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章 怎么才能平复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5:25本章字数:7426字

    “她是我的猎物,从一开始就是。你,不应该忘了这一点。总有一天,你要为你的鲁莽付出代价。”

    说完,手一挥,立刻有两个人冲进来,二话不说,扛起欧阳小素兰就走。

    很强。天使OR撒旦?

    欧阳小素兰迷迷糊糊的,已经辨不清东南西北。只觉得嘴唇发干,全身火烧火燎的,恨不得立马跳进一汪冰水里。

    “难受,好难受……”她断断续续地喊着。

    “你们放下她!”阎越的语气威严中透着掩饰不住的焦灼,眼看着欧阳小素兰还在无意识地抓挠着身体,忍不住回转身体大步走到她的身边,狠狠地扣住他的双手,气急败坏地喊,“你这女人,再管不住你的手,我就给你剁掉!”一边命人拿过来一副手铐,不由分说地禁锢了她柔嫩的双腕。

    欧阳小素兰睁开发胀的双眸,却只瞧见模糊一片的红色火烧云。她死命地瞪视着眼前挺拔的人影,恨声说道,“都是因为你,我才这样的。都是你害的!”说完便禁不住突如其来的一阵痛痒,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阎越一怔,接着便是一股排山倒海的心痛。对,都是因为我,是我害的你。如果我们没有遇见该有多好,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互相折磨!

    “欧阳小素兰!欧阳小素兰!”余杰也慌了神,不安地看向阎越,“师父,她,她究竟怎么了?”

    阎越如梦初醒,打横抱起她就跑,只丢下一句,“还不是你做的好事,回头再跟你算账!”

    余杰追着他的步伐,呐呐地自言自语,“哎,怎么一沾到欧阳小素兰,我就要倒霉呢?可是我究竟做错什么了嘛?”回头瞧见一堆保镖落在后面,不由得气上心来,“你们还不快去安排车驾和医院?养你们是看的么?”

    保镖们闷声答“是”,便一个个撒着双腿向前奔去。

    哎,但愿她不要有事才好。余杰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西波尔私立医院,皮肤外伤科。

    数名值班医生护士各司其职,深夜正好眠的时候,也不时地进行着查房等工作。这是私人医院,除了主人家及其亲眷朋友或者指定对象外,其余概不接待。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清闲的,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拿着优渥的薪水。

    只是医院的规矩多,门槛也高。所以在职人员不光专业水平过硬,自身素养也很高。即使是没人监督的情况下,医院各部门每天都要进行器械检查,园林维护,员工状态测试等工作。医院甚至建立了专门的科学实验楼。

    不惜代价购买仪器,高薪聘请各国知名专家来进行各项疑难杂症的攻克实验。一方面利于家族人员就诊,一方面也能为医学领域做出些贡献,搏些名声。

    只是片刻后,医院大门轰地打开,一辆白色悍马在朦胧的夜色下也瞩目非常,数辆豪华轿车尾随其后,风驰电掣般地驶入了医院的泊车区。

    这么大的动静惊醒了一众值班人员。

    这是怎么了,家族里的哪个大人物病了,好大的排场。负责人王起光赶紧招呼着其余几人准备好担架,着手迎接病患。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几个人居然很快便土着脸回来了,伸长脖子一看,只见一个长身玉立的英俊青年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大步走来,怀里好像还抱着个人。用西服掩住了身体,看不真切,不过看那纤细的身材,肯定是个女人。

    这是?阎上?

    “还愣着干什么?皮肤科的医生都被我接来了。先给我天字号房,然后会诊!”

    “天字号?哦,是!”王起光回头看了看正呆滞地咂巴着嘴巴的几个年轻护士,无语地说道,“还不赶紧安排,是不是想下岗啊?”

    “哦,知道了,王主任。”说罢,女孩们一哄而散,一个女孩小声说着,“那是谁啊?能被阎上这样紧张地抱一回,便是直接到鬼门关去报到也值了啊。”

    王起光听了,不由得一脸黑线,然后皱着眉陷入沉思。进入西波尔五年了,这样的阎越还是很强。谁给谁的下马威!

