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2章 咆哮着轰出一拳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3本章字数:7271字

    第232章咆哮着轰出一拳这个时候,司马扬晨停了下来,命令翼鸟进入下方一片茂密的森上官中。

    当尾随而来的飞鸟队到达森上官上方的时候,司马扬晨早已经不知所踪。

    “他可能进入下方的森上官中了,一定要追上他。”飞鸟队总共二十五个人,说话是一个大胡子,四十多岁的年纪,浑身散发着凶悍的气息,似乎是飞鸟队领头的人物。

    得到大胡子的命令,所有人控制着身下的大鸟,进入了茂密的森上官中。

    咦,奇怪,这里的地面上竟然没有腐手?

    进入了森上官中后,司马扬晨目光惊奇的望着堆满了落叶的地面。

    方圆广阔的范围都被腐手所占据,这片森上官不知道隐藏着什么玄机,成为了附近唯一的净土。

    司马扬晨整了整神色,收回疑惑的目光,命令翼鸟藏身在一棵参天大树的顶端,而司马扬晨自己则躲在了灌木丛中。

    他只所以来到这里,正是为了借住森上官的特殊地形来限制飞鸟队,让整个飞鸟队葬身在森上官中。

    现阶段招惹天道联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前不久在巨力宗中所有知情人除了熊元、妞妞和黑色影子歪,剩余的人都死了。

    因此司马扬晨不用担心自己击杀天道联盟强者的事情传出去。

    谁知道翼鸟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让他不得不再一次的面对天道联盟,这一次同样要做到不留痕迹,避免给司马家和仙道宗带来可怕的灾难。

    当然司马扬晨非常的明白,正面战斗的话没有半点胜算,想要杀死二十五个不弱的敌人,必须合理的利用环境,逐一击破。

    过了一会,远方传来了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

    “这小子太狡诈了,竟然躲到了这里,害的我们不得不放弃寒冰鸟。”

    “哼,即使没有寒冰鸟又如何,光是我们两个杀了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随后,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声。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森上官范围非常的大,飞鸟队总共有二十五个人,想要寻找出司马扬晨的踪迹,势必会分散开来。

    而司马扬晨所等待的正是这样的机会,一一击破,把整支飞鸟队葬身在森上官中。

    两人边走边说,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个危险的人物正在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渐渐的,两人来到了司马扬晨所在的灌木丛周围,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目光中出奇的冷静,耐心的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

    两人说说笑笑,粗心大意的模样连身为对手的司马扬晨都觉得无语。

    好机会!

    当其中一人靠近灌木丛的时候,藏身在其中的司马扬晨目光一冷。

    骤然间司马扬晨像是伺机待伏的猎豹,无声无息的从灌木丛中冲出,黑刀划着漆黑阴森的光芒,无情的袭向距离最近的一个人。

    两人同时惊呼一声,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躲在灌木丛中偷袭,当黑刀降临的那一刻,再反应的时候已经是慢了半拍。

    翼鸟的叫声

    造化境五重的元气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司马扬晨面色冷酷,黑刀快如闪电,瞬间在虚空中一闪而过。

    下一刻,黑刀从左方一人的脖子上划过,头颅冲天而起,鲜血犹如泉涌般喷出。

    诡异的是无头身躯仍然保持着闪躲的姿势,没有任何要倒下的意思。

    右方的另一个人惊恐的望着身边的无头身躯,张嘴下意识的想要尖叫出来,司马扬晨步伐交错,身躯连连晃动。

    不可思议的出现在这个人的左方,蓄势待发的黑刀直直的刺出。

    黑刀无情的刺穿这个人的胸口,司马扬晨冷哼一声,步伐迈出,右手一抓,无情的拗断了这个人的脖子。

    缓缓的把两人的尸体拖进了灌木丛中,不露痕迹的隐藏起来,做完这一切后司马扬晨忍不住喘着粗气。

    瞬息间杀死了两个敌人,司马扬晨身心的消耗非常大,丹田中的星辰之力足足少了三分之二。

    幸好司马扬晨自身的恢复力惊人,所以也不至于担心星辰之力过分的消耗。

    司马扬晨喘了几口气,随后躲进了另一片灌木丛中,小心翼翼的收敛自身的气息,呼吸声也放到最轻。

    又过了一会,远方再次响起了脚步声。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双眼中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听脚步声这次来的绝对不止两人,之前能在瞬息间击杀两人也是靠着运气,要是运气糟糕的话,顶多能杀死一人。

    要是另外一人反应过来的话,势必会陷入艰苦的战斗,到时候会把整支飞鸟队都吸引过来。

    司马扬晨想逐一击破,当然不希望把森上官中其他人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

    "咦,前方好像有血腥味。"

    "难道是我们的人出事了?"

