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章 你能帮我疗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4本章字数:8509字

    第240章你能帮我疗伤?

    火目兽或许是感觉了中年魔人心中的恐惧,也不敢在再废话,庞大的身躯上升,随后朝着远方飞去。

    “你们两个谁也甭想逃掉。”这个时候,原本落入了森林中的司马杨晨竟然重新回到了半空中,疯狂的向着火目兽逃离的方向追来。

    额头上的鲜血虽然停止了流淌,但是浑身上下被鲜血染红,高速前冲像是一个一往无前的士兵,铁血惨烈的气息骇人心惊。

    中年魔人浑身巨震,随后竟然微微的颤抖着,声音急促的说“快,快逃走,这小子是个疯子。”

    中年魔人死死捂住了额头上的口子,他的伤势比司马杨晨要严重的多,直到这个时候鲜血依旧没有停止流淌。

    照这个趋势下去,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中年魔人生命力最终会消耗一空,步入死亡的深渊。

    这也是中年魔人如此惊慌的原因,在死亡的威胁下,强者风范尊严之类的东西都能统统的放下。

    “主人,我去杀了他。”火目兽冷哼一声,正要掉过头去挡住司马杨晨,谁知道这忠心的表现却迎来了中年魔人的怒骂声。

    “混蛋,快点走,别和这疯子纠缠。”中年魔人虚弱无力的说。

    额头上的口子中流失了大浪的鲜血,如果中年魔人身躯强悍,早已经昏迷过去,即使咬着牙硬撑,身躯状况也糟糕到极点。

    火目兽似乎被骂傻了,飞行的速度陡然间一顿,后方的司马杨晨则趁机加快速度,逼近到十几米远的位置。

    “疯子来了,我们快走!”中年魔人喘了几口气,狼狈的趴在火目兽的背上。

    “主人,我马上带你回家族。”火目兽也感觉到中年魔人的虚弱,再也不敢说半句废话,速度陡然间加快,飞向远方。

    “想要走,把命性命留下。”突然间,司马杨晨的速度成倍的增加,不可思议的缩短了十几米的距离。

    司马杨晨神色冷酷,稳稳的落在了火目兽的背上。

    “该死,给我下去!”火目兽感觉到了背部一沉,心中顿时明白了司马杨晨落到了上面,咆哮着不住翻动着身躯。

    显然是想将司马杨晨从上面甩下去。

    司马杨晨双脚仿佛吸附在了火目兽的背上,任由火目兽是如何的翻转身体,始终能稳住身体的平衡。

    而中年魔人可就遭了秧,原本额头上的伤口刚刚停止流血,火目兽这一晃动,伤口撕裂,鲜血再一次喷出。

    “火目兽,不要动了,我快坚持不住了。”中年魔人气若游丝的说。

    “主人,我该死,你要坚持,我们马上就能回家族。”听到中年人若有若无的声音,火目兽一下子慌了起来。

    司马杨晨冷笑一声,忽然脸色惨白,摇摇晃晃的跌坐在火目兽的背上。

    原本司马杨晨想要落入森林中潜藏踪迹,治疗身上的严重伤势,然而当他想要落入森林中的一瞬间,无意中感觉到森林中有十几道强大的气息。

    司马杨晨权衡利弊之下,决定放弃进入森林,逃向其他方向。

    这个时候,正好看到火目兽拖着中年魔人离开。

    一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司马杨晨怒火熊熊燃烧,瞬息间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再加上森林中暗藏的凶险,司马杨晨心中的凶悍再一次的被逼了出来。

    心中发狠,疯狂的司马杨晨不顾一切的想要杀死中年魔人,所以这才不要命的追了出来。

    坐在火目兽的背上,司马杨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苍白的脸色毫无血色,一看就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人类小子,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死缠着我不放?”中年魔人挣扎着坐起身来,愤怒的望着坐在对面的司马杨晨。

    “是吗,你似乎忘了一开始是谁先动手,是谁他妈的先找事,现在你别说是重伤,就算是死了怪不了别人。”司马杨晨冷冷的说。

    握着黑刀的手微微动了一下,中年魔人正要用凌厉的言语反击,不过当看到司马杨晨手中黑刀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

