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章 我来告诉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0本章字数:7973字

    第168章我来告诉你

    黄大人已经开始生气了,他甚至还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爆发,可是那个男子是出口不逊,一点也不会留德,这叫他怎么办?

    “你真想要试试,那也可以,来人,先把他带走,我倒是要看看,你的父亲,当朝的兵部尚书,他敢那我和?哼!”黄大人说完,用力挥了一下衣袖。

    几个下人走上前去,再一次将他抓住了,三个人,两个人分别左右手,还有一个后面拽着他的衣服,然后一行人打道回府,朝着宰相的府上走去。

    男子似乎很淡定,他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和他们走了,一路上,他没有反抗,他心想,这群人已经创出了大祸,等会看他们怎么收场。

    他说:“你个老不死的,竟然真的敢抓我,我克告诉你,我可是我们家以为一个儿子,可是一脉单传,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父亲一定要你们吃不完兜着走。”

    黄大人的随从回过头,看着他说道:“我看你还是闭嘴比较好,想要知道结果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你只要安安静静的跟我们回去。”

    男子也没有再说话,他也知道无论他说什么,老头子都不会将他放走,因为他也知道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实在是太狠毒了,只是他没有觉得自己是错的。

    过了一会儿,总算是到了宰相的府上了,男子也被带到了这里,他们没有从前门进来,而是从后门进来,不是因为别的,是黄大人故意这样做的。

    他看得出来,这个男子是一个仗势欺人的人,他想要他保持这样的状态,等一会,等到他的父亲来了的时候,看看他还会不会这么嚣张。

    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他想要看到这个男子可以嚣张多久,如果从大门进来的话,他看到了“宰相府”几个字的话,他可能很快就要沉默了,黄大人想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

    黄大人命令下人先将他关押到了大牢里面,然后写下了一封信,派人送到了兵部尚书的府上,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兵部尚书平时是怎么纵容他的公子。

    之后,他就一直坐在了了课堂等着兵部尚书的到来,他相信,兵部尚书收到了他的来信,看到了里面的内容,是关于他的工资,他一定会快马加鞭刚过来。

    都说他的工资是一脉单传了,也是他们家中唯一的一个男丁,相信他不会坐视不管,只是让黄大人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兵部尚书的工资会这么目中无人?

    其实大部分官员的工资都是这样,仗着自己家里面有钱,他的父亲又是朝廷的什么官员,家里有钱有势,什么都可以很容易的就摆平。

    因为他们家里面有钱,他们的父亲是朝廷的大官,无论他们在外面做了什么,闯了多么大的祸,只要他们的父亲出面,或者给一点钱给别人,事情就解决了。

    当然,造成他们这样的原因,大多数是因为家中只有一个儿子,才会对他如此的纵容,别人就不说了,就说眼前这个兵部尚书的工资,他就是头等人物。

    兵部尚书

    眼前的这个阔少爷,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他不仅仅是一个这样的人,他仗势欺人,而且还很目中无人,也不知道他对他的父亲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导致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们家中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才会不舍得打,不舍得骂,才会有了今天的样子,这也是他们父母所犯下的错。

    黄大人在课堂里面等着兵部尚书,他相信他一定会很快就出现在这里,等到兵部尚书来了,他想要好好的和他聚聚,说说话,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他们都在朝为官不少的年数了,可是说到见面却是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因为现在的皇上已经不上朝,而这些大臣,只有在上朝的时候才会见面,平时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往。

    当今的皇上已经不再过问任何事情,于是,所有的事情都到了这些大臣的手中,每一个大臣都很忙,并不当朝宰相一个人很忙。

    黄大人要人弄来了电信,准备好了最好的酒和甜点,等着兵部尚书的到来,天色看过去开始发生变化了,似乎要下大雨了,最近的天气好像都是突然晴朗突然暴雨,真是让人捉摸不定,他希望兵部尚书这个时候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不然的话,这些东西可是白准备了。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汇报说兵部尚书已经到了府门外,黄大人连忙要他进来,守卫的人将兵部尚书的马停放好了,黄大人的随从就带着他走了进来。

