,这个地方你愿意多少钱卖给我?我给你钱,你把这个地方给我怎么样?”黄大人再次和他打起了商量。

    “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黄大人要给他多少钱,他更没有想过要把这个地方卖给黄大人,于是就说道:“和我说钱是吗?我不需要你的钱,这个地方,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给你,我家里有的是钱,不在乎这一点点得小钱。”

    他一点也不会考虑自己说出来的话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应该说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因为仗着家里面有钱,就在外面胡作非为,但是他怎么又会知道,这个地方,无论如何,白胡须的老大臣都是不会放弃得到的。

    “你的意思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愿意把这个地方给我是吗?还是你觉得钱对于你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就是因为你有的是钱,是这样吗?”黄大人有一点生气了。

    他好说歹说的要和这个男子达成协议,他和和这个男子一样,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这个地方,可是现在看来,无论他怎么做,这个男子和他一样,都是不言以对这个地方放手。

    “对1我就是家里有钱,所以我不需要把这个地方卖给你,更没有想过要把这个地方让给你,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男子说话越来越离谱了,可以说他是狂妄。

    “那我就告诉你,这个地方,我是势在必得,你不答应我也要得到,来人,把他带回去,”黄大人终于生气了,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么蛮不讲理的年轻人。

    过来几个下人,一把抓住了男子,男子一看大事不妙,心想这个时候,也只有他的父亲可以保全他了,连忙说道:“你要是敢抓我,我要你们偿命。”

    听到他这样一说,他们连忙放开了他,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不想得罪不应该得罪了,谁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也不好轻易的得罪。

    “你的父亲?你父亲是谁?”黄大人对男子的话也是突然感到好奇,他心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男子对他玩世不恭的态度,他也不会这样做。

    “哈哈!你们怕了吧!我父亲就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兵部尚书,怎么?不敢抓我了吗?”男子毫不犹豫的说道,他以为他的父亲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大成,就么有人敢对他怎么样了,可是结果却不是这样的。

    “哈哈!你父亲是兵部尚书?知道我们家老爷是谁吗?不要说你的父亲,就连比你父亲官职还要高的人,也要对我们家老爷恭恭敬敬,”一个下人说道。

    他们觉得这个男子说的话让他们觉得发笑,一个上兵部尚书,就可以让他的儿子嚣张成了这个样子,还好不是更大的官职,不然他的儿子是不是要杀人放火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父亲得到了皇上的重视,就算你们家老爷比我父亲的官职要高又能怎么样?只要我父亲在皇上面前说几句,你们家老爷一定是吃不完兜着走,哈哈!”

    那只说的话越来越嚣张了,他几乎还没有搞清楚在他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就这样口不着狼的说出样的话来,真不知道以后他的父亲怎么在朝廷中站稳,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黄大人一向都不喜欢和任何人计较。

    “你们不要和他说那么多了,他还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我就当他说的话是儿戏,我不会当真的,”黄大人淡淡的说道,不过他的心里面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他真的一点也不介意,他确实是一个孩子,而且绝对是一个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孩子。

    玩世不恭的阔少爷

    黄大人府上的下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看得上眼的地方,准备将黄大人带到那里去看看的时候,突然就发生了一件事情,令他们也感觉也很无奈。

    一个男子和他们抢夺这个地方,并且还大言不惭的说着一些难听的话,黄大人后来来到了这里,和和男子交谈了起来。

    本来说是和平解决这件事情,黄大人以为这个人是想要钱财,或者是其他的,但是最有可呢的还是想要钱。

    黄大人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宰相,他的官职还是太上皇还在做皇帝的时候封的,所以才说他在整个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地位是高高在上,出了皇上,皇后,皇太后,没有人不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黄大人是一个很好相处的老人家,他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在朝廷中,也没有一个大臣是和他针锋相对的,都是对他恭恭敬敬。

    刚开始的时候,黄大人以为和他抢夺地方的人是一个什么官员,所以他不会有一点点的担心,在整个大杯州罗姆王朝,还没有一个当官的敢和他抢夺任何东西。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拿着自己的身份去空暇谁,要谁交出他想要的东西,可是这一次,他破例了,为了那些灾民有个容身之处。

