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章 弑天剑气太强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1本章字数:7414字

    第191章弑天剑气太强了

    想到这里,即使逐渐了了解剑灵神奇的司马扬晨也忍不住暗吃了一惊。

    而对面的肖飞更加的吃惊,甚至是郁闷,自己的每一剑都被对手提前洞察,最可怕的是不管施展任何的剑术,都无法瞒过司马扬晨的眼睛。

    如果不是能确定对方是司马家的人,肖飞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碰到了同门最顶级的天才。

    是时候了!

    突然,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实际上肖飞没有这么弱,只是自信的御剑术轻易的被破去,肖飞开始心态失衡,似乎忘记了自己不止掌握了狂剑术这种武技。

    司马扬晨当然不会给肖飞醒悟过来的机会,面对一个元气十重的天才,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能击败的机会。

    轻易的挡住了肖飞迅猛的一剑,司马扬晨怒喝一声,闪身上前,肩部一抖,竟然直直撞在了肖飞的胸口上。

    司马扬晨拥有上千斤的力量,体魄的强悍更是不输于妖兽,这一下的撞击看似是街头流氓招式,实际上威力惊人,一点也不逊色武技的威力。

    咔嚓!

    肖飞的胸骨直接被撞碎了,惨叫一声,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简单粗暴的一击,直接重伤了御剑宗的天才,元气十重的高手。

    院落中的宾客从刚才已经预想到肖飞会被,因为肖飞的任何攻击都被司马扬晨轻易的破解和压制,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肖飞竟然败在了最简单的攻击上。

    “敢招惹司马家,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司马扬晨冷冷的说。

    不少打算在兽潮中出工不出力的人顿时浑身一哆嗦,双眼中涌现了惧怕的神色,甚至不敢看傲立在院落中的司马扬晨。

    上官婉儿赞赏的望着司马扬晨,出神的喃喃自语道“司马扬晨比司马天化更适合盟主这个位置。”

    一旁几位上官家长老只能干笑别过头去,在司马家的地盘,司马扬晨和司马天化任何一个都得罪不起,他们可不像上官婉儿这样的出言无忌。

    这个时候,司马天化缓缓的走了过来,冷喝道“来人啊,把这个御剑宗的弟子扔到大街上,靠山城任何人不得救他,要不然就是与我司马家作对。”

    众人吃惊的望着司马天化,在上官家的时候,大家只所以赞成司马天化当盟主。

    正是因为司马天化骨子里是一个随和的人,不喜欢与人争斗,要不然也不会任由上官家发展到可以威胁司马家的地步。

    谁知道,司马天化竟然一改往日的作风,变得狠辣果断,丝毫不担心这样的行为会得罪御剑宗。

    对于父亲的这个决定,司马扬晨也是暗暗的点点头,反正已经和御剑宗不死不休了,既然这样也不介意再得罪一回,正好也能给御剑宗一个下马威。

    让他们明白明白招惹司马家绝对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为。

    这样反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让御剑宗暂时不敢有任何的行动。

    “是!”

    司马家几位弟子昂首挺胸的走了出来,脸上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御剑宗,对于一个家族来说绝对是一座只能仰望的高山,谁敢想象竟然能够在御剑宗的头上耍威风。

    几乎每个司马家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中,甚至连几位上年纪的长老竟然也激动的老泪纵横。

    肖飞早已经昏死了过去,几位司马家年轻一代像抬死狗般把肖飞给抬了出去。

    “哈哈,诸位不好意思,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家快请入席,不能让一个跳梁小丑扫了大家的雅兴。”

    司马天化哈哈大笑,转身走进了了会客厅中,像个没事人般继续与身边的人推杯换盏。

    不少人脸色怪异,肖飞堂堂一个御剑宗的弟子,元气十重,恐怕也只有司马天化敢轻描淡写的称之为跳梁小丑。

    司马家真的变了!