    “小子,你要做什么,千万不要冲动,我要是死了,你一定会被疯狂的火目兽杀死。”中年魔人语气惊慌的说。

    司马杨晨冷笑不语,只是目光冷冷盯着中年魔人。

    “你敢动主人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火目兽威胁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司马杨晨扬起黑刀,刀背重重砸在了火目兽的脑袋上。

    火目兽痛呼一声,正要发怒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句冰冷的话。

    “畜生,如果不想你的主人死的话,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千万不要尝试的激怒我。”司马杨晨冷冷的话语令人中年魔人浑身一颤。

    “好好好,你千万不要动手,我会老实的。”火目兽小心翼翼的说,显然是在担心司马杨晨会不顾一切的出手。

    司马杨晨冷哼一声,火目兽所说的话正是他心中所考虑的事情。

    现在正是杀死中年魔人最好的机会,然而杀死中年魔人后,火目兽绝对会发疯。

    到时候司马杨晨也难逃一死。

    如今僵持的局面不管是对于司马杨晨,还是对于中年魔人都是有利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如果司马杨晨能提前恢复痊愈,就不用担心火目兽。

    反之中年魔人恢复痊愈,等待司马杨晨将是必死的局面。

    要是一般造化境武者的话,绝对不敢与天人境中年魔人比恢复的速度。

    拥有了两颗星核的司马杨晨却有这个底气,这也是他落在火目兽背上的原因。

    现如今这种局面,火目兽的背上绝对是最安全的地方,司马杨晨能毫无顾忌的恢复,不用担心有任何外力的干扰。

    凝神静气,司马杨晨很快进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中,随后缓缓闭上双眼,在中年魔人惊疑目光的注视下,进入了修炼中。

    中年魔人喘了一口气,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道“这小子真是疯子,难道一点也不怕死吗?”

    “主人,现在怎么办,我们要继续会家族吗?”这个时候,响起了火目兽的声音。

    中年魔人犹豫了一下,随后咬着牙,坚定的说“不,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要尽快的赶到目的地,不然的话一切将不可挽回。”

    实际上,司马杨晨并没有完全的封闭意识,专注修炼,双耳一直都在倾听着身边的动静。

    当听到了一人一兽的对话后,司马杨晨反到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中年魔人回到家族中,司马杨晨命运可想而知,现在中年魔人改变了主意,正是司马杨晨想要看到的。

    正好有足够的时间恢复,不至于担忧被中年魔人的族人围攻。

    放下了心中最后一丝担忧后,司马杨晨封闭意识,全神贯注的修复着体内的伤势。

    两颗星核在主丹田中缓缓旋转,释放出大量的星辰之力,近乎空虚的丹田中在短时间恢复了一两成。

    额头上的伤势也在悄无声息间愈合,司马杨晨脸色比之一开始要好了很多。

    司马杨晨伤势主要集中在额头和双肩这三个位置,幸好只是皮外伤,在星辰之力的滋润下,很快就能痊愈。

    火目兽背上,不光司马杨晨在抓紧时间恢复,中年魔人也没有放松懈怠,当然他的恢复速度比起司马杨晨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这个时候,火目兽低吼一声,声音中隐隐带着一丝激动和喜悦“主人,穿过这片森林我们就到了。”

    听到火目兽的声音,中年魔人和司马杨晨同时睁开双眼。

    司马杨晨抬头望了望,谁下方是一片面积惊人的森林,然而森林的后方隐约能看到一座威武壮观的城池。

    看到这一幕,司马杨晨心中说不出的吃惊。

    因为他没有想到在幽冥界中还有城池,而且在建筑风格上与天玄大陆的城池构造近乎相似。

    如果不是能够肯定还在幽冥界中,司马杨晨绝对不会认为已经不可思议的回到了天玄大陆。

    中年魔人无意中看到司马杨晨也苏醒过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不由得脸色大变。

    “你恢复了?”中年魔人难以置信的说。

    司马杨晨冷笑的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望着对面的中年魔人。

    下一刻,只见司马杨晨淡淡的说“不错,看样子你似乎只恢复了三四成的水准。”

    “不对,你不是人类,也不是魔人,即使体魄强悍的魔人也没有你这样骇人的恢复速度。”中年魔人像是着魔般,语无伦次。

    “小子,我们好好谈谈吧,再拼下去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火目兽沉重的声音。

    司马杨晨一脸冷笑“现在谈你不觉得晚了吗?”

