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6章 进行着力量上的比拼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4本章字数:7337字

    第236章进行着力量上的比拼

    不知不觉中,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上,司马扬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从地面上站起身来。

    轻轻的舒展一下四肢,司马扬晨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惊喜的神色。

    战斗果然是提升实力最快的方法,经历了与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的战斗后,虽然没有突破到造化境七重,不过司马扬晨能够感觉出丹田中的星辰之力增加了不少。

    距离造化境七重也更近了一步。

    弯腰捡起黑刀,司马扬晨像是对待爱人般抚摸着黑刀,随后这才不舍的将黑刀放进储物戒指中。

    咦,这把黑色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竟然还在?

    无意中,司马扬晨的视线落在了地面上的一处。

    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虽然被骷髅头吞噬,不过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的兵器却留了下来。

    随后捡起了躺在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上的黑色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司马扬晨放在手中仔细的观察着。

    从表面上看,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的品质更胜黑刀一筹,随后司马扬晨尝试着朝其中注入星辰之力。

    忽然,司马扬晨脸色骤变。

    黑色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仿佛是一个无底洞,贪婪的吸收着星辰之力,仅仅瞬息间的时间,司马扬晨丹田中大半的星辰之力都消失在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中。

    司马扬晨连忙切断了源源不断注入的星辰之力,双眼惊疑的望着手中的黑色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

    这把无敌超级强大的光太古怪了,有时间在好好的研究。

    仔细的观察一番也没有找出特殊的地方,司马扬晨摇摇头,干脆把黑色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扔进了储物戒指中,放弃了继续研究大无敌超级强大的光中的玄机。

    司马程整了整神色,正准备朝着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下飞去。

    无意中,司马扬晨的目光莫名的落在了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的中央,下一刻司马扬晨准备迈步的步伐却停了下来。

    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中央表表面上,竟然浮现着十几个闪闪发光的小盒子。

    像是雕刻的图案,然而仔细一看,司马扬晨意识到了不寻常。

    每个盒子与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的表面融入了一体,如果不是闪闪发光,是再普通不过的雕刻。

    司马扬晨迈步走了过去,直接来到了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的中央。

    低头望着十几个盒子,司马扬晨仔细的数了数,不多不少,刚好十二个。

    这个时候,司马扬晨的脑海中回忆起了鹤发老者等十几个老妖怪围在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中央的场景。

    恰好是十几个盒子所在的位置。

    想到这里,司马扬晨顿时明白,鲁前所说的好处恐怕正是这一个个闪闪发光的盒子。

    司马扬晨兴奋的深吸一口气,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看来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惊走了十几个老妖怪,同时也给司马扬晨带来一个天大的机遇。

    独自一人索取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上的好处。

    随后,司马扬晨快速的静下心来。

    被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惊走的人很有可能返回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所以现在还不是兴奋的时候。

    司马扬晨蹲下身体,伸手一抓,盒子不可思议的落在了手中。

    惊疑的瞪大双眼,司马扬晨目光吃惊的望着手中盒子。

    刚才距离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的表面还剩几十厘米的距离,盒子就像是自动落入了手中。

    过了足足一会,司马扬晨总算是回过神来,直接把手中的盒子扔进了储物戒指中,随后一一收取了剩余的盒子。

    整个过程非常的简单,司马扬晨担心会有人返回,所以也顾不得去检查盒子中的东西。

    当收取了所有的盒子后,司马扬晨迈步跳下了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落在半空中后向着远方飞去。

    过了不久,司马扬晨隐约的看到了壮观高大的城门,这才从半空中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

    翼鸟与唤灵柱一同消失在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中,司马扬晨也只能暂时先放弃救翼鸟的想法,尽快的离开这座诡异的城池。

    从进入城池开始一直到现在,司马扬晨心中的不安始终没有消失过,好像留在城池中将面对可怕的凶险。

    司马扬晨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因此司马扬晨才想到趁现在离开这座城池。

    望着敞开的城门,司马扬晨步伐没有丝毫的停顿,快步的从城门中穿过,一直到了城池外这才停住了步伐。

    轻轻吐了一口气,转身望了一眼规模壮观的城池,司马扬晨随后迈步向着前方走去。

    过了半个时辰后,司马扬晨出现在血色湖泊的湖面上。

    双眼谨慎的望了望四周,随后一跃从湖泊中冲出,挺拔的身躯稳稳的落在了岸边。

    “哥哥,你终于出来。”忽然,司马扬晨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清脆的声音。

    司马扬晨脸色骤变,猛然间转过身,一张妩媚动人的俏脸出现在视线中。

    妖媚!

