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6章 问你一些问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7309字

    第216章我还想问你一些问题

    因此当一听到灰鸟的话后,司马扬晨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了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

    在外面没有等太久,虽然房门紧闭,但是司马扬晨能够感觉到翼鸟的气息在一点点增强。

    某一刻,房间中响起了翼鸟熟悉的叫声。

    司马扬晨快步向前,激动的推开了房门,翼鸟伫立在长长的桌子上,精神奕奕,显然伤势已经痊愈了。

    一旁灰鸟则是没精打采,一副蔫了吧唧的模样。

    这次不像是伪装,倒像是耗尽力气才露出了疲态。

    “灰鸟,这次真谢谢你。”司马扬晨激动的说。

    他真的太激动了!

    灰鸟懒散的抬起头“行了,别再废话了,准备准备我们该去赴宴了。”

    听到灰鸟的话,司马扬晨心中莫名闪过一丝疑惑。

    灰鸟似乎非常迫切的渴望去赴宴。

    巨力宗,灰鸟,司马扬晨心中苦笑的摇摇头,无论如何都无法把两者联系到一起。

    “翼鸟,你和王五留在仙道宗,如果到了生死一刻,你要带着王五离开。”

    王五还在修炼中没有苏醒,司马扬晨在大殿中留下了一封书信,简单说了一下赴宴的事情。

    又嘱咐了翼鸟一番,司马扬晨这才放心骑乘着灰鸟离开了仙道宗。

    飞出了山脉后,骑乘在灰鸟背上的司马扬晨露出了苦笑的神色。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巨力宗的具体方位。

    对了,黑色书籍中记载了天玄大陆的所有宗派,说不定能在上面找到答案。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黑色书籍,司马扬晨仔细的翻阅着,当翻到武技阁

    走着走着,路边的一家阁楼吸引了司马扬晨的注意力。

    停住步伐,望着武技阁三个字司马扬晨露出了意动的神色。

    司马扬晨掌握的武技非常的少,除了撼世王拳外剩下的全都是不入流的武技。

    战斗手段非常单一,黑刀,撼世王拳,攻击套路很容易被对手给摸透限制。

    日后碰到的对手只会强绝对不会弱,所以学习一门两门强大的武技是必须的。

    只有丰富了自身攻击手段,增加面对强大对手时候的胜算。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仔细搜寻了一下储物戒指中的收藏,下品元石足有上百万块,中品元石也有上万块。

    最让司马扬晨吃惊的是竟然存放着一块拳头大的上品元石。

    元石分为四个品阶,下品,中品在天玄大陆中重要流通的货币。

    下品元石拇指头大小,中品元石鸡蛋大小,上品元石足有拳头大小,而绝品元石则成年人脑袋的大小。

    相比于前三类元石,绝品元石最为罕见,一出现的话必将引起一场风起云涌。

    司马扬晨没有想到自己的储物戒指中竟然有这么多的元石,不过随后一想,心中也释然了。

    曾经击杀不少大宗派的弟子,前前后后得到的元石累计在一起有这么多也没有什么好吃惊的。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平复心中的思绪,随后走进了武技阁中。

    武技阁中的空间非常的大,足有上千平方,古铜色的书架整齐的摆放着。

    整个武技阁的书籍不计其数,司马扬晨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光是眼前的藏书量,几乎是仙道宗的三四倍,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整个武技阁藏书绝对不止眼前。

    因为司马扬晨看到了不少人正在向着楼上走去,所以司马扬晨怀疑楼上也有惊人的藏书量。

    武技阁鉴定武技

    白执事看也不看的扔进了储物戒指中,随后淡淡的说“把武技拿出来吧。”

    中年人露出了兴奋神色,激动的从储物戒指中接连取出了足足一百本武技。

    这个时候,白执事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张长长的红漆木桌子,一百本武技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桌面上。

    “开始了!”

    白执事收起了笑容,表情严肃凝重的拿起了圣级武技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司马扬晨脸色,不少人嘲讽的笑了出来。

    “小子,叫声爷爷,鉴定费我可以帮你出。”

    “别听他的,如果你能求我一声,我也愿意帮你出鉴定费。”

    “哈哈!”

