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章 他仿佛领悟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1本章字数:6750字

    第183章他仿佛领悟了什么

    但是仅仅是气势压迫司马扬晨怎么会害怕。

    咦?

    陆飞脸上出现了一丝异色,也不禁收起了笑容,似乎没有想到司马扬晨能够抵挡他的气势压迫。

    "你很不错,外门弟子中能够抵挡我气势压迫的人少之又少,不过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不要在纠缠云香。"

    陆飞淡淡的说。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现在他一心修炼哪有时间去顾忌儿女私情,即使陆飞不来他也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到云香身上。

    然而陆飞却用威胁的语气警告着,司马扬晨心中的念头在这一刻却变了味道。

    "是吗,如果我不放弃呢?"

    内门弟子的确可怕,但是仅仅是可怕而已,并不是无法战胜。

    修炼一道,无畏无惧,才能勇攀高峰,如果今天软弱了,日后恐怕连面对内门弟子的勇气都没有。

    司马扬晨的志向可不仅仅是成为内门弟子,而是成为纵横天地的大人物。

    畏惧这两个字,要从心底彻底的抹杀。

    "很好,你终于明白了神魔百炼劲的精髓所在。"

    玄阴子欣慰的说。

    神魔百炼劲!

    一念成神,一念成魔,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我现在是神还是魔?

    这一刻,司马扬晨却迷茫了起来。

    神又如何?

    魔又如何?

    我要做我自己,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猛然间,司马扬晨心中升起了一丝明悟,元气五重的境界虽然没有丝毫的增加,不过浑身的气息变了。

    内敛,厚重,好像坚实的大地给人一种牢不可破的怪异感觉。

    陆飞双眼一缩,脸上涌现了一丝惊疑的神色,本来他没有想把司马扬晨放在心上。

    即使司马扬晨能够抵抗他的气势,陆飞也仅仅是稍微重视一点而已,却并没有把司马扬晨当成真正的对手。

    可是现在陆飞完完全全的重视起来,双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忌惮的神色。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淡淡的说"我追求云香是我的自由,你似乎管的太宽了吧。"

    "小子,不要以为你的实力不弱就能自大的与内门弟子对抗,今天我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实力。"

    陆飞脸色凝重,一字一句重重的说。

    "战吧!"

    司马扬晨脸上没有一丝畏惧的神色。

    面对强大的内门弟子,外门中恐怕找不到一个像司马扬晨这样镇定自如的人。

    而且还非常的兴奋,似乎正在渴望着这场不公平的战斗。

    内门弟子对外门弟子!

    这在仙道宗中绝对是令所有人都会不可思议的战斗。

    可惜战斗发生在司马扬晨居住的院落中,注定没有其他的旁观者。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陆飞彻底的被激怒了,身为一个内门弟子,不管实力强弱,都足以傲视任何的外门弟子。

    然而现在却被一个外门弟子用最不客气的语气挑衅者,可以想象,陆飞如何来压制内心中的愤怒。

    狂吼一声,陆飞闪电般的冲来,蹬蹬瞪,骇人的速度竟然轻易的撕裂着空气。

    司马扬晨目光沉静,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冷静了下来。

    心中凝重无比,内门弟子只所以高高在上,主要是因为他们逆天的资质。

    每个内门弟子都具有可怕的实力和非比寻常的的战斗力。

    连连后退,司马扬晨的步伐中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是充满着沉着和冷静。

    "排云掌!"

    轰轰轰!

    一上来,陆飞毫无保留,竟然直接使用了最强的攻击,似乎想要把司马扬晨无情的毙命于掌下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目光中同时闪烁着杀机,本来他以为陆飞这个人还算不错,谁知道骨子里竟然是如此的狠辣。

    出手丝毫不留情,充满着致命的杀机。

    闪电的朝着面前连续拍出了九掌!

    一道道砰砰的掌力犹如浪潮般汹涌,卷动着原本平静的空气。

    翻腾滚滚!

