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章 是不是他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2本章字数:6522字

    第198章是不是他来了?

    "当然,这个操控不是一般的操控,而结成剑阵,每把剑都能使用武技。"

    玄阴子所描绘的场景让司马扬晨不禁有点热血沸腾,假如真能做到操控上万把宝剑的话,仙道宗所面对的危机也迎刃而解。

    "前辈,是不是一道神念只能操控一把宝剑?"这个时候,司马扬晨问了一句。

    "对,所以我才让你分裂神念,五道神念相当于能操控五把兵器,能把你的战斗力提升一个档次。"

    原来是这样,司马扬晨暗暗的点点头。是的,他之前预警。

    怪不得玄阴子说好处多多,分裂神念的过程固然痛苦,但是成功的好处比想象中的还要多。

    "好了,星陨石吸收了一夜的星辰之力,现在也该开始布置幻阵了。"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放出神念。

    咬着牙,神念竟然轻易的分裂成了五道,缓慢的朝着各个方位的五种材料移动而去。

    这一次司马扬晨感觉到轻松不少,虽然分裂神念的时候仍旧出现了撕裂般的疼痛,不过还在忍受的范围。

    下一刻,五道神念一一的依附在五种材料上,司马扬晨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神念进入五种材料中,相互共鸣。"

    玄阴子凝重的说。

    "前辈怎么样能做到共鸣?"司马扬晨迷惑不已。

    "很简单,五道神念相互呼应,这正是共鸣。"

    深吸一口气,尝试着按照玄阴子所说的做,五道神念相互呼应。

    这一刻,司马扬晨的心中有种极其怪异的感觉,好像有五个同样的自己在相互的交流。

    司马扬晨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下无法自拔。

    "行了,幻阵布置好了,收回你的神念吧。"

    "咦,醒来!"

    玄阴子骤然间爆喝一声,司马扬晨浑身巨震,顿时从奇妙的状态下惊醒了过来。

    “记住,神念只是你的一部分,你可以利用神念,但是不能别神念所利用。”

    司马扬晨愣了愣,呆呆的说“神念难道不是灵魂吗?”

    “你现在的境界太低,即使解释了你也不明白的,你只需要记住不要被神念所控制就行了。”

    “好!”

    司马扬晨正了正心神,随后注意力放在四周,望着山门附近的场景他不由的吃了一惊,各个位置的五种材料竟然消失不见了。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我仅仅把神念融入了材料中,并没有做什么,可是材料怎么会消失呢?”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玄阴子缓缓的说“这正是阵法的玄奥之处,别看仅仅是五个不同的位置,如果巧妙的利用在一起,将能展现出无法想象的威能。”

    “现在幻阵是不是算是完成了?”这是司马扬晨最关心的问题。

    “材料融入了阵法的玄奥中,现在幻阵算是开启,不过假如有人能看破阵法的玄奥,找出星陨石所在的位置,就能轻易的破坏幻阵,所以你不要指望幻阵能够成为仙道宗的护身符。”

    玄阴子叹着气说,声音中能听出一丝忧虑,显然是对仙道宗日后的处境暗暗的忧心着。

    幻阵能坚持两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了,刚好趁这个时间来提升实力,说不定仙道宗消失的人会出人预料的归来。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叹了一口气,偌大的一个宗派只有可怜几个人,也不怪附近的势力都想打仙道宗的主意。

    做完这一切后,天空已经完全的放亮,远方的天际中也出现了一片娇艳的火红,隐隐能看见太阳从云层中一点点的钻出。

    深吸一口气,忙碌了一夜,脸上难掩疲惫之色,司马扬晨决定先返回到了房间中休息一番。

    刚刚走到演武场的边缘,前方响起了响亮的声音,司马扬晨惊疑的抬起头望去。

    演武场的中央,一道挺拔的身影正在挥舞着大刀。

    挥刀的速度并不快,似乎在刻意的放慢,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在做什么?”司马扬晨冷冷的说,声音能清晰的听得出蕴含着一丝怒气。

    听到司马扬晨的声音,王五收起大刀,低声恭敬的说“师傅,我在练刀。”

    “刀与刀不同,人与人更不同,你要走的是自己路,而不是我走过的路,明白没有?”

    王五初窥到刀势的雏形,这正是司马扬晨看重的地方,如果不是这一点,王五与个普通人没有半点区别。

    所以,司马扬晨希望王五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而不是选择一条注定没有希望的路。

    王五浑身一震,脸上却出现了茫然的神色。

    “你愿意舍弃自己手中的刀吗?”司马扬晨突然问道。

    “不愿意,这把刀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王五回答的非常坚决,没有半点犹豫。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舍弃自己的路?”

    “想清楚点,当你找到未来方向的时候我会教你一些东西。”

    司马扬晨迈步直接回到了大殿中,原本他想女杀手

    山门处,司马扬晨一脸沉思的站着。

    “你真打算去参加什么六宗同盟大会吗?”

