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3章 一只手都能轻易的解决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7785字

    第213章一只手都能轻易的解决你

    它们却都是剑类的兵器,找不到一把刀。

    没有时间多想了,因为巫兵闪电般的一剑即将刺中拳头。

    咬着牙,硬生生的收回了这一拳。

    同时整个人向后飘去,脚步忽左忽右,最终摆脱了巫兵刺出的一剑。

    巫兵阴笑着再次冲来,身躯微微前倾,就像是拉长的弓弦,手中的剑犹如是激射出去的弓箭,以骇人的速度刺向司马扬晨。

    神通境九重的元气果然强大,这一剑中能清晰的感觉到极其恐怖的元气。

    犹如惊涛骇浪般翻翻滚滚,无形的空气中一道道元气的波浪向着前方席卷而去。

    这一刻,司马扬晨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深吸一口气,冷静的司马扬晨并没有慌乱。

    手臂弯曲,手掌横起,一记手刀重重的斩向前方。

    下一刻,手掌中聚集的剑灵在这一刻汹涌而出,瞬息间凝聚成三米多长的剑刃。

    巫兵的一剑刚好在这一刻降临,与剑刃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造成了骇人的冲击波,司马扬晨和巫兵都被震退了十几步,这才勉强能稳住身体。

    “混蛋,我要你死。”

    巫兵英俊的脸吓人的扭曲着,浑身散发着阵阵阴寒的冰冷。

    司马扬晨闷不做声,脸上却出现了一丝潮红。

    虽然拥有着两个丹田,拥有着剑灵和星辰之力两种超越元气强大的能量。

    但是与一个神通境九重的武者硬碰硬,足足差了四个小境界,在碰撞中吃亏并不意外。

    巫兵怒吼着再次冲来。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原本不想暴露过多的实力,现在看来只有拿出最后的底牌才有击杀巫兵可能。

    “可惜,你用的是剑,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你惨痛的结局。”

    话音刚刚落下,司马扬晨绷紧的身躯突然间放松,一道微弱的气息从体内弥漫而出。

    微弱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

    巫兵起初露出了嘲讽的冷笑,手中的剑没有半点要停止的意思。

    下一刻,巫兵脸上嘲讽的笑容骤然间凝固了,双眼惊恐的握住手中的剑。

    青色的剑在剧烈的颤抖着,巫兵即使双手在拼命的握住,却无法让手中的剑老实下来。

    “混蛋,你到底做了什么?”巫兵咆哮着说,声音中能清晰的听得见恐惧的痕迹。

    “剑道领域,剑的克星。”

    司马扬晨神色冷酷,冷冷的吐出了四个字。

    天地总纲博大精深,仅仅是一页就包含着可怕威能的剑道。

    无法想象其他书页上到底隐藏着多么惊人的武技。

    这也是司马扬晨不想使用剑道领域的原因,主要是担心会被其他人看出剑道领域的来历。

    现在面对着实力强悍的巫兵,司马扬晨没有选择,只有冒着风险使用剑道领域。

    巫兵手中的剑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青色剑身上甚至出现了龟裂的现象。

    下一刻,咔嚓咔嚓几声,剑身诡异的碎裂,碎片啪啦啪啦的掉落在巫兵的脚下。

    “去死吧!”

    司马扬晨没有错过这个好机会,冷喝一声疾步向前,掌心中喷出着火焰,一掌重重拍向还陷入了震惊状态下的巫兵。

    手中的剑突然碎裂让巫兵措手不及,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司马扬晨的一掌几乎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

    巫兵仓促惊慌的向着一边闪躲,然而仍旧慢上一拍。

    嘭,司马扬晨一掌无情的拍在了巫兵的肩膀上。

    掌心中的火焰从接触的位置迅速的蔓延,眨眼间覆盖了巫兵大半个身躯。

    司马扬晨再次冷喝一声,身躯扭动,瞬息间挪移到了巫兵的背后。

    一记撼世王拳咆哮着轰出,两个丹田中的能量都汇聚在这一拳中。

    威力提升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咔嚓,咆哮的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巫兵的背上。

