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0章 你怎么知道飓风拳的玄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2本章字数:7512字

    第200章你怎么知道飓风拳的玄奥

    天字火云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司马扬晨悠悠的睁开了双眼,强忍着浑身各处的刺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是一条阴暗的巷子中,死一般的寂静,司马扬晨情绪低落的站在原地。

    他一辈子也无法忘记昏迷前的那一幕幕。

    红莺被一只大手抓着,那一刻绝望的眼神深深的刺痛着司马扬晨的心。

    最痛苦的是司马扬晨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红莺被大手无情的抓向不知何处呢说。

    “好了,不要在伤心了,上古宝塔中隐藏着太多强大人物,即使我恢复了巅峰的实力也无法与刚才那人对抗,我劝你还是忘记那一切吧。”

    “不,我不会忘记的,现在或许我无法撼动上古宝塔,早晚有一天我会踏平上古宝塔,救出红莺。”

    司马扬晨不屈的摇着头,用坚毅的话语来回应着玄阴子的劝解。

    玄阴子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重新打起精神的司马扬晨迈步走出了巷子,来到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司马扬晨望了望陌生的四周,随便找了一个路人询问一番这才知道这座城池的名字。

    玄阴子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说什么

    原来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火云城。

    火云城距离靠山城大概有三四百里,算得上遥远,想要返回仙道宗最起码需要一天多的时间。

    这还需要不眠不休的前进,正常情况下需要两天的时间。

    司马扬晨想了想,现在自身的实力太弱,即使重新找到了天字挡我者死

    “挡我者死!”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不入流的侍卫挡在刁难,如果继续保持沉默的话恐怕会让别人误认为先仙道宗真是名存实亡了。

    这一次,司马扬晨决定用雷霆的手段重新竖立仙道宗的威严。

    黑刀横起,司马扬晨步伐游动,速度缓慢沉重,犹如是一个迟暮的老人在散步。

    旁观人看来绝对能轻易的击中速度缓慢的司马扬晨,而十四个侍卫却是一脸惊恐之色,疯狂的向后退去,本来严密的包围圈不攻自破。

    司马扬晨身躯晃动,缓慢的动作在十几个惊恐侍卫的衬托下显得异常的诡异。

    同为元气十重,司马扬晨以一己之力轻易的压制住了十四个侍卫,这样的壮举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

    “杀了他!”

    被司马扬晨看似缓慢的步伐逼退,十四个侍卫都感觉到是奇耻大辱,更何况是在众人的面前,这下子竞技场的脸面算是丢尽了。

    司马扬晨冷哼一声,十四个侍卫皆都咆哮着冲了上来。

    一般的元气十重武者或许吓得的双腿发软,根本提不起任何勇气来战斗。

    而司马扬晨的脸上却找不到丝毫畏惧的神色,面色冷峻,目光在这一刻是惊人的平静。

    “给我死!”

    骤然间,司马扬晨爆喝一声,在不远处围观人群震惊的目光下,身躯中迸发出一股沉重的压迫力,犹如狂风大浪般席卷四周。

    十四个侍卫被覆盖进了其中,前冲的身躯全都在这一刻停止。

    司马扬晨心中却是感叹不已,现在突破到了元气十重,再用重刀的刀势来对付一群元气十重的武者有点大材小用了。

    仅仅靠着气势震慑住了十几个元气十重的武者,每个人望向司马扬晨的目光充满着震惊难以置信的神色。

    “小子,这是竞技场,如果你敢伤我们的话必将大祸临头。”

    被重刀的刀势所压迫,众侍卫们别说攻击了,就连稍微的挪动步伐都做不到,他们终于感觉到害怕了,生怕司马扬晨会突下杀手。

    司马扬晨冷笑不已,淡淡的说“我是来参加六宗同盟大会的,并不想招惹什么是非,但是有些人却不知死活的找上门来,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着,司马扬晨冷着脸迈步向着前方走去,当走到一个侍卫身边的时候司马扬晨突然间停住了步伐。

    “我记得我说过一句话,挡我者死,现在给我让开,不然的话让你身首异处。”

    这个侍卫惊恐的喘着粗气,他怎么敢挡像杀神般的司马扬晨,可是被重刀的刀势压迫着,他连动一动手指都做不到,更不要说让开了。

    “既然你不让的话,只有死了。”

    “不!”

