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章 终于找到了这种丹药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1本章字数:8385字

    第188章终于找到了这种丹药

    司马天化兴奋的拉着司马扬晨,兴高采烈的讲述着最近一阶段司马家的发展。

    司马扬晨也颇为意外,他没有想到自己留下了十几件宝物竟然起到了这么大的作用。

    竟然真的帮助司马家度过了危机,以前的生意也恢复了三分之二,相信到达巅峰时候的辉煌也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父亲,这次我回来帮你带来了一件好东西。一件真的你没有想到的东西,让你非常惊讶。”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激动的说。真的非常激动!

    不知道多少日子,司马天化被丹田严重的伤势困扰着,在司马家的影响力也越来越低。

    如果不是司马扬晨异军突起,震慑住了众多司马家人不安分的心,司马天化的处境将会更加的不妙。

    然而司马扬晨却无法永远的留在司马家,整个家族需要司马天化独自支撑起来,因此修复丹田成为了迫在眉睫的大事。

    现在终于找到了这种丹药,即使一向沉着冷静的司马扬晨也不由的在这一刻激动起来。

    司马天化也清晰的捕捉到了司马扬晨脸上的异样,疑惑的说“什么东西,宝物吗?”

    “当然不是,这是一种比宝物还要重要的东西,是我拼了命换回来的。”

    司马扬晨自豪的说,天道宗之行看似是个圆满的结果,实际上危险重重,稍有不慎的话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能活着回来,而且还得到了修复丹田的丹药,这一切的都是值得的。

    “啊,那是什么东西?”司马天化好奇的说,这一刻他也被司马扬晨的一番话给吊起了胃口。

    “丹药,能治疗丹田伤势的丹药。”

    司马天化一下子懵了,呆呆傻傻的望着司马扬晨,忽然虎目激动,浑身颤抖的抓住了司马扬晨的双手。

    “晨儿,这是真的吗,这颗丹药真能修复我丹田中的伤势?”

    司马扬晨重重的点点头,坚定的说“这是我拼了命才换回来的,当然错不了。”

    “晨儿,这次苦了你了。”司马天化虎目中微微的泛红,隐约能看到晶莹的泪花。

    堂堂一家之主,司马天化也算是见过了大风大浪,平日子把真正的自己伪装起来,这一刻他压抑的感情终于肆无忌惮的释放着。

    丹田的伤势一直司马天化心中的抹不开的心结,身为曾经实力不弱的武者,突然间变成了废人。

    正常人绝对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打击,而结束自己的一生了,由此可见司马天化的坚强。

    “好了,父亲,我们父子俩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你赶紧闭关服用这颗丹药。”

    “好!”

    司马天化重重的点点头,欣慰的望着司马扬晨。

    能有如此优秀的儿子,此生无憾!

    家主要突破了?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犹如旋风般在司马家席卷,所有的司马家人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中。

    司马天化重伤丹田受损,境界跌落,现在不仅恢复了巅峰的实力,而且还要突破。

    不少动了歪脑筋的司马家人连忙打消了心中的念头,就连二长老等众人高层也一一造访。

    当然,这个消息是司马扬晨故意泄露出去的,果然所造成的效果出奇的好。

    希望父亲能够突破,日后司马家才能团结一致,不会再有内部毫无意义的消耗。

    司马天化能不能突破司马扬晨心中也没有丝毫的把握,只是为了增加消息的爆炸性这才临时加上的。

    如果不能突破的话也无伤大雅,当然最好是能突破,这样司马家人将再无反叛之心。

    司马天化闭关,司马家也陷入了平静中,司马扬晨无事可做,闲着无趣的他来到了藏书阁。

    藏书阁是司马家最重要的建筑,里面存放的功法和武技是司马家的根基。

    如果藏书阁有失,就相当于动摇了根基,对一个家族的影响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因此藏书阁的守卫非常的多,毫不夸张的说司马家最精锐的力量都驻守在这里。

    身为家主的儿子,再加上上一次造成了巨大的轰动,因此司马扬晨一路畅通来的走进了藏书阁中,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摇摇头,虽然他不习惯司马家人用敬畏的眼神去对待他,但是为了司马家日后的平稳发展,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藏书阁空间非常的大,一个个书架上塞满了书籍,司马扬晨随便看了一眼,朝着武技区走去。

    有了神魔百炼劲后,他对任何功法都失去了兴趣,再说功法不能兼顾的修炼,除非放弃神魔百炼劲。

    武技却不一样,只有有这个能力,能随意的修炼。

    当然贪多了嚼不烂,修炼的武技越多也就意味着将要耗费更大的精力,到最后必定会落得个一无所获的结果。

    司马家算不上是大家族,因此藏书阁的武技普遍不高,司马扬晨期待的寻找了一番,却失望不已。

    没有找到一本让他满意的武技。

    家族注定无法与宗派相比!

