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9章 声音戛然而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8623字

    第229章戛然而止

    说实在了,司马扬晨对自己的体魄也非常的吃惊。

    挨了天人境强者王虎含怒的一掌竟然还活着,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下意识的摸了摸脑门。

    心中怪异的想,脑门上没有任何的痕迹,除了疼痛外感觉不出其他异样的地方。

    现在脑袋恐怕比石头还要强硬,要是照这样修炼下去的话,自己岂不是能做到刀枪不入,不惧怕任何的神兵利器。

    是的,不惧怕。

    摇摇头,司马扬晨苦笑的收拾着脑海中凌乱的思绪。

    心中觉得王虎可能没有用尽全力,毕竟当时司马扬晨不要命的轰出了一拳。

    王虎本能为了避免受伤,所以留了力,从而来化解司马扬晨的攻击。

    种种机缘巧合之下,也注定了王虎憋屈的被一个造化境武者杀死的命运。

    “好了,你先休息,好戏刚刚上演。”不远处的熊元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看了熊元一眼,从战斗开始到现在,熊元像是个木桩子般戳在原地。

    不管是巨力宗弟子被惨杀,还是大长老遭遇了危险,熊元始终不为所动。

    一时间,司马扬晨也猜不透熊元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不过能够肯定一点,熊力一定在等待着机会。

    啊!

    正当司马扬晨胡思乱想的时候,巨力宗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司马扬晨心中一惊,连忙抬头望去,一个天道联盟的强者被后来出现的两个强者合力杀死。

    平衡终于被打破了。

    果然,其他的天道联盟强者陷入了慌乱中,战意全无,边站边走,显然是打算逃离巨力宗。

    司马扬晨看了一眼熊元,令人诧异的是熊元仍然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

    正当司马扬晨疑惑的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忽然天空中飘来了阵阵奇妙的音律,像是仙乐般悦耳动听。

    奇妙的音律在耳中回荡,司马扬晨心中出现了奇妙的变化。

    心中再也半点压力,空明宁静,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般纯净无瑕。

    巨力宗正在战斗的人也全都停下了攻击,出神的站在原地,仿佛也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声怪异巨响搅乱了奇妙音律,巨力宗的众人也从奇妙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

    司马扬晨脸色大变,他这是大展神威

    “这小子竟然不受影响。”天空中,白色影子惊呼道。

    “嘿嘿,你的计划竟然被一个造化境的小子给破坏了,真是可笑啊。”黑色影子讥讽的大笑道,随后狠狠冲向白色影子。

    天空中的恶战直接进入了白热化。

    司马扬晨以骇人的速度冲到了一个天道联盟强者的面前,黑刀骤然间斩出。

    黑刀划着一道漆黑诡异的光芒,向着这个天道联盟强者的咽喉处划去。

    “小子,找死!”这个天道联盟强者扬起手中的古怪树枝,迎向了落下来的黑刀。

    咔嚓一声,伴随着这个天道联盟强者的惊呼声,古怪树枝被黑刀轻易的斩成了两截,无力的散落在地面上。

    司马扬晨面容冷酷,反手一刀从这个处于震惊中的天道联盟强者的咽喉处划过。

    噗嗤一声,眼前天道联盟强者捂住呼呼冒着鲜血的喉咙,一脸痛苦,踉跄的连连后退。

    司马扬晨欺身向前,一刀无情的刺穿了这个人的身体。

    拔出黑刀,漆黑的刀沾满了鲜血,司马扬晨冷冷的望这个倒在血泊中的天道联盟强者,脸上找不到一丝异样的波动。

    “好小子,干得好,这次全靠你了,杀了他们。”不远处,熊元兴奋的大叫着。

    即使不用熊元也不会放这群家伙离开,因为如果让这群回到天道联盟的话,将会给司马扬晨带来一场巨大的麻烦。

    “天上的那家伙怎么办?”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熊元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不用担心,他逃不掉,你现在的任务是趁机解决天道联盟的强者。”

    听到熊元的回答,司马扬晨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白色影子的实力太强大了,除了黑色影子外没有一个人能够挡住他。

