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章 她为什么要使用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1本章字数:7823字

    第194章她为什么要使用剑?

    “什么意思?”玄阴子显然是有点搞不懂司马扬晨话中的意思。

    “很简单,我怀疑王鹏只是一个幌子,或者是为了故意暴露身份,至于魔要做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仙道宗恐怕也隐藏着什么秘密,要不然怎么会吸引到妖、魔?”

    司马扬晨暗暗的点点头,心中也十分同意玄阴子的话,而且他心中猜测让妖和魔都非常感兴趣的应该是仙道宗和天道宗合作的目的。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等十大弟子比赛结束后一切都能弄明白了。

    摇摇头,司马扬晨收起凌乱的思绪,快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站住!!”

    忽然,前方竟然站在几个人,挡住了司马扬晨的去路。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当看清几个人面容的时候双眼中忍不住的闪过了一丝惊讶。

    三男一女!!

    三个年轻人司马扬晨到没有见过,不过站在他们身边女子正是司马扬晨在炼狱山脉出手搭救的云香。

    “司马扬晨,你还好吧?”云香俏脸上闪过了一丝担忧的神色,紧张的望着司马扬晨。

    司马扬晨点点头,淡淡的说“还好!”

    他没有刻意的去询问几人是来做什么,因为从他们浑身散发的敌意不难看出这次必定是来找麻烦的。

    咦,是剑盟的人?

    无意中,三个年轻人长袍上绣着一把剑,司马扬晨心中恍然,这是剑盟的标志,三人一定是剑盟的人。

    “好?可惜你马上要不好了。”一个瘦高的年轻人向前几步,冷冷的说,目光中的杀气更是丝毫不加掩饰。

    云香俏脸骤然间变了颜色,煞白无比,惊慌的说“李褚师兄,你不是答应我要不会对司马扬晨出手吗?”

    “呵呵,云香师妹,他让剑盟威严扫地,成为了整个仙道宗的笑柄,即使我不动手也会有剑盟的其他人出手的。”

    这个叫做李褚的青年转过身,一张脸上换成了温和的笑容,轻轻的冲着云香说。

    云香沉默了,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的望着司马扬晨。

    忽然,她出人预料的跑到了司马扬晨的身边,张开双臂,把司马扬晨挡在了身后。

    “云香师妹,你要做什么,快回来!”李褚脸色一变,目光有些愤怒的喝道。

    显然云香的举动让他从中看出了不安的东西。

    “你们谁也别想伤害他。”云香坚定的说,看似柔弱的娇躯在这一刻竟然给人一种无法撼动的怪异感觉。

    司马扬晨苦笑的摇摇头,云香的举动触动了他的心弦,心中隐隐的感动的,同时又觉得非常的别扭。

    剑盟两个字或许在仙道宗其他弟子的眼中是沉甸甸的,但是司马扬晨从来没有在意过。

    即使面对了三个剑盟弟子的围攻,司马扬晨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当然也不需要云香舍身守护。

    一个誓要成为强者的人,却被一个女人保护着,这像什么样子。

    “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有我当年的风范。”玄阴子怪笑着说。

    “云香师姐,你先站在一边,他们三个我能解决。”司马扬晨轻声的说。

    云香先是回头担忧的看了司马扬晨一眼,随后竟然听话的走到了一边,那乖巧的模样让对面的李褚看的肺都快气炸了。

    傻子都能看出李褚对云香的爱意,现在心爱的女人却与其他男人暧昧,这一刻李褚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与他同行的两个剑盟弟子也是怒气冲冲,他们同样对云香抱着想法,但是因为李褚的关系而把这种想法深埋在了心中。

    现在云香却舍身要保护一个敢挑战剑盟威严的人,他们心中的杀气再也克制不住了。

    “你该死!”

