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4章 轻声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4本章字数:7801字

    第234章轻声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司马扬晨愣了愣,心中一动,目光望向下方,刚好看到翼鸟用一双渴望的目光正在遥望着司马扬晨。

    咦,等等,翼鸟的真正目的改不是为了这根柱子上的鸟类图案吧?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连忙高声冲着翼鸟喊道“这上面的图案对你有好处?”

    果然,翼鸟兴奋的点点头,目光中的渴望也更加的浓郁。

    “我该怎么做,难道要破坏这根柱子?”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随后继续问道。

    下方的翼鸟再次兴奋的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

    到现在司马扬晨才恍然大悟,翼鸟无法破坏柱子,这才指引司马扬晨来到了这里。

    不知道破坏柱子上的图案后,翼鸟能够得到怎么样的好处。

    司马扬晨心中暗想,随后迈步来到了这根柱子前。

    深吸一口气,目光直视,陡然间爆喝一声,司马扬晨一记翻天掌重重的拍在了红色柱子上。

    谁知道柱子的坚硬程度远远出乎了司马扬晨的预料,威力不俗的一掌非但没有让柱子有丝毫的晃动,司马扬晨反而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冲击的连连后退。

    直到高台的边缘位置这才勉强的稳住了身体。

    强忍着内心中的吃惊,司马扬晨表情凝重,再次来到了这根雕刻着鸟类图案的红色柱子前。

    取出黑刀,司马扬晨冷喝一声,一刀闪电般的斩在了柱子表面。

    下一刻,伴随着激烈的碰撞声,司马扬晨脸色狂变,身躯如中雷击般连连后退,黑刀更是脱手而出,落到了高台的下方。

    这一次反震的力道更加的骇人,为了避免受伤,司马扬晨没有刻意的去抵抗反震力,任由身躯后退,直到落在了高台下这才稳住了身躯。

    司马扬晨脸色发白,嘴角更是溢出了一丝血迹。

    仅仅是反震力就能震伤一个造化境六重的武者,这根红色柱子的坚硬程度远远超出了司马扬晨的想象。

    这个时候,翼鸟来到了司马扬晨的身边,鸣叫声中夹杂着一丝着急,似乎又在传达着什么信息。

    可惜不通鸟类语言的司马扬晨弄不清翼鸟到底想要表达的意思。

    苦笑的摇摇头,司马扬晨深感语言不通的障碍,假如翼鸟能口吐人言的话,也不至于这么费劲了。

    “你在下面等我,我再去试试。”司马扬晨骨子里是个不服输的人,现在被一根柱子弄得狼狈不堪,司马扬晨岂能够轻易的放弃。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破坏这根柱子。

    纵身一跃,司马扬晨再次落到了高台上,目光坚毅,迈步来到了这根雕刻着鸟类图案的柱子前。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运起体丹田中澎湃的星辰之力,正要一拳轰向红色珠子。

    忽然,红色柱子上的鸟类图案猛然间变得清晰无比,不时会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上面雕刻的鸟类栩栩如生,仿佛将要活过来一般,即使目光中也蕴含着不可思议的神采。

    司马扬晨惊疑不定,出于谨慎后退到了高台边缘,目光死死盯着这根出现了不可思议变异的红色柱子。

    随着时间推移,鸟类图案渐渐多了一丝生机,最令人吃惊的是它的翅膀在微微的颤动着。

    捕捉到这个细节,司马扬晨怎么也无法压制自己内心中的震惊。

    雕像竟然活了过来,如果这一幕不是发生在眼前,谁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这个时候,下方响起了急促的气流声,司马扬晨回头一看,翼鸟竟然飞了上来。

    没有落在高台上,而是直接扑向红色柱子。

    司马扬晨愣了愣,心中正要提醒翼鸟暂时不要上前,不过一想到翼鸟可能早已经知道神秘图案的来历,所以也没有出言阻止。

    翼鸟尖尖的嘴巴狠狠的啄向鸟类图案,就在这个时候,红色柱子上的鸟类图案目光中突然间闪过了一丝冷厉的光芒。

    一股威严的气息从红色柱子中散发而出,迅速占据在高台上的每一寸空间。

    司马扬晨心中大惊,红色柱子上的鸟类图案真的要苏醒了。

    “翼鸟,快回来。”司马扬晨着急的高喊着。

    翼鸟充耳不闻的啄向鸟类图案的心脏位置,司马扬晨也来不及去阻止。

    轰轰轰!

