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0章 这是什么能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4509字

    第220章这是什么能量

    “该死的杂种,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轻易的杀死我,现在我让你明白明白什么叫做境界上的差距。”

    潘龙尖锐的声音从燃烧的蓝色火焰中传出,下一刻在司马扬晨吃惊的目光下,蓝色火焰竟然快速的熄灭。

    瞬息间,蓝色火焰重新变为了蓝色光点,静静的悬浮在空气中。

    司马扬晨心中大惊,星星之火生生不息,这是火云决逆转

    下一刻,手刀重重斩在了潘龙踢过来的脚面上。

    白色剑灵与青色的罡气首先进行着激烈的碰撞,伴随着咔嚓一声,剑灵轻易的突破了罡气的阻拦,伤害到了潘龙。

    潘龙痛呼一声,身躯发疯般的向后退去,司马扬晨身躯一纵,闪电般的追了出去。

    好不容易的扳回了极其被动的劣势,司马扬晨岂会错过这个好机会,瞬息间追上了潘龙。

    疯狂后退的潘龙突然停住了步伐,双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抬起右臂,食指弹出,剩余的手指弯曲紧握。

    一指点在在了面前的空气中。

    司马扬晨硬生生的停住了步伐,脸色凝重到极点。

    这一指看起来平淡无奇,却让司马扬晨的灵魂出现了不稳恍惚的可怕状况,司马扬晨甚至有种逃走的冲动。

    咔嚓,这一指点在空气上后,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大半个密室空间消失了,直接变成了黑漆漆的真空地带。

    幸好司马扬晨反应快,及时绕到了密室的另外一边,这才避免了连同大半个密室空间一同消失的悲剧。

    潘龙不愧是大势力的人,不仅轻而易举的拿出了上百万上品元石,就连强大的武技也是层出不穷。

    严格来说,潘龙绝对算得上司马扬晨所碰到的最可怕最难缠的对手,特别是潘龙所使用的武技,每一样都具有着可怕的破坏力。

    “不错不错,怪不得敢于潘少爷作对,原来实力竟然是如此的强悍。”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大半密室消失后所形成了真空地带中传出。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他最担心的是惊醒拍卖行的人,现在看来事情已经演变到最糟糕的地步。

    拍卖行的人最终还是出现了。

    下一刻,一个灰衣老者从黑漆漆的真空中走出,他的步伐非常缓慢,摇摇晃晃,就像是病入膏肓的病人。

    “潘龙少爷,需要我的帮助吗?”灰衣老者停在距离两人三四米远的位置,下一刻响起了低沉怪异的声音。

    望着老者一张布满皱纹尽显老态的脸,司马扬晨呼吸隐隐有些急促。

    灰衣老者的境界高深莫测,司马扬晨无法看透,但是灵魂却在深深的忌惮着,显然灰衣老者的实力定是恐怖到极点。

    “不需要,你站在一边观战就行了。”

    “好吧!”

    听到潘龙拒绝,灰衣老者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随后低着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真打算当一个合适的观众。

    突然,趁着潘龙和灰衣老者对话,司马扬晨毫无征兆的前冲,方向赫然是老者刚刚出现的真空地带。

    就当司马扬晨打算进入其中的时候,面前黑漆漆的空中突然变得扭曲变形,瞬息间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漩涡。

    漩涡快速的旋转着,像是一张凶恶的大嘴,准备着无情吞噬胆敢接近的人。

    司马扬晨脸色大变,不得不停住前冲的步伐。

    “小子,在战斗没有结束前谁也无法离开。”

    下一刻,身后传来了灰衣老者低沉的声音。

    司马扬晨心顿时沉到了谷底,自从灰衣老者出现后司马扬晨心中清楚在战斗下去的话最终的结果想必然是死亡。

    所以他才趁着两人交流的时候逃走,谁知道最终还是被灰衣老者识破了这个意图。

    不过司马扬晨并没有绝望,储物戒指中还没有灰鸟和苍龙,关键时候还是有逃走的机会。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司马扬晨不希望借用外力,他要堂堂正正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战胜潘龙。

    “没有人能出我的手上逃走。”

