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4章 试炼阁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1本章字数:8247字

    第184章试炼阁

    天地万物,新生毁灭,每一次的毁灭代表新生的到来,同时新生的出现同样也代表着为毁灭打下了基础。

    这是规则,这是秩序,无法更改的。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好像是特意安排好的轨迹,不管是如何的改变,都无法走出预定好的轨迹。

    渐渐的,司马扬晨的双眼中渐渐的多了一丝莫名的神光,凝神的望着四周的一切。

    现在,他所看到的一切完全变了味道。

    看到的不在是美丽,也不在是新生毁灭,而是万物在遵循着一个规律,遵循着无法更改的秩序。

    "这个世界的确是虚构的,不过它却又真实的存在着,存在我的心中。"

    司马扬晨突然喃喃自语道,然而说完一番话后他的脸上再次出现了迷茫的情绪。

    仿佛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番话的意思。

    轰轰轰!

    天再一次的崩塌,大地在震动,在摇晃,这个世界变得恐怖起来。

    司马扬晨呆站在原地,神色木然,双眼更是暗淡的毫无光泽,好像被人剥夺的灵魂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扬晨的双眼中渐渐的多了一丝亮光,脸上的木然消失了,多了莫名的光泽。

    四周的光线也在这一刻骤然间漆黑无比,整个世界中仿佛陷入了黑夜中。

    "你看到了什么?"

    忽然,黑暗中传来了一个醉老头的声音。

    "我看到了生死,看到了毁灭新生,看到了所有的一切。"

    司马扬晨声音平静的说,语气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预料到这个声音的出现。

    "你明白了什么?"醉老头欣喜的继续问道。

    "我明白了规则,我明白了秩序,任何人都逃脱不了的规律,从一开始到结束,注定了一切,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更改。"

    渐渐的,司马扬晨的声音中多了一丝莫名的激动。

    "你想做什么?"

    "我……"

    司马扬晨迟疑了一下,随后呼吸急促的说"我想回到现实世界中。"

    "唉!"

    醉老头重重叹着气,似乎对司马扬晨的回答无比的失望。

    "算了,凡事不能一蹴而就,你还有傀儡

    司马扬晨刚刚走进了试炼房中,忽然身后的房门自动的关上了,司马扬晨神色一惊,不过随后很快恢复了冷静。

    试炼房中的空间绝对算得上宽广,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个兵器架,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兵器。

    不知道剑道狂人

    十分钟后!

    司马扬晨准时的睁开了双眼,这个时候房间中的光线再一次的忽明忽暗起,看样子可怕的阴谋

    这一觉睡到了晚上,当司马扬晨醒来的时候房间中已经陷入了一片漆黑中。

    司马扬晨并没有点燃房间中的烛火,而是推开房门,迈步来到了院落中。

    月光明媚柔和,清风阵阵,十分的凉爽,这是最近一段时间难得美好的夜晚。

    坐在院落中的石椅上,司马扬晨一边欣赏着美丽的夜空一边仔细的回味着今天在试炼房的两场战斗。

    铜甲人!

    铜甲人的力量非常的恐怖,凶猛的攻击也全都是借住了力量,这让司马扬晨看到了一个新的方向。

    力量所能爆发出威力丝毫不逊色于元气,甚至还超出。

    想了想,司马扬晨不禁摇摇头,这种想法的确很美好,但是现阶段来说有点不切实际。

    神魔百炼劲的确给司马扬晨提供了力量,但是并不是很强,假如真能到达了铜甲人那种强度,自然能爆发出可怕的威力。

    看样子最近一段时间要想办法多凝聚出一颗元气结晶,先把力量和体魄提升上去。

    狂人!

