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章 再次被人所鄙夷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1本章字数:15003字

    第177章再次被人所鄙夷

    司马家废物少主之名,甚至比一些登上了外门龙虎榜的高手还要响亮。

    不过这个名,却臭名,笑料,完全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地方。

    司马扬晨以前也因此深陷折磨之中。

    “笑吧,尽情嘲笑。有着玄阴子援助,并且获得神魔百炼劲这门煅体神功,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突飞猛进,到了那个时候,我要让所有嘲笑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司马扬晨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无视了一切指指点点。

    脑海之中,上官魁和薛野的欺辱,再度浮现出来。

    他内心之中发誓,定要用尽手段,让这俩人偿还这些年来,对他实施的所有欺辱!

    换做以前,他是万万不敢如此幻想。

    但拥有了神魔百炼劲,他所想象的一切,便可真正的成为现实!

    “看来是该走一趟靠山城了!”

    回到房间之中,司马扬晨就从床铺之下,摸出了一个包裹。

    里面,是一块又一块,食指大小,乳白色的石块。

    粗略的清点一下,足足十五六块的数目。

    这些石头,就是司马扬晨这些年所积累的下品元石。

    露出一个自得表情,司马扬晨就踏出门户,来到了仙道宗山脚下,一个叫做靠山城的地方,准备按照玄阴子吩咐,购买一些粹体灵草。

    这个靠山城,本是一个凡间城池。

    但因为数百年前,仙道宗乾坤袋

    “嗯?司马扬晨兄弟,我是如此的为你着想,你为何用这种满含杀气的眼神看我?难道你当上了仙道宗外门弟子,就已经不把我放在眼中了么?果然是大宗门出来的弟子,气势非同凡响啊。”

    上官天脸庞上浮现出一阵冷笑,十分的阴阳怪气,侮辱人于无形之中,这就是其征战生意场上必胜的不二法门了。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上官天这种人,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阴险小人,见到他,一定不能气弱,否则必会被其蹬鼻子上脸,自讨苦吃。

    司马扬晨早就看得通透,只不过以前却并没有实力反抗。

    上官、司马两家,势如水火。

    如果一个不对,很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给对方开战借口,使得司马家再度遭受重创。

    司马扬晨少年老成,很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否则上官魁也不会数次三番挑拨司马扬晨,试图将其激怒。

    这些年来,司马扬晨不知忍受了多少屈辱,几乎数不胜数,成为了一个恐怖数字。

    但他都忍了过来,为了就是不让对方得逞!

    然而,现如今得遇玄阴子,获得神魔百炼劲,让他真正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区区一个武烈国是困不住他的,区区一个仙道宗也是困不住他的。

    司马扬晨的未来,是整个大陆的最巅峰。

    都说对手决定了一个人的层次。

    而司马扬晨的敌人,便是天道联盟至高强者,造化境,凌天侯!

    相比之下,上官魁、上官天,又算是什么东西?

    多年以来的那一丝顾虑,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司马扬晨也不由浮现出一丝冷笑。

    “你这话说的不对,我何时将你放在过眼里?不要说你,就算是上官魁,整个上官家,我又何时放在眼里?”

    “看来司马天化没有教过你怎么做人!那这一次,就不如让我来代替他,教育教育你!”

    上官天脸色阴沉,吐露出了这样一段话语。

    在他声音落下的刹那,其身后的数位魁梧大汉,就冷笑着走上前来。

    一个个舒展筋骨,爆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之音,元气澎湃运转,似乎在闷雷炸响在耳边。

    这些上官家护卫,几乎每一个都有元气二重实力,甚至有一两人,早已进入后期,距离突破也仅仅一线之隔。

    而仅有元气一重的司马扬晨,在这些人殴打之下,恐怕过不了几招,就要骨断筋折。

    四周一些胆小的摊主已经开始收拾细软,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上官天本人更是一副智珠在握,掌控一切的自信表情。

    他虽然没有踏足武道,却对一些修炼上的事情非常感兴趣,这些年来司马扬晨的种种举动,也通过家族兄弟从宗门之中传来的信件,有了一个大概了解。

    没想到,少年时期天资聪慧的司马家少主,竟然被仙道宗鉴定成为了一个废人,这真是难以料想到的现实,不过却对上官家非常有利,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

    如果不是这样,恐怕司马天化也不会深入炼狱山脉,反被人打成重伤,直接致使司马家实力大降,得以被上官家趁虚而入了。

    是的,上官天作为一个上官家分支的上层负责人,游走权贵之间,虽然没有走上修炼之路,却也得到了家族权力阶级的赏识,久而久之还是探查到了一些常人难以得知的秘密。

    身为司马家家主的司马天化,其实并不是被什么一头元气九重的妖兽所击伤,而是人为!

    只不过,是什么人,还没有调查出来,这个结果对上官家来说也并不是十分重要,就被搁浅放置下来了。

    看到眼前一脸不忿的司马家少主,上官天内心之中极为不屑,浮现出一丝深切嘲笑。

    这个司马扬晨,竟然知道自己废物,还不肯乖乖认命,终日刻苦修炼,打算踏入传说之中的体修之路,还真是可笑至极,今日我就要打散你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让你知道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差距,不要白日做梦!

    “既然司马家少主师出名门,你们几个就不如上去讨教一番,千万记住,不要保留,这可是对强者的尊重啊!”

