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5章 翼鸟是难逃劫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7687字

    第215章翼鸟是难逃劫数

    "杀天,杀地,杀人,斩杀一切。"

    忽然,黑漆漆的刀身散发着幽深的光芒,司马扬晨身体前方的空气几乎被染成了墨色。

    与此同时,司马扬晨脑海中出现了一段话。

    一段让他感觉熟悉而又陌生的话。

    这是曾经在大人物墓碑上所看到的话,怎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司马扬晨心中闪过了万般疑惑,最古怪的是黑刀也在这个时候重新恢复了平静。

    好像脑海中这段话的出现与黑刀的惊变有关系。

    苍龙双眼狂热的望着司马扬晨手中的黑刀,当黑漆漆的刀身上流露出幽深光芒的时候,苍龙的眼中甚至出现了痴迷的神色。

    杀天,杀地,杀人,斩杀一切。

    这个时候,墓碑上曾经见过的话再次闪现在脑海中。

    司马扬晨浑身巨震,脸上出现了木然呆滞的神色。

    仿佛在这一瞬间被剥夺了灵魂。

    不过这种诡异的状况只持续了瞬息间的时间,随后司马扬晨浑身一激灵重新恢复了正常。

    脑海中深藏的记忆中似乎多了一些陌生的东西,司马扬晨一时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东西。

    应该是某种记忆,最古怪的是司马扬晨既感觉到陌生又感觉到异常的熟悉,好像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记忆。

    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开始一点点融化,司马扬晨的脸上时而迷茫,时而是明悟。

    这个时候,苍龙终于注意到了司马扬晨奇怪的表情。

    “小子,你在胡思乱想什么,赶快说出使用黑刀的方法,不然的话我杀了你。”

    苍龙显然并没有在意司马扬晨奇怪的表情,冷冷的威胁着说。

    司马扬晨回过神来,脸上迷茫的神色渐渐的散去,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黑刀是属于我的,没有人能够夺走,即使你是上古龙人也不行。”

    司马扬晨目光中闪烁着寒意,冷静的说。

    “怎么可能?”

    忽然,苍龙惊呼一声,难以置信的望着对面的司马扬晨。

    “你怎么知道我真正的身份?”

    摇摇头,司马扬晨双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的神色。

    脑海中莫名多出的陌生记忆中储存着惊人庞大的信息,司马扬晨仅仅消化了一点,所得到的信息绝对可以称得上惊人。

    如果能完全消化陌生的记忆,无法想象将是多么庞大的一股信息量。

    “你自称苍龙,故意在别人面前装作一副高贵的姿态,的确,苍龙是兽类中的贵族,可惜你只是龙人,连成为龙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说是苍龙了。”

    司马扬晨的话越说越流畅,消化的信息快速的融入了司马扬晨原本的记忆中,司马扬晨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陌生。

    甚至他有种怪异的错觉,记忆原本就是属于他的。

    “混蛋,我要杀了你。”

    苍龙显然是被戳中了痛处,一张普通的脸顿时狰狞扭曲,仿佛像恶魔般可怕。

    司马扬晨冷哼一声,心中出奇的平静。

    同样是面对苍龙,司马扬晨竟然截然不同的心境。

    一开始是惊慌,是绝望,现在则是冷静沉着。

    似乎苍龙已经变得不可怕了。

    “即使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你是龙人的事实。”

