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7章 留下丝毫的痕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4本章字数:7663字

    第237章留下丝毫的痕迹

    “闭上你的嘴巴吧。”司马杨晨目光冰冷,步步紧逼,始终不给皇普兴喘息的机会。

    皇普兴体内气血翻腾,呼吸凌乱,原本强悍凌厉的气势衰弱到谷底。

    刚才被司马杨晨爆炸性的力量轰飞,皇普兴体内气血翻腾,疼痛难忍,一时间无法提起太强的力量。

    因此皇普兴面对司马杨晨的攻击,才会显得如此狼狈不堪。

    实际上要实打实的战斗,皇普兴即使无法获胜,最起码也不会狼狈成这幅模样。

    对!最起码也不会这幅模样。

    战斗瞬息万变,一方露出了破绽,势必会迎来另一方最凌厉的攻击。

    司马杨晨经历了无数次战斗的洗礼,岂会让大好的机会从眼前溜走。

    皇普兴被动的后退,无法展现出速度,眨眼间的时间被冲来了的司马杨晨追上。

    “我倒要看看魔人的身体是不是硬如钢铁。”司马杨晨冷笑一声,气势汹汹的拳头像是炮弹般砸在了皇普兴的胸口上。

    皇普兴惨叫一声,直接被暴力的一拳轰飞了出去。

    司马杨晨动作没有半点要停顿的意思,在皇普兴飞出的同时冲出,一掌无情的拍向倒飞在半空中的皇普兴。

    感觉司马杨晨这一掌的威力,皇普兴恐惧的瞪大了双眼。

    现在皇普兴连稳住身体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去闪躲司马杨晨的攻击。

    “唉,年轻人住手吧,你不能杀了他。”忽然,一声低沉的声音不远处响起。

    司马杨晨心中没有丝毫的吃惊,现在皇普兴被逼到了绝境,老者绝对会出现的。

    果然在这一刻,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战斗不远处的位置。

    “哼,我是不会放过一个想要杀死我的人。”司马杨晨冷笑回应了一句,同时拍出的一掌没有任何要收回的意思。

    无情拍向皇普兴的面门,这一掌要是正中目标的话,皇普兴即使能侥幸不死,也很有可能会被强大的力量冲击成傻子。

    “你杀了不他!”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老者的声音再次飘进了司马杨晨的耳中。

    然而这一次声音是从距离司马杨晨不到一米的地方响起了。

    强大的老者不只何时竟然出现在了司马杨晨的身边,最可怕的是司马杨晨没有丝毫的察觉。

    之前,别说天人境的强者,就算是更强大的人他也遭遇过,却从来没有一个像老者般能无声无息的靠近到如此致命的距离。

    由此可以判断出,老者的实力绝对不仅仅是天人境那么简单,这个老家伙很有可能隐藏了实力。

    一瞬间,冷静的司马杨晨做出了判断。

    即使能杀死了皇普兴,自己也势必会被老者击杀。

    司马杨晨手掌紧握,准确无误的抓住了皇普兴的右腿。

    陡然间用力的一甩,面色冷酷的司马杨晨将皇普兴当成了兵器,直接向着身边的老者砸去。

    下一刻,司马杨晨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后失去了老者的踪迹,皇普兴的身体直接砸在了空气中。

    好快的速度!

    虽然没有和老者做正面的战斗,但是老者所展露一点的实力也足以令人惊骇。

    “放了他,这件事情到此结束了。”老者不可思议的出现在十几米远的位置,淡淡的说。

    “好,还给你!”司马杨晨冷着脸,突然手臂绷紧,暴力的将皇普兴扔了出去。

    皇普兴像是一颗人形炮弹,呼啸着砸向站在不远处的老者。

    老者脸色骤变,双眼闪过了慌张的神色,这才正准备趁机离去的司马杨晨停住了步伐。

    咦,这是怎么回事?

    司马杨晨没有指望这一击能砸中老者,毕竟这个老家伙的速度太快了,谁知道事实却恰恰的相反。

    老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神色慌张的伸出双手,似乎想要托住犹如炮弹般撞来的皇普兴。

    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皇普兴重重的撞在了老者的身上,连同老者速度不减的向着后方飞去。

    这个老家伙也太弱了吧。

    司马杨晨心中一直认为老者的实力绝对不仅仅是天人境,真正的实力甚至不输于无敌超级强大的祭坛上曾经出现过的十几个老妖怪。

    谁知道竟然如此的不堪,被司马杨晨粗暴的攻击轰飞了。

    这个结果司马杨晨做梦也没有想到,甚至怀疑是老者的阴谋诡计。

    不过随后一想,司马杨晨摇摇头,否定了内心中的这个猜测。

    假如老者真是像奕永元一样的强者,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根本不需要耍什么阴谋诡计,直接动手多省事。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误了,老者压根就是一个普通的天人境武者。