    司马扬晨冷冷望着四周一张张丑陋的嘴脸,心中莫名的升起了怒火,不过司马扬晨很好的控制住了心中的愤怒。

    整个人出奇的冷静,面对众人嘲讽始终不为所动。

    白执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刚才已经说过谁再废话谁就滚蛋,谁知道刚刚过了一会,又开始有人兴风作浪了。

    “统统给我闭嘴,他的鉴定费我出了,谁有异议的话完全可以找我说道说道。”

    当听到白执事动了真怒,刚刚还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明目张胆的挑战白执事的威严。

    司马扬晨露出了感激的笑容,虽然他不是很在意众人嘲笑声,不过能让这群招人烦的苍蝇闭上嘴巴,白执事的行为足以让司马扬晨感动。

    “行了,年轻人现在可以取出你的武技了。”

    司马扬晨点点头,取出了放在储物戒指中的二十本武技,一一的放在桌子上。

    白执事漫不经心的收起了摆放在桌子上的元石,随后深吸一口气,目光专注凝重,显然是要开始鉴定司马扬晨所购买的武技。

    半神级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双手重重的按在了白执事的后背上,开始注入星辰之力。

    这个时候,人群中一阵骚动,五个气度不凡的老人从外面走来。

    “大哥,白执事要出事了,你快阻止他。”一个黑脸老者着急的说,显然是看出了白峰的糟糕情况。

    站在最前面是一个白袍老者,与白峰的装束几乎是一模一样,不过幽黑的胡子能让轻易区别两者。

    “没用的,白峰固执了一辈子,没有人能够劝到他,现在除非杀了他,不然的话阻止不了他继续鉴定。”

    “咦,大哥你看,那小子似乎在帮助白执事。”

    忽然,站在左边的老者惊呼着说道。

    这下子,众人惊疑的目光落到了站在白执事背后司马扬晨的身上。

    司马扬晨满头大汗,源源不断的朝着白执事的身体中注入星辰之力。

    一开始还算轻松,毕竟司马扬晨现在已经是神通境九重的武者,星辰之力比之以前要多了数倍。

    可是白执事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洞,特别是丹田就像是饥饿的难民,任由司马扬晨是如何的注入,仍旧是空虚的状态。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扬晨眉头紧锁,脸色变了又变。

    照这样下去的话,别说救白执事了,就连自己可能都会搭进去。

    哇的一声,白执事痛苦的喷出了一道血箭,准确落在了书籍上。

    大量鲜血却并没有染红书籍,书籍依旧保持着原本的颜色。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书籍,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司马扬晨和白执事的身上。

    忽然,司马扬晨猛然间感觉到白执事的丹田中传来了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一下子抽光了司马扬晨主丹田中的星辰之力。

    要是别的武者猛然间被抽光了能量早已经虚脱的昏死了过去,而司马扬晨拥有着两个丹田,再加上融入了灵魂中的星核。

    因此司马扬晨并不是很惊慌,不慌不忙把灵魂沉入主丹田中,快速的补充着消耗一空的星辰之力。

    司马扬晨暗暗松了一口气,消耗和补充暂时维持一个平衡的状态,照这个趋势下去定能把白执事的丹田填满。

    “这小子在救白执事。”

    “怎么可能,白执事的身体……”

    白袍老者脸色一变,严厉的爆喝一声。

    “闭嘴,白执事为了这件事情已经痛苦了几十年,难道你想让他再次回想起来吗?”

    “我错了。”

    黑脸老者脸色一变,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闭嘴不言。

    白执事苍老的脸上被痛苦的身体彻底的占据,合住书籍的双手在剧烈的颤抖着。

    明眼人都能看出白执事的身体到达了一个极限,如果再继续强撑下去的话,会一步步走向无尽的死亡深渊。

    整个武技阁的气氛越来越凝重,每个人都在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似乎生怕惊扰了处于危险中的白执事。

    不好,吸力又加强了。

    司马扬晨以为暂时稳住了白执事糟糕的状况,谁知道从白执事的丹田中再次传来了恐怖的吸力,一下子抽光了司马扬晨主丹田中刚刚累积好的星辰之力。

    司马扬晨脸色一白,双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星辰之力被抽光,主丹田中顿时好像被刀子切割着,撕裂般的疼痛难忍。

    “白执事,放弃吧,再这样下去你我都要完蛋。”司马扬晨爆喝一声,想要唤醒陷入半昏迷状态中的白执事。

    白执事浑身巨震,下一刻响起了他虚弱痛苦的声音。

    “放弃,曾经我放弃过得到了什么,活着?可是我生不如死,从那以后我发誓永远也不提放弃这两个字。”

    “现在你却要我放弃,还不如让我去死。”

    司马扬晨心中默然,顿时明白白峰曾经有过一段痛苦的经历,或许与鉴定武技有着关系。

    算了,救人救到底,绝对眼睁睁的看着白执事死去。

    咬着牙,司马扬晨目光坚定,或许白执事不畏死亡的坚持感染了司马扬晨,不知不觉中司马扬晨的心里也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我不会让你死的,给我活下来!”