    上官天一脸冷笑的发号施令。

    “强者”二字,更被其说的非常重,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上官天这是动了真火,恐怕这次不能善了了。

    看到围拢过来的几个魁梧大汉,司马扬晨脸上也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凝重。

    没想到这个上官天,竟然如此的步步紧逼,没有半点余地,简直要把事情做绝。

    尤其是对方所说的一句,要替司马扬晨的父亲,教育教育自己,更让他涌现出无边怒火。

    司马扬晨最敬佩的人,就是他的父亲。

    如果没有司马天化,以重伤之躯,换来千年灵草,他又岂会进入仙道宗之中?

    而这个上官天,却对其极端侮辱,并要代替其父,教育司马扬晨。

    这简直是触了他的逆袭,让他再也没有考虑一丝保留!

    正如玄阴子所说,这些年来司马扬晨的不懈苦练,已经将其体内所蕴含的的无上体质激发出了微不可查的一丝,而仅仅就是这微不可查的一丝,就让其一跃而上,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元气二重。

    甚至,他身上所蕴含的元气,比一些修炼达数年之久的同境界修炼者,还要深厚!

    只不过因为司马家现状,司马扬晨一直隐而不发罢了。

    而如今得获无上奇功,神魔百炼劲,区区一个上官家分支负责人,他岂还会放在眼中?迟早整个上官家,都要为昔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司马扬晨自此立誓。

    而在这时,为首的一个魁梧大汉,已经悍然出手!

    五爪如钩,反握成拳,一丝极为清晰的天地元气笼罩其上,速度威力具是陡增。

    这样的一拳,调动天地元气,蕴含极端力量,轻而易举就能将一块巨石击碎。

    而司马扬晨的肉身,又是否比石头还硬?

    显而易见,如果落实,司马扬晨必然非死即伤,沦为一个真正废人!

    竟然如此狠辣的用心!

    上官天眼神之中浮现出一丝火热,似乎也预料到接下来的景象。

    然而,就在这个念头闪过的瞬间,一道魁梧身影突然从远处弹射过来,吓得他心中猛然一惊。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真正发现,刚刚出手的魁梧大汉竟然狠狠地坠落在地,捂着肚子,痛苦呜咽,像是被一拳击溃。

    但,接下来的一幕,才真正让上官天骇然色变。

    只见司马扬晨握掌成拳,像是化身为一尊洪荒巨兽,几乎是瞬息之间,就接连轰出数拳。

    这每一拳,都似乎夹带狂风,滚滚扫荡开来,一下就将人重创。

    其余几个上官家侍卫,几乎如出一辙,被狠狠击垮在地,捂着肚子,痛苦呜咽。

    上官天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区区一个元气一重蝼蚁,竟然瞬息之间,将数位元气二重强者击溃?

    甚至,这一招落下,对方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只能倒落在地,呜咽痛苦。

    这到底是梦幻,还是现实?

    “你……你不要过来!”

    望着面带冷笑,步步逼近的少年,上官天突然大喊起来,声音之凄厉,让人为之动容。

    现在的上官天,像是受惊的野兔,被猛虎盯住,哪里还有一丝从容气度?

    “嘿嘿,你不是说要借我元石么?我最近还真有一些手紧,不如拿个千八百块元石来借给我可好?”

    司马扬晨冷笑着向前走去,望向上官天的眼神,就像是再看路边一只野狗。内心之中的不屑,完全表现出来,根本不在乎对方愤怒。

    因为现在的上官天,根本就是待宰的羔羊,这种狗仗人势的人物,又怎么会引起他的重视?

    “千八百块元石?我没有那么多……”

    上官天哆哆嗦嗦,一脸的战战兢兢,觉得司马扬晨变得无比恐怖!

    而在这个时候,若想保命,只有屈服。

    不过,自己身上的元石,是上官家上层吩咐下来,采集刀剑兵戈的物资,绝对不容有失!

    否则上官家的大计不仅无法实现,自己还要蒙受家法的严苛杖责!

    不知多少人忤逆家法,死在了这种杖责之下。

    但司马扬晨岂又会在乎这些?

    他双手一阵摸索,一下就从对方胸口取出了一个灰色布袋。

    看到了这个布袋,司马扬晨眼神之中也浮现出一丝惊讶。

    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上官天身上竟然有着一个可以容纳空间,有着数尺大小的乾坤布袋,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

    立威

    要知道,乾坤袋价值极为高昂,无论是对于仙道宗还是各大家族,都是一个非常稀罕的物件。

    一般一个家族,具备数个乾坤袋,就极为了不得,代表了家族层次。

    更不要说,乾坤袋的制造过程,极为复杂。涉及到了种种玄奥印记,几乎稍有不慎,就可能材尽废,只有专攻此门的锻造大师,才可炼制成功。

    根本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

    司马扬晨小时候就只见过一次,还是从司马家不出世的老祖宗手中见到,被分发给一些司马家负责人,却没有把玩的机会,一直觉得可惜。

    然而谁又能想到,多年以后的今天,自己竟然从上官天这个上官家分支负责人手上拿到了一个乾坤袋?

    这种东西,非同寻常。

    里面的东西,又岂会是普普通通?

    几乎赚大了

    回到了宗门之中,司马扬晨无疑又承受了仙道宗外门弟子的一番注目礼,不过却不是欣赏,而是嘲笑。

    只不过这些眼神,被他统统无视,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关闭房门,司马扬晨这才真正轻松下来,露出一丝笑容。

    这一次外出,真的可以说是收获颇丰。

    不仅教训了上官天,还得到了一个乾坤袋,虽然不知里面容纳着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凡品。

    早已让他激动多时,现在终于可以仔细一观。

    除了乾坤袋,司马扬晨也没有空手而归。

    那一位摊主,在见识了司马扬晨的实力之后,竟然主动结交,将所有药草赠送。

    而除了这些药草之外,还有一枚铁质令牌,被其一起传递而来。

    “天下”!

