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 决战与升级渴望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0本章字数:8265字

    第170章决战与升级渴望

    “你给我闭嘴,这样的话你都说的出来,如果真的要呗哪个大臣听到了,不要说你,就连我们全家都要呗你给害死了,”刘大人神秘兮兮的表情,他心想宰相大人应该是没有听到刚才刘武说的话,却步知道宰相大人只是大人不记小人过,才没有理会他。

    “这里又没有别人,难道你会害怕那个糟老头子吗?”刘武越来越过分了,他一边和刘大人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宰相大人。

    刘大人被吓了一跳,偏偏宰相大人端起了茶杯喝茶,没有注意到刘武刚才的举动,否则的话,真的会大发雷霆了,他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没有和他计较。

    如果再这样过分下去,他一定会再次将他关押到监狱,即使刘大人无论怎么求他,都不会放他出来了,他简直就是在糟蹋别人的尊严,是不值得原谅的。

    “你这个逆子,赶紧给我闭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得罪的,你得罪不起,我更得罪不起,”刘大人拉着刘武的衣服小声的说道,生怕被黄大人给听见,那就不好。

    刘武总算是安静了,他没有再说话,刘大人看着情形其实很不好,还是要赶紧离开这里是比较安全的,于是就和子啊想打人告别,拉起刘武就要走。

    是的,毫无迟疑的。

    “等一下,父亲大人,我有事要问问他,”刘武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他想到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那个地方,之前他和宰相大人抢夺的多方。

    “你还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到府上在商量,不要再这里打扰别人,”刘大人并不想要刘武和宰相大人正面交流,不知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行的,这件事情必须要在这类说清楚,他要抢走我得到的东西,难道你要看到你儿子这样被欺负吗?”刘武直接就说到了村庄的事情。

    “你是说那个村庄吗?你不用和他商量了,我已经帮你做主了,那个地方就给他了,我们赶紧回去,我不想你再惹事,”刘大人拉起刘武就要走。

    “这怎么可以?无论如何那个地方都不可以给他,你怎么都不问问我就帮我做主了?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找到的地方,想用那里来坐狩猎营地呢?”刘武生气的说道。

    刘大人刚要和他说什么的时候,刘武就走到了黄大人面前,说道:“老头,你身为一个长辈,怎么可以合我抢夺东西?你这样也太不厚道了,”刘武蛮不讲理的说道。

    “刘公子,东西可是你父亲给我的,再说了,一向都是晚辈要照顾前辈,怎么在你这里就成了要我这个老人家来照顾你这个年轻小伙子?”黄大人笑了笑说道。

    “不管是谁答应给你的,只要不是我答应的,那都不算数,即使是我的父亲也是一样,所以,你把东西还给我,”刘武狂妄的说道。

    “这个是证明,是你父亲亲手写下的证明,而且他也亲口答应了我,不管你怎么样那个地方都是我的,如果你要是敢擅自在那个村庄乱来的话,我可以给你定罪。”

    黄大人一边拿着那张证明,一边和刘武说道,他相信刘武看到了那个证明,就不会在对他纠缠不休,可是结果却不是这样,看样子,他是一定要拿回来村庄。

    过了一会儿,刘大人走了过来,拉住刘武说道:“我们回去吧!你如果真的喜欢那个村庄,下次我给你重新找过一个地方做狩猎营地怎么样?”看样子刘大人平时就是这样宠爱着他的儿子,才会让他变的目中无人,什么东西都是一定要得到才愿意罢休。

    “我不要,我只要这一个地方,我已经找了很多个地方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里,父亲大人,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是我的东西,你就这样帮我送了别人?”刘武生气的说道。

    刘武只知道数落他的父亲,却步知道这个条件是黄大人开出来的,如果愿意把村庄让给他,就把他给放出来,刘大人为了自己的孩子,当然是什么都会答应。

    可是结果却因为想要见到刘武,答应了黄大人的条件,最后得到的却是刘武的不体谅,这让人很寒心。

    难逃此劫

    刘武只知道责怪他的父亲,因为他把那个村庄给了黄大人,眼前的这个老人家,他根本也就不认识,更是想不明白他的父亲为什么那么向者老人家,而且看上去也很挺他的话。

    他并不知道他的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反倒是觉得他的父亲在多管闲事,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却被他的父亲拱手相让给了别人甚至那个人是谁他都不知道。