    就在这个时候,以红色柱子为中心,散发着阵阵强烈的波动,转瞬间波动增强到惊人程度,犹如是雷声滚动。

    惊天动地,声势骇人。

    司马扬晨脸色狂变,骤然间迈动步伐,身躯在强烈的波动中缓慢无比,当他快要冲到红色柱子前的时候,翼鸟惨叫一声,浑身飘洒着鲜血,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了了出去。

    “翼鸟!”司马扬晨呲目欲裂,前冲的身躯一顿,骤然间改变方向,双手闪电般的抓住了翼鸟。

    好强的力量!

    翼鸟倒飞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减缓,直接把司马扬晨也带飞了出去。

    司马扬晨咬着牙,目光坚定,死死的抓住翼鸟不放手。

    下一刻,一人一鸟朝着高台下落去。

    当快要落在地面上的那一刻,司马扬晨抱住翼鸟,踉跄的落在地面上。

    连忙稳住了身体,随后把翼鸟放在了地上。

    司马扬晨低头一看,脸色沉重。

    翼鸟气息虚弱,奄奄一息,情况比上一次还要严重,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翼鸟必死无疑。

    该死!

    司马扬晨咬着牙,目光冰冷的抬头望向了高台。

    心中同时悔恨不已,早知道在血战到底

    红色大鸟目光冷厉,身躯中散发着骇人的杀机,像是一根迸射而出的利箭般冲了司马扬晨。

    司马扬晨脸色沉静,面对红色鸟类的突然袭击没有丝毫的慌乱。

    身躯一纵,司马扬晨绕到了一根红色柱子的后面,红色大鸟前冲的势头一顿。

    改变了方向,从一侧绕过继续攻击司马扬晨。

    注意到这个细节后,司马扬晨心中一动。

    之前红色大鸟曾经说过了祭坛两个字,红色柱子的作用恐怕是整座祭坛的核心。

    冷静的司马扬晨立刻想到了对付红色大鸟的办法。

    利用祭坛上的九十九根柱子与之周旋,然后再寻找破坏破坏那一根红色柱子的机会。

    下一刻,司马扬晨再次迈步,闪电般的来到了另一根柱子的后面。

    “混蛋小子,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有种的话出来与我一战。”红色大鸟用尖锐嘲讽的声音希望能激怒司马扬晨,而司马扬晨充耳不闻,目光中甚至没有一丝波动。

    红色大鸟显然不想破坏祭坛上的一根根柱子,司马扬晨利用这一点,躲过红色大鸟一次次的攻击。

    不知不觉中,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耐心的司马扬晨终于靠近了红色大鸟所出现的那根柱子。

    “小子,你敢!”似乎是明白了司马扬晨的意图,红色大鸟顿时变得惊慌无比,灭天掌

    “哈哈,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这只畜生如何杀死我。”司马扬晨哈哈大笑,目光中熊熊的战意也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

    黑刀紧握在手中,司马扬晨不退反冲,毫无畏惧的迎向俯冲而来的红色大鸟。

    噗噗噗!