    李褚双眼怨毒,语气更是阴沉的吓人。

    “是吗,想要杀死我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最终都是被我无情的斩杀,今天你们三个恐怕也不会例外。”

    司马扬晨淡淡的说,李褚是元气十重的武者,其他两个只有元气九重,这样三个对手还不如宋清带给他的压力大。

    “狂妄,杀了他!”李褚冷哼一声,竟然没有动,而他身边的两个元气九重的剑盟弟子却动了起来。

    两人一左一右形成合围之势,慢慢的逼上来,司马扬晨稳稳的站在原地,平静望着逼上来的两人,出奇的没有任何举动。

    “杀!”

    两个剑盟弟子陡然间爆喝一声,一拳气势汹汹的向着司马扬晨轰来。

    剑盟的弟子竟然不用剑,司马扬晨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剑道领域或许没有可怕的攻击力。

    但是能让用剑的人放弃剑,这样的作用丝毫不亚于强大的攻击。

    左右两道攻击眨眼间袭来,元气九重的元气全部倾注在这一拳上,两个剑盟弟子深知司马扬晨的可怕。

    因此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更不要说轻视了。

    李褚目光闪烁,暂时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

    “给我躺下!”

    突然,一动不动稳如泰山的司马扬晨冷喝一声,抬起双臂,双拳分开,向着左右两个方向轰去,准确的挡住了两个剑盟弟子的两拳。

    嘭!

    惊人的碰撞过后,司马扬晨的身躯仅仅晃动了几下,步伐惊人的没有挪动半步,而两个攻击他的剑盟弟子惨叫一声,直接飞了出去。

    实际上,两个元气九重的剑盟弟子并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然而他们放弃了剑,选择了用拳头与司马扬晨硬拼,相当于自缚手脚,无形中削弱了大半的实力。

    因此这才会败得如此凄惨!

    嗡嗡嗡!

    这一刻,不远处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剑鸣声。

    “司马扬晨,小心!”

    云香惊呼着说。

    司马扬晨心中警惕大升,即使不用云香提醒他也明白李褚的攻击已经袭来了。

    一般武者面对这样的突然袭击,绝对会陷入惊慌中,被阴险的李褚阴谋得逞。

    而司马扬晨却不一样,他对剑的敏感到达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当剑鸣出现的那一刻,他准确的判断出了剑的轨迹和李褚的位置。

    “李褚,你马上会明白你的偷袭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司马扬晨陡然间爆喝一声,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黑刀,同时转身劈出了一刀,凌厉的刀气无情的切割着空气。

    骤然间,院落空气中的元气也变得狂暴无比,滚滚流动,风起云涌,巨大的动静令人心惊。

    “什么……”

    李褚惊呼一声,他难以置信的发现,司马扬晨好像背后长眼一般,黑刀不偏不倚,准确的砍在了飘忽不定的宝剑上。

    惊人的反应力,惊人的洞察力,简直媲美感知灵敏的妖兽。

    “想要杀死我你还不够格,滚回去吧!”

    司马扬晨强忍住斩杀李褚的冲动,击落了李褚手中的宝剑,同时欺身上前,刀身翻转,刀背重重的砸在了李褚的胸口上。

    李褚口喷鲜血,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云香呆呆的张着小嘴,吃惊的望着司马扬晨,刚才她一直都在担心司马扬晨会被李褚担心,谁知道李褚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连司马扬晨的一刀都挡不住。

    黑刀在仙道宗中被赋予了神奇的色彩,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在兽潮一役中如果不是黑刀,司马扬晨绝对无法完成一刀斩灭兽潮的壮举。

    而云香却不那么认为,曾经在炼狱山脉中司马扬晨实力还很弱,尚能战胜强大的对手。

    短短的时间司马扬晨进步那么多,境界也晋级到了元气八重,一道斩灭兽潮也不是没有机会做到。

    想着想着,云香双眼中流露着异样的光芒,痴痴的望着司马扬晨。

    司马扬晨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而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李褚刚好看到这一幕,顿时急怒攻心,喷出一口血箭,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家伙的身体素质太差了吧?

