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章 惊慌的挥舞着四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2本章字数:7625字

    第210章惊慌的挥舞着四肢

    现在正好睡不着,司马扬晨想了想决定趁这个时间弄清楚大殿中隐藏的玄机。

    司马扬晨迈步来到了大殿的中央,随后环望四周,四个方位的柱子吸引了司马扬晨全部的注意力。

    四个方位,每个方位伫立了两根柱子,显得十分的多余。

    司马扬晨首先来到了左方的柱子前,伸出手仔细的抚摸柱子的表面。

    表面光滑无比,就像是涂抹了润滑剂,感觉不出一丝的生涩,不过看柱子表面严重褪色,显然是有着漫长的历史。

    从柱子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当然司马扬晨并没有因此而丧气,随后放出神识,尝试着进入柱子的内部。

    神识轻易的穿过了柱子的表面进入了内部。

    很好的。

    过了一会,司马扬晨收回了神识,整个人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柱子内部是正常的石质,密度和一般的石块没有太大的区别,综合来说这是一根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柱子。

    “我的灵魂比你强,说不定能有发现。”

    这个时候,脑海中响起了玄阴子的声音。

    司马扬晨点点头,柱子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玄机,而自己没有发现也很有可能与灵魂太弱有关系。

    “前辈,一切都看你了。”司马扬晨语气中十分的期待。

    下一刻,一道模糊苍老的身影从司马扬晨的身躯飞出,围绕着柱子转了一圈,最后从左侧无声无息的钻入了柱子中。

    没有过多久,玄阴子从柱子中飞出,重新钻入了司马扬晨的身体中。

    “柱子中很正常,暂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玄阴子的话让司马扬晨非常的失望,本以为借住玄阴子强大的灵魂能够发现柱子的玄机,谁知道面对大殿中的柱子玄阴子也是束手无策。

    司马扬晨心中有点丧气,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神经是不是太敏感了,或许杂乱无章的柱子只是一种怪异的建筑风格而已。

    “这怎么可能,别说上一次,就算是现在我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大殿中浑然天成的天道,没有理由只是普通。”

    玄阴子疑惑的说,听到他的话司马扬晨也皱起了眉头。

    随后司马扬晨不死心的目光在大殿中来回的巡视,当他的目光巡视了一周后,司马扬晨心中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

    假如去掉多余的四根柱子,大殿中布局格调会完全变了味道。

    司马扬晨暗暗的激动着,心中暗想着这可能才是大殿中真正暗藏的玄机。

    随后想了想,司马扬晨决定印证一下内心中的猜测。

    当然司马扬晨没有鲁莽的去用狂暴的攻击去破坏多余的柱子,毕竟柱子是整个大殿了支柱,要是破坏了其中的一根大殿塌下来就悲剧了。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抬起手臂,浑身骤然间散发着惊人的高温,右臂上开始燃烧着火焰。

    猛烈的火势张牙舞爪,随着右臂的移动向着柱子扑出。

    下一刻,火势在柱子上蔓延,仅仅过了一会的时间,从上到下整个柱子几乎都在燃烧。

    司马扬晨的想法是用高温的方式来一点点融化柱子,这种方式能随时观察到大殿是否出现晃动动摇的情况,避免大殿倒塌的悲剧出现。

    这种方法虽然缓慢,不过却是最稳妥的一种办法。

    “你太异想天开了,大道岂是你这种笨办法所能够找寻的,我劝你还是死心吧,别白白浪费力气了。”

    玄阴子沉声的说,话语中显然是不赞同司马扬晨所想到的办法。

    司马扬晨摇摇头,也懒得去解释这么多,充耳不闻的继续用火焰燃烧着柱子。

    柱子的材质虽然一般,不过燃烧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柱子非常没有出现融化的迹象,就连表面上还保持着原来的光滑如镜。