    玄阴子沉声的说。

    司马扬晨叹了一口气,苦笑的摇摇头。

    “我现在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既然决定要撑起整个仙道宗,就绝对不能让仙道宗毁在了我的手上。”

    “所以六宗同盟大会一定要去参加。”

    “你太冒险了。”

    如果不参加的话仙道宗除名,司马扬晨冒着生命危险来守护仙道宗就变得毫无意义。

    “我不是一个喜欢放弃的人,既然决定了要保住仙道宗,那么即使再危险我也会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演武场中,从山门返回的司马扬晨来到了王五的面前停住了步伐。

    “王五,我去参加六宗同盟会,你转告云香一声。”

    “师傅,我能不能也跟着你一起去?”王五浑身一震,从入神的状态下惊醒了过来,连忙说道。

    司马扬晨摇摇头,这一次凶险未知,所以他不打算带任何人去,再说仙道宗也需要人镇守。

    孤身一人前往,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能及时的抽身离开,带上其他人的话无疑是一个累赘。

    “你暂且留在仙道宗中,好好修炼,尽快的先把境界提升上去。”

    “师傅,你要平安归来啊。”王五一脸担忧的说。

    司马扬晨轻轻一笑,淡淡的说“放心吧,这一次和天道宗一起,其他人也不敢对我下手的。”

    表面上轻松,实际上司马扬晨心中异常的沉重。

    仙道宗全宗上下失踪的消息必定传播开了,恐怕不少人琢磨着要把仙道宗从六宗中踢出去。

    而且想要霸占仙道宗的人也绝对不会错过杀死司马扬晨的好机会,因此这一次的六宗同盟会绝对是异常的凶险。

    辞别了王五,司马扬晨一路脚步不停在山路上行走,当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他再次进入了一旁的山上官中。

    避开山下的耳目,免得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山上官中异常幽静,光线阴暗,加快步伐行走的司马扬晨突然停了下来。

    “小心,有人躲在地下。”

    玄阴子沉声的提醒着说。

    司马扬晨心中警惕心大升,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异色,停下来的脚步再一次迈动。

    只不过这一次的速度慢了不少,像是在悠闲的散步。

    司马扬晨的目光不漏痕迹的在附近地面上游离着。

    地面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落叶,完全遮住了大地原来的颜色。

    忽然,司马扬晨的目光停留在左方十几米远的地面上,神色渐冷,骤然间迈步前冲,瞬间到达了那个位置。

    “给我滚出来!”

    爆喝一声,司马扬晨抬起右脚,重重的向着地面踩去。

    地面中竟然传来了一个女子惊呼声。

    下一刻,轰的一声,堆满落叶的地面竟然爆炸了,一道娇小黑色的身影从中冲了出来。

    司马扬晨冷哼一声,快速后撤十几步,避开了漫天散落泥土和落叶。

    娇小黑色的身影落在了距离司马扬晨十几米远的地方。

    天字山路激战

    玄阴子的话犹如是给司马扬晨打开了一扇通往全新世界的窗户。

    虽然没有机会真正的进入全新世界,不过司马扬晨已经隐隐窥视到了这个全新世界的神奇。

    这一刻,心中忍不住的激动着。

    司马扬晨的迫切的希望自己尽快的强大,这样才能有机会知道更多未知的一切。

    “前辈,法宝使用用什么窍门没有?”

    “当然有了,就拿这枚盾牌说,假如你想使用的话,必须用神念催动,神念越强,越能发挥盾牌的威力,这也是我让你分裂神念的原因,日后操控法宝的时候好处无穷。”

    原来是这么回事,司马扬晨心中十分的感动,玄阴子处处为他着想,不仅仅是一个老师,同时还像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

    司马扬晨没有去研究盾牌,毕竟还有六宗同盟大会这种头等大事,研究盾牌的机会有的是,也不急于这一时。

    下一刻,司马扬晨来到了女杀手所躺着的地方,望着地面上昏迷不醒的女杀手司马扬晨直接皱起了眉头。

    “前辈,还需要留着她吗?”

    司马扬晨冷声的说。

    “留着吧,我怀疑她得到法宝的途径有点不寻常,说不定能从她的口中问出一个遗迹的所在。”

    玄阴子语气兴奋急促。

    “好吧!”