    看到这张足以令男人都为之疯狂的脸,司马辰目光中流露的却是冰冷。

    “你似乎很想杀死我?”妖媚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司马扬晨警惕后退了几步,面对含笑动人的妖媚,司马扬晨表面出前所未有的紧张。

    甚至不亚于面对可怕的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

    准确的说,在司马扬晨的心中妖媚要比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要可怕的多。

    因为这个女人太诡异了,简直像一个幽灵,无所不在,无所不知。

    “实际上,我们两个之间完全可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不至于一见面就你死我活的。”忽然,妖媚收起了笑容,正色的说。

    司马扬晨冷笑不已,淡淡的回应着“你似乎说错了,一直以来都是你想杀我,而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只是想从你的身上知道些秘密。”

    与妖媚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司马扬晨也懒得去遮遮掩掩的,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真正的目的。

    听到司马扬晨的话,妖媚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柔声的说“放心,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一切,现在你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司马扬晨心中冷哼一声,早知道妖媚不会说出任何有用的话,所以也懒得去浪费口舌。

    “对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去和我看一场好戏。”忽然,妖媚神秘兮兮的说了一句。

    司马扬晨愣了愣,心中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妖媚的阴谋诡计。

    “放心,我要杀你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多的心机,随我一起去吧,说不定到时候你会感激我。”

    笑嘻嘻的说完一番话,妖媚朝着远方飞去。

    连任何回头的意思都没有,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司马扬晨不跟来。

    司马扬晨站在原地犹豫不定,随后咬着朝着妖媚离去方向追去。

    不知道为何,司马扬晨隐隐的感觉到妖媚这一次并不是在骗他,所说的话全都是真的。

    妖媚的身上隐藏了太多的秘密,司马扬晨不想错过这个探寻出秘密的好机会。

    过了一会,司马扬晨追上了妖媚。

    妖媚显然是在故意放慢速度,再等司马扬晨追上来。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好了,我们赶快去吧,要是错过这场好戏可就遗憾了。”妖媚神秘兮兮的小笑着,一脸迫不及待的模样。

    这一刻,司马扬晨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心中暗暗的猜测着妖媚所说的好戏。

    两人在森上官中的穿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扬晨和妖媚来到了森上官的深处。

    阴暗潮湿的环境中寂静无声,两人轻微的呼吸声在这一刻变得异常的响亮。

    “嘘,躲起来,他们马上要来了。”忽然,妖媚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司马扬晨躲起来。

    司马扬晨一脸莫名其妙的神色,不过也没有多想,躲在了一处茂密的灌木丛中。

    当司马扬晨藏好了踪迹后,再抬头望去的时候妖媚竟然不见了踪影。

    附近除了司马扬晨藏身的灌木丛外,几乎没有被能够藏身的地方,妖媚似乎是趁司马扬晨不注意偷偷的离开了。

    该死,又被这个妖女给骗了。

    正当司马扬晨暗自恼怒的时候,远方响起了脚步声。

    司马扬晨心中一凛,连忙收敛自身的气息,屏住呼吸,目光隐蔽的从灌木丛探出,望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竟然是他?

    下一刻,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人从远处走来,当看清了这个中年人的长相后,震惊的司马扬晨差点没有失声的惊呼出来。

    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与仙道宗上上下下的人一同失踪的应雄。

    追踪应雄

    震惊的目光透过灌木丛的间隙,司马杨晨脑海中的记忆像是着魔般涌现。

    后山的宫殿诡异的拔地而起,几乎带走了仙道宗的所有人,自从那日后司马杨晨最大的心愿是找出失踪的仙道宗众人。

    司马杨晨却从来也没有想到宗主应雄会自动的出现。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前不久在巨力宗的记忆也用现在脑海中。