    司马扬晨淡淡的话语刺激的苍龙直接进入了发狂的状态,龙人这两个字显然是苍龙的逆鳞。

    谁敢轻易触碰的话,将会迎来苍龙最可怕的怒火。

    苍龙体内再次散发着龙的气息,摧枯拉朽的压迫着四周的空间。

    司马扬晨没有选择玉牌的妙用

    狂剑三人惊惧的停住了前冲的步伐,目光警惕的望着前方漂浮在半空中的火焰巨人。

    巨人浑身燃烧凶猛的火焰,惊人的火势窜的几乎有十几米高,空气中的温度更是高的吓人。

    三人虽然是造化境强者,但是面对诡异的火焰巨人一时也不敢前进半步。

    这僵持的一幕正是司马扬晨想要看到的。

    如果真正战斗的话,除了自爆外火焰巨人几乎没有一丝能够挡住三个造化境强者的可能。

    司马扬晨目的是拖住狂剑三人,给自己争取解决苍龙的时间。

    山门处,轰隆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

    苍龙被司马扬晨暴力的挥来挥去,一块块巨石崩裂,即使身躯强悍苍龙也挡住这样的撞击。

    双眼暗淡,苍白的脸色毫无血色,嘴角缓缓的溢出了赤红色的鲜血。

    当然距离杀死苍龙还差得远,毕竟苍龙是龙人,体魄强悍程度虽然远远逊色龙,不过也不是人类所能相比的。

    简单的撞击顶多会让苍龙受伤,想要真正的杀死苍龙必须用其他的方法。

    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司马扬晨却没有放弃用暴力的手段折磨苍龙。

    实际上司马扬晨的目的非常的简单,他想趁这个机会收复苍龙。

    刀势模拟出巨龙的气息,暂时压制住苍龙,现在正是收复苍龙的好机会。

    如果能收复苍龙的话,仙道宗日后再也不用担心被外人窥视,争取宝贵修生养息的机会。

    想要收复苍龙,必须先把苍龙打服打怕。

    司马扬晨仿佛是一只拥有无穷无尽力量的怪兽,绷紧的双臂死死的抓住苍龙的左腿,伴随着每一次的挥动巨石崩裂。

    随着一次次的撞击苍龙的气息越来越弱,双眼中的神光越来越暗淡。

    "苍龙,你服不服。"

    司马扬晨目光冰冷,死死的抓住虚弱无比的苍龙。

    "混蛋小子,想让爷爷服气你还早着呢。"

    苍龙气息虚弱,语气却非常的强硬。

    司马扬晨神色冷酷"看样子是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不会服气。"

    火焰巨人一动不动的飘荡在虚空中,三个造化境强者不敢向前半步。

    然而这种僵持的局面绝对持续不了太长的时间,所以必须在火焰巨人失去作用之前解决苍龙。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调动吞噬龙血

    "凤凰竟然沦落成这种境地,真让人唏嘘啊。"

    妖媚和灰鸟停止了战斗,一人一鸟稳稳的停留在虚空中。

    妖媚开口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犹如宝石般美丽的双眼中不乏喜爱的神色。

    灰鸟冷哼一声"妖女,这还不是拜你所赐。"

    "是啊,真令人意外啊,你竟然和司马扬晨在一起。"妖媚莫名感叹着说。

    灰鸟沉默不语,双眼锐利冰冷的望着妖媚。

    听着一人一鸟的对话司马扬晨吓了一大跳,灰鸟竟然和妖媚认识,而且似乎还有着恩怨。

    "主人,你想不想战胜这个女人?"忽然,脑海中响起了苍龙献媚的声音。

    司马扬晨脸上闪过了一丝惊疑的神色。

    "怎么,你有办法?"司马扬晨语气略微有些急促。

    "当然了,别忘我的身份,苍龙,兽类中的贵族。"苍龙得意的说,语气中流露着倨傲。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你的废话真多,说出你的办法,不然的话我让你明白明白欺骗我的滋味。"

    "主人,别生气,我说我说。"

    随后苍龙说出了战胜妖女的方法。

    听完以后,司马扬晨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主人,你放我出来,我才能取出龙血。"

    司马扬晨想了想,只有玉牌还在,苍龙就翻不起任何风浪,再加上刀势化形所幻化的巨龙气息。

    控制住苍龙不是太大的问题。

    下一刻,司马扬晨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玉牌。

    司马扬晨皱起了眉头,望着手中的玉牌犯了愁。

    怎么样放出玉牌中苍龙,司马扬晨压根不知道具体的操做的方法。

    "用你的灵魂控制玉牌,就能把我从其中释放出来。"