    司马扬晨莫名的感叹着,虽然藏书的数量差不了多少,但是在质量上简直是天差地别。

    咦?

    司马扬晨正要失望的离开藏书阁的时候,忽然他不经意间看到了一本黑色的书籍。

    这本书籍摆放的非常的古怪,竟然占据了书架的一层,仿佛是有人刻意隔开的。

    没有名字!

    司马扬晨好奇的拿起一看,顿时愣了愣,这本黑色书籍书皮上竟然没有一个文字,黑漆漆的一片,非常神秘。

    下一刻,轻轻的翻开书页,司马扬晨惊疑的瞪大了双眼,书页上同样没有文字,整张纸上都是奇异的花纹。

    好像是某种图案,由无数个线条串联而成的,但是仔细看凌乱至极,毫无规律可言。

    这是文字?

    司马扬晨迷茫的摇摇头,看起来像是文字,但是线条密密麻麻的,非常的凌乱。

    看了足足一会司马扬晨也没有看出来上面到底是什么文字。

    或许根本不是文字,而是一种诡异的图案。

    这本怪书怎么放在藏书阁中,而且还摆在武技区,难道是一本武技不成?

    司马扬晨想了想,拿起这本书,决定找藏书阁的管事询问一番,说不定能从他的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六叔,这本书籍是什么武技?”

    藏书阁管事是一个中年人,与司马天化的年纪差不多,司马扬晨只所以称他为六叔并不是因为他排行上官家的邀请

    司马家会客厅……

    司马扬晨迈步走了进去,面无表情的望着坐在椅子上的一个中年人。

    “你是上官家的人?”司马扬晨不动声色的坐在了主位上,目光平静,淡淡的说。

    这个中年人站起身来,笑着客气的说“不错,我是上官家的上官盘,请问你是司马扬晨司马少爷吗?”

    司马扬晨点点头,随后淡淡的说“不知道这一次你来司马家做什么?”

    “不为别的,正是为了邀请司马少爷赴宴。”上官盘微笑着说。

    愣了愣,司马扬晨目光奇异的望着上官盘,却从这个中年人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异色。

    如果被别的家族邀请,司马扬晨顶多觉得奇怪,绝对不会怀疑他们的动机不纯。

    但是这次前来邀请的是上官家,司马家和上官家的矛盾几乎靠山城的所有都知道。

    仇人之前会互相邀请吗?

    因此,司马扬晨的御剑宗天才

    司马扬晨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说上官霸天果然是老谋深算,即使别人看出他的真正目的也是无话可说。

    上官霸天深吸一口气,似乎在给众人思考的时间。

    随后继续说道“团结一致才能度过这次的危机,希望大家能抛弃前嫌,共同守护靠山城。”

    “上官家主,联盟人太杂,必须推选出一个盟主,否则群龙无首很容易自乱阵脚,到时候不用兽潮,我们恐怕会自相残杀起来。”

    这句话让不少人都点点头,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一声,为了能能谋取好处,上官霸天可谓是下足了功夫。

    “我也是这样考虑的,不过盟主的人选我建议让年轻人担当,年轻人不像我们一样优柔寡断,关键时候敢作敢为,应付兽潮是最合适的。”

    “好,我赞同。”

    “我也赞同。”

    司马扬晨心中疑惑不解,本以为上官霸天会把自己推上盟主的位置,谁知道他却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无法坐上盟主的位置,如何为自己的家族谋取更大的利益?