    伴随着咔嚓咔嚓骨骼的断裂声,巫兵被无情的轰飞了出去。

    燃烧的火焰趁机蔓延,直接占据了巫兵身躯的任何一处。

    整个人变成了一个火人,趴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着,过了一会便没有了动静。

    司马扬晨喘着粗气,心中暗暗的庆幸着。

    幸好巫兵使用的是剑,剑道领域压迫青色的剑自动碎裂。

    巫兵措手不及,司马扬晨趁机发动了迅猛的攻击,这才在短时间内杀死了巫兵。

    就像在仙道宗山门斩杀造化境的强者一样,如果是纯实力的比拼,最后死的人一定是司马扬晨。

    巨人发威

    “巫兵!”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耳边响起了吴森凄厉的声音。

    司马扬晨连忙回头看了一眼,顿时露出了吃惊意外的神色,。

    巨人高大的身躯上流露着火光,周围空气的温度也高的吓人。

    巨人的攻击非常的简单,然而简单粗暴的每一拳却打得吴森狼狈不堪。

    司马扬晨注意到了巨人身上火焰,呈现一种赤红色。

    记得火焰之体所能凝聚出的火焰是火红色,不像是现在的赤红色。

    对了,刚才蔓延到巫兵身上的火焰同样是赤红色,难道这是火云决突破到兽王苏醒

    冲出了百米的范围后双眼再次失去了作用,司马扬晨没有惊慌,仔细辨别着周围的动静。

    顺着脚步声,司马扬晨终于冲出了看不见的云雾中。

    一座座高台上站满了人,互相推搡怒骂,不过所有人都在克制着心中的怒火。

    “兄弟,这里。”

    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牛源惊喜的声音。

    司马扬晨看了一眼,牛源正站在左边牛源的请求

    火焰巨人的爆炸在前方开辟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可惜司马扬晨体内两个丹田中的能量空虚到极点。

    即使拼命的想要提升速度,然而前冲的速度却比一开始要慢上许多。

    身后的牛源等人虽然没有这么大的消耗,但是他们必须分出大量的精力来应付空气中的高温。

    因此前冲的速度同样提升不起来。

    司马扬晨咬着牙前冲,拼命的迈动着仿佛灌铅般沉重的双腿。

    现在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不趁机冲出王兽群中的话,那么等待司马扬晨的只有被不计其数的王兽淹没。

    聚集的王兽几乎塞满了半山腰以下的位置,想要彻底脱离危险只有一口气冲到王兽山的山脚。

    放出灰鸟后,或许能抓住这个机会冲刺个上百米,甚至更远。

    但是这个想法却被司马扬晨冷静的否定了。

    灰鸟速度固然快,王兽山的兽王同样可怕,说不定到时候灰鸟刚一出现,会把苏醒的兽王给引过来。

    所以灰鸟必须在快要到达山脚下才能使用,因此在这之前的距离就只能靠自己了。

    啊啊啊!

    这个时候,后方响起了几声凄厉的惨叫。

    四周的王兽再次聚集,牛源等人被挡住了前进的步伐。

    司马扬晨咬着牙,没有任何要回头救援的意思。

    现在他已经是自身难保了,别说转身救援了,就算是稍微的减缓速度都有可能把自己陷入危险中。

    “兄弟,虽然你我萍水相逢,但是我还是要求你一件事情,如果你能活着离开王兽山的话,去找一个叫做妞妞的女孩,替我好好保护她。”

    身后,牛源仿佛是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呼喊了出来,一时间声音不禁有些沙哑。

    “我答应你。”

    司马扬晨低吼一声,速度陡然间加快,瞬间冲到了十几米远的地方。

    牛源,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我司马扬晨说话算数。

    心中暗暗的发誓,只要能活着出去一定保护好牛源所说的那个叫做妞妞的女子。

    身后惨叫声越来越弱了,司马扬晨快速回过头去,刚好看到了令他痛苦的一幕。

    牛源被一只狼类王兽咬断了脖子,健硕挺拔的身躯凄惨的倒在了血泊中。

    后方不管是跟来的人还是留在原地的人几乎都已经死去,仅剩几个强者还在挣扎着。

    不过很快会被不计其数的王兽淹没。

    现在准确的说,偌大王兽山只剩下司马扬晨唯一一个大活人。

    “挡我者死!”