    司马扬晨莫名其妙的望着地上昏死过去的李褚,心中忍不住暗暗的鄙视着。

    仙道宗弟子真的不如天道宗,仅仅挨了不太强的一击就昏死了过去,要是出手再重一点的话,恐怕李褚会一命呜呼。

    心中感叹了一番,随后司马扬晨摇摇头,继续朝着居住的院落走去,云香看到司马扬晨离去,连忙追了上去。

    两个身负重伤的剑盟弟子艰难的对望了一眼,对能清晰的捕捉到彼此眼中的惊恐。

    “他的实力好强,李褚竟然挡不住他的一刀。”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不是黑刀他实力也强不到那里去。”

    “好了,我们还是赶紧把李褚抬回去吧。”

    “这场子一定要找回来,都就不信剑盟中没有人能够治得了这小子。”

    两人匆匆的结束了对话,抬着昏死过去的李褚朝着远方走去。

    争风吃醋

    推开大门,司马扬晨迈步走进了院落中,不过刚走了几步他突然间停住了步伐,苦笑的回过头说。

    “云香师姐,进来吧。”

    犹豫不定的云香俏脸上闪过一道红云,声如蚊蝇的说“我还是不进去了吧,免得被人说闲话。”

    司马扬晨哭笑不得,心中同时感觉到意外,云香并不是一个扭捏的人,给予司马扬晨的印象一直都是落落大方。

    现在猛然间好像变了一个人,让司马扬晨极其的不适应。

    摇摇头,司马扬晨也没有想这么多,既然云香不想进来他也懒得去勉强什么,随后转过身朝着院落内走去。

    云香紧咬着嘴唇,出于女孩的矜持她才会犹豫,谁知道司马扬晨二话不说直接走了。

    司马扬晨刚刚走到院落的中间,身后响起了零碎的脚步声,司马扬晨忍不住苦笑一声。

    女人的心真是不可捉摸!

    心中忍不住感叹了一声,随后正要转过身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吱的一声,房间的门竟然打开了。

    咦,有人在房间中?

    起初,司马扬晨以为是醉老头,这个老家伙时常都是神出鬼没,好像幽灵般出现在房间中。

    可是当司马扬晨抬起头望去的时候不由的愣了愣。

    从房间中走出来的并不是醉老头,竟然一个窈窕曼妙的身影,天道宗的云月。

    她怎么在这里?

    司马扬晨双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云月微笑望着处于惊讶中的司马扬晨,不过当看到从后面走来的云香时候俏脸突然间冷了下来。

    “你回来了?”云月冷淡的说了一句。

    司马扬晨点点头,随后疑惑的说“你怎么在这里?”

    谁知道,一句普通询问的话却让云月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怒气,声音冷冰冰的说。

    “她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说着,狠狠的指了指云香。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刚才还扭捏矜持的云香也变得怒气冲冲,下一刻,竟然挽住了司马扬晨的手臂。

    仿佛挑衅似的望了云月一眼,用同样冰冷的语气回应着。

    “这里是仙道宗,我和司马扬晨居住的院落,我当然能来了,而你吗,在没有我的允许下你没有资格来。”

    “是吗,你们两个居住的院落,我怎么没有听司马扬晨说过?”出奇的是,云月竟然在这一刻露出了微笑。

    她笑的很开心,笑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哼,他为什么要告诉你?”云香冷哼着说。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和司马扬晨已经订婚了,用不了多久他该去天道宗提亲了,到时候我嫁过来的话,欢迎你到这里作客。”

    云月笑盈盈说着,最后仍不忘了甜蜜蜜的看了司马扬晨一眼。

    “你!”