    这一幕让司马扬晨大吃一惊,火焰之体所凝聚出的火焰就连神通境八重九重的武者都要小心的应付,谁知道竟然无法融化一根材质极其普通的柱子。

    下一刻,司马扬晨加大了星辰之力的输出,火势再次猛烈,不仅柱子上在燃烧,地面上甚至也出现了燃烧的火焰。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低头看了一眼,坚硬的青石板地面在火焰的燃烧下出现了龟裂的状况,用不了多久绝对会被烧成碎渣子。

    但是柱子却没有丝毫变化,猛烈的火焰甚至不能在上面留下任何一丝的痕迹。

    又过了一会,司马扬晨不得不收起火焰,放弃继续尝试的想法。

    “小子,这是虚无缥缈的大道,岂是现在的你所能够明悟的,我劝你还是放弃,等到境界提升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再来研究。”

    玄阴子又给司马扬晨打起了退堂鼓。

    司马扬晨失望的摇摇头,心中也兴起了放弃的冲动。

    可是当目光再次挪移到杂乱无章柱子上的时候,司马扬晨找出大殿中玄机的念头再一次强烈了起来。

    “前辈,你能感觉到大殿中天道是怎么产生的吗,是不是与八根柱子有关系?”

    面对司马扬晨突然间的询问,玄阴子迟疑着说“我也感觉不出来,不过看起来应该和柱子有着密切的关联。”

    听到玄阴子的回答,司马扬晨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过了一会,司马扬晨抬起头,目光再一次落到了曾经被火焰燃烧过的柱子上。

    “奥秘一定在柱子上,今夜我定要找出其中所隐藏的玄机。”

    司马扬晨目光坚定,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慷锵有力,大有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玄阴子似乎也感觉出了司马扬晨无法动摇的决心,并没有再说任何劝解的话。

    司马扬晨体内不止火焰元素这种能量,既然火焰没有效果,因此司马扬晨决定剑灵和星辰之力继续尝试。

    首先使用的是星辰之力。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的双手缓缓的贴在柱子上。

    主丹田中的星辰之力在下一刻疯涌而出,注入了柱子中。

    玄阴子随意一动,都能轻易的震荡空间。

    仅仅过了一会,山门附近的空间完全变了,其中还夹杂着让司马扬晨感觉到陌生的气息。

    玄阴子左右手抓住的矿脉缠绕在了一起,眨眼间形成了一条绳索的模样,随后诡异的隐入了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好了,锁灵大阵暂时能帮你应付眼前的危机。”

    听着玄阴子疲惫不堪的声音司马扬晨忍不住问了一句。

    “师尊,锁灵大阵是一种怎么样的阵法?”

    “能把进入了其中的武者实力限制在神通境八重,除非出现灵魂强过的武者,不然的话没有人能摆脱这种限制。”

    玄阴子勉强的笑了笑,整个人却变得模糊不清,显然刚才布置锁灵大阵让他消耗了不少的灵魂力量。

    司马扬晨心中一喜,如果光是一群神通境八重的武者,即使来再多司马扬晨也有自信能够应付。

    锁灵大阵太神奇了,浪费一条矿脉绝对是超值的。

    圣兽不知所踪,锁灵大阵刚好能作为仙道宗抵挡外敌的最牢固的屏障。

    “小子,你先不要高兴的这么早,锁灵大阵持续时间不会太久,当矿脉的力量消耗殆尽后锁灵大阵会失去作用。”

    玄阴子悄无声息的回到司马扬晨的体内后,首先朝着司马扬晨火热的心上泼了一盆凉水。

    司马扬晨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仔细想着玄阴子的话,假如能得到十几条矿脉的话,能为仙道宗争取一年的缓冲期。

    “十几条矿脉,你还真敢想,除非你有胆子去上古大宗中偷,不然的话能再得到一条矿脉就算是好运逆天了。”

    “矿脉日后再想办法去寻找,现在还是先应对眼前的危机。”

    正当司马扬晨与玄阴子交流的时候,翼鸟快速的从山下飞来,在山门处降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山下隐约传来了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司马扬晨脸色微微变了颜色。

    御剑宗的人终于来了。

    下一刻,司马扬晨跳到了翼鸟的背上。

    “飞到空中。”

    翼鸟翅膀扇动,快速的飞到了空中,站在翼鸟背上的司马扬晨遥望山下。

    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二三十个人正在快步的前进着。

    清一色的背上背着一把剑,司马扬晨虽然看不清这些人的面容,不过能够确定他们是御剑宗的人。

    “落下去!”