    潘龙冷哼着再次冲来,中指弹出,一指重重点向司马扬晨的眉心。

    空气剧烈的扭曲,这一指让司马扬晨的心脏剧烈的收缩着,浑身下意识的绷紧。

    司马扬晨快速的镇定了下来,冷静的向后撤去,同时扭转身躯,闪电般的绕到了潘龙的背后,一记撼世王拳咆哮着轰出。

    潘龙身躯一震,滚滚的元气从身躯中迸发而出,四周的空气扭曲变形,司马扬晨的一拳仿佛陷入了泥潭中,速度陡然间慢了下来。

    下一刻,潘龙扭过身,一爪凌厉的抓向司马扬晨的咽喉。

    速度超越了司马扬晨出拳的速度,司马扬晨不得不收回这一拳,向后退去。

    潘龙气势高涨,身体的四周布满了造化境六重的强大元气,随之移动,犹如滚滚潮水向着四面八方肆虐而去。

    密室空间摇晃不止,司马扬晨后退的速度也在这种压迫力慢了下来。

    灰衣老者低着头,平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当狂暴的元气到达他身边的时候会自动的消散,周遭三米的范围内出奇的平静。

    仿佛与其他地方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司马扬晨心中大惊,虽然在与潘龙战斗,不过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了灰衣老者的身上。

    现在当看到这一幕后,司马扬晨深深明白灰衣老者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苍龙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必须杀死潘龙,然后联合苍龙共同对付灰衣老者,灰鸟负责撕裂空间,这才是唯一能活着离开的希望。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扬晨收起心神,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冲过来的潘龙身上。

    潘龙仗着自身造化境六重的元气肆无忌惮的冲来,给予司马扬晨带来了巨大的压迫力。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出奇的没有后退。

    体内突然间弥漫出一股沉重的气势,与潘龙所散发的气势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轰轰轰,两人之间的空气中剧烈的爆炸着,司马扬晨和潘龙都在这一刻被无法抗拒的冲击波震退。

    后退的同时,司马扬晨抽光了灰衣老者

    灰衣老者一动不动,仅仅是抬起头竟然吓得苍龙连连后退,惊恐不安,简直就像胆小的老鼠看到了猫。

    “苍龙给我挡住他。”

    司马扬晨不回头怒吼着说,迈动步伐眨眼间追上了倒飞出去的潘龙,手臂弯曲,手肘重重的砸向潘龙的腹部。

    潘龙闷哼一声,身躯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

    “死吧!”

    “不,杀了我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司马扬晨冷着脸,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因此杀不杀潘龙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

    既然这样何必给自己留下一个巨大的隐患,潘龙所展现的实力让司马扬晨非常的忌惮,如果不除去的话,日后绝对能成为一个要命的对手。

    咔嚓一声,司马扬晨毫不留情的拗断了潘龙的脖子,确认潘龙彻底了失去生命后司马扬晨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回想起刚才的战斗,司马扬晨至今还是心有余悸。

    潘龙层出不穷的武技,强悍的战斗力,如果不是星星之火关键时候发挥了惊人的作用,最终躺在地上的一定不是潘龙。

    就在这个时候,潘龙的身躯放射着蓝光,衣服连同血肉突然间融化,只剩下一具惨白阴寒的骨架躺在地上。

    骨架腹部的位置飞出了一个蓝色小光点,正是进入了潘龙身躯中的星辰之火。

    司马扬晨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顿时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惊色。

    潘龙的骨架上竟然闪烁着金色的光点,好像镀上一层金粉,煞是耀眼。

    收起蓝色光点,司马扬晨也收回了目光,注意力放在了不远处的灰衣老者身上。

    苍龙不断的后退着,身体颤抖,司马扬晨很难与曾经不可一世的那个苍龙联系到一起。

    “灰鸟,撕裂空间,我们走。”

    司马扬晨声音凝重的说。

    灰鸟出现后,到没有像苍龙一样被吓得浑身乱颤,像往常一样娴熟的展现着撕裂空间的能力。

    “我说过,战斗没有结束之前没有能够离开。”

    忽然,灰衣老者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正在撕裂空间的灰鸟惨叫一声,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奄奄一息,灰鸟竟然昏死了过去。

    司马扬晨心中骇然,刚才灰衣老者站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灰鸟却受到了不知名的重创。

    灰衣老者的实力太强了,简直就像玄阴子一直所说的纵横天地的大人物,举手投足间能展现出不可思议的能力。

    不对,他绝对不是拍卖行的人。

    一个拍卖行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强者。

    “你到底是谁?”灰鸟重伤昏迷让司马扬晨彻底的放弃了逃走的想法。

    苍龙早已经跪在了地上,身躯瑟瑟发抖,恐惧的甚至都不敢抬起头来。

    “前些日子,我无意中感觉了有人类在使用巨龙的能力,原本我以为是某个逃离的龙人,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纯正血统的人类。”