    当脑海中出现这个名字的时候,司马扬晨凝重的坐直了身体。

    狂人对于剑道的领悟绝对是可怕,无声无息的快剑至今还让司马扬晨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锐利之气的出现,即使拼了命也绝对无法伤及到狂人分毫。

    快剑!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脑海中出现了那无声无息的剑,难以置信的速度,几乎是跨越了空间和时间。

    司马扬晨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把剑,尝试的模仿了一下,速度一般,距离狂人快剑的速度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摇摇头,心中暗道一声可惜,假如能领悟狂人的快剑实力必定能攀升一大截子。

    不过剑道这东西需要常年沉浸在其中,领悟融会贯通,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

    如果能那么轻易的领悟,大陆上的剑道高手早就满地走了。

    剑道高手也不会那么的稀缺了。

    说实在司马扬晨对剑的兴趣并不是很浓厚,剑,轻灵,讲究技巧,而这恰巧与司马扬晨的性格不符,这也是他喜欢刀的原因。

    日后我也要领悟刀的玄奥!

    重刀!

    司马扬晨连名字都想好了。

    随后,他苦笑的摇摇头,现在黑刀不知所踪,还谈什么领悟刀的奥妙?

    还是尽快的把黑刀讨回来,日后面对强敌的时候最起码不至于赤手空拳。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咬咬牙,决定现在去找醉老头。

    宝物阁背靠着后山,距离演武场也没有多远,当司马扬晨来到这里的时候宝物阁的大门紧闭着。

    司马扬晨犹豫了几下,最终还是放弃了敲打大门的冲动。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打扰别人的清梦可是一种非常不好的行为,要是惹得醉老头生气讨要黑刀恐怕短时间内要泡汤了。

    算了,还是等到白天吧。

    司马扬晨摇摇头,决定返回,然而当他走到通往宝物阁通往后山的山路的时候,不经意间的望了一眼。

    隐约的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正在向着后山快速走去。

    咦,这大半夜的怎么还有人去上后山?

    后山严格的来说是一座荒山,光秃秃的,死气沉沉,元气更是稀薄的很,一般很少有人会去后山,更不要说是在深夜了。

    一时间,司马扬晨心中也升起了强烈的好奇心,矫健的身躯在夜色下穿行,悄无声息跟了过去。

    过了一会,前方的两个人影竟然停了下来,随后传来了两人的交谈的声音。

    然而听到这两个声音后司马扬晨大吃一惊,这两个声音曾经在通往仙道宗的山路上听到过。

    竟然是他们两个。

    记得他们两个曾经说过要到后山去找什么东西,算算时间正是今晚。

    他们到底在找什么?

    司马扬晨目光惊疑,无声无息的靠近着,在距离两人二三十米处刚好有一块大石头。

    司马扬晨心中一喜,连忙躲在了石头后,小心的隐藏着自身的踪迹。

    "你确定在这里吗?"

    "当然了,你就放心的挖吧。"

    "好,现在我开始把这东西给取出来,你在一旁把风。"

    "好,快点吧,早点取出来我也好离开这个鬼地方。"

    随后两人结束了对话,一人弯腰在地面上挖掘着什么,另一人则警惕的望着四周。

    司马扬晨好奇的探出了脑袋,仔细的盯着二三十米远的地方。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蹲在地上挖掘的人非常的小心,造成的动静很轻微,显然是担心会惊醒仙道宗的人。

    "好了,挖出来了。"

    忽然,蹲在地上挖掘的人拿出了一个类似酒壶的东西,惊喜冲着另一个说。

    "哈哈,真的,我们真的做到了。"另一个人也非常的激动,颤抖着说。

    司马扬晨迷惑的望着,虽然有段距离,再加上夜色的关系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酒壶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似乎只是一把普通的酒壶!

    当然两人激动成这副模样,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酒壶,应该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对了,这个酒壶怎么埋藏在后山中?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伟大的妖主即将回归,重新带领我们享受杀戮人类的快感,哈哈,我真点迫不及待了。"

    "我也是如此,多久没有品尝人类鲜血的滋味了,太令人期待了。"

    什么,妖主?