    下一刻,司马扬晨目光冰冷,向着前方走去。

    巨力宗一方的强者在熊元的带领下退到了远方,天道联盟的强者也放弃了追杀,二三十个人聚集在一起。

    似乎是打算联手对抗司马扬晨。

    巨大碗口笼罩下,几乎所有的强者体内的元气被限制,从天人境的强者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唯独司马扬晨不受到任何的影响,星辰之力能运用自如,相信天道联盟的众多强者也看出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司马扬晨特意注意了一下天道联盟强者手中的古怪根子。

    这根棍子绝对不简单,刚才天道联盟强者利用这根棍子轻易的击杀了几个巨力宗一方的强者。

    司马扬晨心中怀疑古怪根子具有摆脱限制的作用,当然元气所能使用的量也是少的可怜。

    不然的话这些强者也不会如此的紧张了,联合在一起共同对抗步步逼近的司马扬晨。

    单独面对一个巅峰状态的天人境强者司马扬晨必死无疑,然而现在所面对的却是一群无法使用元气的天人境强者。

    司马扬晨有强烈的自信想能将这些强者一一的击杀,不过司马扬晨心中还是在担心天空中的白色影子灰逃走。

    想了想也只能寄望黑色影子能够拦住白色影子,当然能杀死对方最好。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停住了步伐,目光冰冷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众多强者。

    “你们都要死!”突然,司马扬晨冷喝一声,屈腿一弹,整个人像是离弦的箭般骤然间冲出。

    手中的黑刀同时扬起斩出,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顿。

    “小心,他手中的刀有点邪门,不要用生命树枝与他手中的刀接触。”就在司马扬晨一刀斩出的时候,最前方的一个天道联盟强者惊呼道。

    生命之树?司马扬晨头一次听说这四个字,不过也没有多想,黑刀一顿,向着左方横斩。

    不受到任何压制的司马扬晨淋漓尽致的展现这造化境五重的境界,丹田中的星辰之力高速的流动,给司马扬晨带来了强悍的战斗力。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惨叫声,一个躲避不及的天道联盟强者被削断了胳膊。

    惨叫着向后疯狂的退去,司马扬晨岂会放过这个人,欺身向前,几步间追上了他,黑刀再次斩出,一颗头颅伴随着喷溅的血柱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二三十根生命树枝抽打在司马扬晨的身上。

    司马扬晨脸色狂变,被生命树枝抽打过的地方出现了剧烈的疼痛,而且司马扬晨感觉到自己旺盛的生命力出现了一丝衰弱。

    司马扬晨不敢迟疑,强忍着疼痛疯狂的向后退去。

    边退边往自己的身上低头望去修,从衣服的破损处能清晰的看到皮肤的颜色。

    被生命树枝抽打的地方留下了一条灰白的痕迹,皱巴巴的,皮肤仿佛被抽光了所有的净化,瞬间老化了。

    司马扬晨心中大惊,生命树枝果然邪门,怪不得能轻易的斩杀巨力宗一方的强者。

    “杀了这小子我们就大获全胜了。”韩宇面容狰狞的怒吼道,随后带领着二三十个天道联盟强者向司马扬晨冲来。

    司马扬晨快速的调动着星辰之力,流转全身,令司马扬晨惊喜的是老化的皮肤竟然在瞬息间重新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生命力重新也变为旺盛,虽然发现这个意外的惊喜,不过司马扬晨脸上却不动声色。

    既然不受生命树枝诡异的影响,正好是利用这一点击杀众多强者的好机会。

    “小心,他们手中的生命树枝能够索取人的生命力,千万不要被树枝击中。”不远处,熊元大声的提醒着。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也不知道熊元是故意的还是反应迟钝,直到这一刻才说出生命树枝的可怕之处。

    幸好星辰之力能够克制这一点,不然的话司马扬晨说不定就听不到熊元的提醒了。

    没有时间想这么多,因为韩宇带领着众多强者已经冲了过来。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则平静淡然的直视着前方。

    熊元和巨力宗一方的强者吃惊迷茫的站在原地的司马扬晨,似乎是不明白听到了提醒的司马扬晨为什么还站在原地等死。

    “去死吧!”虽然也想不通司马扬晨一动不动的原因,但是韩宇等人怎么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目光残忍系狠辣,前方的十几根生命树枝率先抽打在司马扬晨的身上。

