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4章 奇异美女现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7102字

    上面站着一个伟岸的人,即使距离遥远也能感觉到凌家于万人之上的威严。

    就这这时,时空仿佛变幻!

    一个美女缓缓的露出了她的俏脸!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身兼数职的欧阳小素兰在半夜一点三十二分,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从最后一家打工的餐馆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天杀的哪个没素质的混蛋,随手从楼下飞了一块带着花朵的花盆儿,刚巧不巧的砸到了欧阳小素兰的脑袋上,欧阳小素兰最后一句“你妹的”还没蹦出口,眼前一黑,哐当同脑袋上的花盆再度一起落地了。

    醒来的时候,欧阳小素兰一睁开眼睛,不仅头上的伤没了,自己手脚被捆,衣衫凌乱不说,身上还趴了一个肥头大耳,地中海式的老头,正伸出那双油腻腻的双手,延笑着就要摸去。

    欧阳小素兰傻了了,刚要张嘴大喊,伸腿去踹,却发现嘴巴上竟然被人封住了胶带,全身竟然一处可动的地方都没有。

    “嘿嘿嘿,小美人,可算让我逮到你了,这一回我可是费了大功夫,弋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找不到这个地方来救你了,你还是乖乖的跟了我,不比在那家伙那里做明星快活,哈哈……”

    这是什么情况?什么弋天什么明星,她根本不是,她只是一个打工妹啊,难道是……他们抓错人了?!

    又惊又惧的欧阳小素兰这下更是吓的睁大了眼睛滚滚泪水就从眼中夺眶而出,透过那反光的铝合金皮子,欧阳小素兰看到了那铝皮上倒映出来一张洋娃娃一般精致又陌生的脸,盈盈的泪珠粘在那卷翘的睫毛上,我见犹怜,纤长白嫩的细腿和细嫩紧滑的肌肤,这一切……还是那个每天蓬头垢面一副黑框眼睛的欧阳小素兰吗……

    不!这是怎么回事!这张脸不是她啊!怎么回事!她……她的脸呢,连这具身子……

    “嘿嘿,别露出这么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嘛,一会儿,我就让你舒服的上天!哈哈”

    不!别过来!欧阳小素兰心里对着猥琐的地中海老头大喊,可是嘴巴被胶带封住,任凭怎么挣扎也是发不出一丁点儿的声音,欧阳小素兰眼里布满了绝望,难道说,今天注定要在这里失去她的贞洁吗,在她还茫然失措,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

    清冷的大堂里,却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阵少年的轻笑声,地中海老头听到声音,顿时吓了一跳,猛的转头四下巡视“谁!谁!在这里!”

    被激光切割整齐的大门轰然倒塌下来,逆着光,欧阳小素兰只能看到那站在光束中的黑影,“啧啧啧,大白天的,我说什么人躲在这个破烂里面啊,原来是一头肥猪想配种啊。”

    “你是谁!臭小子,可不要多管闲事,不然,小心一会连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地中海老伯一看来人只有一个,放了心,大声厉喝道,妄图将自己刚刚那副惊慌失措的耻辱给抹去。

    “哎~老头儿,我不过就是路过,你也不至于如此绝情吧,刚巧今儿我也看上这地盘了,你说我们是划拳分地盘呢,还是你直接带着你的狗滚蛋儿呢。”少年似乎是完全的不介意,双手揣在兜里,含着一跟尾巴草就是晃晃悠悠的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你们!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上!”老伯气的牙抖,周围的保镖这才反应过来,一看少年走进,高喊一声呀,就朝着少年冲了过去。

    “哎……无聊……”三下两下的将前来的几个保镖轻松的解决之后,少年显得很失望。

    “哎,老头儿,你家的手下也太弱了,好歹你也是个上市房地产的龙头公司的大老板,下次可以请些有质量的人吗。”

    “你!你!”地中海老伯一听少年这话,差点气得口吐鲜血,几个从背后偷袭的保镖再度被少年一把掀翻。

    这个人还是个人吗,这些可都是从特种部队花重金聘请过来的,竟然在这个看起来不怎强壮的少年面前手误还击之力。

    地中海老伯见势不妙,大敌当前,保命要紧,哪里还顾得美色,当即丢了那被捆在石柱上的欧阳小素兰,就朝着出口的方向跑去。

    “跑都这么丑,本还不想送你一程的。”少年似乎很无奈,对着那只穿了个平角裤的地中海老伯投去不算满意的目光,终究是叹息一声,随手从地上飞了一个板砖就朝着老伯的屁股上打去。