    司马扬晨的脸上首次变了颜色,妖主这个名字对于大陆上的任何人来说都是深刻的。

    甚至,妖主被不少人当成了恐惧的代名词。

    曾经,妖主带领的妖族肆意的杀戮人类,那是整座大陆最昏暗的时候,生灵涂炭,尸骨堆积如山。

    幸好人类中出现了十位强者,与妖主大战了三天三夜,最终封印了妖主,大陆这才从此恢复了祥和。

    然而至今那场浩劫也过去了漫长的岁月,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忘记妖主这个名字。

    因为妖主曾经带来的浩劫太恐怖了,让大陆的人口直接少了一半,如果不是十位强者的话,人类到最后绝对被妖主屠杀一空。

    他们是妖族!

    该死!

    司马扬晨本来是好奇心作祟这才跟了过来,不管两人在密谋的筹划着什么,司马扬晨从来没有想到要多管闲事的阻止。

    但是现在的情况完全的不一样了,两人是妖族,而且密谋要释放被封印的妖主。

    假如真被他们成功的话,大陆将会再次经历最昏暗最惨烈的时期,这场浩劫很有可能直接毁灭人类。

    不管是为了自己,为了司马家,还是为了全大陆的人,司马扬晨身为人类有义务有责任去阻止这一切。

    妖主难道封印在这把酒壶中吗?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悄悄的聚集元气,做好了恶战甚至是死战的准备。

    今夜,即使拼了命也不能让他成功的释放妖主!

    "我们快点离开仙道宗吧,免得夜长梦多。"

    "好,不知道为何我心中也有点不安。"

    两人显然不打算在后山中释放妖主,而是打算离开。

    "死!"

    当两个妖族走到司马扬晨躲身的大石头的时候,司马扬晨矫健的身躯毫无征兆的冲了出来。

    绷紧的双臂犹如柱子般抡起,左右双拳竟然同时轰向两个妖族。

    撼世王拳在这一刻竟然发挥出了比以往更强的威力,拳势中附带着一股莫名的气息。

    好像是使命,好像责任。

    无形中提升了威力。

    啊!

    两个妖族同时惊呼一声,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巨石后竟然躲着一个人,而且还在这一刻毫无征兆的发动了攻击。

    他们同时惊慌的后退,然而还是慢了一拍,被撼世王拳狠狠的砸在了胸口,两人直接被砸飞了出去。

    酒壶意外掉落在地上,司马扬晨目光一凝,顾不得去追杀两个妖族,连忙把酒壶扔进了储物戒指中。

    做完这一切后,司马扬晨毫不迟疑的转身向着山下冲去。

    妖族身体素质在天地间无数生灵中是最强悍的,这也是他们能够肆意杀戮人类的本钱。

    同时面对两个妖族司马扬晨心中没有丝毫的胜算,再说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关键是把妖主的事情通知给仙道宗的高层。

    而不是留下来毫无意义的战斗。

    "站住!"

    身后传来了两个妖族的怒吼声,声音非常的大,在后山中回荡。

    两个妖族被夺去了酒壶,显然是气的几乎快要发疯,一时间也忘记了这样的声音绝对会惊动仙道宗的高手。

    果然,沉寂的仙道宗陡然间升起了十几道强大的气息,向着后山碾压而来。

    司马扬晨心中一喜,突然长啸一声,一拳轰在了一块直径十几米的巨石。

    轰隆一声,巨石崩裂,碎石借住陡峭的山坡向着下方滚去,一时间犹如万马奔腾般,造成了极大的动静。

    特别是是在安静的夜中,声音无形中也得到了加强。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冷静,我们快走,仙道宗的高手被惊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最终,身后的魔人没有追上来,司马扬晨停住了步伐,向后看了一眼,后山上没有半个人影。

    两个魔人应该是从别的方向逃走。

    司马扬晨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放走了两个可恶的魔人,但是能阻止他们的阴谋完全是值得的。

    "你是什么人?"

    忽然,一个威严浑厚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彻在耳中。

    我相信自己的实力

    司马扬晨惊疑的转过身,声音是从天空中传来的,视线不由的仰望上方。

    一个身穿金袍的中年人傲立在空中,浑身散发着深不可测的气息。

    面容威严肃穆,双眼犹如刀子般锐利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他是谁?