    刘大人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所有的事情经过,就被他给说的已经不是一家人一样,就算是外人,什么都是想着别人。

    他都不明白什么,更不摘掉他的父亲是为了什么菜把那个村庄让给宰相大人,他现在只想要从宰相大人手里面拿回来那个证明。

    不管那个地方现在是属于谁的,黄大人手中的证明可不是假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宰相,如果有人想要从他的手里面拿走那个东西,可以说完全没有可能的。

    如果刘武说他可以用做小偷的方法偷回来那个证明,呢也可以说是他的本事,相信黄大人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他得到。

    不是地方是谁的就是谁的,而是那手里面的证明,那个地方坐落在哪里,有多大的面积,刘大人都已经知道了,黄大人更是心知肚明,这一切都在证明上面也些的是清清楚楚。

    “刘武,我们走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慢慢说,你喜欢那个地方,我让人给你重新弄一个不好吗?”刘大人拉着刘武还是说着同样的话。

    他不知道他在这样下去,宰相大人会怎么样对待他,语气这样冒着危险顶撞宰相大人,还不粗聪明一点,早点离开这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在其他的地方商量。

    在黄大人的家里抢夺他的东西,这是什么,即使这个人不是宰相,换成了是其他人,谁都会很生气,只是宰相大人的漆脾气好,还没有什么不高兴的表情。

    “父亲大人,你可是堂堂的兵部尚书,你到底是在害怕什么?难道你还会害怕这个老人家?”刘武一边和刘大人说着一边指着黄大人。

    刘大人并不想说出宰相大人的真实身份,因为他也很清楚,宰相大人并并喜欢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他向来都是一个很低调的人。

    不仅仅是这样,就算他想说,他也没有那个勇气说,就算要说,也是让宰相大人亲口对刘武说出来,可是他更明白一点,当宰相大人说出他身份的时候,就是他副怒的时候。

    真不是刘大人想要看到的,更是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结果,也不知道宰相大人副怒之后,他们还有没有机会走,刘大人不敢冒险,他只想赶紧带着刘武离开这里。

    可是刘武却是冥顽不灵,死活都要得到那个村庄,无论刘大人怎么劝,都是没有用的,他都是听不进去,这应该要他怎么办才好?

    刘大人已经着急的不得了,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将刘武带走?不说别的,就算刘武可以得到那个村庄,相信宰相大人,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把那个村庄还给他,一定会给他出很多的难题,即使是这样,他出得难题,刘武答不上来,同样的还是拿不回来村庄。

    刘大人很了解自己的儿子,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他会不择手段的去得到,无论什么方法,他都一定会去做,哪怕是方法的事情,他也是一样不会手软和担心。

    刘大人也知道,刘武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家是谁,他也知道,宰相大人一定也没有和他说过自己的身份,越是因为刘武不知道,他就越会乱来。

    他自以为是他的父亲是这里最大的官职,也是因为他的父亲得到了当今皇上的赏识,就像是得到了整个天下一样,所以他才会不把任何人都放在他的眼里,一切后果都是他的父亲出面帮他承担,一切的罪行他的父亲都会帮他摆平。

    因为他的父亲是当今皇上的爱臣,更是相信没有人可以对他的父亲做什么,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如此的目中无人,只要他的父亲还在大杯州罗姆王朝任职,他就从来不会担心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像这次的事情一样。

    可是他却不知道,在他眼前的责这个人,刚才还喊过他很难听的称呼的人,他的官职要比他的父亲的官职要高的多,只要他一句话,就算是全朝大臣为他求情,他都一样可以杀了兵部尚书。

    难道就是说,因为他是一个孩子,宰相大人才会不和他计较吗?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只是他还没有完全的将宰相大人惹怒,否则的话,他还会有命在这里大言不惭吗?

    刘大人相信刘武对于宰相大人是不知道的,他是宰相大人从外面带回来,而“宰相府”这几个字只有在前门才可以看到,如果他们是从前门进来的,那么,刘武就一定知道眼前的人是宰相,他就不敢这么理直气壮的顶撞黄大人了。

    刘大人心想,他一定是从后门被带进来的,所以才会什么都不知道,看样子,黄大人是存心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才会这样做,刘武却真的以为没有人会对他怎么样。

    经过刘大人的仔细分析,相信事情就是这样的,刘武居然还这么不识大体,即使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宰相大人,但是他也应该知道尊敬老人,哪怕黄大人是一个陌生人。