    忽然,远方凌乱的脚步声停顿了,下一刻传来了几个人惊疑的对话声。

    该死!

    听到几人的对话司马扬晨脸色狂变,之前掩盖两人尸体的时候司马扬晨自认为已经做得不留痕迹,谁知道最终还是疏忽了一个致命的细节。

    空气中的血腥味。

    司马扬晨暗暗的苦笑,血迹能想办法掩盖过去,然而味道无形无状,再加上血腥味异常的刺鼻明显,想要掩盖的不留痕迹太难了。

    下一刻,远方出现了三个人,清一色的造化境八重,不一会三人来到了司马扬晨之前躲过的灌木丛前。

    "血腥味是从里面传来的。"站在中间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只见他双眼死死盯着灌木丛,语气沉重的说。

    "难道是我们的人?"站在左边是一位青年,与司马扬晨年纪相仿,相貌平平。

    如果不是造化境八重的境界,浑身上下一处能引起别人注意力的地方。

    "我去通知首领,你们留在这里。"这个时候,站在右边的人开口说道。

    当看到身边两人点头同意的时候,这人转身向着远方快步的冲去。

    躲在不远处灌木丛的司马扬晨听到三人的对话后,心中不由的一沉。

    残留的血腥味彻底的打乱了司马扬晨逐一击破的计划,用不了多久,飞鸟队剩余的二十三人会聚集在这里,对于司马扬晨来说现在逃走是最明智的选择。

    三人中走了一人,现在正是脱身的好机会。

    司马扬晨没有迟疑,微微的抬了抬身躯,冷静的目光从灌木丛的缝隙中探出,仔细观察着两人的方位。

    之前距离近,再加上两人的麻痹大意,司马扬晨这才在瞬息间不可思议的完成了击杀两个敌人的壮举。

    一方面距离远,另一方面血腥味让两人心中警惕,再偷袭的话很难成功,顶多能重伤其中一人。

    到时候将面对两个造化境八重武者的攻击,司马扬晨没有信心能在两人的围攻中脱身。

    司马扬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中,想要脱身离开必须解决两人,不然的话修很被两人缠住无法脱身。

    必须想个办法将两人分开。

    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悄无声息的抓起了地面上一颗小石头,司马扬晨目光闪烁,手腕骤然间一弹。

    小石头无声无息的砸在了距离三四十米远的一棵大树上,嘭的一声惊醒了站在灌木丛前的两人。

    “有动静,你去看看。”中年人脸色一变,随后目光闪烁的冲着青年说道。

    “好!”青年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看到青年离开,司马扬晨暗松了一口气,随后悄悄的做好准备。

    只要能杀死中年人,剩下青年一人就容易脱身多了。

    飞鸟队的其他人马上要到来,时间刻不容缓,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脱身离开。

    “怎么样?”中年人高声问道,青年摇摇头,疑惑的回答道“没有任何情况,可能是树枝断裂的声音吧。”

    好机会!

    就当青年从远方走来的时候,躲在远方灌木丛的司马扬晨像是一只矫健的猎豹,无声无息的从灌木丛中窜出。

    中年人听到青年的话后,下意识的浑身一松,心中的警惕也放了下来,司马扬晨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中年人的背后。

    “小心!”快步走不远处走来的青年发现了司马扬晨,下意识的惊呼出来。

    可惜他的提醒已经为时已晚,中年人下意识的挪动着身躯。

    突然,背后处一阵剧烈的疼痛,中年人低头一看,胸前冒出了一个暗红色的刀尖。

    中年人瞳孔放大,喉咙一阵鼓动,发出了一声声怪异的声音,随后脑袋一歪没有了声息。

    司马扬晨爆喝一声,用力的拔出刺穿中年人心脏的黑刀,双腿交错,转身朝着反方向闪电般的冲去。

    望着中年人的身体缓缓倒在地上,青年彻底被吓傻了,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司马扬晨早已经逃得没有了踪影。

