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章 直接撞在了刀刃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4本章字数:7752字

    第242章直接撞在了刀刃上

    “这是余家商号的主事余钱,也是我们这次交易的对象。”沈庭低声说了一句,随后大笑着迎了上去。

    “哈哈,沈兄弟。”

    “余大哥。”沈庭余钱两人热情的拥抱着,就像是许多年没有见的老朋友般。

    一旁的司马杨晨却狐疑的皱起了眉头,两人表面上看起来热情,而司马杨晨却感觉到了浓浓的虚伪。

    这两人真是演戏的天才。

    摇摇头,司马杨晨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两人都在隐藏着自己真正的心里,恐怕隐藏的非常辛苦。

    “沈兄弟,快请进,我们里面谈。”余钱笑着说,目光无意中撇到了站在一旁的司马杨晨。

    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问道“沈兄弟,这位是谁?”

    “他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儿子,算是我的侄子,司马杨晨过来拜见余叔叔。”

    又多了一个叔叔。

    司马杨晨心中十分的无奈,为了隐藏身份也只能暂时装作沈庭的侄子。

    整了整神色,司马杨晨迈步向前来到了余钱面前,恭敬的说“余叔叔。”

    余钱一愣,目光闪过了奇异的光芒,不过很快的隐去,重新露出了笑容。

    “好侄子,快随我进去。”余钱热情的在前方引路,三人来到了余家商号的大厅中。

    一个个整齐的货架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物品,余家商号的大厅非常大,即使上百的客人正在挑选着货物也一点不拥挤。

    三人脚步不停,一直来到了余家商号的后院中。

    走着走着,司马杨晨目光一凛,无意中望向了左边的花圃中。

    走在一侧的沈庭注意到司马杨晨脸上异样的神色,刻意的压低声音说“怎么了?”

    司马杨晨摇摇头“没什么。”

    沈庭一脸狐疑的神色,不过也没有继续询问。

    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余钱的笑声。

    “沈兄弟,司马杨晨,我们进客房谈吧,里面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好。”沈庭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司马杨晨目光刻意的打量着后院中的一间间房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当听到了余钱的话后连忙收起了目光,整了整心神,随着沈庭和余钱走进了后院中最中间的房屋中。

    古怪的交易

    余钱推开房门,跟在后面的司马杨晨忍不住露出了吃惊之色。

    房门推开后竟然还一扇黑漆漆的门,类似石门,看起来非常的厚重,质地坚硬。

    这个时候,余钱伸手按在了石门一旁的墙壁上,下一刻伴随着轰轰轰的巨响,石门缓缓的开启着。

    沈庭仿佛曾经经历过这种场面,脸上找不到一丝吃惊的神色。

    司马杨晨深吸一口气,快速的平息着内心中的吃惊,目光中重新恢复了冷静。

    同时暗暗的提醒着自己,现在是在幽冥界中,而不是天玄大陆。

    不能用天玄大陆的目光来看待幽冥界,不然的话吃惊的地方多着呢。

    当黑色石门完全开启后,余钱迈步走了进去,沈庭和司马杨晨也在随后走进了这间古怪的房屋中。

    房屋中的场景更加的古怪,墙壁竟然是黑色,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压抑,就连地板和桌椅的颜色也是如此。

    司马杨晨怀疑这间房屋的主人是不是一个心理极度阴暗的家伙,不然的话怎么会弄成如此压抑的颜色。

    “沈兄弟,司马杨晨,坐吧。”余钱热情的招呼着司马杨晨和沈庭两人。

    沈庭笑着坐了下来,司马杨晨则是一脸好奇的望着房屋中一切,十足一个刚出来闯荡的小子。

    看大这一幕,余钱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随后目光落在了沈庭的身上。

    “沈兄弟,东西带来了吗?”余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正题,司马杨晨目光一动,不由收回了视线,不动神色关注着两人的对话。

    沈庭轻笑一声,缓缓的说“当然带来了,司马杨晨把东西拿出来吧。”

    听到沈庭的话,司马杨晨一愣,随后明白了沈庭所说的东西。

    当司马杨晨手上凭空出现一个金色袋子的时候,余钱脸色一变,目光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光芒,不过很快被他隐藏了起来。

    “叔叔,给你。”司马杨晨将金色袋子扔给了沈庭,沈庭看也不看的直接扔给了余钱。

    余钱双眼中涌现着狂热的神色,手忙脚乱的接住了金色袋子。

    余钱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平息内心中激动的情绪,随后打开袋子,这个举动吸引了司马杨晨的注意力。