    眼睁睁的看着牛源死去,司马扬晨的心中痛苦万分。

    脑海中回想起牛源的仗义相助,顿时再也控制不住内心中的杀气,冷静的心也在这一刻失去了控制。

    司马扬晨怒喝一声,双臂挽起,抓住一只王兽直接抡起。

    把手中的王兽当成了兵器,暴力的砸向四周扑上来的一只只王兽。

    强大王兽拥有着惊人的智慧,并没有在这个时候上前攻击司马扬晨,实力弱低级的王兽成为了炮灰。

    犹如战神般的司马扬晨利用王兽当做武器,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前进了足足十三四米的距离。

    可惜距离山脚仍旧是非常的遥远,再加上搏命的拼杀,司马扬晨身体已经到达了一个无法逾越的极限。

    喘着粗气,一向挺拔的腰杆在这一刻也不禁有些弯曲。

    虽然手中仍旧抓着那只被司马扬晨当做武器的王兽,但是双臂酸麻发沉,稍微动一下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不计其数的王兽把四周堵得是水泄不通,筋疲力尽的司马扬晨也不得不停住前冲的步伐。

    这一刻,司马扬晨莫名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脑海中想到了惨死在王兽口中的牛源,司马扬晨心中升起了一个凄凉的念头。

    最终还是没有逃出去,早知道与牛源并肩作战,最起码死的没有这么多的遗憾和愧疚。

    “小子,难道你现在就要放弃了吗?”

    忽然,灰鸟竟然从储物戒指中飞了出来,翅膀展开,一动不动的悬浮在半空中。

    当灰鸟出现后,四周的王兽好像炸了窝,向着后方疯狂的后退着,就连不少强大的王兽也是如此。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神秘的灰鸟或许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坐到我的背上去,能不能离开只能看你小子的造化了。”

    “好!”

    司马扬晨生死间的突破

    司马扬晨刚才一直都在注意着兽王的一举一动,然而在火焰巨人消失的那一刻,兽王并没有动。

    只是冷冷吐出了几个字,火焰巨人凭空消失在空气中。

    “它实力恢复了不少,这次恐怕真是在劫难逃了。”

    灰鸟停止飞行,悬浮在距离兽王上百米的半空中。

    当听到灰鸟苦涩的声音后,司马扬晨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绝望。

    坚韧的心境在这一刻也出现了裂痕。

    面对实力深不可测的兽王,灰鸟都是一筹莫展毫无办法,司马扬晨想不出自己还有任何可能活着离开王兽山。

    即使出现奇迹,最终的结局也是被兽王无情的抹杀。

    “小子,除了刚才的火焰人你还有什么招数,一并用出来吧,能不能活下来只能看你的手段了。”

    灰鸟突然低声的说道。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迅速抹去心中刚刚升起了一丝绝望,整个人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灰鸟的话无意中点醒了司马扬晨。

    现在还没有到最后一刻,就这样放弃的话就彻底的丧失了所有的希望。

    司马扬晨重新找回了信念,坚定望着远方看似强大的不可战胜的兽王。

    “一只卑微的小鸟,一个蝼蚁般弱小的人类,妄图挑战我简直是不知死活。”

    半空中,兽王如履平地般缓缓走了过来。

    步伐不快也不慢,随着距离的拉近却给司马扬晨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压力。

    司马扬晨下意识的想要对抗这股压迫力,可惜的是别说重刀的刀势,就连星辰之力也被死死的压制在主丹田中。

    无法正常的流转和运用,司马扬晨看似依旧是神通境五重的武者,由于星辰之力无法运用。

    真正的战斗力实际上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

    灰鸟的身躯也在颤抖,显然也承受了极其可怕的压力。

    “小子,今天我们注定要死在兽王的手上了,可惜你太弱了,不然我们联手说不定还有逃走的机会。”

    灰鸟苦涩的说,声音同时在微微发颤。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双眼中闪过了两道亮光,不过很快被他隐去。

    “灰鸟,如果你的实力恢复后能不能战胜兽王?”