    云香气的浑身发抖,眼泪更是在眼眶里打转。

    一连串争吵太突然了,司马扬晨始料未及,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女子之间的争吵已经到达了最激烈的地步。

    激烈程度似乎不亚于一场恶战。

    “停停停,你们能不能不要吵了。”司马扬晨苦笑着说,面对再强大的对手他从没有怕过。

    但是现在面对两个女人,他是真的怕了。

    “行,司马扬晨我听你的,不和她吵了。”云月竟然温柔的笑了笑,温顺的点点头。

    司马扬晨仿佛见鬼般望着云月,这个女子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漠,好像一座冰山般令人无法靠近。

    现在却破天荒的温柔起来,简直是活见鬼了。

    “你走,这里不欢迎你。”

    云香紧咬着嘴唇,眼眶发红,冷冷的盯着云月。

    “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难道整个仙道宗轮你做主了?”云月冷笑着说。

    司马扬晨劝解非但没有让争吵停止,反而有越演愈烈的趋势。

    “司马扬晨,赶她走!”突然,云香委屈的泪水再也克制不住了,歇斯里地的嘶喊着。

    “这不好吧?”

    望着伤心哭泣的云香,司马扬晨心中有些不忍,但是他心中对天道宗对云香同样有着一丝愧疚,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贸然去驱赶云月,他还真不好意思做出来。

    听到司马扬晨犹豫的话,云月脸上笑颜逐开,甜蜜蜜的说“司马扬晨,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好,她不走,我走。”

    伤心欲绝的云香跌跌撞撞跑向了外面。

    “我……”

    司马扬晨想要追上去解释一番,可是当他想要动的时候,手臂却被一双细嫩的手紧紧的抓住了。

    “给我松开!”司马扬晨烦躁的甩开了云月的手。

    云月神色骤然间冷了下来,咬着牙,一剑骤然间刺向司马扬晨。

    闪电般的速度让司马扬晨的脸色忍不住一变。

    “你疯了?”

    “不错,我疯了,而且还要杀了你。”

    云月冷冷的说,冷冰冰的声音中竟然找不到一丝属于人类的感情色彩。

    这个疯女人!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取出黑刀,刀身一横,准确的挡在身前。

    剑尖在刀身上一弹,飘忽不定,竟然划向司马扬晨的咽喉处,速度非但没有丝毫的减慢,反而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司马扬晨扭身闪躲,同时扬起黑刀,斩向云月手中的剑。

    从争吵到现在出手,司马扬晨被云月性格古怪的女子弄得是心烦意乱,如果不是顾忌对方天道宗的弟子。

    而且曾经也因为醉老头的关系冒犯过这个女子,司马扬晨早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杀人了。

    锵!

    一刀狠狠的斩在了剑身上,云月手中的剑一弹,顿时嗡鸣着脱离了她的掌控,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我要杀了你!”

    云月失去了剑,竟然扬起拳头冲了过来。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抓住云月手腕,冷喝着说“你这个女人有完没完?”

    “没完,我给你没完。”

    云月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突然张开玉口,竟然咬向司马扬晨抓住她手腕的手。

    这个女人真是彻底的疯了。

    司马扬晨心中也有点发毛,下意识的一拉云月,原意是想让云月失去平衡,咬不到他的手。

    谁知道踉跄的云月鬼使神差的倒向了司马扬晨的怀中,司马扬晨犹豫了一下,他完全有时间避开,但是避开的话云月这一下子绝对摔得不轻。

    想了想,干脆伸出另外一只手,想要扶住云月,但是他算错了一点,云月不是木偶,他想扶住就能扶住。

    云月娇躯倒下的速度陡然间加快,司马扬晨扶了一个空,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云月忽然站起身,一口咬在了司马扬晨的嘴唇上。

    好痛!

    司马扬晨连忙把云月给推开了,嘴唇上明显流出了什么液体,司马扬晨右手摸去,竟然是血。

    这个疯女人竟然下嘴这么狠!

    “你们……你们竟然……司马扬晨我恨你。”

    司马扬晨还没有发火,大门口却传来了一个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薛玲!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都来了?

    望着薛玲跑出去的背影,司马扬晨除了苦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司马扬晨,希望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的婚约,过几天我会向宗主请求嫁到仙道宗。”

    云月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迈步离开。

    过了一会,院落中只剩下司马扬晨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那里。

    这弄得是什么事,我招谁惹谁了?