    兵部尚书走到黄大人的面前,两手握拳的对黄大人行礼,“卑职参见宰相大人,”黄大人,笑了笑,带着他走到了放油酒和电信的地方,说道:“刘大人,来,左下,我们慢慢谈,”兵部尚书向黄大人道了谢,就坐下了。

    两个人坐了下来,开始说到的并不是兵部尚书儿子的事情,而是聊着一些其他的事情,应该说是聊聊家常。

    “刘大人,最近可别来无恙?”黄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酒瓶子要给刘大人的卑职里面倒酒,刘大人连忙拿过瓶子说道:“大人,我还是自己来,给自己倒好了酒,又给黄大人倒好了酒,接着说道:“托宰相大人的福,一切都很好。”

    “哦!是吗?好久好,来,我们先喝酒,吃点点心,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了,”黄大人笑着和刘大人说道。

    别的不说,其实黄大人也知道,兵部尚书的字之所以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也不完全是刘大人一个人的错,他就这样一个儿子,他当然会给他所有的最好的,他这样做没有错。

    就像黄大人他自己一样,他也只有一个儿子,他和刘大人一样,很纵容自己的儿子,可是他的工资和兵部尚书的工资却完全是两个人,黄大人真是为刘大人感到可惜。

    “确实很久没有见了,宰相大人,我想冒昧的问一句,我儿子刘武到底做了什么措施?让宰相大人这么生气,”兵部尚书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在这里喝酒闲聊,他可是为了他的公子而来的,结果到了这里,却没有看到他的影子,这让他也是觉得奇怪。

    “刘大人,你家公子的事情我们暂时不谈,先好好的喝几杯,放心,我不会对他做什么?”黄大人笑着说道,他是想要刘大人放心,先陪她喝酒。

    听到黄大人说他儿子没有事,他这才放心了,就陪着黄大人大吃大喝起来了,他们聊起了很多事情,有关于朝廷的,也有关于他们的家务事。

    在他们喝酒的过程中,黄大人从兵部尚书的口中得知了关于刘武的一些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刘大人也不会这样放纵他的儿子。

    原来刘武的母亲,也就是刘大人的妻子,在生下了刘武的时候,奇怪的事情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独自里原来是两个孩子,可是刘武出生了以后,另外一个孩子却胎死腹中。

    就是因为那一次,刘武的母亲因为失血过多死去了,刘大人看着刘武,就会想到了他的妻子,他是多么的深爱他的妻子,如今却再也回不来了。

    而刘武,就是他妻子留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也是唯一一样东西,就是因为这样,刘大人才会如此的纵容他的儿子,因为他觉得是他害死了他的妻子。

    如果他的妻子没有怀孕,没有怀孕就不会怀有两个孩子,结果却因为身体吃不消的原因而离开了他们,所以他很自责。

    这些都是黄大人在刘大人喝醉了以后,听到他说出来的,亲口说出来的,刘大人还说了,他一点也不想要这样纵容他的儿子,可是想到他的妻子,他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这些都是黄大人亲耳听到的,也是刘大人亲口说出来的,他可以想象的出来刘大人是多么的无奈,刘大人还告诉了他关于刘武的很多事情。

    原来刘大人也知道他的公子是怎么挥霍着他的权利和财力,他也不希望他会这样,可是每一次他都和他说道理的是偶,刘武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他的话。

    他说刘武会拿着他钱财和他的权利在到处惹是生非,已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是兵部尚书出面解决了,可是结果怎么样?谁知道有那些人在背地里面说咯着他?

    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给他全部的父爱,因为他没有了母亲,没有了天底下最为伟大的母亲,刘大人觉得,这是他应该补偿给他的,或许是他用错了方式。

    在刘大人的口中,黄大人知道了很多事情,对于刘大人的遭遇,他也感到很无可奈何,他也可以看得出来,刘大人的公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刘大人也是一样。

    刘大人喝的醉醺醺的,都分不清楚是是非非了,他一直在喊着一个名字,应该是他妻子的名字,还说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太过于爱他的妻子了。

    黄大人令人将兵部尚书扶到了凡间里面,让他休息,而他自己,因为就连好的原因,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他要刘大人陪他喝酒,也是为了达到他的目的。