    “难道你不拍死吗?”火目兽沉声的说。

    “怕死?哈哈,怕死的话老子绝对不会追来,我看怕死的人是你们吧。”司马杨晨目露嘲讽之色,丝毫不担心自己的一言一行会激怒火目兽和中年魔人。

    现在中年魔人和火目兽绝对是怕了,再也没有胆子和司马杨晨战斗。

    要是一般人的话绝对会大事化小,把这件事情揭过去。

    而冷静的司马杨晨恰恰相反,敌人越是害怕越要咄咄逼人,让敌人陷入更大的恐惧中。

    上古宝物

    就像是面对残暴的兽类,只有表现的更残暴更凶狠,才能在气势上占据绝对的上风。

    “小子,我认输,只要你能离去,我愿意给出令人满意的赔偿。”忽然,回过神来的中年魔人咬着牙,艰难的说。

    身为一个天人境的魔人,像一个境界上远不如自己的人类武者低头认输,由此可见中年魔人心中进行了多么激烈的挣扎。

    司马杨晨神色一愣,双眼中流露着诧异,本以为会迎来一场恶战,谁知道中年魔人直接服软了。

    难道是阴谋?司马杨晨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没有放松警惕,防备着中年魔人突然出手。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现在不管你是人类还是魔人,希望你能暂时放过我,因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中年魔人继续说到。

    “是吗,不知道你能给我什么补偿?”司马杨晨不冷不热的说。

    下一刻,中年魔人咬着牙从随身的金色袋子中取出了一张面具,一脸肉痛的扔给了司马杨晨。

    司马杨晨准确的接住,随后看也不看的扔进了储物戒指中。

    “啊,你竟然拥有储物戒指。”忽然,中年魔人大叫一声,目光中激动兴奋,看的司马杨晨直莫名其妙。

    “太好了,快把你的储物戒指给我。”中年魔人兴奋激动的语无伦次,司马杨晨目光怪异,仿佛看神经病般望着中年魔人。

    中年魔人干笑一声,随后整了整神色说“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储物戒指给我,价钱你随便开。”

    司马杨晨淡淡的笑着,不动声色的说“这张面具不会是普通货色吧。”

    听到司马杨晨怀疑的语气,中年魔人气的握紧了双拳,怒气冲冲的模样就像是受到了天大的羞辱。

    “不识货的笨蛋,这张面具是上古时期留下的宝物,能随意改变样貌和声音,是隐藏身份最神奇的宝物,你竟然说是普通货色,气死我了。”

    这么神奇!

    司马杨晨心中闪过惊喜,这件宝物在战斗中或许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不过用于隐藏身份再合适不过了。

    明白了面具的价值后,准确的说司马杨晨非常满意,也相信了中年魔人的确是在低头服软。

    当然司马杨晨也不打算用储物戒指和中年魔人交易,毕竟储物戒指中储存了许多东西,要是没有了储物戒指带在身上太不方便。

    “储物戒指是我的私人物品,不是商品,暂时不打算出售。”司马杨晨淡淡的说。

    听到司马杨晨断然拒绝的话,中年魔人眼中闪过了怒气。

    “你再考虑考虑,我原因用任何东西来交换。”谁知道,中年人仍然在不死心的想要让司马杨晨改变主意。

    说起来,储物戒指在天玄大陆中也不算多稀罕的东西,只要是稍微有点实力的武者都能拥有一枚储物戒指。

    以前司马杨晨得到了不少枚储物戒指,只不过司马杨晨都是将里面的收藏搜刮一空,而储物戒指则被随手扔掉。

    要是知道储物戒指在幽冥界中有这么大作用的话,司马杨晨怎么还会舍得扔掉。

    “不要废话了,谁也别想从我的手上得到储物戒指。”司马杨晨直接将话挑明,也懒得和中年魔人浪费时间。

    听到司马杨晨的语气那么的强硬,中年魔人眼中闪过了浓浓的失望。

    司马杨晨以为中年魔人会恼羞成怒的直接出手抢夺,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摇摇头,除了失望外看不到任何异样的神色。

