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章 你怎么在这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1本章字数:7404字

    第181章你怎么在这里?

    上官家老者纵身一跃,老迈矫健的身躯腾空而起,目光凛凛,冰冷骇人,整个人在空中滑行,突然间下落。

    这个时候,上官家老者爆喝一声,身躯扭转,一掌朝着下方狠狠的轰去。

    轰!

    一瞬间,空气竟然变得沉甸甸的,惊人的压迫力让下面的众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难受感觉。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空中好像是一座高山狠狠的砸下,气势汹汹,司马扬晨本能的想要闪躲,忽然想到了下方的司马家人。

    他可以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但是不能不在乎父亲的死活!

    咬着牙,脸上涌现坚定无比的神色,司马扬晨放弃了闪躲,深吸一口气,调动起所有的元气,顷刻间没有丝毫的保留。

    上千斤力量也灌注在双臂中,蓄势待发,为了阻挡上官家老者的崩山击,司马扬晨绝对是拼了命,拿出了所有的手段。

    "你这样做最后的结果是死,即使能伤到了上官家老者,司马家也逃脱不了被吞噬的命运。"玄阴子缓缓的说道。

    司马扬晨心中一沉,他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最糟糕的局面,然而现在他没有震慑

    司马扬晨!

    归来了!

    司马家众人眼中的废物,却一跃成为了司马家的救世主,可以想象在人心涣散的司马家造成了多么巨大的轰动。

    现在,没有一个人敢把司马扬晨当成废物。

    因为司马扬晨的表现太惊艳了,一拳轰飞了元气六重的上官风,不可思议的击败了元气八重的上官家老者。

    像这样的壮举一个天才都很难做到,司马扬晨如果是废物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恐怕也没有天才这两个字存在的意义了。

    议事厅的风波过后,司马家却陷入了不平静。

    一方面是担心上官家会疯狂的对司马家发动进攻,另一方面则是忌惮司马家的家主司马天化。

    司马天化的得到一个恐怖宝物的消息在司马家不胫而走,司马家的高层陷入了恐慌中。

    他们曾经背地里明面上没少违抗司马天化的命令,以前他们能肆无忌惮是觉得司马天化好欺负,实力弱,现在没有一个人再也不敢这么认为了。

    他们几乎都认为以前司马天化只所以忍气吞声是在隐忍,等待合适的机会给予敢挑战他威严的人致命一击,因此司马家不少人的都在担惊受怕中煎熬度日。

    司马扬晨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冷笑一声。

    他明白父亲自从重伤后境界跌落在家族的话语权越来越弱了,司马扬晨无法长时间呆在司马家,所以这才捏造了宝物的谎言。

    现在看来,这个谎言是非常的凑效。

    起到了司马扬晨想要的效果!

    不过谎言早晚会有被戳破的一天。

    想要父亲能够高枕无忧的掌控司马家,首先要恢复以前的境界,这才能保证司马家的其他人不会升起反叛之心。

    司马扬晨想了想,决定去靠山城的坊市中花大价钱购买疗伤用的丹药

    以前,他曾经也有过这种想法,只不过身上的元石勉强够修炼用。

    现在不一样了,储物戒指中存放着上万把兵器类的宝物,还有几百件防具。

    司马扬晨有的底气去坊市中大肆挥霍,随意的购买任何丹药。

    下午的时候,司马扬晨呆在房间中整理了一下储物戒指中的宝物。

    仔细的找了两件看起来品质稍微次一点的宝物后,这才离开了房间。

    正准备离开院落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大长老!

    司马扬晨颇为意外的望着走进来的老者。

    议事厅风波后,大长老没有立刻离开司马家,而是整天闭门不出,不知道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过来赔罪的?

    "司马扬晨,听说你在仙道宗混的不是很如意,一回来却展现这么强的实力,我真好奇为什么现在的你与仙道宗的你是截然不同的表现?"

    大长老虽然笑容满面,声音温和,但是双眼隐蔽的闪过的一丝寒芒出卖了他。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大长老恐怕以前的时候没少调查。

    毕竟司马扬晨是司马家的继承人,大长老一心想要窃取家主的位置,怎么可能不关注司马扬晨实力的进展。

    想着想着,司马扬晨心中一惊。

    关于宝物这个谎言早晚可能被揭穿,司马扬晨也希望这个时间能够向后推移,但是现在看来大长老恐怕是有所怀疑了。

    果然!

