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章 就是一场游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2本章字数:6246字

    第207章就是是一场游戏

    司马扬晨猛然间发现无尚充林火云宗其实并不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宗派。

    而且相比阴险的四宗,无尚充林火云宗要顺眼的多,正是因为这一点司马扬晨才不忍心去对无尚充林火云宗的什么人下狠手。

    “小子,你不要想这么多了,想要成为强者需要硬气心肠,像你这样优柔寡断早晚会吃大亏的。”

    “我明白!”

    司马扬晨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句,大道理什么的他都懂,可是做起来却是困难无比。

    “你可以设想一下,假如离开幻境的办法被众人得知,你认为无尚充林火云宗的人不会对你出手吗?”

    司马扬晨嘴巴动了动,却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潜意识中司马扬晨实际已经赞同了玄阴子的话。

    “人为了生存多么疯狂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现在巨龙山好像是一个巨大角斗场,其中所有人都是角斗士,想要生存只有亡命的搏杀,这样才能拼出一线生机。”

    玄阴子沉声的道。

    一番的话说的司马扬晨脸色沉重,目光中充满了莫名伤感的神色。

    这一刻,司马扬晨没有任何惧怕死亡的情绪,他心中只有悲哀。

    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提线木偶,命运被暗中的人掌控着,任何事情都在这个人算计中。

    猛然间,司马扬晨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命运同样不属于自己,被人肆意的欺凌和羞辱。

    因为玄阴子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司马扬晨重新掌握了命运。

    而这一次同样无力感再次降临,司马扬晨重温过去身为废物时的悲哀。

    “或许不该告诉你一切,免得让人的心境出现无法修复的裂痕。”

    玄阴子叹着气说。

    司马扬晨没有说什么,的确,他现在心境出现了一丝裂痕,而且正在一点点的扩大。

    虽然预感到了这一切,但是司马扬晨无力去阻止什么,因为他的意志同时在沉沦。

    “拿出你的刀!”

    忽然,脑海中响起了玄阴子的爆喝声。

    司马扬晨浑身一激灵,本能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黑刀。

    黑刀握在手中,司马扬晨的心中顿时出现了一丝奇妙的感觉。

    沉沦的意志陡然间重新焕发了活力,心境上裂痕在迅速的弥补。

    黑刀仿佛力量的源泉,为司马扬晨注入了精神,注入了意志。

    整个人再次找出了曾经的昂扬斗志。

    黑刀,我的伙伴,谢谢你及时唤醒了我。

    手轻轻抚摸着黑漆漆的刀身,黑刀在别人眼中或许是可怕的,或许是死亡的代名词。

    但是在司马扬晨心中黑刀是不离不弃的伙伴,重如生命的存在。

    “你的心境还是不完美,幸好黑刀中有着你战斗时候所留下的意志,不然的话这一次没有什么能够挽回你沉沦的意志。”

    玄阴子沉声的说,司马扬晨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他没有丝毫的察觉,现在清醒过来仔细一想。

    心境上裂痕可大可小,严重的话很有可能影响日后的突破,彻底的断绝一个武者强者之路。

    “这是黑刀?”

    “雷晨师弟,你怎么得到黑刀的,难道你杀了司马扬晨?”

    黑刀一出现,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和剩下人都认出了黑刀的来历。

    听到耳边响起了一声声惊呼声,司马扬晨并没有丝毫的慌张,而是平静抬起头。

    淡淡的说“我无法杀死司马扬晨。”

    “为什么?”听到司马扬晨的回答几乎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我就是司马扬晨。”

    说完一番话,司马扬晨散去了伪装,恢复了真正的面容。

    到了这一刻,司马扬晨也不想在隐瞒什么,干脆说出了自己真正的身份。

    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直接吓懵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雷晨竟然是司马扬晨伪装的身份。

    其余人虽然吃惊,但是并不像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一样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个骗子!”

    一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终于反应了过来,双目喷火的望着司马扬晨。

    剩下三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也是怒气冲冲,看那摸样似乎恨不得直接把司马扬晨撕成两半。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整个人表现的出奇的平静。

    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的愤怒他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司马扬晨欺骗了他们。

    “四位,伪装成无尚充林火云宗的弟子我也是无奈之举,再说我没有危害无尚充林火云宗,希望四位能够谅解。”

    司马扬晨语气真诚的说。

    假如换成其他人的话绝对不会低下头道歉,但是司马扬晨为人是不喜欢欠别人的。

    冒冲了无尚充林火云宗的弟子,再加上得到了火云决,司马扬晨对整个无尚充林火云宗都充满着一种愧疚感。

    “哼!”