    这个令牌之上,铭刻的,就是天下二字!

    直到接过这枚令牌,回想起天下二字所代表的含义,司马扬晨这才真正动容。

    天下商会!

    是武烈国境内,一个庞大无比的商业组织。

    这个组织,所涉猎的领域,几乎遍布各行各业,每一个行业都是顶尖。

    就算在这靠山城之中,都有着天下商会的数家分店。

    而这种分店,更是遍及整个武烈国,可想而知,天下商会能量多么巨大。

    只有大家族,商业巨头,还得有熟识的线人举荐,才有可能成为天下商会贵宾!

    而天下令牌,便是贵宾身份的证明!

    但谁又能想到,很多大家族,几乎绞尽脑汁,都无法获得的天下商会令牌。

    就这样被司马扬晨轻而易举获得了?

    具体的情况,其实司马扬晨也没有转过弯来。

    但那位中年人,却极为热情与他称兄道弟,并约在以后见面。

    司马扬晨并不认识他,但还是从对方身上看出了一些蛛丝马迹,心中无比震骇。

    此人腰间悬着一柄墨色古剑!

    这把剑,几乎将此人的身份,暴露眼前。

    “封喉剑”欧阳归!

    此人传说之中,是天下商会的小头目,神龙见首不见尾,具体极强的元气修为。

    曾一人横扫黑云山三百匪徒!

    几乎每一个匪徒,都是一剑封喉!

    如果是司马扬晨遇到的真是此人,那么能够得到一枚天下商会令牌,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因为这种事情,欧阳归早已做过多次,是其行事风格。

    “当务之急,还是利用药草,淬炼体质,飞速提升修为,争取这一次的宗门试炼,一鸣惊人。至于这枚天下商会令牌,暂且收好,没准有朝一日,会有极大作用!”

    司马扬晨目光闪烁,将手中的铁质令牌,再次纳入怀中。

    紧接着,他就又浮现出一丝热烈之色,将一个灰色布袋,一下取了出来。

    乾坤袋!

    这个被上官天视为珍宝,忘却性命,威胁司马扬晨,想要夺回之物,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几乎是迫不及待,司马扬晨一下就将其打开。

    哗啦啦!

    无数光彩一瞬间从其中喷发出来。

    刺眼。

    无比的刺眼。

    司马扬晨震惊的发现,其中竟然出乎意料的摆放着无数元石,几乎每一枚都是指甲盖大小,在乾坤袋之中堆积如山,爆发而出的光彩,几乎让人无法直视!

    除了这些下品元石,司马扬晨目光大亮,还看到无数灵草,在其中排列有致。

    这些灵草,闪烁华光,蕴含很强的灵性,药气扑鼻。

    司马扬晨取出一物,轻轻一嗅,就感觉到心神澄澈,灵魂都要飞起。

    这种感觉,几乎从未出现过,但司马扬晨刚一体验,就爱上了这种感觉。

    接连进行吐息,借助灵草之气,似乎凝固多时的修为,都隐隐松动起来。

    十万八千毛孔都透发出一阵清灵之感,让司马扬晨几乎就要呻吟!

    相比这些灵草,司马扬晨先前所购买之物,简直就是垃圾,完全不值一提!

    一下就被他所抛之脑后。

    赚大了。

    真是赚大了。

    拥有了这笔庞大资金,司马家的崛起指日可待!

    更不要说,其中所蕴含的灵草,价值更是无可估量。

    按照玄阴子秘法,利用这些灵草,来进行药浴粹体,效果更是提升百倍不止!

    对于司马扬晨这种神魔战体,所能带来的裨益,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也怪不得,毫无修为的上官天,拼了命的威胁,要让司马扬晨胆怯,留下这个乾坤袋。

    这个乾坤袋所蕴含之物,早已超乎了其本身价值。

    虽然不知区区一个上官家分支负责人,为何会拥有这般财富。

    但司马扬晨却内心火热,觉得又有了一丝征伐强者之路的本钱,宗门试炼的把握,也更大了!

    药浴!

    现在一定要进行药浴!

    司马扬晨极为兴奋,刚要唤起玄阴子,却听到一阵异常刺耳的叫嚣声,从庭院之中传来,嚣张到不可一世。

    “司马扬晨,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马上滚出来,否则不要怪我动怒,直接踏破门槛,将其擒拿出来,让你自扇耳光,当众下跪认错!”

    嚣张!

    狂妄!

    放肆!

    短短一句话,展现出了上官魁的无边狂傲。

    竟然以三个数威胁,要让司马扬晨开门,而他不开的话,就要让其自然耳光,当众下跪认错?

    难道在上官魁眼中,司马扬晨本人就是如此卑贱,如此的不堪一击?

    简直将其鄙夷到了极点!

    这番话一出口,恐怕不仅仅是司马扬晨,就连传说中的仙佛,都要发怒!

    吱呀!

    司马扬晨目光阴冷,一下就将大门推开,迈步走出房间,一眼就看到庭院之中脸色冰冷的上官魁。

    这个上官魁,在片刻之前,就收到了上官天快马加鞭,传来的上官家密信。

    看到上官天的密信,他顿时就怒不可遏,双目喷出火光,一下就赶到了这里。

    谁又能想到,上官家意图在靠山城范围,购买刀剑兵戈的乾坤袋,竟然中途被人夺走?

    而这个人不是江洋大盗,不是山外匪徒。

    则是被其一向欺辱,毫无反手之力的司马家废物,司马扬晨!