    "整个仙道宗我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宝物,不知道家主手上的那件宝物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大长老意有所指的问道。

    "这个不需要向你回报吧?"司马扬晨目光一冷,语气顿时变得凌厉了起来。

    关于宝物的来历他不想做过多的解释,这样能营造神秘感,而且还不容易被人怀疑,毕竟详细越容易被人拆穿。

    大长老笑容顿时凝固了,神色阴冷了起来,冷冷的说"司马扬晨,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我可是司马家的大长老,你敢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司马家的大长老,我看你上官家的吧。"司马扬晨淡淡的说。

    "找死!"

    这一句平淡的话语仿佛是激怒的大长老。

    只见大长老面目狰狞,苍老的犹如枯树枝般的手无情的朝着司马扬晨抓来。

    司马扬晨冷哼一声,神色平静如常,不慌不乱的后撤着步伐,同时暗暗的运起元气,与凶悍的力量一起关注到双臂中。

    撼世王拳!

    陡然间爆喝一声,停止后退的司马扬晨目光凌厉,一拳气势汹汹的砸向大长老。

    凌厉的拳风犹如刀子般切割着空气。

    这一拳势如破竹,这一拳惊天动地!

    这一拳的威力远远超越了元气四重所能爆发的极限,到达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大长老脸色狂变,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议事厅中司马扬晨展现了不俗的实力,然而大长老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他曾经的一个废物竟然如此的强,而且还拥有着能威胁到元气十重的宝物。

    然而现在他终于相信了司马扬晨的实力,果然强的不可思议!

    "不尊敬长辈,该死!"

    司马扬晨的崛起让大长老嗅到了浓浓的危机,这一刻只见他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冰冷的杀机,看样子是打算趁这个机会除掉司马扬晨。

    哗哗哗!

    大长老身形如电,快如疾风,依靠着惊人的速度几乎在眨眼间逼近到司马扬晨的身边。

    一掌朝着司马扬晨的胸口狠狠拍去,元气八重的实力没有一丝的保留。

    澎湃的掌力犹如滚滚长河,滔滔不绝。

    面对元气八重大长老的一击,司马扬晨目光凝重,却没有丝毫的慌乱,步伐游动,向着后方退去。

    大长老紧追不舍,又一掌拍出。

    蹬蹬瞪!

    司马扬晨身形爆退,悄悄的释放了储物戒指中上万把宝剑所凝聚的锐利之气。

    可惜这次锐利之气的强度比之上一次击杀上官家老者远远的不够,不过重伤大长老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

    "尝尝我宝物的厉害!"

    爆喝一声,身躯前冲,一道婴儿拳头大的光团出现在手中,朝着大长老狠狠的扔去。

    大长老惊呼一声,脸上终于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在议事厅中,他曾经亲眼看到上官家老者在这光团变成了一丝丝血肉。

    虽然眼前的比议事厅的那个要小得多,但是威力也一定不弱。

    拼命扭动着身体,大长老速度虽然快,然而却还是慢了一拍。

    老迈的身躯被光团击中,口喷鲜血,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几十米远的地面上。

    司马扬晨微微的摇摇头,心中暗想,储物戒指中锐利之气恐怕需要长时间的凝聚才能到达击杀元气八重武者的程度。

    以后看样子不能频繁的使用。

    不过锐利之气凝聚的一定程度,爆发出的威力绝对是惊人的,当做杀手锏最合适不过了。

    "你用是什么东西?"

    大长老脸色苍白,刚刚说了一句话,一口血的狂喷了出来。

    这一次,他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我今天不想杀你,立刻滚出司马家。"

    司马扬晨冷冷的话语刚刚落下,院落外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显然是司马家的人听到了激烈的战斗声,惊动之下赶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天化率领司马家的众人走进了院子中,当他们看到大长老重伤的坐在地上时候全都吃了一惊。