    苍龙语气急促的说,显然对于离开驭兽牌的渴望是异常的强烈。

    "苍龙,我希望你能老实一点。"司马扬晨威胁着说。

    "放心吧,主人,这玉牌是我的克星。"

    灵魂进入玉牌中,这一次司马扬晨的灵魂没有遭遇任何一丝的抵抗,轻易停留在了玉牌的内部。

    玉牌中,司马扬晨看到了一扇门,除了这之外都是一片虚无。

    司马扬晨想了想,这应该是离开玉牌的门户。

    拉动这扇门,一丝缝隙越来越大,下一刻一道刺目光芒闪烁,司马扬晨的灵魂被逼出了玉牌中。

    灵魂回到了躯体中,司马扬晨快速的睁开双眼。

    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苍龙疯狂的大笑。

    "哈哈,我终于出来了。"

    "苍龙,把龙血交出来。"司马扬晨面色冷酷,淡淡的望着苍龙说。

    忽然,苍龙阴笑连连的转过身。

    "笨蛋小子,没有想到你这么容易就上当受骗,早知道我就不浪费这么多的力气了。"

    "交出龙血。"

    听到苍龙的话,司马扬晨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意外,整个人表现出奇的平静。

    仿佛预料到这一切。

    苍龙哈哈大笑,讥讽的望着司马扬晨说。

    “小子,你是不是疯了,难道真以为靠着一个破牌子就能吃定我吗,现在我出来了,也该是你大祸临头的时候了。”

    司马扬晨淡淡的说“我不想在重复一遍,把龙血交出来,不然死。”

    “可笑,一个神通境五重的武者竟然天真的认为能够杀死我……”

    不等苍龙的话说完,司马扬晨手中的玉牌一翻,兽类雕刻的一面朝向苍龙。

    一股浩瀚无边的气息从玉牌中弥漫而出,迅速的覆盖了整个演武场每一寸的空间。

    这股强悍的气息惊醒了天空中正对峙的一人一鸟,两双惊疑的目光龙血的威力

    司马扬晨站在灰鸟的背上,手中握着黑刀,灰鸟书籍上的记载

    上方黑刀仍旧在缓慢的降落,司马扬晨不等黑刀落下,稳稳落在灰鸟的背上,闪电般的伸出右手,紧紧抓住了黑刀。

    陡然间爆喝一声,司马扬晨一刀气势汹汹的斩向妖媚消失的虚空中。

    伴随着咔嚓一声,虚空中仿佛某种物体被黑刀斩断了。

    司马扬晨脸色难看的收起了黑刀,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妖媚逼到了绝境,谁知道在关键的时候却让妖媚逃走。

    这一次距离真相是那么的近,可惜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真相从面前溜走。

    “妖女一定是通过空间离开,可惜我没有预料到她会逃走,不然能在那一瞬间封锁空间,阻止他的离开。”

    灰鸟沉声的说。

    司马扬晨摇摇头,现在妖媚已经离开了,再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

    “算了,随她去吧,日后有的是机会去寻找真相。”司马扬晨叹了一口气,眼中难掩失望的神色。

    这一次绝对是制服妖媚最好的机会。

    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恐怕很难寻觅这样的机会。

    灰鸟缓缓的落在了演武场中,司马扬晨从灰鸟的背上跳下来,望了望四周,莫名的皱起了眉头。

    遍寻四周却不见王五的踪影。

    “灰鸟,王五呢?”