    司马扬晨从没有见过这个人,不过既然能孤狼

    天道宗和仙道宗别看只差了一个字,不了解的人恐怕认为两个宗派是联盟,实际上两个宗派之间的仇恨大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简直郁闷的要死。

    如果不是忌惮醉老头的实力,司马扬晨甚至把醉老头抽筋扒皮的冲动。

    太阴险了!

    司马扬晨苦笑的摇摇头,这说实在的也怨不得别人,谁让自己警惕心这么差,竟然连这么明显的陷阱都看不出来。

    不管了,天道宗谁爱去去,反正我是不去。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扬晨的心中总算是舒服了一点。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司马扬晨都在房间中修炼,到了晚上的时候,司马扬晨刚刚结束修炼,院子中却响起了清晰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他在仙道宗的人缘不是很好,很少去与其他打交道,因此几乎没有朋友。

    "司马师兄在吗?"

    这个时候,院落中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司马扬晨愣了一下,随后起身推开房门,来到了院落中。

    "司马师兄,醉长老让我给你带句话。"一个皮肤黝黑年轻人笑呵呵的站在月光。

    一听见醉老头三个字,司马扬晨心中不由的冷笑着。

    刚刚被这个老酒鬼给摆了一道,现在却又派人传话,必定不是好事情。

    "什么话?"司马扬晨淡淡的说。

    "醉长老让我告诉你,能修复丹田的丹药仙道宗只有一颗,而且恰好在他的手中。"

    幽黑年轻人笑着说"好了,就这么多,司马师兄如果没事的话我回去复命了。"

    说完,幽黑年轻人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院落中,司马扬晨紧紧皱起了眉头,心中甚至出现了一丝火气。

    这次天道宗之行非去不可了。

    醉老头显然是计划好了一切,不管司马扬晨一开始是不是识破了,最后也不得不答应。

    因为醉老头的手上有张王牌,修复经脉的丹药。

    为了整个司马家的兴衰存亡司马扬晨没有招收弟子

    "谁?为什么要躲在山上官中?"司马扬晨冷冷的说,虽然体内虚弱无比,提不起一丝的力量。

    但是这一刻不能露出半点痕迹,毕竟还不知道这个人是敌还是友。

    与司马扬晨的年岁相当,皮肤白净,一身白衣,面容英俊,绝对算得上一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看他的装束应该不是天道宗的人。

    天道宗的弟子衣服的颜色和仙道宗的一模一样,很少有白色的。

    "呵呵,我是来参加天道宗入门选拔的,兄弟我想你也是如此吧?"这个人善意的笑着说。

    司马扬晨愣了愣,虽然没有完全的放松警惕,不过心中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是啊,没有想到却在山路上碰到了孤狼。"司马扬晨心中一动,决定先把自己真正的目的隐藏下来,等上了天道宗再说。

    "兄弟的实力真强,这次进入天道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提前先恭喜你了。"

    "呵呵,客气了。"

    两人相互恭维了一番,原来这个年轻人是某个家族的弟子,叫做箫心,由于家族没落,为了振兴家族,这才不远千里的来到了天道宗。

    箫心躲在山上官中完全是个误会,原来他感应到了妖兽的气息,处于安全考虑躲了起来。

    恰好司马扬晨在这个时候赶来,不幸的成为了孤狼的目标。

    "兄弟,我们一起吧,即使碰到了妖兽彼此也好有个照应。"箫心微笑着说。

    司马扬晨点点头,弄清了箫心的身份后,司马扬晨也放下心来,既然这样与箫心一起上山绝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随后,两人朝着前方前进。

