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章 做倒卖魔晶的买卖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4本章字数:6487字

    第241章做倒卖魔晶的买卖

    深吸一口气,司马杨晨开始朝着火目兽的身躯中注入星辰之力。

    火目兽起初双眼困惑,但是当感觉到注入的星辰之力后,直接流露出了震惊的目光。

    司马杨晨微笑不语,持续不断的注入着星辰之力,火目兽凶悍气息逐渐平稳了下来,身躯上的一些伤口也出现了愈合的现象。

    这一幕让看到的十几个强者惊惧的说不出话来,举手投足间治疗了火目兽严重的伤势,司马杨晨的手段在他们眼中简直是神迹。

    “不好,真的有埋伏,我们快走。”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十几个强者惊慌的朝着远方逃去,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好了,别再装了,他们走了,小子真有你的。”火目兽松了一口气,赞叹着说。

    司马杨晨露出了无奈的神色,感情火目兽以为疗伤也是假的。

    “你以为我真的在骗你吗,难道你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在快速的痊愈。”司马杨晨淡淡的说。

    “啊,真的,你真的能帮我疗伤。”听司马杨晨这么一说,火目兽连忙检查自己的身体,果然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严重的伤势在一股奇异能量的滋润下,正在快速的痊愈,照这根本趋势下去,用不了多久伤势绝对会完全的痊愈。

    下一刻,司马杨晨轻吐一口气,收回了贴在火目兽身上的双手。

    火目兽残留了一股星辰之力,帮助火目兽治疗伤势完全不是问题,所以司马杨晨也不想继续浪费星辰之力。

    “小子,我现在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人,竟然拥有这么神奇的能量。”火目兽难以置信的惊呼着。

    司马杨晨苦笑一声,随后淡淡的说“我不是魔人,是人类,现在明白了吧。”

    “你真的是人类。”火目兽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色,似乎对司马杨晨的身份非常的吃惊。

    捕捉到这个细节的司马杨晨也愣住了,诧异的说“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人类吗?”

    “我也是只是猜测,当确定你和翼鸟有关系后这种猜测已经动摇了,谁知道你的身份真的是人类。”火目兽苦笑着说。

    司马杨晨神色古怪,感情自己是没事找事,如果不承认的话火目兽恐怕也不会在怀疑。

    想到这里,司马杨晨顿时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怪异感觉。

    摇摇头,司马杨晨心中到也没有后悔,现在承认不承认意义不大,即使暴露了人类的身份,司马杨晨也不认为火目兽会翻脸。

    “放心吧,不管你是人类还是魔人,我都不会对你出手,毕竟你救了我的命,还救了主人。”火目兽笑着说。

    “是吗?”司马杨晨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目光不善的望着火目兽,冷冷的说“你恐怕是想多了,现在掌握生杀大权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突围

    火目兽沉默了足足一会,随后目光闪烁,抬起头说道“我明白,你既然能救我一定也能杀了我,不过我相信你不会杀我们两个。”

    “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司马杨晨没有回应火目兽的话,而是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好吧,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火目兽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根本没有选择回答不回答的权利。

    “我想知道魔人这么仇恨人类的原因。”司马杨晨开口缓缓的问道。

    火目兽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司马杨晨竟然询问这个问题。

    随后火目兽快速的回答道“魔人是魔和人类的结合品,被魔和人类所唾弃,最后被人类赶入了地底,所以魔人才如此痛恨人类。”

    原来是这样,司马杨晨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当然司马杨晨心中也明白火目兽只是说了大概。

    司马杨晨也懒得去询问更多,毕竟这件事情只需要弄清楚原因就行了。

    再说司马杨晨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当然不会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现在把翼鸟的下落告诉我。”司马杨晨整了整神色,继续问道。

    火目兽目光闪烁,似乎是在迟疑不定,并没有立刻开口回答。

    “火目兽,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如果不说的话别怪我翻脸无情。”司马杨晨见火目兽在犹豫,忍不住冷笑的威胁着。

    下一刻,火目兽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我也是无意中在王都中见过这只鸟,当时它被关在笼子中,别带进了王宫中。”

    “你怎么知道我和翼鸟有关系?”司马杨晨又问了一句。

    “因为我在你的身上感觉到了和翼鸟相似的气息,所以这才试着说了出来,令我没想到的是你真的和它有关系。”火目兽解释着说。

    司马杨晨皱起了眉头,总算是弄清了翼鸟的下落,可惜翼鸟被带入了王宫中,想要带翼鸟离开回到天玄大陆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们现在距离王都有多远?”司马杨晨心情沉重,身为一个人类在魔人世界闲逛,绝对是拿自己的命来冒险。