    “他现在正躺在大殿中。”

    听到灰鸟的回答,司马扬晨快步的向着远方的大殿走去。

    整个仙道宗中死一般的寂静,当司马扬晨来到大殿门口的时候猛然间停住了步伐。

    大殿中只有王五一个人,而且还在昏迷中,按理说大殿中应该是同样的寂静无声。

    谁知道里面却传来了几个人的谈笑声。

    司马扬晨顿时明白,有几个人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仙道宗中。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收敛自身的气息,脚步放轻的来到了大厅的门口。

    朝着大殿中望去。

    大殿中,三个青年聚集在王五的身边,王五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显然还处于昏迷的状态中。

    司马扬晨并没有立刻走进去,而是停留在门口默默的观察着三个青年的一举一动。

    “行了,不要玩闹了,赶紧做正事吧。”

    忽然,站在左边的青年开口说道。

    其他两个青年也收起了笑容,随后三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最近的一根唤灵柱前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心中大惊。

    三个青年的目的似乎是为了唤灵柱而来的。

    每根唤灵柱都连通着不同的世界,算是一种类似门户的存在。

    并不是什么宝藏之类的珍贵宝物,似乎不足于吸引某些贪婪的人。

    司马扬晨想了想,暂时压制住内心中的疑惑,继续观察着三个青年下一步的动作。

    他要弄清楚三个青年的真正目的。

    “黄兵,你确定书上是这么说的吗?”

    这个时候,右边的青年惊疑的问了一句。

    黄兵皱了皱眉头,下一刻从怀中掏出了一本黑色的书籍,低头翻阅了几下。

    最后抬起头肯定的说“没错,书上的确是这么说的。”

    “黄兵,仙道宗唤灵柱只有区区八根,似乎有点少了。”

    另一个青年问道。

    黄兵苦笑一声,无奈的说。

    “没办法,书上所记载唤灵柱的位置大都在上古大宗大派中,我们兄弟三个即使去了也是送死,仙道宗中的唤灵柱虽然少,但是起码成功的几率非常的高。”

    “希望司马扬晨不要这么快的回来。”

    “行了,别想这么多,赶紧做吧,我们机会只有一次。”

    随后,三人开始在一根唤灵柱上雕刻着什么。

    到这个时候,司马扬晨总算是弄明白了一切。

    三个青年果然是为了唤灵柱而来,只不过他们想要从唤灵柱中得到什么司马扬晨暂时没有看出来。

    仔细感应着王五的气息,王五的气息虽然虚弱,不过暂时是不会有生命危险。

    因此司马扬晨决定暂时不惊扰了三个青年,继续躲在暗处观察一切。

    “快点雕刻好所需的阵法,尽量要在司马扬晨返回之前做完这一切。”

    黄兵语气急促的说。

    其他两个青年点点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三人手中各拿着一把巴掌大的银色小刀,银色小刀非常的锋利,轻易在唤灵柱上留下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刀痕。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望去,猛一看刀痕是杂乱无章,不过当三人的雕刻串联在一起的时候。

    一股诡异的气息从唤灵柱中弥漫而出,无数道刀痕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黄兵三人激动退到了十几米远的地方。

    下一刻,剩下的六根唤灵柱也在齐齐的放射着耀眼的光芒,同时弥漫着同样诡异的气息。

    七道气息汇聚在一起,逐渐的凝聚出一座宫殿的模样。

    宫殿只有三四米长,宽度也只有一两米,像是一个精致的模型。

    这是曾经出现在后山的宫殿。

    正是这座宫殿,不可思议的带走了仙道宗全宗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宫殿在三个青年雕刻中不可思议的出现了。

    司马扬晨吃惊的望着袖珍的宫殿。

    现在他对三个青年所得到的黑色书籍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很想知道其中到底记载了何等惊人的内容。

    刚才司马扬晨还在为妖媚的逃走而感觉到可惜,现在宫殿的出现让他重新看到了找到真相的希望。

    宫殿模糊不清,突然间嘭的一声消失在空气中。

    黄兵三人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吧。

    “不,这不可能,八根唤灵柱应该能持续更长的时间,怎么这么一会就消失了?”

    黄兵惊慌的说。

    “不对,你看大殿中只有七根唤灵柱,根本没有八根。”

    “真的,怎么少了一根,书上不是说有八根唤灵柱吗?”