    司马杨晨也非常好奇袋子中到底装着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中年魔人不顾生死的守护,同时也能让余钱激动万分。

    金色袋子打开,余钱从中掏出了一张破旧的黄皮纸,拿到面前激动的打量着。

    看到这一幕,司马杨晨直接愣住了。

    这张纸一定不简单,说不定上面记载了藏宝的地点。

    司马杨晨目光闪烁,暗暗的猜测着。

    “东西你拿到了,现在是不是也该进行我们的交易了。”忽然,沈庭不动声色的打破了房屋中的沉默。

    余钱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黄皮纸,入如获珍宝般放在了贴身衣服中。

    “沈兄弟,果然重信誉,我余钱也不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既然我已经拿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你所需要我同样也会拿出来。”余钱正色的说。

    不知道为何,司马杨晨总觉得余钱口是心非,这场交易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我相信余大哥的为人。”沈庭笑着说。

    “哈哈,生意人最看重的就是信誉,如果没有信誉的话,余家商号早就关门大吉了。”余钱大笑道,与沈庭互相恭维着。

    司马杨晨皱了皱眉头,现在场面那像是交易,沈庭冒着生命危险来到天火城,到了这一刻竟然也不着急了,似乎交易变得无关紧要了。

    不对,沈庭有古怪。

    准确的说,不光沈庭古怪,余钱古怪,这场交易更是说不出的古怪。

    司马杨晨暗暗的警惕着,心中决定静观其变,默默的等待着交易的结束。

    “余大哥是大忙人,兄弟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把她交出来。”突然,沈庭站起身来,收起笑容,表情严肃的说。

    司马杨晨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终于算是进入正题了。

    余钱的笑容凝固了,淡淡的说“沈兄弟这么着急吗,不如我们先吃吃饭,促膝长谈一番再办正事。”

    “呵呵,余大哥客气了,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做,还请余大哥谅解。”沈庭不冷不热的说,面无表情,再也看不到之前的笑容。

    “既然这样,那就下次吧,你们先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把她带来。”余钱忽然一笑,热情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身走向房屋外。

    过了一会,房屋中只剩下司马杨晨和沈庭两人。

    “这家伙似乎有古怪,该不会出尔反尔吧?”司马杨晨皱着眉头说。

    沈庭摇摇头,沉声的说“放心,交易会完成的,不过相信余钱也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天火城。”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来?”司马杨晨苦笑着说,有点不明白沈庭来进行交易的目的。

    明知道是死,却偏偏要来,除了不想活了司马杨晨还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司马杨晨,刚才你在院子中表情奇怪,是不是发现了异常?”正当司马杨晨沉思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沈庭低沉的声音。

    抬起头,司马杨晨心中犹豫了一下,随后缓缓的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发现了异常。”

    “哦,说说看。”沈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花圃中和房屋中都藏着不少强者,恐怕是为了我们而来的。”司马杨晨沉声的说。

    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后会非常的吃惊,谁知道这家伙表情非常的淡定,似乎早已经察觉到司马杨晨所说的异常。

    “你早就知道了?”司马杨晨皱起眉头。

    沈庭摇摇头,语气沉重的说“余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当我进入天火城的那一刻他就计划好了要杀死我。”

    说到死的时候,沈庭一脸淡然平静的神色,仿佛对死亡没有任何一丝的畏惧。

    司马杨晨目光说不出的古怪,曾经他认为沈庭是一个胆小怕死的人,而这一刻却变得无所畏惧。

    即使司马杨晨也不敢保证自己在面前死亡的时候能做到如此的坦然,像沈庭这样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你们到底在进行着什么交易?”司马杨晨忍不住问了一句。

    “马上你会知道了,假如我们能活着离开天火城,说不定你能轻易的进入王宫。”沈庭露出了神秘小笑容,莫测高深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司马杨晨连忙收起心神,目光望向了房门处。

    余钱大步从外面走来,当他的双脚落在房间中地板上的时候,黑漆漆的石门再次落下,房屋中成为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

    司马杨晨目光一凛,出路被堵死了,等会想要逃走恐怕要花费一番功夫。

    “余大哥,人怎么没有带来?”沈庭淡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神色平静的说。

    余钱露出了笑容,热情的说“这里环境不好,所以我把她留在了院子中。”

    “既然这样,我们出去吧。”沈庭边说边站起身来,司马杨晨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因为他看到了余钱冷笑的神色。

    “等等。”余钱忽然高喊了一声,语气从热情直接转变成了冷厉。

    来了。

    司马杨晨暗呼一声,心中明白一直都在伪装的余钱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

    沈庭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不冷不热的说“余大哥,怎么了?”

