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0章 掩盖了地面原有的一切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7343字

    第230章掩盖了地面原有的一切身体悬空,呼吸困难,顿时熊元脸色涨红,无力的双手不断的挥舞着,似乎是想要把摆脱司马扬晨的手。

    “去死吧!”司马扬晨怒吼一声,手掌开始发力。

    就在这个时候,远方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不要杀我爷爷。”

    声音太熟悉了,司马扬晨脸色骤变,难以置信的转过身,真的是她。

    视线中,妞妞满脸清泪的望着这里,双眸中流露着怨恨的神色,仿佛把司马扬晨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熊元竟然是妞妞的爷爷,原来三人的关系是这样,怪不得妞妞能自如的在巨力宗出入。

    “放我我爷爷,不然我杀了你。”妞妞跌跌撞撞的跑来,冷着脸,双眼怨恨,死死盯着司马扬晨。

    不知为何,司马扬晨心中莫名的一痛。

    熊力,对不起,我恐怕要违背诺言了。

    司马扬晨咬着牙,虽然答应了熊力要保护好妞妞,但是熊元必须死,今天就算是熊力死而复生了也无法阻止这一切。

    “不想死的话给我滚开。”到了这一刻,司马扬晨不得不硬起心肠,厉声的喊道。

    妞妞俏脸上变了颜色,似乎没有想到司马扬晨回答的竟然是这样的绝情。

    “你要是敢杀我爷爷,我不会放过你的。”妞妞撕心裂肺的尖叫着。

    “那又如何,今天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我杀熊元。”司马扬晨冷冷的说。

    下一刻,伴随着咔嚓一声,熊元脆弱的脖子直接被司马扬晨无情的拗断了。

    “不……”妞妞凄厉的尖叫一声,直接昏迷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的眼中没有任何怜惜同情的神色,只有令人心寒的冰冷。

    不远处的韩宇彻底被司马扬晨无情的手段给吓到了,浑身哆嗦着向着远方冲去,显然是打算趁司马扬晨不注意的时候逃走。

    “韩宇,大长老的死你也有责任,熊元已经死了,现在就差你一个了。”韩宇刚刚冲出了十几米的距离,身后响起了司马扬晨冰冷的声音。

    韩宇浑身一颤,发疯般的冲向了远方。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冷笑着追了出去,眨眼间就追上了韩宇。

    韩宇虽然融合十几根生命树枝,但是元气依旧被压制着,因此他的速度比普通人快不了多少。

    司马扬晨的速度却不受任何的影响。

    骷髅头

    “去死!”眨眼间,司马扬晨追上了韩宇,一拳重重的轰在了韩宇的后背上。

    司马扬晨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从储物戒指取出黑刀,一刀刺穿了踉跄不稳韩宇的胸口。

    这致命的一刀轻易的刺穿了韩宇的心脏,司马扬晨冷喝一声,一脚狠狠的踹在韩宇的腰部。

    韩宇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像是炮弹般飞出,重重的落在了几十米远的地面上。

    一想到惨死的大长老,司马扬晨心中怒火冲天,骤然间迈动步伐,一脚重重的踩在倒在地上韩宇的丹田处。

    噗嗤一声,韩宇的丹田破裂,汹涌的元气四散逃去。

    自始至终,韩宇都没有反应,看样子在黑刀刺穿他心脏的时候已经死了。

    司马扬晨喘着粗气,握住黑刀手微微在发抖。

    大长老的死仿佛一把刀子般狠狠插在了司马扬晨的心中,每当想到这里,司马扬晨心中痛不欲生。

    过了一会,司马扬晨默默的来到大长老尸体的旁边。

    “巨力宗亏欠你太多太多,放心,我会把你葬在这里,让你亲眼看看巨力宗的人是如何赎罪。”司马扬晨沉声的说。

    随后,随后反手握住黑刀,狠狠插进了地面中,在手中旋转,切割着地面。

    司马扬晨机械似的重复着动作,仅仅过了一会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抱着大长老的尸体轻轻的放在其中,司马扬晨深深的看了这个老人一眼,随后亲手埋葬了大长老。

    司马扬晨没有竖立墓碑,甚至特意的把地面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如果不是知道的人,绝对不会想到下面竟然埋葬着一具尸体。