    他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想要从刘大人口中知道一些关于他公子的事情,最后,他成功了,可是却又提起了刘大人的伤心事。

    他不想以强烈的方式和刘大人谈判这件事情,才会选择这样的方法去试探刘大人,谁都知道“酒后吐真言,”只要刘大人喝醉了,无论他问什么,他都会回答,而且答案绝对是真实的。

    那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让黄大人感觉就像是一场梦,在这个命里面,他认识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了解了一个做为玩世不恭少年父亲的无奈心理。

    呜呜百官的公子他见过不少,但是却没有几个会是和兵部尚书的公子一样的人,应该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结果他确实爱莫能助,这是别人的的家务事,他只是一个外人,他想他是没有必要说太多,更不应该去干涉别人的家务事。

    刘大人在黄大人的府上就这样睡了一个晚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清醒过来,可是等他醒过来了以后,也许是因为坐台女晚上喝酒过多的原因,让他感觉的头痛的很不舒服。

    虽然他感觉很头痛,但是他却很清醒的记得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还记得他是受到了黄大人的来信才来到这里的。

    他更是记得黄大人在信上说的是什么内容,不就是关于他的儿子的吗?他来这里也不就是为了保证他儿子的周全,显然,他不记得昨天晚上在他喝酒以后,他说过一些什么话。

    他突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见到他的儿子,虽然现在他还不知道他的儿子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宰相大人如此的不高兴。

    他刚要走出方房门去炸宰相大人了解这整件事情的真相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两个人,他们手中端着一些东西,应该是给他梳洗用的,来到他的面前,说道:“刘大人,你醒了。”

    兵部尚书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听着别人和他说话,然后又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老爷要我为你准备梳洗的东西,他要梳洗好了到客堂等他,”说完了就把东西搬到了刘大人休息的房间里面,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看到他们把东西放好了以后,刘大人又重新回到了房间里面,迅速的梳洗完了以后,就离开了房间,朝着客堂里面走去,离客堂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他远远的就看到了宰相大人在哪里喝着茶等着他。

    他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客堂,向黄大人行了一个礼,就在他旁边的一个椅子上面坐下了,接下来。

    只是闲聊

    刘大人洗漱完了以后,朝着客堂的方向快步的走去,在离客堂大门有一点距离的时候,他就在大老远的地方看到了宰相大人在客堂里面端着茶杯喝着茶。

    同样的,他也看出来了,宰相大人一定是在等待着他的到来,他之所以看出来这一点,那是因为他看到黄大人拿着杯子喝茶的时候,眼睛一直在朝着外面看,他好像看到了刘大人。

    刘大人看到宰相大人在等待着他,他也很想可以快一点见到他的儿子,可是在见到他儿子之前,他必须得到宰相大人的同意。

    不仅仅是要得到宰相大人的同意才可以见到他的儿子,还要从宰相大人那里了解他的儿子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既然让宰相大人如此的生气。

    宰相大人在所有人的眼里,是一个脾气非常好的人,也是很好相处的人,更容易和他轻易达成妥协,就是在兵部尚书的刘大人眼里,也是一样的。

    可是刘大人却想不明吧,宰相大人为什么会突然关押他的儿子刘武,他到底是怎么样的惹怒了宰相大人?

    他更想不明白的是宰相大人怎么会和刘武遇见,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他很了解自己的儿子,也猜想过他儿子一定是做了错事让宰相大人知道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宰相大人一向都不关心其他人的家务事,就算是自己玩的很要好的朋友也是一样,如果刘武真的惹了什么祸了,也不应该是宰相大将他带走,还关押起来了。

    无论刘武做了什么,即使宰相大人知道了,看到了,或者说是听到了,他也不会把他带走,并且将他关押起来。

    他一定会立马派人通知兵部商书刘大人,刘武是他的儿子,于情于理都应该是刘武的父亲自己去管教他的儿子。

    这是兵部尚书刘大人眼中所认识的大杯州当朝宰相大人,现在在他看来,好像宰相大人是真的生气了,因为他已经破例了自己的原则。

    快到客堂的时候,刘大人的南海里面已经堆满了满满的大问号,他需要宰相大人的帮助,帮助他解开所有的疑问。

    他走进客堂,向宰相大人行了礼,领了宰相的好意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去,黄大人命人给他端来了一杯茶水。