    “沈兄弟,大家都算是重信诺的人,我余钱也敬重你的为人,谁知你竟然在图纸上动了手脚,难道真当我是白痴吗?”余钱厉声的说道。

    果然,这场交易不简单。

    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一点也不出乎司马杨晨的预料,不过沈庭在黄皮纸上动手脚到让司马杨晨没有想到。

    沈庭这不是逼余钱翻脸吗,交易也会因此而终止。

    “呵呵,等出了天火城后我会给你真正的图纸,不然的话这场交易只能暂时的中止。”沈庭漫不经心的回应着厉声的余钱。

    “好,算你狠,我现在送你出城,希望你说话算数。”

    “放心吧,我不是你。”眼看着要翻脸,谁知道余钱竟然冷静了下来。

    “我们走。”沈庭冲着司马杨晨低声说了一句,司马杨晨点点头,随后站起身来。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巨响石门缓缓开启,余钱率先迈步走了出去,沈庭和司马杨晨也迈步离开了房屋,来到了后院中。

    司马杨晨谨慎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后院中剩余房屋中,再一次感觉到一道道若有若无的强者气息,花圃中也是如此。

    后院中埋伏了不少强者,要是余钱翻脸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小姐。”忽然,一直淡定沉静的沈庭激动呼喊一声。

    顺着沈庭的目光望去,视线的不远处俏丽着一个黑衣女子。

    司马杨晨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艳色彩。

    黑衣女子身材高挑,玉脸精致美丽,像是艺术品般令人沉迷,唯一不足的是玉脸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让黑衣女子少了正常女子的灵动。

    “沈叔叔。”黑衣女子玉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声音冷漠的令人不敢靠近。

    沈庭激动的单膝跪在黑衣女子的面前,声音颤抖着说“小姐,你受苦了。”

    司马杨晨心中暗暗的惊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沈庭冒着生死来天火城交易竟然是为了眼前这个黑衣女子。

    而且从沈庭恭敬态度看来,黑衣女子和沈庭似乎是主仆的关系。

    惊险击杀

    黑衣女子双眼空洞,沈庭跪在她的面前,从黑色女女子的脸上捕捉不到一丝波动。

    司马杨晨皱了皱眉头,不光交易古怪,就连眼前的黑衣女子也是古怪至极。

    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诡异。

    算了,不管这么多了,帮助沈庭离开天火城,也该去王都寻找翼鸟了。

    “沈庭,你和她可以走,不过这小子要留下来做人质,免得你到时候再动手脚。”突然,余钱冷声开口,打破了后院中短暂的沉默。

    司马杨晨脸色骤变,冷笑的望着余钱。

    留在余家商号当人质,亏余钱能够想出来。

    这个时候,沈庭站起身来,目光直视余钱,平静的说“好,我答应你。”

    该死。

    本以为沈庭会拒绝,谁知道这个家伙直接答应了,甚至一点也没有要征询司马杨晨意见的意思。

    正当想要怒声质问沈庭的时候,沈庭摇摇头,似乎在示意司马杨晨暂时先冷静下来。

    司马杨晨愣了愣,随后深吸一口气,暂时先压制住了内心中的火气。

    “现在可以走了吧。”沈庭淡淡的说,余钱点点头,率先迈步走在了前方。

    “小子,记住我送你的宝贝,我们在老地方等你。”临走的时候,沈庭说了一句让司马杨晨摸不着头脑的话。

    望着沈庭和黑衣女子远去的背影,司马杨晨猛然间感觉到后院中潜藏的强者气息少了许多,到最后只剩下了三四道。

    察觉到这个细节,脑海中再联想到沈庭临走时候的那一句话,司马杨晨逐渐明白了其中的深意。

    下一刻,司马杨晨不动声色的迈动步伐,刚刚走了十几步,从花圃中嗖嗖嗖冲出了三个人。

    三人皆都是四十岁上下,神色冷酷,直接将司马杨晨围了起来。

    “小子,你现在不能走。”左方的一个中年人冷笑着说。

    司马杨晨淡定的停住了步伐,感受着三人的境界,司马杨晨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余钱带走了几乎所有的高手,剩下只有三个天人境一重的魔人武者。

    同时面对三人或许无法取胜,但是逃走绝对不成问题,沈庭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才让司马杨晨留下来当做人质。

    借此来打消余钱心中疑虑。

    “不知道我何时能走?”弄清了一切后,司马杨晨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心中开始寻找脱身的机会。