    当时巨力宗宗主拿出仙道宗宗主令,借此L来命令司马杨晨。

    司马杨晨以为宗主灵是意外落到了巨力宗宗主的手上,因此压根不相信巨力宗宗主的话。

    然而现在看来巨力宗宗主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宗主灵正是出自应雄之手。

    灌木丛中,司马杨晨往日平静淡然的心几乎乱成了乱麻,却拼命的咬住嘴唇,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这个时候,应雄停住了步伐,站在原地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司马杨晨深吸一口气,神色冰冷,心境也在这一刻恢复了平静。

    应雄突然出现,司马杨晨心中非但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是疑惑和说不出的愤怒。

    因为司马杨晨想不通应雄为什么不回仙道宗,甚至连任何一个仙道宗弟子都没有出现过。

    仙道宗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孩子,也只有司马杨晨在傻傻的守护着。

    我真傻!

    司马杨晨自嘲的笑着,一颗火热的心因为应雄的出现彻底的冷了下来。

    忽然,远方响起了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在向这里走来。

    听到脚步声,司马杨晨心中一凛,连忙收起了凌乱的思绪,沉静的目光从灌木丛中探出。

    下一刻,一个身材曼妙的青纱女子从左方盈盈走来。

    天人境!

    这个女子看似柔弱无力,然而却是天人境的强者。

    这个时候,司马杨晨才注意到应雄的境界,竟然也到达了天人境,气息甚至比青纱女子还要强大。

    看样子应雄在失踪的日子里过的挺不错。

    司马杨晨心中冷笑不已,应雄失踪恐怕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当看到盈盈走来的青纱女子后,应雄露出了笑容,整个人明显的也松了一口气。

    显然应雄一直在等待的正是这个青纱女子。

    司马杨晨皱起了眉头,忽然想到了神秘兮兮的妖媚。

    如果不是妖媚将司马杨晨骗到了这里,司马杨晨绝对不会有机会见到失踪的应雄。

    这个妖女果然诡异,仿佛是无所不知般,假如能撬开她的嘴巴,相信一定能知道许多难以置信的秘密。

    “你终于来了。”应雄笑着说,语气随意,显然两人不是人魔

    “想要我手中的刀,必须拿你的命来换。”司马杨晨目光冰冷的望着青年,黑刀横在身前,用最凌厉的话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青年气的浑身一颤,一张脸阴沉的吓人,而他身边的老者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仿佛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与他没有丝毫的关系。

    司马杨晨心中最忌惮正是这个天人境三重的老者,至于造化境八重的青年,对司马杨晨造不成太大的威胁。

    “胆敢顶撞我,我会让你死的很惨。”青年一张脸扭曲变形,造化境八重的气势从身躯中迸发而出。

    看青年一脸狞笑的模样,显然是借住境界上的差距来压制住司马杨晨。

    如果天人境的气势压迫,司马杨晨或许还有忌惮,然而现在所面对的仅仅是造化境八重的气势压迫,准确的说对司马杨晨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只见司马杨晨神色如常,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由青年的气势压迫在身上。

    过了一会,青年的脸上彻底变了颜色。

    “混蛋,我皇普兴今天要将你碎尸万段。”见气势压迫对司马杨晨毫无作用,皇普兴顿时恼羞成怒的冲了过来。

    司马杨晨冷静的目光忌惮的盯了一眼老者,奇怪的是从争吵开始到现在,老者像是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即使皇普兴怒羞成怒的冲来,从老者的脸上也看不出半点异常的波动。

    当然,司马杨晨绝对不会傻乎乎的认为老者会不出手,现在不出手恐怕是对皇普兴有信心。

    假如司马杨晨占据上风的话,老者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杨晨心中暗暗的警惕着,接下来与皇普兴的战斗中,必须要防备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的天人境三重老者。