    这个侍卫惊恐的大叫一声,下一刻一道黑色的光芒闪过,侍卫的尖叫声戛然而止,随后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滚落在了地面上。

    谁也没有想到司马扬晨说动手就动手,杀起人来丝毫的不手软,最可怕的是他脸上找不到丝毫的波动,好像对杀人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让开,不然死。”

    “我动不了,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挡你了。”侍卫苦苦的哀求着。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冷喝道“我不想在重复一次,让开。”

    围观的人群中寂静无声,每个人都能看出司马扬晨是在故意的找事,明知道所有的侍卫都不能动,却还要他们让开。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出言阻止,因为司马扬晨铁血无情的手段不光震慑住了十几个侍卫,同时震慑住了围观的所有人。

    毕竟谁敢在这个时候去招惹一尊正在暴怒的杀神。

    “死!”

    短短的时间内,司马扬晨黑刀划断了十个侍卫的脖子,血淋淋的脑袋在地上散落,场景触目惊心,令人不敢直视。

    司马扬晨却在这一刻停止了动作,双眼平静的望着竞技场的门口。

    一开始他没有打算击杀侍卫,但是当一想到仙道宗在六宗中几乎没有了任何的地位,因此司马扬晨想要强硬无情的手段让所有人重新的衡量仙道宗的存在。

    当然这样做远远的不够,想要仙道宗重新恢复在六宗中的地位,必须拿出更强的实力,来震慑住六宗中那群心怀不轨的人。

    “我错了,不要杀我,我向你磕头。”

    司马扬晨散去了重刀的刀势压迫,剩下的四个侍卫恢复了自由,被司马扬晨铁血手段吓破胆的四人并没有慌乱的逃向竞技场中。

    而是恐惧的跪在地上,浑身哆嗦着向司马扬晨磕头赔罪。

    不远处围观的人群彻底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曾经何时,竞技场的侍卫会如此狼狈,如此的没有尊严的跪在地上。

    火云城中,竞技场的人是出了名的倨傲,特别是门口的侍卫,曾经有不少的武者被他们羞辱刁难,现在却像只死狗般毫无尊严的跪在地上。

    这一幕不光让人震惊,同样让不少的武者感觉到快意。

    “滚,去通知竞技场的管事,让他滚出来见我。”司马扬晨冷冷的说。

    既然决定要闹了,他丝毫不介意把事情闹大,让六宗的人也明白明白仙道宗也不是好欺负的。

    “是是是!”

    四个侍卫如蒙大赦,落荒般的逃进了竞技场中。

    司马扬晨傲立在竞技场的门口,面无表情的等待着竞技场的管事出现。

    看到司马扬晨似乎有大闹竞技场的打算,人群中一片哗然震惊,一双双眼睛一时间全都好奇的盯在了司马扬晨的身上。

    过了一会,竞技场中传来了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率先冲出了竞技场。

    “什么人敢在竞技场闹事,是不是不想活了?”

    下一刻,一个威严的中年人从竞技场中走出。

    一身紫袍,浑身上下散发不怒自威的气息,一看就知道这个中年人的身份绝对不凡,很有可能是竞技场的管事之类的重要人物。

    “卑微的小子,是你在竞技场闹事吗?”

    司马扬晨目光一冷,四个侍卫一定告诉了这个中年人一切,而中年人却还在故作不知的用卑微的小子来称呼司马扬晨。

    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仙道宗在六宗的地位已经沦落到了连看门的侍卫都不如。

    “我让你滚出来见我,你却走了出来,难道你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不成?”

    冷冷的一番话让竞技场门口站着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滞麻木的状态下,同时进一步认识了司马扬晨胆大包天。

    敢让竞技场的管事滚出来,这样的气魄,这样的胆量即使六宗中的大人物也做不出来。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难道你真当仙道宗这个名存实亡的宗派是个护身符了,告诉你吧,杀死你灭了仙道宗对于我来说易如反掌。”

    如果放在以前,仙道宗鼎盛的时候,中年人绝对不敢说这样的大话,但是现在仙道宗近乎是名存实亡,已经被其他势力当成了软柿子,随意的拿捏。

    “是吗,凑巧的是我和你的想法一样,灭了杀了你和灭了竞技场对于我来说同样是易如反掌。”

    司马扬晨言语间毫不退让,冷冷的回应着。

    “不知死活的小子,我要杀了你。”

    身为竞技场的管事,平日里习惯了高高在上,被众人所仰望敬畏,猛然间碰到了一个出言顶撞的人,巨大的心里落差刺激的中年人几乎快要发狂。

    “一个跳梁小丑竟然也能成为竞技场的管事,真是可笑至极。”

    司马扬晨进一步的刺激着中年人。

    中年人面容扭曲,突然犹如发狂的妖兽般咆哮一声,疯狂的冲向站在不远处的司马扬晨。

    黑刀握在手中,刀尖微微下垂,面对疯狂的中年人司马扬晨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犹如雕塑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挡我者死!”