    不少的宾客彼此对望一眼,都能看出彼此眼中的忧虑。

    现在司马家不在是以前处处忍让,忍气吞声的司马家了,而是像是一头沉睡的雄狮,终于苏醒了过来。

    日后谁敢招惹司马家,绝对会被无情的撕成碎片。

    司马天化不好惹,司马扬晨更加的不好惹,唯一能与之抗衡的上官家也成为了姻亲,日后这对父子算是在靠山城横着走了。

    “哈哈,司马老弟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我老哥我羡慕死了。”

    忽然,一个声音从会客厅的外面响起。

    司马天化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不过随后快速的隐去,重新布起了笑容。

    “薛老哥真是说笑了,你也不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吗,咱俩谁也不用羡慕谁。”

    薛定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听到司马天化的这句话后顿时露出了一丝苦笑。

    会客厅中坐着都是靠山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于薛家和司马家的那桩旧怨当然也是非常的了解。

    司马天化那句话的意思他们都读懂了其中的意思,不过见薛定面无异色,依旧微笑着走进来。

    他们心中也忍不住的暗暗感叹,薛定脸皮真是厚到了一定程度。

    司马扬晨淡淡的看了一眼薛定,随后收回了视线,当初事情虽然让他曾经不舒服一阶段,但是现在早已经忘记而来。

    “你难道不觉得生气吗?”上官婉儿突然奇怪的问道。

    司马扬晨愣了愣,一脸莫名其妙的说“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难道你对薛玲一点兴趣也没有,听说你们两个现在在同一个宗派,我不信你们之间没有一点事?”上官婉儿虽然在笑,但是能隐约看到她双眼中的寒芒。

    似乎在警告着

    “这和你有关系吗?”司马扬晨语气冷淡了下来。

    “当然有关系了,日后你和任何女人交往我也好提前做好准备。”上官婉儿忽然噗嗤一笑,柔声的说。

    “准备什么?”司马扬晨好奇心也上来了,下意识的询问道。

    上官婉儿妩媚的笑着,精致的俏脸,动人的声音,浑身上下到多了一丝撩人的味道。

    “提前准备一张大床,要不然人多了躺不下。”

    噗嗤!

    这一桌坐着上官家的几位长老和司马家的几位长老,当他们听清了上官婉儿话中的内容后,顿时刚刚含在嘴中的一口酒都喷了出来。

    对面的人可遭了秧,被喷的满身都是。

    一个个面色怪异,诸位长老也算是司马家和上官家见过世面的人物,说实在还是头一次如此的失态。

    司马扬晨面色怪异,她见过男子口无遮拦,还是头一次看到一个女子如此肆无忌惮的说话。

    “司马扬晨,你在这里陪上官家小姐吧,我不胜酒力,先回去休息了。”

    “我也是。”

    “啊,司马峰长老,我们老哥俩好久没见了,正好去你房中好好叙叙旧。”

    司马家的长老,上官家的长老全都找着不同的理由离开了。

    司马扬晨只能摇头苦笑,这个上官婉儿太猛了,什么话都敢说,一点也不忌讳众人在场。

    “我明天还要回仙道宗,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休息了。”司马扬晨淡淡说道。

    干脆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起身离开了。

    上官婉儿微笑相送,竟然没有阻止司马扬晨的离开。

    不远处,司马天化和薛定相谈甚欢,不知道的人恐怕会误认为两人是生死之交,绝对想不到两人之间还有旧怨。

    “司马老弟,往日种种我不想说了,今天算是向你赔罪了,希望你能原谅老哥的无知。”

    薛定真诚的说,言语间把姿态放得很低,显然是做好了道歉的准备。

    司马天化微微一笑,笑着说“薛老哥说笑了,当初的事情我早已经忘记了,今天你能来已经是给足我司马天化面子,至于道歉之类的话不要再说了,我们之间可没有恩怨。”

    薛定突然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明白了,苦涩痛饮了一杯酒,沉声的说“我知道现在都晚了,不过日后有用得着我薛定,用得着我薛家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呵呵,薛老哥客气了。”司马天化轻描淡写的说。

    虽然在于薛定交谈,而他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司马扬晨和上官婉儿的身上,当看到司马扬晨起身离开的时候,司马天化也站起身来。

    “薛老哥,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先失陪一下。”

    “好,你去吧。”

    薛定强笑一笑说。

    司马天化迈步走向外面,快步的追上了刚刚走到院门口的司马扬晨。

    两父子相视一眼,竟然出奇的谁也没有开口,而是相约来到了一处清净的地方。

    沉默!

    司马天化张了张嘴巴,话好像堵在了胸口,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书中玄机

    “晨儿,难道你对家主的位置一点也不感兴趣?”