    当翼鸟落在地面上后,司马扬晨跳了下来,漫不经心的取出了黑刀,目光蔓延的山路。

    “锁灵大阵只能覆盖山门附近二三百米之内的范围,千万不要走出了锁灵大阵的范围。”

    玄阴子沉声的提醒了一句。

    司马扬晨点点头,暗暗记下了这个数字。

    没有过多久,司马扬晨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二三十个御剑宗人的身影。

    司马扬晨心中却在这个时候闪过了一丝忧虑。

    上官婉儿和云香至今没有出现,就连去寻找她们的王五也失去了踪影。

    如果不是司马扬晨现在抽不开身,必须应对二三十个御剑宗的强者,他绝对会忍不住去寻找三人的踪迹。

    “你留在这里挡住他们,我去仙道宗中去寻找三人。”

    “麻烦你了,师尊。”

    下一刻,玄阴子灵魂飞离了司马扬晨的体内,飘荡着向仙道宗内飞去。

    有了玄阴子帮忙寻找,司马扬晨终于能松上一口气,暂时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

    当这群御剑宗弟子走到距离山门五百米左右范围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站在山门处的司马扬晨。

    脸上的神色齐齐的愣了一下。

    司马扬晨目光中也在这一刻出现了吃惊的神色,二三十人中大都是神通境八重九重的强者。

    走在最前方的一个阴沉的老人非常可怕,浑身散发着深不可测的气息,司马扬晨感觉不出他境界的高低。

    造化境,这个老者很有可能是造化境强者。

    司马扬晨也被自己心中的猜测给惊到了。

    造化境强者是什么概念,毫不夸张的说毁灭一个小型的宗派绝对不是一个太难的问题。

    御剑宗竟然有造化境的强者,由此可见这个御剑宗也不简单。

    仙道宗,天道宗,御剑宗在附近是最大最有名的三个宗派。

    从前,司马扬晨一直都认为三个宗派的实力相当,现在看来,御剑宗的整体实力似乎已经超越了两个宗派的总和。

    甚至在六宗中都算得上最强的。

    “你是司马扬晨?”阴沉老者停住了步伐,他身后御剑宗弟子也整齐划一的停下。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快速平复着内心中的吃惊,冷静的望着这群御剑宗的人。

    “不错,我正是司马扬晨,不知道各位不声不响的上仙道宗做什么?”

    老者阴沉的笑了笑,语气阴森的说。

    “小子,你不要在装傻了,你杀了我御剑宗这么多的弟子,现在该是偿还的时候了。”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不已,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面对造化境的老者绝对是必死无疑。

    但是有了锁灵大阵,即使造化境的强者又怎么样,司马扬晨也有斩杀老者的把握。

    “说的好,我和御剑宗的恩怨的确是不死不休,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遮遮掩掩的,想复仇的话尽管过来。”

    司马扬晨面无惧色的低喝道。

    阴沉老者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司马扬晨孤身一人竟然如此的有恃无恐。

    不过随后目光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机,冷冷的说“今天不光你死,仙道宗也会落入我御剑宗的手中。”

    “老狗,你不要嚣张,现在我向你挑战,如果有胆的话过来与我一战。”