    他也不应该带带一个老人家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他这样算是什么?自己的脸面丢掉了,没有关系,就连兵部尚书,他的父亲都无地自容了。他却丝毫都不知道。

    刘大人看了看坐在那里的宰相大人,他竟然还是面带笑容,看样子,他对刘武的话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任由他怎么说,他都不理,越是这样他越是担心。

    都说暴风雨来临的前兆都是安静的,黄大人现在虽然是面带笑容,越是这样,说不定之后就越麻烦,刘大人不想惹祸上身,更不想他的儿子再次被关押到了监狱。

    “刘武,你够了没有?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愿意离开这里?”刘大人再一次的发怒了,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也不敢等了。

    刘武一点也不理由刘大人,他只想得到他要的东西,无论他在说什么,宰相都认都没有理会他,谁知道刘武到最后,说话越来越难听,就连刘大人也听不下去了。

    “你给我闭嘴,走,我们回去,”刘大人又是一巴掌给了刘武,接着就拉起他朝着外面走去,终于,黄大人看不下去了,更气不过刘武说的话。

    “你们都给我站住,”黄大人冷冷的说道,之后就站了起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刘武还以为是黄大人想明白了,准备将村庄给他,他还高兴的和他父亲说道:“你们,这个老不死的总算是想明白了,要把东西还我了。”

    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他没有看出来,宰相大人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吗?只能说他一点也不会注意别人的表情,还真以为要得到宝贝了。

    黄大人的脸上,从刚才的笑容满面变成了乌云密布,刘大人的表情,从刚才的如无其事变成了担惊受怕,唯有刘武的表情,和刚才黄大人的表情一样,面带笑容,还有一些兴奋和激动,这个时候,刘大人已经感觉到了大事不妙了。

    “我是看在你只是一个孩子的份上,我才不愿意和你计较,谁知道你得寸进尺,越说越过分,越说越难听,我已经忍无可忍了,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接受我的惩罚,”黄大人说道。

    听到宰相大人这样一说,刘大人有点害怕了,连忙说道:“都是卑职的错,是卑职教子无方,如果大人要怪罪就怪我,要惩罚就惩罚我,不要惩罚我儿刘武,”刘大人连忙求情。

    “刘大人,这完全不是你的错,其实我也很理解你的无奈,你就这么一个公子,才会对他如此的疼爱有加,可是他是怎么对待你的?他只会给你不断的找麻烦,很多事情,他解决不了就拿着你来当靠山,倘若有一天,你告老还乡,不再朝中任职,你还有什么能力纵容他?”

    黄大人和刘大人说道,虽然他并不喜欢干涉别人的家务事,但是这件事情却和他也是有关系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村庄,他也很了解刘大人的处境,他说的都是事实,就事论事。

    刘大人仔细的想了想,宰相大人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可是他就是这么一个儿子,不对他好,那他应该对谁好,只是这个是偶,他想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帮刘武了。

    刘武看到他的父亲被老人家给数落了一番,再看看他的父亲,他对老人家是恭恭敬敬,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他开始对这个老人家产生好奇了,他想知道他是谁。

    刘武看着他的父亲,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恐惧感,他一直看着黄大人,到底是在期待什么?到底那个人是谁。

    刘武开始对这个人产生怀疑了,他是谁?为什么他的父亲好像很害怕他一样,还有他刚才说的话,到底都是什么意思?

    就连他的父亲都对这个人恭恭敬敬,难道他的官职比他的父亲还要大吗?还是其他的?如果真的是不可以得罪的人,他应该怎么办?

    带着好奇,他还是问了他的父亲,“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你要对他这么恭恭敬敬的?”他也很担心,这个人究竟是谁,不是只有他的父亲才是别人不敢得罪的吗?难道还有其他的人,不仅仅是别人不敢得罪的,就连他的父亲也不敢得罪的人,真是奇怪了。

    刘武目不转睛的看着黄大人,不知道他接下来又会说出什么话来,刘大人更是这样,他到底还是很担心自己的儿子,哪怕是黄大人的一个眼神,他都不会轻易的放过。

    “他是谁?我不能说,你不要问了,赶紧像他认错,否则的话,就连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了,”刘大人劝着刘武。

    改过自新

    在最关键的时候,黄大人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十分,其实他并不想说出来,但是看到刘武一定坚持想要知道他的身份,无奈之下,他只好说了。