    “哈哈,你小子身为一个初哥,竟然还想脚踏三只船,这下好了,船翻了,你小子要悲剧了。”

    脑海中,玄阴子哈哈大笑着说。

    “前辈,你不要在取笑我了,现在我一心都扑在了修炼上,不想被私事绊住了手脚。”

    司马扬晨苦笑着说,云月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司马扬晨暂时不清楚,但是云香对他的心意他能看出来。

    但是作为一个誓要成为强者的人,怎能被儿女情长消磨坚强的意志。

    “你小子太死板了,再强的武者也终归是人,也有感情,有时候刻意的压制自己的感情反而不好,适当的释放说不定能收获意想不到的好处。”

    玄阴子正色的说。

    “再说,这三个女子都是天之骄女,资质惊人,如果能赢取她们的芳心的话,必定成为你的左膀右臂。”

    “前辈该不会是想让我脚踏三只船吧?”司马扬晨古怪着说,心中怀疑玄阴子生前恐怕也是一个风流人物。

    “错,你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脚踏无数只船。”

    如果不是玄阴子的语气严肃,司马扬晨绝对会认为这个老人是在开玩笑,故意的在取笑。

    “日后你会明白我今天所说的话,神魔百炼劲的奥秘所在正是在这。”

    与女人有关系?

    司马扬晨脸色怪异,修炼是枯燥的,乏味的,头一次听说修炼竟然与女人有关系。

    苦笑的摇摇头,原本打算趁比赛暂停的这段时间好好领悟弑天剑气,进一步的完善剑道领域。

    这下子完全被三个女人给破坏了,再加上玄阴子一番话,司马扬晨心境短时间内是无法恢复平静了。

    不过司马扬晨还是回到了房间中,盘膝坐在床上,不平静的心境不适合领悟什么东西,他不打算让这段时间就这样的浪费了。

    取出曾经在那个杀手身上搜刮的储物戒指,司马扬晨开始皱着眉头研究起来。

    上面有一层禁制,阻止了神念的探寻。

    司马扬晨以前不敢贸然的破坏禁制,但是现在是在仙道宗中,即使惊动了天字空间奥秘

    啪啪啪!

    司马扬晨灵魂虽然算不上强大,但是冲击储物戒指上的禁制绰绰有余,仅仅过了一会,神念直接冲破了禁制,轻易的进入了储物戒指的内部。

    正当司马扬晨想要仔细探查一番储物戒指中的收藏,忽然,一丝惊人的杀气凭空出现在储物戒指中,无情向着司马扬晨的神念绞杀而来。

    该死!

    司马扬晨以为冲散禁制后就没有阻碍,谁知道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丝惊人的杀气。

    疯狂的聚集神念,司马扬晨来不及退出储物戒指中,干脆放弃了这个念头,咬着牙与杀气对抗着。

    冰冷,毁灭,死亡……

    这一丝杀气蕴含着恐怖的意志,司马扬晨的神念与之稍微一接触,顿时溃不成军,连一丝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直接被杀气笼罩在其中。

    这一刻,司马扬晨首次感觉到死亡的逼近。

    “司马扬晨,不要慌,这只是一道意识,只要你不放弃定能吞噬这丝意志。”

    脑海中,玄阴子着急的高喊着。

    “放弃,我司马扬晨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字。”

    “给我破!”