    “算了,你走吧。”

    如果不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司马杨晨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中年魔人似乎是忘记了刚才的仇恨,竟然放司马杨晨离开。

    “主人,不能让他走!”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火目兽的低吼声。

    中年魔人一愣,皱着眉头说“火目兽,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把时间都放在毫无意义的争斗上。”

    司马杨晨冷笑一声,悄悄的握紧黑刀,心中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主人,你误会了。”火目兽摇摇头说。

    这一句话让中年魔人和司马杨晨皆都愣了愣,显然是都不明白火目兽的想要表达的意思。

    下一刻,只听火目兽接着说“主人,我们带拿着那东西太显眼了,不如我们把东西交给这小子,让他放进储物戒指中,这样就不至于别人察觉宝物在我们的身上。”

    “你疯了!”中年足足愣了许久,这才从嘴中硬生生的挤出三个字。

    说实在的,司马杨晨也深有同感,把一件珍贵的宝物交给敌人保管,除非脑子有问题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开始怀疑火目兽的脑子是不是被撞坏了,变得不灵光了。

    火目兽苦笑着说“主人,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相信这小子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听着火目兽自信满满的话,不光中年魔人的脸上露出了疑惑,司马杨晨的脸上也是如此。

    “我会帮助你们,简直是可笑至极!”司马杨晨冷笑着说,别说帮助中年魔人,如果不是没有把握,司马杨晨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这一人一兽。

    中年魔人沉着脸“火目兽,别再说胡话了,我们的事情自己能解决,没有必要去依靠外力。”

    火目兽再次摇头道“主人,你放心,我火目兽的意识现在非常清醒,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随后顿了顿,火目兽继续说道“小子,假如你想知道翼鸟的下落最好老实的和我们合作,不然的话……”

    什么,火目兽竟然知道翼鸟的下落。

    司马杨晨脸色骤变,握住黑刀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由此也能看出他心中是多么的吃惊。

    “翼鸟在你们的手上?”司马杨晨目光不善的望向了中年魔人。

    谁知道中年魔人却是一脸茫然的神色,似乎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注意到这个细节,司马杨晨也愣了愣。

    本以为中年魔人身为火目兽的主人,一定知道翼鸟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中年魔人显然和司马杨晨知道的是一样多。

    “小子,这件事情主人不知道,只有我知道翼鸟的下落,如果你也想知道的话,尽量和我们合作。”火目兽沉声的说,语气中能够听得出威胁的味道。

    司马杨晨的脸色变了又变,进入幽冥界正是为了寻找翼鸟。

    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翼鸟的下落,要是错过的话想要在偌大的幽冥界寻找翼鸟的下落无疑是在大海捞针。

    想了又想,司马杨晨明白现在不得不服软。

    “好,我答应你,希望你说话算数,不然的话即使拼着同归于尽我也要杀了你们。”司马杨晨冷笑着说。

    听到司马杨晨威胁的话,中年魔人浑身一哆嗦,火目兽则苦笑着说“放心吧,我可不敢欺骗你这个疯子。”

    “是啊,是啊!”中年魔人不住的点着头,露出了满脸善意的笑容。

    司马杨晨皱着眉头望着中年魔人,真不明白这个家伙何德何能能够收复火目兽。

    要知道或火目兽是一只圣兽,即使是最弱的圣兽也不是天人境一重的武者能够收复的。

    一人一兽却是主仆的关系,相信任何人看到这一目都会觉得难以置信。

    摇摇头,司马杨晨也没有想这么多,随后整了整心神,冲着中年魔人说“把东西交出来吧。”

    中年魔人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直接将随身的金色袋子扔给了司马杨晨。

    司马杨晨伸手接住,看也不看的直接扔到了储物戒指中。

    随后司马杨晨直接坐在了火目兽的背上,闭目养神。

    “马上要飞过森林的范围了。”