    其实他也不是很想让刘武知道他的身份,最主要的他还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因为刘武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实在是让他感觉到了很没有面子。

    身为一个堂堂的大杯州宰相,他怎么可以一次有一次的让一个孩子数落他这里不对,那里不好,他只是想要刘武像套赔礼道歉。

    根主要的还是他想要刘武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应该在这样下去,虽然说黄大人只是当他是一个孩子,可是他的年龄却是已经超过了一个孩子。

    如果真的只是一个孩子,或许他和刘大人也不需要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改变他,总归一句话,都是想要他有所改变,尤其是他的父亲。

    可是他的父亲对他却是从来都是无可奈何,不过也都是因为他平时太过于纵容他,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结局,即使他现在后悔了,也已经来不及了。

    刘武以为,这个让他父亲对他恭恭敬敬的老人家会是当今皇上,在刘武的眼里,他的父亲是谁都不用惧怕的,他出了会对当今皇上恭恭敬敬以外,已经没有其他人有这个资格得到他父亲如此的尊重,他也没有想到过,大杯州罗姆王朝还会有宰相。

    刚开始的时候,他是这样认为的,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想法,才会答应黄大人的要求,只要黄大人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他就响他赔礼道歉,并且答应他,从此以后一定好好对待他的父亲,不再惹是生非。

    在还没有完全确定眼前的老人家是当今皇上之前,刘武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黄大人的要求,那是因为,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当今皇上,那么他就死路一条了。

    刘武其实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就是因为他已经想好了最坏的结局,才会答应黄大人的要求,在黄大人还没有说出他的身份之前。

    他想,不管是不是当今皇上,但是看到他的父亲对他恭恭敬敬的态度,他就肯定了一点,这个人即使不是当今皇上也是一个比他父亲官位要高的人。

    想想自己开始对老人家的态度,说的那些话,如果相信他的父亲是没有办法保全他额,更何况他的父亲都是对他有点提心吊胆,总是情不自禁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刘武为了大局着想,不管他是谁,只要他的官位比他的父亲的官位还要高,他就一定要毫不犹豫的答应他的要求,就算不是为了他自己,也要位他的父亲着想。

    在黄大人提出那个条件的时候,刘武就选择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刘武改变了很多,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却让他受益匪浅,让他知道了他的父亲是多么的无奈,为了他,要讨好多少人,尽管他们的官位并没有自己高。

    刘武答应了黄大人的条件,黄大人也兑现了他的承诺,原来他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宰相,刘武真的是没有想到,他连忙向宰相大人道歉,即使刚才一惊道过谦了。

    宰相大人已经不计较了,虽然刘武是一个目中无人,自私自利,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但是他却看出来了,他的道歉是真心的,没有丝毫的假意,所以也就算。

    宰相大人和刘武说了很多,也许是因为他是宰相的原因,他的势力要更雄厚的原因,刘武不敢得罪他,一直都是认真的听着宰相大人和他说的话。

    虽然没有说太多,但是他却可以听得出来,宰相大人的每一句话,都是处于真心的为了他好,他再仔细想想,是应该有所改变了,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刘大人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其实也不是别的事情,同样是因为刘武的事情,他想要求宰相大人帮忙,这件事情,也之后宰相大人可以帮忙。

    “宰相大人,卑职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宰相大人可以帮卑职一把,”刘大人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和黄大人说道。

    “什么事情?刘大人,你请坐,有华可以慢慢说,”黄大人向刘大人挥手,示意要他坐下来谈,不要太见外了,其实两个人的交情还是不差的,只是最近来往的有点少。

    “也不是什么大事,同样是关于小儿的,我担心这件事情会被上奏朝廷,那小儿一定难逃一劫了,希望宰相大人可以帮帮小儿度过难关,”刘大人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是设么事情?你和我说说看,如果可以,我会尽力帮你,”黄大人说道,虽然他还不知道又多大的把握帮刘大人摆平。

    如果是很严重的事情,恐怕他也很难摆平,那么,就注定了刘武要惹祸上身了,刘武也很好奇他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

    “刘武,你还记得又一次,你打了一个叫周良的人吗?你把他打得收了重伤,到现在都没有好,”刘大人看着刘武问道,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这件事情。