    什么都在他的计划中进行了,如果说出自己的身份还是没有办法让对交出东西,那他只好用钱财来收买了,这个是他最不喜欢的行为,他在朝廷做官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什么,可是这一次,他也许还是要破例的,同样的是为了老百姓。

    在去往事发现场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一遍,同样的他也把每一种可能发生的解决办法也想好了,他想,这一切都已经在他掌握之中了。

    可是等他到了那个地方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好解决,那个男子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就妥协的人,可是他也不想对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比如把他关进大牢。

    这样的事情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可是这个男子实在是让他感到气愤,无论他好说歹说,他都是不愿意将那个地方让出来。

    黄大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想要下人将他带到府上,这样一来,这个地方无论怎么样,都不再属于那个男子,而是属于他,当然,他不会这样霸道,他会给他一笔钱。

    刚要把他带走的时候,男子的话,让他们感到吃惊,连忙就将他给放了,就因为他说抓了他会后悔,谁也不知道这个男子后面有什么靠山。

    本来黄大人还以为是其他国家来大杯州罗姆王朝游玩的人,如果真的是,一旦抓了他,两个国家一定会发生大战,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两个国家大战,不是因为两国不合,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地方,因为谁都不愿意显然,谁都想要得到。

    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在男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放开了他,可是在放开了他以后,他们才知道了他真正的身份,并不是他们所向的那样。

    这样一来,事情更是好办多了,黄大人看他的样子是想要钱,就说给钱他,就当买下了这个地方,可是男子还是坚决不他念同意。

    不仅仅是这样,他还出口不逊的说着自己家里有的是钱,不需要任何人给他钱,粽子,这个地方他是不会让出来的,在没有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前,谁都以为他是一个不爱钱的人。

    一直到他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才让人明白了他为什么不需要钱了,因为他的父亲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兵部尚书,说到钱,他们会没有嘛?

    如果他不是兵部尚书的儿子,也许他就会接受黄大人的钱,也会将这个地方染出来给黄大人,可是事实就是和人们想的不一样,没有那么称心如意。

    在刚才,他们想要带走男子的时候,他的话让他们觉得有一些害怕,可是他现在的话,一说出口,却让他们觉得可笑,只有黄大人没有笑。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谈谈的一个兵部尚书的儿子,竟然会无耻到了这样的地步,这能让他们说什么比较好,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了。

    黄大人没有说话,他沉默了,因为他没有想到兵部尚书的少爷竟然会是这个样子,他可以想象的出来,眼前的这个男子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

    对于兵部尚书的少爷,他应该要由什么心态去看待?如果他一直这样下去,说不定哪一天他的家产都要败光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相信兵部尚书不会把所有的钱财都暴露出来。

    “你只不过是一个兵部尚书的儿子?竟然敢这么嚣张,你也不看看我们老爷是什么人,”黄大人的随从说道。

    “我才不管他什么人,我只知道我的父亲如今得到了皇上的重视,就你们这些小兵小卒,难道还敢对我怎么样?不怕丢掉你们小名的话,就来抓我呀!来呀!”男子嚣张的说道。

    “我要是把我们加老爷的名字告诉你,你不要吓死,小伙子,趁着我们老爷还没有发怒,赶紧给我闭嘴,”黄大人的随从说道。

    “闭嘴我看还是不用了,你们还是赶紧敢滚蛋,不要让本少爷不高兴,不然的话,我可要派人火烧你们的家了,哈哈!”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中的扇子在胸前扇动着。

    “那我们要不要试试,我可以一句话就让你四五葬身之地,你相信吗?”黄大人终于忍不住了,说出了一句狠话,其实也只是说说,他并没有真的想要对他怎么样。

    “就你,还有那个本事,不要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爬你们,有本事就过来试试,让我相信你有那个种,”男子更加狂妄了,他一点也米有看出来黄大人脸上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