    呆呆的望着司马扬晨,议事厅的战斗亲眼所见的仅仅是一些司马家的高层,至于司马家的其他人对于司马扬晨的实力还抱着怀疑的态度。

    现在看到大长老重伤,他们心中再也没有一丝怀疑。

    司马扬晨的实力真的强到能战胜元气八重的程度。

    "你怎么在这里?"司马天化脸色沉了下来,望着大长老的双眼闪烁着凌厉的杀机。

    大长老神色痛苦,却一言不发。

    "滚出司马家,我不想重复补天丹

    疗伤用丹药繁杂,但是能修复丹田,驱除暗疾的丹药却少之又少。

    这种丹药价格昂贵,最头疼是有价无市。

    一般在低级的城池中很难看到这种丹药。

    司马扬晨也是抱着撞大运的态度来到了坊市中,搜寻了一圈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靠山城只是一个普通的凡间城池,算不上富饶,因此这种能修复丹田的丹药能在坊市中出售恐怕算的上稀罕事。

    看样子父亲的伤要等上一阶段了。

    摇摇头,司马扬晨收起失望的情绪,随后正准备离开坊市的时候。

    体内响起了玄阴子难以置信的惊呼声。

    "什么,竟然是补天丹?"

    "前辈,你发现了什么?"

    司马扬晨精神一震,还以为玄阴子是发现了能够修复丹田的丹药,不由的心情也激动起来。

    "丹药都有品阶,哪怕是最垃圾的丹药,而补天丹却是天地间唯一的无品阶丹药,这是辨认它的唯一方法。"

    玄阴子缓缓的说。

    "那补天丹有什么作用?"司马扬晨一脸期待的说,补天丹,光听名字似乎不是普通的丹药。

    "不知道,补天丹自从诞生后,曾经也有无数个人服用,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到最后服用的人死后,补天丹会脱离服用者的体内。"

    丹药竟然能在人的体内存在这个久而不被融化,由此可见这个补天丹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丹药。

    司马扬晨暗暗的心惊,不过同时是失望无比。

    一个没有效用的丹药即使得到了又能怎么样,除了白白浪费钱财毫无意义。

    "天地万物,有始必有终,补天丹既然被炼制出来,而且还存在了无数岁月,必有它存在的意义,司马扬晨,我看你不如把补天丹买下,说不定日后能发掘出其中暗藏的秘密。"

    玄阴子渴望的说,看样子他也对补天丹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

    司马扬晨仔细一想,表情不由的也严肃起来。

    一颗普通的丹药绝对不可能度过漫长的岁月而不消失,更不要说进入武者的体内了。

    如果不是拥有着什么特殊的效用,补天丹恐怕早就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老板,这颗丹药怎么卖?"

    司马扬晨若无其事的来到了出售补天丹的摊贩前,淡淡的说。

    老板懒散的抬起头,没精打采的说"一颗元石,恕不还价!"

    "给,这颗丹药我买下了。"司马扬晨没有丝毫的犹豫,要是以前一块元石或许让他肉痛不已。

    但是现在拥有了上万件宝物,司马扬晨绝对算得上财大气粗,怎么会在乎一块元石呢。

    老板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司马扬晨这么的痛快。

    随后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连忙把盛放着补天丹的木盒子扔了过去,似乎生怕司马扬晨会突然反悔。

    这也太简陋了吧?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丹药与空气接触很容易挥发其中的药力,因此盛放丹药的基本上玉器。

    像这种木盒子司马扬晨还是伏击

    醉老头

    司马扬晨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一次的战斗可谓是惊险重重。

    如果不是补天丹关键的时候大展雄风,恐怕司马扬晨已经死在了寒光阴森的短剑下。

    望着地面上触目惊心的血肉,司马扬晨脸上闪烁着兴奋的荣光。

    能够杀死纵横方圆百里的杀手虎豹虎狼,即使靠着锐利之气和补天丹的帮助,这仍旧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壮举,说出去的话绝对不会有任何相信。

    "元气四重击杀了两个元气八重的强者,有趣,有趣!"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在耳边响起。

    司马扬晨吓了一大跳,杀了虎狼虎豹后他没有放松对四周的警惕。

    谁知道却被一个人接近到身边却没有丝毫的察觉,而且还没有惊动玄阴子。

    这个老人实力恐怕已经强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

    惊疑的转过身,司马扬晨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一个老头半依靠着一块巨石上,脸色潮红,一身邋遢脏兮兮衣服,刺鼻的酒味弥漫在空气,这个老头似乎是喝醉了。

    微闭着双眼,青色的酒壶握在手中,不时的会喝上两口。

    "你是谁?"司马扬晨目露警惕之色。

    "醉老头。"

    听到这个名字司马扬晨直接愣了一下,还别说,这个名字还真贴切。

    从醉老头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恶意,司马扬晨也暗松了一口气,刚刚与杀死虎狼虎豹恶战了一场,司马扬晨不想在招惹眼前这个神秘而又强大的醉老头。

    "前辈,我先走了。"

    司马扬晨客气的说,随后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等等!"