    忽然,司马扬晨低声的问了一句。

    “战胜兽王可能性不大,不过逃走应该没有问题。”

    灰鸟下意识的说了一句,随后显然是明白了司马扬晨话中的意思,不由惊疑的叫了一声。

    “难道你能帮助我恢复实力?”

    司马扬晨点点头,不太肯定的说“应该可以吧。”

    当初,星辰之力能帮助上古时期的强者恢复实力,说不定对灰鸟也有作用。

    “太好了,只要你能帮助我恢复实力,我一定能让你活着离开王兽山。”灰鸟语气激动颤抖。

    “好!”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帮助灰鸟恢复实力,司马扬晨也没有磨蹭。

    深吸一口气,双手轻轻的贴在了灰鸟背脊的灰色羽毛上,调动主丹田中的星辰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灰鸟的体内。

    “这是什么能量,真的能帮助我恢复实力。”

    灰鸟感觉到了星辰之力的注入,忽然惊叫一声,难以置信的说。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星辰之力似乎发生了某种质变。

    记得曾经被一下子认出了来历,司马扬晨差点没有因此而身死。

    自从出了靠山城后,司马扬晨一直都在使用星辰之力,灰鸟没有认出有点让司马扬晨想不通。

    或许是修炼了火云诀的原因。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修炼火云诀必须要吸收火元素,并且要融入星辰之力中,无形中说不定恰好改变了星辰之力的本质。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扬晨心中反而暗松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日后最起码不用担心因为星辰之力的神奇从而给自己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小子,快点注入这神奇的能量,兽王已经走过来了。”

    灰鸟着急的提醒着司马扬晨。

    司马扬晨连忙收起了凌乱的思绪,咬着牙加大了星辰之力的输入。

    主丹田中的星辰之力很快的消耗一空,司马扬晨脸色隐隐有些发白,额头上爬满了豆大的汗珠。

    灰鸟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司马扬晨几乎注入了主丹田中所有的星辰之力,仍然无法充满灰鸟的身躯。

    “不行,我体内的能量即将消耗光了。”司马扬晨喘这粗气说。

    “该死,就差一点,如果能恢复最强的状态我就能撕裂空间,避开兽王的追踪。”

    灰鸟不甘心的嘶吼着。

    忽然,司马扬晨咬着牙,心中快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灰鸟,希望你不要骗我。”

    司马扬晨低喝一声,放出神念,快速沉入了灰鸟的体内。

    星核融入了灵魂中,因此当神念进入灰鸟的体内后,开始快速的释放着星辰之力,瞬息间超越了司马扬晨一开始注入的量。

    随着灰鸟虚弱的气息逐渐强大,漫不经心走来的兽王终于被惊醒了。

    “卑微的小鸟,快点告诉我恢复实力的方法,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兽王语气激动狂热。

    啪啪啪,突然灰鸟的身躯中传来了一阵阵爆裂声。

    强大的气息弥漫而出,灰鸟通体灰色的羽毛也在这一刻发生了惊人的变异。

    瞬息间转变成了暗红色。

    以前的灰鸟十分的不起眼,现在的灰鸟娇艳无比,仿佛是鸟类的贵族般,能隐隐感觉到灰鸟血脉中的高贵。

    “哈哈,我终于恢复最强的状态了,太好了。”

    司马扬晨暗暗松了一口气,脸色苍白,身心疲惫到极点,勉强收回了过度消耗的神念,差点没有坐立不稳跌落下去。

    “小鸟,回答我的问题,说出你恢复实力的方法。”