    听到这个消息,上官魁逼迫

    “司马扬晨,我给你一个机会,跪在我的面前,自扇耳光,然后双手奉上乾坤袋,我还能让你少收一切痛苦,饶你不死!否则,别怪我辣手无情!”

    上官魁目光阴沉,冷冷的开口。

    约斗

    “周云师兄,或许有些受人蒙蔽,这个乾坤袋并非他人所有,而是无主之物,有能者居之。既然我拿到了,就是我的东西,又何来归还一说?师兄还真是说笑了。”

    司马扬晨微微一笑,并未因对方气势胆怯,而是从容不迫,侃侃而谈。

    暗中,薛灵见到这一幕,都不禁心中赞叹,露出一丝欣赏。

    然而,听到这番话语,周云却不由皱起眉头,觉得司马扬晨实在不识抬举,太不会做人了。

    竟然连他的面子都不给,这是要造反不成?

    看来真要给这个少年一些教训,否则又如何在外门之中行走。

    想到这里,周云眼睛微眯,刚要出手。

    上官魁却贴身上来,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话语,顿时周云就露出一丝笑容,收敛了教训之心。

    就连望向司马扬晨的目光,都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鄙夷意味。

    似乎这种人,压根不值得他出手,就连出手,都是污了他的身份。

    这一切,被司马扬晨尽收眼底,却又不发一言。

    “你就是司马扬晨?没想到,竟然摆脱了废物之名,踏足修炼之路,作为你的师兄,真是要恭喜你了。”

    周云淡淡一笑,话语之中,看似褒奖,却暗地鄙夷。

    尤其是废物二字,被其咬的极重。

    一下就让司马扬晨涌起一股怒火,得知对方在刻意激怒,只得忍而不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在周云师兄的面前,你竟然还要信口开河?那个乾坤布袋之上,还绣着上官家标记,有本事就取出来,让周云师兄一观,便知究竟谁是谁非了。”

    而在这时,上官魁突然叫嚣起来。

    借助周云之势,直接逼迫司马扬晨取出乾坤袋,要辨明是非。

    而可以料想的到,当他取出乾坤袋的刹那,恐怕就会被对方夺走,再也拿不回来。

    至于上面究竟是否有上官家标志,重要么?

    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讲的。

    “既然上官魁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不如你就取出乾坤袋,让我一观究竟,作为你的师兄,我不会偏袒任何人。”

    周云似笑非笑开口,话语却重如泰山,当头镇压而下。

    司马扬晨额头不由划落一丝冷汗。

    这个局面,实在没有想到,几乎任何一种行为,都是对他不利。

    但却偏偏要做出一个决定!

    司马扬晨又要如何?

    如果有实力,这两人尤其会被他放在眼里?

    他双拳握起,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不甘心。

    “周云师兄,恐怕你是被心怀叵测之人所蒙蔽了,我刚才在暗中观察,明明是上官魁出手,要抢夺司马扬晨的储物袋,却颠倒黑白,污蔑司马扬晨,你可要明察秋毫,不要冤枉好人。”

    这时,一个清灵嗓音,突然响彻起来,就从角落传出。

    随即一个白衣女子,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而这个女子,赫然薛家的天之骄女,薛灵。

    原来她一直未曾离去,直到发觉司马扬晨情况危急,这才从角落之中走出,准备为其作证。

    “薛灵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周云眼神之中浮现出一丝疑惑,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薛灵可是被炎门之主看中,想要与之结为伴侣,这还是一个秘密。

    而他却恰好得知这一点,所以当即露出一丝迟疑之色,决定还是要委屈一下上官魁,恐怕其口中的乾坤袋,是无法讨要回来了。

    不过,他灵光一闪,露出一丝笑容,突然计上心头。

    “我只是恰好路过此地罢了。”

    薛灵微微一笑。

    然而,司马扬晨见到对方,眼神之中却不由浮现出一丝感动之意,心中若有明悟。

    看来薛灵一直在暗中观察,否则又岂会那么巧,路过这里,见证一切?

    司马扬晨不是呆子,某些事情,自然懂的。

    “薛灵师妹,他们各有道理,都说是乾坤袋的主人,就这样离去,恐怕都会不服。作为一个公证人,我觉得他们不如从武斗台上进行决斗,胜者才是乾坤袋的主人,你看如此可好?”

    周云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实则是杀机内敛,将司马扬晨推入了一个万丈深渊之中。

    武斗台,决斗!

    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仙道宗素来有着登上武斗台,生死各安天命的说法。

    也就是说,这是一场生死之斗,只有走下来的人,才能活着!

    这是仙道宗铁律!

    听到了对方的提议,薛灵心中自然是万般担忧,下意识就要开口拒绝。

    然而,司马扬晨却出乎意料的踏前一步,面带笑容,说出了一句让其十分难以置信的话语。

    “我同意。”

    司马扬晨竟然同意了!

    上官魁露出一丝冷笑,眼神之中杀机闪现,望向司马扬晨的眼光,犹如看着死尸。

    武斗台生死各安天命!

    对方废物的身份早已根深蒂固,这次能够和自己对抗,恐怕是服用了什么激发潜能的药物,根本不是正途。

    而乾坤袋之中的元石,却是不容有失的战略物资,只有得到这些元石,才可在靠山城之中,购买大量的刀剑兵戈,进行上官家上层钦定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更是针对司马家所展开!

    这场决斗,恰如其分!

    而登上了武斗台,就算司马扬晨意外殒命,司马家也只能接受,完全不能发错!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足以给司马家致命一击!

    更何况其本人更是答应了下来!