    忽然,司马扬晨平静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寒芒,手中的黑刀莫名剧烈的颤抖着。

    仿佛是在渴望着痛饮敌人的鲜血。

    “不好,快退!”韩宇脸色一变,怒吼着向后退去。

    “哼,晚了!”司马扬晨冷喝一声,手中的黑刀抬起横斩,浑然天成的动作从前方十几人的面前一闪即过。

    韩宇曾经刺杀过大宗派的掌门,对危险的预知绝对是惊人的。

    因此当捕捉到司马扬晨眼中一闪即使的寒芒后,顿时意识到不对劲,也在决裂

    司马扬晨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一席话,彻底的激怒了这群垂死挣扎的人,依旧缓缓向着韩宇等人逼近。

    “即使死也要杀了他。”韩宇面容狰狞,发狂的冲向司马扬晨。

    其他的天道联盟强者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气势汹汹的冲出。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停住了步伐,平静的目光直视前方,淡然的脸上在这一刻找不到任何一丝的波动。

    忽然,疯狂的韩宇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停住身体后竟然抓向其他天道联盟强者手中的生命树枝。

    谁能想到韩宇在这一刻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顿时十四根树枝落在了韩宇的手上。

    “混蛋,你在做什么?”

    “韩宇你疯了?”

    “快把生命树枝还给我们。”

    一个个天道联盟强者把疑惑不解的目光投在了韩宇的身上,甚至有人在大声的呵斥。

    看到这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一幕,司马扬晨也皱起了眉头。

    只见韩宇诡异一笑“与其我们都死在这里,还不如让我为你们报仇。”

    “不好他要融合生命树枝,快阻止他。”不远处的的熊元显然是看出了其中的玄机,惊慌着道。

    听到熊元的提醒,司马扬晨脸色大变,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屈腿一弹,整个人像是炮弹般冲了过去。

    十四个天道联盟的强者正在怒视着韩宇,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死神正在闪电般的逼近。

    韩宇正向前方,当然能看到飞速冲来的司马扬晨。

    只不过韩宇非但没有任何要提醒的意思,反而残忍冷血的笑着,整个人向着后方快速的退去。

    “给我站住!”看到韩宇退后,十几个天道联盟强者顿时慌了起来。

    没有了生命树枝,他们就像是老虎没有牙齿,变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

    司马扬晨怎么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先击杀了十几个天道联盟的强者再想办法去解决韩宇。

    伴随着一声声惨叫,没有了生命树枝的众多强者被司马扬晨轻松的一一斩杀。

    最后一人倒在血泊中后,司马扬晨脚步不停,速度反而再次提升,闪电般的冲向刚刚稳住身体的韩宇。

    “给我滚开!”

    面对气势汹汹冲来的司马扬晨,韩宇骤然间怒吼一声,身躯猛然间一震。

    轰的一声,从韩宇的体内竟然涌现了恐怖的元气,轻易把刚刚靠近的司马扬晨震飞了出去。

    司马扬晨踉跄的落在了几十米的地面上,神色痛苦,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随后,司马扬晨吃惊的望着远方的韩宇。

    这个家伙在刚才的瞬间竟然恢复了天人境的实力,难道韩宇已经找到了摆脱元气压制的方法。

    不对,韩宇浑身上下感觉不到一丝元气的波动,喘着粗气,一点也不像是摆脱了压制的模样。

    “快阻止他。”不远处,熊元惊慌的汗喊叫着。

    听到熊元的话,司马扬晨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

    司马扬晨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二傻子般,被人无情的戏耍着。

    当初只所以答应帮助熊元,正是因为司马扬晨觉得这个老人可怜,一时才冲动的答应了。

    现在看来,熊元非但不可怜,反而是非常的可恨。

    老谋深算,关键时候能狠下心来。

    这一次几乎牺牲了几千名巨力宗弟子,再加上前几天死去的众多青年。

    短短时间内,巨力宗中出现了上万名怨魂。

    这样心狠手辣的老人怎么能称得上可怜呢。

    忽然,司马扬晨心中一咯噔,熊元等人站在一旁看戏,让司马扬晨和天道联盟的众多强者硬拼。

    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按理说熊元不应该有任何的保留,应该聚集力量杀死外敌,而不是站在远处看戏。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深深的怀疑熊元正在暗中酝酿着某个可怕的阴谋。