    司马扬晨不相信上官霸天竟然是如此的伟大,竟然能舍得盟主的位置,他一定是另有计划。

    “俗话说,实力为尊,这次盟主的人选也要从盟主的最强者中选出。”

    众人点点头,不少人的脸上甚至涌现了狂喜,显然是对自己家的年轻一代有充足的信心,有机会问鼎盟主的位置。

    这个时候,上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客气的冲众人一一拱手,随后恭敬朝着上官霸天说。

    “家主,比试用的擂台已经搭建好了。”

    上官家果然做好了准备,不知道他们要在年轻一代选拔盟主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要知道上官家虽然高手众多,但是年轻一代能够称得上天才的几乎没有,这样的选拔明显的对上官家不利。

    上官霸天不是傻子,相信他也清楚这一点,这么做恐怕是有不为人知的目的。

    或者说年轻一代的比试对他们有利……

    咦,对了,那个元气九重的御剑宗天才,他该不会是上官家的依仗吧?

    元气九重,的确能在年轻一代中称雄。

    但是邀请一个外人助拳,其他势力和家族绝对不会答应的。

    “请诸位叫上家族一位年轻一代的天才,移步到后院。”

    上官家后院面积十分的惊人,最中间的位置临时搭建了一座擂台,擂台的四周站满了人。

    擂台虽然是在仓促间建成的,不过算不上简陋,擂台的主体是灰岗岩,质地坚硬,能抵御元气,价格也非常的昂贵。

    上官家果然是财大气粗!

    不少人感叹着。

    盟主的位置必须要争取到,司马扬晨暗暗的想着,虽然他对名利地位并不感兴趣。

    但是上官家如果争取到盟主的位置,将会趁着兽潮的风波打压司马家,到时候绝对是毁灭性的的灾难。

    这是司马扬晨绝对不想看到的。

    司马家是否安定,决定他能不能在仙道宗安心的修炼,所以解决上官家这个后顾之忧迫在眉睫。

    想要争取到盟主的位置最大的对手是那个元气九重的御剑宗天才,司马扬晨到不是很担心无法战胜这个年轻人。

    他最担心是上官家是不是还有别的计划。

    不管司马扬晨有这样的想法,周围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念头,争取到盟主的位置,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

    “选拔赛开始,每个家族势力只能派出一人出战,我上官家身为东道主,为了表示对诸位的尊敬将会剑道天才

    元气九重对元气八重!

    两人皆是大宗派的天才弟子,因此两人的碰撞了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蹬蹬瞪,傲云步伐沉重,挺拔的身躯犹如一阵风般前冲,几乎在瞬间到达了胡少云的身前。

    胡少云满脸微笑,面对傲云的攻击更是淡定自若,让人很难想象他的境界竟然比傲云低一个等级。

    骤然间,胡少云动了,手心中突然迸射出一道银光,快如闪电,无情的撞向冲过来的傲云。

    傲云扭身闪躲,一拳重重的轰向了那道激射的银光,胡少云淡淡一笑,银光突然间暴露出真正的模样,竟然是一把剑。

    “你用剑?”傲云双眼一缩,冷冷的说。

    剑,是兵器中的皇者,却极难真正领悟剑的奥妙,因此用剑的武者虽然多,但是能称之为剑道高手的人却少之又少。

    胡少云是青云宗的天才弟子,他的剑必定到达了一个骇人的境界,绝对不可能像普通武者一样无法领悟剑的精髓。

    “不错,我的剑曾经战胜过元气九重的武者,不知道你能不能挡住我的旋风快剑,我很期待。”

    快剑?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在试炼房中他曾经见识过剑道狂人的快剑,至今还心有余悸。

    不知道胡少云的快剑到底快到了何等地步?

    傲云脸色一变,随后快速的隐去,冷冷的说“不自量力,难道你真认为我是普通的元气九重武者吗?”

    话音刚刚落下,胡少云突然间动了,手中的剑再一次化为了诡异的银光,极速的划过,擂台下面响起了一声声的惊呼。

    剑太快了,银光的移动轨迹非常的模糊,甚至是飘忽不定,肉眼无法捕捉到最准确的轨迹。

    上官霸天的神色也凝重了下来,双眼中隐隐有一丝担忧,显然对傲云的信心不那么强了。

    薛定则开心的笑了,捋了捋胡子,满意的望着擂台上的胡少云。

    快剑?

    司马扬晨失望的摇摇头,说实在的,胡少云的快剑的确算得上快,但是与剑道狂人相比差了不少。

    不知道傲云会如何应付?