    四人虽然怒气未消,不过并没有因此而找司马扬晨的麻烦。

    随后,四人走向了其他位置,刻意的与司马扬晨拉开了距离。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长出了一口气,该说的他已经都说了,到时候真杀死了无尚充林火云宗的什么人他心中也不会有这么强的负罪感了。

    “你小子让我说你什么好,难道你不知道黑刀已经被其他武者当成了宝贝了吗?”

    “刚才你大可不承认,而你却偏偏承认,这样做只会给你自己带来一场场大麻烦。”

    玄阴子说的没有错,当司马扬晨承认了身份后,有几个人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但是司马扬晨心中没有丝毫后悔。

    “前辈,你不是经常告诫我神魔百炼劲的精髓吗,要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话虽然说的没有错,但是你太冲动了。”

    司马扬晨轻轻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结束了与玄阴子的交流,目光放在了周围。

    黑刀出现势必会让不少人蠢蠢欲动,贪婪的想要把黑刀占为己有。

    所以必须要保持警惕,随时准备着迎接某个贪婪人的攻击。

    “小子,交出你的黑刀,我愿意出大价钱购买。”

    “白痴,你能买得起吗,小子把黑刀赠给我,我原因用一本上古时期的功法来交换。”

    “不,交给我,你开什么条件我都能满足。”

    望着七嘴八舌的众人,司马扬晨面无表情,握着黑刀整个人就像是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并没有趁机威胁司马扬晨交出黑刀,当然也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原地冷眼旁观。

    “小子,交出黑刀,不然我让你死。”

    终于,有人开始等的不耐烦了,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一声。

    虽然他不想在杀人了,但是有人敢打黑刀的注意,他绝对不会有半点的心慈手软。

    “刚才你们来的时候我已经杀了几个人,可惜你们还在不知死活的招惹我,看样子我只有大开杀戒才能让你们觉悟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司马扬晨冷笑着说,手中黑刀微微下垂。

    下一刻,黑刀莫名的开始颤抖着起来。

    别人或许感觉不出什么,但是司马扬晨能清晰的感觉出司马扬晨黑刀对战斗渴望。

    好伙伴,就让我们并肩战斗。

    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能掌控我司马扬晨的命运,因为我的命运是属于我自己的。

    黑刀在手,司马扬晨心中升起了无限的豪气,现在他恨不得去挑战高高在上的苍天。

    “哈哈,这小子疯了。”

    “一个垃圾的神通境三重武者,我杀了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

    “不知死活的小子,快把黑刀交出来,不然我让你尝尝死亡的滋味。”

    被传送到这里的十几个人最次的也是神通境四重的武者,其他的则是神通境五重六重不等。

    这也是他们轻视司马扬晨的原因。

    除去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司马扬晨将要面对十二个不弱的武者,胜算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没有悬念的。

    “把黑刀交给他们吧,保命要紧。”

    忽然,一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叹着气说。

    剩下三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虽然沉默不语,但是从他们的脸上不难看出让司马扬晨暂时低头服软的意思。

    司马扬晨轻笑一声,淡淡的说“四位无需担心,这些跳梁小丑我能应付。”

    “哼,自大。”

    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的脸上都闪过了不快的神色。

    显然对司马扬晨坚持感觉到十分的不满。

    司马扬晨淡淡的笑着,并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小子,考虑好没有,把黑刀交出来,我蒙秋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这个时候,一个神通境六重的中年人站了出来。

    “小子,把黑刀交给我,我能保住你的安全,让你平安的离开巨龙山。”

    “不,交给我……”

    三个神通境强者争先恐后的说,剩下的武者沉默不语,不过从他们目光中闪烁着的寒芒不难看出,他们应该在等待着机会来抢夺黑刀。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不已,自从黑刀在靠山城兽潮一役后大展神威后,黑刀越传越神,几乎所有人都忽略了黑刀的主人。

    “我的话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谁敢打黑刀的注意只有死。”

    司马扬晨语气冰冷的说。

    “找死!”蒙秋脸色一沉,目光阴森的吓人,骤然间身躯前冲,毫无征兆的冲向司马扬晨。

    十二个人总共有三个神通境六重武者,其他两个见蒙秋冲出去后,顿时脸色大变,连忙也冲了出去。

    这两人显然是在担心会被蒙秋捷足先登得到黑刀。

    其他武者也是蠢蠢欲动,做好了随时出手抢夺黑刀的准备。

    司马扬晨淡淡看了冲过来的三人,快速的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的抬起手臂,做出了一个上扬的姿势。

    动作非常的缓慢,手臂好像是被某种强悍的力道拉扯着,移动间艰难无比。

    然而缓慢的移动中却散发着惊人的高温,手臂上,黑刀上冒着火光。

    看到震撼的一幕,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他竟然领悟了火云决?”