    狂暴的元气肆无忌惮的的冲击着,司马扬晨脸色凝重的后退着,身形摇摆不定,借此来摆脱掌力影响。

    然而司马扬晨还是低估了排云掌的威力。

    九道掌力聚集在一起,形成了更为粗大的掌力冲击波,威力更是强悍了不止一倍。

    犹如是云层般重重叠叠,翻翻滚滚,夹杂着无比可怕的气势,向着司马扬晨狠狠的撞在。

    撼世王拳!

    司马扬晨不慌不乱的后退,面对着强悍的一击,他的脸上竟然看不到一丝畏惧的神色,始终是镇定自如。

    突然,他停止了后退,反而向前了三步,一拳轰出,准确轰在了层层浪潮的中心。

    嘭!

    司马扬晨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强悍的体魄在这一刻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司马扬晨仅仅被震得胸口发闷,气血不顺而已。

    迅速的稳住了身体,司马扬晨心中一沉,这一次的碰撞让他明白了自身与陆飞的差距。

    硬碰硬的话绝对没有一丝胜算。

    想要占据上风,甚至取胜必须要利用技巧来压制陆飞。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气血短瞬间恢复了顺畅,战斗力并没有丝毫的影响。

    轰轰轰!

    排云掌再次拍来,陆飞气势高涨,整个人犹如一般利剑般锋芒毕露,强大的实力也在这一刻展漏无疑。

    司马扬晨从储物戒指中拿出黑刀,这一刻完全专注战斗的司马扬晨显然忘记了玄阴子曾经的嘱咐。

    奇怪的是,玄阴子也并没有出言阻止。

    好像是默许了司马扬晨贸然使用黑刀的行为。

    黑刀在手,司马扬晨浑身的气息陡然间变了。

    翻天覆地的变化,阴森,压抑。

    司马扬晨犹如是化身为了恐惧的化身,陆飞的双眼中也忍不住的出现了一丝惊惧的神色。

    这是什么刀?

    陆飞惊疑的望着司马扬晨手中的黑刀。

    动了!

    骤然间,司马扬晨犹如是敏捷的猎豹,毫无征兆的窜了出去,一刀斩出,灰败绝望的气息刀尖中涌出。

    铺天盖地,可怕的威压席卷着面前的一切,这是一股不属于司马扬晨的气息。

    从黑刀中迸发而出。

    竟然是一把刀的气势!

    陆飞吃惊的瞪大了双眼,身为内门弟子,他见到过太太多的宝物。

    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拥有如此可怕威势的刀。

    难道是传说中神兵?

    猛然间,陆飞的双眼中涌现了一股莫名的兴奋。

    "小子,你这把刀出售给我,价钱你随便说。"

    陆飞激动的说,显然是看上了司马扬晨手中的黑刀。

    "死!"

    司马扬晨莫名的颤抖着身躯,自从握住黑刀后,仿佛有道诡异的情绪正在影响他的心智。

    心中的杀气几乎控制不住,司马扬晨浑身难受无比,有种想要宣泄的强烈冲动。

    刚好陆飞开口天真的想要索要黑刀,一下子点燃了司马扬晨心中的火。

    理智被狂暴混乱所占据,现在他的神智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

    杀死眼前的陆飞!

    追杀陆飞

    好可怕的杀气!

    陆飞惊惧的后退了几步,双拳下意识紧张的握住。

    害怕?

    难以置信,陆飞都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害怕过了。

    耻辱,这是耻辱!

    陆飞心中狂吼着,咆哮着,面容隐隐有些扭曲狰狞,被一个外门弟子吓得后退,这是他死也不能接受的事情。

    "我要杀了你!"陆飞彻底的发疯了。

    司马扬晨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疾步向前,黑刀竖在身前,好像是一个冲锋的士兵。

    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陆飞怒吼一声,轰轰轰,连续九掌拍向前方,排云掌的威力在愤怒之下,竟然发挥出了更强的威力。

    这一次,司马扬晨竟然没有躲,黑刀毅然的朝着陆飞劈去。

    该死,这家伙不要命了吗?

    陆飞真被吓到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不畏死的对手,完全是一副两败俱伤的打法。

    如果对手是其他外门弟子,陆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攻击降临前杀死对手。

    但是此刻面对的是司马扬晨,一个强大而又疯狂的对手,陆飞心中没有半点把握。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心中出现了畏惧的情绪,本能的想要闪躲。

    这一刀骤然间加快,元气滚滚,灰败绝望的气息铺天盖地,陆飞猛然间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该死!