    三人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大殿中只有七根唤灵柱,躲在门口的司马扬晨暗暗的苦笑。

    早知道不破坏那一根唤灵柱了,不然的话能从中发现更多的秘密。

    心中暗暗的叹息着,来之不易的一个机会就这样又从眼前溜走了。

    相比司马扬晨心中的失落,黄兵三人是彻底的傻了眼,失魂落魄在的站在原地。

    司马扬晨看了看,心中明白继续观察下去的话毫无意义,干脆迈步走进了大殿中。

    没有刻意的放轻脚步声,惊醒了失魂落魄的黄兵三人。

    “啊,你是司马扬晨?”

    “你怎么回来了?”

    “不好,杀星回来了。”

    当看到走进来的司马扬晨,黄兵三人表现的非常的惊恐惊慌,三人的身躯甚至在瑟瑟发抖。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的望着三人。

    “把书交出来。”司马扬晨没有丝毫的遮掩,冷冷的说。

    黄兵脸色一变,下意识捂紧了自己的身体,另外两个人也露出了惊恐不安的神色。

    “什么书,我身上没有任何的书籍。”

    黄兵虽然惊恐不安,但是仍然在狡辩。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刚才你们对话我听的清清楚楚,还想在我面前隐瞒,看样子你们真的是不想活着离开仙道宗了。”

    目光闪烁着冰冷,威胁的望着狡辩的黄兵。

    “交出来你会放过我们吗?”黄兵神色一僵,艰难的说了一句。

    “会的,我司马扬晨说话算数,只要交出书我会放你们三个离开。”

    黄兵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能够看得出三人也不是那么恐惧了,显然是相信了司马扬晨的话。

    “好,我相信你司马扬晨的为人。”

    黄兵从怀中取出了黑色书籍,毫不犹豫的扔给了司马扬晨,司马扬晨接过以后看也不看的扔进了储物戒指中。

    “你们三个可以离开了。”

    “谢谢你的不杀之恩。”

    黄兵三人慌不择路的冲出了大殿,司马扬晨不紧不慢的跟了出去,当看到三人消失在视线尽头的山门司马扬晨这才放心重新回到了大殿中。

    取出储物戒指中的黑色书籍,司马扬晨满脸期待的翻阅着书籍的巨力宗的邀请

    其余的唤灵柱也是如此,全都化作了细微的粉末,洒落在地面上。

    司马扬晨脸色彻底的沉了下来,唤灵柱消失彻底断绝了司马扬晨打算再次召唤出宫殿的希望。

    该死,真相又一次从面前溜走了。

    "师傅!"

    这个时候,王五不知何时坐了起来,虚弱的呼唤了一声。

    "王五,你没事吧?"司马扬晨收起心中凌乱的思绪,快步的来到了王五的身边。

    王五摇摇头,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师傅,我没事,山门的敌人是不是退走了?"

    "不错,仙道宗暂时应该不会面临今天的危机。"司马扬晨点点头,缓缓的说着。

    王五挣扎着从站起身来,司马扬晨皱着眉头望着王五。

    不知道为何,虚弱的王五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司马扬晨也说不出到底是哪里诡异,反正就是感觉到不对劲,而且这种感觉异常的强烈。

    "师傅,我能在大殿中修炼疗伤吗?"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王五虚弱的声音。

    暂时压制住内心中的疑惑,司马扬晨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色。

    望着闭着眼进入修炼中的王五,司马扬晨皱了皱眉头,越是观察司马扬晨越是觉得王五非常的不对劲。

    不过司马扬晨没有想这么多,迈步走到了大殿的外面。

    刚才从王五的口中问出了玄阴子和上官婉儿两女失踪的种种细节,最后玄阴子跟随两女去了山顶。

    后山!