    “怎么可能,他不是仙道宗的弟子吗?”

    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的对话司马扬晨也听到了,火焰之体曾经在无尚充林火云宗所有人面前使用过了。

    即使再隐瞒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司马扬晨也没有刻意隐藏火焰之体。

    “师兄,难道你忘记了,雷晨曾经在宗主的面前使用过火焰之体。”

    “对啊,他是怎么得到火云决的修炼方法?”

    空气中温度在持续的攀升,惊人的高温连四个修炼了火云诀的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都有点吃不消。

    快要冲到司马扬晨面前三个神通境高手也是一脸惊色,前冲的势头硬生生的停止了下来。

    这一刻,面无表情的司马扬晨朝着三个神通境武者斩出了一刀。

    黑漆漆的刀身冒着刺目的火光,伴随着滚滚热浪,缓慢的在空气中滑行。

    空气仿佛都在燃烧,能清晰的听得见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三个神通境六重武者的眼中同时闪烁着吃惊的神色。

    “好厉害的黑刀,它是我的了。”

    “找死,黑刀是我的,谁敢给我抢谁死。”

    “哈哈,黑刀注定是我的。”

    下一刻,三人目光中的吃惊变为了狂热贪婪。

    司马扬晨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绷紧的双臂依然在吃力的挥出这一刀。

    缓慢的黑刀像一个迟暮的老人,慢的出奇,哪怕一个元气一重的武者斩出一刀,恐怕也比这一刀的速度快。

    在场的武者渐渐适应了黑刀,身为神通境六重的武者,三人适应速度更快。

    虽然高温依旧能让他们感觉到炙热,不过这并不影响战斗力的发挥。

    “小子你只有这点水准吗,真是可笑,像你这样的垃圾怎么用资格拥有神奇的黑刀。”

    听到对面的嘲讽声,司马扬晨突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下一刻,身躯一震,司马扬晨挥刀的速度又慢了一拍。

    与此同时刀身上的火光消失了,陡然间从刀身中涌出了一股沉重的气势。

    滚滚向着四周蔓延,顷刻间沉重刀势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司马扬晨故意压制了火焰之体,实际上光是高温都足以让所有人都吃尽苦头。

    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连刀势都没有放出。

    正是为了麻痹在场的众人,认为他司马扬晨不过如此,等到关键时候放出刀势。

    果然,一切都在司马扬晨的谋划中。

    刀势出现后,三个神通境六重的武者都没有逃脱刀势的压迫。

    “死吧!”

    这一刻,从司马扬晨的嘴巴中硬生生的挤出了两个字。

    三个神通境六重武者顿时陷入了惊恐中,拼命的挣扎着身体。

    然而在刀势的压迫下,三人速度甚至比司马扬晨挥刀的速度还要缓慢。

    刀势的压迫中,司马扬晨骤然间提升速度,他没有盲目去完成重刀。

    而是抓住了这个好机会去解决对他威胁最大的三个神通境六重武者。

    “不要杀我,我是……”

    司马扬晨面色冷酷,双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出手更是快如闪电,干净利索的扭断了三人脖子。

    一连串动作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刚才还不可一世的三个神通境六重的武者气绝倒地。

    随着司马扬晨杀死三人,剩下的九个武者全都被司马扬晨狠辣的手段给吓傻了。

    即使现在司马扬晨散去刀势,九人恐怕也不敢乱动。

    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也吓到了,站在原地像木桩子般一动不动。

    司马扬晨冷冷看了一眼吓得脸色苍白的九人,随后散去了刀势,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收起黑刀,司马扬晨目光望向了别处。

    一时间场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司马扬晨不说话,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显然是怕贸然开口会引来了司马扬晨这个煞星的狠辣手段。

    “地面上鲜血越来越多了,看样子在其他地方正在上演着惨烈的厮杀。”