    “小子,你在发什么楞,快点阻止韩宇啊?”熊元怒气冲冲的说。

    司马扬晨冷笑一声,淡淡的说“我现在身受重伤,暂时无法在攻击韩宇。”

    心中快速的做出了决定,先暂时的按兵不动,试探试探熊元的反应。

    “笨蛋,等韩宇融合了生命树枝后我们都要死。”熊元气急败坏的说,老脸上的神色在这一刻隐隐出现了一丝狰狞。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不已,直到这一刻熊元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

    幸好没有傻乎乎的去攻击韩宇,不然的话自己也会落得和韩宇一样的下场。

    “你们为什么不去,难道一个个都是木桩子吗?”司马扬晨冷笑的反驳着。

    “你……”熊元老脸铁青,显然是被司马扬晨的一番话气的不轻。

    一旁巨力宗一方的强者也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说“小子,你敢违抗熊力宗主的命令?”

    听到这样无情无义的威胁,司马扬晨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被人当枪使,当成二傻子戏耍,谁知道到头来却落得个这样过河拆桥的下场。

    “违抗又怎么样,老子不是巨力宗的人,和你们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谁他妈的敢命令我。”司马扬晨冷冷的说,丝毫没有给巨力宗宗主等人留任何的面子。

    “你小子找死。”巨力宗一方的强者被司马扬晨一番话给激怒了。

    熊元也冷着脸,双眼中闪烁着骇人的寒芒。

    “找死,哈哈!”司马扬晨悲凉的哈哈大笑,自己一番好意去帮助别人,到最后却落得个找死的下场。

    一张张丑陋的嘴脸,一句句断情绝义,让司马扬晨彻底的寒了心。

    司马扬晨目光注视着熊元等人,唯独一人却低下了头,此人正是大长老。

    “你们恐怕没有认清形势,现在不是我在找死,是你们在找死。”司马扬晨冷冷的抬起手臂,黑漆漆的黑刀无情的指向熊元等人。

    熊元等人顿时脸色大变,甚至有人开始惊惧的后退。

    在元气被限制的情况下,司马扬晨就相当于无敌的存在。

    毫不夸张的说,司马扬晨现在想要杀谁,谁都得死。

    这个时候,人群中大长老抬起头,神色悲凉苦涩的向前走去。

    “大长老,回来!”熊元双眼中闪过一丝怒气,怒声的说。

    大长老却充耳不闻,缓缓的来到司马扬晨的面前。

    “小子,你走吧,或许从一开始你就不应该留下。”大长老凄凉声音令人心酸,司马扬晨脸色在这一刻也不禁缓和了下来。

    同时脑海中响起了大长老在一开始所说的话,当时这个老人也曾经说让司马扬晨离开。

    可惜,最终司马扬晨选择留下来,事情这才演变成决裂的地步。

    大长老一定知道很多的事情。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正要开口询问,不过转眼一想司马扬晨摇着头放弃了心中的冲动。

    能够看出大长老对巨力宗非常的忠心,不然的也不会屈辱的下跪,司马扬晨明白就算是拿着生死来威胁,恐怕也无法从这个老人的嘴中问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你也离开吧,这里不适合你。”司马扬晨叹息着说。

    听到司马扬晨的话,大长老却摇摇头,声音凄凉的说“如果能离开的话我也不会留在这里了。”

    说完一番话,大长老默默的转过身,望着这个老人萧索凄凉的背影,司马扬晨不禁也沉默了。

    不一会,大长老重新回到了人群中,熊元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为难大长老。

    “小子,出手杀了韩宇,刚才的事情就当是过去了,而且事情结束后巨力宗少不了你的好处。”熊元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司马扬晨神色重新冷了下来,不咸不淡的说“熊宗主,难道你还不明白眼前的形势吗,我和你没有人任何的关系,所以没有人能够命令我。”

    “你……”熊元被司马扬晨顶撞的哑口无言。

    “哈哈,你们都要死。”忽然,远方响起了韩宇疯狂的声音。

    司马扬晨和熊元一方的人皆都脸色大变。

    双方只顾着争吵冲突,下意识的疏忽了正在融合了生命树枝的韩宇。

    而韩宇抓住了这个难得的好机会,趁机把十几根生命树枝融合在了一起。

    司马扬晨冷笑退到了远方,现在的事情已经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司马扬晨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继续和韩宇战斗。