    过了一会,耳边响起了中年魔人的声音,司马杨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正当司马杨晨想要朝下方望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火目兽沉重的声音。

    “主人小心,他们来了。”

    “该死,原本以为他们已经放弃了这次行动,没有想到竟然在城外设伏。”中年魔人脸色难看,语气中流露着担忧。

    司马杨晨心中一动,中年魔人一定是在护送某种重要的东西,可惜被对手得知了,现在争夺宝物的敌人终于出现了。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对金色袋子中的东西充满了强烈好奇心,如果不是不想让中年魔人误会,司马杨晨定会打开一探究竟。

    “火目兽,现在怎么办?”中年魔人担忧的说。

    “不用担心,距离城池不到两里路,只要我们能进入城中,相信他们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手。”

    火目兽的话让中年魔人松了一口气,司马杨晨摇摇头,心中却不以为然。

    这些人竟然选择在森林中设伏,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火目兽所说的这些人也必定想到了,所以想要脱身的话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因此司马杨晨不敢抱太乐观的态度,心中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就当火目兽的话音刚刚落下,嗖嗖嗖,下方突然间传来了三生急促尖锐的声音。

    司马杨晨低头一看,顿时脸色骤变。

    急促尖锐的声音竟然是三根黑漆漆的利箭,目标赫然是在高空中飞行的火目兽。

    “该死,快点躲开!”司马杨晨高喝道,火目兽身为圣兽,对危险的预知绝对不是人类所能相比的。

    也在这一刻发现了来自下方的危险。

    然而奇怪的是,火目兽竟然没有任何要闪躲的意思,反而是一动不动的停滞在半空中,似乎是打算用自己的身躯来抵挡下方的三只利箭。

    禁空箭

    向火目兽动不了!

    司马杨晨脸色骤变,惊退

    以后身体不被斩成两段,就能在最短的时间恢复痊愈。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神魔百炼劲虽然没有特别显示出威力,然而光是增强体魄这一点都足够称得上逆天,更不要说力量上的增强了。

    日后有时间话一定多凝聚出更多的星辰结晶,以便能尽快的拥有玄阴子所说的神魔之力。

    忽然,司马杨晨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曾经不少次都凝聚出了星辰结晶,然而因为不同的原因皆都消耗殆尽。

    如果照这个趋势下去的话,终此一生恐怕都无法修炼出真正的神魔之力。

    “吼。”

    忽然,森林的深处了传来了一声兽类的吼叫声。

    听到这个声音司马杨晨愣住了,脸上爬上了一丝吃惊的神色。

    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火目兽竟然还活着,这让司马杨晨感觉到非常的意外。

    火目兽重伤,中年魔人孤身一人,光凭他一人想要挡住森林中伏杀的人几乎没有可能,然而这一人一兽偏偏是活了下来。

    下一刻,激烈的打斗声从远方传来,显然这群人的战斗正在向司马杨晨所在的位置蔓延。

    司马杨晨深吸一口气,连忙收起心中的思绪,一跃跳到了一棵参天大树上,躲在了枝叶最茂盛的地方隐藏踪迹。

    没有过了多久,司马杨晨隐约看到一只身躯庞大兽类一路疯狂的冲来,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树木棵棵断裂,硬生生被碾压出一条大路。

    火目兽不愧是圣兽,受了重伤竟然还拥有着骇人的威势。

    躲在树上的司马杨晨心中赞叹一声,目光忍不住落在了远方的庞大身影。

    火目兽背上趴着一个人,似乎是受了重伤,不管火目兽是如何的奔跑,这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动不动,显然是昏死了过去。

    这个人一定是中年魔人。

    正当司马杨晨心中暗暗的猜测着,忽然火目兽的后方多了十几道人影。

    个个是天人境的强者,气息强悍,聚集在一起即使距离遥远的司马杨晨也心惊不已。

    怪不得中年魔人会昏死在火目兽的背上,原来在森林中伏杀的竟然有这么多的强者。

    过了不久后,火目兽距离司马杨晨躲藏的大树只剩下四五百米,后方的十几个强者也是紧追不舍,齐齐怒吼着想要拦住火目兽。

    重伤似乎让火目兽变得更加的凶悍,即使长时间的奔跑速度也没有任何要慢下来的意思。

    后方的十几个强者即使想追一时半会也追不上。

    躲在树上的司马杨晨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伏杀的强者太多,司马杨晨说不定会现身帮助火目兽,而现在只能放弃。