    "前辈有事吗?"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心中警惕起来,神秘的醉老头,神秘的出现在前往仙道宗的山路上,绝对不可能是凑巧这么简单。

    "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武技,一团光竟然杀死了虎豹?"醉老头睁开浑浊的双眼,淡淡的说。

    司马扬晨目光一凝,这个醉老头莫非是来杀人夺宝的?

    "一种小手段,入不得前辈的法眼。"

    司马扬晨转瞬间恢复了平静,不卑不吭的说,说话的同时目光游离,似乎在默默的打算着什么。

    "呵呵,小子,你挺谨慎的……"

    醉老头轻笑着说,然而当话说到一半,浑浊的双眼中突然爆发了两道刺目的精光,脸色怪异的望着远方那道矫健迅速的身影。

    原来,司马扬晨趁醉老头不注意的时候快速的向着仙道宗冲去。

    "小子,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我一定要挖出你身上的秘密。"

    巨石上,醉老头喃喃自语道,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司马扬晨一路狂奔,也不顾丹田中的元气大量的消耗,仙道宗的山门越来越近,司马扬晨终于能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放慢速度,司马扬晨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崎岖不平的山路空荡荡,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看样子醉老头并没有追上来。

    迈步走进了山门中,向看守山门两位长老出示了身份令牌,一路畅通无阻,司马扬晨回到了外门弟子居住的院落中。

    终于安全了!

    一路上,司马扬晨非常的紧张,醉老头的实力太强了,如果他追上来的时候司马扬晨想象不出自己有什么能够逃脱的希望。

    这样的强者出现在仙道宗附近怎么没有惊动仙道宗中的高手呢?

    想了想,司马扬晨不禁摇摇头,自己仅仅是元气四重的小角色,好高骛远,想这么多没有任何的意义。

    推开房门,司马扬晨轻吐了一口气,随后刚刚关上房门后,房间中却响起了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

    "回来了!"

    什么!

    醉老头!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司马扬晨心中一紧,连忙转过身去,醉老头坐在房间中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正在微笑的望着司马扬晨。

    醉老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虽然看起来醉醺醺的,双眼浑浊,但是浑身上下莫名的多了一丝威严的气息,好像是久居上位的大人物般令人莫名的心生敬畏。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司马扬晨目光警惕,心中更是紧张到极点。

    醉老头实力深不可测,即使能避开山门的守卫,也不可能避开仙道宗中的高手,难道这个醉老头是仙道宗的人?

    忽然,司马扬晨的心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前辈是仙道宗的人?"司马扬晨试探着问道。

    醉老头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随后赞叹着说"呵呵,小子你不仅实力强,而且还非常的聪明。"

    聪明个屁!

    除了仙道宗的人外谁还能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仙道宗,想通了这一点傻子都能猜出来。

    "不知道前辈找我有什么事?"既然是仙道宗的人,司马扬晨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不卑不亢,语气平静的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你所使用的武技的而已,这能告诉我吗?"醉老头笑着说,语气中没有丝毫要强迫司马扬晨的味道。

    不得不说,醉老头是一个非常和气的人,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司马扬晨犹豫不决,醉老头必定是一个好奇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追到这里了,假如不告诉他的话必定会纠缠不休,到时候要是弄得仙道宗皆知就麻烦了。

    还不如让醉老头一个人知道。

    "前辈,假如我告诉你的话希望你能为我保密。"司马扬晨表情极其的严肃。

    醉老头轻笑一声,自信的说"我醉老头别的没什么,嘴一向很严实,所以你大可放心。"