    这件事情办好,绝对是大功一件,会被上官家族长做赏识,赐下无尽丹药。

    这才是他的根本目的。

    想到这里,上官魁也被即将发生的一切激发的无比兴奋。

    周云也是满面笑容,觉得这一步真是走对了。

    这个司马扬晨,不管为何答应,但毕竟,他答应了!

    “上官魁,三天之后,武斗台,不见不散!”

    司马扬晨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药浴淬体

    二人生死之战的消息,就像是生根的野草一般,以迅雷不及颜色之势,瞬间散播了出去。

    全宗闻名的司马家废物少主,竟然答应了上官魁的生死约斗,准备三天之后,登上武斗台。

    这则消息一经出现,便震惊了无数的外门弟子!

    司马扬晨、上官魁,也一下站在了仙道宗,外门之中的风口浪尖,名气暴涨。

    几乎外门之中,所有弟子都在疯狂议论,只不过言辞之中,尽是对司马扬晨的鄙夷。

    毕竟其废物之名,早已传播多时,很多人的印象,都已根深蒂固。

    而上官魁又是什么人物?

    大名鼎鼎,炎门之主,嫡系胞弟!

    武道天资惊才艳艳,很早就突破到了元气三重,元气外放之境。

    是这一次宗门试炼,龙虎榜排名,最为有利的竞争者。

    听说距离突破都仅仅一线之隔。

    两个人的身份,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有什么可比性?

    甚至,有一些人针对这场比试,举行赌注。

    司马扬晨获胜的赔率,几乎达到了一比一百!

    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恐怕司马扬晨本人听到,都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但,偏偏,却没有一个人,押注司马扬晨!

    由此可见,司马扬晨在众人心目之中,究竟是位于何种地位。

    整个仙道宗外门,包括薛灵在内,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好这场比试。

    而其本人则足不出户,将这一切都阻隔在房门之外,压根就浑然不在意。

    “司马扬晨,你知道不知道,外面都如何议论你?而你,明知道周云的提议,不怀好意,却还愣头青一般,一口答应下来!

    “难道你不知道登上武斗台,生死各安天命的规矩?”

    “要知道,上官魁可是元气三重的高手,家族之中的物资更是极为丰厚,恐怕这三天会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突飞猛进!而你又能如何!”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薛灵双手叉腰,站在司马扬晨的房间之中,数落着对方不是。

    几乎每说一句话,都要气愤更深一层,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态度,却多了一丝符合其年龄段的童趣,让司马扬晨感觉暗暗发笑。

    “你说的这些,我自然是知道的。”

    司马扬晨嘴角一翘,“不过,你不去为了宗门试炼,进行历练,怎么跑来我的房间,过来数落我了?”

    司马扬晨这一问,薛灵顿时哑火。

    她内心之中,更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一丝疑惑,暗暗自问。

    “自己和司马扬晨非亲非故,只是儿时关系不错,为何他接受上官魁的挑战,自己如此担忧?难道……难道……”

    她不敢继续想,一个念头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答案真真切切,明明白白,霎时脸色通红。

    “哼,那你自己好自为之!”

    薛灵像是恼羞成怒,丢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就从房间之中迈步而出,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一道云雾在这时凭空出现,化作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赫然是其师尊玄阴子现身。

    望着薛灵离去的方向,只见玄阴子微微一笑,“看来徒儿你的魅力甚大,这个小妮子恐怕早就对你倾心多时,而你明明早已知晓一切,却为何没有任何的行动?”

    说到这里,司马扬晨也不禁微微一叹,脑海之中浮现出过往的诸多回忆,有些沉醉其中。

    薛司马本来世代交好,两人更是儿时青梅竹马的玩伴,如果不是司马扬晨被鉴定成为武道废人,恐怕两人早就订下婚约,成为了一对羡煞旁人的天作之合。

    可现实,却偏偏无比残酷,种种痛苦回忆,让司马扬晨不忍回顾。

    “这些儿女情长,暂且不要多想,我为你准备好药浴配方,很快就可以进行淬体,真正激发出你神魔战体的本源之力,事不宜迟,你只有三天时间,快去准备。”

    很快,按照玄阴子的吩咐,司马扬晨在房间之中摆放好了一个半人高的木桶,里面热水沸腾,升腾起滚滚白烟,热浪袭人,足足高达上百度。

    从靠山城之中购买的草药,虽然大部分都是普普通通,却也或多或少有着一丝药性。

    这些药草,都被司马扬晨接二连三碾碎,倒入了木桶之中,瞬息之间整个木桶都被染成绿色,药香浓郁,青翠一片。

    还未进入其中,置身其侧,就会感觉到一股澎湃能量,自木桶之中涌现而出。

    只不过水温实在是太高了,司马扬晨都不禁溢出丝丝汗水。

    很难想象,进入其中,又会是怎样一番享受。

    “乾坤袋之中的灵草,虽然比不上一些天材地宝,却也是年份久远之物,按照我所说的顺序,依次碾碎倒入其中,这样刺激而出的药性最大,对你的好处也更加深厚!”

    “好!”

    司马扬晨按照吩咐,将乾坤袋之中,所获一切灵草,按照顺序碾碎,依次倒入木桶之中。

    哗啦!

    将最后一片银色叶片洒下。

    整个木桶噼啪一声,像是烈火烹油一般,整个木桶竟然瞬间沸腾了起来!

    无数气泡滚滚升腾,像是岩浆熔岩,不住往复生灭,庞大的热流似是要将人融化一般!

    这一下,温度何止提升百倍!

    司马扬晨一瞬之间,就被滚滚热量所湿透,大汗淋漓而下。

    “趁现在,进行淬体!”