    “上万里吧。”火目兽缓缓的说。

    听到这个数字司马杨晨差点没有被吓趴下,要是在天玄大陆上万里绝对算不了什么,但是在魔人世界上万里就意味着上万里的凶险。

    魔人仇恨人类,司马杨晨身为一个人类,绝对不亚于是进入了狼窝,凶险重重。

    “呵呵,上万里对于一个人类来说的确是太凶险了,不过我可以帮助你到达王都,相信到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怀疑你。”忽然,火目兽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司马杨晨却不动声色,平静的望着火目兽,淡淡的说“我不想浪费时间,说出你的条件。”

    “哈哈,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既然这样我就把话挑明,只要你帮助我们护送东西平安的交到余钱的手上,完事后我送你去王都。”

    听到火目兽的条件司马杨晨脸上没有太大的波澜,点点头淡淡的说“好,我答应你。”

    “给我追,一群笨蛋,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这么轻易的吓唬住了。”

    忽然,森林的深处响起了一个暴怒的声音。

    司马杨晨脸色大变,一跃跳到了火目兽的背上,声音急促的呼道“快走,谎言被他们识破了。”

    森林的深处隐约出现了十几道人影,火目兽迅速的上升到半空中,朝着远方飞去。

    “他们还没逃远,快点追上去。”下一刻,远方出现了两道急促的破空声,司马杨晨心中大惊,连忙扭头一看。

    两只独角鸟正在高速的飞来,骇人的速度,一点点缩短与火目兽的距离。

    “火目兽,飞快一点,他们追上来了。”司马杨晨皱起了眉头,火目兽的速度之前挺快的,现在却突然间慢了下来。

    “没办法,我的翅膀受伤了,飞行速度也受到大大的影响。”火目兽苦笑着说。

    “好了,你专心飞,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司马杨晨皱着眉头沉声的说。

    火目兽点点头,怒吼着提升飞行的速度。

    司马杨晨站在火目兽的背上,转过身提起黑刀,望着后方高速逼近的两只独角鸟,眼中闪过了一丝冰冷的神色。

    过了一会,两只独角鸟一左一右的围了过来,两只独角鸟背上都站在一个中年人。

    天人境二重。

    感受到两个中年人的境界,司马杨晨目光凝重无比,天人境一重司马杨晨勉强能够应付,然而现在所面对的是天人境二重的魔人,而且还是两个。

    “火目兽,用最快的速度飞到城中,我恐怕顶不了多久的时间。”司马杨晨沉声的说。

    火目兽一言不发,速度却在陡然间再次提升。

    可惜火目兽受了伤,速度也勉强比独角鸟快上一分,所以无法拉开距离。

    “你这个装神弄鬼的小子,给我去死吧。”左边的一个魔人强者怒吼着冲了过来。

    另一个魔人强者也从一侧冲来,两个天人境二重的魔人左右夹击,司马杨晨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深吸一口气,司马杨晨紧握黑刀,调动丹田中的星辰之力,做好了恶战一场的准备。

    “来得好。”黑刀朝着最先逼近的魔人强者斩去,这个魔人强者一扭身,轻易的躲过这一刀,变幻方向再次逼来。

    另一个魔人强者也怒吼着逼来,呈现合围之势,将司马杨晨围在了中间。

    司马杨晨脸色一变,身躯向后仰躺,几乎是躺在火目兽的背上,两个中年魔人攻击落在了空处。

    “小子,看你往哪里躲。”魔人强者怒吼一声,反手一掌拍向司马杨晨的腹部,另一个魔人强者则直取司马杨晨的咽喉。

    司马杨晨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凌厉如此可怕的围攻,脸色变了又变,身躯骤然间挺直,向后闪电般爆退。

    就在这时,两只独角鸟竟然落在了火目兽的背上,正在全速飞行的火目兽身躯一顿,速度猛然间慢了下来。

    两个魔人强者一跃跳下了独角鸟,随后落在了火目兽的背上。

    麻烦了。

    司马杨晨退无可退,干脆咬着牙,放弃了后退,一掌朝着立足未稳的一个魔人强者拍去。

    星辰之力疯狂的在手部的脉络中流淌,酝酿出惊人的威力,这一击灭天掌即使天人境二重的魔人强者也不禁脸色大变。

    “这小子邪门,我们一起上。”魔人强者也顾不得强者风范,招呼着另一个魔人强者朝着司马杨晨逼近。

    嘭。

    伴随着一声惊人的巨响,司马杨晨和左边的魔人强者对轰了一掌。

    司马杨晨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挨了一记灭天掌的魔人强者脸惨白,不受控制的连连后退,如果不是另一个魔人强者及时的拉住,这家伙绝对会从火目兽的背上掉下去。