    刘武思索了一下,说道:“好像是又这么一个人,怎么了?父亲大人,是他先动手打我的,的应该是除了自当防卫,”刘武为自己解释道。

    不过那一次确实不是刘武的错,他们看中了同一个女人,就因为那个女人打了起来,那个周良和刘武一样,仗着自己父亲的官位高,就在外面惹是生非,说白了就是和刘武一样。

    但是那一次,确实不是刘武的错,是周良先动手的,刘武是出于正当防卫才还收了,谁知道两个人大打出手,周良不是刘武的对手,被达成了重伤,现在都还没有好。

    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周良的父亲说要上告朝廷,说刘武打伤了他的儿子,最近因为当今皇上没有上朝,这件事情才算是告一段落,相信等到皇上上朝,真正的战争才算开始了。

    刘武把事情的结果都向他们说了一遍,他说的都是真话,没有一句是假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大人和黄大人却是那么的相信他的话。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向天发誓,我没有说一个字的假话,如果你们不相信,你们也可以去问周良,如果他要撒谎,那我也无话可说,”刘武胸有成竹的说道。

    也确实,这一次他真的没有说谎,一切都是说的真话,梁大人和黄大人也毫无理由的相信了他的话,刘大人再次向黄大人求助,只有他可以帮助刘武逃过一劫了。

    “看样子,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了,让我想想要怎么办?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乱来的,相信我,”黄大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刘大人的要求。

    只是这件事情需要时间,谁知道在和周良谈话的时候,他会不会撒谎,既然这样的话,他想他们有必要多着一些可以证明周良说谎的证据出来,这样胜算就要更多一些。

    “卑职谢谢宰相大人,刘武,还不赶紧谢谢宰相大人,”刘大人一边感谢着胡杨大人,一边和一旁的儿子说道,刘武走了过来,跟着他的父亲向宰相大人道谢。

    “不过这件事情,也需要你们的帮忙,管是我一个人是不够的,周良是重伤已经成为了事实,如果没有可以证明他撒谎的证人没有多大的胜算,毕竟你没有受伤,这就是他可以无赖你的地方,”黄大人说道,他说的也是很有道理,他想的很周到。

    “这个没有问题,那次我们打起来的时候,很多街坊邻居都看到了,我就不相信了,一个个的都会帮他说谎,”刘武信誓旦旦的说道,他相信群众的眼睛是徐亮的。

    “这样也行,你告诉我在哪里发生的事情,让我来去问问老百姓,我担心他们会欺善怕恶,不管说出真相,”黄大人说道,他什么都已经想好了,似乎他很会琢磨人们的心理。

    即使那些老百姓都是商量的,但是他们也会担心因为说出了真相会得罪周良的父亲,当然,他们就会说假话,到头来会说是刘武先动手的,这个也是说不定的,只是什么事情都要有个提前准备的方法还是比较妥当的。

    刘武点点头答应了黄大人,接下来的事情,只要老百姓那里做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会很难解决了。

    得到了黄大人的回应,刘大人和刘武就算是放心多了,至少他们不用担心刘武被关进监狱,皇宫里面的监狱可不比宰相府的监狱,一旦进去,无论谁都没有办法将他救出来了。

    其实整件事情,也很好解决,就像宰相大人说的那样,只要掌握到了有利的的证据,可以证明刘武是正当防卫的证人,这件事情就解决了。

    可是想到了很多人会因为欺善怕恶,所以有很大的可嫩会说假话,即使他是是正当防卫。

    阔少爷

    刘武的正当防卫很有可能会让他们说成了第一个大打出手的人,都是因为刘武并没有可以证明自己是属于正当防卫的证据,他们说谎也没有人可以证明。

    更何况,刘武他并没有受伤,受伤的是周良,就这一点,就足以让刘武无话可说,无论他怎么解释都会被认为是狡辩。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刘大人说了出来,刘武终于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是多么的不可原谅,他是什么都做不好的,却还喜欢惹是生非。

    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面,他自己没有办法解决也就算了,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拿着他的父亲来当成是他的挡箭牌,以为他的父亲可以合往常一样摆平所有的问题,可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

    对于周良的事情,他的父亲也没有办法解决,即使他是大杯州罗姆王朝的兵部尚书,他也没有办法处理这件事情的,因为周良的父亲,他的官位在大杯州罗姆王朝比他的父亲兵部尚书的职位要更高。

    当然周良的父亲无论官位是多么的高,他依然还是在宰相的位置要高,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一次并不是刘武的错,他完全是属于自我保护,才会对周良动手。

    但是如果这件事情如果真的让周良的父亲上奏当今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