    司马天化突然问道,他脸上爬满了期待的神色,显然是希望司马扬晨永远的留在司马家,扛起振兴司马家的重担。

    司马扬晨摇摇头,默默的说“父亲,以前我被人肆意的欺凌,却只能忍气吞声,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实力为尊,没有强大的实力永远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所以我的未来是成为强者,而不是一个家族的家主,父亲,这个位置真不适合我。”

    说着,司马扬晨的语气非常的坚决,能让人清晰的感觉到不容置疑的味道。

    司马天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随着司马家逐步的恢复到当年的强大,他能感觉出日后司马扬晨回司马家的次数恐怕越来越少。

    因为司马家再也没有能牵绊住司马扬晨的事情。

    “既然你意已决,我也不想劝你,只要记得常回司马家就行了。”

    司马天化强笑着说。

    儿子有着远大的理想,身为父母的他应该高兴,然而司马天化做了这么多年的家主也累了,特别是司马扬晨那么的优秀,让他萌生了退意。

    谁知道,司马扬晨对家主对权利场一点也不感兴趣,一心想要修炼,想要成为强者。

    从今天的宴会中司马天化清晰的察觉到了司马扬晨的想法,他想阻止,想让司马扬晨留在司马家,但是最终被司马扬晨的决心所打动。

    或许本不应该把优秀的司马扬晨局限在一个家族中,理应给他更加广阔的世界,让他变得更优秀。

    日后司马家说不定到时候会多了一个绝世强者,这样所带来的好处远远比当家主要多的多。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天化心中的一丝不舒服也荡然无存,他的目光也长远了起来,司马扬晨是司马家的未来,崛起的希望,应该让他自由的成长,而不是受到司马家的束缚。

    “谢谢父亲,晨儿永远也不会忘记司马家弟子的身份。”

    “好,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回仙道宗,千万不要耽误了行程。”

    司马天化温和的说,司马扬晨点点头,随后转身走向自己居住的院落中。

    回到房间中,司马扬晨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说服了父亲,日后也能安心的修炼,不被俗事耽误了修炼的进程。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盘膝坐在床上,正准备打坐调息的时候,忽然脑海中响起了玄阴子狂喜的声音。

    “哈哈,我终于破解了书中的玄机。”

    司马扬晨愣了愣,随后这才反应过来,记得在司马家藏书阁的时候意外找不到了一本黑色书籍,玄阴子说要研究。

    本来司马扬晨也没有指望玄阴子能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因此渐渐的淡化了了这本神秘的书籍。

    谁知道,玄阴子真的破解了书中的玄机!

    一时间,司马扬晨的心情也激动无比,连忙打起精神,快速的询问道“前辈,这本书中到底藏着何种玄机?”

    “你自己看吧,这段时间把我累坏了,我先休息一会。”

    点点头,司马扬晨连忙的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那本黑色的书籍,空无一字的书皮上竟然多了三个文字。

    天地总纲!

    司马扬晨强忍着内心中的疑惑,翻开了兽潮来了

    "盟主……"忽然,薛定脸色难看的从外面冲了进来,呼吸急促,却只说了两个字直接被司马天化给打断了。

    "我知道了,晨儿在休息了,我们出去说吧。"

    司马天化强笑着说,随后和薛定走向了外面。

    望着两人的背影,司马扬晨再次陷入了疑惑中,薛定竟然出现在司马家这本来是一件足够让人奇怪的事情。

    "你小子终于醒了,如果再不醒的话,我们恐怕要葬身在靠山城中了。"

    脑海中,忽然响起了玄阴子忧心忡忡的声音。

    今天怎么了,怎么每个人都是如此的古怪,我仅仅昏迷了一天的时间,难道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心中涌现了一丝不安。

    "前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兽潮来了!"

    玄阴子艰难的吐出了四个字。

    司马扬晨彻底的陷入了震惊中,兽潮一个月后来临,却诡异的提前了,昨天刚刚选举出盟主,靠山城的所有人恐怕没有任何的准备。

    如何抵挡汹涌恐怖的兽潮?

    怪不得父亲、薛定脸色如此的难看,原来是靠山城即将大难临头,而且很有可能因此而毁于一旦。

    "不行,我要去救父亲。"

    司马扬晨不是一个伟大的人,面对恐怖的兽潮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够阻挡的,不过就算是死也要救出父亲。

    "笨蛋,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昏迷这么长的时间吗?"玄阴子突然怒气冲冲的说。

    "为什么?"