    陆飞疯狂的后退,他自恃实力强大,但是在这一刻也不得不退缩。

    可怕的攻击,令人颤抖的气息。

    这一刀仿佛附带着死亡的气息,令人恐惧的喘不过气来。

    锵!

    陆飞身为内门弟子,岂是那么容易死在这一刀下,闪电般的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面盾牌。

    盾牌通体呈现一种深沉的墨色,看起来似乎非常的坚硬。

    横在身前,及时挡住了司马扬晨这一刀。

    陆飞狼狈的后退着,脸色苍白,这一刀的强度远远出乎了他的预料。

    "死!"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扬起黑刀,山洞

    这一刀令人内门院落的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中!

    内门弟子中不乏强大的人,甚至能轰出更强的攻击。

    但是这样的攻击却是一个元气五重的外门弟子轰出,任谁都无法相信眼眼前的一切竟然是真的。

    四人惊慌的向着一边闪躲,然而他们却惊恐的发现。

    不管是如何闪躲,即使四人分散在四个不同的方向,仍然被这一刀笼罩在其中。

    这一刀好像是死神的阴影,怎么摆脱也摆脱不了。

    啊!

    四人也不顾得什么身份面子了,恐惧的大叫着,而一旁坐在地上的陆飞直接被吓破了胆,浑身直哆嗦。

    "住手!"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彻在内门弟子的院落中。

    下一刻,一道身影飞掠而来,这个人的速度犹如天际间划过的一道闪电般,竟然在眨眼间到达了司马扬晨的面前。

    四人终于摆脱了可怕的死亡阴影的笼罩,喘着粗气惊慌的逃到了一边。

    醉老头!

    可惜司马扬晨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理智,虽然失去了目标,但是疯狂的一刀仍然劈了出去。

    醉老头浑浊的双眼中爆发出两道凌厉的神光,松松垮垮的身躯陡然间绷紧,右手闪电般的抓住了司马扬晨的手腕。

    司马扬晨咬着牙,一脸黑气弥漫,他似乎正在疯狂的发力,然而却始终无法摆脱醉老头枯瘦的右手。

    好强的实力!

    内门弟子院落中响起了一声声惊叹声,醉老头在仙道宗中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实力。

    醉老头这算是别有洞天

    司马扬晨绷紧身体,警惕的望着不远处卧在地上妖兽。

    呼呼!

    这只妖兽张开嘴巴,发出竟然是类似气流声的叫声,十分的怪异。

    司马扬晨却不敢有丝毫大意,这只妖兽看起来似乎非常的温顺,但是刚才的攻击却是非常的致命。

    如果不是躲得快,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奇怪的是,这只妖兽竟然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似乎是进入了深度的睡眠中,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惊疑的望着,司马扬晨不敢有丝毫的妄动。

    表面上看来现在似乎是攻击这只妖兽最好的机会,但是谁也不敢保证这到底是不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妖兽只所以趴在地上不动,正是为了引诱司马扬晨上前,然后出其不意的发动致命的攻击。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谨慎的深吸一口气,非但没有前进,反而后退了十几步。

    "幽冥犬,它怎么出现在这里?"忽然,玄阴子难以置信的惊呼着。

    "怎么,前辈认识这只妖兽的来历?"司马扬晨心中一动,连忙开口询问道。

    "认识,当然认识了,毫不夸张的说是记忆犹新,我曾经与幽冥犬恶战一场,最后我被打成了重伤,运气好这才逃脱了。"

    玄阴子感叹着说,随后惊疑的叫了一声。

    "咦,不对啊,这只幽冥犬似乎非常的弱,难道它受了什么极其严重的伤势?"