    欧阳小素兰立在海天传媒文化公司的大门前,一副无精打采,垂头丧气的样子。

    余杰双手插兜,撞了撞她的肩膀,“怎么,站着也能装死啊,女人,你可真有演戏天赋。”说完看了看欧阳小素兰阴转雨夹雪的脸色,挂着满足的笑意一马当先地向前走去。“女人,你现在已经是黑名单上的头号人物了。再不小心一点,可是要彻底消失的哦。”余杰走了几步,又背对着欧阳小素兰摇了摇手臂,调侃道。

    “去死吧你,”欧阳小素兰真是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

    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昨天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结束的。连怎么出的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阎越那雷霆震怒的样子。

    看着她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还有那来自九幽地狱一般的阴森话语,“欧阳小素兰,你最好聪明点,知道什么该记什么该忘,不然,我有的是让你永远住口的办法。你若想尝试,随时欢迎。还有,别忽视了你的价值,如果不懂得发挥,那我也没有留你的意义了。”

    靠,自己真不是一般的听话,前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最多跟他道歉呗,犯错误也很无辜的啊,谁不想自己净做对的事情呢。

    在他手里逃是没得逃了,既来之则安之。潜入海天不过是当回狗仔队而已,能有什么难度呢?何况自己还可以接受正规的出道前训练。

    自己的明星梦啊,说不定真的可以实现。想到这里,再不犹疑,大步迈向海天造星中心。

    “嗨,欧阳小素兰!”一个清新丽人远远地便跟欧阳小素兰打着招呼。

    方可可!那天一起通过考核的女孩。

    “嗨,你来得好早哦。怎么样,快跟我说说,昨天训练了一天,什么感觉?课程难吗?教习严厉吗?”欧阳小素兰笑嘻嘻地挽住她的手,连珠炮似的问道。

    “瞧你,这么想知道,昨天为什么不来,害我好等,看看,脖子都长了。”

    “唉,别提了,昨天就是场噩梦,不堪回首啊不堪回首。”欧阳小素兰瞬间拉长了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不开心就别提了,我们快点进去吧。海天每个月都有新进练习生呢,每个月几个名额。三个月周期下来,提拔与淘汰就开始了。以优异成绩通过很强。结缘尹菲菲

    面前的几位佳人在经历了一场大战后,终于陷入了短暂的冷战氛围中。杨麒东其实在双方动手前,就已经站在了很强。钢琴王子,想要碰触你的心灵

    这一天上午训练声乐,下午训练形体。晚上时间自由安排,可以在各操练室演练一天所学。

    这些都是练习生的最基本课程,也是艺人终生都不能放松的坚持,是彰显实力最好的标尺。所以,很多不同课程进度的人可以在一起学习。

    一群花样少年少女伴在一起追梦,不比同年龄段的其他孩子那样跳脱活泼,这里是个严肃认真的地方。上课的时候有丝毫懈怠的都会被严厉喝斥甚至罚出。

    欧阳小素兰也看到不少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人,即使已经当了很长时间的练习生,他们听课的表情依旧聚精会神。不由得被他们的认真所渲染,全神贯注地听起来。

    声乐亦称艺术歌唱。是运用艺术化的语言与科学化的歌喉相结合,塑造出鲜明生动,悦耳动听的听觉形象—歌声,……简言之,声乐就是用人声唱出的带有语言的音乐。同时,它的分类也是多种多样,艺术表现形式多有不同,它是人类抒发感情的一种方式。如同写诗作画,寄予了美好的精神诉求。

    欧阳小素兰完完整整地理解了声乐的概念,才恍然觉得,什么叫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原来唱歌不仅是唱歌那么简单,是人类感情世界的浓缩升华。歌者有丰富的感情,他的音乐才会长出灵魂,取悦自己感动别人。

    啊,简直感动得要哭了。扭头四顾,只见身边的方可可正在认真地做着笔记,而身后的余杰,竟然在睡觉。

    欧阳小素兰顿时怒不可遏,这个家伙!这么精华的课不听,简直暴殄天物嘛。她忍不住将右手伸到身后,轻轻敲了敲余杰的桌子。

    没反应,再敲,还是口水流一桌,睡得跟死猪一样。

    欧阳小素兰气得直接拿笔戳他,本来是想轻轻下手的,不想,由于身后没长眼睛等客观原因,手失了力度和准度,只听得,讲课老师正说着,“下面我们要先开始通俗唱法的练习……”然后是“嗷”的一声,余杰猛然站了起来,“干什么?”

    老师莫名其妙,“唱法练习啊。”

    “我问你干什么?”余杰再次重复了一边,欧阳小素兰背后嗖嗖地冒着冷汗。这该死的家伙!

