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章 中年人骤然间动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2本章字数:7956字

    第205章中年人骤然间动了

    听到这个办法后司马扬晨没有丝毫的犹豫,咬着牙下定了决心。

    “我离开了你的体内就会飞快失去力量,所以是生是死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某一刻,司马扬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同时如释负重的长出了一口气。

    站在一边耐心等待了的青年连忙跑了过来,语气激动的说。

    “小子,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司马扬晨点点头说。

    “太好了,我们开始。”

    青年兴奋激动的吼叫着,司马扬晨淡淡一笑,迈步来到了青年的后面。

    双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现在站在青年的后面,毫不设防的后背暴露在面前。

    司马扬晨心中涌现了攻击青年的冲动,现在绝对是一个难得好机会,说不定能轻易的重伤青年。

    不对,残魂怎么可能这么的大意疏忽,难道他是故意在把后背暴露给我?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心中一惊,连忙收起了种种念头,一颗心重新恢复了平静。

    “我要开始了。”

    “呵呵,小子你刚才没有动手绝对是明智的选择,要是刚轻举妄动的话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青年冷冷的说。

    司马扬晨心中默然,强者果然没有一个好对付的,不管任何时候都保持着警惕,不给对手留下半点可趁之机。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淡淡的说“我既然答应你了一定会说话算数,当然我也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过河拆桥。”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好处。”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不已,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双手缓缓的贴在了青年后背上。

    调动主丹田中的星辰之力,一点点缓缓的注入了青年的体内。

    “小子,加快速度我的时间不多了。”

    “好!”

    突然,司马扬晨爆喝一声,骤然间加大了星辰之力的输出,犹如潮水般滚滚的注入了青年的体内。

    下一刻,司马扬晨清晰的感觉到注入青年体内的星辰之力着似乎被一张恐怖的大嘴疯狂的吸收着。

    注入的星辰之力几乎在顷刻间被吸收一空,司马扬晨不得不再次加大星辰之力的输出。

    “是时候,灵魂随着星辰之力进入他的体内。”

    这个时候,脑海中响起了玄阴子凝重的声音。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疯狂涌入青年体内的星辰之力一顿,陡然间又加大了注入的量。

    同时司马扬晨的灵魂也随着滚滚注入的星辰之力进入青年的体内。

    青年没有丝毫的察觉,依旧在贪婪的吸收着星辰之力。

    灵魂进入后,司马扬晨随着星辰之力涌入了丹田中。

    青年的丹田非常古怪,里面竟然有一头妖兽模样的虚影,张开血盆大口,正在疯狂的吞噬涌入的星辰之力。

    司马扬晨吓了一大跳,原本他以为强者残魂正在丹田中,谁知道却只有一只不知名的妖兽。

    “小子,你怎么进来了,快给我滚出去,加大能量的注入,不然的话我让你死。”

    这个时候,妖兽停止吸收星辰之力,张开的嘴巴中传出了阴冷的声音。

    声音却是那么的熟悉,司马扬晨吃惊到极点,这个声音竟然是青年的声音。

    不好,玄阴子感应出错了,霸占青年身躯的根本不是一个强者的残魂,而是一只妖兽的残魂。

    “好,我马上出去。”

    司马扬晨笑着说,忽然他的灵魂非但没有向着丹田外飘去,而是毫无征兆的向着妖兽的残魂撞去。

    不管是人类强者的残魂还是妖兽的残魂,这一点不影响司马扬晨进入青年体内的目的。

    消灭残魂。

    “你小子找死,快点给我滚出去,我会宽恕你的。”

    妖兽残魂似乎并不想杀死司马扬晨,到了这个时候仍然在威胁逼迫着司马扬晨离开丹田。

    “不杀了你我是不会离开的。”