    司马扬晨愣住了。

    "今天早上,兽潮毫无征兆的来临,你父亲明白靠山城支持不到天黑,定会在恐怖的兽潮中毁于一旦,因此他给你灌下了让你昏迷一天的药。"

    "准备下午的时候趁乱把你送回仙道宗,谁知道你却在这个时候苏醒了过来,你明白你父亲的一番苦心吗,他不想让你死,想让你活下来,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强者。"

    玄阴子越说越激动,甚至是愤怒,显然是司马天化的行为触动了他心中某段痛苦的记忆。

    "不,我一定要救父亲!"司马扬晨摇摇头,语气非常的坚决。

    "就凭你,元气六重,即使你能战胜元气十重的强者又怎么样,难道你有把我带着一个人冲出兽潮的围困吗?"

    玄阴子冷笑着说。

    "前辈,你无需在劝我,我司马扬晨做出的决定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司马扬晨平静的说,虽然浑身提不起一丝力量,但是他咬着牙,竟然硬生生的坐了起来。

    "现在的你连城门也走不到,还想去救人,简直是可笑。"玄阴子冷冷的说,显然是想用自己的话打消司马扬晨冲动的行为。

    记住,即使天也不是不可战胜的,想要成为最强者,必须具有挑战一切的实力,你必须战无不胜,这是勇气,更是信念。

    忽然,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与此同时,床上的天地总纲哗啦哗啦竟然自动的翻到了惊天一刀

    司马扬晨一直仔细的寻找着那道强大气息的踪迹。

    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无数道尖锐的声音在远方响起,司马扬晨惊疑的抬头一看,远方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上百人。

    全都骑乘着一只巨鹰,拿着手弩,无情的射杀下方汹涌妖兽。

    上百人训练有素,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射杀了上千头妖兽,一时间竟然压制住了冲击城墙的妖兽群。

    城墙上幸存的武者心中仿佛看到了活下来的希望,高声的欢呼着。

    "靠山城的诸位莫怕,我们是仙道宗的人,前来……"

    一个中年人站在巨鹰的背上高声的说,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一道银光击中,惨死在巨鹰的背上。

    "该死,竟然是五品飞行妖兽秃鹰。"

    "不要慌,挡住秃鹰。"

    仙道宗的上百人与飞驰而来的二三百只秃鹰战斗在了一起。

    司马扬晨脸色大变,本以为仙道宗的上百人能暂时托住妖兽的冲击,他也能专注找出那股强大的气息,现在他的这种期望完全的落空了。

    秃鹰,五品飞行妖兽,这种妖兽的攻击非常诡异,胸口处能放射出一道光,杀伤力非常的恐怖,一般五品妖兽都挡不住这一击。

    而仙道宗众人骑乘的巨鹰仅仅是六品妖兽,差距显而易见,不过巨鹰经过训练,能默契的结成队列,再加上仙道宗的众人,勉强能抵挡住秃鹰群的攻击。

    哪还有余力去帮助城墙上幸存的武者。

    顿时,城墙上的众人刚刚看到的希望一下子被浇灭了,每个人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放弃了继续抵抗。

    司马天化摇摇晃晃的来到了城墙边,呆呆的望着天空中被秃鹰拖住的仙道宗众人。

    "难道天要绝我靠山城?"

    凄凉的声音令人心酸,这一刻却没有一个人出言安慰,因为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

    哗啦!

    承受了无数次冲击的城墙终于轰然倒塌,城墙上幸存的武者大半被埋葬在其中。

    只有少数实力强的武者才躲过了一劫。

    但是失去了城墙唯一能阻挡兽潮的屏障,靠山城将毫无阻挡的暴露在不计其数妖兽面前。

    该死,不能再等了!

    司马扬晨咬着牙,黑刀重重砸在了翼鸟的背上,翼鸟吃痛的哀鸣一声,开始朝着下方俯冲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个庞然大物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犹如陨石坠落般,重重的落在了倒塌城墙的废墟上。

    这个庞然大物竟然是身高十几丈的巨人,犹如柱子般粗壮的手臂中握着一柄四米多长的重锤。

    这是?