    “混蛋,我要杀了你。”皇普兴和老者重重的落在了二三十米远的地方,皇普兴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神色狰狞的咆哮着。

    “少爷,我们回去吧,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与他战斗不明智。”老者低声的说。

    司马杨晨暗暗的心惊,这一老一少的体魄太强悍,接连挨了两次的撞击,竟然像个没事人般爬了起来。

    难道每个魔人都拥有着强悍的体魄?

    “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走!”皇普兴怨毒阴森的望着司马杨晨,随后咬咬牙,赞同了老者的话。

    “开!”下一刻,老者低喝一声,手掌一挥,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地面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像是一只兽类张开了凶恶的嘴巴,口子越裂越大,当扩张到十三四米的时候,老者和皇普兴一跃跳了进去。

    这一切都发生着瞬息间,当司马杨晨反应过来的时候,老者和皇普兴已经消失在了裂缝中。

    该死,让他们逃掉了。

    司马杨晨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直接冲过去,说不定能把两人杀死在城外。

    真便宜了这两人。

    随后,司马杨晨摇摇头,正准备向着城中走去的时候,忽然从裂缝中传来了熟悉的鸟鸣声。

    听到这个声音的司马杨晨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从裂缝中传来的鸟鸣声质正是翼鸟特有的声音。

    翼鸟竟然在裂缝中。

    咔嚓咔嚓,与此同时裂缝正在一点点的合上。

    望着不远处地面上的裂缝,司马杨晨的脸色变幻不定,目光中流露着犹豫的神色。

    裂缝中应该是魔人的世界,一个人类贸然进入下场可想而知,但是好不容易再次找到了翼鸟的踪迹,司马杨晨不忍心再次错过。

    算了,救出翼鸟顺便把皇普兴和老者给解决了,避免留下麻烦。

    仅仅过了一会,司马杨晨咬着牙,神色坚定了的做出了决定。

    望着一点点合上的裂缝,司马杨晨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裂缝中。

    身躯高速的下落,在漆黑的环境中,司马杨晨起初坎坷不安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

    司马杨晨脑海中回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场景,心中渐渐多了一丝明悟。

    皇普兴能让腐手臣服,可见腐手的肆虐和魔人也脱不了关系。

    不知道青纱女子和应雄与魔人有着怎么样的关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杨晨视线的下方多了一片耀眼的光芒。

    司马杨晨精神一震,心中顿时明白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星辰之力布满全身,司马杨晨目光同时向下望去。

    透过耀眼的光亮,司马杨晨隐隐看到一个黑暗的世界。

    可惜由于距离太远,看不到太多的细节。

    不一会儿,司马杨晨距离耀眼的光亮仅有三十四米。

    耀眼光亮像是一层雾气,泛着奇异的光泽,当身躯穿过这层雾气的一瞬间,司马杨晨有了奇异的感觉。

    身躯中在一瞬间仿佛被注入了一些不知名的能量,最奇怪的是星辰之力竟然没有丝毫的抗拒。

    与这些奇异的能量融合在一起,丹田中也是出奇的平静。

    司马杨晨暗暗的吃惊,星辰之力是一种神奇而又霸道的能量,当初元气被逼出了丹田中,正是星辰之力的杰作。

    现在却与一种陌生的能量完美的融合,司马杨晨心中的吃惊可想而知。

    难道这种能量和星辰之力近似?

    刚刚想到这里,司马杨晨的视线中再次一黑,双眼顿时失去了作用。

    司马杨晨心中一惊,随后恢复了平静。

    穿过了耀眼光芒,现在应该是进入了黑暗世界中。

    幽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哗啦一声,司马杨晨从天而降跌落进了水中。

    下一刻,一道矫健的身躯从水中冲出,随后稳稳落在一旁的空地上。

    这个人正是从裂缝中坠落下来的司马杨晨。

    司马杨晨惊疑的望着四周阴暗的环境,心中警惕到极点。

    阴暗的世界中,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色的,让身处在其中的感觉到极其的压抑。

    随后,司马杨晨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座湖泊中,心中暗暗的庆幸着。

    幸好落入了水中,要是落在了附近坚硬的地面或者山石上,现在恐怕已经被摔得血肉模糊。

    “人类,竟然有人类出现在幽冥。”忽然,远方响起了一个惊慌的高喊声。

    司马杨晨脸色大变,抬头望去,远方的山峰上隐约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该死,要是被魔人知道我的存在,恐怕很难活着回到离开这个鬼地方。

    正当司马杨晨想要冲过去解决那个家伙的时候,忽然,山峰般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下一刻,一道白色身影朝着司马杨晨所在的方向飞来。

    司马杨晨愣了愣,虽然看不清这个人的长相,但是司马杨晨却感觉到了熟悉。

    似乎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个人。

    渐渐的,随着白色身影越来越近,司马杨晨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长相。

    竟然是一个女子。

    最让司马杨晨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白衣女子他真的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圣女。

    她怎么也来到了这里?