    脑海中,玄阴子叹着气说。

    司马扬晨点点头,他也注意到地面上鲜血。

    就好像泉水般不停涌现着,现在鲜血流淌的范围比之刚才足足增加了一倍。

    “你打算怎么办?”这个时候,玄阴子问了一句。

    司马扬晨心中苦笑,杀几个人还行,要是杀光了在场的所有人他还真不忍心。

    再加上还有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的弟子。

    “想要离开试炼幻境必须要通过鲜血的洗礼,即使你现在不杀,他们要是知道一切的话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对你出手。”

    “我明白,不过我暂时不想无端端的杀人,毕竟他们也没有招惹我。”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在心底说道。

    玄阴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早已经猜测到司马扬晨会这样回答,随后陷入了沉默中。

    就在这个时候,附近的空气中再次出现了奇异的波动。

    下一刻,接连有三波人出现在附近。

    “杀!”

    新的人中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一场混战直接开启了。

    这一切连司马扬晨都始料未及。

    眨眼间,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个个武者倒在了血泊中。

    “他们应该是知道了走出试炼幻境的方法。”玄阴子猜测着说。

    司马扬晨想了想,心中也十分赞同这个猜测。

    “小子,受死吧!”

    一个神通境四重武者怒吼着冲了过来,司马扬晨原本不想加入混战中。

    现在不得不出手了。

    “滚!”

    一拳轰飞了冲来的这个人,司马扬晨冷冷巡视着四周,忽然皱起了眉头了。

    四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只剩下了两个,剩下两个早已经是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剩下两个也是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被某个人夺去生命。

    司马扬晨心中犹豫了一下,下一刻身躯前冲,直接来到了两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战斗的地方。

    “你们退到我的身后。”

    司马扬晨冷喝一声,双掌重重的拍向攻击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的两个人。

    两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连忙躲到了司马扬晨背后。

    “小子,多管闲事只有死。”

    这两人显然是同一个门派的,配合非常的默契。

    同时出手攻击司马扬晨,一左一右,攻击凌厉强悍。

    这要是一般的武者恐怕会被两人逼迫的手忙脚乱,在气势上被压制直到落败为止。

    司马扬晨却不慌不乱,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是前进了一步,双掌左右拍出,同时攻击两人。

    这两人境界在神通境五重,比司马扬晨高出了一个境界,如果不是碰到司马扬晨的话,一般的神通境六重的武者恐怕都无法压制住两人。

    反而可能会被两人给压制。

    “这小子邪门,我们退。”

    左边的一人爆喝一声,两人同时默契的向后退,借此来躲避司马扬晨这一掌。

    司马扬晨双掌落空,他并没有追击,而是平静的站在原地,望着不慌不乱的两个青年,双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赏的神色。

    诡异能力

    两个青年似乎意识到了司马扬晨的强大,也并没有继续攻击司马扬晨,而是退到了远处,再次加入了混战中。

    “随我走!”

    司马扬晨收回目光,忽然回头说了一句,随着朝着远方走去。

    两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浑身伤痕累累,衣服上沾满了鲜血,当听到了司马扬晨话后没有丝毫的迟疑。

    连忙跟在了司马扬晨后面,远离了混战的范围。

    “你们快点恢复伤势,我把你们警惕四周。”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皱着眉头说。

    司马扬晨心中明白这一次救了无尚充林火云宗的两人,但是下一次的话恐怕不能施加援手了。

    毕竟随着时间推移,混战的规模会越来越大,对手也会越来越强,到时候司马扬晨也不会逼不得已的加入混战中。

    根本无法再去顾忌其他人的死活。

    所以趁这个机会两个无尚充林火云宗弟子如果不恢复伤势的话,恐怕会在下一波人到来之后直接成为地面上冰冷尸体。

    “好!”

    两人脸上皆都露出了感激的神色,随后开始闭目恢复伤势。

    望着远方混战的人群,司马扬晨莫名的叹了一口气。

    他突然有点明白躲在暗处操控幻境人的真正目的。

    这个心里阴暗神秘人一定是想让进入巨龙山的所有人自相残杀,也好满足他那阴暗变态的心里。

    就是是一场游戏,而游戏的结局只有一个人才能活下来。

    操控幻境的神秘人就像是玩游戏的人,他操控着游戏中的一切,享受游戏过程中所带来的乐趣。

    就在司马扬晨沉思的时候,远方的空地上凭空出现了不少人,粗略估算一下足有上百人。

    这上百人一出现,二话不说直接开启了一场混战。

    每个人冷着脸,疯狂的攻击身边的人。

    与此同时,司马扬晨所在位置三四米远的地方也出现了一波人,大概有二三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