    司马扬晨怒喝一声,灵魂直接进入了白执事的身体中,停留在白执事的体内疯狂的释放着星辰之力。

    忽然,白执事双手中的书籍毫无征兆的散发着七彩光芒,光芒非常微弱,若有若无,不过却散发着浩瀚神秘的气息。

    白执事闷哼几声,直接昏死了过去。

    如果不是司马扬晨托住他的身体,现在恐怕已经倒在了地上。

    书籍七彩光芒忽强忽弱,好像天上的银河般梦幻,司马扬晨没有时间去注意这一切。

    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白执事身上。

    严格来说,白执事昏迷过去是最好的结果,这样才能保住频临死亡的生命。

    司马扬晨暗暗松了一口气,扶住白执事,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察觉到了武技阁中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张大着嘴巴,震惊望着漂浮在虚空中的一本武技。

    微弱七彩光芒忽明忽暗,书籍在光芒中缓缓的旋转,仿佛是在遵循着某种规律,旋转的速度富含神秘莫测的韵律。

    司马扬晨目光也死死的盯着武技,刚才只顾着救白执事,疏忽了正在被鉴定的书籍。

    没有想到,白执事在昏迷的最后一刻,还是完成了最后一本书籍的鉴定。

    最不可思议的是不光完成了鉴定,而且似乎还鉴定出了超越了圣级的武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微弱七彩光芒聚集成一束,缓缓进入了书籍中不见了踪影。

    “这是什么品阶武技?”

    “难道是神级?”

    “不可能,这小子运气也太逆天了吧,刚刚开出了圣级,现在又开出了神级。”

    “不可思议,难道这小子要接连的刷新武技阁的历史吗?”

    一个个议论声在武技阁中响起。

    现在整个徐武技阁的大厅聚集了两三千人,即使客栈

    送出了一本圣级武技司马扬晨内心中当然不舍得了,不过赠与白执事司马扬晨心中却没有一丝后悔。

    白峰在武技阁的关照,被众人嘲讽时候的维护,司马扬晨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送出圣级武技心中起码不会有亏欠感。

    刚刚走出武技阁,外面竟然非常的平静,司马扬晨以为自己会被无数人给包围,毕竟半神级武技的诱惑力不是任何武者所能抗拒的。

    谁知道外面正常的不能在正常,一个个路过的行人甚至都没有看司马扬晨一眼。

    司马扬晨皱起了眉头,默默的回忆着刚才武技阁中的场景。

    当初围观的足有两三千人,俗话说人多嘴杂,消息必定会像长了翅膀般传播出去。

    天剑城也应该是风起云涌,不可能这么的平静。

    难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摇摇头,司马扬晨不惧怕麻烦,所以也没有想这么多,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傍晚了,司马扬晨走进了一家客栈。

    为了救白执事,司马扬晨消耗了不少的星辰之力,身心疲惫,再加上天也快黑了。

    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绝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给我来家上房。”

    客栈大堂中只有稀稀落落的两桌客人,司马扬晨随便看了一眼,直接来到了柜台前。

    客栈的老板是一个中年人,留着山羊胡子,当听到了司马扬晨的话后昏昏欲睡的客栈老板顿时被惊醒了。

    “这位少爷真不好意思,没有空房了。”

    司马扬晨皱了皱眉头“一间也没有了吗?”

    “少爷恐怕是巨象之力

    不过司马扬晨还是相信自己心中直觉,所以这才首先选择修炼巨象之力,而不是那本半神级武技。

    作为黄级武技,巨象之力威力弱属于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因此司马扬晨没有报太大的希望。

    巨象之力!

    深吸一口气,当心境彻底归于平静后,司马扬晨这才打开了放在双腿之间书籍。

    咦?