    司马扬晨也没有想到这只妖兽的来头竟然是如此的大,竟然能重伤玄阴子。

    "前辈,幽冥犬这个名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司马扬晨迷惑着说。

    按照常理来说,这么强大的妖兽应该是赫赫有名才对,然而司马扬晨搜遍了脑海中的记忆。

    幽冥犬这个名字却没有丝毫的印象,听都没有听说过。

    "幽冥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说着说着,玄阴子突然沉默了起来。

    随后叹了一口气,沉声的说。

    "司马扬晨,不是我故意在隐瞒,而是有些事情你现在不适合知道,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利于你的成长。"

    司马扬晨点点头,轻轻的说"我明白前辈。"

    "你能明白就好,幽冥犬的来历暂且先不说,它出现在这里却是一件奇事,我怀疑这座山洞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惩罚人那么简单。"

    "反正要待一个月的时间,有时间我会在山洞中探寻一番,说不定能够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

    司马扬晨也觉得山洞有点邪门,不过一时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好了,快点离开吧,幽冥犬可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妖兽,现在即使实力削弱了,举手投足间也能轻易的杀死你。"

    玄阴子凝重的说,司马扬晨点点头,即使不用玄阴子提醒他也会离开的。

    幽冥犬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司马扬晨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转身原路返回。

    "咦,好熟悉的气息,司马扬晨你先听下来。"

    刚刚走了几百米,玄阴子突然惊叫一声。

    司马扬晨连忙停住了步伐,正当他想要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这个时候体内响起了玄阴子惊喜的声音。

    "哈哈,竟然是寻宝妖兽,我们这次要发财了。"

    寻宝妖兽?

    心中一愣,司马扬晨露出了疑惑的目光,寻宝妖兽应该在炼狱山脉,怎么来到了这里?

    "你懂什么,寻宝妖兽是专门为寻宝而存在的妖兽,不管什么地方有宝物,即使再隐蔽,寻宝妖兽也能轻易的找到。"

    仔细琢磨着玄阴子的话,司马扬晨突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声音急促的说。

    "前辈,你的意思是这山洞中隐藏着什么宝物?"

    "当然,寻宝妖兽的出现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玄阴子肯定的说。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很快的平静了下来。

    现在连寻宝妖兽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这个时候激动是毫无意义的。

    最快的时间找到寻宝妖兽,得到宝物后再高兴也不迟。

    "前辈,你能感应到寻宝妖兽的具体位置吗?"

    "能!"

    在玄阴子指引下,司马扬晨很快找到了寻宝妖兽。

    而寻宝妖兽似乎在挖掘着什么,一双爪子正在飞快的在山壁上划着。

    山石的碎屑哗哗的落下,忙碌的寻宝妖兽丝毫没有察觉到不远处正在有一双眼睛盯着它的一举一动。

    "前辈,它在做什么?"司马扬晨疑惑的说。

    "应该是在挖掘宝物吧。"玄阴子不太肯定的回答着司马扬晨询问的问题。

    司马扬晨点点头,生怕惊醒了寻宝妖兽,因此并没有再说什么,而屏刻意的压制住呼吸声,默默的等待着寻宝妖兽挖掘出宝物。

    寻宝妖兽的爪子非常的锋利,坚硬的石头竟然轻易的被划开。

    仅仅过了一会,寻宝妖兽在山壁上挖出了一个深深的大洞,隐约能看见另一面的场景。

    绿色?

    好像是树上官?

    司马扬晨心中一惊,没有等到仔细思索自己刚才所看到的绿色到底是什么,忽然,寻宝妖兽竟然钻了进去。

    很快不见了踪影。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快速的从暗处冲了出来,惊疑的望着寻宝妖兽所挖掘的大洞。

    绿色!

    真的树上官!

    透过洞口,能够清晰的看到山壁另一边的场景。

    "这座山洞果然隐藏着玄机,在山壁的另一边竟然别有洞天。"玄阴子惊叹着说。

    司马扬晨也非常的兴奋,本以为要度过枯燥年乏味的一个月,谁想到不经意间竟然发现了山洞中的玄机。

    山壁上的大洞仅仅能容乃寻宝兽通过,司马扬晨想要通过的话必须重新开拓更宽的通道。

    轰轰轰!