    司马扬晨冷喝一声,直直撞在了妖兽的残魂上。

    无声无息,司马扬晨的灵魂直接被弹了出去,身躯忽明忽暗,气息更是萎缩不堪,显然是在这一次的撞击下受到了重创。

    而妖兽残魂却没有丝毫的异样,气息依旧强大,从这一点看强弱的巨大差距非常的明显。

    “卑微的小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退出丹田,继续注入能量,刚才的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司马扬晨脸上出现丧气的神色,眼中甚至出现了一丝惊慌。

    “我答应你,不过我希望你等会不要杀我。”

    “放心吧,我一向说话算数。”

    妖兽残魂的眼中闪过了喜色,连忙声音平和的说。

    下一刻,司马扬晨跌跌撞撞退出了丹田,灵魂直接回到了身躯中。

    “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脑海中响起了玄阴子紧张的声音。

    司马扬晨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表情十分的无奈。

    “前辈,我们猜错了,青年体内并不是一个强者的残魂,而是妖兽的残魂。”

    “什么!”

    玄阴子惊呼一声,吃惊的说“怎么可能,我明明感觉到人类强者的气息。”

    “这是我亲眼所见,当然错不了,而且在丹田中我与它还恶战了一场,可惜我的灵魂比起它差的太多。”

    “它没有杀你?”玄阴子诧异的说。

    “杀了我谁帮他恢复残魂。”说着说着,司马扬晨眼中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嘴角不时的会露出一丝冷笑。

    “完了,帮助它是死,不帮助它也是死,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可惜我的灵魂不能离开你的身体,不然的话何须去惧怕妖兽的残魂。”

    玄阴子十分懊悔的说。

    “前辈,我想到一个办法,或许能消灭残魂。”

    “什么办法?”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没有停止朝青年的体内注入星辰之力,同时在心底冷冷的说。

    “我想利用灵魂之战

    司马扬晨认定的事情从来没有改变过,也更没有后悔过,因此玄阴子并没有再说什么。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骤然间减弱了星辰之力的注入,同时悄无声息的调动再次突破

    无声无息,当星核撞在了司马扬晨灵魂上的时候竟然不见了踪影,似乎是融入了灵魂中。

    司马扬晨也吓了一大跳,星核好像是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不管司马扬晨是如何的感应,始终无法感应出星核的存在。

    "小子,把那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我让你死。"

    妖兽残魂阴森森的吼叫着,司马扬晨连忙收起了凌乱的思绪。

    "休想!"

    司马扬晨冷冷的回应着,星核是他最大的秘密,更是日后突破境界的保障,要是把星核交出去的话就相当于交出了自己的性命。

    "小子找死!"

    妖兽残魂咆哮一声,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司马扬晨的灵魂力量耗费的十分严重,面对妖兽残魂的冲击他只有躲闪这一唯一的一条路。

    灵魂快速的在青年的体内移动着,妖兽残魂则在后面疯狂的追逐。

    一追一逃,仿佛是刚才的情景在重演,只不过追逐的双方换了对象。

    司马扬晨灵魂开始在体内逃窜,躲避着妖兽残魂的追杀。

    妖兽残魂虚弱,司马扬晨灵魂更是虚弱到极点,现在司马扬晨全靠着意志力才硬生生的挺了下来。

    即使这样司马扬晨也坚持不了太久时间,灵魂昏昏沉沉,距离意识模糊越来越近了。

    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的话,司马扬晨只有被妖兽残魂吞噬的命运。

    司马扬晨一直在寻找着机会离开青年的体内,可惜妖兽残魂似乎洞察到了这个意图,紧追不舍,丝毫不给司马扬晨半点喘息的机会。

    该死,再这样下去的话早晚会完蛋。

    精神涣散,意识模糊,司马扬晨处境愈发的凶险,妖兽残魂的气息虽然也在减弱,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仍然是非常的大。

    "小子,看你往哪里逃!"