    司马杨晨心中到不怀疑圣女也是魔人,心中猜测着圣女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进入了魔人世界。

    “真的是你。”圣女落在司马杨晨的面前,一脸吃惊的说。

    “你能来我难道就不能来?”司马杨晨不冷不热的说。

    圣女曾经追杀过司马杨晨,即使是事出有因,司马杨晨也无法释怀那一次的事情。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听到司马杨晨语气不善,圣女竟然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柔声的问道。

    司马杨晨一愣,忽然脑海中闪过之前山峰上的高鼾声,话语中似乎提到了幽冥两个字。

    “这是幽冥界,魔人生活的世界,你竟然敢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啧啧啧,说实在;连我都有点佩服你的勇气。”圣女惊叹着说。

    来的时候司马杨晨做好了心里准备,当听到了圣女说到魔人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一丝的波动,整个人表现的出奇的平静。

    看到平静的司马杨晨,圣女眼中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你恐怕不知道魔人的可怕,他们拥有着人类的头脑兽类的体魄……”

    没等圣女说完,司马杨晨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剩余的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突然,司马杨晨反问了一句。

    圣女俏脸上闪过了愕然的神色,疑惑的说“为什么?”

    “因为我刚和两个魔人战斗过,却被他们跑掉了,所以追到了这里。”司马杨晨轻描淡写的说。

    谁知道却迎来了圣女的惊呼声。

    “笨蛋,你疯了,难道以为幽冥界是你家后花园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圣女仿佛看待怪物般看着司马杨晨。

    司马杨晨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淡淡的说“你还不是来到这里,难道你和一样也是笨蛋。”

    听司马杨晨这么一说,圣女直接陷入了沉默中。

    过了一会才轻轻的说“我和你不一样,是逼不得已才来到这里。”

    司马杨晨无意中捕捉到圣女俏脸上一闪而过的哀伤,显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司马杨晨不是一个喜欢打听别人隐私的人,所以也没有问这么多。

    “好了,说说你吧,难道不杀死那两个魔人就不打算离开?”圣女收起了笑容,俏脸上毫无波动的说。

    “当然不是,这次我进入幽冥界另有目的。”司马杨晨犹豫了一下,半真半假的说。

    “原来是这样。”听到司马杨晨的回答,圣女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司马杨晨,不如我们合作,彼此相互照应最起码能在幽冥界保住性命。”忽然,圣女重新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柔声的说。

    司马杨晨愣了愣,心中快速的权衡利弊一番,最后点点头说道“好,我们暂时联合。”

    圣女实力强大,司马杨晨自认不是对手,与圣女联合绝对没有坏处。

    假如能找到翼鸟圣女说不定能出上一份力。

    “既然这样,我们出发吧,必须在被魔人察觉之前完成彼此要做的事情。”

    “好!”司马杨晨非常痛快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泛起了嘀咕。

    圣女来到幽冥界的动机也绝对不单纯,当然这种念头只是在司马杨晨的心中一闪而过。

    反正只是暂时合作,互相利用,司马杨晨也懒得去想这么多。

    幽冥界中环境阴暗,天空中看不见太阳,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算得上阴森恐怖。

    当然这种环境影响不到武者,顶多心境上能感觉到一丝不舒服。

    过了不久,司马杨晨和圣女来到了一座高山的山脚下停住了步伐。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司马杨晨皱起了眉头,一路上圣女面无表情,闷不做声,直到现在俏脸上这才多了一丝波动。

    显然是这座高山引起了圣女心中的奇妙变化。

    “帮助我救一个人,不管能不能成功我同样会帮助你的。”圣女目光非常奇怪,有痛苦,有挣扎。

    司马杨晨也注意到这个细节,不过没有多想。

    合作本应该要互相帮助,圣女求情也在情理之中,司马杨晨更不好意思去拒绝。

    “好!”日后还需要圣女的帮助,所以司马杨晨答应的非常痛快。

    山路崎岖,圣女速度并不快,司马杨晨也没有着急前进,心中同时在暗暗的思索着高山中到底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竟然让圣女流露出了如此复杂的情绪。