    下人将茶水放在了刘大人的面前,黄大人向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出客堂了,下人点了点头,退出了客堂,客堂里面只剩了两位大人,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宰相黄大人和兵部尚书。

    这两位大人都是当今皇上重视的大臣,也是陪着太上皇走过风雨的三代元老,他们都是对大杯州忠心不二的好大臣?。

    黄大人拿着拿起身旁的杯子喝了一口茶水,刘大人正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黄大人另一只手指着他的杯子,说道:“刘大人,喝茶,这可是我一个朋友特意从其他地方带来的,味道很不错,尝尝。”

    刘大人点了点头,拿起茶杯就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不错,说道:“这茶果然很好喝,多谢宰相大人的赏赐与厚爱。”

    喝了宰相大人的茶,他连忙就像宰相大人道谢,这不是多此一举,这是大杯州罗姆王朝应该有的礼仪,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也无论你的上官以什么理由给你什么东西,都要感谢,即使是一粒沙子也是免不了说一句感激的话。

    黄大人摆了摆手说着这点小事,请客喝口茶而已,说谢谢也未免太不合理,他并不觉得这也应该得到感激,他把兵部尚书当成他的朋友,他请情人喝口茶,说谢谢也太见外了。

    “刘大人,昨晚睡得还好吗?这里的床还算住的习惯吗?”黄大人关切的问道,毕竟来者是客,关心是必须有的。

    刘大人点了点头,他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到房间的,

    也不知道在他喝了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这些他并不知道,但是他还是要在宰相大人面前说他昨晚睡得很好。

    相信每个人都会这样做,即使睡的很不舒服,住的很不习惯。

    事情回归到了正题上,他们不再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刘大人只想关心他的儿子,他到底是担心还是害怕?也许两者都有。

    刘大人已经忘记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更是不知道自己和黄大人说了一些什么话,但是他还是相信黄大人是不会对他的儿子做出什么事情来。

    刘大人甚至希望黄大人可以告诉他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可是他却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开口。

    他看着黄大人在,红玉说到了他的儿子的事情上面了,他的眼神充满了期待,希望他可以得到黄大人给他的肯定的答案,告诉他关于他儿子的事情。

    “宰相大人,昨天真是有点失礼了,出了洋相,喝酒过头了,如果有说了什么得罪宰相大人的话,希望宰相大人不会和我一般计较。”

    在他要和黄大人谈论他儿子的事情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是要先和黄大人说说昨天的事情,他不希望自己会做出什么措施,哪怕他的一点点小错误都很有可能让他的儿子遭遇不幸。

    黄大人也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他一点也不介意昨天晚上刘大人喝醉了酒,似乎他已经看出来了,刘大人已经不记得他昨天晚上到底说过什么话了。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也没有再提起一个字,他也知道,刘大人他其实是又难处的,为了他的儿子刘武,其实他已经付出了很多。

    可是想想昨天晚上说到刘武的事情,黄大人还是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可是最后他还是决定不说了,他担心那样的话会让刘大人感觉到自卑。

    “没事,没事,其实昨天晚上我也有一点喝过头了,我命人将你送到了凡间之后,我也很快就睡去了,看来women年纪打了,酒量已经不如从前了。”

    黄大人表现的很自然,没有让刘大人看出来一点点的破绽,这样也好,两个人谁都不会尴尬,只是那件事情,黄大人在心里面却是记忆犹新。

    “那就好,我还担心会做了什么得罪宰相大人的事情,现在看样子,我没有做出什么,真是,吓死我了,”刘大人拍着胸口说道。

    黄大人笑了笑,没有说话,问道:“刘大人,你可曾记得昨天我写信要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听到黄大人这样一问,刘大人的心里面总算是感觉踏实了一点,本来还想自己开口,就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起才好,毕竟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如果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更不敢开口问黄大人。