    忽然,耳边响起了妖兽残魂阴森的声音,司马扬晨心中一惊。

    他一直都在观察着妖兽残魂的位置,谁知道妖兽残魂竟然无声无息的接近到了如此近的距离。

    忽然,一道冰冷阴森的气息狠狠撞击在了司马扬晨灵魂上。

    司马扬晨闷哼一声,灵魂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灵魂虚弱到极点,司马扬晨意识模糊,几乎是处于了一种半昏迷的状态,无法在移动灵魂。

    "给我死吧!"

    狰狞的妖兽残魂趁机冲到了司马扬晨灵魂的面前,狠狠的撞击而来。

    就在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灵魂中爆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眨眼间,青年的体内都弥漫在蓝色光芒中。

    蓝色光芒不可思议的凝聚成了一只大手,直接抓住了妖兽残魂。

    妖兽残魂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再次缩成了一个圆球,被大手紧紧的握住。

    下一刻,大手缓缓收回,妖兽残魂所化作的圆球直接被拉进了司马扬晨的灵魂中。

    与此同时,司马扬晨迷茫的睁开了双眼。

    警惕的寻找着妖兽残魂的所在,谁知道青年体内却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咦,妖兽残魂竟然不见了。

    这个发现让司马扬晨是大吃一惊,妖兽残魂刚才要气势汹汹的扑了上来。

    绝对不可能中途放弃吞噬司马扬晨,除非妖兽残魂遭遇了什么意外。

    可是司马扬晨想不通会是什么意外让妖兽残魂在关键的时候放弃了。

    首先不可能是玄阴子,绿色区域中也没有红色矿脉

    “星核的作用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许真有可能有星核有关系。”

    玄阴子语气充满着迟疑,显然他也无法肯定的解答司马扬晨心中的疑惑。

    司马扬晨也没有想这么多,反正已经解决了妖兽残魂,至于是什么原因考虑这么多没有任何的意义。

    青年身躯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出于谨慎司马扬晨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当确认了青年已经没有生命气息后他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司马扬晨在青年身上搜索了一番,找到了一枚储物戒指和一块雕刻着一把断刀的令牌。

    司马扬晨望着手中的令牌暗暗的想道,这应该是狂刀宗的令牌。

    把这块令牌扔进了储物戒指中,日后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场。

    至于青年的储物戒指司马扬晨也没有检查其中的收藏,干脆一并都扔进了储物戒指中。

    做完这一切后,司马扬晨长出了一口气,随后朝着绿色区域的左方快速的冲去。

    接连杀死了狂刀宗的两个弟子,司马扬晨明白自己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如果被人发现的话,不光自己会陷入险境中,甚至可能牵连到了仙道宗和司马家。

    司马扬晨没有放慢步伐,整个人犹如一道闪电般在绿色区域中前进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司马扬晨目露惊奇之色,绿色区域惊人的面积远远出乎他的预料。

    司马扬晨从一开始到现在,前前后后在绿色区域中耗费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惊人的是却始终无法走出绿色区域的范围。

    无尚充林火云宗宗主到底是什么意思,明知道绿色区域这么大竟然只派我一人来探寻。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有点怀疑无尚充林火云宗宗主会故意这么做,恐怕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对,七个区域面积或许有所不同,但是绝对不可能这么的大。”

    玄阴子沉声的说。

    “前辈,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司马扬晨心中一动,玄阴子所说正是在心中一直都在怀疑的。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能感觉到不对劲。”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望着四周,遍地毫无杂色的绿色,这个区域中甚至的一切都呈现出一种绿色。

    像是来到了一片茂盛的草原中,无边无际,令身处在其中的人有种渺小的怪异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绿色区域中忽然响起了一阵阵激烈的打斗声。

    声音非常的小,如果不是司马扬晨察觉到了剧烈的元气波动,绝对不会注意到这个声音。

    司马扬晨精神一振,随后向着声音的来源处冲去。

    过了不久,司马扬晨来到了这里,远远看到三四个人正在激烈的战斗着。

    最奇怪的是四人竟然是各自为战。

    地面上倒着七八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全都没有了头颅,司马扬晨周振眉头仔细看了几眼,心中不由的闪过了一丝疑惑。