    “刚才我或许会告诉你,但是现在根本不可能。”灰鸟冷冷的说。

    听到灰鸟的回答兽王顿时大怒,杀气腾腾的说“卑微的小鸟,不说的话我只能让你们两个变成一具尸体了。”

    “是吗,可惜你疏忽了一点,你挡不住现在的我。”

    灰鸟讥笑着说,这下子兽王彻底的被激怒了。

    “我吞噬你,吸收你的记忆,剥夺属于你的一切。”

    兽王咆哮着冲了过来,灰鸟冷笑一声,忽然低声的冲着骑乘在背上的司马扬晨说。

    “小子,坐稳了,我们要通过空间离开。”

    “好!”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打起了精神,双手更是死死的抓住灰鸟背脊上的羽毛。

    忽然,灰鸟展开的翅膀猛的扇动了一下,面前的虚空中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痕。

    “给我破!”

    兽王突然间停住了步伐,挽起一拳,手臂骤然间变粗变壮,皮肤的颜色也变成了赤铜色。

    狰狞明显的肌肉盘起,能清晰从其中感觉到恐怖的力量在酝酿,在聚集,即将要释放出最可怕的攻击。

    挽起一拳,兽王高大的身躯一挺,暴力的拳头重重的轰向虚空中的裂痕。

    “小子,我们走了。”

    灰鸟兴奋的大叫一声,翅膀再次扇动,下一刻不可思议的出现在裂痕边缘。

    兽王一拳也在这一刻砸在了裂痕上,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裂痕宣告破裂,消失在虚空中。

    “该死,兽王太强大了,我没有机会进入裂缝中。”

    灰鸟王五的进步

    剑刃一动不动的悬浮在司马扬晨的背后,上百丈的长度,竖起的话绝对不亚于一座小型山峰的高度。

    灰鸟身躯莫名的抖动着,剑刃的出现似乎让它受到了惊吓,一时间进入了撕裂好的空间裂缝中。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剑气?”兽王虽然在嘶吼,但是能从它的声音中听出惊惧的痕迹。

    “笨蛋,快点进入空间裂缝中。”

    突然,司马扬晨用力的大喊一声,灰鸟浑身一震,这才回过神来。

    翅膀一扇,下一刻出现在空间裂缝的附近。

    司马扬晨目光冷澈的望着疯狂冲过来要阻止灰鸟的兽王,双手反握,做出了一个挥刀的动作。

    骤然间,悬浮着一动不动的剑刃气势滚滚的斩了出去。

    上百丈的剑刃让兽王无路可逃。

    灰鸟趁机进入了空间裂缝中,司马扬晨暗暗松了一口气。

    上百丈的剑刃看起来吓人,实际上是图有虚报,顶多能让兽王惊慌,根本无法真正的伤害到兽王。

    毕竟这不是天地总纲中遗留下的弑天剑气,是靠着残留的意志才制造出来的,威力当然是不同日而语。

    进入空间裂缝后,眼前出现了短暂的黑暗,下一刻司马扬晨的视线中恢复了清明。

    起初司马扬晨以为是兽王强大的实力把灰鸟从空间中给逼了出来,心中着实吓了一跳。

    不过当看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后,司马扬晨脸上不禁露出了喜悦之色,提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眨眼间的时间,灰鸟借住神奇的空间能力回到了仙道宗所在的山脉中。

    司马扬晨也研究过空间奥秘,对于空间的神奇也算是有点了解,可是与灰鸟相比简直是不值得一提。

    这才是真正空间奥妙的神奇,司马扬晨所掌握的仅仅是一点点皮毛而已。

    心中感叹了一声,司马扬晨暗暗的决定日后要进一步的发掘天地总纲和空间奥秘。

    行走在熟悉的山路上,司马扬晨感慨万千,兽王山之行绝对是凶险重重,能活着回来真的不容易。

    不久后,司马扬晨隐约看到了仙道宗高大壮观的山门。

    司马扬晨却是脸色一变,呼吸不禁有些急促。

    仙道宗山门处被黑压压的人彻底的塞满了,随着司马扬晨快步的走进。

    空气中弥漫着凝重紧张的气氛,往日悦耳鸟声也听不见了,两边的山上官静的可怕。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担忧,重新骑乘在灰鸟的背上向着山门飞去。