    司马扬晨控制住翼鸟重新上升到原来的位置,惊疑的望着下方气势凶悍的巨人。

    "傀儡,竟然是傀儡,我们有救了。"忽然,司马天化兴奋的高呼声音。

    幸存下来的所有武者也陷入了激动中。

    特别是看到十几丈高的巨人每一步都能轻易的践踏而死十几只妖兽,众人心中迸发出一丝希望之光。

    眨眼间,巨人四周堆满了大量妖兽的尸骨,一时间竟然没有一头妖兽再敢上前。

    兽潮也在这一刻诡异的停止了。

    司马扬晨激动的握紧了双拳,站在翼鸟背上的他也清晰的听到了傀儡这两个字。

    傀儡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制造工序极其的复杂,而且已经失传了,现在基本上很难看到傀儡的出现。

    然而,即使品质再低的傀儡也能爆发出恐怖的威力,眼前的这个傀儡品级必定不低,说不定真能挡住兽潮的冲击。

    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如此的伟大,舍得直接拿出了珍贵罕见的傀儡?

    随后,傀儡强悍远远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挥舞着一根直径三四米粗的巨棒,举手投足间竟然轻易的灭杀了上百只妖兽,原本畏惧不前的妖兽群也出现了恐慌,甚至后退!

    吼!

    忽然,一声悠长威严的兽吼响彻天地间,被傀儡惊吓的后退的妖兽竟然双眼通红,狂暴不畏死的冲了过来。

    这只妖兽到底是何种品阶,竟然能号令兽潮?

    它终于出现了,司马扬晨握住黑刀的手颤抖了一下,不过他控制住了出手的冲动,继续等待着。

    傀儡也在这一刻停住了攻击,站直十几丈的身躯,似乎在遥望着远方的什么。

    忽然,一个犹如小山般庞大的身躯慢慢上升,仿佛是刚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与此同时,恐怖的气息铺天盖地般的袭来,无情的压迫着一切。

    这个庞大身躯终于直起身来,竟然是一只长着人类面容的猿猴,如果不是全身的毛发,与巨人傀儡到有几分相似。

    不计其数的妖兽迅速的让开了一条上百米的通道,人猿迈动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来。

    不行,弑天剑气只有一次激发的机会,贸然出刀击杀人猿的几率太小了。

    司马扬晨明白这一刀关乎着靠山城的生死存亡,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不能轻易出手。

    吼!

    人猿疯狂的捶打着胸口,忽然间奔跑而来,巨大的声音惊天动地,犹如是一座座高山正在不断的撞击着地面。

    傀儡似乎也意识到了危机,扬起四米多长的重锤,狠狠的砸向冲过来人猿。

    谁知猿人却拥有着惊人的弹跳力,双腿弯曲绷直,庞大的身躯直接跃过了巨人傀儡的头顶,到达了后方。

    人猿一拳狠狠的轰出,速度快如闪电,狂暴的力量震荡着空气,靠山城的城墙被轻易的冲击倒塌。

    由此可见人猿这一拳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

    巨人傀儡却笨重无比,虽然一刀弑天

    "晨儿,快下来,太危险了。"下面,司马天化着急的呼喊着,其他活下来的武者也目露惊疑之色。

    他们不明白司马扬晨到底要做什么?

    呼!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兽潮虽然暂时的退去了,但是人猿还没有死,如果不斩杀这只强悍的妖兽,兽潮势必会再一次的席卷而来。

    紧握着黑刀,抬起双臂,司马扬晨面色肃重,做出了一个向前劈砍的姿势。

    人猿却没有逃,而是不屑的冲着半空中的司马扬晨狂吼。

    "晨儿不要冲动……"

    恐怖的巨人傀儡都被人猿的攻击下来败退,司马扬晨仅仅是一个元气六重的武者,恐怕随便兽潮中的一只妖兽都能让他陷入疲于奔命。

    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出现,司马扬晨的勇气的确令人佩服,但是他的莽撞同样令人叹息。

    没有一个人相信司马扬晨能对人猿造成丝毫的威胁。

    地面上散落的剑,幸存武者手中的剑依旧在颤抖。

    也有人在寻找异变的来源,可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切的异变竟然与一个他们不看好的年轻人有关系。

    畜生,死吧!

    司马扬晨脸上闪过了爬满了痛苦的神色,弑天剑气太强了,激发弑天剑气的同时还要承受惊人的痛苦。

    但是为了靠山城存亡,为了父亲的生死,司马扬晨别无选择。

    咔嚓!

    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一道上百丈长的黑色刀刃从黑刀中激射而出,狠狠的斩在了大地上。

    伴随着惊天巨响,一道恐怖裂痕出现,犹如峡谷般宽阔。

    人猿首当其冲,惊恐的它想要躲开这一刀,但是庞大的身躯却在这一刻成为了累赘,被一刀斩成两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