    如果是发现了矿脉这十几人的争斗也算是合情合理,可是现在看来这十几人的争斗与矿脉没有任何的关系。

    附近也没有什么天材地宝,这一切倒像是私人恩怨。

    “你看他们的眼睛,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给迷乱的心智。”

    这个时候,玄阴子惊呼着说。

    司马扬晨心中一惊,如果不是玄阴子他还真疏忽了这个细节。

    连忙向着正在争斗的四人望去,忍不住露出了吃惊之色。

    四人的眼睛果然是通红无比,不时会散发着诡异的光芒,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最奇怪的是司马扬晨已经靠近到了十几米的距离,按理说四人应该会被惊醒。

    可是四人的战斗惨烈程度没有丝毫的减弱,仿佛是没有察觉到司马扬晨的到来。

    “他们现在恐怕被什么诡异的力量给控制着,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去,免得惹祸上身。”

    “好!”

    司马扬晨心中十分赞同玄阴子的话,诡异的力量既然能控制住四人的心智,对司马扬晨也必定能造成不小的威胁。

    所以这个是非之地绝对不能久留,免得热了麻烦上身。

    下一刻,正当司马扬晨想要离去的时候,忽然心中升起了一丝强烈的不安,有种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的可怕感觉。

    司马扬晨连忙转身去,四人战斗惨烈的战斗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这一次司马扬晨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四人的身上。

    警惕的目光在四周寻找着。

    “小心,控制四人心智的诡异能量很有可能出现了。”玄阴子快速的提醒了一句。

    司马扬晨心中一惊,刚才不安出现的那一刻他也有同样的怀疑。

    地面上的七八具尸体上没有什么异常地方,随后司马扬晨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正在战斗的四人身上。

    忽然,司马扬晨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四人的脸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道红色的类似细线的痕迹,密密麻麻,看起来非常的诡异恐怖。

    而且四人脸在一点点膨胀着,仅仅过了一会,四人的脑袋是正常人脑袋的两倍。

    与身躯极其的不协调。

    “诡异的力量在他们的体内,这恐怕是四人战斗的原因。”玄阴子沉声的推测着说。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听玄阴子这么一说他终于找到了不安的来源,正是来自四人的体内。

    仔细的感应了一番,四人的体内似乎潜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司马扬晨心中不安也在这一刻强烈到极点。

    甚至有点控制不住双腿,莫名的向后退去。

    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四人的脑袋竟然爆炸了,红色血雾在空气中弥漫。

    怪不得地面上七八具尸体没有头颅,原来全都和诡异力量有关系。

    司马扬晨没有多想,连忙向后退去,当退到几十米外后司马扬晨停住了身体,警惕目光望向弥漫在空气的血雾。

    血雾阵阵扭曲,就像是被风吹动的雾气,不时的会凝聚成奇形怪状。

    而且血雾正在一点点向着司马扬晨所在的位置逼近,仅仅过了一会,血雾距离司马扬晨也仅仅有十几米的距离。

    司马扬晨目露惊色,从血雾中能清晰感觉到阵阵的不安,好像这其中隐藏着什么可怕的生灵。

    “这是矿脉。”

    矿脉?司马扬晨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玄阴子竟然把诡异的血雾当成了矿脉。

    “绝对没有错,这是沾染了鲜血的矿脉,虽然没有了矿脉特有的气息,但是矿脉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玄阴子快速解释着,司马扬晨眉头皱起,疑惑不解的问。

    “矿脉本质是什么?”