    司马扬晨点点头,他的本意是杀死这个女杀手,避免后患无穷,不过玄阴子的话让他直接改变了主意。

    杀了女杀手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假如真能问出关于遗迹的消息,所能得到的好处远比杀了女杀手要大得多。

    扛着昏迷不醒的女杀手,司马扬晨继续朝着天道宗的方向走去。

    翻过了一座座高山,疲惫不堪的司马扬晨终于来到了天道宗的山脚下。

    望着缓缓上升的山路,上一次踏上这条神奇山路的时候境界还低,现在提升到了元气八重了,一定比上一次要轻松。

    深吸一口气,稍作休息的司马扬晨迈步走上了通往天道宗的山路。

    起初,步伐轻快,司马扬晨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疲惫,即使肩上扛着一个不轻的人,依旧是健步如飞。

    只不过越往上走步伐越缓慢,司马扬晨感觉到一股股无形的压迫力压迫着身躯。

    每一步的前进都无法做到像一开始一样轻松,甚至越来越艰难,照这个趋势下去,司马扬晨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到半山腰。

    不对啊,山路怎么比上一次行走时候还有诡异。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想。

    “呵呵,司马师弟,压迫的滋味如何?”

    忽然,一个声音从上方响起。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连忙抬起头一看,宋清不知何时出现在前方山路左边的一块巨石上面,正在一脸微笑的望着司马扬晨。

    “是你在搞鬼?”放下扛在肩上的女杀手,司马扬晨沉着脸,声音不由的冷了下来。

    宋清没有任何要否认的意思,点点头,笑着说。

    “不错,这一切正是我做的,我以为重力空间被把你挡在山脚下,没有想到你却走了这么远的距离。”

    重力空间,这四个让司马扬晨心中一凛,如果不是从天字骨魔

    一刀劈出,同样缓慢沉重,却让宋清恐惧的在颤抖着身体,仿佛这一刀是死神的召唤,能轻易的勾起了他内心中的恐惧。

    “这是黑刀吗,太强了,我一定要拥有这把刀。”

    这个时候,宋清竟然还心情喃喃自语。

    丝毫不担心自己会毙命在这一刀下。

    司马扬晨双眼一缩,心中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强烈的不安。

    黑刀缓缓的落下,沉重的刀势限制住了宋清的身躯,让宋清无法完全的避开这一刀。

    一张被恐惧所占据的脸上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好像阴谋得逞般让司马扬晨心中的不安在骤然间强烈到极点。

    司马扬晨咬着牙,关键时候收回了这一刀,他一直都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的。

    “空间转移!”

    没等司马扬晨退到远方,诡异的宋清突然爆喝一声,双手挥动,附近的空间在这一刻剧烈的颤抖着。

    司马扬晨硬生生的停住了步伐,黑刀横在身前。

    天空中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正在缓缓的降临,司马扬晨被压迫的动弹不得。

    从前,他喜欢用重刀的刀势来压迫对手,限制对手,没想到今天却被无情的反压制。

    无法抗拒的力量笼罩司马扬晨。

    这一刻,司马扬晨几乎快要窒息了。

    忽然,虚空中凝聚了一只十几丈长的大手,气势汹汹的落下,直接把司马扬晨握在了手中。

    随后大手上升,重新消失在虚空中。

    “司马扬晨啊司马扬晨,看看你怎么样活下来,黑刀早晚也会落到我的手上。”

    山路上回荡着宋清阴森的狂笑着。

    被大手紧紧的握着,司马扬晨痛苦的恨不得直接昏死过去。

    不过他咬着牙,强提着涣散的意识,双眼盯着四周,同时在向着脱身的办法。

    大手在一片白色的空间中穿行着,四周一片模糊不清,雾气腾腾的,司马扬晨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出大手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司马扬晨,你算是因祸得福了。”

    忽然,脑海中响起了玄阴子惊喜的声音。

    痛苦中的司马扬晨愣了愣,咬着牙在心底问道“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快被大手给抓死了,怎么是因祸得福呢?”

    “你小子懂个屁,你现在正在穿行着空间中,如果我猜的不错,大手的目的地应该是一座遗迹,所以你这是因祸得福了。”

    “行了吧,前辈你不要在安慰我了,现在连脱身都做不到,即使到达了遗迹中又怎么样?”

    说着,司马扬晨忧虑的叹了一口气“这次的六宗同盟大会是无法参加了,希望缺席仙道宗不要被踢出六宗中。”

    “你小子还是有空多看看空间奥秘吧,不同的空间中时间也是不同的概念,也许我们被困在这里一年,原来的世界却只过了一个月,甚至更短。”

    “希望是这样吧。”

    情绪低落的司马扬晨放弃了与玄阴子的交谈,双眼再次望向了四周。

    大手势无阻挡的在空间中穿行。

    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的手臂,竟然拥有如此威能。

    最让司马扬晨吃惊的是手臂好像拥有着灵智,拥有着自主的意志,好像是一个单独的个体。

    无法想象这只手臂的主人实力会强悍到什么程度,说不定能强过巅峰时期的玄阴子。

    “小子你不懂能不能别胡乱猜测,这只手是灵魂的拟态,不算算得上一只严格意义上的手。

    这个家伙顶多算得上灵魂强大,真正的实力与我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玄阴子不高兴的说,显然是在不满司马扬晨贬低他的实力。

    “怎么可能,一个武者的灵魂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竟然能自如的穿梭空间。”

    司马扬晨难以置信的惊呼着。

    “哼,我说过他是武者了吗,他是修炼者,修炼者的灵魂强大程度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小子努力吧,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像他一样依靠灵魂能自如的穿梭空间。”

    玄阴子淡淡的说。

    司马扬晨心中直苦笑“前辈,以后的事情我不想去考虑,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帮助我脱身?”