    “卑职当然记得宰相大人要我来是为了什么,只是卑职还是不知道宰相大人是为了什么菜把我家刘武给关押了,还请宰相大人明示,”刘大人谦虚的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说不定我说了出来,刘大人可能还会笑话我和一个年轻小伙子抢夺东西呢?那说出去可是多不中听呢?”黄大人笑着说道。

    “怎么会?宰相大人尽管放心,只要是卑职可以出面帮他解决的事情,一定不会让宰相大人难堪,还请宰相大人说来听听,”刘大人说道。

    刘大人可是说的到就坐的到的,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的,当然有很多的事情,都是他们可以用金钱来解决的,尤其是对于哪一些普通老百姓。

    可是对于他的儿子刘武来说,他们家中有钱又有权利,他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会担心有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其实这也是刘大人所奇怪的地方。

    每一次刘武在外面惹出了什么事情,只要是金钱无法解决的事情,都是刘大人出面帮他解决,到最后因为他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兵部尚书,所有吗诶呦人敢要他拿出什么来,就当成是赔偿。

    可是这一次却步一样了,他儿子刘武招惹的并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当朝宰相,他却步知道兵部尚书也是要听命于宰相的。

    他只是一直以为,他的父亲兵部尚书刘大人,因为得到了当今皇上的忠实,就以为他可以随便做出任何的事情,也没有人敢对他怎么样。

    刘大人说道这里,黄大人也只是笑了笑,他也不知道应该说才好,说不定,当他说出这件事情的时候,真的会有人以为他是在和晚辈抢夺什么。

    而他又是一个不喜欢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官职其他人的任何行为的人,更不喜欢用金钱去收买任何人活着任何东西,可是这一次他却不是这样做的。

    刘大人看的有一点着急了,他生怕黄大人会对刘武做出什么事情来,虽然说黄大人是一个很和蔼可亲的老人家,但是如果这一次不是因为他的儿子惹怒了他,他又怎么会这样?事情一定不简单。

    再一次的协商

    刘大人对这件事情很是感到奇怪,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心想要知道,却看出来了黄大人是那么的不想说出来,其实他也是很在意自己的面子。

    黄大人身为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宰相,他的印象必须是非常重视的,这么多年以来,他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是一个好人,却步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自己的身份。

    他也是一个很重视自己身份的人,但是却步会利用自己的身份随意欺压良民和好人,所有他也很无奈,虽然说刘大人并不会说他和晚辈抢夺东西之列的话。

    但是谁又知道,刘大人的儿子如果把这这件事情胡乱的传言了出去,对自己会是又什么样的影响,他当然是不会知道的。

    看到黄大人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刘大人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得罪宰相大人,这样一来,恐怕他以后的日子可能就不好过了。

    一旦有人说宰相大人的不是的时候,相信他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放出去消息的人,这不是他所认为的宰相大人的行为,而是所有人都会做的。

    即使是他自己,也会顾及到这一点,他也不想得罪宰相大人,于是就说道:“宰相大人,如果你不愿意告卑职,其实也没有关系,只要你把我儿带出来,让我亲自来拷问他,不知道宰相大人愿意不愿意?”

    黄大人又怎么会愿意这样做,谁知道他的儿子会说什么,更何况,他也很清楚现在的兵部尚书是什么状况,在他儿子刘武的眼中,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地位。

    如果真的将刘武带出来,然后当场对峙,说出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吧所有的事情都推向了他的头上,这样一来,他就更加没有形象了。

    他想到了很多,最后还是觉得自己亲口告诉刘大人那件事情,也许这样会更好的一些,至少他不用为他的儿子刘武说什么话儿担心了。

    更何况,刘大人在他儿子的眼中本身就没有地位,这个时候,他会怎么样的数落自己的父亲,更想不到的也许还有更多的事情。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还是自己告诉刘大人,等刘大人听过了以后,再考虑要不要把他的儿子放出来,虽然他也知道,刘武一旦出来,面不了会造谣生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刘武他都要位自己的声誉着想,这样一来,他想他还是要利用自己的身份去组织刘武的行为,即使他不会这样做,也是给他的一句警告,相信刘武得到了宰相的意思,就不会随便乱来了。

    “我看还是不用了,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黄大人合理一口茶,把被子放回坐上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