    忽然,司马扬晨惊疑的叫了一声。

    武技巨象之力虽然看起来巴掌的厚度,可是当翻开后大部分的书页上都是空白一片。

    只有一张书页上画着一头古怪巨象。

    仔细的看了看司马扬晨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巨象之力只是黄级武技,原来是一本残缺的武技。

    可惜这本武技了。

    摇摇头,司马扬晨目光落在了唯一一张有内容书页,开始聚精会神的研究着巨象之力的奥妙。

    过了半个时辰后,司马扬晨目露精光的抬起头来。

    出神的喃喃自语道“太可惜了,如果不是残缺这本武技等级最低也在圣级,很有可能更高。”

    收了收心神,从巨象的画像中司马扬晨寻找到了不少奥妙,可惜这种奥妙虚无缥缈,几乎是无迹可寻。

    想抓怎么也抓不住。

    司马扬晨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巨象之力残缺了绝大部分,所保留的也仅仅中间位置的一页。

    没头没尾的一页,要是能领悟什么奥妙才是奇事。

    摇头叹息了一声,继续修炼巨象之力毫无意义,说实在的这本黄级武技简直和废品没有半点区别。

    司马扬晨正要把巨象之力扔进了储物戒指,忽然他心中闪过了一丝亮光。

    补天丹曾经吞噬了火云决,帮助司马扬晨领悟了火云决怒火

    司马扬晨缓缓走了过去,一直走到了妞妞的前方这才停住了步伐。

    看司马扬晨的架势还有刚才的话,明眼人都能看出司马扬晨想要保护妞妞。

    望着眼前完全陌生的背影,妞妞眼中闪过了浓郁的疑惑之色。

    "又是你?"

    当看清楚司马扬晨脸后,吴道吓得浑身一哆嗦,恐惧的向后退去。

    一直退到了门口位置,双腿在高高的门槛上一阵拌蒜,差点没有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司马扬晨没有想到昨天自己在三拳两脚就给吴道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象。

    "给我跪下道歉。"司马扬晨冰冷的声音犹如凛冽的寒风般在客栈大堂中响起。

    吴道脸色铁青,勉强的稳住了不稳的身体。

    "我是吴家的少爷,你敢得罪我吴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不想在重复一次,给我跪下!"

    死去的熊力被人羞辱,熊力临死前托付照顾的人受尽了别人的欺凌,每当想到这一点司马扬晨压制不住内心中的杀气。

    "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本少爷不是怕你,只是不想招惹麻烦而已,如果惹了我你大难临头了,整个吴家的怒火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吴道色厉内荏,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在装腔作势,实际上心中怕的要死。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现在别说是一个吴家,就算与整个天剑城的人为敌,司马扬晨也不会有丝毫的惧怕。

    "今天谁来也救不了你,给我跪下,不然死。"

    司马扬晨身目露杀机.冷冷的望着不远处的吴道。

    同时一步步逼近,给予吴道死神般可怕的压力。

    吴道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却好像被吓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跪下!"

    突然,司马扬晨在距离吴道十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

    沉重的刀势在在这一刻释放而出,好像一座座高山狠狠的拍在了吴道的身上.

    吴道腰杆一点点弯曲,双腿更是不停的打颤,忽然扑通一声屈辱的跪在了地上。

    重刀的刀势死死的压制住跪在地上的吴道,压迫的吴道无法站起身来,只能屈辱的跪在地上。

    "杂种,吴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当着众人的面,屈辱的跪在地上,曾几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屈辱,现在的吴道连死的心都有了。

    只见吴道面容扭曲发狂,恶毒的诅咒着司马扬晨。

    "既然这样你去死吧。"

    司马扬晨原本没有打算杀了吴道,只是想替死去的熊力出一口气,谁知道吴道如此的不知死活。

    "不要杀他,他是吴家的少爷,杀了他会有大麻烦的。"忽然,身后响起了妞妞清脆的声音。

    下一刻,司马扬晨缓缓的回过头去,视线中看到了一张令任何男人都会留下深刻印象的脸。

    皮肤白嫩,像是白玉般没有一丝瑕疵,长长的睫毛,犹如宝石般迷人的双眼,脸孔上任何一处都是完美精致。

    怪不得吴道会对妞妞纠缠不休。

    司马扬晨心中十分的惊艳,熊力长的五大三粗的,真想不出他和妞妞怎么会扯上关系。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能感觉出你是为了帮我,所以最好听我的,不能杀吴道。"