    “哎呦!”一声哀嚎响彻这废旧的车库,那板砖竟然真有奇效,老伯瞬间消失在了欧阳小素兰的视线之内。

    “好了,日行一善已经完成。”

    少年拍拍手,连看都没有看被绑在一边的欧阳小素兰就径直揣兜朝着门外走去。

    欧阳小素兰一惊,什么!有没有搞错!这里还有一个人啊!这个人难道不是为了救她而来的吗!本来被救的喜悦的心情突然低至谷底在心底燃烧起汹汹的怒火。竟然将嘴间的胶带咬破。

    “喂!你别走啊!这里还有一个人啊!!你把我放了再走啊!喂!喂!!!”

    可少年的身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哪里有人回应她的呼喊。

    欧阳小素兰很强。训练取消?

    欧阳小素兰躺在那张黑丝天鹅绒的大床上看着这天花板上的吊顶发呆,她已经躺了一整天了,不是因为她敢耍脾气,而是因为,自从昨天晚上被女仆给驾回来之后,在现在为止,她的身体是一动都动不了了!

    昨天的五公里越野,简直是要了她半条命去了!她奶奶个腿儿的!她好歹重生之后是一个大美女,不去拍她去做作间谍之类的就算了,竟然就被人拉去训练五公里越野去了,难道就没有一些正常的事情要她去做的嘛!

    欧阳小素兰暗自握拳在心中呐喊泪目,心中却是渐渐浮现出一张阎越的俊脸。

    就是这个大恶魔!长的好看又什么用!性格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变态!不仅嫌弃她的身材不说,还派人说今天给她做什么饥饿练习不给她饭吃。

    她都快饿昏了好不!昨天五公里越野,今天好不容易不让她跑步了,竟是直接不管饭,那个人不会是上天专门派来折磨她的吧!

    欧阳小素兰摸了摸饥肠辘辘又在叫嚣着的肚子,忧伤的望了望门口,依旧是被关上,床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大罐的花茶还有维生素,女仆昨天晚上将她从训练场抬回来的时候就告知说,要她准备好,今天要被饿上一天了。

    欧阳小素兰有苦说不出,腿肿的不能动,肚子空空如也,这简直就和她下修罗地狱一样,人家小说里面的女主重生之后,哪一个不是吃穿不愁,一群高富帅哭着喊着追着要娶她啊,为什么一放到她的身上就变成了她成了被折磨的主儿。

    欧阳小素兰挣扎着起身,想去前面够着把水拿过来,刚挣扎着起身,没走两步,双腿又是一阵抽痛,欧阳小素兰咬了咬唇,一够身,一个白皙纤细的手指瞬间夺过水杯,欧阳小素兰一惊,猛的抬头,就看见不知何时从门外窜过来的余杰正抢走桌子上的水杯,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欧阳小素兰怒了,一下子蹦了起来,就要从余杰的手中去夺,太欺负人了!不给她吃饭就算了,现在连水都不给她喝,想要她活活渴死吗!

    “哎!别急,我今天找你是告诉你两件事情来的,你不想知道吗?”余杰一个转身,侧过了欧阳小素兰的手,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小素兰。

    欧阳小素兰皱眉看着他,有气无力的说道:“什么事,快说!”

    “啧啧啧,你这个女人,怎么和头小狮子一样,一点都不温柔”余杰摇摇头看着欧阳小素兰,显得非常失望

    “今天你可是应该先感谢我的,因为我和我师父说了,师父做了一个决定,让我特地前来告诉你”余杰嘴角一弯,将水杯拿到自己的嘴边,一饮而尽。

    欧阳小素兰抽了抽嘴角看着余杰把被子里的水一口饮尽,咬牙道“两个?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是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吧。”

    “宾功!答对了!”余杰打了一个响指,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床头。

    欧阳小素兰本来身子就绵软无力,余杰一个猛力,眼看着几乎就要摔倒到余杰的身上,余杰笑嘻嘻出手扶住欧阳小素兰,手指一下子就触碰到了欧阳小素兰的胸上,欧阳小素兰瞬间脸色变得绯红一片,刚要开口,余杰就抢先道。

    “我这可是日行一善,你到底想不想听来的。”

    欧阳小素兰没有力气和余杰吵架,只能狠狠的剜了一眼余杰,有气无力的说“说!”