    司马扬晨猛然间深吸一口气,表情变得严肃无比,微微的抬起手臂,黑刀陡然间颤抖不止,散发着极其沉重的压迫力。

    “击败你只需要一刀。”

    这一刻,司马扬晨的嘴中吐出了几个冰冷而又霸道的字。

    围观的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紧张观察着这场战斗。

    司马扬晨的豪气,司马扬晨的霸道,令所有人折服,但是对于司马扬晨能够一刀击败竞技场的管事抱着怀疑的态度。

    竞技场的中年管事虽然算不上雄霸一方的强者,但是怎么也是神通境一重的强者,怎么会被一个元气十重的年轻人给轻易的击败。

    “狂妄的小子,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中年管事被司马扬晨的话刺激的面容扭曲的吓人,当着众人面被司马扬晨一再的顶撞和羞辱,中年管事辛辛苦苦积攒威严尽失。

    如果不能轻易的击败司马扬晨,日后他必定会成为整个火云城的笑柄。

    甚至可能危及到他在竞技场中的地位。

    这是中年管事最害怕看到的。

    “大浪惊涛掌。”

    中年管事一掌怒吼着拍出,澎湃的掌力犹如发狂的妖兽般咆哮着,面前的空气被无情的席卷,竟然凭空刮起了狂风,其中夹杂着狂暴的元气。

    这一掌还真有汹涌大浪的骇人威势。

    司马扬晨目光却出奇的平静,仿佛没有看见中年管事可怕的一掌,随后漫不经心的抬起手臂,颤抖的黑刀嗡鸣着斩了出去。

    这一刀缓慢无比,刀身上仿佛压着一座重山,缓慢的移动中竟然夹杂着震人心魄的风雷之声,神秘莫测的蓝色光点依附在刀身上,更让这一刀显得诡异莫测。

    杀进去

    围观的众人面色怪异起来,每个人都明白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速度是最重要的,低境界的人甚至能靠着逆天的速度来压制住高境界的对手。

    攻击速度越快,越能压制住对手,反之速度缓慢的话必定会被对手所压制。

    没有一个人认为司马扬晨的实力弱,但是让他们想不通的是司马扬晨的速度太慢了,以他这样的实力速度绝对不可能是如此的缓慢。

    下一刻,在众人惊疑吃惊的目光下,黑刀与咆哮的掌力接触到了一起。

    忽然,一切都平息了下来,气势汹汹的掌力竟然不见了,黑刀没有半点停顿,当然速度也没有提升,缓慢的划向中年管事。

    没有一个看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澎湃的掌力却诡异的消失。

    就连中年管事也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整个人似乎被吓傻了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

    司马扬晨冷笑不已,面对一动不动的中年管事他没有丝毫的手软,黑刀划向中年管事的脖子。

    “你不能杀我,我是竞技场的管事,杀了我你会大祸临头的……”

    “我说过我要你死。”

    这一刀无声无息的划过,缓慢速度中死亡却在顷刻间逼近,一道血光迸发,中年管事的头颅滚落在了地面上。

    神通境一重竟然也挡不住这一刀,围观的所有人都被这个残酷的事实给震惊的陷入了麻木的状态下。

    缓慢的一刀,看似可笑像一个普通人在挥动着笨重的一刀,谁知道却拥有着诡异的威力,轻易夺去了一个神通境强者的性命。

    这个来自仙道宗的青年是人类吗?

    每个人心中都出现了这个怪异的想法,像这样拥有着强悍实力的年轻人几乎找不到硬闯

    胡长老严厉呵斥的话让司马扬晨感觉到心中一暖。

    如果不是关系司马扬晨的安危,胡长老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这个时候出现也就意味着可能与竞技场有冲突,甚至连累到天道宗。

    司马扬晨恭敬的弯下腰,眼前这个老人值得他去尊敬。

    “胡长老,小子让你操心了。”

    “你小子太不让人省心了,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琢磨着要把仙道宗踢出六宗,现在你这么一闹,到时候我恐怕无法为你多说话。”

    胡长老叹着气,一脸忧心忡忡的说。

    司马扬晨却轻笑一声,淡淡的说“胡长老,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仙道宗虽然落寞了,但是绝对不能让人肆意的欺辱。”