    “简单点说,矿脉是一种载体,经过漫长的岁月吸收元气,这才形成了矿脉,实际上矿脉等同于丹田,这也正是矿脉珍贵的地方。”

    “沾染了鲜血的矿脉是不是成为垃圾货?”司马扬晨皱着眉头说。

    这一次他冒险冒充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正是为了得到了矿脉,现在终于找到了矿脉,正是神不知鬼不觉收取矿脉的机会,司马扬晨当然不想错过了。

    “当然不是了,沾染了鲜血的矿脉作用非但不会减弱,反而具有一般矿脉没有的神奇作用。”

    玄阴子的回答果然没有令司马扬晨失望。

    “小心,沾染了鲜血的矿脉同样不会对付,千万大意不得,不然的话地面上的无头身躯就是你的下场。”

    司马扬晨还没有来得及兴奋,脑海中响起了玄阴子凝重的声音。

    司马扬晨心中一凛,他的确是有点兴奋过头了,忘记了地面上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

    这十几个人正是惨死在了矿脉的手上。

    血雾终于逼到了司马扬晨的身前很近的位置,一直注意着矿脉的司马扬晨快速的收拾着凌乱的思绪,直接打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

    忽然,血雾一阵翻腾,聚集拥挤在一起,下一刻漫天的血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血红色的小蛇。

    小蛇狂吐着信子,阴森的目光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矿脉的拟态,矿脉一般都是长条形的模样,有的甚至能幻化万物。”玄阴子果然是见多识广,任何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能在他那里找到合理的解释。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望着血红色的小蛇双眼中难掩激动的神色。

    得到矿脉的渴望终于要成为现实了,司马扬晨如何做到不激动。

    相信换成其他武者恐怕会更加的疯狂。

    矿脉在武者心目中的地位绝对超越了任何的一切,主要是矿脉作用太大了。

    即使一个天资很差的武者得到了矿脉,实力也能在短时间内飙升。

    由此可见矿脉的神奇,任何武者都不能抵抗住来自矿脉的诱惑。

    血红色小蛇嗖的一声冲了过来,速度骇人,似乎是跨越了空间,直接出现在司马扬晨的面前。

    小蛇直直的撞向司马扬晨的脑袋,司马扬晨脸色一变,脑海中顿时想起了四人脑袋爆炸的场景。

    如果真被小蛇进入了脑袋中,下场恐怕与四人一样凄惨。

    司马扬晨一矮身,躲过了小蛇的撞击。

    灵活的小蛇在空气中扭动了一下,速度骇人追上了司马扬晨,目标还是他的脑袋。

    司马扬晨不慌不乱的爆喝一声,一拳直直的砸向撞过来的小蛇。

    然而司马扬晨还是轻视了小蛇的灵活,仅仅扭动了一下袖珍的身躯。

    不禁躲过了司马扬晨的一拳,并且借住骇人的速度诡异的出现在司马扬晨左侧。

    不速之客

    红色小蛇惊人的灵活,而且速度奇快,司马扬晨在速度上和反应上直接落入了下风。

    想要收复红色矿脉,必须要想办法限制住小蛇的速度。

    司马扬晨表情凝重的闪躲着,同时一拳轰出,星辰之力彻底的爆发,夹杂着火焰之体的高温。

    这一拳仿佛附带着能燃烧一切的火焰,所经之处就连空气都在剧烈的燃烧着。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燃烧着火光的拳头狠狠的砸向追过来的小蛇。

    灵活的小蛇在空气中扭动着身躯,下一刻它竟然诡异的消失在司马扬晨的视线中。

    司马扬晨心中一惊,小蛇消失毫无迹象,甚至感觉不到一丝与小蛇有关的气息。

    "不用慌,矿脉是元气凝聚而成,只要感应元气你一定能找到红色矿脉的所在。"

    玄阴子快速的说。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快速的恢复冷静沉着,敏锐的双眼闪烁着莫名的神光,在附近的空气中寻找感应着。