    锁灵大阵能限制进入武者的境界,但是二三十个神通境八重的武者也不是司马扬晨能够应付的。

    这也是司马扬晨单独向老者挑战的原因。

    假如能击杀老者的话,不仅能让御剑宗损失惨重,同时还能震慑住其他蠢蠢欲动的敌人。

    斩杀造化境强者绝对算得上轰动性的大事。

    听到司马扬晨点名挑战,御剑宗老者气的浑身发抖,苍老的面容阴沉的吓人。

    “不知死活的小子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老者怒吼着冲了过来,司马扬晨双目平静的直视前方,当老者进入三百米范围的时候司马扬晨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

    这个范围刚好是锁灵大阵所能覆盖的范围。

    不过他没有立刻动,而是继续平静的等待老者进入百米的范围内。

    随着距离山门越来越近,老者的气息迅速减弱,到了百米的范围后直接变为了一个神通境八重的强者。

    到这个时候老者才被惊醒过来,慌忙停住了步伐,惊骇的感受着自身的境界。

    “怎么可能,我的……”

    “受死吧!”

    司马扬晨当然不会给御剑宗老者说话的机会,因为说出了境界降低的事实,斩杀造化境强者也造不成太大的震慑力。

    身躯骤然间前冲,黑刀像是一抹闪电般划了过来。

    老者惊慌的闭上了嘴巴,向着一侧闪躲。

    境界莫名的跌落到了神通境八重,老者心中的惊恐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司马扬晨没有错过这个好机会,黑刀快如闪电,每一刀都伴随着急促的气流声。

    御剑宗老者狼狈不堪,被黑刀逼迫的是上窜下跳。

    直到这一刻,老者也醒悟了过来。

    身为一个造化境的强者,老者平日里高高在上,受尽了众人的敬畏。

    现在却落入了如此狼狈的境地,他心中顿时涌现了滔天的怒火。

    “小子,我不知道你动了什么手脚,不过即使我柳寻成为一个元气重的武者也不是你所能对付的。”

    “死!”

    司马扬晨面色冷酷,黑刀横斩,一刀夹杂着死亡的气息划向这个叫做柳寻老者的脖子。

    “小子,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柳寻身躯一震,双肩微微的下沉,绷紧的双臂在这一刻弹出。

    双拳犹如出膛的炮弹般咆哮轰出,面前的空气中骤然间出现了恐怖的大爆炸。

    伴随着轰轰轰的巨响,恐怖的双拳直接出现在司马扬晨的面前。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即使被限制了境界,柳寻身为造化境的底子并没有消失。

    这正是柳寻的底气。

    闪电般撤回黑刀,斩杀造化境

    十几米远地方,司马扬晨艰难的稳住了身体,深吸一口气,胸闷感觉顿时减轻了不少,翻腾的气血也在这一刻平息了下来。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

    境界被压制在神通境八重的柳寻虽然强过一般的神通境八重武者,但是并没有强大到无法战胜的地步。

    “小子,这仅仅是开始,接下来我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你,让你受尽最大的屈辱。”

    柳寻阴森的笑着,下一刻咆哮着冲了过来。

    司马扬晨目光骤冷,身躯中突然迸发出一丝沉重的气势,像一道惊天波浪般向着冲过来的柳寻席卷而去。

    一时间,沉重的压迫力几乎覆盖了上百米的空间。

    在沉重刀势的笼罩下,柳寻目光中没有丝毫的吃惊和意外,脸上始终挂着令人心寒的阴森。

    “小子,你的可笑刀势对于我来说就是小孩子把戏,根本不值得一提。”

    司马扬晨大吃一惊,柳寻似乎没有受到刀势的半点影响,速度更没有丝毫的减缓。

    该死,重刀的刀势果然被对手摸透了,现在已经想出了应对的办法。

    不过司马扬晨没有丝毫的惊慌,整个人出奇的冷静。

    下一刻,沉重刀势发发生了惊人的变异,惊人的压迫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一股惊人的高温以司马扬晨为中心迅速的蔓延着。