    “这个……你也知道我现在只是灵魂状态,贸然出现的话会被空间撕裂成碎片的。”玄阴子干笑着说。

    “你这个老家伙不是一直都在吹嘘自己如何如何的强吗,怎么现在却软了?”司马扬晨讥笑着说。

    “我的战斗力强,灵魂却不强,所以你在激我也没有用,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说不定能因祸得福在遗迹中找到大机缘。”

    “你这个老混蛋,不行还吹嘘什么。”

    “混账小子,自己不好好修炼,实力不行,关键的时候却责怪别人,像你这样的人死了活该。”

    接下来,两人足足对骂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谢谢前辈,我现在已经适应了疼痛。”

    “嗯,不要放弃,我们还有机会,到达遗迹后大手势必会放开你,到时候瞅准机会再脱身。”

    玄阴子温和的说。

    原来,刚才的对骂是为了让司马扬晨逐渐的适应疼痛,并不是什么真正的争吵。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咔嚓一声,大手直接撞破了前方白色的一堵墙,下一刻出现在了一个光线阴暗的空间中。

    司马扬晨瞪大了双眼,心中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这是一座大厅,空间非常的大,却没有任何的摆设,最诡异的是地面上惨白的尸骨堆积了厚厚的一层。

    完全遮住了大厅地面上的颜色。

    嘭的一声,司马扬晨被大手随手扔在了堆积的尸骨上。

    这一摔差点没有摔散架,司马扬晨浑身疼痛欲裂,不过他强忍着惊人的疼痛,呲牙咧嘴的从尸骨堆上爬了起来。

    当司马扬晨望向大手所在位置的时候,大手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模糊不清的人,一动不动的漂浮在半空中。

    这应该是一个灵魂。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忽然想到了玄阴子曾经说过的话。

    大手是一个强大的灵魂所幻化而成,现在看来玄阴子的判断非常的准确。

    “卑微的小子,欢迎你来到我的宫殿。”

    模糊不清的灵魂发出了清晰阴森的声音,一时间,大厅中的气氛变得阴森诡异无比。

    “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快速的让自己的心平静了下来。

    正如玄阴子所说的,现在已经脱离了大手的掌控,绝对有机会脱身。离开这个邪门的鬼地方。

    “我是骨魔,这是我的宫殿。”

    说着,骨魔发出了一声诡异无比的笑声,模糊不清手指了指地面上堆积的尸骨。

    “看到了吧,这是曾经进入了宫殿中的人类,小子,马上你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份子。”

    司马扬晨脸色大变,他虽然没有听说过骨魔这个名字,但是魔的可怕他非常的清楚。

    二十几个普通的魔几乎把仙道宗给掀了个天翻地覆,如果不是妖主的出现仙道宗说不定已经不复存在了。

    骨魔这个家伙绝对比普通的魔要厉害多了,满地堆积的尸骨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怕什么,这家伙只是灵魂状态,你拥有着剑灵,说不定还有击杀他的机会。”

    玄阴子的话让司马扬晨精神一振,心中惊喜的问“前辈,剑灵的威力有这么大吗?”

    骨魔的灵魂能自如的穿行在空间中,剑灵威力固然惊人,但是能不能伤害到骨魔的灵魂司马扬晨心中也没有丝毫的底气。

    “当然能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魔不简单,我以前也没有和魔战斗过,对他们的手段也不是很了解。”

    “我会的。”

    面对一个魔,司马扬晨即使再狂妄也不敢自大到无视魔。

    即使不用玄阴子提醒,司马扬晨也会小心到极点。

    “小子,你在和什么人交谈?”

    忽然,骨魔爆喝一声,灵魂忽明忽暗,诡异至极。

    司马扬晨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骨魔隐约能察觉到玄阴子的存在。

    “不好,差点没有被他发现,司马扬晨你自己小心,我先躲起来了。”

    说着,玄阴子的气息消失在司马扬晨的体内,应该躲在了身体某处能隐藏气息的角落中。

    “小子,快说刚才你到底和什么人交谈,他是不是一个灵魂?”

    骨魔声音急促,隐隐还能听出一丝惊惧。

    司马扬晨心中闪过了一丝惊疑,他开始有点怀疑骨魔是不是感应到了玄阴子的存在。

    “是不是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