    听到妞妞紧张的话,司马扬晨不予置否的笑了笑。

    吴家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再说能培养出吴道这样的垃圾,那么吴家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我必须保证你绝对的安全,所以吴道必须死。"

    经历了今天的屈辱,吴道必定是怀恨在心,司马扬晨不担心吴道对他的报复,但是害怕吴道会被仇恨转嫁到妞妞的身上。

    到时候今天的出手反而起了反效果。

    正是因为这点顾虑,司马扬晨心中才有了杀死吴道的决定,彻底吸引吴家的仇恨,这样的话妞妞也就安全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着与吴家对抗的风险帮助我?"妞妞俏脸上闪过一丝迷茫。

    司马扬晨神秘的笑了笑,摇头不语。

    既然决定要吸引了吴家的怒火,当然不能把自己与熊力的关系说出来,不然的话所做的一切将变得毫无意义。

    "杂种,现在最好放了我,不然的话你会被愤怒的吴家人给撕成碎片。"

    吴道丝毫不知自己的大难已经临头,语气上恶毒刺耳,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会彻底的激怒司马扬晨。

    "好,我现在就放了你。"

    淡淡说着,司马扬晨迈动步伐,随着前进一点点收起了重刀的刀势。

    当来到吴道身前的时候,刀势已经完全散去,吴道趁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杂种,即使你放了我我也不会饶恕你所犯下的错,现在给我磕头赔罪,或许我能大度的放你一马。"

    吴道以为司马扬晨真的害怕,顿时仿佛找到了靠山般趾高气扬的要司马扬晨像他一样屈辱的下跪。

    "是吗?"

    突然,司马扬晨的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

    身躯骤然间前冲,无情的手快如闪电,下一刻出现在吴道的脖子上。

    脖子被用力的捏住,吴道顿时脸色涨红,呼吸艰难,双手下意识的挥舞着。

    "你要做什么……我是……"

    "死!"

    不等吴道说完完整的一番话,司马扬晨的手突然间发力,无情的拗断了吴道的脖子。

    吴道脑袋一歪,挣扎的双臂无力的耷拉了下来。

    身躯发软,随着司马扬晨收回手,失去了生命气息的吴道直接软到在地面上。

    "住手!"

    这个时候,客栈的外面响起了一声怒吼声,似乎想要阻止司马扬晨杀死吴道。

    可惜他的出现晚了一步。

    司马扬晨回过头去,沉声的冲着妞妞说"瞅机会别忘了离开,保证自己的安全,到时候我可没有精力去照顾你。"

    妞妞茫然的点点头,望着司马扬晨这张陌生的脸,妞妞双眼中尽是迷惑的色彩,显然还在猜想着司马扬晨的身份。

    下一刻,一个武士短衫的中年人脸色阴沉的走进了客栈中。

    当看到地面上吴道毫无生命气息的尸体,中年人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仿佛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

    "你该死,竟然杀了他。"

    中年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杀气腾腾的望着司马扬晨,双拳握的咔嚓咔嚓乱响。

    造化境二重的气势蔓延到客栈大堂的每一个角落,除了司马扬晨外几乎所有人都在气息的笼罩下呼吸艰难,面色惊惧。

    "你是吴家的人?"司马扬晨忽然平静的问了一句。

    "不错,该死的杂种,准备迎接吴家最恐怖的怒火吧。"

    中年人面目扭曲,语气恶毒尖锐。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并没有因此而动怒,因为在他的眼中中年人在出现的那一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本来我还想问你一些问题,不过现在看来是不需要,因为你是那么的迫切的想死。"

    司马扬晨一字一句,冷到了极点。

    "是吗,难道就凭你能够杀死我吗,不自量力……"

    "你的废话真多!"

    司马扬晨骤然间向前一步,一拳直直向着中年人轰去。

    巨象之力咆哮着涌入手臂中,一时间绷紧的手臂像钢铁般坚硬。

    一拳中隐隐带着巨象震动天地的怒吼,令人心惊的毁灭气息更是夹杂着拳风肆虐前方的一切。

    中年人脸色大变,他原本没有把神通境九重的司马扬晨放在眼里,毕竟境界上差距太大。

    谁知道司马扬晨的战斗力难以想象的彪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