    “黄若,你怎么了?”这个时候,大胡子带领着飞鸟队的所有人终于来到了这里,刚好看到青年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大胡子疑惑的问道。

    下一刻,这个叫黄若的青年浑身一激灵,木然的脸上顿时爬满了恐惧。

    颤抖着双手指着不远处的地面上“他……他死而来。”

    “什么!”大胡子惊呼一声,顺着黄若手指向的方向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其余人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远处的地面上,中年人倒在了血泊中,一动不动,感觉不到丝毫的生命气息。

    “混蛋,这是谁干的?”大胡子露出了狂怒的神色,大步向前,恶狠狠的抓住了黄若的衣领,怒声的逼问道。

    黄若恐惧的颤抖着身体,哆哆嗦嗦的说“他……他是我们一直追杀的人。”

    “笨蛋,他人呢?”大胡子脸色铁青,愤怒的抓住了黄若的脖子,握的黄若脸色涨红,呼吸更是断断续续。

    “走、走了。”黄若艰难的从嘴中挤出了几个字。

    “笨蛋,你为什么不拦住他,难道你是眼睁睁的看着黄星被杀死,像你这种笨蛋只有死。”大胡子越说情绪越激动,到了最后神色狰狞的一用力,无情冷血的拗断了黄若的脖子。

    站在大胡子后方的众人被这一幕吓得浑身一颤,全都低下了头,一副惧怕的模样。

    “笨蛋,死不足惜。”大胡子冷冷的说道,随后像扔垃圾般直接把黄若的尸体给扔了出去。

    下一刻,大胡子转过身,突然脸上再次变了颜色“不对,黄鹤黄飞两人出事了。”

    众人惊疑的望向身边,仔细的数一下刚好二十一个人,算上刚刚死去的黄若两人,还差黄鹤黄飞两人。

    “首领,前方的灌木丛似乎有人。”忽然,一个人惊叫道。

    大胡子脸色难看,愤怒的咆哮着“笨蛋,既然知道有人还不去看。”

    “是!”这人也不敢有半句怨言,连忙迈步走进了灌木丛中。

    “是黄鹤黄飞,他们死了。”

    大胡子等人脸色大变,一时间全都冲进了灌木丛中。

    森上官某一处,司马扬晨站在一棵参天大树的顶端,抬头仰望着上空。

    透过茂盛枝叶的缝隙,司马扬晨隐约能看见森上官的上空。

    一群大鸟停滞在高空中,锐利目光在巡视在整片森上官。

    司马扬晨皱起了眉头,原本他想一口气逃出森上官,不过出于谨慎司马扬晨站在高处观察了一番。

    没有想到二十五只大鸟正在空中巡视,显然是飞鸟队的人为了防止司马扬晨偷偷溜走。

    司马扬晨干脆躲身在茂密的枝叶中,暂时放弃了离开森上官的打算。

    就在这个时候,森上官的某处响起了一声鸟类高亢的鸣叫声,司马扬晨意外发现

    不久后,司马扬晨在一处空地上停了下来。

    翼鸟声音正是从这个地方传出的,可是当司马扬晨来到这里的时候,翼鸟却不知所踪。

    一路上翼鸟的鸣叫声不断,司马扬晨这才顺着声音找到了最准确的位置,同时也能判断出翼鸟遭遇了危险。

    不然的话绝对不会一直鸣叫,叫声中能清晰听出惊慌惊惧的痕迹。

    空地的面积足有上千平方,司马扬晨来回的在空地中绕了几圈,虽然没有看到翼鸟,不过在空地最中间的位置感觉到了翼鸟残留的气息。

    通过这一点司马扬晨能够肯定,翼鸟的叫声正是从这片空地中传出。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观察着眼前的地面,忽然,司马扬晨不经意发现地面某一处正在微微出现了一丝波纹。

    就像是平静的水面上荡漾起了波纹。

    这个发现让司马扬晨大吃一惊,曾经在腐手覆盖的地面上,司马扬晨看到了同样的场景。

    假如这一幕是出现在外面,司马扬晨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吃惊,然而森上官中却看不到任何一只腐手,这才是让司马扬晨最奇怪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水波荡漾的地面中隐约传来了翼鸟的鸣叫声。

    翼鸟在地下!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心中明白了翼鸟发出惊慌叫声的原因,一定是被某种可怕的东西拉入了地面中。