    越往上元气的压制越来越明显,大概走了三分之二后,元气被压缩的少了的可怜。

    司马扬晨双手中握着两块中品元石,恢复着体内消耗的元气。

    虽然中品元石蕴含着惊人的元气,但是也仅仅让丹田中的元气维持在一个二分之一的程度。

    当然司马扬晨也非常的满意,相信走到这里元气仅仅被压制了一半,说出去的话绝对足够令任何人吃惊。

    箫心的体魄虽然强悍,但是走到了这里开始有点吃不消了,满头大汗,脸色微微有点发白,呼吸急促,显然是到达了一个疲惫的临界点。

    不过幸好距离顶峰只剩下三三千米的距离。

    越往上走,箫心越吃力,步伐踉跄,呼吸急促,而司马扬晨却始终气定神闲,步伐轻快。

    如果不是不时的会停下来,早就把疲惫不堪的箫心给摔在身后了。

    "兄弟,我怀疑你简直不是人类,走了这么久丝毫在脸上看不到疲惫之色,难道你不觉得累吗?"

    箫心气喘吁吁的说。

    司马扬晨淡淡一笑,若无其事的说"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强悍,要不然也不会来参加天道宗的选拔。"

    "是啊,体魄越强悍的人加入天道宗的机会越高。"箫心赞同着说。

    前方隐约的看到了壮观巍峨的山门,司马扬晨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突然转身笑着说"箫心兄,山门近了,我们可要加把劲啊。"

    "好!"

    箫心咬着牙,艰难吃力的迈动着沉重无比的步伐。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也不禁暗暗的佩服箫心的坚毅,这要是换成了一般人恐怕早就停下来休息了。

    天道宗的山门比仙道宗的山门更为壮观,显然两个宗派不光私底下较劲,在山门上自然也有一番较劲。

    这个时候,两人终于来到了山门前。

    箫心一脸激动兴奋,而司马扬晨的脸上则没有任何的波动,两人的反应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山门两边各站着两名天道宗的弟子,当看到司马扬晨两人走来的时候,其中一人站了出来,面无表情的说"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这位师兄,我们两个想加入天道宗,还请师兄能代为引荐。"箫心深吸一口气,稍微的平复一下急促的呼吸,随后恭敬的说。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犹豫的神色。

    原本他想到达天道宗的山门后说明自己的来意,可是当看到面无表情的天道宗弟子后,司马扬晨放弃了心中的这个念头。

    现在要是说出来的话,恐怕会被四个天道宗弟子直接赶下山,还不如暂且的隐藏身份,等进入了天道宗中见到高层后在说明来意。

    相信天道宗的高层绝对拉不下脸面去欺负一个小辈。

    司马扬晨苦笑的摇摇头,这一次天道宗之行恐怕不会顺利。

    不过为了能修复经脉的丹药也只能咬着牙进入天道宗这个龙潭虎穴了。

    这个天道宗弟子听到了箫心的话后竟然冷冷一笑,脸上的神色非常的冷漠,仿佛在面对两个仇人般。

    司马扬晨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天道宗弟子的态度非常的古怪,令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箫心也看出了异常,不过语气上依旧恭敬的说"麻烦这师兄了。"

    "哼,麻烦?难道你真以为我会给你通报吗,你这个仙道宗的外门弟子。"

    箫心一脸迷茫,他显然不明白这个天道宗弟子话到底有何含义。

    而司马扬晨却陷入了难以置信的震惊中。

    怪不得这个天道宗弟子竟然是这副冷漠的嘴脸,原来是针对我的!

    司马扬晨心中暗暗的叫苦,醉老头这招呼打得还不如不打,这不是提前通知天道宗的人我要来吗?

    如果不是在天道宗的山门前,司马扬晨甚至有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这位师兄说笑了,我们怎么可能是仙道宗的弟子呢?"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脸色平静如常,笑着说。

    这个时候反而更加坚信了他要隐藏身份的想法,如果现在承认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箫心也忙不迭的点点头。

    "是吗?"