    玄阴子的话语更如同催命之符在耳边突然响彻起来。

    这一道惊雷乍起,吓得司马扬晨一个哆嗦。

    事到临头,他却迟疑了。

    现在木桶里的水温,被无数灵草,刺激的温度,足足高了百倍!

    司马扬晨还来不及适应。

    玄阴子竟然直接开口,要让他一下跳进去?

    司马扬晨伸出手指,在表面微微一触,一股剧烈的灼烧痛苦从指尖蔓延到了脑海深处,刺激着大脑皮层,瞬间就被烫伤。

    这种水温,寻常人直接跳进去就是一个死字!

    而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成空,家族之仇又是如何来报?

    绝对不能跳!

    这一切都是对方的阴谋!

    而在这时,玄阴子声音响彻,透发出一种嘲讽及不屑,不怒自威道。

    “如果害怕了,你尽可不跳!但你这神魔战体,却这一生再无机会,真正激发出来!

    修炼之路是一条披荆斩棘,是一条一往无前的路!

    没有如果,没有后悔,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机会,你真以为心存侥幸,就会成为强者?

    简直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听到玄阴子传来的一阵精神波动,司马扬晨也呆立当场,被直接震住,陷入深沉思考。

    而对方的声音,依然如滚滚奔雷,肆意汪洋的响彻起来,传递向四面八方。

    “神魔百炼劲,首先是炼之一字!古往今来这门奇功,不知道练死了多少胆小怕事之辈!难道你不想修炼有成,摆脱废物名号?!难道你不想突飞猛进,光复家族荣誉?!

    如果你不想,大可不跳!”

    轰隆隆。

    当头棒喝!

    撼世王拳

    这些年来所受的非议,屈辱,鄙夷讽刺,一瞬间全部浮上脑海。

    上官家子弟不可一世的嚣张脸庞,似在眼前闪现。

    这一下,就让司马扬晨震怒,几乎不能自已。

    跳,可能死。

    活着,生不如死。

    既然如此那还需要继续考虑么?

    司马扬晨褪去衣衫,凭空一跃,进入到了滚滚沸腾的木桶之中,瞬间就被一团温度极高的炽热所包裹,皮肤通红,龟裂!寸寸爆炸。

    痛!

    难以言说的剧痛!

    似是被千万条蚂蚁啃噬,又像是有千万把小刀切割。

    司马扬晨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了一处好皮,尽是热力灼烧之痛,几乎成为焦炭!

    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双重打击!

    整个人浑浑噩噩,意识似乎就要消散。

    一阵又一阵困意袭来,司马扬晨都忍不住要酣睡。

    但这一睡,恐怕药力汹涌澎湃,要冲击司马扬晨全身,直接将其抹杀。

    一定不能睡!

    司马扬晨牙齿猛然咬合!

    舌尖被刺激出一股鲜血,浓重的腥味,在口中飘荡,让其一下清醒!

    只不过,这股清醒,仅仅维持片刻,又被痛苦所吞没!

    刺啦!

    司马扬晨牙齿再次咬合。

    这一次,力道更狠,也更猛。

    他双目因此泛起血红。

    时间也渐渐流逝。

    其实才度过了不足一刻。

    但这段时间,对于司马扬晨来说,却像是度过了无数年头,让他如处炼狱!

    司马扬晨觉得自己飘飘荡荡,像是快要被这股炽热所吞没。

    而在这时,一道极为宽广的光亮门户,突然洞开,一阵阵新鲜气机从中不断地喷发,涌现,修复着司马扬晨的全身上下。

    到了这个地步,司马扬晨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神魔百炼劲的功法,自主的运行开来,将木桶之中的所有药性,尽最大可吸引进入其躯体之中,不住淬炼,演化,洗精伐髓。

    甚至,直接在其丹田之中,凝聚出了一个元气结晶的形状!

    这个形状刚一出现,就散发出来了动天彻地的滔天波动,能量磅礴,无与伦比。

    司马扬晨身上一层焦黑衰败的死皮,逐渐脱落,显现出如婴儿一般的白嫩皮肤,光泽水润,却又坚韧无比,无论是肉身之力力量,还是柔韧性都大大增加。

    蜕变!

    简直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

    司马扬晨细细体会,感受着体内涌现而出的种种变化,深切觉得刚才的一切煎熬,都是值得的!

    只不过是片刻时间,再加上诸多灵草的药力激发,司马扬晨竟然一鼓作气的连连突破,从元气二重,一举达到了三重顶峰!

    这种修炼速度,简直超乎想象。

    如果说出来,恐怕都要惊掉无数人的大牙!

    跳出浴桶,司马扬晨穿好衣衫,整个人气场瞬间一变,毫无以往的怯懦,沉默,看上去容光焕发。

    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就连名列龙虎榜,对掌青衣执事

    “一拳出,天地崩裂,世间万物,不复存在!”

    玄阴子此言一出,司马扬晨整个人就是如遭雷击,被震惊了一个天翻地覆,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整个仙道宗外门的功法阁之中,最高等级的也不过是区区的黄级功法,连一门玄级下品都不可能见到。

    而玄阴子随随便便传授一门功法,竟然就直接堪比玄级武技?

    甚至,修炼到极致,更能爆发出通天彻地的威能,这简直不是人间的功法!

    就算司马扬晨早已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是被震骇了一个天翻地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撼世王拳!