    撼世王拳一拳拳轰在了大洞的边缘,碎石崩裂,石屑乱飞。

    没有浪费太久的时间,司马扬晨开拓出了一个可供成年人通过的通道。

    弯腰进入其中,艰难的行进着,所幸通道距离只有几米,下一刻,司马扬晨出现在山壁的另一边。

    即使心中设想到了山壁另一边的场景,然而当司马扬晨真正看到的时候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树上官,草原,河流!

    这简直是另外一个全新的世界。

    司马扬晨惊叹的望着四周,心中的压抑也在这一刻一扫而空,开始莫名的舒畅起来。

    浩浩荡荡,无边无际,这个世界范围无法估量。

    "前辈,快看,我们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司马扬晨的语气中隐隐有一丝兴奋。

    谁知道,玄阴子仿佛是陷入了沉睡中,始终是一言不发,任凭是司马扬晨是如何的呼唤体内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司马扬晨心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不过并没有在意,以为是玄阴子的灵魂力量太弱了,所以无法交流。

    绿意盎然,四周风景如画,相比阴暗潮湿的山洞这里简直是美的无法形容。

    司马扬晨目光在四周游历,却是流露着迷茫。

    不知道为何,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非常古怪,好像是虚构而成的,莫名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

    仙道宗一座山峰上!

    醉老头仰躺在一块巨石上,微闭着双眼,似乎是睡着了。

    忽然,一个声音毫无征兆出现在这里。

    "醉老头,你认为他能活着回来吗?"

    声音苍老却浑厚有力,隐隐还带着一丝威严。

    缓缓的睁开双眼,醉老头坐直身体,浑浊的目光不经意间望向左方。

    随后淡淡的说"他的心性是我见过最好的,也是最符合条件的,希望他能成功的通过考验,要不然仙道宗早晚都有可能覆灭。"

    "呵呵,没有想到你这个老酒鬼还这么的关心宗派,当初让你做宗主你偏偏不做……"

    "闭嘴,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你走吧!"

    醉老头情绪突然间激动起来,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重新躺在巨石上,醉老头再一次闭上了双眼,而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

    山峰上恢复了平静。

    ……

    司马扬晨心中怪异的感觉越来强烈,渐渐的,他不安起来,竟然想要重新的返回山洞中。

    谁知道,开拓的通道竟然消失了,司马扬晨脸色难看的寻找着。

    "通道竟然消失了,难道这个世界真是虚假的吗?"

    进入这个世界后,司马扬晨并没有动,而是欣赏四周的风景,当他想要通过通道返回的时候,通道却不见了。

    咔嚓!

    忽然,耳边响起了密密麻麻的破裂声。

    司马扬晨惊疑的转过身一看,周围所有的树木竟然在干枯,树身干裂。

    草原也在这一刻枯萎,迅速的变成了一片荒原。

    眨眼间,刚刚还生机勃勃,美丽如画的世界竟然变得的死气沉沉,生机全无。

    这里好像完全隔绝了生命,断绝了一切和生命有关的痕迹。

    轰轰轰!

    世界的惊变远远没有结束。

    这一刻,天突然间开始崩塌,一道道裂痕向着遥远的天际恐怖的蔓延着。

    浩荡无边的天上布满着犹如蜘蛛网般密布的裂痕,伴随着轰轰轰巨响,天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与此同时,大地也不甘寂寞的震动着,火山,洪水,干旱,各种各样可怕的自然灾害也无情的降临。

    整个世界仿佛正在经历着一场可怕的浩劫,一切都被摧毁。

    司马扬晨却丝毫不受到任何的影响。

    天的坍塌,地的震动,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个旁观者……

    三句话

    天地在演变,万物在变迁。

    一切的变化仿佛暗含着某种玄奥的规律,让人陷入了无尽的迷茫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枯萎的草原开始萌芽新生,树木也发出了嫩枝。

    眨眼间,死气沉沉的世界再一次的重获新生。

    崩塌的天,震裂的地也在这一刻恢复了正常。

    这是新生的演变!

    轰轰轰!

    毁灭又开始了。

    草木枯萎,万物断绝了生机,这似乎是毁灭的演变。

    司马扬晨迷茫的心仿佛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脸上出现了一丝明悟的神色。

    这一刻,他仿佛领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