    下一刻,皇普兴气势汹汹的冲来,一拳凶狠的砸向司马杨晨的面门。

    司马杨晨目光一冷,骤然间前冲,到一拳快要砸到他面门上的时候,司马杨晨不可思议的扭动身躯,一拳从他的鼻尖擦了过去。

    瞬息间,司马杨晨出现在皇普兴的背后,正要攻击的时候。

    忽然,一股冰冷强悍的气势从身后席卷而来,司马杨晨脸色骤变,身躯向着左侧平移。

    当司马杨晨稳住身体后,皇普兴也冲到了远处,避免了被司马杨晨一击重伤的悲剧。

    司马杨晨目光冰冷望着双眼微闭的老者,这个老家伙别看只是释放的气势,然而目的却十分的阴险。

    显然是想让司马杨晨无法专心战斗,实力受到了天人境气势的限制,不受影响的皇普兴就能轻松的击败司马杨晨。

    “该死!”一个武者被另一个武者绕到了背后,即使没有落败,也绝对是一个奇耻大辱,心高气傲的皇普兴顿时陷入了发狂中。

    望着暴怒冲来的皇普兴,司马杨晨目光闪烁,骤然间迈动步伐,整个人向着城门外闪电半米的冲去。

    皇普兴以为司马杨晨要逃走,顿时怒吼一声,咬着牙追了出去。

    留在原地老者抬起头,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寒芒,不过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冲出城门后,司马杨晨扭头望去,当看到只有皇普兴一人追来的时候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继续留在原来的位置战斗,势必要分心防备老者,司马杨晨没有把握在这种情况下战胜皇普兴,想要获胜的话必须要避开老者的视线。

    实际上司马杨晨也没有指望只有皇普兴一人追来、心中也做好了逃走的准备,谁知道老者出奇没有动,这一点让司马杨晨万分费解。

    如果说老者不关心皇普兴刚才也不会用气势来阻止司马杨晨了,但是从现在看,老者就像是一个无关紧要都局外人。

    “没有人能从我皇普兴的手上逃掉,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实力。”刚刚冲出城外的皇普兴怒吼一声。

    “虎啸拳!”

    吼!

    皇普兴犹如下山猛虎,手臂绷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一拳重重的轰出。

    拳风中夹杂着猛虎的咆哮声,滚滚元气更是助涨这一拳的凶势。

    好强的武技!

    司马杨晨暗暗的心惊,随后来不及多想,骤然间稳住身躯。

    丹田中的星辰之力顺着手臂流淌,迅速流进了司马杨晨手掌上的纹络中。

    瞬息间酝酿完成的灭天掌在虎啸拳降临之前拍出,随后两道强悍的武技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下一刻,伴随着惊人的碰撞声,两道身影同时闷哼着倒飞了出去。

    各自在十几米的地方稳住了身体。

    司马杨晨目光吃惊,顾不得去擦嘴角上的一丝鲜血。

    虎啸拳的威力比起灭天掌差不了多少,然而灭天掌是天地总纲上的武技,岂止是寻常武技能够相比。

    谁知道接连碰到了能够相媲美的武技。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心中开始怀疑灭天掌的品阶。

    司马杨晨吃惊,殊不知对面的皇普兴更加的吃惊。

    “你使用的是什么武技,竟然能挡住我的虎啸拳?”到了这一刻,皇普兴终于收起了高傲,目光中首次露出了凝重。

    “能够杀死你的武技!”司马杨晨冷喝一声,步伐突然间迈动,冲向对面的皇普兴。

    既然决定留下来战斗,就必须趁着老者没有出现之前解决皇普兴。

    不然的话非但无法取胜,反而可能将自己陷入皇普兴和天人境老者的围攻中。

    “哈哈,即使你的武技强悍照样不是我的对手,因为你是卑微的人类。”

    忽然,皇普兴冷笑一声,然而他的话语却让前冲中的司马杨晨出现了一丝停顿。

    司马杨晨脸色微变,卑微人类四个字似乎在传达着一个信息。

    皇普兴很有可能不是人类,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说连自己都辱骂进去的话。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杨晨硬生生的停住了步伐,惊疑的望着皇普兴。

    “你不是人类?”

    听到司马杨晨略带吃惊的询问,皇普兴脸上露出了自傲的神色“哈哈,我怎么可能是卑微的人类,小子听好了,我是人魔,天玄大陆最高贵的血统。”

    人魔?