    灰衣老者空洞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睿智的神光。

    司马扬晨心中一惊,在老者的目光下,自己所有的秘密好像都清晰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丝慌乱的情绪。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很快冷静了下来,目光警惕的望着灰衣老者,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同时精神上保持着高度的紧张。

    “呵呵,我想杀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不过我不打算杀你,你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过你。”

    灰衣老者突然露出了笑容,然而淡淡的语气中却给人一种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压力,压的司马扬晨喘不过起来。

    呼吸急促,胸口发闷,甚至出现了窒息感。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不需要问了,你私藏龙人,在没有经过允许的情况下使用了巨龙的能力,你犯了禁令,作为惩罚将剥夺你身上一切与巨龙有关的能力。”

    说着,灰衣老者诡异的消失了,正当司马扬晨吃惊寻找的时候,灰衣老者不可思议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人类,准备接受惩罚吧。”

    灰衣老者手漫不经心的伸出,明明动作非常的慢,司马扬晨震惊的发现不管朝任何方向闪躲,最终还是无法摆脱灰衣老者的手。

    下一刻,皱巴巴的手拍在了司马扬晨的肩膀上。

    司马扬晨浑身一震,脸上顿时爬满了痛苦。

    “好古怪的人类,竟然拥有着两个丹田,可惜你不是龙人,不然的话真有进化成龙的潜质。”

    灰衣老者惊讶着说,随后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司马扬晨痛苦不堪,身躯不住的颤抖着。

    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什么好像正在飞快的流逝。

    蓝色光点被逼出了体外,被灰衣老者收进了身躯中。

    辛辛苦苦培养的刀势被抽离,司马扬晨感觉自己的灵魂中好像正在被利器切割着,剧痛无比。

    “咦,这是什么能量,好古怪。”

    忽然,灰衣老者再次惊叫一声。

    主丹田中的秘密终于暴露了,星辰之力有着诸多神奇的作用,相信灰衣老者很快认出主丹田中的能量是星辰之力。

    “哈哈,我竟然找到了这东西,太好了。”

    “小子,本来我打算放过你,不过现在不行了,你丹田中的能量太重要了,我一定要带你回去。”

    灰衣老者兴奋的说,空洞的双眼中流露着激动,就像是发现了重宝。

    火云决和重刀的刀势被剥夺,司马扬晨气息虚弱无比,意识也处于一种半昏迷的状态。

    隐隐听到灰衣老者的话,司马扬晨心中升起了一丝绝望的情绪,深深明白今天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就这样死去司马扬晨只有唯一的一个遗憾,临死前还是没有弄清楚灰衣老者的身份。

    “哈哈,今天的收获太惊人了,龙人,怪鸟,还有一个蕴含着神奇能量的人类。”

    灰衣老者兴奋的大笑着,下一刻,昏昏沉沉的司马扬晨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扛了起来。

    勉强的睁开双眼,模糊的看到了自己正在老者的肩膀上,密室中苍龙和灰鸟则不见了踪影。

    相信应该是被灰衣老者收了起来。

    司马扬晨心中苦涩无比,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弱小,与真正的强者相比,甚至连一只渺小的蚂蚁都不如。

    可惜没有机会成为强者,更没有机会夺回今天所失去的一切。

    “对了,差点忘了那把刀,看起来像是一件不错的法宝,落在这里太可惜了。”

    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灰衣老者喃喃自语的声音。

    司马扬晨勉强的移动着视线,只见灰衣老者苍老的手朝着地面上一抓,骨架上遗落的储物戒指自动的飞到了灰衣老者的手上。

    灰衣老者漫不经心的一握,手心中传出了咔嚓的破裂声。

    下一刻,大量的元石和武技功法之类的东西从天而降,司马扬晨精神一震,模糊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希冀的光芒。

    黑刀终于出现了。

    曾经,黑刀不知道帮助司马扬晨度过了多少次的危机,司马扬晨坚信只要能重新掌握黑刀,一定有办法度过这次的危机。

    “咦,好古怪的刀,竟然拥有自主的灵智。”

    “哈哈,还想反抗我,不自量力,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不会听话的。”

    灰衣老者冷哼一声,下一刻司马扬晨的耳中传进了黑刀的哀鸣声。

    黑刀的气息若有若无,弱的司马扬晨几乎感觉不到黑刀的存在。

    “住手,不许伤害黑刀。”

    司马扬晨聚集了最后一丝力量,愤怒的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