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9章 一丝凌厉的杀气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3486字

    第219章一丝凌厉的杀气

    “我先回武技阁了,有事你再去武技阁找我,对了,拍卖行正在举行,就让这个女子带你去吧。”

    白峰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做,匆匆的说了一句直接离开了,司马扬晨目送白峰离开,随后收回目光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妞妞正在用好奇疑惑的眼神盯着他。

    司马扬晨尴尬的笑了笑,被一个美女用这种眼神盯着,任何男人都会感觉到浑身不自在的。

    “我们去拍卖行吧。”司马扬晨不自然的说了一句,妞妞点点头,收回停留在司马扬晨身上目光,朝着前方走去。

    两人在热闹的街道上前进着,没有过太久的时间,妞妞在一座壮观的阁楼前停了下来。

    “这是拍卖行。”

    听到妞妞的话,司马扬晨抬起头,目光中流露着惊叹之色。

    阁楼总共有十层,巍峨壮观,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座盘踞在大地上的高山。

    从外面看,阁楼的格调非常的简朴,找不到一丝奢华的痕迹,不过相信内部一定是奢华无比。

    阁楼的门前站着两排侍卫,总共五十个人,个个是造化境三四重的武者。

    整整五十个造化境武者,这样守卫阵容足以震慑住任何敢对拍卖行图谋不轨的人。

    “走,我们进去吧。”司马扬晨奇怪的看了身边妞妞一眼。

    这个女孩自从白峰走后一句话也不说,俏脸上也看不到丝毫异样的神色。

    司马扬晨原本想解释一下自己和熊力的关系,不过现在已经在拍卖行的门口,心中决定离开拍卖行中找个没人的地方告诉妞妞所有的一切。

    随后,两人走进了拍卖行中。

    竞价

    “拍卖行果然是财大气粗,竟然拥有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司马扬晨惊叹着说。

    单独的房间中,能映射出拍卖场景的镜子,除非主动暴露,根本不用担心过分的显露财富而招来贪婪的人。

    “有什么奇怪的,通过这面镜子能发出诸多指令,比如竞拍、多角度的观察拍卖品,甚至能让自己的影像主动出现在镜子上。”

    妞妞不以为然的说,显然是在鄙视司马扬晨少见多怪。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司马扬晨愣了愣,语气奇怪的说。

    进入龙蛋

    一旁的妞妞用冰冷的目光一直盯着司马扬晨,盯得司马扬晨浑身直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无耻之徒,像你这种混蛋就该天打雷劈。”

    妞妞冷冷的说,双眸中闪烁着惊人的怒火。

    仿佛司马扬晨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时候,人人得而诛之。

    司马扬晨皱了皱眉头,一而再再而三被妞妞用这种尖锐的语气对待,司马扬晨心中也出现了一丝不悦。

    如果不是看在死去熊力的面子上,司马扬晨说不定早就出手教训出言不逊的妞妞了。

    “老实闭上嘴巴。”

    司马扬晨低喝一声,妞妞却气哼哼的别过去,这让司马扬晨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中憋着火气也无从宣泄。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很快的把注意力放在了镜子上,因为玩死你

    "大战潘龙

    “哈哈,你小子不是牛吗,现在怎么落到了我的手上?”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耳边响起了潘龙猖狂得意的大笑声。

    司马扬晨眉头一皱,能够清晰的听到了潘龙的声音,然而潘龙并没有出现在这里,听声音像是从外外面传来的。

    这是一间绝对的密室,除了四面光秃秃的墙壁外没有任何的门户。

    中年仆人一定知道离开这里的方法。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目光一冷,骤然间迈动步伐,速度骇人的向着中年仆人冲去。

    “不自量力的混蛋,仅仅是一个造化境一重的武者,竟然敢和我战斗,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司马扬晨境界显然让中年仆人兴起了轻视之心,目光中尽是嘲讽讥笑的神色。

    “是吗,我马上会让你明白到底是谁不知死活。”

    一拳轰出,伴随着骇人的声势,这简单粗暴的一拳犹如炮弹般直直的向着中年仆人砸去。

    面对这一拳,中年仆人讥讽丑恶的嘴脸彻底的变了颜色,双目惊慌的向着一旁闪躲而去。

    “给我躺下!”

    司马扬晨岂会给中年仆人喘息的机会,面色冷酷,一拳没有任何的花哨,仅仅偏离了原来的轨迹,重重的砸在了中年仆人的胸口上。

    哇!