    听上去就感觉一股霸道扑面而来,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尊君王似的身影,一股亘古绵延的不朽气息,就其身上直接散发而出,像是唤醒了司马扬晨内心最深处久违的热血,让其有了一丝不可抑制的激动。

    而在这时,一段又一段浩瀚的图形和文字,就从玄阴子传来的波动之中,向着司马扬晨大脑不住的传递了过来。

    赫然就是撼世王拳的注解和修炼法门。

    “司马扬晨,你先不要急于一时的修炼,快将乾坤袋中所有的下品元石取出,老夫帮你布置一个小型聚灵大阵,足以提升你十倍的修炼速度!”

    玄阴子的话语猛然响彻,一下就让司马扬晨喜不自禁。

    根本毫不犹豫,他就从乾坤袋之中,取出了大量下品元石,在面前堆积如小山。

    就算被上官魁发现,乾坤袋之中灵草,以及下品元石,被全部消耗。

    他又能够说些什么?

    从一开始,司马扬晨压根就没将其放在眼中,就算是周云,也不过是蝼蚁,根本不值一提。

    能够被其视为对手的,也只有身处内门,创立炎门,上官家大少!

    上官炎!

    如果不是这个上官炎,上官家又岂能夺得司马家数条元石矿脉?

    这个仇恨,不共戴天。

    司马扬晨必定要报复回来!

    让其付出血的代价,后悔做出当日的一切!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也不由浮现了一丝冰冷的笑容。

    哗啦啦!

    房间之中无数的下品元石,在玄阴子的手中如同玩物一般,被其按照一种莫名轨迹摆放起来,一举一动皆有奥妙轨迹可循,隐隐约约就透出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息,引得四周元气动荡!

    而真正的惊变,在其放置好最后一块元石之时,这才猛然爆发!

    嗡嗡嗡嗡嗡!

    在这个时候,身处其中的司马扬晨浑身一震,感官瞬间变得清晰,真真切切就感受到了一道道浓郁至极的天地元气,被玄阴子所摆放的聚灵大阵引入房间之中,使其临时成为了一个洞天福地,修炼速度何止提升十倍?!

    “啊!怎么回事,附近的元气竟然猛地就稀薄下来了!”

    “可恶啊可恶!我正在突破元气四重的关卡,天地元气却像是被突然引走一般,使得我最终功亏一篑!”

    “难道这是宝物即将爆发的天地异象?”

    “快去禀报执事!外门之中好像即将就要发生不得了的事情了。”

    ……

    司马扬晨房间四周正在修炼的弟子都被这股异状所惊动了。

    一时之间鸡飞狗跳,大部分人只敢低声咒骂,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只有极少数人保有理智,决定去报告外门执事。

    而促使这一切的主角司马扬晨,得到玄阴子的命令之后,直接纵身跃入了聚灵大阵之中,脑海里浮现出撼世王拳的注解和修练之法,一边吸引着四周浓郁的天地元气入体,一边手掐印诀按照其行功路线施展开来。

    果不其然,消耗了数百块元石的聚灵大阵,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神奇功效,元气的浓于程度超乎了常人想象。

    司马扬晨整个人身处其中,就有一种如在云端,飘飘荡荡,足不沾地的深切感受。

    而其对于撼世王拳的修炼速度,简直连突飞猛进都不足以来形容!

    只见司马扬晨大手一握,浑身元气轰然运转,凝固在一点,其中隐隐约约爆发出阵阵龙啸之音。

    这是王皇,君临之气!

    紧接着,伴随着一股滔天威势,司马扬晨目光一厉!猛然轰击而出!

    轰隆隆!

    一股风雨欲来,山河欲摧的强烈感受,猛然从司马扬晨右拳之上,肆意汪洋的爆发开来!

    只见其房间之中最大一面墙壁,瞬间被一股狂暴气流轰然破成粉碎!

    而四周浓郁的天气元气仍旧源源不绝,争先恐后的进入司马扬晨全身上下的骨骼缝隙之中,不住淬洗,凝练,脱胎换骨。

    咔擦!

    一阵凝聚之音从司马扬晨的体内骤然响起,凭借玄阴子以及大量元石布置下的聚灵大阵,无数天地元气竟然直接涌入其丹田之中,凝聚成了死斗开始!

    “弟子见过执事。”

    看到来人,司马扬晨心中略微有一丝意外,没想到竟然还是一个熟人,当年手持灵镜亲自鉴定自己为修炼废物的考核之人。

    刚才元气鼓胀,司马扬晨不得已向对方拍出一掌,也不知其究竟是如何一种心理状态,恐怕见到昔日被自己亲口判为废物之人,竟然走上修炼之路,绝对让其心中震惊错愕不已吧。

    而司马扬晨的猜测也非常正确,李一元望着其似曾相识的青衣少年,一时无言足足呆立了数息之久,觉得一些根深蒂固的常识都被推翻,差点都要忘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那些跟随而来的外门弟子也就更不需要多说了。

    从入宗至今,还未看到外门之中任何一人有与执事对掌的能力,而有这种能力之人,皆是未来前途无限之辈,内门之中势力庞大的佼佼者,可又怎么会重叠到司马扬晨的身上?

    种种复杂,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情绪,从在场所有人的心中蔓延开来。

    但偏偏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执事,你来找我的目的,不会是为了站在这里看我一眼吧?”

    看到对方久久不语,司马扬晨微微一笑淡然开口,不禁让李一元老脸一红,蓦然正色起来。

    “司马扬晨,我没想到会见到你,既然见到了,不妨给你一个忠告。这场武斗,你输也得输,不输也得输!否则,无论是谁,都不能保你,好自为之!”