    附近的空间中元气稀薄,没有感应到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得到这个发现不由的让司马扬晨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暗的怀疑红色矿脉是不是已经离开了。

    然而当他的心中出现这个想法的时候,左方不远处的空气中出现了一丝奇异的波动。

    元气和其他地方一样稀薄,但是元气的质量似乎非常的高,司马扬晨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每一丝元气中都蕴含着惊人的破坏力。

    红色矿脉一定隐藏在这个位置。

    想到了这里,司马扬晨立刻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黑刀,不动声色向那个位置挪动着步伐。

    司马扬晨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异样的神色,红色矿脉一定想不到它已经暴露了。

    司马扬晨想要的正是这个效果,突然发动攻击,争取一举重创红色矿脉。

    当距离红色矿脉所躲藏位置只有一米多远位置的时候司马扬晨停住了步伐。

    漫不经心的向着其他方向望去,进一步的放松红色矿脉的警惕。

    忽然,当司马扬晨故意转过身向着其他方向寻找的时候,身后奇异的波动稍微强烈了一点。

    感应到这个细节,司马扬晨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他心中清楚,红色矿脉马上要动手了。

    司马扬晨已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注意力依旧放在前方,引诱红色矿脉出手。

    "注意,它出现了!"

    听到玄阴子的声音司马扬晨没有半点异样,目光继续停留在前方。

    下一刻,身后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司马扬晨目光一冷,转身一拳轰出。

    惊险的胜利

    司马扬晨脸色凝重,重刀的刀势虽然也碰到过无法压制的对手,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诡异过。

    刀势与中年人的气息持平,然而这种持平明显是中年人故意为之,司马扬晨能够清晰感觉出重刀的刀势被中年人的气势牵引着。

    “他的气势很诡异,你要小心。”玄阴子似乎也没有看出中年人气势中的奥妙,只是沉声的提醒了一句。

    司马扬晨脸色沉重的点点头,光是气势上碰撞让司马扬晨意识到了中年人的强大。

    当然他没有因此而丧失了信心,双眼中反而涌现了惊人的战意。

    强大对手对于别的武者来说或许是一个可怕的灾难,但是对于司马扬晨来说是一种磨练自身的考验。

    借住对手的强大,能进一步的挖掘自身的潜力,迈向强者之路的步伐变得更为坚实。

    “小子,你恐怕连我的境界都看不透,因为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我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你无法想象地步。”

    中年人目光倨傲,不可一世的望着司马扬晨,仿佛天生的高人一等,那副嘴脸正常人看到都会火大。

    司马扬晨表现的却出奇的平静,淡淡的看了中年人一眼。

    “如果光是比拼嘴上的功夫我或许不如你,不过想真正的压制我恐怕你没有这个实力。”

    听到司马扬晨说起话来依旧是淡然自若,仿佛一点也不知道害怕怎么写的,中年人气的面容狰狞,目光闪烁着阴森的寒芒。

    “小子,你马上明白自己的自信是多么的愚蠢可笑。”

    话音落下,中年人骤然间动了,速度谈不上快,甚至在司马扬晨所碰到的对手中光是速度排到末尾。

    但是移动间带着令人心悸的压迫力,仿佛是一座巨山碾压而来,给司马扬晨所带来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从始至终他从来都没有轻视过眼前的对手,甚至是当成了生死大敌。

    如果不小心应付的话,司马扬晨的下场绝对是凄惨无比,战斗没有丝毫的悬念。

    只有保持冷静,才能让这场表面上看起来不对等的战斗充满着悬念。

    蹬蹬瞪,中年人迈着大步,犹如一头蛮牛般气势汹汹,几乎在顷刻间到达了司马扬晨的面前。

    “来得好!”

    司马扬晨冷静沉着,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畏惧,面对气势汹汹的中年人他并不慌乱。

    身躯一纵,向着一侧快速闪去。

    刀势被压制,司马扬晨干脆散去的刀势,全身心的投入这场战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