    只所以这么做,司马扬晨是担心有人会破坏大长老的尸体。

    “大长老,你好好在这里安息吧。”司马扬晨叹着气沉声的喃喃自语道。

    做完一切后,司马扬晨整了整神色,迈步正要前往妞妞昏迷的地方的时候。

    忽然,司马扬晨脸色大变。

    无意中司马扬晨发现熊元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一个死人竟然消失了,司马扬晨沉着脸仔细的回忆着刚才的一切。

    下一刻司马扬晨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细节。

    当时只是拗断了熊元的脖子,并没有刺穿熊元的心脏或者丹田,熊元很有可能没有死。

    对于一般武者来说拗断脖子绝对是必死无疑,然而熊元天人境的强者,能够活下来也不算太惊人。

    司马扬晨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从一开始击杀天道联盟强者的时候,司马扬晨不是刺穿对方的心脏就是砍掉脑袋。

    可惜当时只顾着追杀韩宇,忘记了这个足以致命的细节。

    太大意了!

    司马扬晨心中懊悔不已,让熊元逃走无疑是放虎归山,日后绝对会带来巨大的麻烦。

    很快,司马扬晨恢复了冷静。

    现在不是自责后悔的时候,关键是尽快的追上熊元,彻底抹杀日后可能成为巨大麻烦的人。

    正当司马扬晨想要追出去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

    司马扬晨惊疑抬头望去,黑色影子正在飞速的前冲,白色影子则在追。

    两道影子一追一逃,眨眼间落到了巨力宗的地面上。

    “哈哈,这个女孩不错,就让你当我的弟子吧,用不了多久一定能成为一位强者。”黑色影子哈哈的大笑,一道黑雾卷起妞妞。

    随后,手掌一挥,刺啦一声轻易的在虚空中撕裂出了一道长长的缝隙,随后黑色影子带着妞妞进入了裂缝中不见了踪影。

    白色影子刚刚冲到那里,裂缝迅速消失,空气中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该死,被这个家伙逃走了。”白色影子不甘心恨恨的说。

    “哪里逃。”忽然,白色影子脸色一变,快速望向左方。

    左方,司马扬晨发疯般的冲去,速度快到极点,眨眼间冲到了一排排房屋前。

    现在巨力宗中空无一人,只剩下司马扬晨和白色影子。

    刚才一瞬间,司马扬晨想救妞妞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再加上留下来的话绝对会成为白色影子攻击的目标。

    毕竟白色影子也属于天道联盟的人,傻乎乎的继续在留在这里的话,当然是死路一条。

    青色的碗是白色影子扔出的,司马扬晨没有指望白色影子也会被限制,所以趁机逃走是最明智的选择。

    “小子,速速跪下受死。”白色影子怒吼着说,完全语气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淡然飘逸。

    显然黑色影子的逃走让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

    司马扬晨咬着牙,疯狂的向着前方冲去。

    青色巨碗挡住了所有的去路,司马扬晨也只能打消从屋顶离开的念头。

    该死,这下子麻烦了。

    巨力宗的大门没有了踪影,通过空中离开的路也被堵死了,这一刻司马扬晨被逼到了绝境。

    “想从我的手上逃走,休想。”白色影子怒吼着追来。

    司马扬晨转过身,冷冷的说“是吗,黑色影子怎么逃走了,而且还带着一个人,这难道不是在打你的脸。”

    “找死!”白色影子暴怒冲向司马扬晨,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双眼冷静的巡视着四周。

    司马扬晨只所以激怒白色影子,正是为了趁白色影子失去理智的时候寻找逃脱的机会。

    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被白色影子接近的话必死无疑。

    咦,左上方被青色巨碗覆盖地方有一处巴掌宽的缝隙,虽然无法通过一个人通过,不过司马扬晨还是看到了一丝希望。

    咬着牙跳到了屋顶上,司马扬晨脸色凝重的前冲,身形快若闪电的来到了缝隙楚。

    深吸一口气,黑刀准确的插入了缝隙中。

    黑刀在手中快速的旋转,伴随着刺啦刺啦的声音缝隙在瞬息间扩张了一倍。

    司马扬晨心中一喜,来回的变换着位置,黑刀像是切割的利器,不断扩大着缝隙的宽度。

    “该死的小子,竟然敢破坏我的法宝,我让你万劫不复。”白色影子终于追来,怒吼着一掌拍向正在破坏缝隙的司马扬晨。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只要给他五分钟的时间,司马扬晨有自信把裂缝扩张到足够通过一个人的程度,可惜白色影子绝对不会给司马扬晨这个时间。

    凌厉掌风铺天盖地的袭来,几乎笼罩了方圆百米的范围,司马扬晨失去了躲避的机会。

    拼了!