    李一元的话语,言辞十分诚恳。

    与此同时,更传达出了一股非常危险的讯息,其中所表达的意义,任凭是谁都能听的出来。

    因为炎门之主,是上官魁大哥。

    就算是司马扬晨胜了,也不会逃脱对方针对,恐怕整个仙道宗,都要寸步难行。

    毕竟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力量,而是一个组织。

    双拳难敌四手。

    这是自古就流传下来的古语。

    更何况,炎门强者云集,是仙道宗内门,顶尖势力之一。

    李一元的忠告,不无道理。

    然而司马扬晨却根本就不在乎一般,完全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笑话。

    武斗台上生死各安天命。

    就算炎门,是仙道宗内门弟子组织之中的三大最强势力之一,又能阻止什么?

    规矩就是规矩。

    更何况炎门之主本人,更是上官家最为天才的人物,也是司马扬晨不容忽视的生死仇敌,难道避其锋芒才能以保平安?

    这也只是显露出自己的无能罢了,给旁人任意揉捏自己的理由而已,试问司马扬晨又岂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李一元摇了摇头,心中叹息一声,没有继续游说。

    因为他已然从司马扬晨眼中看到一切。

    锋芒。

    这一种锋芒,热烈,刺人。

    更代表了司马扬晨的视死如归。

    有这种精神在,又岂是他三言两语可以劝阻的?

    想到这里,李一元暗暗叹息,司马扬晨走上修炼之路,本实属不易。

    却又要因为得罪上官魁,进入坟墓之中,这是仙道宗的损失,他却无力挽救。

    “好了,这一次,实属意外,各自退散吧。”

    李一元摆了摆手,打发了身旁担惊受怕的外门弟子,让他们继续回去修炼。

    而先前司马扬晨与他对掌的一幕,却如斧凿刀刻一般留存脑海,栩栩如生,似是挥之不去。

    三天时间,眨眼便过。

    司马扬晨的生死决斗也将在今日午时所展开。

    这几天轰轰烈烈,所有的外门弟子几乎都热血沸腾,血脉喷张。

    尤其是司马扬晨与李一元对掌的一幕,被人传了出去,引发了极大震动,却也有人当做神乎其神的吹捧,这种事情压根不可能发生。

    因为在大部分外门弟子的心中,司马扬晨被判为修炼废物的印象早已根深蒂固,这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自然肯定虚假!

    “嗯,你们听说了吗?这一次好像连内门弟子都被惊动,要来武斗台上观战!尤其是炎门,周云都已经到场了。”

    “是啊是啊,要知道司马家和上官家不共戴天,是一对无可化解的死对头,这一次的生死之斗必定精彩万分,连我都感觉血脉喷张,忍不住激动起来了!”

    “我觉得这一次根本没有什么看点,一个司马家的废物少主,一个炎门之主亲弟,差距天上地下,实在太大!”

    “我听说上官魁得到了大哥从内门之中带来的一枚丹药,是白虎炼骨丹!”

    “嘶!这白虎炼骨丹可是黄级绝品丹药,服用下去,洗精伐髓,突破桎梏!看来他的修为,一定是突飞猛进啊!”

    “快看快看,上官魁已经到场了!”

    ……

    随着一个外门弟子的目光望了出去,就远远看到一个气息强烈,身材修长两肩宽阔,被人众星捧月的锦衣青年,从众人的视线尽头慢慢地走了过来。

    这个青年,赫然就是上官魁!

    与三天之前所相比,这个上官魁好似经历了脱胎换骨的洗礼,周身气息热烈而内敛,却又毫无突兀之感,显然是一种达到高深境界层次的征兆。

    一粒黄级绝品的白虎炼骨丹,已经将其多年以来修炼之路的潜力完全激发,使其直接从元气三重势如破竹,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莫测的程度,实力今非昔比,十分非同小可!

    这三天,像是度日如年一般漫长,一想到储纳家族物资的乾坤袋,被司马扬晨拿在手中,上官魁就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恨不得直接将对方击毙,一下抢夺回来。

    但,誓言早已发下,大战今日展开,终于是等到了!

    而且外人不知道的是,周云还按照炎门之主的吩咐,传授了其一门玄级武技!

    这门玄级武技,并非仙道宗之物,而是上官炎外出试炼,所得古籍传承。

    这种传承,久经岁月洗礼,比之普通功法,要强横十倍不止!

    很显然,这样一门功法,定然会成为此次大战,最为关键得致命杀招!

    无论司马扬晨是否真的同青衣执事对上一掌,保险一点,总算没错。

    所以就算上官魁内心之中满不在乎,觉得有些大材小用不值一提,但还是平心静气认真修炼起来,将这门武技渐渐地融会贯通。

    毕竟击败司马扬晨,上官魁还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对手,有一门玄级武技,定然无与伦比!

    而现如今,午时三刻,只待司马扬晨!

    废你丹田

    时间渐渐流逝。

    而司马扬晨竟然久久没有出现。

    比武台之下,无数围观的外门弟子,都有一些发生骚动,纷纷议论起来。

    很多人都觉得,司马扬晨自知实力不济,这段时间当中,早已收拾行李跑路,远走高飞了。

    至于和李一元执事对掌,只是造谣而已。

    司马扬晨此人,依然是彻彻底底的废物。

    很显然,他的这样一门功法,定然会成为此次大战,最为关键得致命杀招!

    如此的一个举动,更是让司马家威严扫地,再次被人所鄙夷。

    薛灵身处人群之中,站在武斗台最前方,向着司马扬晨所处方向,远远地眺望起来。

    在这三天时间之内,她数次前往司马扬晨居住的庭院,可对方却总是闭门不见,如今司马扬晨究竟是何种情况她根本一概不知。

    尤其是听闻上官魁得到的种种好处,薛灵也不由得为司马扬晨深切的担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