    听到这两个字司马杨晨紧皱起了眉头,人魔这两个字还是头一次听说过。

    魔、妖的存在稍微有点见识的武者都听说过,然而关于人魔记载了传言却是几乎没有。

    “不用吃惊了,像你这种卑微的人类怎么可能知道人魔的存在。”皇普兴目光倨傲,就像是天生高人一等,语气中更是不可一世。

    司马杨晨收起凌乱思绪,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不管皇普兴是人类还是人魔,司马杨晨都不打算轻易放过窥视黑刀的皇普兴。

    “去死吧!”趁皇普兴还在得意中,司马杨晨毫无征兆的前冲,速度在顷刻间提升到极致,像是一道闪电般冲到了皇普兴的面前。

    皇普兴这才反应了过来,双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现在我让你明白明白人类和魔人的差距。”突然,皇普兴怒吼一声,身躯急速膨胀,整个人在瞬息间大了一号。

    现在的皇普兴壮的像一头熊,一块块狰狞的肌肉中能清晰的感觉到爆炸性恐怖的力量。

    司马杨晨目光警惕,手掌狠狠拍向皇普兴的胸口。

    谁知道,皇普兴竟然不躲不闪,任由司马杨晨一掌重重的拍在了胸口上。

    下一刻伴随着嘭的一声,皇普兴仅仅后退了四五步,而司马杨晨同时也被皇普兴皮肤上传来的巨大力量震得连连后退。

    好强的体魄!

    司马杨晨震惊到极点,皇普兴仿佛是钢铁之躯,绝对不输于司马杨晨体魄的强度。

    到现在,司马杨晨终于明白当说到魔人的时候,皇普兴自傲的原因。

    原来魔人的体魄竟然是如此的惊人。

    “哈哈,怎么样,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皇普兴狂笑着说。

    司马杨晨收起心中的震惊,露出了一丝冷笑。

    如果是一般武者面对皇普兴或许绝望的放弃,然而司马杨晨同样也拥有不输于对方的体魄,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你错了,魔人在我看来,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司马杨晨淡淡的说。

    听到司马杨晨轻视的话,皇普兴恼羞成怒,恶狠狠的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来也只有杀了你你才会明白魔人的可怕。”

    “你的废话真多。”司马杨晨懒得去浪费口舌,避免天人境的老者追来。

    随后,迈步冲向皇普兴。

    皇普兴目光阴森,同时迈着大步,粗壮的双臂像是柱子般抡起,狠狠砸向冲过来的司马杨晨。

    司马杨晨脸色不变,前冲的身躯一侧,皇普兴的手臂呼啸着擦身而过。

    谁知道变得强壮的皇普兴反而更加的灵活,手臂弯曲,朝着狠狠司马杨晨撞去。

    “你的力量强,我的力量同样不弱。”司马杨晨冷喝一声,双腿生根,稳如磐石般停留在原地,一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皇普兴的手臂。

    咔嚓咔嚓!

    伴随着激烈的爆裂声,两人进行着力量上的比拼。

    皇普兴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在力量上非但无法胜过司马杨晨,反而再被司马杨晨一点点压制。

    “魔人也不过如此!”

    突然,司马杨晨怒喝着身躯一震,狂暴的力量在空气中掀起了奇异的波纹,地面上咔嚓咔嚓裂出了犹如蜘蛛网般密密麻麻的裂痕。

    掌心一推,皇普兴脸色狂变,痛苦的闷哼一声,整个人像是炮弹般飞了出去。

    杀到地底

    司马杨晨与皇普兴的体魄体魄强度几乎相当,正常的话力量也是势均力敌。

    然而司马杨晨修炼了神魔百炼劲,在比拼力量中当然能占据上风。

    皇普兴脸色惨白,气息凌乱的落在了远方,司马杨晨目光冰冷的追了过去。

    现在正是重创皇普兴的好机会,司马杨晨岂会轻易的错过。

    “吃我一拳!”司马杨晨整个人看起来偏瘦,绝对算不上健壮,与现在的皇普兴相比整整小了一号。

    就像是小孩与一个成年人战斗,在外人看来气势汹汹的司马杨晨是在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谁知道身躯大了一号的皇普兴却是惊慌失措,面对司马杨晨的一拳,踉跄的向后退去。

    显然是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小子,你不要猖狂,我马上要你死。”皇普兴心高气傲,从一开始就轻视司马杨晨。

    现在被司马杨晨压制,一拳打得狼狈不堪,皇普兴高傲的心仿佛是在被无情的践踏,彻底丢尽了脸面。

    当然最让的皇普兴抓狂的还是司马杨晨的境界。

    皇普兴身为一个造化境八重的武者,却被一个造化境六重的武者逼到了这份田地,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还不被人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