    韩宇就留给熊元等人应付吧。

    下一刻,韩宇大步的冲来,首先忌惮的看了司马扬晨一眼。

    当看到司马扬晨故意退到远方表明立场的时候,能够明显的看出韩宇在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能够将一个天人境的强者吓成这幅模样,甚至在对方的心中留下了阴影,司马扬晨足以自傲。

    熊元等人脸色变得很难看,司马扬晨抽身离开,很清楚的表明了立场,司马扬晨不打算插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巨大碗口的笼罩下,司马扬晨几乎是无敌的存在,失去了司马扬晨,熊元等人就是一群弱小的蚂蚁,被肆意的践踏,毫无还手之力。

    “小子,你不是仙道宗的弟子吗,我没有资格命令你,它总该有吧。”说着,熊元从怀中一枚金色令牌。

    司马扬晨聚集目力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上面写着仙道宗宗主令五个大字,金光熠熠,颇有一番气势。

    这是宗主应雄的身份令牌。

    司马扬晨虽然在仙道宗中很少走动,但是宗主令是什么模样他还是见过的。

    熊元手中所拿着的这枚绝对是宗主令牌无疑。

    不读,宗主令牌和应雄一同消失了,好好的怎么落在了熊元的手上。

    救大长老

    “看到了吧,这是仙道宗的宗主令牌,相信它应该能命令你。”熊元自信满满的说。

    司马扬晨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怎么也想不通宗主令牌竟然落在了熊元的手上。

    难道熊元是无意中得到的?

    “仙道宗现在只有一个宗主,那就是我司马扬晨,至于前宗主早已经退位了。”虽然能确定是宗主令无疑,但是司马扬晨怎么会受到一个令牌的威胁。

    再像傻子一样被人当枪使,最后照样是被熊元一方的人过河拆桥。

    “你……”熊元显然没有想到司马扬晨这么的直接,竟然无视宗主令牌,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仙道宗的宗主。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熊元只要不是老糊涂就能明白司马扬晨的态度。

    宗主的身份令牌根本无法命令司马扬晨做任何的事情。

    熊元目光闪烁着寒芒,冷冷的说“小子,难道你想欺师灭祖吗。”

    “吓唬我?哈哈,我司马扬晨即使欺师灭祖又能怎么样,有种的过来杀我啊。”司马扬晨大笑着说,双眼中不乏讥讽的神色。

    说完,司马扬晨身躯挺拔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熊元过来。

    “哈哈,熊元宗主,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这个时候,韩宇大笑着冲来。

    司马扬晨冷眼旁观的态度让韩宇彻底的放下心来,毫无顾虑的去对付熊元一群人。

    “走!”熊元咬着牙,怒吼着命令着一众强者,众人向着远方退去。

    被司马扬晨打得没有脾气的韩宇,怎么会放过这个宣泄怒火的好机会,残忍的笑着冲向退后的一众强者。

    “想走,把命留下。”追上了熊元一行人后,韩宇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木棍,手腕粗细,正常木材的颜色,看起来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司马扬晨注意到这根棍子,心中暗想这必定是十几根生命树枝融合后的产物。

    下一刻,韩宇挥舞着手中的棍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灰败之气,熊元一行人的速度陡然间慢了下来。

    跌跌撞撞,生命力虚弱到极点,一行人的黑发瞬间变成了苍苍白发,皮肤上也变得皱巴巴,干枯的吓人。

    这根棍子抽取了他们大部分的生命力。

    想通了其中的奥妙,司马扬晨暗暗的心惊,棍子不愧是十几根生命树枝融合后的产物,光是抽取生命之力的速度令人惊骇。

    随后,司马扬晨收起了吃惊,重新恢复了淡然镇定的神色。

    棍子再诡异,也无法威胁到拥有星辰之力的司马扬晨。

    因此司马扬晨并不打算现在离去,而是站在原地亲眼看看熊元等人是如何的死去。

    “求求你,出手救救我们。”熊元有气无力的说,跌跌撞撞的步伐似乎下一刻会直接倒地不起。

    司马扬晨冷着脸,始终不为所动。

    “救救我们……”渐渐的,巨力宗一方的强者开始有人倒下,衰老的几乎成了一个人干,彻底的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韩宇紧追不舍,随着手中棍子不断的挥舞,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到最后仅仅剩下大长老和熊元两人勉强的支撑着。