    “小子,你果然在这里。”正当司马扬晨快速思考着如何救出翼鸟的时候,身后突然间响起了一个阴森的声音。

    司马扬晨非常平静,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意外和吃惊。

    之前翼鸟的声音传遍了整片森上官,把飞鸟队的人吸引过来一点也不足为奇。

    “狗杂种,杀了我们四个人,现在我就让你血债血偿。”当司马扬晨转过身后,大胡子阴厉的盯着司马扬晨,语气更是恶毒难听。

    司马扬晨目光冰冷,心中升起了一丝强烈的杀气。

    冷冷的望着对面二十一个人,司马扬晨心中没有丝毫的畏惧和退缩,只有迅速强烈的杀气。

    “胆敢辱骂我,死!”司马扬晨冷着脸,从绷紧的嘴巴中硬生生挤出了几个杀气腾腾的字。

    “哈哈!”大胡子等人哈哈大笑,一双双讥讽嘲笑的目光皆都落在了司马扬晨的身上。

    “马上我会让你们笑不出来。”司马扬晨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丝波动。

    “是吗,就凭你一个造化境五重的武者还敢在首领的面前大呼小叫,简直是不知死活。”

    “首领可是天人境的高手,杀死你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和他费什么话,杀了他替死去的四人报仇。”

    飞鸟队的众人对司马扬晨冷嘲热讽,、大胡子虽然阴笑不语,但是当听到手下说到天人境三个字的时候,目光中也不禁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

    望着一张张丑陋的嘴脸,司马扬晨异常的冷静,不经意的回头望了望水波荡漾的地面,目光中闪过了奇异的光芒。

    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司马扬晨淡淡的说“天人境强者又怎么样,前不久我在巨力宗中刚刚杀死了二十多个天人境强者。”

    司马扬晨的语气看似漫不经心,却让大胡子等人陷入了难以置信的震惊中。

    一个造化境五重的强者能击杀天人境的强者,大胡子等人血色湖泊

    沉入地面中后,司马扬晨视线中一片漆黑,能够感觉到身体在缓缓的下沉,然而古怪的是死死抓住双脚的手却消失了。

    “不知道地下是什么样的场景?”司马扬晨心中暗暗的猜测着。

    如果不是为了救翼鸟,司马扬晨还真不敢冒险的进入地底,毕竟地底是腐手的世界,凶险难料。

    “杂种,我要杀了你。”就在这个时候,漆黑的上方传来了大胡子的咆哮声。

    黑暗中,双眼虽然失去了作用,不过能通过声音和气息来判断出大胡子的准确的位置。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不已,被人用最恶毒的话辱骂,司马扬晨岂会轻易的放过大胡子,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大胡子永远的闭上令人厌恶的嘴巴。

    随后,司马扬晨屏住呼吸,收敛自身气息,耐心的等待大胡子降落到适合出手的位置。

    大胡子骂咧咧的,丝毫不知道死神正在暗中潜伏着,寻找时机给予大胡子致命的一击。

    “杂种,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日后还要灭了你的家族,灭了你所属的宗派……啊!”骂着骂着,大胡子忽然闷哼一声。

    “谁在偷袭我?”大胡子惊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气息凌乱,能够感觉出大胡子受了不轻的伤势。

    黑暗中,司马扬晨暗道一声可惜,虽然通过声音和气息判断出了大胡子的位置,然而大胡子毕竟是天人境的强者。

    强大的元气自动在体外布下了一层防御,司马扬晨一击固然轰破这层防御,但是力量减弱,同样没有能重创大胡子。

    “藏头露尾的家伙,给我滚出来。”

    司马扬晨心中冷笑不已,任由大胡子像个小丑般大呼小叫,心中没有一丝波动。

    现在正面面对大胡子没有任何的胜算,想要战胜天人境的强者,必须把境界提升到更高。

    所以现在与大胡子战斗无疑是自寻死路,冷静的司马扬晨当然不会冲动的做出这种不理智的选择。

    过了不久,大胡子的声音越来越弱,司马扬晨能够感觉到大胡子气息似乎朝着左方移动,而不是像司马扬晨一样下沉。

    司马心中闪过了一丝疑惑,地下世界似乎非常的不一般,被拉入了地面中的人却有着不同的移动路线。

    不过大胡子的远离也让司马扬晨松了一口气,现阶段不宜和大胡子正面对抗,日后等境界提升后再出这口怨气也不迟。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孤寂无声的黑暗中,司马扬晨的身躯在不快不慢的下沉,仿佛是坠入了一个无底洞中,永远也到不了尽头。