    “你还没告诉我,你想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余杰撇了撇嘴,显然觉得欧阳小素兰的回答不甚令他满意。

    欧阳小素兰只盼望这个小混蛋早点出去,哪里有力气和他多做言语,当即翻了翻眼皮道“好消息”

    余杰点点头道:“我师父说,看你这个小身体板子,昨天就跑了一次就不行了,准备不让你训练体能了。”

    “哈!”欧阳小素兰猛的睁大眼睛看着余杰,一把抓住了余杰的衣领,本来半敞开几个纽扣的衬衣竟然被欧阳小素兰一把给拽掉了几颗扣子。

    余杰低下头,看了看被欧阳小素兰猛然扯开的衬衣,不怀好意的对着低头对欧阳小素兰笑了笑,指了指胸口,欧阳小素兰这才如同烫手一般将双手给猛的收回。

    “咳……咳咳,你师父真的是这样说的?”欧阳小素兰眨了眨眼,满眼期待的看着余杰。

    “恩,师傅一言,驷马难追!”你师父怎么不是唐僧啊!欧阳小素兰腹诽道,不过嘴上却是裂开了花。

    “太好了!那我们是不是就要开始做任务了?!”

    余杰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摆动了两下道:“NO,NO,NONONO……还有一个消息没说完呢。”余杰故作神秘的看向欧阳小素兰,顿了顿。

    “快说!”管它接下来做什么呢,总之不会比跑五公里越野更让人难过的事情了!

    “还有一个坏消息就是,从今天开始,变成由师父亲自带你训练了,哎,可惜了,师父那家伙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变态啊,本来我还想帮帮你的。”余杰摇摇头,叹息一声,看向脸色突然变的刷白的欧阳小素兰,惋惜的拍可拍她的肩膀。

    “你、你师父要训练我什么?!”欧阳小素兰看着余杰这副表情,当即脸色也变了样,声音都带上了一丝胆怯。

    阎越那个混蛋,她是断断不敢用和余杰说话的口气和那个人说话的,如果以后没了余杰在身边,两个人独处训练,不是更让人连呼吸都不自在了吧。

    余杰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欧阳小素兰,暧昧的眨了眨眼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记得到时候别带着什么铁片的东西,我师父可比我厉害多了,小心被他发现了就有你的苦头吃了。”

    说完,一个起身,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房间。

    欧阳小素兰愣了愣,还没来得及消化余杰的话,就听见门再次被关上,只留下空空如也的杯子。

    两秒钟之后,房间里传来一声欧阳小素兰的怒吼声“余杰!你还我的水来!!!!!!”

    第五章:掌握男人?

    余杰走后不多时,女佣总算是拿了一杯水走了进来,欧阳小素兰一把抢过,咕咚咕咚的喝完,再准备说再来一杯的时候,女佣早就不见了,本来被敞开的大门也被再度从门外锁了个严实。

    欧阳小素兰趴在床上懊恼的看着木门,索性不去想,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到底有多久,又是有多久没有进食,反正等一阵皮鞋渐渐走近的时候,欧阳小素兰半睁着眼睛从被子里偷偷的看了看走到自己床边上的人,一见是那个人,瞬间紧闭上眼睛,翻了个身,打算无视装睡处之。

    “别装睡了,我看到你醒了。”阎越微微一笑,看着侧着身子,紧闭上眼睛的欧阳小素兰。

    欧阳小素兰继续装睡,这个人一定只是试探下她的,这样想着,欧阳小素兰又是闭紧了眼睛,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不起来?”阎越挑眉,看着身子微微蜷缩成一团的欧阳小素兰,不禁有些失去耐心。

    欧阳小素兰继续装死,阎越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俯下身子,伸出手就要去拉开欧阳小素兰的被子。

    “啊!你你你要干嘛!”从未被人这样对待过,欧阳小素兰想起身上那件红色绸缎的睡裙,一下子从床上反跳起来,怒视着阎越。

    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醒了就好,收拾一下,和我去内室,虽然饿了两天,不过我看,你的精神倒是不错的嘛,还能骂人。”