    “老狗,今天你注定要成为我司马扬晨的刀下亡魂,斩杀一个造化境的强者我司马扬晨也能扬名立万了。”

    司马扬晨冷冷的说。

    柳寻被司马扬晨的一番话刺激的浑身颤抖,表情扭曲,浑身散发的阴森竟然让周围的高温都下降了不少。

    “不知死活的小子,给我死吧。”

    柳寻咆哮着冲到了司马扬晨的面前,背后的剑自动飞去,准确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一剑刺出,迅如疾雷,滚滚元气从剑身中波动而出,这一剑的威力甚至超越了神通境九重。

    司马扬晨也在同一时间挥出了黑刀,黑漆漆的刀身泛着火光,伴随着惊人热浪,司马扬晨一刀迎了过去。

    一刀一剑硬生生碰撞在一起,黑刀直接被弹了出去,司马扬晨步伐踉跄的后退了三四步。

    柳寻稳稳的站在原地,身躯没有丝毫的晃动,从这一次碰撞中两人的差距显而易见。

    司马扬晨头一次在硬碰硬的战斗中落入下风。

    自从修炼了神魔百炼劲后,体魄和力量都有惊人的提升。

    曾经不止一次,司马扬晨靠着体内爆炸性的力量硬生生的压制住对手。

    现在头一次出现了意外。

    造化境的强者果然不一般,即使境界被压制,所能爆发的战斗力也绝对强于同级的武者很多。

    柳寻冷哼一声,手中的剑泛着青色的光泽,犹如一汪清水般令人迷醉。

    剑身微微颤抖,似乎是在鸣叫。

    下一刻,青色的剑一分为二,二分四,眨眼间分裂出了上百把。

    密密麻麻,上百把宝剑几乎塞满了两人之间的空间。

    “我要将你乱剑分尸。”

    伴随着柳寻的怒吼声,上百把剑同时飞出,整齐划一。

    仿佛是一列军队般,有序不乱的朝着司马扬晨飞去。

    司马扬晨脸色大变,以前他杀死过不少的御剑宗弟子,也曾经不止一次的见识过御剑宗的手段。

    分裂出上百把宝剑算不上什么稀罕的事情,但是柳寻现在所展现的手段却非常的不一般。

    上百把宝剑好像形成了一个整体,气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不管击落任何一把剑,都能破坏这种完美的契合。

    猛然间,司马扬晨的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了两个字。

    剑阵!

    柳寻所使用应该是一种剑阵。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扬晨目光不禁变得沉重无比。

    阵法神奇司马扬晨见识过不止一次,就拿山门处的锁灵大阵来说。

    威力骇人,即使造化境的武者也无法摆脱锁灵大阵的影响。

    柳寻现在所使用的剑阵威力也绝对弱不到哪里去。

    眨眼间,上百把宝剑到达了司马扬晨面前。

    这一刻剑阵再次变化,结成了一个五角星的图案,不断散发着青色光芒。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玄阴子寻找上官婉儿三人至今未归,能不能度过这次的危机只能靠自己了。

    黑刀扬起,司马扬晨表情严肃凝重爆喝一声。

    下一刻,黑刀腾腾的冒着火焰。

    五角形的剑阵在这一刻碾压而来,高温所形成的滚滚热浪被轻易的破坏着。

    一瞬间,司马扬晨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绷紧的双臂弹出,双手握住的黑刀朝着左上方斩去,重重的斩在了五角形的中心位置。

    火光四射,热浪滚滚,黑刀上火焰在这一刻碰撞中熄灭了不少,司马扬晨更是步伐踉跄的后退了十几步。

    五角形剑阵无声无息的追了过来,当来到司马扬晨头顶的时候重重的压了下来。

    这个时候,翼鸟不知从何处飞来,几米长的翅膀快速的扇动着。

    狂暴的气流在山门处呼啸,眨眼间形成了一道道扭曲的龙卷风,摧枯拉朽的席卷着地面上的碎石。

    伴随着哗啦哗啦的声音,一道道龙卷风从四面八方形成合围之势,直接把柳寻堵在了中间。

    “该死的畜生,竟然敢对我出手,给我死。”

    柳寻狂吼不已,纵身一跃,竟然跃到了二三十米的高空中。

    翼鸟刻意的停留在低空中,距离地面也只有二三十米的高度。

    柳寻这一跃,来到了与翼鸟平行的高度。

    司马扬晨脸色骤变,着急的呼喊着。

    “翼鸟快走!”