    “老师,欧阳小素兰拿笔戳我,影响我上课。”余杰瘪着嘴,一副姐姐欺负我的委屈表情。

    “欧阳小素兰,既然不想上课,就站出去吧。”老师冷冷地吐出这一句话,“下面,姚小清先上台来清唱一曲,我以此曲进行点评,你们注意听着。”

    欧阳小素兰简直郁闷地想撞墙,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气呼呼地站到练习室的门口,看着对面演艺图书馆的大楼,愣愣出神,很快便神游天外。

    自己竟然在海天娱乐公司当练习生,甚至接受最当红女艺人专属VIP的邀请,也许将来自己也能出道,再也许自己能成为下一个尹菲菲。

    还没有阳光呢,欧阳小素兰竟也灿烂了起来,一个人低低地傻笑着。

    只是在她没注意的地方,一双眼睛远远地锁定了她,“欧阳小素兰,我不会让你有继续成长的机会,即使你会恨我。”……

    音乐声滚如雷暴,眼前所见一片黑压压的人头。知道四万人不是一笔小数目,但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那场面壮观的非语言所能描述。

    欧阳小素兰提前买好了好几根荧光棒,本来还打算做个好看的LED灯牌带上,但时间实在来不及只得作罢。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场馆外到处在贩卖着灯牌,手幅。

    各个粉丝站点更是无数应援法宝,还有部分热血的追星族们穿着带有尹菲菲大头照的t恤衫,结成一个壮观的方阵,跳着专属的打气舞。跳完后还一遍遍地喊着,“菲菲菲菲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菲菲菲菲,勇敢去追,天空任你飞,我们必相随!”

    方可可眼里露出极度羡慕的神色,感慨地说,“如果有一天,有这么多粉丝追随我,真是死也值了。”

    欧阳小素兰笑着说,“会的,你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到时候我也会是支持你的一员!”方可可微微地笑了下,不置可否。心里琢磨着,这次一定要好好地学习下前辈的经验了。

    快八点了,中央大屏幕正在进行着十秒钟倒计时。“three-two-one-one-one”

    现场的观众热烈欢呼着,即使是高高地坐在山顶上的人们。欧阳小素兰抽个空回头一望,顿时惊得花容失色。最边缘的人小得就像蚂蚁一样,他们恐怕连大屏幕都看不清吧。

    哎,追星族真是一群疯子啊。可是一生难得几回醉呢?难得痴迷放纵一次不是很痛快的一件事吗?

    正想着,只听得周围的人叫着,“出来了,出来了。”

    布满星星的苍穹中一轮圆月缓缓升起,皎洁的月光瞬时倾泻而出,如同细碎的水银。月亮中心,一个娉婷的身影婀娜舞动,衣带当风,广袖飞舞。

    欧阳小素兰听说过尹菲菲是古典舞出身,可没想到她的舞技竟是这样的高度。柔韧的身体可以随意折叠弯曲,以最优美的姿态展示最高难度的动作。

    大屏幕上的她造型优雅,表情祥和安宁,像是仙女,又像是月之妖姬,正在不停地吐纳月之芳华。突然,一个身披银色甲胄的威武神将从天而降,还没看清楚脸呢,一旁的女生便激动地叫嚷着,“哇,好帅。”

    欧阳小素兰管不住嘴地嘟囔着,“何以见得哦?”

    “就是帅嘛,快看啊。”欧阳小素兰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惊得差点瘫到地上。那身材挺拔,面目菱角分明的男人竟然是阎越!他那么冷漠的人竟然会答应参加这么盛大的演出,太稀奇了。

    那神将本来应该是来捉拿妖姬的,后来却好似爱上了她。为她采集鲜花,收集野果。最后单膝跪地求婚。可妖姬却不乐意了,接着大屏幕上现出了几行字幕,《我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伴而已》,作词作曲:阎越,歌唱:尹菲菲。

    欧阳小素兰又是一惊,这没有感情的冷血男人还会这么文艺的东西?

    只听得清雅又带点忧伤的旋律响起,尹菲菲的声音率真中带点不真实的游离感,听得欧阳小素兰心中一动,这就是所谓的专有印记吧。只听得她娓娓地轻唱着:

    我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伴而已,

    即使孤独寂寥如影随形,

    春傍百花冬饮雪,

    世界至美,何必人陪?

    我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伴而已,

    你是否懂得我的性灵,

    不想靠的太近,

    亲如宝黛也难免不虞之隙,

    我们又算哪门子知己?

    我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伴而已,

    如果你给不起就请舍弃,

    我不接受同情和怜悯,

    海晏河清的我的世界里,

    关于爱情,乐得憧憬!