    突然,俯冲的红色大鸟张开嘴巴,一根根利箭从嘴巴中迸射而出,同时速度不减,尾随在利箭的后面,一同冲向司马扬晨。

    司马扬晨骤然间停住了步伐,虽然决定了要拼命,但是司马扬晨没有丧失理智,整个人反而平常的时候还要冷静。

    之前只所以能够在红色大鸟的攻击下活下来,主要靠着强悍的体魄,要是换成一般武者的话,早就在红色大鸟的攻击下粉身碎骨了。

    必须要利用自己的体魄,最好能在临死的时候给予红色大鸟致命的一击。

    司马扬晨敢硬抗红色大鸟的利爪攻击,但是绝对不能被红色利箭击中。

    挨了红色利箭无法攻击远方的红色大鸟,也只有近身肉搏战才有机会重创红色大鸟。

    迅速做出决定后,司马扬晨扬起黑刀,身躯像是绷紧的弹簧般骤然间弹出,目光无所畏惧的迎向一根根红色利箭。

    当气势汹汹的红色利箭距离司马扬晨只有一米的时候,手中的黑刀一横,从左至右骤然间斩出。

    看到这一幕,红色大鸟目光中露出了嘲讽的神色,似乎在嘲笑司马扬晨的自不量力,妄图一击挡住所有的红色利箭。

    忽然,司马扬晨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紧握着黑刀的手放开,身躯不可思议的扭动着。

    伴随着一阵激烈的碰撞声,红色利箭绝大部分撞在了黑刀上,恐怖的力道直接将黑刀撞飞了出去,司马扬晨一矮身轻易避过了从头顶飞过的黑刀。

    趁着这个机会,司马扬晨闪电般的前冲,而红色大鸟还处于吃惊的状态下。

    红色大鸟显然做梦也没有想到,司马扬晨会用舍弃黑刀的方法来化解利箭的攻击。

    司马扬晨当然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前冲中双腿重重的一踩地面,借住惊人的反弹力,整个人一跃而起,冲到了半空中。

    “畜生,去死吧。”司马扬晨一掌重重的拍向刚刚反应过来的红色大鸟。

    红色大鸟眼中出现了一丝慌乱,不过很快被冷厉的寒芒所占据。

    翅膀的用力快速的扇动,一股惊人气流以红色大鸟为中心,向着前方吹来。

    司马扬晨拍出的一掌在急速的气流中,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红色大鸟趁机向着后方飞去,再次拉开了与司马扬晨的距离。

    司马扬晨咬着牙,手臂中汇聚了丹田中三分之二的星辰之力,轻易的轰散了急促的气流,继续朝着红色大鸟追去。

    好不容易占据了一点上风,司马扬晨当然不会给红色大鸟丝毫的喘息之机,争取一举重创红色大鸟,或许还有活着离开的可能。

    “找死!”被司马扬晨逼得如此狼狈,倍感屈辱的红色大鸟陷入了发狂的状态中。

    下一刻,竟然放弃了继续后退,翅膀一扇,一双利爪无情的抓向冲过来的司马扬晨。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司马扬晨闷哼一声,身躯像是炮弹般倒飞了出去。

    红色大鸟同样不好受,利爪弯曲,显然是被司马扬晨暴力的一掌给折断了。

    “我要撕碎你。”红色大鸟狂吼着飞来,尖尖的嘴张开,疯狂的喷吐着红色利箭。

    在碰撞中受到了重创的司马扬晨已经是强弩之末,连稳住身体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去闪躲一根根致命的利箭暗。

    这次恐怕真的要死了。

    清晰的感觉到死神的逼近,司马扬晨目光中没有一丝的恐惧,只有苦涩。

    实力不济被杀死怨不得别人,要怨只能怨自己的实力提升的太慢。

    不然的话形势会逆转,被逼入死亡绝境就不会是司马扬晨,而是红色大鸟。

    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本乳白色的书籍,书页自动翻到了再次领悟

    街道上一间普通的房间中,司马扬晨躲在其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双眼中流露着浓郁的痛苦。

    灭天掌的威力绝对能称得上恐怖,然而拥有恐怖威力的同时也给司马扬晨带来了惊人的反噬。

    即使司马扬晨的体魄经过两次元气的强化,与某些王兽相比也丝毫不差,但是也禁受不住如此强的反噬。

    体内、丹田受到非常严重的损伤,掌心刚刚打通的那条特殊纹络也变得模糊不清。

    这正是司马扬晨放弃追杀红色大鸟的原因,继续留下来的话非但无法杀死红色大鸟,反而可能将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