    “你现在心中是不是非常好奇?”忽然,圣女声音异样的问了一句。

    司马杨晨神色微微一愣,点点头,没有隐瞒的说“不错,当然如果不方便的话你完全可以不说。”

    司马杨晨心中虽然好奇,不过好奇归好奇,假如圣女不说的话司马杨晨也懒得去刻意的知道。

    “圣人被困在了这座山上,我一直在想办法救他,可惜连自己都陷入了幽冥界中,如果不是碰到了你,或许我会被某个魔人给杀死。”圣女声音中流露着令人心酸的伤感。

    听到圣人这个名字,司马杨晨的记忆顿时回到了当初在战场中的经历。

    圣人给司马杨晨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没有想到神秘的圣人竟然被困在了这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司马杨晨皱起了眉头。

    “一时说不清楚,我们先去救他吧。”圣女似乎不愿意多说,匆匆说了一句,随后加快了步伐。

    摇摇头,司马杨晨也收起了神色,朝着前方快步的走去。

    不一会,两人来到了高山之巅。

    “一切要小心,如果不能救他的话我们只能放弃。”

    踏上山顶个的那一刻,圣女俏脸上重新恢复了冰冷,声音也变得毫无波动。

    “明白了。”司马杨晨点点头,暗暗警惕了下来。

    实力强大的圣女都无法救出圣人,可见这座高山也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很有可能隐藏着未知的凶险。

    两人迈步继续前进,不一会来到了山顶的中心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司马杨晨吃惊的停住了步伐。

    前方出现了一根红色柱子,大概十三四米的高度,而柱子上拴着一个浑身沾满血迹的人。

    这个人满头凌乱长发,浑身衣服破旧,几乎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司马杨晨做梦也想不到这人竟然是圣人。

    “他是圣人?”忍不住,司马杨晨还是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不错,正是他。”看到凄惨模样的圣人,圣女的脸上出奇的没有任何的波动。

    “我们该怎么样救他?”说着,忽然司马杨晨目光惊疑的望着锁链缠绕的红色柱子。

    这根柱子似乎是唤灵柱!

    “很简单,想办法破坏这根柱子。”圣女声音清冷的说,司马杨晨愣了愣,心中十分的诧异。

    圣女所说的方法似乎太简单了。

    “时间不多了,等会我破坏唤灵柱,你负责对付干扰我的东西。”圣女深吸一口气,冲着司马杨晨冷声的说。

    当看到司马杨晨点点头后,圣女俏脸上冷色总算缓和了一点,随后快步的走向困住圣人的红色柱子。

    司马杨晨则留在了原地,目光警惕,圣女去破坏唤灵柱,他的任务则是防备四周。

    下一刻,不远处响起了圣女的冷喝一声,司马杨晨不禁抬头望去。

    只见圣女玉掌贴在唤灵柱的表面,一道道乳白色的雾气缠绕在唤灵柱上。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凭空刮来了一阵阵阴风,司马杨晨脸色一变,心中莫名的感觉到不安,连忙刀身中的纹络

    脸色惨白的中年人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死气,双眼空洞,如果不是能动简直和一具尸体没有半点区别。

    回过神来的司马杨晨没有为忘记自己的任务,身躯一纵,闪电般的挡在了中年人前进的道路上。

    “小心,他是一尊强者的残魂。”不远处,圣女大声的提醒着。

    司马杨晨心中一凛,怪不得圣女要请帮手,独身一人对付残魂都够吃力了,更不要说去破坏唤灵柱了。

    “放心吧,你抓紧时间破坏唤灵柱,这个家伙就交给我了。”司马杨晨冷喝道,随后冲向残魂。

    司马杨晨不打算死守,用攻击压制住残魂是最直接的方法,圣女也能安心的去破坏唤灵柱。

    不远处的圣女也没有废话,掌心中弥漫出更多的白色的雾气。

    与此同时,司马杨晨也对上了残魂。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死气,残魂布满尸斑的手无声无息的伸出,无情的抓向司马杨晨的咽喉。

    感受着残魂身躯中所散发的能量波动,司马杨晨暗暗的心惊。

    不愧是强者的残魂,光是能量的波动足有天人境一重的强度。

    司马杨晨很快恢复了平静,战胜残魂没有可能,不过挡住残魂一时半会司马杨晨还是有这个信心。

    身躯向后一纵,司马杨晨目光沉静,一边观察残魂的每一个动作,一边倒飞后退。

    残魂无声无息的飘出,死气弥漫,速度比司马杨晨后退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分,瞬息间后惨白的手爪几乎逼近了司马杨晨的咽喉。