    说实在的,司马扬晨对这个御剑宗的天才非常的感兴趣。

    元气九重,不知道能不能战胜擅长剑的胡少云?

    傲云冷笑一声,扭动身躯,步伐游动,迅猛中丝毫不缺轻灵,一时间的速度竟然超越了银光的速度。

    下一刻,整个人出现在擂台上十几米的地方。

    怒龙拳!

    傲云狂吼一声,神色庄重严肃,身躯绷紧,双腿微微弯曲,陡然间双拳犹如炮弹般轰出,一拳拳凶悍的砸向胡少云。

    胡少云的表情也凝重了下来,手中的剑一收,向着一侧移动,同时剑再一次的挥出。

    划着诡异的弧线削向傲云轰过来的双拳。

    吼!

    双拳中隐隐带着一丝奇异的吼叫声,好像巨龙咆哮。

    气势滚滚,震荡的元气凶猛的从双拳中迸发而出,竟然轻易的荡开了银光,同时凶猛轰向胡少云。

    可怕攻击,可怕的怒龙拳!

    上官家后院中的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中,元气九重,御剑宗的天才,实力果然强悍无比。

    “你太小看我了。”

    胡少云突然爆喝一声,目光凌厉如刀,手中的剑突然间移动,快如闪电,呼呼,擂台上凭空刮起了狂风。

    短瞬间,胡少云不知道刺出了多少剑,擂台上到处闪烁着银光。

    狂风中银光点点,犹如夏夜的星空般美丽夺目,但是每个人都能从狂风感觉到心悸的杀机。

    旋风快剑!

    司马扬晨凝重的望着擂台上的战斗,刚才胡少云所展现的快剑简直不值得一提,而现在旋风快剑的威力比之刚才上升了一两个档次。

    现在的胡少云再称之为剑道天才也一点不为过。

    阵阵狂风向着傲云袭去,傲云竟然没有要收回拳头的意思,身躯反而前冲,双拳咆哮的轰在了面前的狂风上。

    一时间,狂风被拳风截断,狂暴的元气更是四溢,傲云的怒龙拳展现了令人骇然的威势。

    “我是不可战胜的!”

    傲云气势陡然间攀升高涨,脸上爬满了强大的自信,犹如一尊战神般双拳轰散了十几道狂风。

    银光散落,傲云狂暴的攻击硬生生的破去了胡少云的旋风快剑。

    胡少云脸色狂变,手中的剑骤然间前刺,同时身躯爆退,显然是在忌惮傲云怒龙拳的凶势。

    “想走,没门!”

    吼吼吼!

    双拳清晰传来了巨龙震人心魄的咆哮声,夹杂着无比凶悍的威势,重重砸向正欲退走的胡少云。

    嘭!

    胡少云能在青云宗中声名鹊起绝对是有原因,正当众人都以为胡少云将要败在傲云的双拳下。

    谁知道,胡少云的双腿重重的一蹬擂台的表面,坚硬无比的灰岗岩上留下了一双清晰可见的脚印。

    整个人一跃而起,惊险的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

    傲云的怒龙拳狠狠打在了空气中,凶猛的拳风竟然直直向着擂台下冲去。

    下面站的最靠前的一人直接被轰飞了,口喷鲜血,一路上撞翻了十几个人,最后昏死了过去。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光是怒龙拳的拳风就有这样恐怖的威势,这一拳要是完全的砸在人的身上,绝对是必死无疑。

    司马扬晨也是暗暗的心惊,心中对傲云的评价高了一分,御剑宗的天才,果然不是上官家刻意吹出来的。

    这一刻,傲云占据绝对的上风,上官霸天也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自信也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而薛定的脸上则难看了下来。

    胡少云跃到半空中,竟然不可思议的停滞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浑身的气息强大诡异,双手在胸前交叉,他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咦,他的剑呢?