    我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伴而已,

    不是火凤青鸾,

    雨燕也渴望自由自在,翱翔青冥,

    如果你仅仅希望有个伴而已,

    那么我不是你的良人,

    请不要打搅我,以免误人误己!

    当最后一个音符流尽,所有的聚光灯都朝天空打着,大屏幕上,尹菲菲的双眼闪着珍珠般的泪光,似有无尽的凄凉哀伤透骨而出。最后决绝地转身走向冰寒的月宫,随之传来一声沉重的关门落拴声。

    现场一片安静,所有的人都陷在刚才梦一般唯美忧伤的情境里。

    忽然又再度有音符流出,舞台中央出现了一架白色钢琴和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优雅男人。他静坐于旁,十根纤长的手指轻轻地在黑白键上灵活跳跃。美妙动人的音符缓缓流淌,像一条小河般滋润着每个人的心田。

    欧阳小素兰正好面对着他的侧脸,近得卷睫都能看清。他开始轻轻地哼唱起来,Deargod,Iknowthatshe'soutthere……一出口,欧阳小素兰就觉得浑身过了电一般,慌得一把捂住了嘴。

    一直以来最感动自己的歌便是《MyPrayer》,曾经甚至天真地想过,如果有人愿为她完整地唱完这首歌,无论富贵贫穷,她都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他。

    阎越自是不知,几万人的注视他视若无睹,只谈着他的琴唱着自己的歌。唱到情深处,目光仿佛穿越了无数的时空隧道,追溯到了很远的曾经。

    欧阳小素兰看着他的鼻翼微微翕动,眼神不复平日里的凌厉,只深深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寂寞冷清,让孤独把自己和人群隔离。

    欧阳小素兰一刹那间有种想把他拥在怀里的冲动,抱住他不让他再往下沉,抱住他不让他冻住自己的心。

    这样想着,她便站起了身,方可可奇怪地看着她,“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欧阳小素兰抹了抹眼睛,“哪有哦,是汗,是汗,这里太热了。”

    舞台上,月宫仙子再次出现,明眸深深地注视着他,然后静静地从背后环着他的腰,彼此相依。欧阳小素兰没出息地再次热泪滚滚。

    短暂的舞台剧就像饭前甜汤一般,后面才是真正热辣火爆的演唱会。尹菲菲驾驭舞台的能力可谓得心应手。边唱边跳,造型百变。看得方可可眼睛都不眨。

    欧阳小素兰却是心不在焉,两只眼睛东张西望,自己也不知道在寻些什么?只是觉得这个晚上自己好像在某一时刻把最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模糊地想着,如果是什么不值钱的东西还不要紧,如果丢的是心,自己要怎么活下去呢?

    很强。汽车战场

    “我们刚刚经历了什么?我怎么会有魂不附体的感觉?啊,尹菲菲,她把我们带入了另一个充满未知与神秘的世界。笑得欢畅,哭得痛快。再没有比这更完整的舞台了。回去一定得买高清DVD收藏!”

    “这绝对是视听的饕餮盛宴,尹菲菲的现场魅力十足。开场也够特别,那个男嘉宾也是英俊多才,不过为什么籍籍无名呢,不进演艺圈真的是太可惜了。”

    “对啊对啊,这次的开场好特别。两个人郎才女貌,简直太般配了。如果那男人真的是她的男朋友,那我只想说,女神,我祝福你,真的太有眼光了!”

    ……欧阳小素兰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对尹菲菲和这次演唱会水准的盛赞,耳朵都快起老茧了。感觉很麻木,心里空空的,慌慌的。明明没有悲喜,却又有五味杂陈的不适感。

    都怪可可,演唱会一结束,人就跑的没影儿了。说要买花送去后台,祝贺公演的完美落幕。啧啧,真是个傻妞,海天公司的高层,大大小小或真心或假意的艺人都在很强。白白的小插曲

    “哧——”一道尖锐刺耳的刹车声,把神游中的欧阳小素兰给扯回了现实。

    扭头一看,霸道强横的阎越也是一脸苍白。

    “怎么了?”欧阳小素兰有些莫名其妙,已经是郊区了,车子不多,而且前面没有障碍物啊?