    司马扬晨咬着牙,神色坚毅的放弃了闪躲,骤然间相抽出黑刀,向着后方狠狠的刺去。

    黑刀刚刚刺出了半米,就仿佛是陷入了泥潭中,几乎是寸步难行,司马扬晨神色痛苦,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黑刀啪嗒一声无力的掉落在屋顶上,司马扬晨身躯连连后退,一直重重的撞在了裂缝上这才稳住了身体。

    司马扬晨苦涩的笑了笑,正当他想要绝望的闭上双眼的时候,恐怖的掌风却在这一刻消失了。

    “哈哈,这把刀不错,归我了。”白色影子哈哈大笑,大手一抓,掉落在屋顶上的黑刀嗖的一声落在了他的手上。

    司马扬晨苦涩的望着黑刀落入了白色影子的手中,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黑刀,我的伙伴,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

    仿佛是听到了司马扬晨凄凉的声音,忽然黑刀剧烈的颤抖着,一股股黑气从黑刀的刀身中弥漫而出。

    一时间,黑雾中传出了鬼哭狼嚎的声音,惨叫,哭泣,哀嚎,种种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白色影子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被黑雾笼罩在了其中。

    下一刻,白色影子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什么东西,滚出我的灵魂中。”白色影子惊慌的嘶吼着。

    司马扬晨惊疑的站起身来,刚才掌风在关键时候消失了,司马扬晨身体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势。

    黑刀重新跌落在屋顶上,黑雾却没有任何要消散的意思,完全遮住了白色影子的踪迹。

    白色影子惨叫声不断,司马扬晨跌跌撞撞的捡起了黑刀,深吸一口气,惊疑的望着翻腾的黑雾。

    “这是怎么回事?”司马扬晨茫然的喃喃自语道。

    忽然,翻腾黑雾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骷髅头,白色人影也从其中露出了出来。

    然而白色人影模糊不清,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在虚空中。

    下一刻,在司马扬晨吃惊的目光下,骷髅张开嘴巴,向着白色影子咬去。

    “不!”白色影子不甘的尖叫着。

    骷髅头一口咬在白色影子上,眨眼间两口三口的把白色影子吞入了腹中。

    司马扬晨目瞪口呆,差点惊掉了下巴。

    白色影子的实力绝对称得上恐怖,即使天人境的熊元与之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现在却被一个骷髅头三口两口的吞入了腹中,司马扬晨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

    过了好大一会司马扬晨才反应了过来,仔细看了看四周,再也感觉不到白色影子的气息后司马扬晨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白色影子死的也算憋屈,竟然死在了一个骷髅头口中。”司马扬晨苦笑不得的摇摇头。

    本来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道却不可思议的度过了危机。

    骷髅头重新化作了黑雾,翻腾着进入了黑刀的刀身中。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没有时间想这么多,黑刀再次插入了缝隙中。

    黑刀在手中剧烈的旋转着,不断的扩大着裂缝,过了几分钟后裂缝扩大足够容纳一个人通过后,司马扬晨这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微微喘了几口气,司马扬晨迈步从扩大的缝隙通过,来到了外面广阔的世界中。

    来自地狱的手

    站在屋顶上,司马扬晨贪婪的深吸几口气,望着外面熟悉的街道,司马扬晨心中顿时升起了劫后余生的心情。

    说实在的能从白色影子的手上逃出来,司马扬晨非常的意外。

    毕竟白色影子太强大了,司马扬晨在他的面前极像是婴儿一样弱小。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低头望了一眼手中的黑刀,脸上不由的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记得黑刀中没有吸收这么强大的怨灵怨魂,骷髅头的强大似乎超越了白色影子。

    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轻易的吞噬了白色影子。

    当然最让司马扬晨感觉迷惑的是,骷髅头吞噬了白色影子竟然没有任何的变化。

    想了想,司马扬晨收起了凌乱的思绪,能活着离开巨力宗都算是运气逆天了,至于黑刀有没有变化就不重要了。

    这个时候,街道上响起了嘈杂的议论声,把司马扬晨从胡思乱想中惊醒了过来。

    司马扬晨苦笑的摇摇头,自己只顾着走神了,忘记了现在还站在屋顶上。

    刚好面向人来人往的大街,当然会引起许多人的注意力。

    巨力宗大门附近站了不少围观的人,这一刻也把注意力放在了司马扬晨的身上。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特意避开了拥挤的人群,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司马扬晨钻入了附近一条巷子中不见了踪影。