    阎越一句颇为调侃的话,和阎越顺着她的肩带看过去的目光,瞬间让欧阳小素兰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不过欧阳小素兰不敢对阎越过多的发脾气,毕竟和阎越和余杰完全不一样,余杰可以和在与她的相处中缓缓的对他放下那种陌生感,可阎越则是神出鬼没,上一分钟对她温柔微笑,下一分钟可会要了她的命。

    “我,我先穿好衣服。”用力的呼了一口气,欧阳小素兰忙一拉胸前的睡衣,转过身去。

    “二分钟,我在门外等你。”阎越也没多做他言,点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门。

    欧阳小素兰看房门再度被关上,也不管再怠慢,一个轱辘爬起来,因为两天没有下床,也没有进食,身子都变得软绵无力。

    足尖刚一沾地,就一下子软了下去,爬起来,眼前有是一阵星光,几乎要晕厥过去,欧阳小素兰苦笑一声,想是鸡汤没吃饭的缘故,也只能伸手去抓了一旁的维生素拿了一把塞进嘴里,冲进洗手间。

    暖黄色的灯光被打开,洗脸,刷牙,欧阳小素兰呆呆的看着镜子里那张明艳的脸庞,因为这几日的折磨,下巴已经尖了下来,深红色的真丝睡衣也显得空荡了不少,这张脸好陌生,以致于欧阳小素兰每日看到之后,都会呆怔一会才想起这是自己。

    “时间到了。”卫生间的门被推开,阎越一身整洁的斜依在门口看着她。

    在看到她依旧一身睡衣的模样,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怎么,难道你想穿着这个出去?”

    欧阳小素兰的脸又红了红,辩解道:“不是,是衣柜里面没有衣服,只有睡衣。”

    阎越这才想起,随即拍了拍手,门口的女佣立刻走了上来,恭敬的行了礼。

    “衣服没有拿来吗?”阎越薄唇微启,女佣一听,立刻身子一抖,然后将目光落到了欧阳小素兰的身上。

    “还真是什么都能忘。”阎越冷声继续说道,声音却是更加的冰寒起来。

    “主人!给苏小姐准备的衣服就在外面!我这就去拿!”女佣本来想主人几日不搭理这个女人,应该是早就把她忘了,没想到,却……

    “从进来的很强。玛果酒吧里的狂欢

    呵,好璀璨的灯火!好喧闹的夜A城!

    欧阳小素兰迎着徐徐的晚风,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哎,如果一直走下去就能到达最想去的地方该多好啊。

    欧阳小素兰下意识地咬咬嘴唇,些微的疼痛咸涩好像一击重锤,击得她猛地一激灵。眼泪瞬时如同决堤的河流一般,势不可挡。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冷酷变态地对待自己,平日里残暴不仁,时不时地以生命相威胁,背地里竟还要以那种方式来摧折自己的灵魂吗?那夜的古龙水味道一下子成了挥之不去的恶魇。

    靠,再世为人,却特么的红颜薄命!被这样一个魔鬼玩,能有几天的寿命啊?前面哪里有自由和梦想,哪里有最想到达的地方,分明是人间炼狱呐。

    想到此,欧阳小素兰朦胧的泪眼里,脚下的路蓦然变成了火红火红的岩浆,还在如浪似潮地不停翻滚着,令人望之胆寒!

    啊!欧阳小素兰猛然刹住脚步,调转身体向后方跑去,刚跑了没几步,就撞进一个宽广结实的怀抱里。两个人猝不及防,紧贴着身体倒退了好几步。

    “咳咳……女人……可恶的女人”,余杰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一颗外星陨石击中,钝疼钝疼的,捏着拳头就想将这投怀送抱的家伙暴揍一顿,一低头却发现,欧阳小素兰长得实在是太瘦弱了。虽然有170的身高,可体重连90斤都不到。自己这李小龙的暴怒之拳,她能承受得了吗?仔细瞧着,这小身体一抖一抖的,好像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呢。

    “喂,你怎么啦?见鬼啦?看来你只有嘴硬这一门本事嘛。”余杰轻笑着搡了她一下,“哈,我就说你会回来的,偏不信。不过这么热情的拥抱还是让我有些吃不消啊。实话告诉你吧,没有人能逃出师父的五指山,特别是女人,他看中的女人。呃……”余杰蓦地停止了自说自话,很奇怪,为什么自己肯定欧阳小素兰是师父看中的女人呢?而且心里突然间涌上满满的酸涩和失落,这种陌生的感觉从何而来?