    再说刚才别看一掌拍飞了红色大鸟,然而圣兽其岂是那么容易能够杀死,灭天掌顶多伤到了红色大鸟。

    当体内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一点后,司马扬晨转过身去,目光落在了房间中唯一的一张桌子上。

    望着重伤昏死,一动不动的躺在长长桌子上的翼鸟,司马扬晨眉头紧皱,心情沉重。

    让翼鸟非常感兴趣的红色柱子已经被司马扬晨破坏,可惜翼鸟的糟糕情况依旧没有丝毫的好转。

    现在司马扬晨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翼鸟一步步的走向死亡的深渊,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下一刻,司马扬晨收回目光,一脸忧虑的叹着气。

    要是人类的话,司马扬晨到有救治的办法,但是司马扬晨从来没有给兽类疗伤的经历。

    想着想着,司马扬晨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丝亮光。

    星辰之力对人类武者有效,说不定对兽类也照样能够起到神奇的作用。

    想到这一点,司马扬晨心中的激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随后,当心完全平静下来的时候,司马扬晨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手贴在翼鸟光滑的羽毛上。

    调动体内的星辰之力,试探着进入了翼鸟的体内。

    下一刻,司马扬晨惊喜的发现,星辰之力正在修复翼鸟体内的严重伤势。

    确定星辰之力有用后,司马扬晨再无顾忌,开始加大星辰之力的注入,眨眼间后,体内恢复了三分之一的星辰之力几乎全都涌进了翼鸟的体内。

    司马扬晨疲惫不堪的甩了甩头,贴在翼鸟羽毛上的双手也收了回来。

    奄奄一息的翼鸟气息一点点增强,司马扬晨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保住了翼鸟的生命。

    放下心来的司马扬晨盘膝坐在床上,控制着两颗星核来恢复丹田中几乎消耗一空的星辰之力。

    半个时辰后,丹田星辰之力恢复到造化境六重的程度,司马扬晨轻吐一口气,这才控制着星核停止释放星辰之力。

    下一刻,司马扬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翼鸟气息逐渐的在增强,不过暂时还没有苏醒。

    司马扬晨想了想,决定等待翼鸟苏醒后再离开这个房屋,这样也能避免遭遇疯狂的红色大鸟。

    坐在床上无所事事的司马扬晨低头望着手掌,聚集心神盯着拇指和食指之间的那条模糊的纹络。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脑海中闪过了灭天掌的记忆。

    仔细的琢磨着其中的奥妙,司马扬晨突然露出了一丝苦笑。

    怪不得一掌拍飞红色大鸟后会承受这么强的反噬,原来自己只打通了特殊纹络,强者云集

    随后,司马扬晨顺着翼鸟飞去的方向追去。

    翼鸟一苏醒就像是发疯般冲出房间,最让司马扬晨惊疑的是翼鸟飞去的方向是城西,祭坛所在的方位。

    或许翼鸟目的是为了祭坛。

    一想到祭坛司马扬晨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忌惮的神色,红色大鸟在司马扬晨的手上吃了大亏,要是再次遭遇的话绝对是不死不休。

    即使领悟了灭天掌的赌约

    “司马扬晨,等会帮我一个小忙,至于你和闪龙之前的恩怨就交给我处理。”奕永元低声的说。

    司马扬晨一愣,随后点点头说“好。”

    听到司马扬晨答应,奕永元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要出现了,大家准备!”忽然,不远处响起了鹤发老者凝重的声音。

    十几个强者不约而同的聚集到鹤发老者的身边,司马扬晨原本不想去,不过被奕永元拉着,也不得来到众人的身边。

    啪嗒啪嗒,忽然祭坛上响起了奇异的响声,司马扬晨好奇疑惑的抬起头,正要看看是何种东西所发出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鹤发老者低吼一声“出来了,动手!”