    这个天道宗弟子在两人的身上冷冷的打量着,司马扬晨心中暗暗的庆幸,幸好今天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要不然现在恐怕已经暴露了。

    箫心一脸紧张,他一心想要加入天道宗,当然不想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仙道宗而耽误了这一切。

    "好,你们随我进去吧。"

    这个天道宗弟子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显然是放松了警惕,这才司马扬晨和箫心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终于顺利的进入了天道宗中。

    天道宗中的面积与仙道宗差不多,最不可思议的是两个宗派建筑的风格和位置竟然出奇的一致。

    司马扬晨不禁有些怀疑天道宗和仙道宗的关系,说不定以前真是兄弟宗派,只是因为某些不知名的矛盾而疏远了起来。

    毕竟两个宗派的名字太近似了。

    "这是外门执事长老的房间,你们进去吧。"嘱咐完这一切后这个天道宗弟子离开了。

    司马扬晨和箫心站在门前,两人彼此忐忑不安的对望了一眼,都能清晰捕捉到彼此眼中的担忧。

    当然两人的担忧却有不同的含义。

    司马扬晨是担心如何说出自己的身份,而箫心恐怕是在担心能不能顺利的加入天道宗。

    最后,还是司马扬晨向前几步,轻轻的敲打着房门。

    "进来!"

    下一刻,房间中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推开房门,司马扬晨和箫心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房间中的布置非常的简朴,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坐在房间的唯一一张椅子上。

    "你们想加入天道宗?"

    老人的语气非常温和,身躯上的气息也是平淡出奇,看不出丝毫以身份压人的味道。

    "是!"箫心激动的说。

    "是"司马扬晨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是。

    一开始计划着在天道宗中说出自己的身份,然而事情的演变远远超出了司马扬晨的预料。

    他现在只想赶快的应付过去,离开天道宗,至于醉老头所说的东西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说说你们的实力境界吧!"

    "元气六重!"

    "元气五重!"

    老人点点头,似乎非常的满意,随后温和的笑着说。

    "你们能够凭借着身体来到仙道宗中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过我们天道宗中是有规矩的,你们还必须经过一次考验。"

    "如果能通过的话,恭喜你们将会成为天道宗的外门弟子,当然天资好的话很有可能成为内门弟子。"

    "是!"

    箫心的反应非常的激动,当然他不是想激动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而老人刚才的夸奖。

    天道宗果然是一个看重身体素质的宗派。

    司马扬晨愣愣的站在原地,欲言又止,竟然还还要参测试,这要是在测试中暴露身份的话无疑是在打天道宗的脸。

    "执事长老,仙道宗的那个外门弟子并没有来,显然是害怕了。"忽然,一个年轻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恭敬的说。

    听到仙道宗三个字,老人脸上温和的笑容骤然间消失了,凌厉的目光中竟然闪烁着杀机,冷冷的说。

    "哼,他要是敢来的话我仙道宗绝对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我倒要看看醉老头还敢不敢来提亲。"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他想要说出真实身份的冲动立刻憋进了肚子中,现在要是说出来的恐怕要面对天道宗所有人的怒火。

    该死,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醉老头啊醉老头,这次被你害死了。

    测试

    司马扬晨从来没有这一刻别扭过,忐忑过。

    如果测试在仙道宗中他当然不会有丝毫的心理负担,正好也能测试一下自身真正的战斗力。

    可是这场测试是发生在天道宗中,而且还是入门测试。

    如果通过的话可真是闹了一个大笑话,别说是天道宗,就算是仙道宗恐怕也会降临可怕的惩罚。

    司马扬晨不是孤家寡人,还有飘摇欲坠的司马家,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真不想自己再出现意外。

    这样无法再震慑上官家,司马家也将会因此走向覆灭的深渊。

    不行,测试说什么也不能通过,最好被淘汰。

    司马扬晨心中苦笑的想着。

    两人跟随外门执事长老来到了天道宗外门的演武场中。

    试炼阁!

    天道宗的演武场与仙道宗的一模一样,最中间的位置建立了一座巨大的试炼阁,而这次的测试显然是要在试炼阁中进行。

    “你们放心,这次测试并不是很难,以你们的实力应该能轻松的通过。”老人再次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缓缓的说。

    箫心兴奋的点点头,司马扬晨心中一苦,他希望测试难点,做做样子直接被淘汰了。

    假如是一场简单的测试的话,要是通不过反而会引起怀疑。

    三人迈步走进了试炼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