    说着,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英俊的脸上刻满了坚毅的神色。

    坚定无比的说“我司马扬晨即使死也要守护仙道宗的荣誉。”

    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胡长老的脸上也不禁出现了动容的神色。

    “好小子,果然是血性男儿,仙道宗能有你这个弟子也算是祖宗庇佑。”

    胡长老的双眼中难掩赞赏喜爱的神色,同时还有说不出的惋惜。

    “什么狗屁仙道宗,胆敢招惹竞技场,照样是难逃大祸临头。”

    胡长老的到来让韩力两人侥幸的逃过了一劫,但是两人非但没有离去,嚣张的气焰反而是更盛了。

    司马扬晨脸色突然间冷了下来,目光中闪烁着杀气,面无表情的望着韩力两人。

    “刚才我可以饶你们一命,但是不代表你们能够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不知死活,现在给我滚,不然死。”

    韩力两人吓得浑身一颤,虽然脸上出现了羞辱的神色,但是一回想到刚才可怕的一幕幕,两人连个屁都不敢放,灰溜溜的走向走廊的尽头。

    胡长老惊奇的望着司马扬晨,突然笑着说“怪不得你敢在竞技场闹事,原来实力比以前强大了这么多,连两个神通境的强者都不是你的对手。”

    司马扬晨摇摇头,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在竞技场闹事。

    “前辈,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随后司马扬晨简单的说了自己的遭遇。

    “原来是这样,这些狗奴才的确该打,杀的好。”

    正当两人对话的时候,走廊的尽头再次响起了脚步声,司马扬晨抬起头,视线中一个侍卫模样的人正在快步的走来。

    “胡长老,会议要开始了,六宗的几位长老让我请你进去。”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刚才在竞技场的门口杀死了数十人,又在走廊中恶战了一场,相信里面的人一定知道这所发生的一切。

    这个侍卫的言语中丝毫没有提仙道宗和司马扬晨的名字,显然是依旧把仙道宗排除在了六宗之外。

    胡长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苍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色,沉声的说。

    “这是仙道宗的弟子司马扬晨,与我同为六宗的人,难道他不能进去吗?”

    “对不起,我没有接到这个命令,所以他不能进去。”

    说着,这个侍卫冷笑一声,目光中尽是阴森嘲讽的神色,似乎在挑衅。

    这一刻,司马扬晨却出奇的冷静了下来,淡淡的看了侍卫一眼,出人预料的没有任何的表示。

    “狗屁,这是六宗同盟大会,司马扬晨身为六宗的弟子为什么不能进入,这是谁下达的命令?”

    胡长老怒气冲冲的说,司马扬晨却笑着来到了胡长老的身边,淡淡的说“胡长老,你无需为了一群跳梁小丑动怒,不进入就不进入。”

    “你不是要参加六宗同盟大会吗?”胡长老一脸愕然的说。

    “你先进去吧,我自由办法进去。”司马扬晨摇着头说。

    胡长老深深的看了司马扬晨一眼,忽然苦笑着说“到现在我才发现谁招惹上你小子绝对是个错误。”

    司马扬晨微笑不语,一直目送着胡长老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那个侍卫竟然也没有走,而是恶狠狠的盯着司马扬晨。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神色忽然间冷了下来。

    “让开吧,我不想再杀人了。”

    侍卫脸色骤然间大变,不可思议望着司马扬晨,呆呆的说“你打算硬闯进去?”

    “不错,我正是想闯进去。”

    冷笑中的司马扬晨骤然间身躯前冲,几乎在顷刻间到达了侍卫的面前。

    抬起双臂,撼世王拳犹如炮弹般轰出,重重的砸在了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侍卫胸口上。

    伴随着咔嚓一声,这个侍卫胸骨根根寸断,口喷鲜血,整个人急速的倒飞了出去,落在了走廊的尽头。

    下一刻,司马扬晨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缓慢的向着走廊尽头走去。

    走廊尽头竟然是一个拥有着惊人面积的大厅,乱哄哄的声音十分嘈杂,当司马扬晨走进去的时候忍不住被四周的大场面给震撼到了。

    四周坐满了观众,黑压压的数量多的吓人。

    大厅的中央建造着两座巨型擂台,足有三十多米高,这个高度一般的元气境武者都甭想轻松的上去。

    擂台上并没有进行战斗,大厅中除了不计其数的观众外,还有二三十个侍卫正在擂台上忙碌着。

    司马扬晨的出现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擂台上正在忙碌的侍卫也发现了他。

    “该死,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真的闯进来了。”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大执事?”