    危机逼近,司马杨晨咬着牙放弃了后退,因为再后退的话距离圣女只有三四米。

    到时候速度更快的残魂绝对会阻止圣女破坏唤灵柱,所以必须把圣女阻挡在十几米外,就算残魂突然改变目标,司马杨晨也有时间去阻止。

    如果不是失去了无敌超级强大的光灵,司马杨晨能轻易的灭杀眼前的残魂,而现在只能游斗,尽量的牵扯住残魂。

    司马杨晨心中明白,一般的武技是很难伤害到残魂,所以硬碰硬的话也很难占据上风。

    手掌扬起,骤然间星辰之力从流转的纹络中蜂拥而出,灭天掌的威力彻底的爆发。

    这一掌虽然逼退了残魂,然而司马杨晨的心中没有丝毫的兴奋,只有说不出的沉重。

    灭天掌的威力不弱,即使这样仍然无法真正的伤害到残魂,所能做到的也仅仅是逼退。

    下一刻,司马杨晨猛然间前冲,追上了飘荡的残魂。

    忽然,司马杨晨的目光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随后取出了黑刀,一脸冷酷的神色。

    圣女一时半会无法破坏唤灵柱,灭天掌的消耗却非常大,光是靠灭天掌来牵制住残魂的话太不现实,司马杨晨丹田中的星辰之力也支持不住这么惊人的消耗。

    所以,想要真正的牵扯住残魂,必须想办法重创残魂,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司马杨晨这才想到了黑刀,想到了刀身中的骷髅头,这东西吞噬了白色影子,吞噬了无敌超级强大的光魔,现在吞噬残魂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兵器无法真正的伤害到残魂,用武技。”这个时候,远方响起了圣女的声音。

    “我能应付,你还是抓紧时间破坏唤灵柱吧。”司马杨晨皱着眉头,冷声的回应着圣女的话。

    现在首要任务不是对付残魂,而是尽快的救出圣人,不然的话即使杀死了残魂,说不定会出现困境

    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司马杨晨轻吐一口气,丹田中的星辰之力总算是恢复了大半的水准。

    正当想要赶过去帮助圣圣女的时候,忽然圣女闷哼一声,虚脱般摇摇晃晃的坐在了地上。

    司马杨晨脸色一变,连忙冲了过去。

    “你怎么样了?”司马杨晨皱着眉头问。

    圣女坐在地上呼吸急促,俏脸上汗水淋淋,当听到司马杨晨的询问后,圣女无力的摇摇头说“这次恐怕又要失败了。”

    “你抓紧恢复,我去试试。”司马杨晨深吸一口气,郑重的说了一句,随后快步的走向困住圣人的唤灵柱。

    “唤灵柱连接着另一个世界,想要破坏唤灵柱必须要切断这其中的联系,我刚才试了,我的实力暂时无法做到。”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了圣女虚弱的声音。

    司马杨晨目光一动,刚才圣女破坏唤灵柱的方式非常的温和,司马杨晨心中也觉得奇怪,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破坏唤灵柱还需要斩断联系。

    或许唤灵柱与唤灵柱之间有着惊人的区别,有的直接破坏就行,有的则需要圣女所说的方法。

    整了整心神,司马杨晨深吸一口气,手中的黑刀扬起。

    司马杨晨不打算按照圣女的方法,黑刀的威力刚才已经见识过了,说不定能用暴力的手段直接破坏唤灵柱。

    下一刻,司马杨晨身躯一震,黑刀猛然间斩在唤灵柱上。

    伴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唤灵柱出现了剧烈的晃动。

    司马杨晨目光一凝,这一刀的威力虽然比不上刚才一刀,但是威力也弱到哪里去,谁知道却无法在唤灵柱上留下半点痕迹。

    “放弃吧,我们救不了他。”圣女凄苦的说。

    “放弃,我司马杨晨的字典里还没有放弃这个字。”如果圣人不是困在了唤灵柱上,司马杨晨当然会听从圣女的建议。

    现在情况不同,翼鸟陷身子幽冥界中,很有可能被唤灵柱困在了某个地方。

    如果连这根唤灵柱都破坏不了,还谈什么去救翼鸟。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目光坚定,再次扬起黑刀,调动丹田中的星辰之力,注入黑刀上的纹络中。

    嘭嘭嘭,骤然间司马杨晨一刀刀重重的落在了唤灵柱上,唤灵柱除了晃动心外,上面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