    又是后山,宫殿,仙道宗全宗人失踪,现在玄阴子和上官婉儿云香又莫名的消失在后山山顶。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和后山有关系。

    司马扬晨心中隐隐有个大胆的猜测,后山中一定隐藏着诸多惊人的秘密。

    不知不觉中,司马扬晨来到了后山的山顶。

    山顶空空荡荡,地势非常的平整。

    司马扬晨四处望了望,山顶上除了盘踞的大石头外看不到半个人影。

    也感应不到玄阴子或者两女的气息,司马扬晨忧虑的叹着气。

    连神通广大的玄阴子都不知所踪,两女的处境也一定是非常的凶险。

    又在山顶停留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没有任何发现后司马扬晨只好暂时先离开后山。

    仙道宗中寂静无声,空气中仿佛弥漫着诡异的气氛,让漫步在仙道宗的司马扬晨心情愈发的沉重。

    仙道宗仿佛中了某种可怕的诅咒,每个与仙道宗有关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先是宗派的长老弟子,现在又是玄阴子和上官婉儿两女,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站住!”

    忽然,一声冷喝声在演武场中响起。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连忙抬起头朝着声音来源处望去。

    十几米远的地方,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大汉正在冷冷的望着司马扬晨。

    “你是谁?”

    从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强大气息,司马扬晨心生警惕,淡淡回应了一句。

    “熊力,巨力宗的弟子。”

    听到巨力宗三个字,司马扬晨浑身一震,脑海中下意识的回想起了葬身在王兽山牛蛮。

    牛蛮正是来自巨力宗的弟子。

    “你来做什么?”司马扬晨隐瞒了与牛蛮相识的经历,不咸不淡的问道。

    熊力冷哼一声“奉掌门之命,邀请你参加十日后的寿宴。”

    司马扬晨愣了愣,仙道宗似乎和巨力宗没有什么交集,巨力宗却要邀请仙道宗,这其中恐怕有着耐人寻味的深意。

    寿宴绝对不是简单的寿宴,巨力宗的动机也必定不单纯。

    “希望你和仙道宗的众人能准时赴宴。”

    熊力的话让司马扬晨心中忍不住苦笑一声,仙道宗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如果全去赴宴了,谁来镇守仙道宗。

    想了想,司马扬晨不打算拒绝巨力宗的邀请。

    毕竟仙道宗得罪的敌人足够多了,如果再招惹了巨力宗这尊庞然大物的话,仙道宗真可谓是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所以赴宴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好,回去通知贵掌门,到时候仙道宗一定会准时的赴宴。”

    司马扬晨笑着的说。

    熊力点点头,脸上冷漠神色淡化了不少。

    “既然这样,在下告辞了。”

    “恕不远送。”

    熊力离开后,司马扬晨站在演武场中陷入了沉思中。

    他在犹豫要不要带上王五一起赴宴,不过一想到仙道宗没有人镇守,再加上玄阴子和上官婉儿两女说不定会返回。

    司马扬晨仔细想想,觉得把王五留在仙道宗中是个最佳的选择。

    “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你,有只鸟快要死了,你难道不打算救它吗?”

    听到灰鸟的声音,司马扬晨重重的一拍额头,如果不是灰鸟提醒他还真忘了这件重要的事情。

    “它在左方的那间房屋中。”

    仙道宗中房屋众多,高大的建筑也有十五六座,如果不是灰鸟找出了翼鸟的位置,司马扬晨想要在偌大的仙道宗中找到翼鸟说不定已经来不及了。

    推开房门,翼鸟一动不动的躺在一张长长的桌子上。

    翼鸟的气息非常的虚弱,频临了死亡的边缘。

    司马扬晨取出储物戒指中王兽尸体,剥离出这只王兽体内的兽丹,做完这一切后司马扬晨却紧紧皱起了眉头,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只有玄阴子知道治疗翼鸟的办法,司马扬晨只知道需要王兽的兽丹,并不知道具体的操控方法。

    “完了,师尊失踪了,看样子翼鸟是难逃劫数了。”

    望着奄奄一息的翼鸟,司马扬晨表情苦涩。

    眼睁睁看着翼鸟在面前逐步走向死亡的深渊,司马扬晨心中像是失去亲人般隐隐的作痛。

    “放我出来,我有办法救它。”

    “好!”

    司马扬晨一扫苦涩的神色,激动的放出了翼鸟。

    “你先出去。”

    灰鸟是把翼鸟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希望,司马扬晨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惹灰鸟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