    正当司马扬晨平静的心出现一丝裂痕的时候,忽然,眼前出现了暗红色的光芒。

    虽然光芒暗淡,并不耀眼,然而由于长时间的身处在黑暗中,司马扬晨不舒服的闭上了双眼。

    过了足足一会,这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放眼望去,这是一个暗红色的世界,面积足有上万平方,司马扬晨刚好身处在暗红色世界的中心位置。

    视线在周围巡视,一座座几十米的山头仿佛是天然屏障,挡住了司马扬晨巡视的视线。

    不知道其他人落到了什么位置?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神色一动,迈步走上了一座山头上,站在高处朝着远方遥望。

    可惜暗红色世界地势太复杂了,到处是阻挡视线的山头树木,司马扬晨不得不暂时放弃找出其他人的想法。

    下一刻,司马扬晨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稍微的休息了一番,这才朝着前方走去。

    这次最重要的不是解决大胡子等人,而是救出翼鸟。

    当然四处走动的话很有可能遭遇大胡子,面对天人境的大胡子司马扬晨没有半点胜算,更何况还有二十个不弱的造化境敌人。

    最明智的选择当然是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借住复杂的地势一一的解决对手,然而翼鸟生死不明,司马扬晨也只能咬着牙冒险的在红色世界中寻找。

    过了一会,司马扬晨在一座红色的湖泊前停了下来。

    红色的湖水恍如是鲜血,粘稠浑浊,虽然嗅不到任何特殊的味道,但是司马扬晨仍然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湖面上波纹荡漾,一只只腐烂的手漂浮在上面,司马扬晨只所以停住了步伐正是因为看到这一幕。

    天剑城附近惊人范围被不计其数的腐手所占据,因此司马扬晨对手非常的敏感。

    当星核爆炸

    司马扬晨脸色狂变,造化境六重

    大胡子满脸惊疑的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山头的边缘位置这才停住了步伐,显然是被司马扬晨古怪的态度给弄迷糊了。

    “小子,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大胡子惊疑的双眼来回在山头上巡视,似乎是在警惕着什么。

    司马扬晨一愣,随后心中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丹田中残留的天人境能量必须彻底的释放出去,才能避免爆体而亡的凄惨,司马扬晨后悔没有留下来与大手战斗。

    谁知道这个时候,大胡子却像救星般出现,让司马扬晨看到了释放体内狂暴能量的希望。

    然而司马扬晨所展现的急切态度让大胡子觉得不对劲,恐怕是在以为司马扬晨在山头上设下了陷阱,这才表现的异常的紧张。

    “好笑,对付你还不值得我设下陷阱。”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随后冷冷的嘲讽着。

    司马扬晨生怕大胡子因为谨慎的原因逃走,故意的出言来激怒大胡子。

    果然,大胡子被激怒了。

    “好小子,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天人境强者的厉害。”大胡子神色狰狞的咆哮一声,蹬蹬瞪迈起大步,像一头发狂的妖兽,气势暴虐的向着司马扬晨冲来。

    看到大胡子冲来,司马扬晨脸上非但没有一丝畏惧,反而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只有战斗才能释放出丹田中残留的天人境星辰之力,现在大胡子绝对称得上是司马扬晨的救星。

    快速的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咬着牙,脸色痛苦的聚集着丹田中狂暴的星辰之力。

    瞬息间,气势汹汹的大胡子冲到了司马扬晨的面前,粗壮的手臂挽起,肌肉清晰浮现,青筋像是树根般纵横交错。

    下一刻,大胡子咆哮着轰出一拳,凌厉的拳风轻易的撕裂了空气,天人境的气势和元气在这一拳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由此也能看出,大胡子是动了真怒。

    这一拳威力强悍无比,然而司马扬晨非但不害怕,反而非常期待大胡子能够展现出最强的攻击。

    不然的话丹田中狂暴的星辰之力很难消耗一空。

    “来得好!”司马扬晨爆喝一声,不避不闪,抬起一拳直接迎了上去。

    造化境五重和天人境强者硬碰硬,只要脑子稍微正常点的武者都能判断出谁强谁弱。

    大胡子显然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只见他目光涌现着强大的自信,浑身气势在这一刻暴涨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