    完了。

    司马杨晨心中哀嚎一声,这下子恐怕要落下去了,要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即使不死也会被摔成重伤。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一只手贴在了司马杨晨的后背上,一股强悍的力量帮助司马杨晨稳住了身体。

    “小子,你的实力虽强,但是面对两个天人境的武者是不是有点力不从心了。”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司马杨晨吃惊的扭头一看,中年魔人不知何时竟然苏醒了过来,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境界突破到了天人境二重。

    “你突破了?”司马杨晨吃惊的说。

    “呵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中年魔人轻笑着说了一句。

    “杀。”

    两个魔人强者彼此对望一眼,突然怒吼着冲了过来。

    司马杨晨目光一凛,正要冲上去,谁知道身边中年魔人率先冲了出去。

    “小子,我们一人一个。”中年魔人豪迈的哈哈大笑。

    这声大笑仿佛点燃了司马杨晨体内的热血,心中豪气顿生“好,看我们谁先解决对手。”

    下一刻,司马杨晨毫不迟疑的冲向了另一个魔人。

    中年魔人突破到天人境二重,境界上比之魔人强者丝毫不弱,因此一交上手两人战的是难分难解。

    司马杨晨境界上弱了不少,一交手境界上的劣势就暴露了出来。

    魔人强者出手凌厉,在气势上直接压制住了司马杨晨,司马杨晨也只能被动的防守,苦苦支撑着。

    “想要战胜我没有那么容易。”突然,司马杨晨爆喝一声,步伐交错,身躯扭动,一击灭天掌朝着魔人强者的肩膀拍去。

    “狂妄的小子,我杀你犹如捏死一只蚂蚁般轻松。”这个魔人强者露出傲然的神色,面对司马杨晨一张,不避不闪,抬手一掌迎了过去。

    “不可,这小子邪门,千万不要硬拼。”另一个魔人强者惊呼着说。

    他这一分心提醒,顿时被中年魔人抓住了机会,凌厉攻击打得对手连连后退。

    司马杨晨目光冰冷,灭天掌重重的与面前的魔人强者硬碰了一记,这个魔人强者听到提醒后,想要躲,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巨响,狂暴的气流向着四周疯狂的席卷,司马杨晨和魔人强者踉跄着倒飞了出去。

    一旁的中年魔人和另一个魔人强者也遭遇了无妄之灾,毕竟火目兽背上的空间不算大,除非跳下去,不然的话躲是躲不掉的。

    狂暴气流冲击的两人身躯不稳,异常的狼狈,差点没有从火目兽的背上掉落下去。

    魔人城池

    “哈哈,终于要到了。”火目兽兴奋的昂起头,高声的吼叫着。

    司马杨晨恰好从后方犹如炮弹般倒飞过来,不偏不倚,凑巧的撞在了火目兽昂起的头上。

    下一刻,火目兽惨叫一声,身躯摇摇晃晃的朝着下方落去,而司马杨晨身躯上力量卸去,刚好落在了火目兽的背上。

    正在拼命稳住身体的中年魔人和魔人强者,彻底的失去了身躯的平衡,脱离了火目兽的背上。

    随后在半空中稳住了身体。

    司马杨晨脸色惨白,虽然撞在了火目兽的脑袋上,避免了从高空中坠落的被悲剧。

    但是火目兽的脑袋太硬了,这一次的碰撞让司马杨晨刚刚恢复的伤势再一次的恶劣。

    整个人像是散了架般疼痛难忍,稍微一呼吸都能牵动惊人的疼痛。

    司马杨晨却不得不动,双手死死的搂住火目兽的脖子,避免身躯从高处落下。

    当快要降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摇摇晃晃的火目兽总算是稳住了庞大的身躯。

    “小子,你是不是和我有仇,怎么又撞了我一次?”火目兽不满的吼叫着。

    司马杨晨松开了搂住火目兽脖子的双手,喘着粗气躺在火目兽背上。

    “你以为我想撞你啊,如果不是为了帮你们抵挡魔人强者,我怎么会接连的受伤。”司马杨晨冷声的回应着。

    火目兽的语气让司马杨晨心中升起了一丝火气,自己好心好意的帮忙,却落得个被怪罪的下场。

    “呵呵,别见怪,我只是随便发了发牢骚。”火目兽连忙赔笑着解释道。

    现在司马杨晨浑身疼的要死,当听到火目兽服软后,司马杨晨干脆闭上嘴巴,不言不语,抓紧时间恢复伤势。

    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

    司马杨晨稍微抬起头一看,中年魔人和一个魔人强者正在不远处的高空中激战。

    当看到中年魔人占据了上风,司马杨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躺在火目兽背上闭上了双眼,调动星辰之力来滋润受伤的身躯。

    过了不久后,火目兽背上响起了中年魔人的声音。

    “小子,你还好吧?”