    中年仆人像是被一头疯狂的蛮牛狠狠的撞在了身上,口喷鲜血,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

    反弹在坚硬的地面上,中年仆人浑身抽搐了几下,随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迈步向前走去。

    缓缓的伸出右手,掌心中凭空燃烧着一丝火苗。

    火苗非常微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熄灭,但是却散发着惊人的高温,整座密室中炙热难耐,像是燃烧着熊熊的烈火。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掌心缓缓的朝下,一丝火苗下落,缓缓的落在了中年仆人的身上。

    轰的一声,火苗突然露出了狰狞的一面,在中年仆人的身上凶猛的燃烧着。

    中年仆人惨叫一声,从昏死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不过重伤的他虚弱不堪,虽然在不停的挣扎着,然而挣扎频率和力度非常的弱。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我也是奉命行事。”中年仆人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戛然而止。

    “是吗?”司马扬晨面色冷酷,耳中听着中年仆人垂死挣扎的惨叫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波动。

    “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是奉命行事。”

    “好,我暂且相信你,不过想要我放过你的话告诉我离开这里的方法。”

    司马扬晨淡淡的问道,同时朝着火焰中注入星辰之力,让火势更加的凶猛,给予中年仆人所带来的痛苦也更加的强烈。

    不给点苦头吃吃,中年仆人绝对不会说实话的。

    毕竟说出秘密的话潘龙和拍卖行都不会放过中年仆人了,也只有面临着最残忍的折磨中年仆人才会不顾一切的如实道出。

    “我说我说,求求你散去我手上的火焰。”中年仆人爆发出惊天的惨叫声。

    这一声仿佛是在透支他的生命力,气息虚弱的若有若无,痛苦的双眼紧闭,如果不是能感觉到极其微弱的呼吸声,就和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司马扬晨眉头一皱,没有想到中年仆人如此的不堪,再这样下去的话必死无疑。

    司马扬晨当然不希望中年仆人就这样的死去,毕竟还要从他的口中问出离开这里的方法。

    “说出离开这里的方法,我会让你好受点,不然的话你将会被慢慢的烧成灰烬,尝尽最残忍最痛苦的折磨。”

    “我说……”

    “想要离开这里必须找到密室中的空间节点,我也不知道空间节点的所在,每一次离开都是有人在暗中打开了空间门户……”

    说着说着,中年仆人没了动静。

    司马扬晨低头一看,中年仆人并没有死,只是承受不住惊人的痛苦而昏死了过去。

    撤去了中年仆人身上的火焰,司马扬晨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思索着中年仆人刚才所说的话。

    能够感觉出中年仆人所说的全是实话,毕竟能够掌握和控制空间节点的都不是一般人。

    中年仆人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造化境三重的武者,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神奇的能力。

    所以司马扬晨并不怀疑中年仆人的话。

    对了,刚才传出了潘龙的声音,却始终不见人,现在看来潘龙的声音是通过空间节点传出来的。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到了左方。

    刚才正是这个位置传出了潘龙的声音,也最有可能隐藏着空间节点。

    密室中的空间平静出奇,没有一丝异常的地方。

    空间节点是空间进去的门户,密室应该是一个单独的空间,存在着空间节点也是必定的。

    除非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司马扬晨在记忆中搜寻,空间奥秘中的内容一字不落的融入了他的记忆中。

    下一刻,司马扬晨脑海中闪过了一道惊人的亮光。

    密室中的空间正常,这一点在正常情况下是不符合常理,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的话倒是合情合理。

    密室正是空间节点,而司马扬晨正身在空间节点中。

    空间节点并不是固定,能够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像是在吴家的巨龙,现在的整间密室。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扬晨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及时转变了思路,要是按照正常思维的话,注定要被困死在这里。

    “哈哈,混蛋小子,本少爷现在就让你生不如死。”正当司马扬晨想办法要破解空间节点的时候,潘龙凭空出现在密室中。

    “你终于来了。”

    潘龙的出现让司马扬晨也不着急离开,反正与潘龙不死不休了,如果不解决潘龙的话,在天剑城剩下的日子注定要不好过了。

    “怎么,难道你迫切的想要死在我的手上?”潘龙目光阴森,脸上的狠辣和狰狞十分的吓人。

    “是吗,可惜死的人注定是你,当然与你合谋串通的拍卖行也要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也让你们明白明白招惹我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司马扬晨目光冰冷,语气中流露着一丝凌厉的杀气。

    “哈哈!”

    潘龙夸张的捧腹大笑,讥讽的望着司马扬晨。

    “你小子脑子是不是烧坏了,就凭你造化境一重的境界想要对付我,简直是太可笑了。”

    “我会让你笑不出来的。”

    司马扬晨不想在继续浪费时间了,毕竟时间久的话拍卖行的人说不定会过来探查,到时候将会陷入拍卖行众多高手的围攻中。

    挺拔不屈的身体前冲,司马扬晨目光沉静,动作快而不乱,瞬息间到达了潘龙的身前。

    翻天掌在骤然间拍出,狂暴的力量在体内酝酿,这一刻司马扬晨像是化身了一头可怕的兽类。

    浑身散发着极其凶悍的气息。

    潘龙脸色一变,却没有丝毫的慌乱,战

    撞击没有对潘龙造成太严重的重创,然而蓝色的星星之火却却在瞬间蔓延至潘龙的全身。

    星星之火散发的不是高温,竟然是彻骨的阴寒,一时间密室中温度低的吓人,像是来到了极寒之地中。

    踉跄着后退的潘龙疯狂的拍击着身上的火焰,可惜蓝色的火焰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更加的猛烈了。

    从外面几乎看不到潘龙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