    下一刻,翼鸟非但没有飞向远方,反而是向着柳寻飞去。

    一双利爪狠狠的抓向刚刚停滞在半空中的柳寻。

    面对翼鸟的攻击柳寻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轻易避开翼鸟的一双利爪,同时抬手轰出了一拳。

    重重砸在了翼鸟的腹部,翼鸟惨叫一声,无力的从空中坠落。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呲目欲裂,心中怒火几乎把他自己给燃烧成灰烬。

    “老狗,敢伤翼鸟,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五角形剑阵轰然落下,犹如重山压顶般夹杂无法抗拒的气息。

    上百把剑所组成的剑阵轻易的覆盖了十几米的空间,司马扬晨即使想躲也躲不开。

    当然自从翼鸟重伤落下后司马扬晨早已经放弃了闪躲,愤怒的他只想把柳寻撕成碎片。

    突然,生死一刻司马扬晨非但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万分。

    抬起手臂,双手紧握着黑刀向着缓缓的斩去。

    司马扬晨的动作非常的慢,甚至连呼吸声都保持着同样的节奏。

    慢!

    不光司马扬晨动作在慢,附近的空间,甚至是整个世界的运转都陷入了缓慢。

    柳寻惊呼一声,但是他的声音在无限的拉长变形,这一声始终没有尾音。

    五百米外的二三十个御剑宗弟子也陷入了惊慌中。

    虽然距离稍远,但是却缓慢的气息却到达了他们的身边。

    缓慢好像是一种可怕的梦魇,持续不断的影响着每个人。

    每个人的动作都在放慢,包括呼吸和生命。

    司马扬晨心神沉静,仿佛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缓慢的一刀对他来说不再是吃力,而是释放。

    释放了所有负面的影响,身心前所未有的放松着。

    以前,挥出倾注了所有能量的一刀对于司马扬晨来说是赌博,是冒险。

    对身体负荷也非常的恐怖,如果不是司马扬晨的体魄足够强的话,根本无法支撑这一刀。

    但是现在这一刀完全变了味道,恍如是得到了某种升华。

    挥出这一刀的同时,司马扬晨所能感觉到不再是压力,而是轻松。

    表面上看起来却依旧是缓慢吃力,给人一种非常辛苦的感觉。

    五角形剑阵也没有能摆脱缓慢的影响,落下的速度出奇的缓慢。

    甚至连司马扬晨挥刀的速度都不如。

    下一刻,司马扬晨缓慢的一刀无声无息的与剑阵碰撞到一起。

    咔嚓咔嚓,剑阵碎裂,上百把宝剑被无情的碾压成碎片,司马扬晨这一刀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不过在随后改变方向,向着从空中缓慢落下的柳寻斩去。

    柳寻面色惊恐,在下落的同时惊慌的挥舞着四肢。

    可惜动作非常的缓慢,看起来更像是毫无意义的垂死挣扎。

    “不……要……杀……”

    柳寻断断续续的说着几个字,语速慢的出奇,照这个速度说完完整了一句话恐怕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司马扬晨面色冷酷,挥出的一刀没有丝毫的停顿。

    迎向缓缓落下的柳寻。

    “死吧!”

    仿佛是经历了最精确的计算,当柳寻快要落到地面上的时候,黑刀刚好到达了这个位置。

    无声无息,柳寻甚至连一声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无情的被重刀斩成了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