    然而能够看出,两人支撑不了多久的时间,就会像其他一样被抽光生命之力,死在衰老中。

    当看到已经频临绝境大长老的时候,司马扬晨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忍的神色。

    正当司马扬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的时候,一旁的熊元竟然出手一掌重重的拍在了大长老的身上。

    大长老闷哼一声,早已经衰老到极限的身体向着后方飞去。

    “宗主,我欠你的已经还你了。”大长老苍凉的笑着,望着熊元的背影竟然没有一丝的怨恨,只有莫名的解脱。

    从熊元出手到大长老飞出去,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司马扬晨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给我住手,谁敢杀大长老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司马扬晨怒吼一声,向着还未落在地上的大长老冲去。

    韩宇正要顺手解决大长老,不过当听到司马扬晨的怒吼声,咬着牙从一旁绕过,继续向着熊元追去。

    就在大长老快要落在地上的时候,司马扬晨伸出双手及时的借住了大长老。

    低头一看,大长老气若游丝,脸上乃至全身的皮肤皱巴巴的,像是枯树皮般吓人。

    司马扬晨心情沉重,大长老几乎被韩宇手中棍子抽光了生命精华,再加上熊元的一掌,直接把大长老推向死亡的边缘。

    “你无需救我……我注定要死了。”大长老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仿佛在用枯败的身体最后一丝的力量,断断续续的说。

    司马扬晨摇摇头,双眼中闪过一丝自责的神色。

    刚才他完全有机会救大长老,然而出于对熊元的憎恨,司马扬晨下意识压制住了心中的冲动。

    这才一步步促使了大长老落到了这种境地。

    “呵呵,你无需自责,我早应该死去,只所以活下来正是为了偿还当初的恩情,现在一切都还清了,我也能安心的上路了。”大长老声音越来越低。

    司马脸色大变,能够感觉到大长老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正要朝着大长老身体中输入星辰之力的时候。

    忽然,大长老微微的摇摇头,阻止了司马扬晨的动作。

    “小子,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是不会说的,不过出于感谢我还是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能暴露自己身体中的秘密……”说着,大长老的声音戛然而止。

    感受着怀中的老人凄凉的离开这个世界,司马扬晨双眼泛红,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亲人般痛苦。

    虽然没有从大长老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虽然和大长老仅仅接触过一次,但是司马扬晨却有种想要的流泪的冲动。

    熊元,你该死!

    司马扬晨平静的可怕,轻轻的把大长老的尸体放在地上,随后司马扬晨转过身去。

    视线中的远方韩宇正在追杀熊元,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大步走去。

    “滚开!”韩宇挡在身前,司马扬晨却依旧冷着脸前冲,一拳朝着韩宇无情的轰出。

    韩宇惊呼一声,吓得连忙躲到了一旁,司马扬晨没有继续追杀韩宇,而是冷着脸继续朝着熊元冲去。

    “熊元,你这个丧尽天良的混蛋,我要亲手杀了你。”司马扬晨目光沉静,凌厉的抓向熊元的咽喉处。

    熊元惊慌的闪躲,疯狂的惊叫道“小子,你疯了。”

    “大长老为了你屈辱的下跪,为了你几乎付出了生命,而你却拿功阴毒来回报,即使到了临死那一刻,大长老仍然不愿意出卖你,像是这种人就算是死也赎不清浑身的罪恶。”

    司马扬晨声音越来越冷,到最后几乎是在用全身的力气嘶吼着出来。

    韩宇躲在一旁,感觉到司马扬晨冲天的愤怒,再也不敢靠近。

    熊元的丹田中元气被限制,无法发挥出天人境的实力,与不受影响的司马扬晨相比,就像是小孩和大人的区别。

    再加上熊元的生命精华被根子抽取了大部分,当然躲不过司马扬晨的一击。

    司马扬晨手死死的抓住了熊元的脖子,目光冰冷的他直接被熊元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