    “快,快,你去看看,在车轮底下。”阎越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欧阳小素兰心道,完了,不会是撞了人了吧?在车轮底下,那岂不是歇菜了?可自己为什么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完全没有收到冲击的样子嘛。

    瞥了一眼不打算下车的阎越,只好不情不愿的地去开车门,欧阳小素兰默念着,千万不要出现一个血淋淋的场面,伤不起好吗?各路佛祖菩萨保佑啊。

    待绕到车前,进行了几次深呼吸和心理建设,欧阳小素兰一点点地睁开眼睛。

    没有血,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小家伙蹲在车灯前,半咪着眼睛看着自己。

    不觉心下一松,随即轻笑了出来。

    “怎么样了,是……死了吗?”阎越有些磕巴地问着,俊颜青红不定,眼神无助不安。这样的他真是可爱啊,可爱。

    “虽然没死也是差不多了。”欧阳小素兰的脸上写满不忍,“四条腿虽然都在,可只有两条能动了。说不定得截肢呢。可怜的小家伙。”说罢深沉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斜了他一眼。“你说,我们是直接送他去西方极乐好呢?还是让他拖着个残躯,苟活于世好呢?这事儿是你搞出来的,主动权自然掌握在你手里。阎上,拿个主意吧。“

    “不然,就当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他,把这事儿忘了吧。随他自身自灭去,反正他现在也已经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欧阳小素兰,你住口!”阎越显然已经怒极,说出的话都破了音。欧阳小素兰继续在心里赞叹着,可爱啊可爱。

    正得瑟着,阎越猛然打开了驾驶座的左门,横了横心,大步迈到车前。欧阳小素兰赶紧缩紧脖子,捂住耳朵。果然,片刻后,传来了一声“欧阳小素兰,你给我滚下来”的怒吼。唉,这倒霉孩子!

    车子继续稳当前行。欧阳小素兰怀里的家伙竖着毛发,警惕地瞧着她,害得欧阳小素兰动都不敢动。小时候逗弄孤儿院里的猫咪,被狠狠抓伤过。知道现在还心有余悸。相比较而言,她更喜欢活泼讨喜的狗狗。

    阎越看着她小心谨慎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出声。腾出一只手,来回梳理着小猫的白毛。“猫是最敏锐的动物,不仅是它矫健的身体,还有它卓越的观察力。正是感觉到你的不善,它才表现出对你的敌意。你试着放松下来,然后再带着怜爱的心来跟它交流试试。”

    欧阳小素兰无奈,只得压抑住恐惧,慢慢地向小猫伸出魔爪。

    谁知,那小猫不乐意地“喵”了一声,便蹦到阎越的腿上,气得欧阳小素兰大喊:坑爹啊。姐只想疼你一下来着。“

    阎越却摸着小猫的头,“乖白白,做得很对。下次遇到想欺负你的,直接爪子伺候之,嗯?”

    欧阳小素兰无语凝噎。心里琢磨着,相处了好几个月,总算有些看清他的真面目了。强横的外表只是他在人前佩戴的假面而已,他的内心原来如此柔软。

    好不容易装回去的心脏又开始一点点地被掏空……

    回去后,一切按部就班。除了认真训练,就是和方可可争论争论如何才能做好一个艺人等等问题。欧阳小素兰认为明星该融入群众,而可可则觉得明星应该保留神秘感,永远疏离在群众之外。两个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一旁的余杰就会感叹,女人真的很无聊,喜欢把表现无知当做乐趣啊。

    偶尔发呆的时候,猫咪白白就会蹭到欧阳小素兰的脚下,一副“主人,我好爱你”的亲昵样儿。而欧阳小素兰便会毫不留情地抬起脚丫,给白白翻个身。“滚,去找你真正的主人。”

    真正的主人,好久没有出现了呢。

    欧阳小素兰不是没有跟踪过杨麒东和尹菲菲,可发现他们除了正常的交往外,没有其他的什么。至少目前没有发现。倒是阎越自从和尹菲菲有了合作舞台后,两个人的桃色新闻在公司里甚嚣尘上。而他们两个却毫不避嫌,依旧交往密切。

    是了,两个人应该是修成正果了,要不然他怎会不再过问尹菲菲与杨麒东的关系呢?自己还要不要继续跟踪?

    算了,他既然没有宣布任务的结束,那就继续进行就好了。欧阳小素兰总是隐隐觉得事情不像表象中显示的那样简单。可又理不出任何头绪来。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是心中偶尔出现的怅然若失感要怎么才能平复?

    半个月后的七夕节,恰逢海天公司的十周年庆典。少不了一番张灯结彩,鞭炮齐鸣的折腾。