    过了不久后,司马扬晨又出现在距离巨力宗一里多的一条街道上。

    大街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把目光停留在司马扬晨的身上。

    司马扬晨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有认出来最好,正好趁这个机会离开天剑城,回到仙道宗。

    在巨力宗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司马扬晨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现在这种地步。

    天道联盟,巨力宗混战,司马扬晨一举杀死了二三十个天人境的强者,虽然在众多强者元气被彻底限制的情况下,但是要是传出来的话绝对算得上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可惜的是被老谋深算的熊元逃走了,日后必定会成为一个大麻烦。

    当然最让司马扬晨心中悔恨的是妞妞被黑色影子带走,毕竟曾经答应了熊力,本来打算带着妞妞回仙道宗,现在这个想法不得不落空了。

    算了,有机会再去寻找妞妞的下落。

    随后一想,黑色影子临走的时候说过要收妞妞为弟子,再加上黑色影子也算是熊元请来的救兵,所以暂时来说妞妞还是没有生命危险。

    司马扬晨整了整思绪,脸色重新恢复了淡然平静,迈步朝着天剑城城门的方向走去。

    临来的时候骑乘着灰鸟,不到一天时间就从仙道宗来到了天剑城,然而灰鸟不知所踪,司马扬晨不得不抓紧时间,寄望着能够尽快的回到仙道宗。

    城门处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人非常多,司马扬晨随着人潮朝着城外走去。

    当走到城门中间的时候,忽然一声声惨嚎声响起,空气的气氛顿时变得阴森压抑,令人觉得不寒而栗。

    顿时,城门处陷入了一片慌乱中,有的在寻找声音的来源处,胆小的人则在惊慌的逃跑。

    司马扬晨恰好处于中间的位置,一时间也无法冲出城门,更不要说退回城中。

    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嚎声不绝于耳,甚至越来越响亮清晰,地面上也在这一刻出现了微微的震动。

    司马扬晨望了望两边,不光城门出陷入了混乱中,天剑城中也是如此,大街上无数人惊慌的奔走,仿佛是大灾难降临般人人自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当司马扬晨皱着眉头思索这一切的时候,忽然天空中出现了四道强大的气息。

    下一刻,一声浑厚的声音从高空中落下。

    “所有人不要乱,我是天道联盟的巡察使,地狱之手马上要出现了,现在所有人撤出天剑城中,免得遭遇灭顶之灾。”

    听到这个声音,正在城门拥挤的人不约而同的向着城外冲去。

    司马扬晨也随着人群移动,快要走出城门口的时候,忽然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在耳边。

    司马扬晨脸色大变,低头一看,地面上竟然多了一双双腐烂的手。

    当抓住每个人的时候,腐烂的手会用力一拉,地面上一阵扭曲,犹如是水波荡漾,直接把地面上的人拉入了水波中不见了踪影。

    眨眼间的时间,刚才还拥挤不堪的城门处变得诡异的冷清。

    忽然,司马扬晨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右脚,低头一看,整个城门处地面上伸出了无数双腐烂的手。

    无情的拉扯着所有的人进入地面上。

    “鬼东西,给我去死。”城门处也有十几个造化境七重左右的武者,他们开始攻击地面上腐烂的手。

    司马扬晨目光冰冷,右脚用力的弹起,伴随着咔嚓一声,腐烂的手直接从地面中拉扯了出去。

    断裂处流出了黑色鲜血,能清晰的嗅到黑血所弥漫阵阵的恶臭。

    随后,腐烂的手无力的掉落在地面上。

    谁知道司马扬晨还未来得及松上一口气,左右脚同时被腐烂的手抓住,司马扬晨脸色大变,星辰之力骤然间充满全身,轻易的震开了腐烂的手。

    地面上伸出不计其数腐烂的手,即使天人境的强者也无法尽数消灭,而且很有可能被修活活的耗死。

    “大家随我一起上城墙。”司马扬晨快速的望了望四周,仅有十几个造化境的武者苦苦的支撑着,连忙高喊一声。

    “好!”十几个武者连忙向着司马扬晨靠拢。

    司马扬晨取出黑刀,正要带着众人杀上城墙,谁知道当黑刀出现的那一刻,附近的腐烂的手竟然颤抖着钻进了地面深处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一幕司马扬晨愣了愣,不过也没有想这么多,和十几个武者一同有惊无险的冲上了城墙上。