    众人这才发现胡少云的剑不见了。

    一个剑道天才失去了剑,就相当于老虎没有了牙齿,丧失了最有利的武器,战斗力也会大幅度的衰减。

    然而反观胡少云的脸色却没有丝毫慌乱的痕迹,沉着冷静,仿佛一点也不担心失去剑后所造成的后果。

    司马扬晨疑惑不已,御剑宗的傲云却始终赤手空拳,没有使用剑的意思。

    这一刻,司马扬晨甚至怀疑傲云到底是不是御剑宗的人。

    众所周知,御剑宗的弟子全都用剑,御剑宗最赫赫有名的武技莫过于御剑术了。

    御剑术,没有剑如何施展。

    傲云似乎更喜欢使用双拳。

    胡少云却出奇的是一位剑道上的天才,使用剑,这场战斗进行到现在,渐渐的让司马扬晨有种怪异的感觉。

    “万剑齐发!”

    嗡嗡嗡!

    空气中剑鸣阵阵,陡然间一把把剑在虚空中凝聚凝实,散发着惊人的杀气。

    足足上万把剑!

    胡少云爆喝一声,手指一点,凌厉的遥指擂台上的傲云,陡然间,上万把剑齐发,朝着傲云铺天盖地的刺去。

    几乎覆盖了擂台上任何地方,除非能在瞬间跳下擂台,要不然必定要承受上万把剑的攻击。

    然而跳下擂台则意味着输,傲云会做吗?

    不用想也知道,答案必定是否定的。

    傲云是一个极度高傲自负的人,像他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甘心败在一个元气八重的同龄人手上。

    果然,傲云没有动,而是稳稳的站在擂台上,他放弃了闪躲,显然是打算硬拼。

    万剑齐发!

    面对着上万把剑的可怕攻击,怒龙拳还能展现恐怖的威势吗?

    不少人摇头叹息,甚至露出了喜色,他们都在认为怒龙拳也要在这一击下黯然失色。

    傲云必败无疑!

    司马扬晨却不这样想,要知道傲云是御剑宗的人,不管双拳多么的厉害,剑始终是他的杀手锏。

    因此,司马扬晨认为傲云不会败,在剑道上的比拼,落败的很有可能是胡少云。

    当然,也不排除胡少云另有底牌,能够出人预料的反败为胜。

    换句话说,如果这是胡少云最强的实力,那么胡少云最终绝对是必败无疑。

    御剑宗的人对剑的理解绝对不是其他宗派的人所能媲美的。

    “剑道上能称之为天才的人只有我御剑宗的弟子,你不配。”

    傲云冷冷的说,忽然,锵的一声脆响,一把剑凭空出现在傲云的手中。

    他竟然也用剑?

    不少人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傲云一直使用拳头,让别人都忘记了御剑宗弟子这个身份。

    所以,当傲云拿出剑的时候,他们才会如此的吃惊。

    司马扬晨一点也不吃惊,如果傲云不使用剑的话那么也不会成为御剑宗的弟子。

    傲云的剑非常古怪,夸张的弯曲着,从表面上好像是一把弯刀。

    “少废话,看你怎么样破去我的万剑齐发?”虚空中,胡少云竟然脚踩着一把剑傲立着。

    浑身散发着强大的自信,胡少云显然是自信傲云绝对无法挡住他这一击。

    “我会让你明白明白真正的剑道天才。”

    话音刚刚落下,傲云陡然间怒喝一声,手中弯曲的剑竟然直接绷直了,笔直,没有丝毫的弯曲。

    诡异的一幕让不少人都惊呼了出来,全都意识到这把剑的不凡。

    御剑术!

    御剑宗最赫赫有名的武技终于在傲云的手上施展了出来。

    手中的剑上扬,骤然间激射而出,一时间竟然化做了无数道剑影,准确的与落下的上万把剑碰撞在一起。

    真正的御剑术

    一时间,无数兵器的交鸣声震耳欲聋,虚空中上演中一幕令人震撼到极点的场景。

    这是御剑术?

    司马扬晨大吃一惊,天道宗的山路上,无名山脉中,他杀死了不少天道宗的人,也曾经见识过御剑术。

    他一直认为御剑术是操控宝剑的诡异武技,谁知道真正的御剑术竟然是这样。

    傲云所使用的御剑术明显比蓝长老和他带领的一百多个御剑宗弟子要强上很多。

    假如当日面对这样的御剑术,司马扬晨无法肯定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

    剑影在顷刻间衍生裂变,竟然挡住了上万把落下来的宝剑,胡少云自信的一击轻易的被傲云给破去了。

    “不,这怎么可能,御剑术怎么如此的厉害?”胡少云难以置信的说。

    心神一时不稳,脚下凝实的剑逐渐的淡化在虚空中,而胡少云的身躯也落了下来。

    他脸上依旧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近乎呆滞望着傲云。

    “没有什么不可能,御剑术千变万化,能衍生出任何的攻击,只是那群庸才不知道运用而已。”