    仙道宗山门。

    司马扬晨骑乘在灰鸟背上一动不动的漂浮在高空中。

    由于不远处山上官的遮挡,因此下方并没有一个发现了司马扬晨的存在。

    “太好了,他们还活着。”

    王五,上官婉儿,云香三人完好无损的站在山门,冷冷的望着不远处的入侵者。

    观察到这一幕,司马扬晨悬着的心总算是能放下了。

    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司马扬晨也不着急直接下去,干脆老实的骑乘在灰鸟的背上,观察着下方的局势。

    “小子,叫司马扬晨滚出来。”

    这个时候,一个面容凶狠的青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青年的话刚刚落下,人群中响起了议论纷纷的声音。

    “司马扬晨该不是是怕了吧,所以才躲了起来。”

    “我看是,御剑宗精英尽出,仙道宗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只剩下几个弟子,如何能挡住御剑宗的进攻。”

    “逃走才是明智之举,相信司马扬晨这小子不是一个傻乎乎的人。”

    坐在灰鸟背上的司马扬晨也听到了众人议论声,心中明白原来是御剑宗的人来找麻烦,而大部分人是来看热闹的。

    当然也不能排除某些人躲在人群中图谋不轨。

    “你们算什么东西,竟然值得我师父来,先战胜我再说。”

    王五缓缓的走了出来,抬起手中黑刀,遥指面容凶狠的青年,冷冷的说。

    上官婉儿和云香也走了出来,俏脸冰冷的望着御剑宗的众人。

    御剑宗这次来了二十个人,实力最高的是一个神通境九重的中年人,其他则是三重五重不等。

    这阵容放在一般人眼中绝对算的上恐怖,但是对于突破到了神通境五重的司马扬晨来说算不了什么。

    “狂妄,一个元气境七重的垃圾竟然敢对我四龙大呼小叫,简直是不知死活。”

    青年凶狠的说,双眼中尽是轻视讥讽的神色。

    王五冷冷一笑,语气生硬的说。

    “是吗,我师傅曾经在元气境的时候斩杀了不少御剑宗的神通境弟子,虽然我自认比不上师父,不过斩杀你还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司马扬晨原来想下去解决这些御剑宗的人,不过当听到了王五的话后他突然改变了注意。

    正好让这个叫做四龙的御剑宗弟子测试一下王五的进境,等到王五不止的时候再出手也不迟。

    “混蛋,我先杀了你,再灭了司马扬晨。”

    四龙面容扭曲,气的浑身只发颤。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真正的御剑术。”

    王五冷喝一声,手中的黑刀微微下垂,身躯前倾,整个人像是一根拉长的弓弦般骤然间疾射出去。

    速度骇人,几乎在顷刻间到达了四龙的面前。

    王五双手紧握黑刀,用力向上一抽,黑刀犹如鞭子般划着一道漆黑的光芒袭向四龙。

    四龙目光狠辣,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容,面对王五的攻击没有丝毫的惊慌。

    淡定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把青色的剑,握在手中轻描淡写的朝着前方刺出了一剑。

    这一剑看似没有任何的威力,不可思议的是王五竟然放弃了攻击,整个人向后退了十几步。

    “狂妄的混蛋,我一只手都能轻易的解决你。”

    骑乘在灰鸟背上的司马扬晨看到这一幕起初露出了迷惑的神色,随后疑惑顿解,嘴角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

    “你的徒弟似乎不怎样。”灰鸟淡淡的说。

    司马扬晨摇摇头说“你错了,他只所以后退并不是无法抵挡攻击,而是一种策略,或许王五真有可能战胜这个御剑宗弟子。”

    “什么意思?”灰鸟非常的吃惊。

    “马上你会知道的。”司马扬晨神秘的笑了笑,示意灰鸟继续看下去。

    四龙嘲讽的望着不远处王五,冷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