    城墙上,众人喘着粗气,唯独司马扬晨一人皱着眉头站在角落处思索着。

    “谢谢你仗义出手。”惊魂过后,十几个武者连忙过来道谢。

    司马扬晨回过神来,摇摇头,轻笑着说“无需多谢,大家也是互相帮助。”

    即使司马扬晨这样无所谓的态度,众人也是一脸感激的神色。

    “唉,没有想到这一次地狱之手的规模这么大,而且出现的这么突然。”一个中年武者叹着气说,双眼中闪过了清晰可见的恐惧。

    旁边一人也惊惧的说道“是啊,记得上一次出现是在三年前,爆发的时候天剑城中的人都提前出城了,到没有造成太大的危害,谁知道这一次来的毫无征兆,令人防不胜防。”

    听着两人的话,司马扬晨皱了皱眉头,忽然开口问道“地狱之手是什么东西,听你们的意思地狱之手似乎不止出现过一次。”

    “没有人知道地狱之手的来历和出现的原因。”中年武者解释着说。

    司马扬晨点点头,继续问道“地狱之手总共出现过几次?”

    中年武者陷入了回忆中,仿佛是想到了某种可怕的事情,声音发颤的说“算上这次总共出现过三次,不过前两次都没有伤亡,这次出现了太突然了,天剑城恐怕要死伤无数。”

    正当中年武者解释的时候,天剑城中响起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声音像雨点般密集。

    十几个武者浑身一颤,司马扬晨心情沉重,短短的时间内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生灵被腐烂的手夺取了生命。

    就在这个时候,城楼下响起了急促的呼吸声和凌乱的步伐,司马扬晨站在城楼边往下一看,竟然有上百人涌向城楼。

    上百人的出现一下子让城楼变得拥挤不堪,所幸天剑城的城墙建造的十分宽阔,别说是上百人,就算是容乃上千人也绝对不成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人登上了城墙,仅仅过了一会,原本空荡荡的城墙似乎变成了热闹繁华的街道,拥挤不堪。

    司马扬晨被挤到了一个角落处,至于和他一同登上城墙的十几个武者早已经失散了。

    下一刻,司马扬晨皱着眉头往下望去,不光天剑城中地面上伸出了不计其数腐烂的手,就连城外也是如此。

    密密麻麻恐怖的场景令人心惊,而且看情况短时间恐怖的场景是不会消失的。

    收回目光,司马扬晨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的神色。

    黑刀似乎能够驱散腐烂的手,但是司马扬晨又不敢肯定,万一黑刀不灵了就麻烦了。

    城墙上拥挤的人太多了,司马扬晨也放弃了下去试验黑刀作用的冲动。

    干脆老老实实的呆在城墙上,等待腐烂的手自动消失,到那个时候再离开也不迟。

    “小子,给我滚一边去。”正当司马扬晨做出决定后,耳边同时响起了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

    司马扬晨目光一冷,抬头望去,一个疤脸的中年人正在阴森站在距离司马扬晨一米多远的地方。

    城墙上人太多了,拥挤不堪,几乎是人挨着人,足够活动的空间非常的狭窄。

    “说话最好给我放尊重点,不然我让你好看。”被不计其数腐烂的手堵在了城墙上,司马扬晨也没有心情去和疤脸中年人争吵。

    谁知道,疤脸中年人却不依不饶。

    “杂种,难道还需要我重复一遍吗,给我……”疤脸中年人的话刚说了一半,司马扬晨面色冷酷的抬起手臂,一拳暴力的砸在中年人的胸口。

    中年人惨叫一声,向着城墙下落去。

    巨大手臂

    “不!”下一刻,城墙下响起了中年人惊恐的尖叫声,随后却戛然而止,显然是被腐烂的手拉进了地面中。

    司马扬晨面无表情,目光中甚至没有一丝的波动,周围也有不少人正在关注两人的争斗。

    当看到司马扬晨无情的把中年人轰飞到了城墙下,成为了腐手的食物,众人吓得连连后退,惊惧的目光甚至不敢看司马扬晨一眼。

    原本拥挤的身边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司马扬晨冷冷一笑,出手教训了中年人,到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

    腐手密密麻麻,像是草原上一望无际的杂草,几乎掩盖了地面原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