    凶悍的火目兽一路横冲直撞,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棵树木,终于来到了司马杨晨藏身的大树附近。

    忽然,火目兽竟然停了下来,抬头望了望司马杨晨所躲身的大树上,犹如拳头大小的双眼中莫名的闪过了一丝喜色。

    捕捉到这个细节,司马杨晨心中一咯噔,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后方的强者见火目兽停下,加快速度直接将火目兽围了起来。

    “畜生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一位强者冷喝着说。

    火目兽不言不语,双眼望着不远处的大树,忽然用最平静的语气说道“小子,现在我把他们引到这里,该你出手了吧?”

    围住火目兽的十几个强者同时脸色大变,目光也皆都落在了司马杨晨藏身大树上。

    司马杨晨心中暗暗的叫苦,恨不得直接跳出来破口大骂。

    这个火目兽太损了,竟然在这个时候点破了司马杨晨藏身的地方。

    意图非常明显,一定是想让司马杨晨对付十几个强者。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一位魔人强者怒喝道,巨大声音中森林中回荡,震得周围的树木嗡嗡直响。

    司马杨晨咬着牙,心中明白自己的踪迹已经暴露了,即使躲着不出现,这十几个强者也一定会前来将司马杨晨逼出来。

    “哈哈,火目兽做得好,等回去的话主人一定重重有赏。”司马杨晨哈哈大笑,一跃从茂密的枝叶中飞身而出,随后稳稳的落在了火目兽的身边。

    十几个强者惊疑的望着司马杨晨,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乱动。

    众多强者忌惮不是司马杨晨的实力,而是司马杨晨出现前所说的那一句话。

    正是这句话让众多强者有些吃不准,森林中是不是埋伏着其他的人。

    “只有你一个人来?”火目兽不满的说。

    司马杨晨淡淡一笑,平静的目光一一的从十几个强者的身上掠过,随后司马杨晨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呵呵,当然不是。”

    “小子,你是什么人?”站在左方的一个魔人强者冷冷说道。

    “杀你们的人。”司马杨晨漫不经心的说。

    “狂妄,一个不到天人境的小子竟然想要杀死我们,简直是不知死活。”右方的一个魔人怒声的喝道。

    “是吗?”司马杨晨平静转过身,望向出言喝斥他的魔人。

    “光凭我的确是杀不了你,不过你们却注定要死在森林中,请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司马杨晨越说越平静,十几个强者去却是惊疑不定。

    一个不到天人境的武者绝对不可能表现的这么平静,更何况是个青年,如果不是有恃无恐,在众多强者面前早就吓得腿软了。

    一时间,十几个强者的心中都升起了一个惊惧的念头,彼此对望了一眼,皆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退意。

    火目兽目光奇异的望着淡然自若的司马杨晨,一开始他只是为了司马杨晨能够拖住追兵,这才点破了司马杨晨的藏身之处。

    谁知道司马杨晨的表现令火目兽也有点拿不准,心中也逐渐开始怀疑司马杨晨是不是真的在森林中埋伏着人手。

    “行了,你们这些笨蛋最好跪下受缚,不然的话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司马杨晨的语气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而司马杨晨越是这样,越让十几个强者坚信这附近必定有着埋伏。

    一时间,十几个强者皆都陷入了犹豫中。

    “呵呵,差点忘记了,来火目兽我先帮你治疗一下伤势。”这个时候,司马杨晨一拍额头,脸上露出了歉然的神色。

    随便边说边走向火目兽的面前。

    “你能帮我疗伤?”火目兽目光中流露着惊疑。

    “难道你认为我现在有心情骗你吗?”司马杨晨微笑着反问了一句,随后双手贴在了火目兽的身上。

    十几个强者眼中的惊疑更加浓郁了,敢有恃无恐的帮火目兽疗伤,要说森林中没有埋伏,绝对没有一个人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