    忽然,随着司马扬晨的怒吼,他的神念竟然凝聚成了一把剑的模样,散发着凌厉惊人的气息。

    一时间,竟然压制住了那一丝杀气。

    剑缓缓的前进着,把杀气逼到了储物戒指的角落中,突然,那一丝杀气凝聚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同时惊慌向着储物戒指的出口逃去,司马扬晨冷哼一声,催动着化成了利剑的神念,无情的刺穿了这道模糊的人影。

    一声惊天的惨叫响起,人影四分五裂,化作了一道道白色雾气,一一的被司马扬晨神念所幻化的剑所吸收。

    随后,司马扬晨妖女

    啪啪啪

    三道银光被强悍的拳风扫中,无力的坠落在地面上,司马扬晨冷哼一声,身躯陡然间前冲。

    肩膀抖动,整个人犹如一根激射而出的利箭般眨眼间出现在女子的面前。

    女子发出犹如银铃般的笑声,一扭身,灵活轻盈,不仅轻松的避开了司马扬晨的攻击,竟然在眨眼间出现在十几米远的地方。

    娇躯上散发着强大诡异的气息,丝毫看不出半点虚弱的模样。

    这个女子伪装成负伤的模样,故意降低司马扬晨的警惕心,幸好司马扬晨观察力敏锐,要不然真有可能中招。

    妖女果然是妖女,狠辣狡诈!

    司马扬晨目光冰冷的望着女子,冷冷的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我,难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仇恨不成?”

    仙道宗的所有人现在正在疯狂的搜捕魔和妖,这个妖女竟然还敢现身,司马扬晨怀疑她的目的不仅仅是杀人那么简单。

    进入院子中恐怕是另有深意!

    妖女竟然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媚眼中闪烁着光芒,犹如星光般璀璨迷人,仿佛拥有着惊人的魔力,司马扬晨心神漂移,几乎差点没有深陷进其中。

    司马扬晨紧咬舌根,神智陡然间清醒了过来,忌惮望着妖女,有点不敢看对方诡异的眼睛。

    “我说过了,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杀你,就这么简单!”

    “是吗,我们有仇吗,你为什么要杀我?”司马扬晨冷冷的说,心中根本不相信妖女只是为了杀人而来的。

    “你阻挡了释放妖主的大计,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我们的计划,难道你这样的人不该死吗?”

    原来是这样,司马扬晨心中一动,曾经在后山中他阻止了两个想要释放妖主的妖,这个妖女过来杀人倒是能够理解的行为。

    “既然这样的话你可以死了!”

    骤然间,司马扬晨爆喝一声,该问的已经弄清楚了,这个妖女也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司马扬晨当然不会任由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人活着走出院子。

    抬起手臂,扬起黑刀,蹬蹬瞪,整个人犹如一头蛮牛般迅猛的前冲,当距离妖女只有两三米远的地方,黑刀重重的斩出!

    闪电般的一刀,凌厉的刀气无情的撕裂着空气,黑刀所经之处,竟然出现了一条清晰的黑线。

    这一刀竟然轻易的斩断了月光!

    妖女盈盈一笑,玉手中多了一把剑,步伐轻灵,娇躯几步间挪移到了司马扬晨的左方,手中的剑无声无息的刺出。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黑刀回收,开启剑道领域,笼罩了院落的任何角落,妖女手中的剑嗡嗡嗡剧烈的颤抖着。

    骤然间脱离了妖女的掌控,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妖女的脸上笑容不减,竟然看不出半点恐慌的模样。

    “司马扬晨,你的武技和能力已经天下皆知,难道你还认为我会傻乎乎的使用剑吗?”

    是啊,白天比赛中剑道领域已经展现了惊人的威力,妖女敢来到这个院落中,怎么会不做好充足的准备。

    不对,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要使用剑?

    心中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司马扬晨脸色大变,下意识向着后方退去。

    这个时候,妖女嘴角溢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好像什么阴谋得逞了一般,这让司马扬晨的心中更加的不安。

    “这一次真的谢谢你了。”

    妖女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青色的小葫芦,快速的拧开盖子,拇指粗的葫芦口朝向天空。

    司马扬晨惊疑的瞪大了双眼,正当他心中疑惑到极点的时候,忽然院落中剑道领域的气息越来越弱,似乎被什么诡异的力量在一点点削减着。

    葫芦!

    陡然间,空气中浮现了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全都疯狂涌向青色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