    “哈哈,小子还想走,简直是异想天开,告诉你吧,你走了掉了。”三个魔人嘲讽着连连大笑,显然是没有把造化境八重的司马杨晨放在眼里。

    司马杨晨面无波动,面对嘲讽整个人出奇的冷静。

    “是吗,可惜我现在就要走,相信应该没有人能够拦住我。”淡淡说着,司马杨晨迈动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狂妄。”

    “找死。”

    “杀了他。”

    三个魔人被司马杨晨淡然镇定的举动给彻底激怒,当司马杨晨迈动步伐的时候,三人怒吼着扑了上来。

    三道攻击从三个不同的方位袭来,司马杨晨目光顿时凝重无比。

    骤然间,身躯扭动,双腿交错,迈着奇异步伐在狭窄的空间中不可思议的闪躲着。

    下一刻,在三个魔人震惊的目光下,司马杨晨不仅躲过了攻击,而且还出现在了包围圈的外面。

    实际上司马杨晨能够在三个天人境武者攻击下脱身,主要是三个魔人太过于轻视的原因。

    压根没有将造化境八重的司马杨晨放在心上,因此在出手间十分的随意,司马杨晨正是利用这个机会,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给我站住。”三个魔人怒吼着追出,司马杨晨当然不会傻乎乎站住原地,等待再一次被包围。

    整个人快如闪电出现在余家商号的大厅中,步伐没有半点停顿,司马杨晨一路狂奔,直至消失在人群中。

    当三个魔人追到外面的时候,司马杨晨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分开追,一定要找到这个该死的小子。”

    三个魔人皆都是一脸懊悔的神色,要是被司马杨晨逃走的话,绝对少不了惩罚。

    人来人来的街道上,司马杨晨在人少的地方取出了从沈庭手上得到面具。

    当戴在脸上后,面具不可思议的与脸部的皮肤融为了一体。

    司马杨晨吃惊的发出一丝声音,声音粗狂浑厚,和原来的声音有着天差地别。

    随后司马杨晨在地面上的水泊上看到了自己的长相,忍不住大吃一惊。

    整张脸变化太大了,和原本的相貌看不出半点相同之处,即使再熟悉的人也不会将这张脸与司马杨晨联系到一起。

    最不可思议的是连身躯都有了惊人变化,配合这张粗狂的脸,绝对能称得上毫无破绽。

    太好了,这面具真是好宝贝。

    司马杨晨双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沈庭说的一点也不夸张,面具的作用绝对能够称得上逆天。

    过了一会,冷静下来的司马杨晨开始回忆沈庭临走时候所说的话。

    宝物是指面具,显然是让司马杨晨逃出去的话利用面具来摆脱追兵。

    至于老地方应该是惊险击杀

    余家商号的门口聚集了数不清的人,当看到司马杨晨将余家商号中的东西搜刮一空,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震惊说不出话来。

    要只是闹事的话顶多算得上矛盾,现在司马杨晨直接搬空整个余家商号,这个疯狂的举动绝对能让余家商号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响起了一个怒吼声,刚刚迈动步伐的司马杨晨停了下来。

    下一刻,一个中年人从人群中走出,这个中年人正是在大街上追踪司马杨晨的魔人。

    深吸一口气,司马杨晨的脸上到没有丝毫吃惊,整个人表现的非常平静。

    同时面对三个魔人没有太大胜算,不过现在仅仅是一个天人境一重的魔人,司马杨晨有自信能与之一战。

    “我见过他,他是余家商号天人境的武者计宏,哈哈,这小子要有大麻烦了。”

    “奇怪,余家商号不是有很多强者吗,今天怎么到现在才出现一个。”

    “听说余主事带着商号高手出城了。”

    “这小子真赶了一个好时候。”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场面喧闹嘈杂。

    计宏冷着脸,杀气腾腾的走进了余家商号的大厅中。

    “不知死活的混蛋,竟然敢来商号闹事,说,到底是什么人指示你?”计宏一上来没有动手,而是怒声的逼问司马杨晨。

    司马杨晨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没有人指示我。”

    “狗屁,如果没有人指示的话你一个造化境八重的垃圾怎么敢来商号捣乱?”计宏冷笑阴沉,显然不相信司马杨晨的一番说辞。

    外面不少看热闹的人皆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看样子司马杨晨的话不光计宏不相信,就连看热闹的人也没有一个人相信。

    摇摇头,司马杨晨也懒得去解释。

    “小子,你是无话可说了吧,快点说出你背后指使之人,不然的话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计宏见司马杨晨不说话,语气中更加的阴森。