    傲云淡淡的说。

    下面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望着傲云的目光完全变了味道,充满敬畏的色彩。

    这才是真正的剑道天才,胡少云与之一比,差的太远了。

    司马扬晨双眼也出现了一丝忌惮的神色,傲云的御剑术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想要取得盟主的位置,傲云绝对是最大最不可逾越的阻碍。

    不过司马扬晨并没有丝毫的退缩,傲云的实力仅仅让他感觉到忌惮而已,并没有到达丧失勇气的地步。

    “你输了!”傲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冷冷的说。

    “不,我没有输,我还有机会。”胡少云近乎癫狂的说,他显然无法接受这个失败的结果。

    傲云却摇摇头,孤冷的说“当我用剑的那一刻,在年轻一代中没有人能够战胜用剑的我。”

    这番自大的话再也没有人去反驳,因为傲云所展现的实力足以让他说出这样的话。

    “我要杀了你。”

    傲云的淡然让胡少云仿佛受到了最无法承受的羞辱,只见他面容扭曲狰狞。

    陡然间咆哮着冲向傲云。

    “我说过没有人能战胜用剑的我。”

    傲云目光冰冷,平静的语气中却蕴含着惊人的杀机,突然间刺出了一剑。

    这一剑好像没有附带任何的力量,轻飘飘的,速度不仅缓慢,而且行进的路线歪歪扭扭,好像一个孩童一鸣惊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关注在擂台上,司马扬晨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他们都要看看司马家曾经的废物到底成长到什么地步。

    撼世王拳!

    司马扬晨一上来没有丝毫的保留,面对元气九重的天才如果不拿出全部实力的话,绝对会被傲云的攻击所压制。

    而司马扬晨正是想用凶猛的攻击压制住傲云,逼迫他用剑,施展御剑术。

    与最强状态的傲云一战这才是司马扬晨想要看到的。

    右拳如雷动,轰轰轰。

    伴随着一阵轰鸣声,无情的砸向傲云,这一拳的威势令人心惊,无形的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击下痛苦的哀嚎。

    撼世王拳讲究爆发力,拳势凶猛,刚好与傲云的怒龙拳有异曲同工的共同点。

    这个时候,傲云脸色一变,显然也预料到了司马扬晨这一拳的不凡,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的慌乱。

    稳稳的站在原地,不闪不避,陡然间轰出一拳,毫无花哨粗暴的迎向司马扬晨的撼世王拳。

    轰!

    这一次的碰撞犹如是火星撞地球,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元气滚滚四溢,恐怖的冲击波在虚空中形成了一道道的有形的波纹。

    快速的向着四周蔓延,擂台下的人也遭遇了无妄之灾,周围站的最近的十几个人口喷鲜血,踉跄着坐在了地上。

    这仅仅是碰撞余波的威力,要是身处碰撞中心的话,实力不强的武者绝对会被直接撕裂成碎片。

    这两人太强了。

    傲云的强在众人能够接受的范围,可是司马扬晨的强令所有人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元气六重,在众人中根本算不上太出色的年轻人,然而真正的战斗力却是那么的恐怖,丝毫不亚于元气九重的武者。

    现在,没有一个人再敢认为司马扬晨是废物,至于嘲讽声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薛定脸色难看,司马扬晨的强让他感觉到了恐慌,感觉到了危机。

    上官霸天的脸色也不好看,阴沉的吓人。

    擂台上的两人被碰撞的冲击波冲击着,身形不稳,踉跄的后退着,一直到擂台的边缘这才稳住了身体。

    元气九重果然不简单,竟然能挡住我全部力量元气的一击。

    司马扬晨吃惊的想,他以为能靠这一次的攻击压制住傲云,谁知道竟然是势均力敌的结果。

    谁也无法压制住谁。

    司马扬晨吃惊,殊不知对面的傲云更加的吃惊。

    怒龙拳的凶猛,再加上元气九重的境界竟然无法取得丝毫的上风,傲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