    鹤发老者的话音刚刚落下,所有人飞到了半空中,停留在与祭坛表面平行的位置。

    唯独司马扬晨和众多强者中唯一的青年留在了祭坛下。

    司马扬晨皱着眉头朝着祭坛上望去,一根根唤灵柱的表面渗出点点鲜血,最后汇聚成血滴滴落在祭坛的表面。

    啪嗒啪嗒的声音正是血滴所造成的。

    “三十五,六十八,七十三,九十六!”突然,鹤发老者说出了四个数字,身边的众多强者在随后飞身落在了祭坛上。

    鹤发老者却留在了半空中,表情严肃凝重,锐利的目光紧盯着祭坛上。

    除了鹤发老者外,总共有十二人落在了祭坛上,而这十二人分成了四个小组,每个小组占据了一个方位。

    “动手!”

    远方的鹤发老者一声令下,四个小组的强者开始攻击面前的唤灵柱。

    司马扬晨心中一动,渐渐明白了鹤发老者所说的四个数字的含义。

    每个数字代表着一根唤灵柱,而四个数字正是四个小组正在攻击唤灵柱的方位。

    虽然司马扬晨不明白鹤发老者等人的最终目的,但是司马扬晨能够肯定,绝对不可能仅仅是为了破坏唤灵柱而来。

    说不定祭坛上还隐藏着未知的惊人秘密。

    正当司马扬晨暗暗思索的时候,鹤发老者所说的四根唤灵柱同时碎裂,断裂在祭坛上。

    “十,三十,五十,七十!”鹤发老者凝重的声音再次响起。

    四个小组的强者变幻位置,开始破坏鹤发老者所说的四根唤灵柱。

    过了一会,这四根唤灵柱被成功破坏。

    司马扬晨目光紧盯着祭坛上断裂的一根根唤灵柱,上一次他撞坏了一根唤灵柱。

    仅仅过了不久,那根唤灵柱再次完好无损的恢复了原状。

    不知道现在被破坏的唤灵柱还能不能复原。

    “还有最后一次,诸位要打起精神。”鹤发老者低喝道。

    祭坛上十二个强者都在微微的喘着气,显然消耗非常的大。

    “十五,五十五,八十五,九十九!”

    鹤发老者的声音刚刚落下,十二个强者再次分为四个小组,开始破坏着四根唤灵柱。

    仅仅过了一会,四根唤灵柱断裂在祭坛上。

    轰隆轰隆!

    忽然,伴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剩下八十七根唤灵柱没入了祭坛的表面,很快不见了踪影。

    甚至连断裂的唤灵柱也随之消失。

    司马扬晨脸色一变,所有的唤灵柱都消失了,翼鸟图案的那根唤灵柱当然也不例外。

    鹤发老者落在祭坛上,十二个强者也聚集在祭坛的中间。

    每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激动兴奋的神色,仿佛是得到了某种至宝。

    站在祭坛下的司马扬晨虽然能看见众人的神色,但是由于角度的关系看不到祭坛表面上的细节。

    司马扬晨犹豫了一下,随后飞到了半空中,停留在与祭坛平行的位置,目光朝着前方望去。

    鹤发老者等诸位强者围成一个圈,皆都低着头望着脚下。

    “这座祭坛中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每当祭坛上的唤灵柱被破坏,会出现惊人的好处。”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清淡的声音。

    司马扬晨诧异的扭过头,与他一同留在祭坛下的青年不知何时也上升到半空中。

    “既然有好处天道联盟为什么要邀请他们?”司马扬晨奇怪的说。

    青年摇头苦笑“邀请?他们爱惜面子当然会说是邀请,实际上是命令,祭坛上的好处也仅仅是天道联盟施舍的。”

    听到青年的话,司马扬晨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这一刻,心中的骇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能命令这么多的老妖怪,无法想象,天道联盟到底拥有着多么恐怖的能量。