    司马杨晨缓缓睁开双眼,中年魔人不知何时回到了火目兽背上,正在一脸关切的望着躺在火目兽背上的司马杨晨。

    “还好,暂时死不了。”司马杨晨摇摇头,慢慢的坐起身来。

    中年魔人看到司马杨晨无恙,顿时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司马杨晨的身边。

    “小子,我真佩服你,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真的很少见。”忽然,中年魔人感叹着说。

    司马杨晨笑了笑,淡淡的说“你是在说我是一个天才吗?”

    “不。”中年魔人摇摇头,一脸正色的说“实力比你强的年轻人多不胜数,但是像你这样重信诺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

    重信诺?司马杨晨心中苦笑一声,从一开始自己就应该置身事外,可是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舍得冒着生命危险去帮助一个魔人。

    司马杨晨也想不通自己是冲动还是头脑发热,竟然莫名其妙的去帮助曾经生死搏杀过的敌人。

    “废话少说,我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你们是有原因的,到时候希望你们也能信守承诺。”司马杨晨收起心中凌乱的思绪,淡淡的说。

    “放心吧,我火目兽一向说话算数。”这个时候,响起了火目兽信誓旦旦的声音。

    “做完这一件事情后我也会去的。”中年魔人咬着牙,似乎做出了某种艰难的决定。

    “到时候再说吧。”司马杨晨摇摇头,语气平静的说。

    前往王都有了火目兽的帮助后到不是难事,然而如何进入王宫中救出翼鸟却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

    过了不久,火目兽降落在了城外的一片空地上。

    这里距离城门仅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城门中进进出出大量的魔人,却没有一个魔人的目光落在了火目兽的身上。

    一个个神色如常的来来去去。

    司马杨晨信中说不出的疑惑,要是在天玄大陆的话,猛然间出现火目兽这群庞然大物早就引起了轰动了。

    而现在,来来往往的魔人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火目兽的出现甚至提不起他们的兴趣。

    “幽冥界强大的兽类比较常见,而且和魔人的关系还非常友好,所以在潜意识中魔人将兽类当成朋友。”

    一旁的中年魔人见司马杨晨目露困惑之色么,忍不住轻笑的解释着说。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个解释司马杨晨心中无语,感情在魔人眼中,真正的敌人是人类,却把兽类当成了同族。

    人类将兽类当成猎物,而魔人却当成朋友,天玄大陆和幽冥界果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杨心中暗暗的感叹着,随后与中年魔人一起进入了不远处的城池中,至于火目兽则留在了城外。

    “火目兽独自在城外不碍事吧?”司马杨晨疑惑的问了一句。

    万一身后的追兵追来,火目兽岂不是要陷入可怕的凶险中。

    中年魔人微笑着摇摇头“不用担心,城池外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任何势力敢在那里动手。”

    听到中年魔人自信满满的回答,司马杨晨心中更加奇怪,不过也没有继续询问,整了整心神随同中年魔人进入了城池中。

    天火城,是幽冥界中排名前一百的城池,繁荣热闹,一点不逊色天玄大陆的富饶城池。

    从中年魔人的口中得到这座城池的名字,司马杨晨双眼不时在四周打量着,十足一个乡下没有见过世面的穷小子。

    魔人的城池和天玄大陆城池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街道上人流如潮,两旁商铺林立,如果不是确认自己在幽冥界中。

    司马杨晨绝对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人类的城池中。

    “对了,我的名字叫做沈庭,在天火城中你还是称呼我为叔叔,免得被人怀疑你的身份。”忽然,中年魔人凝重的嘱咐了一句。

    “好。”司马杨晨稍微了迟疑了一下,随后点点头同意道。

    沈庭所说的身份恐怕是人类的身份,的确,一个人类出现在魔人的城池中,这要是暴露的话,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好侄子,随我去余家商号。”沈庭哈哈大笑,一旁的司马杨晨直郁闷,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叔叔,让司马杨晨浑身十分的不自在。

    余家商号在天火城的城西,一条繁华街道的尽头。

    当司马杨晨和沈庭来到这里的时候,余家商号客流如潮,进进出出的人非常多。

    “叔叔,余家商号主要出售什么东西?”驻足在余家商号门前,司马杨晨好奇的问了一句。

    “呵呵,余家商号在天火城中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商号,出售物品种类多不胜数,不过主要是做倒卖魔晶的买卖。”沈庭笑着解释道。

    魔晶?司马杨晨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想魔晶一定是幽冥界中比较珍贵的物品。

    就在这个时候,从余家商号中响起了一声大笑“哈哈,沈兄弟你总算来了,这些天可是让我望眼欲穿。”

    伴随着一个热情的声音,下一刻从余家商号中快步走出了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