    晚风吹得愈加大了,初夏的时节却让欧阳小素兰觉得有种浸在冰水里的感觉,重生,契约特工什么的好像都是虚幻的,只有身体和心灵的感觉最真实。嗯,至少现在还活着,就像不久前的所谓前世。自己的生命仿佛就是在不停地翻山越岭。跨过一重又一重。伤痕累累又如何,前途荆棘又怎样,只要将自己百炼成钢,便是风雪不侵,百无禁忌。哼,看你阎越能耐我何!

    “喂!”欧阳小素兰抬起漫着笑意的脸,用手肘撞了下正在作沉思状的余杰,嘿,这小家伙也学人家装深沉呢。

    “唉哟,你这女人!哦,不对,你这力气分明是属于男人嘛。”余杰一脸沉痛惋惜外加嫌弃的表情,心里却在嘀咕,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啊,刚才明明双肩抖动,伤心得厉害,怎么一转眼就雨过天晴呢。真是相当的没心没肺。就她这个样子如何能作为师父的私人特工,去做那些细致缜密的工作呢。真为她捏把汗,搞不好还得专门安排人员为她善后。

    一边琢磨着,一边皱起眉头看她,“怎么了,欧阳小素兰小姐?”

    “我们去喝酒好不?为了庆祝我们顺利地成为了海天的练习生,嗯?”欧阳小素兰又习惯性地抿起小嘴,眨巴着晶亮水润的大眼睛,满目的期待与恳求。

    余杰当下在心中无奈长叹,靠,又来。一边却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玛果酒吧,慢摇音乐动感迷幻,DJ卖力地调节着气氛。舞池深处,昏暗的灯光交替闪烁,一条条交织的人影如蛇一般扭动着,狂欢着。整个现场嗨到爆棚。

    欧阳小素兰刚才还活灵活现的眼睛此时却布满了惊惧与不安。她紧紧拽着余杰的手,生怕一不留神被这疯狂的人群淹没。

    “余杰,我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喝酒。”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撤出去。曾经的自己四处打工,帮人送报,送牛奶,发传单,甚至洗盘子刷碗,但就是没进过这些五光十色的娱乐场所。在她的想法里,这里是人享受糜烂与颓废的场所。坚决抵制之。

    “你说什么——”余杰回过头,隔着半米的距离,却用超音贝喊着。

    “我,我们回家吧——”欧阳小素兰也喊了起来,“你—师—父—会—骂—的—”

    余杰怔了一怔,忽然注意到欧阳小素兰紧张不安的神色,瞬间就明了了几分。哈,难怪凌娜叫她小白兔,还真是名副其实。但是,单纯天真能带给她什么呢,只有伤害和背叛。当有一天,伤痕够多了,所有的美好就都消失了。

    他忽然心里一痛,手劲不由自主地加大,欧阳小素兰的手被他紧紧攥着,不由得惊呼出声。任凭他将自己连拖带拽地拖到一个隐蔽的拐角。

    “欧阳小素兰,我希望你明白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不管你以前生活在怎样一成不变的环境里,未来的你都将和过去的你一刀两断,再无关联。‘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生物的生存法则。如果你不想成为弃子,不想做为牺牲品,就拾起你的勇气和骄傲来,改变自己,才能多一分走下去的机会。明白吗?“

    欧阳小素兰被他突如其来的认真弄得呆了半晌,蓦地伸出手,贴在余杰的额头上,他发烧了吗?怎么突然这样?

    余杰瞧着她懵懂的神色,蓦然有些恼怒地拍掉她的手,继而又粗鲁地拽着她往舞台上走去。欧阳小素兰彻底地慌了,“余杰,你疯了。快,快放开,放开我的手。我要回去了。”

    余杰依仗着自己高拔精悍的身躯,拉着欧阳小素兰在人群中如游鱼一般,很快便到了舞台。他远远地朝DJ打了个手势,顿时音乐停止,人们的兴致被突然打断,却望到舞台中央一对俊男美女站在聚光灯下,倒也不见得有多懊恼。也许是什么当众求婚的戏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