    “记住,天玄大陆是天道联盟的领地,再强的人也无法摆脱天道联盟的掌控。”青年语气沉重,声音中说不出的凄凉。

    司马扬晨心情同样沉重,今天他算是彻底的了解了天道联盟的恐怖。

    “你们两个下来。”忽然,祭坛上传来了鹤发老者的声音。

    青年和回过神来的司马扬晨彼此对视一眼,随后朝着祭坛落去。

    当两人落在祭坛上后,鹤发老者微笑的冲两人点点头,随后目光挪移到了奕永元的身上。

    “原本这件事情我本不应该插手,不过你们既然已经决定了要用武力来解决,不知道能不能听听我的建议。”鹤发老者笑着说。

    司马扬晨疑惑的望去,奕永元冷着脸,双目中怒气冲冲,似乎之前与某个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当听到了鹤发老者的话后,奕永元脸色缓和,点点头说“请讲。”

    鹤发老者微笑不语,随后目光望向站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黑脸老者“不知鲁能鲁老弟意下如何?”

    黑脸老者鲁能冷着脸,狠狠的瞪了瞪不远处的奕永元。

    奕永元冷哼一声,用同样冰冷来回应鲁能不善的目光。

    “希望你能说出一个好办法,不然的话该有人血洒祭坛了。”黑脸老者冷冷的说。

    “是吗,血洒祭坛的人说不定正是你。”奕永元冷笑着说。

    看着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大有大打出手的趋势,鹤发老者露出了一丝苦笑。

    “两位听我说完行不行?”

    奕永元和鲁能收回敌视彼此的目光,同时点点头。

    “这两个青年是你们弟子吧,我看不如让他们一决胜负,决定那东西的归属。”鹤发老者缓缓的说。

    司马扬晨心中一咯噔,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奕永元的弟子,而且还要替奕永元出战。

    正当司马扬晨想要解释的时候,忽然脑海中闪过了奕永元前不久的说过的话。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要我帮一个小忙。

    这哪是小忙,简直是大麻烦。

    司马扬晨苦笑的摇摇头,这可是自己亲口答应的,现在在反悔得不偿失。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奕永元似乎早已经知道鹤发老者的办法,当鹤发老者的话音落下,他直接开口答应。

    鲁能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最后咬着牙,也答应了下来。

    “既然你们两个都同意了,那么现在就让这两个青年决定那东西的归属。”鹤发老者微笑的说,随后转身面向司马扬晨两人。

    青年点点头,随后走向祭坛的左边。

    司马扬晨心中苦笑,但是到了这一刻也只能代替奕永元出战。

    深吸一口气,司马扬晨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淡然,迈步走向了祭坛的另外一边。

    “鲁前!”青年淡淡一笑,轻声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司马扬晨!”司马扬晨淡淡的回应着。

    鹤发老者等人皆都退到了祭坛的边缘,给司马扬晨两人腾出了足够的空间来战斗。

    “开始吧。”对面的鲁前神色一正,收起了淡然,声音也变得凝重起来。

    司马扬晨点点头,表情严肃,身躯骤然间绷紧,丹田中的星辰之力在悄然间散布在全身,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好准备。

    鲁前的境界司马扬晨同样看不透,不过司马扬晨隐隐感觉鲁前的境界应该还在造化境。

    只所以看不透他的境界,很有可能是鲁前使用了某种隐藏境界的能力,这才造成了高深莫测的效果。

    忽然,鲁前迈着步子,从祭坛的一变冲来。

    鲁前的速度并不快,然而浑身气势随着一步步的迈出而增强。

    当距离司马扬晨只有三四米远的时候,鲁前的气势攀升到造化境八重的程度。

    感应到鲁前的气势强度,奕永元微微皱起了眉头,一旁的鲁能却露出了兴奋的笑容,随后挑衅似的望了奕永元一眼。

    奕永元忽然露出了莫名的笑容,淡淡的说“我的弟子擅长越级战斗,这次恐怕又要创造一个壮举了。”

    “狗屁!”鲁能冷冷一笑,讥讽着说“我的弟子是天道联盟看中的人,天才中的天才,你的弟子拿什么来比。”

    听到鲁能的话,奕永元脸上再次变了颜色,周围强者也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一时间,不少羡慕的目光落在了鲁能的身上。

    鲁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目光挑衅的望着奕永元。

    奕永元阴沉着脸,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