    “不需要了,看我如何解决他。”

    下一刻,三十多米高的擂台上跳下了一个人,侍卫模样打扮,年纪却和司马扬晨差不多。

    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个青年竟然是神通境二重的武者,年纪轻轻,神通境二重,绝对算得上天才中的天才。

    “小子,我是竞技场侍卫欧阳风,报上你的名来,我从来不杀无名之辈。”

    青年侍卫目光倨傲,语气冰冷的说。

    偌大大厅中顿时陷入了安静中,观众席上一双双眼睛激动的望着对峙的司马扬晨和欧阳风。

    他们买门票进来正是为了能够观看到一场场精彩的战斗,现在距离六宗的混战还有一段时间。

    正是最无聊的时候,这场战斗顿时引起了所有关注的目光。

    司马扬晨没有想到六宗同盟大会竟然拥有如此规模,吸引了这么多的人,心中不由对六宗同盟大会的性质产生了一丝疑惑。

    现在看来,六宗同盟大会倒像是一个赛事,一点不像是什么会议。

    “小子,报上你的名来。”

    “司马扬晨!”

    司马扬晨收起了凌乱的思绪,不光六宗同盟大会是什么,他的目的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死吧!”

    欧阳凤出手的一瞬间,擂台上的侍卫全都落了下来,清一色的神通境高手,让人不得不感叹竞技场的大手笔。

    一般家族能出一个神通境的高手都算是烧高香了,竞技场竟然用来做侍卫,这种奢侈的行为足够令任何人都感觉到眼红。

    元气十重对上神通境二重,只要思维稍微正常的人都能判断出谁才是胜利的一方。

    毕竟两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境界差距,元气的质量是天差地别。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头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浑身有一丝不适应,不过当欧阳凤冲来的那一刻,司马扬晨迅速的进入了战斗的状态中。

    冷静沉着,这一刻的司马扬晨就像是一个老练的猎人,耐心的寻找着猎物最致命的弱点。

    “飓风拳。”

    蹬蹬瞪,迈着大步的欧阳凤到达了司马扬晨的面前后,抬手一拳轰出。

    拳风凌厉,在空气中形成了一道道呼啸的飓风,铺天盖地的向着司马扬晨席卷而来。

    元气滚滚,狂暴的增添着飓风的威力。

    司马扬晨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望着一道道袭来的飓风他反而淡淡的一笑。

    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闪烁,下一刻黑刀出现在手中,司马扬晨爆喝一声,抬起手臂,黑刀却不可思议的斩向一旁的虚空中。

    这个举动让不少的观众都陷入了迷惑中。

    飓风距离黑刀斩击的位置差了足足三四米,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这样做与自寻死路没有太大的区别。

    嘭嘭嘭,伴随着一声声爆裂声,呼啸狰狞的飓风竟然不可思议的消散了。

    “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飓风拳的玄奥?”

    欧阳凤难以置信的惊呼着。

    “玄奥?我还真不知道这么简单的武技竟然还有什么玄奥,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随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混蛋,我让你死。”

    当着四周黑压压观众的面前,欧阳凤颜面尽失,有点下不来台,刚才气势汹汹的说要杀了司马扬晨。

    谁知道一上来直接被司马扬晨轻易的破解了这一击。

    两人算是势均力敌,然而对于欧阳凤来说,势均力敌绝对不亚于失败。

    毕竟他是神通境二重的武者,竟然无法压制一个元气十重的武者,传出去的话必定会成为他人的笑柄。

    “虽然我不想再杀人了,但是有人偏偏不想活,自动的来送死,我会毫不介意的成全他。”

    这一刻,司马扬晨的声音冷到了极点。

    一次次的战斗他早已经厌烦了,这一次是为了仙道宗的地位而来,并不是来杀人的。

    司马扬晨暗暗的决定使用最无情的手段,让胆敢挑衅的人都吓破胆,这样不至于把精力都浪费到毫无意义的战斗上。

    “狂妄,你注定要死在我欧阳凤的手上,谁也无法挽救你的灭亡。

    矿脉

    欧阳凤面容扭曲,犹如发狂的妖兽般咆哮冲去。

    被无数双眼睛注视着,却无法拿下一个元气境的武者,对于欧阳凤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耻辱。

    想要彻底的挽回颜面必须用最凌厉的攻击击败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