    听他这么一说,司马扬晨稍微放下心来,醉老头必定是仙道宗的大人物,像他这样地位崇高,身份尊贵的人对承诺非常的看重,绝对是言出必行。

    因此,司马扬晨并不担心醉老头泄露秘密。

    "这是我在炼狱山脉中得到的宝物,能斩杀元气八重的强者,非常的厉害。"

    即使有点相信醉老头,司马扬晨却并不打算说实话,毕竟得到上万件宝物的事情太震撼了,谁也不敢保证到时候醉老头不会升起贪婪之心。

    "就这些?"醉老头狐疑的说,显然是不相信司马扬晨的一番话。

    司马扬晨点点头。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问的,小子,咱们有缘再见。"

    望着醉老头离去的背影,司马扬晨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不管醉老头到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总算是应付过去了。

    盘膝坐在床上,司马扬晨静下心来,开始进入了修炼中!

    刚才不停息的奔跑元元力的消耗非常的大,丹田几乎快要陷入了枯竭中,如果不尽快恢复的话,很容易对丹田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很有可能留下不易察觉的暗疾,在日后突破最关键的时候爆发出来。

    造成极其可怕的后果。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某一刻,司马扬晨睁开了双眼,精光熠熠,脸上的疲惫之色也尽数消失的无影无踪,花费了漫长时间,丹田终于再一次的充盈了起来。

    "刚才的醉老头你要小心,这个老家伙太强了。"

    沉默了许久的玄阴子终于开口了。

    司马扬晨目光凝重,皱着眉头沉声的说"他并不相信我的话,我担心他会再一次找上来,到时候恐怕无法在用同样的话来搪塞他。"

    "这一点你到不需要担心,我能感觉出他不是一个坏人,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仅仅是好奇而已,当然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能泄露在炼狱山脉的经历。"

    玄阴子顿了顿,随后笑着说道。

    司马扬晨心中也觉得醉老头不会对他不利,只不过让他担心的是自己的秘密会泄露,会引起其他人的贪婪之心,到时候将是麻烦不断。

    "我知道。"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说"看样子以后要避免在人前使用锐利之气,免得招人窥视。"

    "归根究底还是你的实力太弱,与其担心秘密泄露还不如快速的提升自身的实力。"玄阴子缓缓的说。

    "是啊,没有强大的实力即使拥有再厉害的宝物也是被人夺取的命运,看样子最近一段时间首先要提升实力,至于其他的事情只能暂时的先放到一边。

    做好了决定后,司马扬晨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前去仙道宗的宝物阁。

    别看上官家暂时停止了对司马家的行动,但是司马家未来所要面对的形势也是严峻的,因为治疗好父亲的伤势迫在眉睫。

    宝物阁是仙道宗中一个极其重要的建筑,据说库房中存放着各种各样不计其数的宝物,丹药,供门下弟子来用积分换取。

    积分,是通过猎杀妖兽获得的兽核,或者完成某种委托任务来积累的。

    司马扬晨以前的实力太低,因此积分仅仅为零,当然他这一次并不是为了换取什么,而是打算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任务,顺便打听一下宝物阁中有没有修复丹田的丹药。

    下午,宝物阁门口聚集了不少的仙道宗弟子,场面倒是秩序不乱。

    司马扬晨也走了过去,往里一看,宝物阁的墙壁上贴着一张金色的硬皮纸,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任务。

    猎杀凶鳄,报酬一千积分!

    心中一动,凶鳄正好生活在炼狱山脉中,司马扬晨正好打算去炼狱山脉中修炼,因此心中升起了做这个任务的想法。

    一千积分,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当然对于内门弟子说一千积分算不上什么,但是在外门中一千积分算得上报酬丰厚的任务。

    想了想,司马扬晨最终下定了决心。

    迈步走进了宝物阁中,几十个窗口正在忙碌的接待着兑换宝物的外门弟子,倒是办理委托任务的窗口十分的冷静。

    "这位前辈,我要接取任务!"

    啊?

    窗口中老者缓缓的抬起头,当看到这个人长相的时候司马扬晨直接呆住了。

    这位老者不是别人,竟然是醉老头!

    "小子,我们真算是有缘,这么快又见面了。"

    醉老头笑呵呵的说。

    司马扬晨吃惊的说"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宝物阁的管事,不在这里还能在什么地方?"醉老头笑着反问道。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快速的平息了内心中震惊,脸上重新恢复了镇定自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