    “想让我死你还够格。”司马杨晨不经意的望了一眼计宏,淡淡的说。

    听到司马杨晨轻视的话,计宏气的浑身发抖,神色暴怒狰狞,目光中流露着阴森冰冷的杀机。

    “可笑的自大狂,造化境八重的境界在天人境武者面前弱小的就像一只蚂蚁,杀死你易如反掌。”

    计宏的话没有一个人觉得狂妄,天人境一重对上造化境八重,不管是任何人看来战斗将是毫无悬念。

    “是吗,希望你等会还能笑出来。”面对一道道不看好的目光,司马杨晨十分的镇定。

    现在的司马杨晨仿佛成名已久的绝世强者,拥有着战胜一切的自信。

    计宏本以为一番嘲讽的话能将司马杨晨的嚣张气焰彻底的打消下去,谁知道司马杨晨非但不害怕,反而更加的平静。

    顿时,计宏心中升起了一股冲天的怒火,猛然间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自吹自擂,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混蛋,现在我就让你死。”

    恼羞成怒的计宏再也无法克制住心中的怒火,怒吼着恶狠狠的扑向司马杨晨。

    “笨蛋,你不仅杀不了我,而且还会被我杀死。”司马杨晨凌厉的言语进一步的刺激几乎陷入疯狂中的计宏。

    果然,原本快要失去理智的计宏被司马杨晨这一刺激,直接进入了发狂的状态中。

    一个天人境的武者,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境界不如自己的年轻人羞辱,别说是计宏,就算是心里素质再好的人也无法在这一刻保持理智。

    正面战斗的话,司马杨晨心中没有太大的胜算。

    别看曾经与两个天人境二重的强者恶战了一场,实际上主要是在火目兽背上的原因,两人放不开手脚,被限制了实力。

    如果是天人境一重的人类武者,司马杨晨有自信战胜,而魔人体魄强悍,再加上造化境与天人境本质上的差别,因此司马杨晨不敢抱着一丝乐观的情绪。

    准确的说,司马杨晨最大的本钱是强悍的体魄,而这个优势在魔人面前荡然无存,境界的差距也因此而凸显了出来。

    司马杨晨不想浪费时间,万一剩下两个魔人归来了就,麻烦了,所以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来结束战斗。

    所以必须让计宏失去理智,疯狂固然能让一个武者发挥出更强的实力,同时也会让武者失去往日冷静,给对手留下致命的破绽。

    这样才能做到速战速决,完成报复余家商号的目的,从而有惊无险的抽身离开天火城。

    不然的话战斗势必会演变成一场苦战,别说取胜了,要是等两个魔人或者余家商号的高手归来后,到时候想走也走不掉了。

    下一刻,伴随着恍如兽类的怒吼声,计宏一拳砸向司马杨晨面门。

    拳风凌厉,犹如刀子般撕裂着空气,魔人特有强悍的力量,在这一拳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轰出这一拳是造化境九重的武者,司马杨晨绝对会毫无迟疑的选择硬碰硬,但是此刻面对是更强的天人境一重。

    因此司马杨晨更为谨慎,选择了后退,避其锋芒,不与计宏正面对抗。

    “懦夫,有种和我对轰一拳。”计宏一脸阴笑,双目中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见司马杨晨后退,计宏咆哮一声步步紧逼,速度丝毫不慢,一拳甩出,像是炮弹般撞向司马杨晨的胸口。

    后退中的司马杨晨突然冷笑一声,猛然间停住了步伐,身躯挺拔,犹如磐石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计宏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以为司马杨晨受不了言语上的刺激,冲动的要与他硬拼。

    “哈哈,笨蛋,你上当了。”计宏哈哈大笑,一脸狠辣之色,一拳咆哮着轰了出去。

    “是吗,我觉得笨蛋这个称呼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司马杨晨冷笑的抬起手臂,一拳漫不经心的迎了上去。

    外面围观的人皆都屏住了呼吸,硬碰硬是最能看出实力的强弱,也是最容易分出胜负。

    不过直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一人相信司马杨晨会在这场战斗中胜出,反而都认为这一次碰撞的结果将是毫无悬念。

    “狂妄的小子,我要将你轰成碎片。”伴随着计宏疯狂的声音,两人的拳头不避不闪的就要碰撞在一起。

    下一刻,外面围观的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司马杨晨突然摊开拳头,黑刀凭空出现在手掌中,漆黑阴森的刀刃朝外,计宏的一拳不偏不倚,直接撞在了刀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